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订婚宴上的面具男(万更新,相当精彩!)

订婚宴上的面具男(万更新,相当精彩!)

    豪门童养媳,订婚宴上的面具男(万更新,相当精彩!)

    “不要?现在说不要?你以为由着了你么”他的指间插的更是深,那紧紧的包裹的温暖与紧窄,由干涩渐渐变的湿润了,因狂怒而变的墨绿的眸,染起了情,欲,一呼一吸都变粗重。风云小说网唛鎷灞癹晓

    唐暖央挣扎着双手,只要手能获得自由,她才有机会逃。

    “别再白费气力了,没听那老头说么,没有他的允许,我们都不能下去,也就是说,今天没有人敢来敲我们的房门,安斯耀或是洛云帆,不用指望他们来救你了”他抽出手指,一条水色的银丝被牵扯出来,空气中顿时多了一股的欲,望的味道的。

    他把手指送到她面前“你看你那里多淫,荡啊,还说不要,来,尝尝自已的身体有多***”他将手指压在她的嘴唇上。

    她紧紧的闭着唇,摇着头躲开他的手指,表情痛苦峥。

    他疯了,他真的疯了,她该怎么办,,,,

    “不想尝么,那我来尝尝”洛君天阴冷的笑着,自性感魅惑的薄唇中,伸出舌头来,像品尝极品美酒般,轻轻的舔了一下。

    那动作,说不出妖娆诡异,像是暗黑的妖精,即危险又蛊惑,该逃离才对,心却已被牢牢的牵引客。

    唐暖央知道不能跟他硬碰硬,稳住慌乱的情绪,停止挣扎“洛君天,你这是家庭暴力,性,****,强,奸你知道么,放开我,现在你放开我的话,我就当没发生过”。

    洛君天嗜血冷笑“呵——,等我玩累之后,去告我吧”。

    “你若敢,我一定告”唐暖央虽然目光很坚定,但是她心里明白,这只是一句空话。

    “我还怕你到时没胆子告呢”洛君天望着她的身子,下腹肿胀,他优雅的脱下自已的衣服,在她面胶释放出那笔直而强悍的所在。

    唐暖央呼吸再一次紊乱了,盯着他那里,害怕咽了咽口水“洛君天,你给我松绑,我跟你玩,反正我光着身子,也逃不掉的”。

    洛君天猛的分开她的大腿,没有任何前戏,向前挺身,不给她任何机会。

    “啊——”身体内异物在瞬间填满的感觉,就像是被人强行捏着鼻子灌酒一样,涨的她好感受。

    在最初的尖叫过后,她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5年时间没有被侵犯过的身体,此刻被完完全全的占据了。

    以这样一种粗暴残忍的方法。

    没想到还是那么紧,宛若处子般的紧窒,无与伦比的舒畅,将洛君天的感官推至飘飘欲仙,跟他记忆中的那种***一模一样,这女人身体对他有着毒瘾般的致命威力。

    他放纵在她体内狂推猛进,至深至狠的占有她,他的心里满足了,可以一离开,就难受空虚的厉害,所以他只好一次又一次,像个疯子一样的折磨她。

    唐暖央已经分不清自已究竟是在反抗还是在迎合,一个有着正常生理的女人,在男人这个强悍的攻击面前,哪怕是对方是杀人犯,这一刻,也阻止不了那潮汐直涌云端的快意。

    只有心脏,因他的残酷无情,已没有跳动的迹象。

    ********

    窗外,夕阳西下。

    床上一片狼藉,狂欢过后留下的味道,浓烈到刺鼻。

    要么不做,做就要做到至死方休!

    唐暖央还被捆在那里,浑身虚脱无力,腿间有白色浓稠的液体,他没有做任何措施,***全在她的身体里,她会不会怀孕呢?

    洛君天休息了一会,过去解开她的手“好玩么?”

    “你玩的尽兴就好啊,还会来管我的感受么”手腕的被勒的青紫,看着惊心,她仍旧没有动,趴在那里,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当然要管,看着我——”洛君天翻过她的身体,压住她“我要你告诉我,跟我比较好玩,还是跟安斯耀比较好玩?”

