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赌约!

    豪门童养媳,赌约!

    唐暖央闭着眼不睁开来,她听到了,听到他的话了,他认为挺好的么?

    可她觉得一点也不好,她不要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不要争风吃醋,不要伤心断肠,一张床只能两人睡,多了一个便会窒息而死。唛鎷灞癹晓

    看她不回答,他撩开她的头发,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他的目光也在瞬间变的温柔起来“唐暖央,我近来才发现,我已经习惯了有你”。

    蝶翼般的睫毛轻轻的扇动了一下,她的心房动了动,已经,,习惯了有她?湮!

    这句话是什么的意思?

    不是爱只是习惯么?

    看时间,已是10点半了,敲门声响了两下“少爷,时间到了!聚”

    “我马上拿出来”洛君天抽了一张纸巾,在唐暖央的腿间擦了一下,揉成团,穿上睡衣,给她盖上被子遮起春光,提步走了出去。

    门外,管家跟杜医生站在那里等。

    洛君天把纸团递上去,杜医生立刻就拿出一张透明袋子接住,封好,放到随身携带的箱子里,好像警察到现场取证一般的小心仔细。

    “少爷,那我走了”杜医生微笑着离开。

    洛君天回到房里,看到唐暖央由趴着变成侧身而睡了,心想,不会是她根本没有睡着吧。

    看了她一会,也不见她有别的任何动作,想来刚才是门外的声音惊扰了她吧。

    他走到床边,关了灯,撩开被子的一角,平躺在床上,睡着睡着,他侧身抱住她,软绵绵的身子,抱在怀里似乎也挺舒服的,还不赖。

    黑暗中,唐暖央缓缓的张开眼睛,眼珠子向前一边瞥去,他在抱着她么,这种感觉竟然像是梦境般的完全不真实。

    *****

    第二天,清晨。

    “少爷,这是老爷特别为你准备的早餐”。

    这早餐不是每天都由厨房安排的嘛,怎么他的早餐,是爷爷让特别准备的。

    餐厅里其他已经在吃早餐的人,心中也是诧异。

    佣人把盘子放到洛君天面前,打开银色的罩子,里面有一大堆的食物,牛肉生蚝,还有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满满的装了一盘。

    洛君天看的皱起了眉头,这一大早的,会不会吃的太荤了。

    “给我拿走,换成正常的食物”。

    “对不起少爷,这是老爷特别请人给你调的,说是,,,说是,,,”

    “说是什么?别吞吞吐吐的”洛君天极为不悦的皱起眉,一大早就搞的他没食欲。

    佣人顶着压力说道“说是用来给少爷补肾壮阳用的”。

    此话一出,餐桌上不少人都惊的喷饭,想笑又不敢笑。

    洛君天脸色发青,握着拳头,在心里怒吼,死老头,你存心想整死我是吧!

    “表哥,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跟你换吧,我的还没有动过呢”洛子赫讨好的说道,把自已那份放到洛君天面前,把他这份端过来。

    “你这么做,不怕爷爷知道了,宰了你么?”洛君天冷漠的瞥了他一眼。

    洛子赫顿时冷汗直冒“那,,,,”

    “算了,你吃你的,把我的端给我”。

    “是,表哥,对不起,我不该自作主张的”洛子赫立刻换回来,心跳的很块,表哥的喜怒无常,真的很恐怖。

    洛君天痛苦的吃着这份补肾大餐,唐暖央就在那里幸灾乐祸的笑。

    门外又进来两人,是洛子龙跟洛云帆,唐暖央的神经为之绷紧,来了,是不是他,马上就能见分晓了。

    他们坐下来,佣人就立刻把早餐端上来,放到他们面前。

    唐暖央很自然的抬起头,把视线落在洛云帆的左手上,霎时,她张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他的手上干干净净的,一点痕迹也没有,不要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赌约!,第2页

    说那么大条的抓痕了,连蚊子盯的小红点也不的见一颗,整只手光洁的犹如从鸡蛋壳了剥出来一样。

    她眨了眨眼睛,凌乱了!

    洛君天在那里慢慢的咀嚼着,察觉到唐暖央紧盯着洛云帆已经很久了,怒气在胸口中汇聚,,,,

    洛云帆抬头,对上她的眼睛,见她一直盯着看的方向,不由的笑了“暖央,你想吃四叔的早餐么?”

    “不是,不是——”唐暖央低下头,太奇怪了,不是他会是谁?

    “一大早就奇奇怪怪的”洛云帆摇头笑着,继续吃早餐。

    唐暖央吃了几口,又去其他人的手,诧异的发现黎圣卿的手上倒是贴着创可贴。

    这个人?靠着洛宛馨吃软饭的男人?

