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唐暖央,我要你亲自策划我的婚礼!

唐暖央,我要你亲自策划我的婚礼!

    “好的,老板,那我就这么回复那位客户了”。

    “嗯!”唐暖央正要挂断,又把听筒放回耳边“对了,那客户叫什么,方便我待会跟他打招呼”。

    “我问了,不过他没说”。

    “这样啊——,那也没关系,下午来的时候问也一样,工作吧”唐暖央不以为然,挂断了电话,在职场这么多年,各种各样的人她都都见过,性格古怪的也不在少数。

    秘书泡咖啡进来,放到她面前,跟她汇报今天的工作内容,未了贼笑的加了一句“12楼那王胖子,今天又送花来了,100朵玫瑰呢,要不要摆到你的办公室来?泸”

    “可可,想把我的办公室布置成花店么,把花分成10份,送给各位女同胞吧”唐暖央喝着咖啡,盈盈的浅笑,她的公司女员工比较多,男员工占少数,这倒不是她有意而为止的,纯属于巧合。

    “真的么,那我替外面的姐妹谢谢老板你啦,整个行业内也就我们公司的福利最好喽,每天都有免费的鲜花收”。

    “废话这么多,扣你半个月奖金好不好”唐暖央的笑意变的意味深长起来喵。

    “老板,我去工作了”秘书捂着嘴,赶紧出去了。

    看的秘书的背影,唐暖央摇了摇头,她没时间,也没心情去谈风月,她现在只好一本心思的做好她的公司,对于男人,她真的免疫了。

    打开电脑,她开始处理今天的工作。

    10点钟,开了一个会,大致把手头上的案子拿出来谈一谈进度,这间策划公司,接受的业务很广,有广告策划,也有婚礼策划,生日,晚会等一系列需要有专业人进入筹办的业务。

    而她为什么要选择做行,那是因为,这是洛氏唯一不涉及的领域。

    会议结束的时候,唐暖央对坐在右边黑发的女孩说道“小陈,待会下午你跟我一起去接待早上打电话来的那位客户”。

    “好的,老板,我跟那客户说定的,下午2点过来”业务部的陈馨雨,带着笑意回答。

    “OK!”唐暖央站起来“解散吧!”

    她第一个走出会议室。

    还在会议的员工就悄悄的议论起她的八卦来。

    “喂,喂,你们说,老板她会不会是女同啊,长的这么美,气质又好,追求她的男人一大堆,高富帅的也不在少数,天天鲜花,礼物的,她愣是无动于衷”。

    “而且还是软硬不吃,听说上次有个小开,看到老板之后,就日思夜想,天天用香车拦截,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老板直接打电话报警了”。

    “难道就没有一款男人她是看的进眼的?”

    企划部的对其他人勾勾手指,悄悄的说“我听到过一个小道消息,说我们老板以前是某个大BOSS的夫人,所以一般的小开,小经理的什么的,根本不入她的法眼”。

    “真的假的?是多大的BOSS啊?”。

    众人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

    午餐,唐暖央独自一人驱车到每天都会去的餐厅吃饭,她坐在安静的角落里,吃着意大利面,看着窗外的川流不息的人群,外面再喧闹,而她在自已的世界里宁静着,这种感觉,让她感觉安逸。

    这人城市很大,从东往西,从南到北,呆在任何一个角落,就变成了微尘。

    下午1点50分。

    唐暖央整理好办公桌的东西,准备迎接2点到来的客人,在去碰杯子的时候,无名指不小心被仙人球刺到,一下便痛至心扉。

    鲜红的血珠子冒在指尖上,仿佛预示着一场噩运即将到来。

    “咚咚,,,,”敲门声在此时突兀的响起。

    她回过神,抽了张纸巾擦掉手指上的血,将纸巾揉成团扔进垃圾桶,稳定的心绪,她沉稳的说道“进来!”

