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故地重游!

    她们都是时尚又靓丽的女孩,工作能力也很强。

    可可俏皮可爱,是个时尚达人,擅长与人打交道,小陈戴着黑眶眼镜,看上去很知性,工作效率也快,不过有些马大哈,苏苏文静沉默,是个实足的宅女,不过工作细心。

    今天因为是外出工作,所以大家的穿着很随意的,唐暖央也把头发扎了起来,穿了一条白色的连体裤,跨着很大的包,里面装了电脑,资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东西。

    “老板,我们今天该不会真的要去森林吧?我晚上还有派对呢”可可挤到唐暖央面前。

    “极有可能,据我分析,女人一旦认定的东西,是不会变的,而最后,男人也只能歉让啦,不过问题是,我们这里哪里有美丽的森林呢”小陈苦恼的说道溷。

    苏苏在一边接口“我有上网查过资料,世界上最美的森林,在澳大利亚跟新西兰,当然亚马逊大森林,里头再美,估计也是有去无回的”。

    “我的天——”可可一听,要晕倒了“那如果公主不满意教堂的话,我们还得要赶去澳大利亚跟新西兰去么,那别说今天了,明天后天都回不来了”。

    听她们这么一说,唐暖央的头也痛了庹。

    远处,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开来,缓缓的停在她们面前。

    车窗摇下来,洛君天俊美的脸像一道耀眼的光射出来,唐暖央对于这张脸已经熟到免疫了,可可她们看的一阵痴迷发呆。

    美丽的伊芙琳坐在他的身边,戴着耳麦在听音乐。

    洛君天看了看停在那里的白色宝马“唐小姐,你确实要自已开车去么,我的车,位置也很多,而且比你的要舒适,不如还是坐我的吧”他注视着她,笑意盈盈。

    可可她们一阵的兴奋,这太好了,因为她们没有司机,所以说好是轮流开车,这也是一件非常疲累的事。

    “老板,我们坐洛先生的车吧,也省得我们开了,而且还能省油费呢”。

    “对啊,对啊,还能在车上跟他们谈一谈婚礼策划的事,一举二得”。

    她们你一言我一言的说服唐暖央。

    洛君天在那里笑意更深了“唐小姐,我看你就别推辞了”。

    “不用了,我们自已开车去”唐暖央转身上车,她不想影响一天的工作心情,更不会跟他一样的幼稚跟无聊,把暧昧当有趣。

    可可,苏苏跟小陈,看老板上车了,虽然心里不乐意,可也只好跟着上车了,她们真不明白,这样的好事,老板干嘛不领情呢。

    唐暖央发动车子,向前开去。

    洛君天透过车窗往前看,冷冷的勾起了嘴角,拿出手机打她的电话。

    唐暖央见后面的车子没有开上来,手机开始震动起来,一看,是洛君天打来的,她接起“喂,洛先生,你怎么不开上来呢”。

    “是你要带路么?你认识的路么?哦——,对了,对了,我差点忘记了,你知道教堂在哪里,你在那里结过婚”洛君天故意假装不知,又恍然明白的说道。

    “对,我认识路,我在那里结过婚,我在前面开了,挂了”唐暖央啪的一声把手机挂断,将车子挂上三档,加速前进。

    坐在车子后面的三个女孩,小心的对视了一眼,刚才老板依稀说什么她结过婚,看来那传言不是假的,还真的有这么回事。

    高速公路上,唐暖央将车子开的飞快,眼神注视着前面,很是专注。

    在她后面,黑色的商务车,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少爷,要不要超过她们的车?”司机在后视镜中,看到洛君天的表情不善,就问道。

    “不用,让就让在前面开吧”洛君天云淡风轻的开口,面无表情的把眼睛给闭上,靠在那里假寐。

    在高速公路上开的这么快,她心里肯定是不舒服了,如果超过她的话,对她的心情肯定会更加大受影响,路上车子太多了,弄不好会出车祸,这太危险了,他不能冒这个险。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们到达目的地。

    那是一座规模很大的教堂,方圆百里没有其他的建筑物,连面的绿地,路的两边是参天梧桐,将天空遮的只留下一条细缝,让人仿佛置身梦幻的世界的。

    她记得非常非常清楚,在那个秋天,脚下全是金黄色的梧桐叶,清晨有些微冷,她的婚纱是抹胸式的,是爷爷为她选的婚纱,全球最昂贵的,最华丽,最美的,穿起来下摆拖的有足有3米长,所有女人的目光都是羡慕的。

