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把嘲笑当赞美,谁怕谁!

把嘲笑当赞美,谁怕谁!

    安斯耀!!!!!

    唐暖央心惊了一下,看到柳玄月要走,她不明所以的伸手拉住他“玄月,你去哪里啊?”

    安斯耀此时已经来到他们面前,他刚才一门心思顾着看唐暖央,这会才看到对她拉住的男孩,以及洛君天,跟他即将要迎娶的新一任妻子,这四个凑一桌,真是让他摸不到头脑了。

    他惊讶的同时,还是先去看柳玄月,眉头皱起“你怎么在这里?”

    “舅舅——”柳玄月真不知该怎么解释泸。

    “什么?舅舅,他是你舅舅么?”唐暖央张大眼睛,瞬间崩溃了,这下子丢人可不是丢的一般那么大了。

    洛君天在那里抖着肩膀就笑了。

    “安行长你不知道么,你的外甥现在是你初恋情人的小男朋友哦,这个世界真可小,不是么?”洛君天很热心的帮他们把这人物关系给理清了喵。

    这下了换安斯耀懵了,消失了一年多的时间,他满世界的找她,以为她是躲到国外去的,可没曾想她就在这个城市,不过最不可思议的是,她跟玄月怎么会成男女朋友了?

    “初恋?!暖央姐姐是舅舅你的初恋?天哪,好狗血的剧情”柳玄月汗哒哒,他真想对唐暖央说,这戏他不演了。

    “可,,,可不是嘛”唐暖央要是知道他是安斯耀的外甥,打死她也不会找他来演。

    跟安斯耀一起来的男人,见此情况,识趣的先找地方坐了。

    安斯耀拽起唐暖央的手臂“跟我走,我有话要问你!”

    “你别这样,安斯耀——”唐暖央挣扎,这大庭广众之下,这男人疯了吧。

    是的!他是疯了,好不容易等到她离婚,离开洛家,离开洛君天,可她又突然的消失不见,这一年多来,他是真的要疯了。

    “慢着——”洛君天极为不悦的阴下脸来“她今天是我请来的客人,安行长,你这么把人拉走,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客人?”安斯耀不解,这前夫跟前妻,是哪门子客人,而且洛君天这新任妻子,还一副开心的样子,真是太诡异了。

    唐暖央解释道“我开了间策划公司,现在洛先生请我为他策划婚礼,所以现在,他是我客户”。

    安斯耀听的有些哭笑不得“他请你策划婚礼?你也敢接?”

    洛君天用餐巾擦了擦嘴,一派的怡然自得。

    “我打开门做生意,哪会跟钱过不去的,你还有客人呢,你先过去吧,别拉着我了,很难看”唐暖央窘困的说道。

    安斯耀不放手“那先跟我谈谈”他不能再看到她溜走了。

    “我可以跟你谈,改天好不好,反正我现在也逃不到哪里去”一旦被知道在这坐城市,她就躲不了了。

    安斯耀松开她的手,身体也慢慢松懈下来,看看四周的人都朝他们看,才觉得自已太过于冲动了,刚才看到她的那一刹那,他失控了!

    “对不起,你们继续吃饭,我会去找你的”星眸如黑曜石般坚毅,望着她,似乎把她吸进去。

    “好!”唐暖央除了点头之外,别无他法。

    安斯耀又看了看柳玄月“你也不许给我跑,吃完了跟我回去,你妈满世界在找你”说着提步朝着跟他一起来的那人走去。

    柳玄月一脸苦闷相。

    唐暖央吃的跟嚼蜡烛没两样。

    洛君天欢乐了“唐小姐,还是让你的男朋友跟他的舅舅回去吧,不然他妈妈该打他屁股了”。

    “洛先生,牛排很好吃,多吃点吧”唐暖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她也尴尬的快没脸见人了。

    这么好的嘲笑机会,洛君天怎会轻易放过呢。

    他干脆放下刀叉,一门心思的笑话她“你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呢,舅舅跟外甥,唐小姐要是以后嫁给外甥呢,那就得叫初恋情人舅舅了,要么跟初恋死灰复燃呢,你的小男朋友该叫你舅妈了,哈哈,,,,,真是有趣极了”。

    伊芙琳见洛君天笑,她也跟着笑,虽然她并不觉得有多好笑。

    唐暖央把刀叉重重一放“洛先生,就算你是我的客户,也不能拿我的私生活调侃,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麻烦你另请高明吧”。

    “别恼羞成怒嘛,不然老的会更快,到时玄月小朋友,该叫你阿姨了”洛君天挖苦人的功力,向来都是一流的。

    唐暖央盯着他,忽然莞尔一笑,拉过柳玄月的手,甜蜜的说道“您费心了,洛先生只要把自已保养好就行了,玄月叫我姐姐或许阿姨,只要我们相爱就行了,爱情不分年龄跟界限的”。

    不气,不气,深呼吸,他的目的就是要把她气到,所以她要微笑。

    “小心被人家舅舅看到,在那里快要发飙了,弄不好,人家会告你拐带未成年少年的”洛君天很好心的提醒道,眼神却盯着她的手,阴郁的散着寒光。

    唐暖央正要把手收回,柳玄月一把拉住“姐姐,我已经成年了,我喜欢你,这是我的自由,这位洛大叔是羡慕嫉妒恨,你别理他,我爱你——”。

    安斯耀的那里看的直起了眼,柳玄月这臭小子,他在干什么?

