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进了狼窝!

    洛君天也跟着挪了过去,薄薄了嘴唇贴近她的耳边,热气更是撩人“你这么害怕干什么,这里这么小,我要干点什么,你应该也没有地方逃吧”。

    耳边的酥麻,让唐暖央浑身顿起鸡皮疙瘩,她又挪到另一边,警惕的看着他,压低声音说道“你不怕伊芙琳突然醒过来么,洛先生,脑子里别净想些肮脏的事,现在可是非常时期”。

    她有些后悔进这个帐篷了,简直就是进了狼窝。

    刚才情况紧急,怕可可她们无法应付洛君天他们,加上那三个丫头全钻进了一个帐篷里,她也就没得选了,她本想有伊芙琳在,洛君天应该不会拿她怎么样,想不到这没心没肺的丫头,刚才怕的要死,现在睡的这么香。

    “什么肮脏的事啊?我听不懂,你具体是指什么?说给我听听”洛君天一点点的靠近她,绿眸内闪耀着邪性的光芒溴。

    “色狼,你走开,别过来——”唐暖央低吼着,不敢太大声,眼看着他就要过来了,一心急,直接用脚去踢他。

    想不到这样做反而被他抓住了脚裸,拖了过去,到了他的身下。

    他撑着手臂,居高临下的看她“说给我听听,什么叫肮脏的事?祷”

    唐暖央愤怒的用手抵住他的胸口“洛君天,你未免也太胆大包天了吧,当着你未来的妻子,你跟我这样,你良心安么,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呢”。

    她说着,看向的睡在那里的伊芙琳,她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女孩也真是太没心眼了吧。

    在她分神之际,洛君天握住她的手,用力的分向两边,钳制住,身边也迅速的压下来,与她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谁说我没考虑的,我已经想好了,万一她醒过来,我怎么解释的”。

    他轻啃着她白嫩的耳垂,含在嘴里,有舌头舔着。

    耳朵是唐暖央很敏感的地方,她的身体顿时热了起来,她摇晃脑袋,挣扎着四肢“混蛋,你放开我——”

    “老婆,我要——”洛君天嘴覆盖在她的耳朵边,低沉蛊惑的声音直达她的心脏。

    唐暖央感觉到自已的心跳加快了,脑袋也有些昏昏的,可是理智还在,她甩着头,挪开“洛君天你是不是得老年痴呆症了,我们已经离婚一年了,我不是你老婆,要发情找你未来的老婆去”。

    “可是我喜欢我以前的老婆,我想念她香甜的小嘴,想念她柔软的丰满,更想念她的湿润紧致,更想进去重温一番”洛君天眼中布满了***的色彩,就连他沙哑缓慢的语调,也变的危险而诱惑。

    唐暖央的脸涨的通红“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宁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你确定你有机会咬舌么,不如,我来帮你咬吧”他低头强吻住她的嘴唇,她嘴里的味道,有种熟悉的美好。

    他熟练的撬开她的贝齿,与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尽管她又是摇头,又是咬的,可还是抵抗不了他的猛烈攻势,他像是饿了很久的野狼似的,贪婪疯狂到似乎要把她活吞了。

    强壮的身体,在她的娇躯上磨蹭着,坚硬如铁的火热正隔着布料顶在她的大腿上。

    唐暖央眼里满是惊惧,已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挣扎,可在他强大的力量下,却是丝毫动弹不了,像是被钉在案板上的鱼,任其宰割。

    吻的快要断气了,洛君天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的唇,吻向她的脖子,腾出的一只手,揉捏着她胸前的丰满,拉下她运动服的拉链,解开她的胸围,扯下扔在一边。

    “快住手,伊芙琳醒了——”唐暖央实在无计可施,只好吓唬他。

    想不到这混蛋已经被***熏昏了头,她这么说,他竟然连头也不抬,继续埋头在她身上耕耘着,从脖子一路向下吸允着,吻到上丰满之上的时候,他的呼吸更加粗重,顶在她身上坚硬也更为勃大了。

    他的舌头在那粉嫩的花蕾上划了一圈,花蕾立刻就盛放成娇艳的花朵,看的他更为亢奋,欲火燃烧的更为旺盛。

    “不要——”

