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帮你舔掉!

    “那就咖啡”洛君天也随意的接口,表面毫不在意她习惯上的改变。

    可糟糕的是,他的心里还记着她的很多习惯,洗过脸喜欢的把毛巾折成长条,边喝水会边用手指摩擦着杯沿,用筷子夹菜的时候,食指会微微的翘起来,只喜欢绑咖啡色的发带,冬天只穿白色的袜子,相比较平躺,她更喜欢侧着睡,开心时候的微笑是淡淡,柔柔的,,,,

    太多太多的事情,他还记得,她的香气,她的温度,还有,他最后才发现爱着她的心情,只不过现在恨更加多了而已。

    唐暖央,我可要是恨你一辈子,折磨你一辈子的,就当是你不要孩子的惩罚吧。

    “一杯锡兰红茶,两杯不加糖的黑咖啡”他对服务生说道泸。

    “好的,请稍等”。

    唐暖央举起手来“等一下,我不要黑咖啡,给我卡布基诺”。

    服务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洛君天,见他也没意见了,才应道“好的!喵”

    “不好意思,黑咖啡太苦了,我受不了那种味道”唐暖央对洛君天明亮的微笑了一下,礼貌且友好。

    洛君天心里有些发堵,看着她,目光深邃如海“看出来了,唐小姐现在更喜欢加了奶油的东西嘛,像玄月小朋友一样,把姐姐的心都甜歪了才好”。

    “呵呵,,,,洛先生真幽默”唐暖央开心似的笑出了声。

    一会,服务生把一杯锡兰红茶,一杯黑咖啡,跟一杯卡布基诺,放到他们的面前。

    大家都各自饮了一口,才开始正题。

    唐暖央喝了一嘴的泡沫,却完全不得知,其实平时,她很少会喝。

    她把咖啡推到一边,拿出包里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来“两位,谈一谈,你们对婚礼大致的要求与构想吧”。

    伊芙琳喝着红茶,向往的说“我想要在特别,且独一无二的地方举行婚礼,教堂,草地,花园什么的,这都太普通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到森林里去举行婚礼,在那种空灵又飘渺的地方,木制座椅,华美的蕾丝,我的婚纱长长的铺满森林的草地上”。

    唐暖央第一个反应是童话书看多了。

    “好吧!首先我觉得伊芙琳小姐的想法真是不错,相当好!但真实的森林,并没有那么美,而且你还要考虑到让宾客都过去,森林里的路肯定不好开,加上天越来越热了,这蚊子苍蝇蛇之类的东西,都要出入了,万一伤到人那就糟了,你说呢”。

    “这有什么难的,蚊子苍蝇蛇都可以先抓干净啊,客人可以直接开坐直升机过去,我觉得完全可以实现,而且这样,超级浪漫的”被唐暖央否决了构思,伊芙琳不开心了。

    真是头痛!!她以为在拍科幻电影啊,蚊子苍蝇是能抓的完的么?客人都开直升机去,停在树上么?还是悬崖上?

    “伊芙琳小姐,我觉得,婚礼最主要是温馨,奇不奇特不是主要的,我们在着手之前,第一要考虑的是可不可行,你再想一想怎么样”唐暖央知性有礼的说道,企图说服这个异想天开的小姑娘。

    洛君天在一边笑眯眯的看好戏,看他聪明干练的前妻怎么应付这刁蛮不讲礼的女孩。

    伊芙琳见唐暖央一再的反对,非常生气“不用想了,我说行就行”。

    唐暖央无力了,看向一边的洛君天,轻笑“洛先生,你觉得这构思可行么?你可得理性些,顾全大局啊”。

    “君天,我一定要森林里举行婚礼,我不管”伊芙琳摇着洛君天的手臂,生怕他也反对。

    洛君天明媚一笑“虽说有点难度,不过应该不是完全办不到吧,伊芙琳年轻,喜欢刺激跟新奇的东西,我倒觉得很有思想,唐小姐不妨挑战一下”。

    伊芙琳开心的凑过去,往洛君天脸上亲了亲“君天,你真好,太懂我的心思了”。

    唐暖央把电脑一合,双手平放在桌上,坐端正了身子,对他们温和的说道“我建议两位可以跟森林里的精灵们沟通一下,让它们指挥小动物们别乱跑,顺便可以请他们变出一大片空地,以供十几架飞机停顿,最后,可以请哈里波特,蜘蛛侠,超人,神奇四侠等一系列名人来参加你们的婚礼,至于我们这间小公司呢,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再见!”

    说完,她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

    “君天,她讥讽我们”伊芙琳气极的指着唐暖央。

    洛君天拉下她的手“宝贝别生气嘛,唐小姐能做到的,我在报纸上都登了这次为我们策划婚礼的公司了,她要是不做了,别人就只能说,这是一家没有实力的公司,以后谁还敢找她啊”绿眸幽幽的对上唐暖央错愕的脸“你说是不是啊,唐小姐”。

    卑鄙无耻!!

