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洛君天,那是你的眼泪么?

洛君天,那是你的眼泪么?

    洛君天在心里苦笑笑,怎么办呢,就算他说的全是真心话,可在她眼里一文不值的话,也太讽刺了。

    “为什么一个人躲在这种地方?不跟安斯耀会合么?照理你们现在没有阻碍了”他放下杯子,把话题暂时岔开。

    “这些事,我自有安排,你就别费这个心了”唐暖央冷漠的回答,他现在已经没有这个资格来过问她的事了。

    “说出来听听有什么关系,也好让我知道知道,我的前妻未来会做些什么?”洛君天见她这么疏离,心里感到闷闷的发涨。

    唐暖央转头去看他的脸,沉静的看了一会,说道“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跟蒋瑾璃的未来吧,是不是要马上迎娶她过门,以解两个14年来被我这第三者插足之痛,是不是该马上怀孕,让你爱的女人为你生下孩子,洛君天,你的人生可以很圆满了,很幸福了,我真诚的祝福你”惚。

    她以为自已讲这些的时候,可以心如止水,但是心湖底下,还是有蓝色的液体逆流出来,咸涩了整片湖水。

    洛君天望着她,想说的话,想表达的态度,被她封的全都开不了口了。

    唐暖央不想跟他再这么对望下去,感觉心又要被他揉碎了,站起身,她推开窗子,看着外面的桃林发呆,直到目光失去了焦点温。

    不知何时,他贴了过来,腰被环住,肩上了多了重量,热热的气息就洒在她的颈间。

    “干什么,放开我——”唐暖央恼怒极了,拽着他的手,耸着肩“洛君天,你不是我丈夫了,你现在不可能抱我,滚开——”

    洛君天不放手,反而将她越抱越紧,他真的好想她,自她离开那天起,心里就一直是空荡荡的,害怕又恐慌,他想她想的都要疯了,只有像现在这样将他固定在怀里,他的心才安定了,才觉得平静。

    他好想要告诉她这些,又怕只会招来她的一顿嘲笑。

    他忍不住亲吻她的脖子,亲吻她的脸,手也在也身上不规矩了起来,摸到她的胸前,揉捏着。

    “你到底放不放,洛君天你这无耻之徒,住手,你给我住手——”唐暖央气的奋力反抗着,她坚决不会再跟他有染的。

    “宝贝,我好想你,不可以跟我再一起么?”洛君天对她的***,在体内翻腾着。

    “不要脸的男人,你去死吧——”唐暖央怒骂,看到手边放着一蓝子水蜜桃,她拿起来便向后砸去。

    洛君天下意识把头躲开,手也从她身上松开,桃子掉到地上,滚出好远。

    唐暖央靠在墙上,从蓝子又拿了一颗水蜜桃扔过去,一扔完,又迅速的拿起一颗举起手来威胁他“不许再乱来,要发情找你的情人去,我不是你老婆了,请你记住这一点”。

    她恨透了这个只喜欢她身体的男人,把她的身体当作他泄欲的工具,他懂什么叫尊重么。

    让她这一通反抗,他的欲火也平息的差不多了。

    “OK,我不再对你乱来了行吧,可以把你手里的桃给我放下了吧”洛君天投降了。

    唐暖央指着桌子“去坐着,不许站起来”。

    洛家不仅人渣辈出,禽兽也辈出!

    “行,我坐下来总可以了吧”洛君天走过去坐下来“我刚才真的是情不自禁”。

    “得了吧,别为你自已的兽行找理由了,你在我身上情不自禁的次数还少么,只是洛君天,你知道你可恶在那里么,你在我身上要的只是性,却把爱留给别的女人,那样的行为,跟动物有区别么”唐暖央说到这里,真想把手里的桃子变成是铁球,砸死他。

    洛君天听的有些得内伤,她竟然把他看成是动物“唐暖央,你现在说话真是越来越刻薄了”。

    “是嘛!那就赶快走吧,我不会给你好脸色,我还会说出更加难听的话”唐暖央有丝阴冷的笑着,她绝对绝对不会去原谅这个男人。

    受过的伤,经历过的痛,留在她心里一道道的疤,没有女人会蠢的,逃离出来了,还亲手把心捧上去再让他伤害的。

    洛君天舔了舔唇,下定决心般的说道“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暖央,我想——”