    门开了,小陈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俊美到耀明,一双绿眸,勾魂夺魄,轻而易举的吸有所有女人的视线,女的美到极致,还是个金发碧眼的英国美人,年轻靓丽,高挑的身材,完美到似人工雕啄的小脸,肌肤白皙胜雪,挽着男人的手,甜美中带着傲慢。

    唐暖央的眼睛定格在那个男人身上,大脑的轰的一声,窒息在那里,身体僵硬到不能动弹。

    洛君天——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

    这个潜藏在她回忆里的男人,她正彻底遗忘的男人,如此鲜活真实的又出现在她的瞳孔之中,卷土重来,颠覆她安静的世界。

    春日的阳光这么温暖,而她却感觉越来越冷,仿佛置身的阴冷的地窖。

    光明,自由,宁静,安逸,都由他的到来被一一打破,无名指还在痛,似有一根针将之狠狠的扎穿了,细微的颤动着。

    洛君天目光幽沉的望着她,嘴角噙着灿烂的笑。

    他有多久没见她了,402天14个小时1分零八秒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记得,恨之入骨的记得。

    “这位就是我们公司的老板,唐暖央小姐”小陈没有察觉出老板的异常,非常热情的介绍道,刚才这对客人进来的时候,真是煞到了全公司的人,你说同样身为人类,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接下来,就该唐暖央站起来,友好的跟他们打招呼。

    而,她却仍旧坐着,一动不动。

    “老板——”小陈看她没反应,就叫了一声,见她还是没反应,她抱歉对客人笑笑,走过去,又手扯了扯唐暖央“老板——”

    “呃——”唐暖央僵硬的站起来,调正好心绪,友好而礼貌的微笑,摆了一下手“你们好,请坐!”

    洛君天没有坐下,把手伸出去“唐小姐,不先握个手么?”

    唐暖央的心里瞪他一眼,表情上面却还是笑盈盈的,握就握,谁怕谁!

    她伸出手,跟他的大掌握在一起,他暗暗的用拇指磨蹭着她的手背“唐小姐,我是洛君天,我知道么,还记得么?”

    唐暖央近乎挣扎的用力的把手抽回,回答的从容不迫“有在财经杂志上看到过,洛先生本人比照片好好看,请坐吧!”

    “君天,你认识她么?”美人用英文问着洛君天。洛君天轻缓的眨眨绿眸,回答的耐人寻味“或者吧——”

    他细心的为美人拉开椅子“坐吧,伊芙琳”。

    “谢谢,你也坐啊,君天”伊芙林亲昵的拉着洛君天坐下来,两人的表情,别提有多腻歪了。

    唐暖央也坐了下来,小陈还是站在一边。

    是他要结婚?!!!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洛君天,她以为他早就把蒋瑾璃娶回了门,更让她意外的是,他如今要娶的人,竟也别人,想到此,她不由的想笑,人生哪,真是变幻无常,男人的心更是。

    什么青梅竹马,还不是说不要就不要了,娶的仍旧是不相关的女人,当年那么骄傲的,如今也被打入冷宫了么。

    在心底嘲讽的勾了勾嘴角,她想,自已应该轻装上阵,他们已是陌生人,太过紧张,反倒显得在乎,就算他是故意的,她也会当成一场无意的,普通的婚礼策划。

    门外,秘书送咖啡进,放在客人面前。

    “听说两位要结婚,我先在这里恭喜你们了,真的很般配”唐暖央拿出自已的招牌式微笑,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很是真心诚意。

    伊芙琳往洛君天身上靠去,甜蜜的微笑“谢谢你的夸奖!”

    “不客气!那你们说说自已对婚礼的构想吧,我们会按照你们想要的效果,会你们打造出最完美,最浪漫的婚礼,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唐暖央游刃有余的说道。

    洛君天拿起咖啡,优雅的抿了一口“是嘛,唐小姐会不会太自信了,那万一我们不满意呢?”