    唐暖央很想很想为自已辩解说,她跟安斯耀之间的清白,可一想,她为什么要辩解呢。

    “那你先告诉我,是跟我比较好玩,还是跟蒋瑾璃比较好玩?”她以牙还牙,不惜用侮辱自已来侮辱她,她时常告诉自已,不要怕输,不然会输不起!

    &nbsp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订婚宴上的面具男(万更新,相当精彩!),第2页

    ;洛君天长眉骤然一紧,俊脸拉长“唐暖央,你喜欢每件事,都把瑾璃扯进来么?”

    “跟你学的!”唐暖央坦然的回答,挖到他的心头肉,他痛了么。

    洛君天冷冷的哼笑“学的好,但愿你能一直保持这么旺盛的战斗力”他翻身靠在一边,白色被子搭在他精壮的腰间,发丝凌乱,有几缕挡在他的深遂的绿眸上。

    唐暖央拉过一些被子,盖在身上,背过身去。

    房间里,变的静悄悄,她背着身,他平躺着,中间横着一道裂痕,以至于互相碰触不到,也体会不到对方的心。

    外面的天空已全部昏暗。

    洛君天撩开被子“我饿了,扶我下去吃饭”。

    “我很累,不想吃”唐暖央觉得冷,把被子拉的更高。

    “可我想吃,立刻起来,帮我去拿衣服,这是老婆应该要做的事”洛君天对着她的背影,就是一通霸道的喊。

    唐暖央觉得心烦,为免再听到这暴躁的声音,她果断的下床,走进****室,先找了件衣服穿上,又拿了一套他的衣服,回到房间,放到他面前。

    “穿吧!”

    “好像很不情愿”洛君天套上蓝色的居家服。

    唐暖央懒的理睬他。

    “给我穿裤子,我的腿还没复原,站不起来”洛君天好整以暇看着她。

    “站不起来?!那刚才做,爱的时侯,怎么就这么勇猛了?!”

    “奇迹吧——”

    奇你个头!唐暖央舔舔唇,拿起裤子,套上他那二条颀长的大腿,把拐杖拿给他,淡漠的开口“站起来吧”。

    洛君天站起来,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她的肩。

    唐暖央利落的帮他提起裤子,在给他拉拉链的时侯,手指不小心碰到他裤子里东西,顷刻之间,那玩意像是吹气球一般,迅速的壮大起来。

    她忙收回手,脸上泛红。

    “你这是在勾,引我么?”洛君天的大掌覆盖上她的臀部,揉捏着,将她压向自已。

    唐暖央的手抵住他的胸口“你干什么,不要是说饿了,要吃饭么”。

    “是你惹的祸,你要负责”洛君天的声音变的暗哑,腰间不断的压向她。

    唐暖央似无里的闭了一下眼睛,叹息过后,又睁开“是你让我帮你穿裤子的,我不会有意要碰的,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啊”。

    洛君天压制下被挑起的欲火,松开她,把手搭在她的肩头“下去吧——”

    ******

    餐厅里,洛家人正要开动。

    见唐暖央扶着洛君天下来,几个人抢着给他拉开座椅。

    洛宁香跟安斯耀都不在,明天是他们的订婚典礼,虽说琐碎的事都已办好,但是现场的布置情况,他们还是得到去看一看。

    洛云帆坐到洛海珍的边上,两人笑盈盈的在低声聊着什么,见他们进来,也只是以浅笑示意。

    看着文雅的洛云帆,唐暖央心想,四叔怎么会是魔术师呢,她真是想多了!

