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猪狗不如!

    豪门童养媳,猪狗不如!

    “哦——,原来在那里啊”洛君天内心震动着,心情非常的失落,因为他真的没有想到她会去哪里,连伤口也不处理,就去到那么冰冷的地方。唛鎷灞癹晓

    “是啊”洛云帆应的云淡风轻,可漩涡中的黑气,已凝成把把的利刃。

    洛君天无心去留意他的表情,看过众人,略显无力的说“你们都先出去吧”。

    站在房间里的人,陆续的全部退出,安斯耀跟洛云帆分别深深的望了一眼躺在床上,额头缠着纱布,脸色苍白的唐暖央,最后离开,房间,他们都是想要拯救她的人,都想要让她离开洛家,活的快乐的人。

    房间里变的静悄悄了,洛君天走到床边坐下来,凝望着唐暖央没有生气的脸,刺鼻的酒味传来,是一种劣质烧酒的味道,度数相当高湎。

    想像着她喝着烧酒独自坐在墓地里的场面,是那么凄凉,他的心隐隐作痛起来,伸出抚摸她的伤口,他的心如刀绞,这伤仿佛已转移到他的身上。

    ******

    一整夜,他就在床边守着她,想着如果她在梦中皱眉的话,可以为你抚平忧伤黑。

    唐暖央头痛欲裂的醒过来,看到熟悉的大吊灯,她恍惚的睁着眼。

    “暖央,你醒了么?”洛君天抬起头来,看到她睁开了眼睛,惊喜的说道,握住她的手。

    她转动着眼珠子,将手抽回,摸着自已的额头,她又闭上了眼睛,这个男人的声音,这个男人的面容,她都不想要看到了,一眼都不想,情愿变成聋子跟瞎子。

    洛君天见她是这个反应,心里不是滋味“暖央,是昨天我失手了,我没想把你推在地上,也没想让你撞到茶几上的,总之,这次是我的责任”。

    唐暖央无视他的话,心里有了一种抉择,张开眼睛,她的目光变的坚毅,努力的从床上爬起来,穿上拖鞋,朝着外。

    “老婆,你去哪里——”洛君天追出去。

    她望着前方,面无表情,当他不存在。

    “老婆,有事我们夫妻之间商量,不管是什么事都可以”洛君天拉住她的手,姿态对来说已经放的很低了。

    唐暖央甩了甩手,没能将他的钳制甩开,她冷凝着脸瞪着他,不说任何话,只是光瞪着。

    “能谈谈么?”洛君天泄气的说。

    她沉默,一动不动,黑白分明的眼眸里盛放着一股子坚冷。

    “对不起,是我错了好么,你受伤了,回去休息吧,大不了你说的任何事情你都答应你”洛君天真的拿他没辄了。

    他也有意识到昨天一整天对她的伤害,即使近来他真的有心跟她把关系变好,可还是有意无意的伤害到了她。

    “去死——”她的唇轻轻的动了动,声音自深渊中发出。

    洛君天呼了呼气,克制着怒火“别这样好么,我们之间可以好好谈的,你忘记我们还有赌约了么,振作起来吧,拿出你打不死的小强精神来”。

    唐暖央勾着苍冷的笑,他把说的天花乱坠也没有用了,她内心已经有了决定。

    洛君天好说歹说,唐暖央就是这样一副死人脸,最后他无奈的松开她的手。

    而他一松开,她就继续往前走了,朝着爷爷的房间走去。

    洛君天不知道她要去干什么,提步跟上。

    来的爷爷的房间前,她礼貌的敲了两下,得到里面的回应,才推门进去。

    洛远山看到来的人,忙说“暖央你怎么起来了,快去躺着”他边说边怒视着洛君天,这不争气的小子,怎么就哄不好自已的老婆呢。

    站到老爷子跟前,唐暖央开门见山的说“爷爷,我按受人工受孕!”

    洛远山惊诧,洛君天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说什么,她在说什么?接受人工受孕,她是不是疯了,不是死也不愿意躺到那冰冷的仪器上去么。

    “怎么突然改变主意呢”洛远山慈笑的问道。

    “我接受人工受孕,会为洛家生下孩子,但是爷爷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nb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猪狗不如!,第2页

    sp;“你说”。

    “我要回美国!你同意的话,我会一门心思生孩子,孩子出生后,洛君天可以把孩子带回洛家,至于我,除非我愿意,不然谁也不能命令我回来”唐暖央已经没有信心再跟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只要能够不看到他,让她做什么,承受任何的痛苦,她都愿意。

    洛君天愣在那里,心被狠狠刺痛,原来她又想要向5年前那样,一走了之,从他的世界逃离出去,,,,,

    这个女人的心,从来都是这么决绝。

    洛远山靠在那里重重的叹息,停顿了好一会才说道“暖央啊——,爷爷知道你心里很委屈,但是你说的那些,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残忍,怀孕的时候,你没有丈夫陪着,孩子生下来,一天天的长大,你身为母亲,你狠的下心让他离开你么,孩子没有母亲的陪伴成长的话,对他说来也是缺憾,所以,爷爷希望你能再考虑考虑”。