    “那我们会调整到洛先生你满意为止,每一个细节,你们都可以参与进来,有不满的,马上就能替换成你们想要的,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唐暖央注视着他的眼睛,笑容可掬。

    “听上去很专业”洛君天淡淡的说道,表情有些不大热情。

    “这是当然!不过若是洛先生你不相信我们的话,我也不勉强,你可以不选择我们公司的,比我们规模大的策划公司还有很多”唐暖央巴不得送走这个瘟神。

    小陈又扯了扯唐暖央的袖子,提醒她,这可是一桩大单子,她怎么就这么给放跑了呢,老板今天也太反常了吧。

    洛君天笑了起来“呵呵,,,,我不是信不过你唐小姐,这样吧,你亲自来做这场策划,那我们就定你这里了,别家也不谈了,当然了,唐小姐要是对自已没信心的话,也可以选择放弃,不过如此一来,以后你这公司,可就没有人再会找你策划了”。

    这是威胁,也是挑衅。

    唐暖央全都懂,他今天来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她,不接这个单子,不按他的要求做,他决对会毁了她的公司,这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可这是她的心血。

    她没得选,要么一气之下,把他轰出去,撕破脸,大不了把公司关门,要么答应他,任他鸡蛋里挑骨头的把这场婚礼做下来。

    这两条路,她只能选择一条。

    “好,我答应你,这场婚礼策划,我会亲自来做的,希望让洛先生跟伊芙琳小姐满意,从此白头偕老,我们合作愉快!”唐暖央的目光坚定如磐石。

    洛君天也注视着她,似笑非笑“合作愉快!”

    唐暖央有些烦闷的透不过气了,她假装看了一下时间,说道“那就这么定了,具体婚礼的时间还有你们对婚礼的构想什么,我看明后天我们再单独约时间谈好么,我现在有事”。

    “没问题啊!反正以后会经常见面的”洛君天说的很轻松,从桌上拿起了一张名片“我会再打你电话的”。

    他站起来,揽着伊芙琳离开。

    唐暖央,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折磨你的,恨了日子太长了,而现在,终于让我找到你到你了。

    看到走出门外的两人,唐暖央战斗着的神经才慢慢的放松下来。

    “老板,太好了,我们拿到这个单子了,这个洛先生看上去来头不小,婚礼的规模一定很大,届时婚礼上来名流一定会很多,要借着这一次,把我们公司的名声打亮”小陈兴奋的说道。

    “小陈,你先回去吧——”唐暖央脑子本来就痛,加之小陈又唠叨个没完,她的头就跟要炸开来似的。

    “那好吧”奇怪,接到这么一桩大生意,老板好像一点也不开心。

    靠在椅子上,唐暖央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可胸前还是跟压了块大石头似的喘不过气来。

    这一年来,她小心的呆在城南,而他在城北,不让他知道她在哪里,她以为他也会从跟她的婚烟中解脱出来,再次见面,也能心平气和。

    没想到,他还是那副样子。

    从2点一直靠到下班,她像是又陷入了泥沼,动弹不得,想到闭上眼睛逃避这一切,可睁开眼,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5点了。

    公司的人都陆续下班了,唐暖央多呆了10分钟之后,也拿了包包,离开公司。

    在电梯里,她碰到12楼的王经理,人长的胖胖的,所以办公室那些女孩,叫他胖子。

    “唐总,下班啦!”王健康每次看到唐暖央,眼睛就直勾勾的看着她。

    “是啊!”唐暖央敷衍的应道。

    踌躇了一会,电梯也到了,唐暖央自顾自的走进去,王健康追上去“早上的花,喜欢么?”