    他才不管她要不要,含住花蕾就疯狂的吸允起来,手在抚摸着别一边。

    唐暖央身体从冰点被他烧至沸腾,脸色绯红,万分的美丽“洛君天,你不能这样,放快开我——”她挣扎的力气变的越来越无力,呼吸也变的急促。

    并不算宽敞的帐篷里,不到半米之外,伊芙琳睡在那里,随时会醒来,而他们却在做着这么危险的事。

    “洛君天,快听,外面有动静”唐暖央冷不丁的低声喊道……

    她的话石沉大海,完全激不起半点浪花,他仍旧我行我素。

    他的手向下抚摸,扯下她的运动裤,隔着蕾丝内,裤,用的指腹按揉着花心。

    唐暖央咬着唇,不让自已呻吟出声。

    在他嘴跟手的蹂躏之下,一股子***的快意涌至她的大脑,随着身体一阵的抽搐,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洛君天抬起头,脸上是一种胜利跟骄傲的表情,吻着她的脸颊,四目交融“宝贝,你下面已经潮水泛滥了,要还是不要呢”。

    “不要,不要,我不要,,,,”唐暖央怒视着他,尽管她现在在生理也是非常想要,但是她不是没有自制力的人。

    “你可不要嘴硬哦,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承认你的***,并不可耻”洛君天又顶了她一下“要不要?”

    唐暖央的身体缩了一下,脸更加滚烫“不要——,就算我想,也不会找你,从我身上滚下去”。

    “我不相信你不要”洛君天希望她能心甘情愿,想不到到了这一步,她还嘴硬,扯下她的底,裤“试过才知道”。

    “我不要试,洛君天你不要碰我,不要——”眼看着他拉下了自已的裤链,她挣扎的也更是强烈,她坚决不要再跟他有染,死都不要。

    “已经碰了,现在只是想碰的更加深入而已”释放出早已忍耐许久的火热,他准备无误的对准洞穴的入口,他有多久没有进去过了,那种紧紧包裹的温暖,是他想念的快要发疯了的。

    唐暖央扭动的更是厉害“你敢,我就杀了你——”“杀了我吧——”洛君天渴望的向前挺入。

    “啊——”

    就在两人的身体就要融为一体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叫声。

    伊芙琳也在那里动了起来,眼看着就要醒了,唐暖央无声的用力的捶着洛君天,慌成了一片,再单纯都好,看到这场面,总不会蠢的以为是在练瑜伽吧。

    洛君天不悦的拉起裤链,帮她也拉起裤子跟衣服,正好爬起来的时侯,一道女声传来。

    “你们在干什么?”伊芙琳慢悠悠的坐起来,不解的看着躺在地上唐暖央,以后趴在她身上的洛君天。

    唐暖央突然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嘘——”洛君天完全没有心虚感,对伊芙琳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快躲到那边去,千万别过来,唐小姐身上的恶灵刚现行了,我只有这么压着她,才能保证你的安全”。

    噗!!!!唐暖央华丽丽的吐血了。

    这么烂,这么幼稚跟白痴的借口,他也想的出来。

    可让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伊芙琳还真的信以为真了,听话的逃到角落里蹲着,还不忘关心洛君天“亲爱的,你小心点,压着她,千万不要让她乱动”。

    “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一定会牢牢的压着她,不让她乱动的”洛君天认真而诚挚的说道。

    “辛苦你了君天”伊芙琳感动的不得了。

    唐暖央真的要无语到崩溃了,再看洛君天,他正瞥着她,不动声色的露着坏笑。

    他就这样名正言顺的当着他未婚妻的面吃她的豆腐。

    大约过了10分钟,,,,

    “洛,,,洛先生,你干什么?干嘛压在我身上,刚才是怎么回事?”唐暖央装模作样的叫了起来,装成是清醒过来的样子。

    洛君天在心里笑着,这女人还挺会演的,那他就陪她好好的演,他蹙眉,谨慎的问“你是唐小姐么?”

    唐暖央在心里赏了他一记卫生眼。

    “洛先生,你再说什么呢,我当时是了,你压在我身上是想占我便宜么,还不快起来,让伊芙琳小姐看到,小心拧下你的耳朵”她生气的喊道,脸也板了起来。

    伊芙琳在那里松了一口气,说道“君天,那恶灵好像走掉了,你就别压着唐小姐,人家生气了”。

    “不——”洛君天故作严肃的摇头“说不定是故意让我们放松警惕,等我一放开,她就会朝我们扑来,所以,,,,”他低头看着唐暖央,眼神邪恶“我得压着她一晚上才行”。

    去死吧你!一个烂借口,他真是用上瘾了是吧。

    “洛先生——”唐暖央忍无可忍的喊道“请你立刻马上从我身上下去,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我会告你性***扰”。

    洛君天无动于衷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突然抬起头来看着伊芙琳“你说该不该放开她?”

    “不能放,坚决不能放”伊芙琳胆子很小,头摇的比拨浪鼓还快。

    救命啊,,,,

    唐暖央在心里无力的呐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