    随着洛君天第一个开动,其他人也陆续拿起了刀叉。

    “明天的订婚宴,老爷子也会去的,到时大家各自都要汪意些言行举止,他是最不喜欢没规矩的,到时被他责骂到了,大庭广众的,该有多难堪”洛海珍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大家陆续明白的点头。

    “三姑,明天瑾璃姐会去么”洛宛馨好奇的问。

    一说完,坐在边上的洛诗涵便轻踢了她一脚,用眼神示意她,不要那壶不开提那壶。

    洛海珍回答“应该是会去的,蒋家与我们洛家关系甚好,任何大小宴会,都会邀请,瑾璃是蒋老的掌上明珠,又怎么会不来呢”。

    洛宛馨笑着点头,心想,那明天可有好戏看了。

    这样的想法,不止是她,其他的人,也都是这么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订婚宴上的面具男(万更新,相当精彩!),第3页

    想的,但凡洛君天,唐暖央,蒋瑾璃同时出现的地方,都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只不过迄今为止,唐暖央没有赢过,所以这也是一场没有悬念的较量。

    唐暖央不说话,自顾自的吃着饭,又不是第一跟蒋瑾璃一起出现,有什么好怕的。

    *****

    吃过晚餐,大家各自离开,唐暖央扶着洛君天回房。

    “我不能洗澡”。

    “那就别洗了”唐暖央淡淡的看着他,回答的很干脆。

    洛君天不敢相信的扯笑“什么?”

    “不是说不能洗么,那就别洗了,我不会伺候你洗澡的”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她就知道他的意思,他的伤口已经没有大碍了,从白天干的那些事上,已经能看出了。

    “哈——”洛君天笑的大声“你不伺候?行,那我可叫别人来伺候了,到时,关于洛少夫人没有同情人,在家里不顾行动不便的老公,这样的新闻传的满天飞可不关我的事”。

    “你就卑鄙无耻吧,洗澡是吧,也不是难事”大不了,她就当在洗浴缸好了。

    唐暖央大步的走进浴室,给他放水,淌着浴缸里的水花,她想起明天安斯耀要订婚的事,不由的叹息“哎——”

    “今天晚上,估计你也是很难熬的,你的初恋情人明天就要跟我妹妹订婚了,你心里肯定不是滋味吧”自她背后,响起洛君天挖苦的声音。

    他像幽灵似的出现,吓了她一跳。

    他的话,让她想笑,不过她没笑,而且故作幽怨的说道“可不是嘛,心都要碎了,又一个我喜欢的人加入你们洛家这个冷血无情的家族了,真是他的不幸”。

    解释什么的都没用的时候,认了反倒有报复的痛快。

    “砰——”拐杖用力的敲击下瓷砖,那力道大的能震碎她的心房,他瞪着她,脸露狞笑“可惜,你们放不下洛家这坐金矿,走到这一步,都不容易”。

    “所以今后你要更加费心了,我,四叔,安斯耀,谁都有可能会来瓜分你的钱”唐暖央反击回去,站起来“水放好了,洗吧!”

    她说着往外走,她心里苦的已经一分一秒也呆不下去了。

    洛君天一把钳制住她的手腕“想要瓜分我的钱,就好好表现,妓女为了钱,就会分开大腿,而你呢,为了钱,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唐暖央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愤恨到望着他,咬着牙,泪光迷蒙的低吼“我会杀了你”。

    不想在他面前哭,她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大步的跑出房间。

    “唐暖央,你给我站住——”洛君天追出去,可惜他的腿现在不能跑,走不远,到门口,她人早就不见了!

    刚才,,,她好像哭了,她的性格向来坚毅,倘若不是真的太伤心,又怎么会哭呢。

    是他这次的话,说的太过分了么?

    还是说,她根本就在为明天安斯耀订婚而哭?!

    *****

    唐暖央一口气跑出别墅,站在院子里,蹲下身上,泪水漫过脸颊。

    心里实在太委屈,从美国回来到现在,哪有一天是快乐可言,但是若一直是痛苦与冰冷,久而久之,麻木了,也就不知道痛了,可是那他偶尔表现的温柔,让她的心重新变软变暖之后,又狠狠的捅上一刀子,这才会心痛的那么彻底。

    深呼吸,在洛家,连夏天的夜晚,空气也会变的稀薄!

    “叮,,,,,”

    寂静的院子里,发生一阵细微的金属落地的碰撞声。

    唐暖央以为谁来了,忙站起身来,胡乱的抹干眼泪,转过身去。

    背后并没有人,一点小小的银光,不偏不移的滚落到她的脚边。

    什么东西?