    “王总不会这么破费的,我不喜欢花”唐暖央对了浅淡一笑,话却说的死死的。

    王健康顿时有被冰封的感觉,不过这种打击算不了什么,不努力努力,怎么赢得美人归呢。

    他憨厚的笑笑“不喜欢没关系,唐总,我想约你吃饭,不知你有没有空”。

    “没空!我要回家休息了,王总,请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么,再见!”唐暖央头也不回的朝着她的车子走去。

    还没到车边,又有一个男孩走到她面前,很年轻,穿着时尚,活像韩剧中半男不女的美男。

    “陆少爷,有事么?”唐暖央忍耐着问。

    “央央,你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不要问是哪里,去了一定会让你惊喜的”。“小弟弟,姐姐不喜欢浪漫,也不喜欢钱,更不喜欢小白脸,等你像个男人了,再来追求我吧”唐暖央一把挥开挡在她面前的男孩,打开车门。

    手又被拖住。

    “姐——,我已经22岁了,我成年了,是个男人了,你就接受我嘛,好不好”。

    “不好!因为姐已经老了”唐暖央甩开他的手的,开车离开。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倒霉透了,她开着车,心里郁闷极了。

    在她身后,一辆黑色的跑车缓缓的跟着,透过车窗他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这女人现在连这种歪瓜劣枣也要招惹了?

    唐暖央开回自已所在的高档公寓,进入时需要插卡,如果找人,还需要通过门口保安。

    黑色的跑车开不进去,只能停在那里,看着眼前的这处公寓,原本她住在这里。

    *******

    回到家,唐暖央扑到软软的沙发上,竟然就这样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是全世界最安静的时候,她起来洗澡,在冰箱中找出食物来煮,然后端到阳台上,边吹着冷风边吃。

    天空是一片深蓝色,就像是夜晚被暗光打亮的大海,那些云,轻飘飘的从她头顶掠过,好似巨大的鲨鱼游过,寂静的如此美丽。

    她小声的咀嚼着,仰望天空,感受惬意自在的孤独。

    “叮叮,,,,叮叮,,,,”放在一旁的手机响起,打破沉寂。

    低头看看,是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半夜三更的,会是谁呢?会不会是打错了?

    她不接,手机就一直不断响着,超级有毅力,最后唐暖央只能接起“喂——”

    电话那一头没有声音,跟她这里一样,寂静一片。

    对方不说话了,也不挂断。

    “喂,请问你是谁?”唐暖央追问了一句。

    仍旧不说话,还呼吸声也听不到,仿佛是个鬼打来的,沉寂中带着诡异感,让人心里生寒。

    唐暖央拿开电话,准备切断了,突然一阵悠扬的音乐声传来,她下意的把手机又放回耳边,那是一段悠扬飘逸的古典音乐,是她很喜欢的一段音乐。

    听着,听着,她有些恍惚忘记这是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音乐结束。

    “好听么”一个男人的声音猛然的闯入她的耳中。

    唐暖央吓了一跳,脑子也瞬间清醒了,好熟悉的声音,是洛君天的声音。

    她捂住胸口,平复下被惊吓到的心脏“是洛先生么?不知道你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给你听音乐啊,你觉得这曲子用来当婚礼宴会上演奏曲怎么样?”洛君天很是认真的问。

    “洛先生,你可真是心血来潮”唐暖央讽刺道。

    “可能是因为兴奋吧,你还没说,觉得曲子怎么样?我需要专业人士的建议”洛君天在那边穿着睡衣,靠在阳台上喝着红酒。

    “我觉得,用什么曲子没关系,重点是洛先生你喜欢就好,所以,如果你想用,我会给你安排进去的”唐暖央知道他想用她所喜欢的调子来讽刺她,就好比,他指名让她来为他策划婚礼一样。

    “那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唐小姐,我花重金让你为我策划婚礼,可不是想要听到这个半调子的说法,我要听到确切的回答”洛君天望着花园,目光阴冷。

    唐暖央深吸一口气“非常好!”