    眼见着洛君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唐暖央干脆幸福甜蜜的一笑“玄月,你最贴心了,所以姐姐才最喜欢你了,我也爱你”她干脆站起来,往柳玄月脸上亲了一下,就当亲小朋友了!

    洛君天呼吸一窒,脸黑的跟包公似的,她还真敢吻这小男生。

    安斯耀也不淡定了,捏着拳头,想要走过去。

    柳玄月在心里泪奔,都说卖艺不卖身了,姐姐,你占我便宜,不过刚才的唇,貌似挺软,挺舒服的。

    “看来大家都吃饱了”洛君天摸出皮夹子,拿出金卡,沉声喊道“买单!”

    服务生过来拿走了卡,洛君天率先站起来向外走,伊芙琳赶紧站起来跟上她,小鸟依人般的挽着他的手臂。

    唐暖央在心里吁了一口气。

    “姐姐,戏演完了,我得走了,付钱吧”柳玄月很自然向她摊手。

    “演的不错,今天谢谢你啦”唐暖央从包里拿了支票“刚才亲了你一下,多付你3万吧”她拔开笔帽就要写下去。

    柳玄月伸手挡了一下“姐姐,我明明说你说过的,我卖艺不卖身,现在你亲我一下给我钱的话,我不是变成在卖肉嘛,付我12万就好”。“小屁孩,倒是挺有性格的,不过我亲你一下,你不是很吃亏”唐暖央笑。

    “就当是你欠我一个人情吧,日后我会要回来的”。

    “哎,亲都亲的,只好由你说了算喽”唐暖央在支票上填了12万,然后递给他“别离家出走了,快跟你舅舅回去吧,有妈妈担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哦!”

    柳玄月收好钱,失笑“你这口气,真像个阿姨”。

    唐暖央别开头笑了。

    “原来是在演戏啊!”安斯耀站在他们后面听了一会,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走过去,站在他们面前。

    “舅舅,我怎么敢泡你的初恋情人呢,我有事,我先走了”柳玄月打探着路线,准备开溜。

    安斯耀一早就发现他的企图,所以一把抓到他“又想逃?”

    “舅舅——,你就当没见到我就不行了,看在我今天帮你初恋的份上,你不知道我牺牲有多大啊,又被亲脸,又被摸手,放过我一次吧,就一次”。

    “今天必须得跟我回去”安斯耀不跟他打哈哈,表情严肃。

    柳玄月受不了的哀嚎“真是要疯了——”

    唐暖央想起还要跟洛君天跟伊芙琳谈结婚的事,他们还在外面等“那个,,,我先走了”。

    安斯耀用另一只手拉住她“告诉我,你的公司在哪里?”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舅舅,我知道,你放我一马,我就告诉我”柳玄月不失时机的说道。

    “臭小子,我别利用了,我自已说”唐暖央瞪了柳玄月一眼,不情愿的将公司的地址告诉了他。

    安斯耀放开她“我会来找你的,这一次,你跑不掉了!”

    唐暖央也没空跟他说太多,转身就走了。

    餐厅门外,洛君天在那里等的已经快要不耐烦了。

    “还真是难分难舍”洛君天就一见她,就微笑的讽刺起来。

    “没办法啊,热恋之中嘛,这很正常,还别说,年轻的男孩子就是有朝气,跟这阳光似的,一下子就能把人心底的阴暗一扫而光”唐暖央兴致勃勃,肆无忌惮的说道。

    她现在是自由身,爱谁谁!

    洛君天抿了抿嘴,绿眸底下结起寒冰“唐小姐的口味真的很独特啊”。

    “多谢夸奖!”唐暖央幸福的一笑,春风得意的撩了一下长发“两位请吧,想到哪里谈,请在前面带路”。

    她转身,从容优雅的往自已的车边走去。

    打开车门坐进去,她畅快的舒了一口气。

    黑色的跑车自她面前呼啸而过,她立刻跟上去,在街道上穿梭着。

    最后停到一处环境优美的露天咖啡厅,四周也很安静。

    洛君天带着伊芙琳进去,丝毫不理会后面唐暖央,她也乐的轻松,在门口接了一通公司的电话,才慢悠悠的进去,坐到他们对面。

    “喝绿茶么?”他记得她喜欢喝绿茶的。

    “不,我不喝绿茶,咖啡就好”唐暖央把包包放好,回应的自然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