    唐暖央心里跟洒了一霜般的苍白酸楚“不用考虑了,残忍也好,缺憾也罢,相信,我的人生也只能如此了,请爷爷成全”。

    洛君天望着她空洞,麻木不仁的脸,拳头握拢,目光中满是郁痛“你不争取,怎么就知道没有转机呢,不用问爷爷,你的事我来做主,我不准你去美国,我不准——”

    他拽着她的手臂,粗暴的拉出洛远山的房间。

    洛远山坐在床上,又是一阵叹息,管家弯腰说道“老爷你看,其实少爷对少夫人还是有感情的,我还没有看少爷伤心过呢”。

    “你没有看过,我看到过,其实5年前暖央要走,他心里也是很难过的,只是君天他的性格太傲,经不起伤害,也不懂得用正确的方法去挽回,很多事情我都看在眼里,我知道这两个孩子心里是有对方的,哎——,真不知该怎么帮他们才好”洛远山心里很是沉重,他的身体他自已知道,没好久可以撑了,只有他们能好好生活的,他才能安心的离开。

    “老爷,我说句不该说的,我觉得,少夫人要去美国的事,你就交给少爷处理吧,你若是答应了,那少爷心里除了伤心跟无奈之外,别无他法,只会更加恨少夫人,倒不如把权力交给他,让他们夫妻两人好好谈,没沟通才是最重要的”。

    洛远山沉思了片刻,微微额首。

    唐暖央被洛君天拖出房间,不管不顾的直往楼上拖,他的力气大的惊人,完全不给她挣开的余地。

    “放开你的手——”唐暖央对他冷声怒吼着。

    “不放,死也不放,我说不准,就是不准,别说美国,洛家大门你都别想出”洛君天心里难受极了也害怕极了,把手握的更紧。

    唐暖央恨极的轮起拳头去打他,眼神突爆“天涯海角,没有你洛君天的地方,哪怕是地狱,我也能呆,,,”

    洛君天的心又被她狠恨的刮了一刀“好极了,既然跟我这么痛苦,那我就偏要把你绑住,别说是地狱,你连死都别想死”。

    “你这魔鬼——”唐暖央一巴掌挥向他的脸,吼的歇斯底里。

    洛君天一把钳制住她挥来的手“魔鬼也好,混蛋也好,唐暖央,这一次你哪里也别想去,哪里都别想,,,,”

    唐暖央喘息的看着他,泪水疯狂的流下来“你究竟要怎么才能放过我,你杀了我吧,把我杀了吧——”

    他们激烈的吵架声,引的三楼的人,全从房间出来。

    安斯耀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唐暖央,心像是破了个洞。

    “哥,嫂子,你们别吵了”洛宁香穿着睡衣,看到吵的这么激烈的两人,开口劝了一句,她开口了,其他人才敢附和着开口。

    而洛君天当他们完全是空气,现在他的眼中,他的心里,全是眼中这个女人,她的哭泣,她的崩溃,还有她宁可死也要离开他的决心。

    “别做梦了,你连死的资格也没有”洛君天的声音阴冷潮湿晦暗的仿佛是死神,让人不寒而栗。

    安斯耀在那里拳头的寸寸收紧,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他走过去,拉开洛君天的手,把唐暖央护在身后“大哥,嫂子还是病人,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滚开——”洛君天见是安斯耀,绿眸精冷。

    “大哥,你现在很不理智,不好意思,我不能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猪狗不如!,第3页

    把大嫂给你,宁香,你先带大嫂到我们房间,让大哥自已好好冷静一下”安斯耀暗暗的握了握唐暖央冰冷的手,把她推向洛宁香。

    洛宁香很听安斯耀的话,他这么说,即使她无意帮唐暖央,也只得照着他的话做“嫂子,放到我们房间躲一躲吧”。

    唐暖央现在别无退路,只要能摆脱洛君天,她哪里都愿意去。

    洛宁香小心的扶着唐暖央去房间,洛君天,怒气冲天“洛宁香,你给我站住——”

    他眼看着就要冲过去,安斯耀一把挡住他“大哥,你不能过去”。

    洛君天杀气腾腾,攥起安斯耀的衣领就一拳揍下去“凭你也敢干预我的事”。

    安斯耀脸上吃了一拳,转眼的就以牙还牙的打回去“你以为自已高高再在,我不这么认为,我可不靠你吃饭,对待自已的老婆都能下手这么狠,这样的人,在我看来,猪狗不如”。

    后面的人全都倒抽一口凉气,这安斯耀竟然敢骂表哥猪狗不如,胆子也太大了!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