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下大雨,过夜!

    “好像是要下雨了!”洛君天也抬头看着天空,透过树叶,能看到天空已是乌云密布的。

    他的眉头也不由蹙紧了。

    唐暖央的脸色严峻起来“怎么办呢,这雨估计不到10分钟就会下的,而我们还需要走30分钟才能回到车上,肯定是来不及了,更加糟糕的是,一旦下雨,我做在树上的标记全部会被冲掉”。

    “你不是还在地上插了莹光棒么?”洛君天低头看她。

    “对!不过那些棒子,隔很远才插几根的,目的是加强做标记,而且我怕到时狂风暴雨的,会被树枝一些的东西挡起来,而且眼下最主要是是,大雨马上就要来了,我们用跑的,也不可能10分钟内跑出去”唐暖央焦急的说道,看着这天越来越黑,心里也是越来越急溴。

    这天气预报也太不靠谱的吧,明明说不会有雨的。

    洛君天依然很镇定,他牵着唐暖央的手,用力的握紧一些,给她一些力量。

    森林里原本就被花草树木所笼罩着,就算有太阳,里面也不会很明亮,不要说这会乌云把天空遮的昏天暗地,又狂风大作的样子,举目望去,哪还有仙境的感觉,整个一群魔乱舞的地狱祷。

    伊芙琳跟可可她们吓的抱做了一团,哇哇大叫着。

    唐暖央倒不是怕黑,也不怕鬼怪这些莫须有的东西,她只是担心会迷路,这才是最可怕的。

    她沉静下心来,仔细的思考了一会,抬起头来,果断的对可可她们说“别吵了,赶快搭帐篷,我们要留原地,先确保伊芙琳小姐眼洛先生的安全,不可以让客户出意外”。

    可可她们已经慌的六神无主了,伊芙琳紧紧抱着苏苏,一个劲的哭喊“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回家,我不要被恶灵吃掉,我不要,我不要,,,,”

    现场又是乱成一堆,可可她们也是一动不动的发呆。

    “别吵了——”唐暖央怒吼,天空也正好划了一道闪电,雷声巨响。

    她这个凶神恶煞的表情,配上这闪电跟周围的气氛,真的有那种恐怖的感觉。

    伊芙琳吓傻了,可可,小陈,苏苏围着伊芙琳,四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向后退去。

    只有洛君天知道她实在是没办法了。

    “可可,小陈,苏苏,你们三个给我听好了,现在马上搭帐篷,我们首先要确保客户的安全,明白么”唐暖央坚定而有力的说道。

    “明白了!”三人女孩被她的目光所威慑到,心也慢慢的平复下来,从伊芙琳身边离开,赶紧行动了起来。

    伊芙琳在那边瑟瑟发抖“君,,,君天,我好怕”。

    唐暖央抽回被洛君天紧握到发烫的手,将他推向前“快去照顾你未婚妻吧,告诉她,不会有事的”。

    洛君天望着她,笑了“有唐小姐这话,我心里突然觉得内心很安定呢”。

    白了他一眼,她没心思跟她废话,手脚麻利,条理清晰的部署着一切。

    风很大,唐暖央跟小陈一起费了好大劲,才搭好了一顶帐篷,眼看另一边,可可手一直在抖,根本就弄不好,她走过去蹲下身来,轻声说道“这个我来弄,你去拿雨衣跟手电筒分给大家,让洛先生他们先进去,雨快来了”。

    “是,老板!”可可对于搭帐篷原本就不擅长,一听不用她搭了,赶紧站起来。

    洛君天看唐暖央忙的满头都是汗,表情却是异常的坚毅冷静,完全不胆怯的样子,说实在的,他真的很佩服她,一个女人有着如此坚强沉着心,真的很少,如果她有人保护的话,或许就不用把自已变的这么强悍。

    心,忽然就窒息了。

    帐篷的一根支点没有固定住,突然撬开来,啪的一声弹在唐暖央的手背上“啊——”感觉一阵刺痛,血顿时将手染红,

    “伊芙琳,你先松开我,我过去看看”洛君天看的一阵心痛,拉下伊芙琳的手,就向前跑去。

    “君天,不要走——”伊芙琳大叫着扑上前,整个人挂在洛君天的身上,一通乱叫。

    唐暖央还以为又发生什么事了,用另一只手捂着伤口,站起来焦急的问“伊芙琳怎么了?”看他们身上还没有穿雨衣,她皱眉转头叫道“可可,雨衣呢,电筒呢,还没找到么?”