    “你也觉得非常好么,那就定这守曲子吧,我相信唐小姐的感觉哟”洛君天灿烂的微笑,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挂了”。

    “谁说没有别的事情”洛君天幽幽的说道,不让她挂电话。

    唐暖央憋着火气,将手机换了一只手拿“洛先生,现在是凌晨3点,我在睡觉,有什么事明天说不可以么?”

    “不可以,我怕感觉突然消失了,所以得尽快跟你说,未来一个月的时间,我可以会经常这样的,唐小姐可要习惯哦”洛君天看到她就要发怒,心里舒畅极了。

    唐暖央气结。

    电话另一头,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

    “亲爱的,你怎么不睡觉,在这里打电话啊”。

    “我在跟唐小姐打电话,我刚想到一首曲子,想问问她的意见”。

    “干嘛问她呀,问我不就好了,亲爱的,我们回去睡觉吧,没有你我睡不着嘛”。

    “呵呵,,,,真是个小傻瓜,那好吧,不打了,我们去睡觉,再来一次怎么样?”

    “你真讨厌——”

    接吻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接着是女人的放当的呻吟声。

    唐暖央握着手机,还有些潮湿的发丝掉到眼前,她也没有去的撩开,她面前的碗里的食物也冷却了,风大了起来,天上的云被吹散了。

    不知过了多久,洛君天拿起手机,他以为她早已挂断了,没想到还一直通着,心尖被刺痛。

    他拿起放到耳边“不好意思啊唐小姐,我忘记挂电话了”。

    “没关系,客户就是上帝,不说再见,我又怎能这么不礼貌的挂掉,好了,视你跟准太太有个美好缠绵的清晨,再见!”唐暖央把手机从耳边拿开,轻轻的放在桌子上,迟迟没有将手拿开。

    一分钟之后,她抿抿唇,拿起筷子,继续吃东西,饭已经冷了,可她还是一口一口的全部吃光光,将碗洗了,关上阳台的门,关了灯,钻进被窝之中。

    黑暗的房间里,静的一根银针掉到地上都能发出巨大的声音,她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似是已沉沉的入睡。

    激荡的只有她的内心,在坚强无所谓的表面下,有一种疼痛,寂静无声。

    洛君天看着手机,沉着脸,拉开挂在她身上的女人,什么乐趣也没有了。

    徒留一脸迷恋,还在***中无法自拔的伊芙琳,还没开始,怎么就走了呢。

    *****

    “老板,你今天的眼袋好重啊,昨天没有睡好么?”秘书拿咖啡给唐暖央,指着她苍白,眼袋又重的灾难脸。

    唐暖央拿出镜子来照了照,还真是有够糟的,这样子她可怎么见客户呢。“可可,有面膜么”她抬头看向秘书。

    “有!我马上去拿给你”秘书风一般的冲出去,又风一般的冲进来,手里多了一张面膜“老板,这张面膜可赞了,我熬夜泡吧,都靠它来补救的,你敷完之后,在补个妆,我保证你立刻光彩照人”。

    可可的朝气,感染到了唐暖央,她不由的笑了“有没有这么神啊”。

    “你不敷不知道,敷了就会吓一跳哟,来,来,我来帮你”可可热心跑过去,帮唐暖央把头发扎起来,又把刘海夹到脑后,撕开面膜给她敷上“15分钟,还你一张18岁的脸”。

    “一下子让我年轻10岁啊”唐暖央想笑又不能笑,用手指抚着眼角,生怕会笑出皱纹来。

    仔细想想,她都28岁了,女人最好的光阴,也要近入尾端了,可是她的青春时光过的是那么的痛苦,甜蜜幸福她没有感觉到,恋爱她也没有感觉到,有的只是早早忧伤的心。

    可是他洛君天呢,30多了又怎么样,照样找个20出头的小女孩当老婆。

    “老板,老板——”秘书见唐暖央在发呆,就叫了她两声。

    “啊——”唐暖央回过神“你出去吧,准备上午开会的资料去”。

    秘书出去了,唐暖央靠在椅子上,觉得自已真是颓废极了,虽然嘴里,表面上都是这么无所谓,不受影响的样子,可心里的冷暖还是自知的。

    试问,有哪个女人,前夫再婚了,还找上门让其操办婚礼,心里还会欢天喜地,完全没问题的,估计不会有这样的女人,所以心里不舒服是正常的,只是分开的人,才越是要面子,越是喜欢撑着,把自已打造的无坚不摧。