    像是一个小圆环,她弯腰捡起来,拿在手里,仔细的看,好像是枚做工精美的戒指。

    霎时,她张大了眼睛,朝着四周看去。

    “谁?!出来,快出来!”她轻声喊着,急步的向前走去,脸色变的严峻!

    因为她想起来,手上这枚银色的戒指,就是魔术师戴在手上的那枚银色尾戒,她之所以记得,是因为这只戒指的上面有非常別致的花纹,第一眼看到就感觉相当惊艳,所以才会记得那么清楚。

    也就是说,那名魔术师就在洛家。

    全身的汗毛刹时根根的浮起,似乎有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鬼魅,一直一直的跟着她,就在她的背后,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跑到别墅前,又仔细的看了前后左右,全都没有人。

    那么大的一个人,不可能扔下戒指就消失了?难不成他真不是人?又或魔术师真的魔法?!

    她的脑子乱轰轰的。

    突然间,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的往上看。

    一个黑影在二楼的阳台上一闪而过,转过身就要走。

    “不准走,你到底是谁?”唐晓宜恨不得上前几步抓住他,只可惜她不会飞。

    那人停下脚步,没有再动,背影隐藏在黑暗中,只能看清大概的轮廓,看不清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身材高大颀长,透着神秘感!

    “你是那个魔术师?!”唐暖央见他不出声,继续追问“你究竟是谁?四叔?安斯耀?洛君天?洛子龙?洛子赫?你说你到底是谁?”她胡乱的猜着,到最后几乎把洛家的男人都给猜骗了。

    那人把头微微的侧过来,勾了勾嘴角,而后消失在阳台上。

    “喂——,你别走”唐暖央喊道,情急之中,她快速的跑进屋里,跑上二楼的阳台,可却是空无一人。

    她从走廊上折回去,看到前面有个人影转弯过去了,她赶紧追上去,拉住他的手臂“站住,这下子你跑不住掉了”。

    被她抓着的人,也显然是被她吓了一跳,转过身来。

    唐暖央看到那人的脸,惊诧的张大眼睛“原来是你!”

    安斯耀轻皱下眉“嫂子,这是洛家,现在是晚上,你拉着我的手,不怕被人看到么?”

    “说,你为什么要扮成魔术师,觉得我很可笑么?耍的我好玩么?不是被我抓到的话,你还要故弄玄虚到什么时候”唐暖央气极了,就算当年她不告而别,伤了他的心,可这也过了好多年了,他到底想怎样。

    “唐暖央,你究竟在说些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安斯耀不解的讥笑。

    “5分钟之前,你在哪里?”唐暖央质问。

    “房间里!”安斯耀回答。

    “你不是跟宁香在外面嘛,什么时候的回来的?还是你一直没有离开?”这个也是疑点。

    安斯耀凝冷起脸来“我是回来拿东西的,你现在口气,好像是在盘问的犯人,我要订婚了,你就没什么话说么?”

    “没去过阳台么?是你就勇敢点承认吧”唐暖央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一定是他!

    “你到底让我承认什么?”安斯耀将她逼入死角,抚摸她的发丝“很快我们就能在同一个屋檐下了,每天抬头也见,低头也见,我要看着你笑,看着你哭,看着你在这个家里是如此沉浮的,直到——,离开!”

    他松开她,黑眸中的忧伤与阴暗,并驾齐驱着。

    唐暖央左右看了看,她要冷静,虽然说安斯耀很可疑,但是他们这样若是让别人看到了,就在洛家上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对不起,我好像搞错什么事了,你走吧——”。

    安斯耀收敛起情绪,站开一些“嫂子,明天穿的漂亮一些出席,有你看着我,我会幸福的!”

    说完后,他便提步离开。

    唐暖央握了握手里的尾戒,若是细心去想,安斯耀刚才的反应,一点也没有心虚的迹象,而且他的刚才的怒气,也与那魔术师站在阳台上时的那种淡定气质不相符,难道不是他。

    她的视线投向洛云帆的房间,四叔的房间,在二楼!