    她的脑子这下子真的有点昏了,想到魔术师可能是他,她真想笑。

    搞什么鬼?洛君天一直在注意她,一开始紧盯洛云帆,这会干脆把他们洛家的男人全都看了个遍,就是不看他,这才是最为郁闷的地方。

    洛君天把刀叉重重的一放“当——”的一记响声,使得所有人都震了一下。

    “吃饱了没有”他看向唐暖央。

    “还没”唐暖央低头,慢条斯理的吃着。

    其他人都倒抽一口气,在老虎嘴上拔毛的举动,让人捏把冷汗。

    “那就快点吃”洛君天瞪着她,咬紧了牙。

    唐暖央继续一小口,一小口,不慌不忙的吃着,直到吃完最后一口,她擦了擦嘴,站起来“吃好了”。

    洛君天绷着脸站起来,扯过她的手,向外走。

    餐厅里的人有些看不懂了,要说他们关系不好吧,刚才都牵手了,要说关系好,这两人之间凶神恶煞,冷冰冰的表情,又不像是关系好,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门外,洛君天把唐暖央塞进车里,开出洛家。

    “看中哪个了?”

    唐暖央惊讶的转头,她观察的事情,他都看到了!

    “你当我是瞎子么,说说看,把我们洛家的男人全都看了个遍,谁最帅,谁最合你的心意?”洛君天嘲讽她。

    “都挺好的”。

    “什么?”洛君天吐血,不能置信的看她“难不成,你还都要么?”

    “我没你这么烂”唐暖央白了他一眼。

    洛君天勾笑“我看,你也差不多了,一个安斯耀,一个魔术师,还有洛云帆,你选的好么,来的及么”。

    “那你来的及么,一会模特,一会演员,还有不远千里也要赶去相见的头号情人蒋瑾璃,你来不来的及啊”唐暖央反问他,心里憋闷的紧。

    洛君天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不如,我们来赌一把吧!”

    “赌什么?”不知他又想玩什么花样。

    “比这一个月,谁的定力更好,不出去鬼混”。

    听完了,唐暖央在那里捧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哈哈,,,,你没发烧吧”她过去摸摸他的额头,自言自语“没烧啊,怪了——”

    洛君天不悦拉下她的手“你就说赌不赌吧!”

    “赌我倒是不怕,因为输的人肯定是你”唐暖央脸上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说的很是笃定。

    这股子坚定,让洛君天的心里舒服了一些“那也就是说,你接受这场赌约了”。

    “是!不过你要是输了,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唐暖央微笑。

    “要是我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件事,如果我输了,我也答应你一件事,谁也不得反悔”洛君天比她笑的还要灿烂,是一种挑战的笑。

    “好,没问题!赌约即时生效”唐暖央不怕玩不起,也不怕输不起。

    这是一场关于幸福与命运的赌博,因为人生中有那么多么不确定,是进还是退,连自已都迷茫的时候,只得用这种方式。

    *****

    中午时分。

    洛君天有饭局,是重要的生意伙伴,五天就已经约好的,所以在11点半,就已离开公司。

    唐暖央坐在办公室里,想着关于昨晚的事情,那面具男明明被她抓伤了,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能复元的,莫非还真是黎圣卿。

    看来,她很有必要,去问一问,看看那个伤口了。

    黎圣卿担任着公司采购部的经理,这会不晓得人在不在公司。

    考虑再三,她用手机传了条简讯给他,约他在天台见面,不稍一会,他就回复过来,说10分钟后见。

    她拿了手机,走出办公室,坐电梯直接上了顶楼。

    到上面,她只用了5分钟,站在天台边,她眺望着这座城市的风景。

    忽然,腰上多了一双手,把唐暖央吓了一跳,转头,看到黎圣卿的脸,厉声道“你干什么”。

    “宝贝,别装了,早上看我看的这么入迷,现在又单独约我上天台,你的心思我懂”黎圣卿自作聪明的笑着“表嫂,其实我第一次在洛家看到你,就被你迷上了,想不到你对我也有意思,表哥那么对你,总是让你独守空房,真是委屈你了,我来滋润你吧”。

    他可真想尝一尝洛君天的女人,那滋味肯定不会太差的。

    唐暖央真是无语了,用手肘子用力的顶开他“请我放尊重点!”

    黎圣卿吃痛的捂着肚子“是你主动来勾,引我的,还讲什么尊重不尊重,脱光了衣服,还不是赤诚相见”。

    “无耻,我约你上面,是有事问你,不是跟你做苟且的事情”唐暖央气愤的说道,这么下贱的人,绝对不会是昨晚的那个人,那人即使是邪恶,但不至于下流。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