    说穿了,这次洛君天来炫耀他如今的幸福,好让她为离开他而后悔的捶胸顿足而已。

    她呢,不应战,那是认输,应战了,就像现在这样自讨苦吃,自找麻烦。

    没到10分钟,她拿下面膜,照了照镜子,眼袋果然好多了。

    补完妆,手机响了,看到是昨晚的号码,她轻了轻喉咙,深吸一口气接起,用清甜的嗓音说道“洛先生,你好”。

    “唐小姐,我跟我未婚妻想中午请你一起吃饭,饭后顺便谈一谈婚礼构思什么的,你觉得意下如何”。

    “呃,,,,今天中午啊,这可怎么办呢,中午我有约会,要不下午见面直接吧,好不好”唐暖央的礼貌婉拒他的午餐邀请。

    “约会么?是跟秃头胖子约会还是跟小弟弟约会啊?”洛君天讥讽道。

    唐暖央一怔,微笑着回答“都不是,不过这个洛先生就不用为我费心了,抱歉,我顼在要去开会了,我们约定下午1点在露天咖啡厅见面吧,你看行么”。

    “为了节约大家的时间,来个4人约会吧,你们去哪里吃,我们可以配合”洛君天倒要看看,她找了个什么样的男人。

    唐暖央头痛“不方便吧”。

    “帮我设计婚礼的人,品味也十分重要,我想看看唐小姐看人的品味好不好”洛君天气定神闲的说道。

    靠!你可以找个更烂的理由。

    唐暖央真想当场骂过去,再三冷静之后,想着再说下去也是一样的,干脆说道“行!没问题,中午见,时间地点发信息给我,再见!”

    她用力的挂断电话,把手机扔在桌上,怎么办,怎么办,去哪里找个比洛君天真高富帅的男人呢。

    全都那幼稚无聊的混蛋,逼的她也变的这么无聊。

    秘书敲了下门“老板,开会了”。

    “哦,我就来了”唐暖央烦的一个头两个大,起身去会议室。

    偏偏今天开会的主题,谈的还是关于洛君天这婚礼的事情。

    业务部的经理拿出电脑还有报纸“这是今天早上的报纸,以及各大媒体所拍到的记者会视频,昨天来我们这里的一对男女,来头不可小,男主角,亚洲区乃至全球都是排名前列的顶级富豪,结过一次婚,而女主角的身份,也不容小视,她是英国一位很有名望伯爵之女,深受女王的喜爱,听说婚礼极有可能连女王都会来参加呢”。

    “哇,简直就是王子与公主的原型嘛,怪不得昨天他们一进来,这高贵的气场就扑面而来”。

    “不过既然是这么大的来头的大人物,怎么会选择我们公司呢”.