    反正已经站在这里,去看看也无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订婚宴上的面具男(万更新,相当精彩!),第5页

    妨。

    稳了稳心神,她提步走到洛云帆的病门前,抬手敲了二下。

    大概过了三,四秒,房门打开了,洛云帆很是意外的看着门外“暖央——”

    唐暖央看着穿着灰色睡衣,戴着眼镜的洛云帆,拿着书站在门口,这样的他,看起来更加平易近人了,跟魔术师那股子神秘邪恶的气质,完全是二种人类,搭不上边。

    “暖央,找我有事么?进来说吧”洛云帆让开一些身子,让她进来。

    “不,不”唐暖央摇头“我不进去了,四叔,你是近视眼么?”她记得他视力很好啊。

    “是平光眼镜,保护眼睛的”洛云帆温和的笑笑。

    “是该保护保护”唐暖央尴尬的笑笑,咬着唇,心想既然敲开了门,就试探试探他吧“四叔,刚才阳台的风,很凉快吧!”

    洛云帆诧异的笑了“咦,你怎么知道我去过阳台的?夏天的东南风吹来,是挺凉快的”。

    “你刚回来不久吧!”

    “怎么会,是傍晚的时候,看着夕阳下山,吹了一会风”洛云帆自然而然的笑着,而后宠溺的点了一下她的头“我知道了,你是想来叫我陪你去吹风吧,跟我不用拐那么大的一个圈了”。

    唐暖央看着他的脸,如此的温润,一举一动都非常自然,眼神也一直直视着她,没有丝毫回避,如果这是他装出来的,那他真是世界上最会伪装的高手,比洛君天,比安斯耀,都要来的恐怖!

    但是她宁可相信,他是那个温柔宁静,与世无争的四叔!

    “我没事了,就是来看看你,我走了”唐暖央结束谈话。

    “暖央,我看你一整天都奇奇怪怪的,有什么你可以跟我讲,我会替你保密的”洛云帆担忧的看着她。

    “跟洛君天生活,我想离神经病也不远了吧,走了”唐暖央自嘲着,随意的挥挥手,转身离开。

    洛云帆站在门口,摘下黑框眼镜,望着她,笑容轻轻的融化在脸上。

    ***

    走到三楼,唐暖央站在壁灯下,摸出那枚尾戒,抬起左右,沉思的套到小指上。

    究竟是洛家的谁呢?

    尾戒太大,在她的小指上晃荡着,她拔下来,不经心的套到无名指上。

    尽然正好!不大不小刚刚好!

    一瞬间,她惊的停止了呼吸!

    象征着洛少夫人的钻石戒指与尾戒并排倒在一起,唐暖央的心狂跳起来,怎么会这样的。

    惶恐的拔下尾戒,她有种想把它扔了的冲动。

    为什么她戴了会正好呢?是巧合还是精心安排?

    既然连她戴什么大小的戒指也会知道,那说明什么这个人对她很熟悉,而且是熟悉到无与伦比的程度。

    难道是洛君天?!

    不可能啊,他腿受伤上,跑不快,她捂着自已的脑袋,头痛的快要炸开来。

    进房间之前,她把戒指上小心的放进口袋里。

    推开,房间,洛君天靠在太妃椅上,脸黑的跟阎王似的。

    “去哪里了?”

    “院子里透气!”唐暖央淡漠的回答,快速的走进卫生间,将门锁上。

    她现在心里混乱的要死了,没有多余的力气跟他争。

    走进淋浴房,打开水龙头,她连衣服也没有脱,就钻进里面,任由那些水哗啦啦的流下来。

    她必要要让自已冷静冷静,好好想想这事的来龙去脉,魔术师出现的时间与安斯耀出现的时间吻合,可现在突然转移到了洛家,要说这时间,与四叔回来的时间吻合。

    而洛君天几乎不可能,不说别的,就说刚才,如果不是用跑的,一定会被她抓个正着,而那人也似乎料定,她一定抓不到,走的那么从容不迫。

    魔术师跟她玩这捉迷藏,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洗过澡,她拉了拉

    大家可以到

    豪门童养媳,订婚宴上的面具男(万更新,相当精彩!),第6页

    门,发现拉不开,他把门挡下了!

