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思想泛滥成灾!

    “暖央,夹断我的手,我成残疾人的话,你可要对我负责一辈子喽,到时我会赖着你不放的”洛云帆没有把手松开,反而笑的柔和。

    唐暖央不对他笑,把脸板的更是冷“你跟着我到底是想干什么,我跟洛家已经没有关系了,跟你也一样的,所以,从今往后,你我就是陌生人,拿着你20%的股份,好好做你的四爷吧,别再来烦我了,行不行”。

    “不行!”面对她一脸的冷漠,他轻轻的摇头,笑的更加温柔。

    “那,,,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唐暖央真是怕了他了。

    “让我进去坐坐吧——”洛云帆趁着放松之际,把门推开一些,将身体挤进去惚。

    唐暖央看他进来,慌张的将他往外推“不可以进来,你出去,出去——”这么危险的人物,在这三更半夜,让他进来,简直就是引狼入室。

    洛云帆握住她的两只手,横抱起来往里面走,将她放在床上。

    “啊——,你要干什么,洛云帆你不能乱来,走开——”唐暖央挣扎的着快速的从床上跳起来,缩到床头,绷紧了身子警惕盯着他,看到床上电视遥控器,她拿起来当武器,指着他,不让他靠近温。

    “我没有说过要乱来啊,我只是想要跟你这么坐一坐,暖央啊,思想不纯洁的人好像是你哟”洛云帆笑话她,看她跟刺猬似的面对他,心里很是酸涩。

    唐暖央不敢放松下来,这个男人太狡猾了,他此刻那么淡然,说不定下一秒会变成禽兽。

    “你打算坐到什么时候才离开,我要睡了”唐暖央退的更远,将手里的遥控器放下,手指却还是紧紧的握着。

    洛云帆双手向前撑在床上,漫不经意的问“今后有什么打算?”

    “还没想好”唐暖央僵硬的回答,心想就算想好了,也不告诉你。

    “有想要去的地方么?”洛云帆相信她是真的没有想好,不然也不会先落脚到这种小旅馆里来。

    “没有!”

    “不如——”洛云帆将黑眸注视上她的脸,笑的温煦“跟我一起去法国吧,那是一个很浪漫的城市,我们可以在南部去买一块地,造一间房子,在四周种上花草,有自由的空气跟用不完的发呆时间,怎么样,很不错吧”。

    他的眼中充满了期待,对她的期待。

    唐暖央看着他,清冷的笑笑“不怎么样!我既然离开了洛家,跟洛家脱离了关系,我就不会再跟任何一个姓洛的人有来往的,跟你去法国生活,我成什么人了,我觉得我跟洛君天结束之后,会跟你开始么?”

    “你是怕被别人知道?放心,没有人会知道的”。

    “就算没人会知道,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因为你比洛君天还要恐怖,最重要的是,我对你没有那种感情,所以洛云帆,你走吧,我的人生由我自已做主,不要再来干涉了,我会很反感”唐暖央不给他任何的希望跟幻想。

    她不容易从洛家出来,她永远都不会跟姓洛的人再扯上瓜葛。

    洛云帆轻声的叹息“哎——,就这么对我反感么?暖央,我喜欢你,你知道么?”他相信,这事她心里已经非常清楚了。

    唐暖央也不回避“我知道,我谢谢你的喜欢!”

    “那你觉得男人会这么轻易的放走喜欢的女人么?就算你不跟我去法国,我也会一直跟着你,直到你停留在我的怀里”洛云帆将自已对她的心意完全的告诉她,因为现在她是自由身,他已经有资格去追求她了。

    “不会有这一天的,在未来我是会再结婚生子,但是这人不会是你,这么说吧,我要找一个不知道我过去的男人,他可以长不帅,可以没钱,但是一定要发自内主的温暖阳光,以此,来温柔我的岁月”唐暖央微笑着,向往的说道。

    洛云帆目光变的深邃,凑近她“那个男人为什么不能是我,我不够温暖么?”