    小陈摇摇手指“我觉得不是看中我们公司,是看中我们老板的能力,因为那洛先生指名就要老板亲自策划,而且这是他唯一的要求哦,足见他多有慧眼”。

    “话说,这位大BOSS,以前的老婆是谁啊,肯定也是绝色大美人吧”。

    唐暖央拿着报纸跟视频看,潋滟般的明眸中,不自觉氤氲着感伤。

    王子与公主么?是啊,王子一开始就该选择他的公主才对,牵绊厌恶了灰姑娘那么久,真是浪费大家的光阴。

    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她收拾情绪“别说八卦了,说正事”。

    其他人见老板表情严肃,赶紧收声。

    “老板,我觉得这次的婚礼,一定要走华丽脱俗的路线”。

    “我们已经初步拟定了三套方案”……

    散会时,已是11点半。

    员工们三三二二结伴的离开,去吃午餐。

    洛君天的信息已经发过来了。

    唐暖央站在电梯里咬着唇,直接忽略吧,就说手机没电了,说着就想拆手机,不行,不行,这个借口不仅烂,而且极没有创意。

    可要是去赴约,到哪里去变个男朋友出来,最惨的是,她说都已经说了,再说没有的话,那可真不是一般的丢脸。

    怎么办,扶着电梯门,她不想撞。

    “唉——,小姐,你不能破坏公共设施”一只白玉般的手挡住她的头。

    她这才意识到电梯里还有一个人,顿时尴尬的理了理发丝“不好意思——”

    “呵呵——,没事,我是怕你一头撞过去,导致电梯停运,也会跟着连累到我”。

    唐暖央嘴角微微抽搐。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在他后面的男人先跨出去,走了几步,见唐暖央还在里面,而电梯门又要关上了,又退了几步,把人从电梯里接出来。

    唐暖央突然被人这么拉出去,吓的下意识的抬起头来,这才看清了眼前的男人,极度阴柔,可又极度好看的脸,唇红齿白的像个丫头,身材也很棒,穿着简单时尚但是不夸张,超级年轻的脸,要又不觉得他幼稚,让人眼前一亮。

    就是他了!

    她一把反拉住他的手“你几岁啊?”

    “小姐,我卖艺不卖身”柳玄月像看怪物似的,把手往回抽。

    “我不是坏人,就是想让你帮我个忙,占用你1个小时,决对不会出卖你的**”唐暖央也是没办法拉,拽着他的手臂就是不肯放。

    “1个小时?你知道会耽误我损失多少钱么,小姐你的搭讪有待加强”柳玄月已经见惯了这种御姐级熟女,对他死缠赖打的伎俩了。

    “姐姐不是跟你搭讪,这样吧,1小时5万”唐暖央看他的气质打扮,猜想是模特之类的。

    柳玄月想了想,笑眯着一双凤眼“10万!”

    “成交!跟我走”唐暖央剽悍的拉起他往外走。

    “不过姐姐,我先说好,我真的卖艺不卖身哦,你不能破坏我的清白之躯”。

    唐暖央很呕血“放心吧,你想卖身,姐姐我还不要呢”。

    她发誓,今天是她最丢脸,最反常的一天,都是那该死的洛君天害的。

    车上,柳玄月坐在副驾驶坐上,打量着唐暖央的车,很干净利落,没有花哨的车饰,也没有刺鼻的香水味。

    “你几岁啦,叫什么名字?”唐暖央问,她得知道一些基本资料吧。

    “柳玄月,20岁”。

    “20?”唐暖央吃惊不小“你还真是小弟弟,姐姐我已经28了,我叫唐暖央,今天呢,我要做一件罪过的事”。

    柳玄月把身体一捂“说了,不卖身的”。

    “没说让你卖身,事情是这样的,我前夫带着他的年轻小娇妻约我吃饭,可是我呢还没有男朋友,所以,,,,”

    柳玄月轻松一笑“我明白了,所以你也想找一个年轻的帅哥去气气他嘛,说实话,很幼稚哎”。

    “哎——,可不是就幼稚嘛,我也不想啊,麻烦你了,小弟弟”唐暖央对他浅浅一笑。

    “姐姐,叫我弟弟我没问题,不过麻烦前面不要加个小字好么,很色情的词汇”柳玄月每听她叫一次小弟弟,就全身发毛。

    唐暖央往他裤裆望了望,明白过来,脸蹭的红了起来。

    到达餐厅,进去之前,唐暖央特意挽住柳玄月的手“表现的话,姐姐给你加钱哦”。

    “完全没问题!”柳玄月一派轻松帅气的模样。

    “好极了,小子,有前途哦”唐暖央笑了笑,感觉跟这样开郎阳光男孩在一起,她也变的阳光了。

    可一走到里面,看到洛君天的脸,她的心很自然的就沉敛了下来。

    洛君天打量着唐暖央所挽着的男人,不,充其量只能说是男孩,漂亮倒是挺漂亮的,不过未免也太小了一点吧。

    唐暖央走到他们面前,笑盈盈的说“洛先生,伊芙琳小姐,你们好!”

