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流产,天意么!

    安斯耀反应很快,立刻又将自已手指勒深了一些,鲜血瞬着镰刀往下趟“四叔,看来你也不肯放过这个女人啊”。

    “啊——,斯耀,求你不要在动了,我好痛啊”唐暖央非常聪明的配合他,做出生命受到威胁,极度恐慌与痛苦的表情。

    “洛君天,你有胆就过来,不过被你制服之前,我会先杀了她,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安斯耀的表情狠厉而阴鸾,他心中的一根弦也绷的紧紧的,要是洛君天不信他们,执意要过来的话,他们就输了,因为他不可能真的把暖央的脖子给割了。

    洛君天不发一语,只是沉敛着绿眸,浑身的都像是被一层黑色幕布蒙着,因为看不清,所以让人更加不安。

    “你们演的很好,从暖央主动要求走过去,到你拿起地上镰刀,这一切来的太过于巧合了,况且,你是怎么知道你后面有把镰刀的,莫非你的背后长了眼睛?”洛云帆逼视着他们,他心里生气的是,她宁可跟安斯耀合作,把他归为她的敌人泸。

    14年来,他细心的呵护着她,所以的爱与遗憾都一一掩藏在心底,而她感受不到他的苦心,他对她的爱,宁可跟这个分离14年的初恋情人走,这是他不能原谅的。

    唐暖央的眼睛忽闪的眨了一下,被识破的心虚感,让她不由的就做出了这样的反应。

    “你认为是巧合,是演戏,那你就来啊,想不到四叔平时对她这么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竟然不管她的死活”安斯耀沉稳依旧,这么好的机会,眼看着就能成功了,他不能放弃喵。

    “洛云帆,你真不是人,我究竟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害我”唐暖央凄厉的骂着他。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洛君天信与不信。

    只是现在的他,谁也看不清在想什么。

    洛云帆失意的浅笑“暖央啊——,你即使是想走,也不要用这种方式,因为真的很让人觉得心寒”。

    “求你不要再说了好么,如果你真的对我还有感情,就让我一条生路,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唐暖央声音发颤着,她以为他是来拯救她的,而现在真如洛君天刚才嘲笑的那样,打错了如意算盘。

    安斯耀带着唐暖央又继续向外退了好几步,接近门口的时候,外面被人保镖挡住了,因为洛云帆用眼神指示了他们。

    在洛君天做不出决定之前,这群没有主意的“狼狗”,暂时只能听命于洛云帆。

    “洛君天,让他们把路给我让开——”安斯耀冲着洛君天喊道,他也是最终决定放或不放的人。

    唐暖央一脸痛苦的看着洛君天“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君天——”她将手升向他,装模作样的哀求。

    洛君天远远的凝视着她,绿色的瞳孔中,倒影着她的脸,渐渐的,倒影开始颤动,扭曲,分解,又凝固。

    “放他们走!”他的薄唇动了动,的声音很轻,轻到似乎没有重量,能飘起来,她的影子也在他眼中凝成泪,琥珀般的贴着脸脸颊缓缓的滑过。

    他死心了,荒芜的心,只剩下空洞,他决意放她走了,因为用这种残忍的方法离开他,除了成全之外,他已全部都无能不为力了。

    想要挽回,换来的是她更为坚毅的铁石心肠。

    “洛——,洛君天——”唐暖央呆呆的叫他,心很痛。

    “走吧,走吧,,,,以后好好生活,你用你的方式把我忘记,而我也会用我的方式,将你恨入骨血的,走吧,永远不要再让我再见到你,永远——”洛君天捂着胸口,说的肝肠寸断,他不相信是自已亲自放开的手,觉得这一瞬,痛的快要死去了。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她在他心里早已深深的扎根,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只是我爱你这句话,在此时已说不出口了,今天注定烂在他的心里。

    唐暖央脚步不由的朝洛君天而去,忘记架在她脖子上的是把利刃,细嫩的脖子深一碰到,就立刻见血,肉被刀真实切到痛楚,她的脸瞬间惨白。

    “暖央——”安斯耀没想到她会乱动,自已的手指快要被割断了他不管,尽管痛,但是他能忍着,可是看到她也受伤了,他慌乱的扔开镰刀,用手捂住她的脖子,抱起来就往外跑。

    洛云帆心提了起来,追了出去。

    洛君天感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不知是因为酒精的原因,还是伤心过度的原因,又或许是绝望了,保镖们迅速的从四面朝她涌去。