    唐暖央的屁股粘在椅子上,愣是站不起来。

    “唐小姐,有没有问题啊,实在不行,你也可以直说,大不了就公司倒闭了”。

    深呼吸,再深呼吸,她把电脑一放“行!森林就森林,不过到时发生事故,我可不管”。

    “当然得由你管,你是总策划,不找你找谁,不过我对唐小姐非常有信心,所有的困难都能一一克服的”洛君天不紧不慢的说。

    “克服不能克服我不能保证,但是人命在你们手上,你们想要冒险,最多是死几个嘛,有什么大不了嘛,多刺激啊,年轻人,就该这么玩”唐暖央边反讥,边打下举行典礼的场地——森林几个字。

    伊芙琳见她答应了,又开心的笑了。

    “对于婚宴的场地,是想要露天的派对型的,还是一些的酒席型的?”唐暖央继续发问。

    “酒席型的不好,派对型的,选在草地上,四处有鲜花围绕的地方就好,不过场地一定要大,周边的环境也很重要,最好配有湖泊之类的”伊芙琳向她形容着自已的构想。

    唐暖央点头“这个倒是好解决!对了,我们公司刚为你们制定出了三套方案,除去举行婚礼地点外,其他的你们先看看,哪一种比较满意,全都不满意的话,我们再来制定新的,你们看好不好”。

    她拿出方案书,一人一份递给他们。伊芙琳看几眼睛,移开视线“我去趟洗手间!”

    “请便!”唐暖央对她笑了笑。

    伊芙琳铃着包包朝着餐厅里面走去,洛君天低垂着头在那里看方案,唐暖央拿起一边的咖啡,悠闲的喝着,眼睛欣赏着四周的景色,仿佛这里就她一个人坐着。

    “唐小姐——”洛君天放下计划书,抬头看她。

    唐暖央也把杯子放下,坐直身体“洛先生请说”。

    洛君天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分钟,对她勾勾手指“你过来”。

    “有话就请说,我能听到”唐暖央才不会去听他的话,这个男人跟她半点关系也没有,凭什么来命令她。

    “哎——,那就只好,,,,”洛君天站起来,俯身,迅速的亲吻住她的嘴唇。

    温热而绵软的触感,带着一股咖啡的芳香,弥漫在彼此的唇与唇交融的地方。

    唐暖央愣在那里,他的舌头舔着她的唇,忍不住要探入她的口中。

    她突然一把将他推开,也推醒了他的美梦。

    “请你放尊重点,洛先生——”唐暖央冷凝的着,说的咬牙切齿,在边上抽了一张纸巾,用力的擦着自已的嘴唇,好似他有多么恶心,多么脏似的没命的擦,几乎快要将嘴唇擦脱一层皮。

    可是他吻她那一刹的感觉,还在她的心中。

    “我不过是想帮你擦掉嘴角的泡沫,你不肯过来,我就只好过去,用我的方式帮你擦掉喽”洛君天理由充分。

    “你的方式真恶心”唐暖央鄙夷的怒视他。

    “恶心你也吻过不少年哪”洛君天望着某处,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

    唐暖央气结,不跟他争辩下去,岔开话题“觉得方案怎么样?哪一个比较满意?还是说全都不满意?”

    “你想不想听一听我对婚礼的构思?”洛君天绿眸幽暗。

    “洛先生有想法,但说无妨”。

    洛君天靠在椅子上,交叠起双腿“我这人挺怀旧的,想当年也结过一次婚,那间教堂我很喜欢,常常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在秋天,阳光温暖,落叶纷飞的季节里,那红色的地毯,纯白白色鲜花,还有美丽新娘,她脸上有笑容,浅浅的,柔柔的,,,”

    随着他悠悠的声音,唐暖央眼前出现了一幕幕的场景,她的目光涣散着,呆呆的眨动着眼睛,久远的她穿过了无数的时空,才连接上,心里暖了,痛了,伤了,遗落了,,,

    “其实我倒是很想回到那里再去结一次婚,你觉得好么?”洛君天看的出她动容了。

    唐暖央不说话,好像没有听到。

    “你觉得好么?”洛君天拔高音量又问了一声。

    “好!”唐暖央的目光又凝聚在一起“洛先生的想法很好,这样子就能抹去过去的回忆,开始重的新的记忆,好主意!”

    若说她心里完全没事,那是不可能的,毕竟那也是她的回忆,女人一生中到死都会记得的那天,披着嫁衣,踏上红毯,内心感觉是幸福的,无论日后有悲惨,可起码那天是真的很幸福。

    可是现在,他亵渎了专属他们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