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一回来就干禽兽之事!

一回来就干禽兽之事!

    “卑鄙无耻——”唐暖央骂道。

    现在夜深人静的,她真的害怕这个什么都敢做的男人会突然对她做出什么来,这里附近又全都是田地,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

    “这14年来,你是第一次这么骂我,说真的,我挺伤心的”洛云帆低着头,幽幽的叹息,似真似假,让人无比分辨。

    站在感性这一面,唐暖央有些动容,而站在理性这一片,想想他假扮魔术师,接近她,轻薄她,耍她的这一段,她又坚决不能信任这个男人了。

    而最终还是让理性占了上风惚。

    “别装模作样了,是谁先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的,我尊重你,视你为知已,因为你我同是被洛家排挤的人,所以我懂你的痛,你也懂我的痛,我以为,我们应该是心心相惜的,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你跟我不是同一类人,你的野心有多深,有多大,我无从得之,也不想管,只要别把我卷进来就行,任你跟洛君天去斗个你死我活,我都不管,以后,即使我还呆在洛家,我也是安安静静的呆着,跟不存在一样,而你,也不要再跟我来往密切,我们就各自为营吧”她对他很失望,今天趁着这个机会,跟他做个了断也好。

    洛云帆听完她的这一席话,沉默了好一会不说话。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让人看透,也在一种生存之道温。

    “暖央,我记得你刚刚来洛家的时候,总是喜欢趴在窗口看月亮,每次一看就是几个小时,知道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么”他悠悠的开口,仰着头,望着天空。

    唐暖央冷笑“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会魔法,说不定,你当时正在想,真是个笨蛋,月亮有什么好看的”。

    “呵呵,,,,”洛云帆一阵悦儿的低笑,不张狂,不拘谨,随意之中带着慵懒感,能把人潜伏在人心底的那根弦拨起。

    “笑什么笑,有话就直说,别阴阳怪气的”唐暖央不可否认,他声音很好听。

    “我在笑你啊,在洛家这么多年,心里也多了不少的阴暗面,其实我当时只是想,她的脖子不酸么,要不要去扶一扶,那样的话,她就会轻松一些的”洛云帆笑意柔的像天上的云。

    唐暖央心里一软,没有再说话。

    她无法去马上感动,但也没有办法去马上否定这股柔软,可能是她现在太需要有个人来温暖她的心,真或假,好像都不重要似的。

    抱着双腿,她也抬头望着天空,那时候的心情,因为太痛苦,所以至今仍旧是刻骨铭心的,她不是上会因为痛苦就选择逃避的人,反而会随着岁月而愈久弥新。

    “可以告诉我,这月亮究竟有什么好看,为什么能看二个小时?”洛云帆非常不解。

    “不是月光好看,而是想逃避事实,望着月亮就不会想那么多了,想哭时,眼泪也不会流出来了”唐暖央不由的就回答了他,这是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原来这么简单,我却想了很久都想不到”洛云帆恍然明白的点头。

    “这人世间往往就是这样,把简单的事情想的越复杂,离真相就越远”唐暖央目光自月亮上移开,投到无边的黑暗世界,渐渐涣散,失去焦点。

    唇上一凉,尝到了咸味,才惊觉是眼泪掉了下来。

    肩头沉了沉,洛云帆的手搭在了上面,她挣扎着怒视他“放开你的手——”

    “你再动的话,小心我狠狠的吻你”他用暖笑威胁她,说是威胁,更像是玩笑,一个一定会做的玩笑。

    唐暖央被他占过不少便宜,所以她知道,他不是说着玩的,考虑到现在处境,她停止了挣扎。

    洛云帆板着她的头,降其压在自已的肩膀上“我大方点把肩膀借给你靠”。

    “我不稀罕”唐暖央想把头抬起来。

    他突然又说“我忽然觉得这夜深人静,孤男寡女的,很适合做些***的”。

    唐暖央猛的就不敢动了。

    因为她知道他又是在威胁她,这卑鄙小人,除了威胁,他还会什么,洛家,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洛云帆不管她心里怎么想,只想要她此时此刻不忧伤。

    唐暖央靠着靠着,有些犯困,她努力让自已不睡着,她提醒自已,靠着的不是石头,而是定时炸弹。

    但尽管这样,她最后还是抗争不过睡意。

    次日醒来,他人已经走了,床头放着一部手机,里面只有一个号码。

    *****

    洛君天在梦中惊醒,满头大汗的套上衣服,脸也不洗就立刻离开家,他做了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梦,他梦到唐暖央把头一点一点的泡到水里,她对他阴冷的笑着,嘴里轻声的念叨着,你永远也不会找到我了,永永远远,,,,,

