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幸福被撕裂的地方!

幸福被撕裂的地方!

    豪门童养媳,幸福被撕裂的地方!

    他的手伸过去,想摸她的额头。唛鎷灞癹晓

    唐暖央条件反射的往洛君天身边靠了靠,拉住他的手臂,强制镇定的说回答“我没事!”

    她的这点小举动,冰凉了两个男人的心。

    而洛君天心里面却暗自开心起来,他顺势揽住她的腰,对洛云帆说“四叔不用担心,主要是晚上运动过量了”。

    “哦,这样啊——”洛云帆温润如水的笑容中,别具深意湮。

    这种深意,只能唐暖央才懂,因为只有她才知道,他的真面目,一个恐怖至极,城府极深的人,光是看他现在这样,料谁也想不到昨天那个邪恶张扬的魔鬼也是他。

    她胜至于觉得的,昨天是自已弄错了,她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可能跟昨天的是同一个人呢。

    安斯耀一直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暖央跟洛云帆之间不太对,之前在年会上,还有出院那次,她都对这个四叔都是亲近有加的,而今天显然不对,她似乎,,,,在惧怕他砾。

    虽说这个形容有点可笑,暖央不是一般软弱的女人,可是他确实感觉到她在害怕。

    “老公,我今天想到外面跟你单独吃早餐,可以么”唐暖央只想逃离,这个快让她窒息的地方。

    洛君天心里虽也隐约觉得她今天的反常,但仍旧笑着答应“老婆难得提要求,我当然得到答应啊”。

    “那走吧”唐暖央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行,现在说走”洛君天搂着唐暖央,向外走。

    走出一段路,背后突又传来洛云帆的叫声“暖央——”

    唐暖央顿住步子,洛君天明显的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原本柔软放松的身体变的僵硬。

    她转过身“还有事么,四叔?”

    洛云帆抬起自已的手“我想跟你说声谢谢,你帮我挑的尾戒很好看,我很喜欢,说不定以后我妻子带着也会正好呢”。

    心中一震,唐暖央半天没找到自已的声音。

    妻子?!他对她抱着这种想法么。

    洛君天环在她腰上的大掌,因为怒气而微微收拢,这女人,她难道不知道戒指是不能随便乱送的东西么?

    唐暖央被洛暗天握的我有些喘息不过来了,她知道,洛云帆是故意这么说的,颤抖的抿抿唇,她镇定的扯出笑意“喜欢就好!反正我也是从地上捡来的,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也不想要,你就当我是在借花献佛吧”。

    洛云帆如沫春光般的暖笑,更是怡人“嗯!不打扰你们了,快去吃早餐吧”。

    洛君天带着唐暖央转身,脸就变的阴沉发黑。

    走出门外,坐到车里,洛君天就发作了,他咬牙怒视着她“唐暖央,戒指是怎么回事,给我解释清楚”。

    “就像你刚才听到的,之前四叔说想买个尾戒戴,那天我在花园无意中捡到一枚,想来自已也用不上,就随手给他了”唐暖央当没事人一样的回答。

    “如此简单纯粹么”洛君天有些不信。

    “不然你以为有多复杂呢,我总不能编没有的事来满足你的猜疑心吧”。

    洛君天眯着精锐的绿眸,盯着她看,以证实真伪。

    因为她说的有一部分是真的,所以她也并没有那么心虚,加上她这么多年修练的定力,应该能应付过去的。

    在他似能透射她心脏的目光下,她缓慢而沉着的呼吸着,眼睛不逃不避。

    这样大约过了一分钟,她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他终于移开了视线,将车子发动。

    唐暖央把头转向窗外,非常轻,,,非常轻,,,的吁出了一口气,后背已全部湿透了。

    *******

    洛君天带她来到位于半山的高级餐厅吃早餐。

    在清晨凉爽的空气中,他们坐在被鲜花与绿色藤蔓所围绕的**空间中,转头遍能看到整片山林的美好风景。

    吃着精致而美味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幸福被撕裂的地方!,第2页

    的早餐,呼吸着清新怡人的空气,与他单独相处着,就算什么不说,也让她觉得内心富足安定。

    “胃口好像很好嘛”洛君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可能是我饿了吧,这么美的地方,你经常来么,老板跟你好像很熟”心情放松,气氛也好,唐暖央也对他展露轻柔的笑意。

    “算是来的比较多吧”洛君天有些含糊的说道。

    “真是会享受生活”唐暖央说着,侧过头去呼吸新鲜空气了,脸上是惬意的笑容。

    餐厅的老板走过来,因为唐暖央很少出现,所以他不认识她是谁,只以为是洛君天的新欢“洛少爷,吃的还满意吧”。

    “不错!”洛君天随性而笑,从皮夹中摸出卡来结帐。

    老板接过卡,走了几步,又回过头说道“洛少,瑾璃小姐喜欢吃的黑松露到了,下次记得带她来尝尝”。

    洛君天下意识紧张的看了唐暖央一眼,笑的有些不自然“好!”