    门外,一只水晶拐杖横在的门上。

    洛君天躺在太妃椅上,看上去像是已经睡着了,她不是喜欢把门锁上不理他么,那么他就如她所愿喽。

    唐暖央垂下手,这样也好,拿了两块浴巾,躺到按摩浴缸里,安然的入睡。

    过了近3个小时,洛君天睁开眼睛,走到浴室门口,拿下拐杖,轻轻的转开门走进去,看到也早已在圆形的按摩浴缸里。

    他暗暗失笑,她还真是能随遇而安。

    ******

    第二天傍晚。

    洛家的车子统一出发,前往订婚宴。

    举办地定在郊外的度假山庄,是个像童话般同美丽地方,上千亩田野都种上的薰衣草与玫瑰花,走进那里,就能感受到一种浪漫唯美的气息,让每个女人都沉醉。

    车子从山庄的大门进入,浩浩荡荡的开到一栋淡紫色的别墅前,这种清淡的紫与田野里的紫色花朵遥相呼应,仿佛是用手掌托起的一颗明珠。

    车子一辆辆的停稳的,洛家人陆续从车上下来。

    唐暖央打开车门下去,藕色的紧身礼服,长及膝盖,头发干干净净的盘起,妆容精致,显得非常的端庄大气,脖间一条钻石项链,每一颗都重达10几克拉,这种耀眼的衬托,顿时让整张脸顿时熠熠生辉起来,她是洛氏的少夫人,这点程度的华丽,是必须要的。

    举目往着远方,田野里整满了着薰衣草,连绵到无尽头,说是回归自然,不过似乎有些整齐的过头了,真正的田野,才没有那么干净。

    “别看了,进去吧——”洛君天从车里下来,沉声说道。

    唐暖央转过身来,走到他上面,轻轻的挽住他的手,往里面走。

    外面看上去是童话般的美丽,里面就完全是奢华到了极致,是洛宁香喜欢的公主风,任何一样东西,她都要极度的完美。

    里面已经来了很多的客人,个个都是盛装打扮。

    远处,安斯耀跟洛宁香在接待客人,整个洛家,只有老爷子还没有来,因为身体的关系,所以只会在仪式开始的时候,出来露个面。

    唐暖央拿了两杯香槟,一杯递给洛君天。

    “陪我去跟宁香他们道声贺吧”洛君天望着穿着白色礼服的安斯耀,又看向身边的女人,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唐暖央回以淡笑,他心里再想什么,她知道。

    门外,又有一拨客人到了。

    蒋瑾璃在宴会场中,一身淡蓝色的长礼服,轻盈飘逸,她一进来就开始搜寻洛君天的身影了,这会看他们看到,还亲密的挽着手,心里不由的发酸。

    她端起甜美的笑容,向他们走去。

    洛君天带着唐暖央来到洛宁香跟安斯耀面前,他们也正好转过头来。

    精心打扮下的洛宁香,美的让人眩目,长长的卷发,白色拖地礼服,像个女神般高贵。

    在她身边,安斯耀一身白色燕尾,也非常的好看,打了发蜡,往上梳起的头发,看上去很精神,更加的俊美。

    真是一对金童玉女!

    “宁香,斯耀,恭喜你们”洛君天笑的无比灿烂,特别是对着安斯耀的时候。

    等他说完,唐暖央不疾不徐的说道“恭喜你们了,宁香今天好漂亮”。

    “哥,嫂子,谢谢你们”洛宁香甜蜜抱了一下洛君天,又假装亲昵的抱了抱唐暖央。

    安斯耀注视着唐暖央的脸,沉稳的笑容中,带着冰冷。

    “谢谢嫂子,谢谢大哥”他非常从容的开口。

    洛君天眉毛微挑,笑容已是灿烂到明媚,在外人看来,他们的感情真是好到没话说了。

    “君天——”蒋瑾璃款款走到洛君天面前。

    唐暖央见到这个女人,无论是在哪里,身体都会不由一震。

    &nb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