    “老,,,老板,我好像忘记拿了”可可站在那里,低头小声的说道。

    唐暖央无力的拍了一下额头,现在责骂她也没用了,她看着洛君天“你们先进帐篷吧”。

    洛君天身上挂着拉了拉不下来的“八爪鱼”,看着她血淋淋的手说道“先处理伤口吧”。

    “我不要紧”唐暖央虽然痛的要命,不过眼下也没心思去管了“你快进去吧,别让就伊芙琳再大喊大叫就行了”。

    “唐小姐,什么叫不要紧,现在马上给我处理伤口——”洛君天徒然怒吼,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知道其实她很痛,只不过她倔强惯了,忍耐惯了。

    此刻,他心痛的想要替她承受这份痛,她不过是个女人而已,为什么就不能有点女人样呢。

    他的吼声,让所有人都吓到了。

    唐暖央也被他吼的一怔,他发什么神经啊。

    可可回过神,想起自已的背包里放了纱布,忙拿出来,过去给唐暖央包扎,看到那道很深的伤口,她光是着就牙齿打颤了“老,,,老板,你不痛么?”

    “痛又怎么样,让我大哭一场么”唐暖央有些没好气的反问。

    等可可包好之后,唐暖央举起手来给洛君天看了看“大少爷,这样子行了吧,快进去吧”。

    洛君天沉沉的叹出一口气,跟伊芙琳钻进帐篷。

    他们一进去,大雨就倾盆而来了。

    还有最后一个支点没固定好,唐暖央喊道“你们先进去,我马上来”。

    “老板——”

    “快进去,这是命令”唐暖央转身蹲到那里,要是不弄好,随时会给风刮倒了。

    可可她们一阵的感动,全都钻进了帐篷里。

    二分钟之后,唐暖央才钻进帐篷,身上全都给雨淋湿了,手里的绷带上全是血。

    不过她最先做的,是舒了一口气。对面,洛君天跟伊芙琳干爽的坐在那里,手电筒的光,把里面照的很亮。

    “放心吧,没事的,等雨停了之后,我再出去探探路况,实在不行,就在这里过一夜,明天早上再走”唐暖央微笑的说道。

    伊芙琳看到她还是有点怕,紧紧的抱着洛君天的手臂,对唐暖央说道“你出去,不要跟我们一个帐篷”。

    “这个可能不行,外面正下大雨,我要是出去的话,会被淋出病的,到时就没有人去探路了,那样的话,你就会被永远的困在这里喽”唐暖央边说边从包里拿出毛巾来擦干脸上头发上的水,她才不会蠢的让自已生病。

    洛君天从她进来到现在,看到她这样一副狼狈的样子,他的心里就一直又气又痛。

    “唐小姐,你倒底还是不是女人?手不痛么,身上不冷么,这些事交给员工不就好了,何必把自已搞成这样”他冷凝的俊脸,声音幽寒,绿眸的色彩更深。

    唐暖央不明白她受伤,他生哪门气啊,她不以为然的开玩笑“我现在不是女人,而是被恶灵附身的女人,所以特别厉害”。

    她以为他会笑,可是他依旧绷着下颚,冷酷的模样。

    “纱布——”

    “什么?”唐暖央不懂他突然蹦出的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赶紧把干净的纱布找出来”洛君天继续面无表情。

    唐暖央从包里拿出干净的纱布。

    洛君天拉开伊芙琳“你乖乖的坐着”说完后,他挪动唐暖央身边,抬起她受伤的手,把绷带给解了下来。

    唐暖央这才明白过来,他这是要给她包扎,心脏猝不及防的动了一下。

    她的手向后缩了缩,他握的更紧。

    他表情冷淡而认真的给她包扎着,动作十分轻柔,眼晴注视着她的纤纤细指,很长很漂亮,记得那无名指上曾经闪动着她是专属于他的光芒,现在上面空空的,连痕迹都没有了。

    伊芙琳现在只想着要回家,没有心情去关注别的。

    “好了”洛君天松开她的手,很满意自已的包扎。

    “谢谢!”唐暖央礼貌的道谢,屁股向后挪了挪,离他远一些。

    靠的太近,呆的越久,心就会留恋。

    洛君天也坐回刚才的位置“唐小姐留下来不走的原因,是怕到时找不到标记,在黑暗一通乱走,反而会更加迷失方向,是么”。

    “是的,洛先生你很聪明”唐暖央笑着回答,心想,像他这种精明的人,猜不到才怪。

    “唐小姐这是反过来说自已聪明,你可真是一点也不谦虚啊”。

    “这应该算是一种自信吧”。

    “哈哈,,,,自信过头可就成了骄傲的”。

    他们用眼神一来一往的来回激战着,伊芙琳在一边,听的靠在洛君天身上睡着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已要5点半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洛君天把伊芙琳轻轻的放到一边,盖上毛毯,起身坐到唐暖央身边,暧昧的靠近她,在她脸上吹着热气“看来今天晚上,我们要在这里过夜了”。

    “你走开——”唐暖央瞪他,挪到另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