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找她!

    “别这么激动嘛——”安斯耀用力的扯下他的手,看洛君天这么恼火的样子,觉得很可笑。

    洛君天愤怒的挥拳过去,安斯耀轻盈的躲开“洛总,你这种送别的方法,可真有点不厚道了?”

    “废话给我少说,你是不是知道唐暖央人在哪里?你准备跟她去会合了么?来洛家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嘛,怎么,现在目的达到了,想要拍拍屁股走人了,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洛君天只要一想到,他们两人就要一起了,他就想杀人。

    “洛君天,你现在再怎么恼火也没用的,因为暖央已经不是你老婆了,从今之后,你没资格过问她的人生,至于我是不是要跟她去会合,告诉你是,你又能怎么样”安斯耀悠然自得的浅笑,这一天,他等了太久了。

    14年来,他每当在报纸上或是新闻上看到有关于他的报道,他就恨不得将之撕裂惚。

    洛宁香再笨,也听懂了他们的对话,她冲过去拉住安斯耀的胳膊“你是为了唐暖央那贱货么?她有什么好的,她哪点比的上我,你要她不要我”。

    安斯耀望着洛宁香,星眸幽深,似笑非笑的轻启薄唇“或许你哪里都比她好,只不过我爱的人是她,这就足够了”。

    “你爱她?”洛宁香不敢相信自已耳朵听到的“你,,,你们才认识多少时间,说爱太荒谬了”温。

    “我们已经认识15年了!”安斯耀用最轻的口吻,吐出这段让他感觉沉重的岁月。

    “什,,,,什么?”洛宁香傻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安斯耀没心情再理会这对兄妹,径直往外走。

    洛君天黑着脸,又是一把将之拉住“说,她在哪里?”

    “无可奉告!”

    “哼——”洛君天对他露出一丝残狠的阴笑“不说就别想离开洛家”。

    安斯耀低头冷笑了几声,又缓缓的抬起脸来,同情似的轻叹“哎呀——,洛君天,你就算绑着我,困住我,那又能怎么样呢?你跟暖央之间已经结束,你心里再不甘心,也是没用的”。

    “谁跟你说我们之间结束的,我们还没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呢,她还是我老婆”洛君天不想听结束这个字眼,他不想承认,也不想面对失去她的事实。

    “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可怜——”

    “你说是不说——”怒吼声,震的天花板都要震动似的。

    安斯耀实在是没功夫再应对洛君天胡搅蛮缠了“实话告诉你,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不过我会找到的”。

    洛君天眯起着猎豹一般的精湛的眸“你会不知道?别耍花样,把你的手机拿出来”他断定他们之间肯定用手机联系过。

    “不相信么?行,给你看”安斯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把手机解锁之后递给他,让他看。

    洛君天见他这么坦然,莫非他们真的没有联系过,他拿过手机,翻看了通话记录,以及简讯,都没有唐暖央电话的痕迹。

    “这下你总归相信了吧”安斯耀从他手里夺回手机,放进口袋里。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洛君天松开安斯耀,喃喃自语着,安斯耀是唐暖央长久以来藏在心底的男人,理因第一个打电话给他才对的,怎么会不联系呢。

    安斯耀将衣服拉挺,提步沉稳的走出房间。

    在楼上,他碰到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洛云帆。

    “斯耀,你这是?”洛云帆看他手里拿着行李,心里已经能猜到,但表面上仍旧露出疑惑的神情。

    “我跟宁香解除婚约了,明天我会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这个消息的,我现在要离开”安斯耀淡淡的回答,他总觉得洛云帆这个人不简单,似乎太没有情绪了一些。

    洛云帆露出恍然明白的表情“哦——,是这样啊,宁香一定很伤心,原本该责怪你几句的,但既然你已经决定,多说也无益了,再见!”

    “再见!”安斯耀对他浅笑,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斯耀,你别走——”这边安斯耀前脚走出去,那边洛宁香的哭声就到了,她舍不得安斯耀走,又从楼下冲下来,洛君天怕她干出傻事来,跟着她跑了下去。

    洛云帆正好在门口,心里虽觉得烦,也还是拦了她一下“宁香,别哭了,他已经走了!”