    伊芙琳对唐暖央笑笑,对柳玄月也笑笑。

    “不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谁么?”洛君天一身精工浅蓝色细条纹西装,优雅精致尊贵于一身,望着唐暖央,笑意深沉。

    唐暖央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可以跟他所抗衡,但这又怎么样,她把脸靠在柳玄月的肩上,笑着说“这是我的男朋友,柳玄月”。

    “很不错的孩子!”洛君天笑笑,讽刺的味道很浓。

    “是很不错,很帅”伊芙琳夸奖道,她完全听不出洛君天的弦外之音。

    这种中国式的讽刺与心机,对于像伊芙琳这样直来直往的英国小姐来说,是完全不懂的,可唐暖央懂啊。

    “谢谢!”唐暖央把他的讽刺当赞美,拉着柳玄月坐下来。

    柳玄月观察着洛君天跟唐暖央的诡异气氛,真好玩。

    食物上来了,洛君天很是体贴的为伊芙琳把肉切细。

    “姐姐——,我要去喂我”柳玄月超萌的对唐暖央撒着娇,俏皮的眨着眼睛放电。

    他这副诱人的样子,生生把隔壁桌的女人勾的失魂落魄的。

    唐暖央的鸡皮疙瘩里三层外三层的倒腾着,小子,你会不会太过火了!

    她尴尬,干笑道“玄月啊,,,,这是公众场合呢,不要了吧”。

    “暖央姐姐~~~~,别害羞嘛,就按平时在家里那么坐好啦”柳玄月拉起她的手,吃掉她插子上牛肉,眼神妖媚.

    他还叮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妖孽,极品妖孽!

    唐暖央看的愣住了,现在的孩子可不得了啊。

    洛君天见她有些痴呆的望着这个小白脸,手里的刀叉一阵的握紧,她这副白痴的模样,难道她真的被这个小男生给迷住了么?

    真是天大的笑话,离开他,不要安斯耀,不投靠洛云帆,竟然跟了这个小白脸。

    “咳——”他故意咳了一下,好分散她的注意力“唐小姐,你的男朋友倒是挺可爱的,比小狗还粘人”。

    言下之意,她还不如找只小狗。

    柳玄月年纪虽不大,但脑子可不笨,洛君天暗讽他懂。

    “姐姐,他说我是小狗,好伤我自尊心啊,不过要是姐姐爱我的话,我愿意当你一辈子的小狗哦”他深情款款的说道,大叔,我敢骂我是狗,有你好看的。

    唐暖央心里也怒了,不带这么污辱人的,她温柔摸了摸柳玄月的脸“玄月很可爱,也很会哄人呢,比一些自大的男人,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呢,姐姐最喜欢你么”。

    “姐姐,我真是超级感动,我决定要一辈子当你的爱人哟”柳玄月甜蜜朝她吻了一下。

    洛君天的酸液翻滚,看着她跟个小男生亲亲我我,他恨不得用手里的叉子插死他们。

    餐厅的门被推开,两个男人先后走进来,走到前面的男人无比的英俊亮眼,他随意的望了一下四周,找寻空位。

    忽然间,他的视线凝固在唐暖央的脸上再也不能移开。“暖央——”他怔怔的叫着,大步的走过去。

    唐暖央这一桌四人同时被声音吸引了过去。

    “舅舅——”柳玄月看到来人,吃惊的叫道,下一秒就想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