    他从前不懂永远是一种什么心情,现在他懂了,永远是一种令人绝望的报复。

    开车在的城市外的边沿的小镇上面找,从早到晚,像是疯了一般的不停从车上上下下,来回的循环着这个步调。

    老爷子的病似乎是更重了,医生说,就在几天了。

    人老了总要到这一步,洛远山已经不畏惧了,但是他现在唯一不能闭眼的是,不能完成恩人的遗愿,他死都不能瞑目啊。

    蒋瑾璃自那天离开后,第二天中午,就接到老爷子的警告电话,让她不要再跟洛君天来往,并且告诉她,唐暖央即将怀孕,为洛家,为洛君天生下孩子,以后母凭子贵,地位是无示撼动的。

    对她来说最晴天霹雳的不是老爷子的电话,而是唐暖央即将怀孕的事,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唐暖央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生孩子,且近日来与洛暗天造人积极,说不定肚子里面已经怀上了。

    她要想办法阻止唐暖央怀孕,如果她有了孩子,君天就会彻底的倾向唐暖央,可是这种事,她要怎么阻止呢的,,,,

    二天的时间又过去了。

    唐暖央也已经基本整顿好自己的心情了,报纸上随处可见洛远山病危的消息,她没有打电话给洛云帆,主动回的家。

    满世界都在找她,而她却自已主动回来了。洛君天人在外面,接到家里打来电话说,唐暖央回来了,他立刻赶回家,看到宁静的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他喜出望外。

    他没有说任何话,冲进去就将她抱住了。

    “去哪里了?”他不敢用质问的语气,好不容易,她是主动回来的,他哪还敢对她凶。

    “一个有新鲜空气,又没有你洛君天的地方”唐暖央淡淡的回答,不回应他的激动,把心封的死死的。

    这样的回答,让洛君天心里非常不是滋味“那为什么又回来了?不干脆点逃的更远呢?”

    “你就当我是贪图洛家的钱吧,一想到你,我就永远不想回来,可一想到钱,心想还是忍了吧,所以回来了”唐暖央冷笑着说道,一副世俗的模样。

    洛君天松开她“什么?”

    “爷爷不是快要死了么,他不在了,你也自由了,我也自由了,除了夫妻关系,我们就各自过自已的生活吧,我不再管你的风花雪月,你要跟谁在一起都可以,开心吧”唐暖央站起来“对了,从今以后,我会单独睡到隔壁房间去了”。

    她往更衣室走去,收拾自已的衣服,准备搬。

    洛君天握紧了拳头,冲进更衣室,将她的行李箱推翻在地上“你既然为钱回来,那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你以为想搬就能搬么,没有我的允许,你只能睡在这里,跟我一起睡”。

    望着扫落一地的衣服,唐暖央清冷无比的笑了,抬头看他“何必如此呢,你难过还没有过烦互相折磨的日子么?你有虐待人的倾向,我没有被你虐待的喜好,现在,我放弃了,你应该敢到高兴”。

    她弯腰去捡衣服,一件一件的捡进箱子里。

    洛君天呼吸变的踹急,突然间,他蹲身将她压在地上“我还没烦,没有你唐暖央给我欺负,我觉得日子过的太无聊了”。

    “别发疯了,让我起来——”唐暖央推着他,不让他靠近。

    “好几天没有要你了,我很想你,所以我不让你起来”洛君天压下身就强行吻住她,把这些天对她的思念还有担忧,全都吻下去。

    唐暖央摇晃着脑袋“唔,,,,,”她不要跟他接吻,打死也不要。

    两人身上单薄的衣服,让交叠在一起的身体更加紧密,他的腹部在不断的绷紧,那里变的已坚硬如铁,她现在太冷了,他好想好想进入她的身体,去体会一下那柔软温热的包裹,他急需这种体验。

    他的手扯下她的裤子,抚摸着她的大腿,将指间探入那茂密的黑。森林之中。

    唐暖央惊张大眼睛,他想干什么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但是她不想,一点也不想,可嘴巴被他堵着,双手被他钳制着,身体被他压着,男人强悍的力量,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他的手指撩拨着她的***,逼着她投降。

    “咚咚,,,,”门外的敲门声响起洛云帆的声音“君天,暖央,老爷子快不行了,他要见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