    “四叔,安斯耀不要我了,他,,,他去找唐暖央了,他怎么能这么对我,怎么可以,,,,”洛宁香哭的撕心裂肺的。

    楼梯上,洛子龙洛诗涵他们走下来,这一早就吵吵嚷嚷的,把他们都吵醒了。

    “别哭了宁香,你这么美,以后还能遇上更好的男人,这样的无情的臭男人,我们不要也罢,你看你都快哭成大熊猫了”洛云帆语气轻柔的安慰她。

    洛君天看着洛云帆,想着在洛家就数她跟唐暖央关系最好,不禁问“四叔,唐暖央有跟你联系过么?”

    “之前她离开的时候,我给她打过一个送别电话,之后就没有联系了”洛云帆自然而然,回答的滴水不漏。

    “这样啊,,,,”洛君天失落的垂下肩膀,转身往屋里走。

    洛云帆眼底有精光快速的闪过,半扶半抱的将洛宁香带进屋。

    *******

    唐暖央那天从小镇出来,又坐三轮摩托,转辗好几次,来到很偏远一个村子,在那里租了一间房,推开窗门就能看到一大片桃林,果香飘散在空气中,很是清新怡人。

    她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好好整顿一下心情,顺便规划以后要做什么,等离婚协议签好了以后,她就可以重新开始了。

    14年来,第一次过上这么自由自在,没有拘束的生活。

    想起凌晨的那通电话,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所以到现在还不敢开手机,洛君天这家伙,肯定是不甘心她就此逍遥自在,想要找她的麻烦。

    在乡下又住了两天,想着吴律师这几天要打电话来,才把手机打开,一开机,好几通未解电话传来。

    一看,全是洛君天,还好她聪明,知晓他的个性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所以立刻躲了起来,被他找到的话,免不了又是一通混乱的纠缠。

    只希望时间,能让他淡忘掉对她的愤怒,而她也会把有关于他的一切,全部都忘记的!窗外,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哀伤着她的心。

    *****

    恒通律师事务所。

    吴律师的办公室内,洛君天这两天,是天天准点来到。

    “总裁,你在我这里蹲着也没有用,我昨天前天打电话给她,都是关机的,你看这离婚协议都没法邮寄了”吴律师为难的看着他,因为他,他好几天不能正常办公。

    “今天打了么?说不定开机了呢”洛君天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这里了,因为这是唐暖央唯一还会联系的地方,加上邮寄离婚协议,是需要地址的,到时就能知道她现在在人在哪里。

    “今天倒是没打,那我打打看”吴律师不敢开罪这尊大佛,只好拿出手机来,拨了唐暖央的号码,没想到这一次通了。

    看着吴律师惊讶的表情,洛君天狂喜的用口语问“通了?”

    “通了——”吴律师点头,而电话那头已经有人接起了电话。

    唐暖央刚从外面采摘了新鲜的水蜜桃回来,听到枕头边的电话响,想来就八成是吴律师打来的。

    “喂,吴律师么?我是唐暖央,是不是离婚协议书已经拟定好了?”。

    吴律师汗哒哒的看着贴到他手机边的洛君天,胸闷气虚的回答“是,是的,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给你邮寄过来吧”。

    “好,好的,我现在把地址报给你,你记一下”。

    “等一下,我找纸”。

    “没关系,你慢慢找,不急”唐暖央客气的说道,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

    洛君天在边上一阵的兴奋,死丫头,看你往哪里跑。

    吴律师拿了笔,在桌上找着空白的纸,可一时半会没找着,洛君天急的把自已的手伸过去,用眼神跟唇语,暗示他写在上面。

    咽了咽口水,吴律师拿着笔,颤抖的放在洛君天的手上“少夫人,纸找到了,你说吧”。

    “好——”唐暖央把这个村子的地址报给他,然后说“这里比较偏,所以到时让送快递的打电话给我吧,另外,我已经不是什么少夫人了”。

    “是,是,你看我,一紧张就又叫错了”吴律师看着一边的洛君天,压力很大。

    “呵呵,,,吴律师真爱开玩笑,对了,洛君天要是问起来,你千万别告诉我在哪里,因为我不想再跟他见面了”唐暖央心里也想到这个,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他比她更快一步。

    洛君天听到她这么说,心里一沉,俊脸顿时一阵的铁青。

    吴律师真是哭的心都有了,但迫于洛君天的淫威,只好说道“好,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再见!”

    挂了电话,洛君天的脸上青里泛着黑,吴律师有些怕怕的说“总裁,地址你已经知道了,快去找她吧,我也因为你,当了不守信用的坏人了”。

    “不要紧,到时你把错就记到我的头上来好了,说我拿刀威胁你的”洛君天面无表情的,说完立刻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