    不等她说完,唐暖央就打断他的话“别叫的这么亲密,洛君天先生,不论你想怎样,我的回答都是不,你软硬兼施也没用,你耍赖无耻也没用,我唐暖央,永远不会回头”。

    洛君天的心,被她的一记重拳,又狠狠的打中,整颗心脏都打穿了,痛的他死去活来。

    他低垂着他的绿眸,让她看不清他此刻的思绪。

    她隐隐的感觉到他悲伤了,是错觉么,他怎么可能会为她悲伤,他从来不曾爱过她。

    两人对面对沉寂的坐着,外面的艳阳天越来越暗,风也变大了,稍后窗外霹雳啪啦的下起了雨,闪电惊现,一阵响雷自他们头顶爆炸开来,而他们,仍旧像是老憎入定般的彼此沉着气,不说话。

    不如过了多久,窗外的雨渐渐的小了,洛君天缓缓的抬起头,很坚定的说“唐暖央,我真的不能放你走——”

    她一怔,哑然失笑“洛先生,我建议你去看精神科”。

    “你有可能怀孕了,我不能让我的种外流,所以在确定你没有怀孕之前,你不能走”洛君天把理由说的铿锵有力。

    “别拿无辜的孩子当砝码的,你会遭天谴的,如果我怀孕了,我会打掉的,因为我不会让他有朝一日,回到洛家那种无情的家庭里去,当被别人排挤欺负的私生子,人生过的那么暗无天日的话,倒不如不要让他来到这个世界,投胎到另一个幸福的地方去的好”唐暖央淡淡的说着,心里也有着淡淡的忧伤。

    洛君天的心被她猛的划出一道大口子,他狂怒的捶了一下桌子站起来“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次?”

    “那你听清楚了,孩子不会成为牵绊我的枷锁,如果我怀孕了,我会打掉的”唐暖央看着他的眼睛,说的坚毅。

    “啪——”重重一巴掌挥在唐暖央的脸上,她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脸也麻辣辣的痛。

    洛君天站在那里,眼中蒙着雾气,她太伤他的心了,伤的太重太重了,,,,

    唐暖央抬起眼来,指着门外“你给我滚——”

    “呵呵,,,,”洛君天痛楚的笑着,透明的液体从他美丽的绿眸中落下来“你一直再说我残忍,那你唐暖央么,你很善良么,想来就想,想走就走,你以为你是什么,以为你是什么,,,”

    他一步步的往后退,恨意在他体内凝成一颗沙,就放在他的心尖上。

    那是他的眼泪么?

    唐暖央震惊的看着这样的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洛君天退到门口,将身子背过去,闭上眼,扬起头,喉结滚动着“唐暖央,你记着,我会恨你的,一辈子都恨你的,所以你别逃,永远别想逃——”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让人生寒。

    他的背影消失在雨中,看上去萧条而忧伤。

    唐暖央呆呆的坐在那里,脸上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因为此刻心里更痛,洛君天哪,我们真的要折磨死对方才可以么?为什么不能放过她。

    见他走了,她赶紧收拾东西,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就他现在这个态度,她留着等离婚协议到,她签了他也不会签的,洛君天脾性她太了解了。

    冒着雨,往村子外走,那边有三四个人守着,见到她走过去,硬是不让她走,她立刻就明白这是洛君天指使的,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虽然不认识这个村的人,但是他有钱。

    她知道自已拼不过这几个大男人,机警的立刻往另外村后的路走去,想不到那里也有人守着,一连走遍了所有能通向村外的路,每一条都有人守着。

    混蛋洛君天。

    淋成了落汤鸡,她回到桃林外的屋里。

    这下子怎么办才好,拖的时间越长越是逃不掉,等到洛君天把洛家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叫来的话,她更是逃不掉。

    眼下最棘手的问题是,哪怕她可以突破重围,可是光靠一双脚走,马上就会被追上,躲起来的话,在这个小村子,又无疑让洛君天瓮中捉鳖,用钱收买的话,洛君天肯定也料到她会这样想,为了困住她,多少钱他都肯加倍的给。

    天色黑了下来,拿出手机来一看已经8点多了。

    没想到她不知不觉,已经想了这么久了,可还无计可施。

    把玩着手机,她心念一闪,她可以找人来帮她,可是找谁好呢?

    让她信的过,又有实力跟洛君天抗衡的人几乎没有,洛云帆虽然是个不错的人选,可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的话,也不见得有多好,还是找安斯耀帮忙吧,相比起来,他还善良些。

    想到此,她立刻拨了安斯耀的电话。

    ******

    洛君天穿着白色的衬衣,领口大开的坐在一户农家的院子里,面前放着一只碗跟一桌子的酒,喝的已经有些醉醺醺了,但神智依然清醒,绿眸里满是伤心。

    坏女人,14年那么莫明的撞入他的生活,又莫明的成了他的未来要娶的妻子,等他好不容易接受了,胜至开始去喜欢的时候,她又突然转身走了,一声不响的去美国,他用5年的时间去恨她折磨她,终于回来了,而现在她干脆永远的离里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