    新郎侧身站在前方,是那么英俊,让无数女人屏息。

    她那年21岁,7年过去了,故地重游,却是讽刺的来为这个新郎的再婚,筹备婚礼。

    人生或是就是一场讽刺的哑剧。

    “老板——,我们下车么?”小陈摇了摇唐暖央的手,看她发呆,以为是被这里的美景给震到了。

    唐暖央回来神来“哦——,下车吧”整理好散落一地的悲伤,她拿起包包,打开车门下去。

    她的后面,洛君天跟伊芙人也手牵着手甜蜜的走来。

    或许是因为在这里有过回忆,或许是还没有把情绪给整理好,唐暖央突然就感觉不能呼吸了,有排山倒海酸涩液体涌来,让她无处可逃。

    “那个,,,,可可啊,我有东西忘在车上了,你先招呼洛先生,我拿一下马上过来”她逃难似的逃进车里。

    在关上车门那一刹那,泪流满面。

    她总以为自已可以很坚强,不会让这种无用的液体来证明她的软弱,可是她做不到,没来到这里之前,她以为不会那么难,可现在才发现,太难了,实在太难了。

    这里到处都是她的回忆,有关那场盛大婚礼的场景,一幕一幕,全部浮现,结婚那天新娘,都以为自已的爱情,自己的婚姻是天长地久的,可是,,,可是,,,今天来到这里,仿佛是一把直指心脏的刀,一下子就插进去,割裂了这里的美好,割的那么碎,,,,,

    可可她们见唐暖央说完就钻进车里,只好按她的命令先上前,去招呼洛君天。你们老板怎么又回车上去了?”洛君天刚才分明看到她泪光闪动,不会是逃回车上去哭了吧,他的心也顷刻间,也抽痛起来。

    是她要离开他,不要他们的孩子的,是她绝情在先,这会也知道受不了了么。

    “老板有东西掉在车上了,她去拿一下,很快就下来的,洛先生,伊芙琳小姐,我们先到里面去看看吧”可可笑容满面的说道。

    伊芙琳看看这四周“风景倒是很不错的,不过我们欧州,到处都有这样的好风景,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洛君天抬头往上看,又低头往脚下看,目光失落了一地,他悠悠的轻笑“还不是秋天啊——”

    “君天你傻了,现在是春天,离秋天还远着呢”伊芙琳听不懂她的话,在边肯咯咯的笑。

    “是啊,走吧——”洛君天抬腿往前走去。

    来到唐暖央白色宝边边,他往车窗上敲了二下。

    “咚咚——”唐暖央听到声音,赶紧抽了几张纸巾把眼泪擦掉,做了一次深呼吸,轻咳了咳,又吁出一口气,才把车窗摇下来。

    她以为是可可她们,没想到却看到洛君天的脸,眼神稍有不自在的闪烁了一下“洛先生,你们先进去吧”。

    “东西找到了么”洛君天看她眼睛跟鼻子有一些红,真的是哭过了,心里真的觉得很痛讽刺对不对,不离开有多少啊。

    他很想伸手摸摸她的脸,好让她不要这么痛,可是双手抬不起来,望着她的眼睛,越来越忧伤,,,

    “找到了,这就下来”唐暖央快速的回答,哭过之后,心里就好多了。

    一行人从教堂外的草坪一直走到里面,又来到教堂后面,那里的风景也很好。

    “这里真的很赞哎,要是谁带我来这里结婚,就算是个矮冬瓜,我也嫁给他”可可向往的说道。

    “洛先生,伊芙琳小姐,这里真的很好,很华丽,而且也非常有格调,不如两位就定在这里吧”小陈也极力的游说。

    唐暖央在一边,带着苏苏拿着相机到处拍照,他们不用这里的话,以后有客人,也可以向他们推荐,来都来的,总得对得起汽油钱。

    如果小陈跟可可能应付的话,她真是不想参与进去了。

    “华丽是华丽的,不过我还是觉得普通,一般般吧”伊芙琳表现的兴趣缺缺,她心里已经认定要在森林中举行。

    洛君天看向在那里独自拍照的唐暖央,叫道“唐小姐,你就没有点什么看法么?”

    唐暖央转过身来,敷衍式的说道“洛先生,我觉得这里很好!”

    “怎么个好法,说点能打动我们的亮点出来”洛君天察觉到她在有意避开,就越是要抓着她不放。

    唐暖央放下相机,低头思索了一会,才将脑袋抬起来“能帮人抹平记忆,寻找幸福的开始,或许你可以告诉伊芙琳小姐,你在这里有过痛苦的回忆,需要她来拯救你,跟你共度余生,我保证她会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