    唐暖央侧着脑袋,心情跌落在谷底,真是阴混不散,哪里都有她的存在!

    清新空气顿进稀薄如刀,呼吸一下遍刮痛她一下,原来她觉得美好的地方,是他们约会的老地方,她坐的位置,是蒋瑾璃所专有的,他们清晨一起醒来,然后到这里来吃早餐,甜甜密密,纵情的享受人生。

    最可笑的是,她竟天真的以为,她是他第一次带来的。

    她从来不是他的独一无二,这两天,是她太得意忘形了。

    她不动也不说话的样子,明显是心里不舒服了“这个地方,我最近不常来——”洛君天试图解释些什么。

    “该去公司了”唐暖央拿起包包,低头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转身。

    “心里不舒服就说出来,何必憋着呢”洛君天不喜欢她不声不响的模样,更加不喜欢她装大方,隐忍的样子。

    唐暖央定住,走回来,走到他眼前“那你想我想怎么样,将这里一把火烧了泄愤么,你们还有成千上万个幽会的老地方,难道我要把所有的地方餐厅跟酒店都烧了么,婚姻算什么东西,青梅竹马的爱情才伟大呢,你们有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够了,就足以打败我了,所以,我对你们无话可说”。

    单纯的伤心,是很痛很痛的,痛的她无力,痛的她难堪。

    洛君天坐在那里,努了怒嘴“早知道你这么介意,就不带你来这里了”。

    “说的对!要是我知道的话,我也不会来,我做人再不厚道,也不会搅乱别人温馨回忆,你想在多呆一会,那你就呆吧,我先下去了”唐暖央毫不犹豫转身离。

    走出餐厅,她捂着胸口靠在树上,心好痛,就连刚刚吃到肚子里的早餐她也想要吐出来。

    她不是经不过伤害与打击,只不过是他们约会的老地方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再不堪的场面她都经历过,但是那时她将自已的心裹的严严实实的,让她刀枪不入的,而现在,是在她内心幸福的时候,猝不及防捅了一刀子,让幸福变成一场天大的笑话,呵,,,她就是个笑话,天真到愚蠢的大笑话。

    洛君天从餐厅出来,就看到她独自靠在树上,背影单薄,很孤单落寞,他的心里莫明的绞痛起来。

    他走过去,轻声的说“走了——”

    唐暖央收拾心情,转过身去“好”她大步朝着车上走,没有与他并肩走。

    下山的路上,她干脆直接把眼睛一闭,靠着假寐,窗边的风景跟他,都沾染着让她心痛的气息,她宁可闭着眼不看。

    感觉到车子停下来,她张开眼睛,对他礼貌的说道“谢谢!我先上去了”说话间,她已经把车门打开,脚也跨出去了。

    洛君天太了解她的个性,对他客气疏离,就是冷战的开始,这女人就是这样,从来不大吵大闹,其实最会冷战的人是她。

    他来到办公室,她已经有条不紊的开始一天的工作,给他泡咖啡,然后汇报一天的行程。

    “今天10点开股东大会,12点江氏的总裁约了你见面,,,,”

    “走近一些,我不听清”洛君天看她隔着办公桌又退了一米远,心情不爽,当他是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幸福被撕裂的地方!,第3页

    病毒啊。

    “听不到么,那我可以把声音说的大声一点”她几乎用吼的将刚才的内容重复“今天10点开股东大会,12点江氏的总裁约了你见面,下午二点,跟环亚签合约——”

    洛君天听的耳朵嗡嗡作响“够了,我现在命令你,立刻站到我的面前来”。

    “总裁有事请说,我不耳背”唐暖央淡漠的说道。

    “我说过来——”洛君天声音变的无庸置疑起来,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唐暖央深吸一口气,走过去站到他面前“总裁请说”。

    洛君天伸手将她扯到自已的大腿上“我是你老公,不是总裁,我现在就想要你”他不给她说不的时间,直接堵住她的唇,见她不肯张嘴,他直接往她裙内摸去。

    她一惊,很自然的就张开小嘴,任由他长驱直入了,他的舌头死死的绕住她的丁香舌,她想逃跑,他就吻的更深,双臂紧紧抱着她,固定在他的怀里,不让她跑,手轻轻的揉着她的发丝,像是在百般抚慰她,格外的温柔。

    唐暖央渐渐不在挣扎,那颗正在疼痛的心,也变的不在那么痛的,她能感觉到,他这是在安慰她。

    一阵手机的震动声响着,他不去理会,桌上的电话也响了,果断不看不接。

    直到,办公室的大门,被大刺刺的推开。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