    “你——”唐暖央脸上的笑容未减,只是变成了讥笑“我不知道,但阳光之下,心灵应该是透彻的,而你呢,阴暗面太多了”。

    “暖央,我不是没有阳光,但我只为你绽放,试着接受我,不可以么?”他凑的更近,声音更加低沉,似要吻她。

    “不可以——”唐暖央将他推开“我现在没有谈论感情的兴趣”。

    在洛君天身上受的伤,不是那么容易痊愈的,爱情,是她再也不敢去触碰的东西。

    “没关系,我可以等,反正我也等了很多年了,如要你想要再爱,就选我吧,因为只有我才会真心对你好”洛云帆的黑眸中是浓烈的感情,是他一直压抑在心间,对她的爱。

    唐暖央被他的炽烈给吓倒了,跳下床,打开门“请你走吧,我要睡了”。

    洛云帆站起来,走到门边“亲爱的,我就住在你的隔壁,不要想半夜溜走,四叔会魔法,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我不需要逃,你有喜欢我的权利,我也有不喜欢你的权利,出去——”唐暖央火大的出手将他推出去,把门用力的关上。

    洛云帆靠在被她关上的门上,头微微抬起,笑的落寞,她关起了心门,将他拒绝在外。

    唐暖央也靠在门上,悠悠的呼出一口气,好险哪!

    躺下后,她更加睡不着了,想着自已的未来就那样子给国洛云帆缠上,就觉得恐怖,少了一个洛君天,却多了一个洛云帆的日子她可不想过,起床快速的收拾了行李,想着,不管能不能走掉,先试试看再说。

    打开,房门,她踮着脚向外移动着,边观察的四周,边向着楼梯走。

    到了楼下,前台的老板也昏昏欲睡的模样,电风扇在不断的扇动着,墙上的电子钟哒哒哒的响着,她悄悄的从前台边经过,推开门出去了。

    一口气走了很长一段路,在确定没有人追上来,她才完全松懈下身体,额头上,身上,已满是汗水。

    她随意的抹去,回头看向远处的旅馆,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洛云帆,你也不过如此嘛,吓死她了,以为他在外面布了重兵。

    旅馆里,洛云帆躺在床上,笑意在嘴边泛开,小傻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逃走了么,天地再大,也全在我的掌心。一周过去了。

    洛君天每晚都难以入眠,漫长的仿佛白天不会来临一样,他想念她,非常非常想念,想念她冷冰冰的声音,想念她跟他斗气的时候,那股子凌厉的模样,想念她一切的一切,好的坏的,他都发了疯一样的想念。

    睡至半夜,他跳下床,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找她是不是有落下什么重要东西没拿走,他好找借口让她回来拿。

    将整间卧室翻的乱七八糟,将她的柜子也翻了个底朝天,在柜子的最低下,他发现藏着一张照片,他欣喜若狂,拿起来看,竟然是他们的合照,中间被撕开着,又被粘上了。

    这是什么时候照的?!他怎么不记得了,照片里的她笑的很灿拦,他却面无表情,他伸手抚摸她笑盈盈的脸,她什么时候也拥有过这样的笑容呢,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发现。

    坐在地上,他凝视着她的笑容,胸口阵阵的闷痛着。

    他真的快要疯了,唐暖央,你这坏丫头,,,

    凌晨3点,他实在忍不住了,给她打电话,不过在响了几下之后,就被挂断了,不甘心的再次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他像傻瓜似的,又重复打了好几次,才沮丧的放下手机。

    “可真是绝情的女人,我不过是想打给她,让她把衣服拿走嘛,不要就算了,,,,”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他自言自语着,绿眸中满是悲伤,却还要嘴硬,为自已辩解。

    清晨,洛宁香哭着来到洛君天的房里,看着这满地的狼藉,好似小偷光顾过似的。

    “哥——,你在么?”

    洛君天从更衣室出来的,身上还是昨晚的睡衣,看上去没有精神的样子,看妹妹哭的眼睛都肿了,他疑惑的问“你怎么了?”

    洛宁香鼻子一酸,扑到他怀里“哥,斯耀他要跟我解除婚约,他,,,他说,他不爱我了,呜,,,哥,我不要解除婚约,我喜欢他,我好喜欢他,你帮我留住他好不好,他现在正要收拾行李,他要走”。

    “别哭了”洛君天摸摸妹妹的头,笨蛋,那人从来没有爱过你,他只是在利用你,来到唐暖央身边而已。

    唐暖央,这会你要跟你的情人双宿双栖去了么。

    洛君天握紧了拳头,冲到洛宁香的房间。

    安斯耀已经整理好了行李,准备要走,看到洛君天,他略带嘲讽的微笑“洛总,这些日子多谢洛家的款待了”。

    洛宁香冲进来,拉住安斯耀的手“亲爱的,你不要走,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会改的,你不要走好不好”。

    “虽然对你很抱谦,但是我无法再欺骗自已的心,以后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安斯耀拉下她的手,晚一个星期走,已是他最大的仁慈了,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逗留了,他要找到他心底的那个女孩,跟她重新开始。

    洛君天冲过去攥起安斯耀的衣领“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