    安斯耀一路狂奔,在这么漆黑,完全看不清脚下路情况下,他将她抱的紧紧的,他不会让她出事的。

    唐暖央靠在他的怀里,望着满天的星空,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眼泪如珠子般疯狂的滚落,,,

    窄小的田梗上,一个趔趄,安撕耀的脚撇向一边,身子也跟着跟倾斜了过去,两人一起重重的摔到田里。

    “啊——”唐暖央感觉腹间一阵的酸痛,一股子热热的液体流出来。

    她也不知下面流出来的是什么,心里面突然感到很害怕“斯耀,斯耀——”

    “我在这里,你没事吧”安斯耀从地上又将她抱了起来。

    “我——”唐暖央想要告诉他,她的肚子酸痛的厉害,可是一想到他的手也受伤了,目前为止最重要的就是离开这里的“我没事,我们快走吧”。

    “好,你忍着点,我们马上去医院”飞机就在前面不远处停着,安斯耀抱着她就往前冲。

    上了飞机后,在他们后来跟来的洛云帆也上来了,紧张的赶到唐暖央身边“暖央,你怎么样了”他伸手,检查她的伤口。

    “走开——”唐暖央挥开他的手“洛云帆,你给我下去,不要再缠着我了”。

    “请你下去吧,连洛君天也不管了,四叔你不会还要继续纠缠下去吧”安斯耀看着洛云帆,下着逐客令。

    洛云帆不理会他们的话,忽然间,他看到她的小腿上有殷红的血。

    这时,安斯耀也看到了,刚才在黑暗的地方,他看不到,而现在这种明亮的地方的,他看的一清二楚了。“暖央,这是怎么回事,你腿上怎么会有血的?“安斯耀紧张的问,心里浮现一个想法。

    洛云帆果断的将舱门一关,对飞行机说道“立刻起飞,去医院吧!”

    “好的!”飞行员见唐暖央的情况不是很好,将直升机马上起飞了。

    唐暖央的肚子很痛,脖子上的伤口也痛,连说话也觉得的痛,还有一股子从心底直往上窜的恐惧。

    “坚持住,我们马上去医院了,别害怕”安斯耀面对这情况也是束手无策。

    洛云帆从自已口袋里拿出手帕,给她包住脖子上的伤“暖央,不会有事了,我们马上到医院了”。

    他们的安慰声,在她耳边响着,可她心里还是很害怕,洛君天的身影在她脑中隐现着,如果现在他在身边的话,会不会好一些。

    意识变的模糊不清了,眼前的两个男的脸,渐渐模糊,渐渐远去,,,

    *****

    医院里。

    安斯耀跟洛云帆有急救室门外等着,脸上全都面无表情。

    过了一会,医生从里面出来,他们行动统一而迅速的迎上去,又同进焦急的开口问“她怎么样了?”

    “孩子没保住!”

    孩子!!!他们一愣,也终于证实了刚才心底的猜想,暖央怀孕了,而现在,这一番折腾之后,流产了。

    洛云帆最先回过神“那脖子上的伤呢?没什么大碍吧”。

    “哦,脖子上还好,伤口并不是很深,已经清洗包扎了,过几天就能痊愈的,流产过后的女人身子很虚弱,要好好调养才行”。

    “谢谢医生!”安斯耀礼貌的说道。

    目送着医生离开,他们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这件事,我觉得不要告诉暖央了,免得她伤心”安斯耀淡淡的开口。

    洛云帆点头“是啊!没都没了,说与不说,也无济于事了,那就别告诉她吧,就当从来没有过这个孩子,或许这就是天意”。

    安斯耀朝他轻扯出一丝笑意“是天意么?”

    “你难道不这么觉得么?”洛云帆反问,笑意有些深沉。

    ******

    隔天中午,唐暖央醒来过,她睁开眼睛,四周安安静静的,而她躺在病床上。

    短暂的恍惚之后,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全部回到了她的脑子里,她记得自已脖子受伤了,然后在离开的时候,摔倒在田里,肚子很痛,她下意识的摸向自已的腹部,心里莫明的一阵酸楚,眼泪就掉了下来。

    她一开始还不知道是眼泪,摸了一下才发觉。

    门外,去买粥回来的安斯耀,看到她醒了,兴奋的箭步赶过来“暖央,你醒啦!”

    “斯耀——”唐暖央有些木讷的看着他。

    安斯耀看到他哭了,心里一阵的紧张,难道她已经知道了?

    “好好的,怎么哭了,你已经逃出来的,脖子上的伤也不重,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他给她擦掉泪,温柔的说道。

    唐暖央有些言不由衷的笑笑“噢,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斯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