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92章  铁钉入脑

第92章  铁钉入脑

    清风浮动,落地的纱帘微微拂着,带动了其上银钩轻轻晃动。精雕细刻的紫檀木屏风散发出淡淡香味,再加上空气里女子身上的脂粉香气与花园里传来的醉人芬芳汇聚、缠绕,融合在一起,让人心头只觉微微发闷。

    小蝶眼睛瞪得滴溜溜的圆,满脸的义愤填膺:“你忘记从前我家小姐是怎么帮你了吗?飞上枝头做了凤凰,就再也不认过去的朋友,这是忘恩负义。郦雪凝,你实在是——”说到这里,她涨红了脸,有些结结巴巴。

    郦雪凝微微一笑,却是目如冰雪,皎如雪寒:“无情无义,狼心狗肺,卑劣小人……小蝶,你读书不多,还是免开尊口吧。”

    句句嘲讽,冰冷如刀,刺入小蝶热腾腾胸腔里,她几乎能听见噗嗤一声,拔出刀子不见血。

    小蝶眼底一下子蓄满了眼泪,张了张嘴巴正要分辩,关键时刻,一只柔软的手落在了她的左肩上。小蝶回过头,泪眼汪汪:“小姐,她欺人太甚!”

    江小楼却只是望了对方一眼,见郦雪凝已然别过脸去,便轻轻一叹道:“不必多说,咱们走吧。”

    小蝶忍了又忍,把一张圆脸都憋得通红,终究一跺脚跟着江小楼离去。

    江小楼已经出了门,却突然闻听身后有人紧走几步,轻声唤道:“小楼——”

    她转头望去,却见到郦雪凝正站在台阶上,风吹起她的长发,更显得风姿楚楚、云衣旋蜒,不知为何,刹那间江小楼只觉得她容颜憔悴,犹如一朵雨中荷花,泫然欲泣。心头微微一动,几乎想要走回去问个清清楚楚,可脚步终究顿住。

    雪凝的个性,不想说就如同蚌壳含珠,无论如何也逼不出来。

    一眨眼的功夫,原本在台阶上的人已经消失了,仿佛刚才的一幕是江小楼的幻觉。正待多问一句,却听引路的青衣婢女道:“小姐,请。”

    走到门口,小蝶几乎被气得落泪,口中念念不止:“郦小姐太过分了,平时我们是怎么对她的,可事到临头她居然会这样对待咱们!什么贵贱有别,做朋友的时候怎么不说这种话?现在她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就瞧不上旧朋友,真正是眼睛长在头顶!”

    江小楼一言不发,只是神色沉凝:“上车再说。”

    马车一路驶离庆王府,江小楼白玉似的面孔并无怒色,只是轻轻抿唇,默默无语,静静望着纱窗外摩肩接踵的行人,神色怔忪,似有心事。小蝶心头愤懑难平,忍不住又道:“小姐,你怎么一点也不生气?”

    江小楼闻言,只是转眸望着她,眸中闪着异样光彩:“你不觉得刚才雪凝的神情有些奇怪吗?”

    “哪里奇怪?她刚才说话的时候可是振振有词,还说咱们——”

    “小蝶!”江小楼温言细语,却是极为坚定,“你仔细听我说,我与雪凝不是第一天做朋友,她的性情我很了解,很明显她是故意疏远,似乎有什么事隐瞒着咱们。”

    “小姐,您就别为她担心了,她不再与咱们来往,难道还要巴巴地上去倒贴吗?反正下一回我是再也不会来这庆王府了!”小蝶哼了一声,嘴巴翘得老高。

    江小楼目光澄澈,几乎能清晰地映出小蝶的影子:“不,不对,雪凝不是这样的人,更不可能在短短几日就发生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在三天之前她们才刚刚见过面,郦雪凝还提出想要搬出王府,回到江家陪着小楼一起住。若她是个恋慕富贵、轻视朋友的人,何至于在入王府后继续惺惺作态。更何况,要疏远身份低贱的朋友法子多得是,她这样决绝,难道不怕小蝶真的出去乱说话么?事有反常必为妖——今天的郦雪凝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江小楼不由自主怀疑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小蝶看江小楼言之凿凿,心头不由起疑:“或许郦小姐那番话是故意说给别人听的。”

    江小楼秀眉半蹙,面色隐隐有些担忧:“王府贵女,身份特别,既然把她视作最好的朋友,只要她过得舒适圆满、称心如意,我便已经很开心。就怕——她有难言之隐。”

    小蝶只觉脑袋不够用,越发困惑不解:“我不明白,现在她是瑶雪郡主,身份尊贵,庆王妃又百般疼爱她,有什么人能够逼迫她与咱们断绝往来。”

    江小楼没有回答她,只是静静垂眸,纤浓的睫毛垂下,轻声一叹,这叹息声在马车里打了个飘,便消失在车帘外熙(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熙攘攘的人群中。

    时隔一日,江小楼命楚汉悄悄给郦雪凝送了一封信,希望约她在王府外见面,可是这封信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江小楼左思右想,越发不对劲,便叮嘱道:“楚大哥,请你再去庆王府一回,想方设法一定要见到雪凝。”

    楚汉一双浓密的眉头紧紧皱起,满眼都是强行压抑的愤怒:“不,我不去!”

    江小楼看着他,笑容如同如同一段织锦,慢慢变得柔软:“楚大哥,你是怎样去喜欢一个人的?”

    楚汉怔住,却听见江小楼声音如同潺潺流水,沁人心脾:“初次看见雪凝,你是为她的外表所吸引,可是后来你渐渐喜欢上她的内在。你说她善良、温柔、替他人着想,是个让你怦然心动的姑娘,不是么?”

    “我是喜欢她的善良,可如今她变成什么模样了,你没有看见吗?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用那种格外轻蔑的眼神。纵然我低贱如泥土,也不该受到此种轻视,她早已不再是从前我喜欢的郦姑娘了。”

    楚汉的神情格外心痛,也许他的悲伤与不解远远超过江小楼。江小楼目光清澈,语气平稳,却隐隐含着一丝探寻:“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你既然喜欢她这个人,就更该信任她、理解她、包容她。更何况,从前的雪凝为何会消失,你不想追究吗?”

    楚汉猛地抬起头来,震惊道:“你的意思是?”

    江小楼毫不犹豫,素来恬淡的神情变得格外坚定:“雪凝一定有苦衷,而我们必须查出她究竟有何难言之隐。楚大哥,就当为了帮助我,好不好?”

    楚汉心头一动,突然听见门砰的一声,小蝶跌跌撞撞冲了进来,一张小脸煞白,张嘴说不出话来。

    “出了什么事?”

    小蝶眼睛通红:“郦小姐,不,瑶雪郡主没了!”

    江小楼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中原本执着的青釉葵口茶盏一下子滚落在地,摔了个粉碎。

    郦雪凝死了……

    是她听错了,还是一切犹在梦中。江小楼全身如坠冰窟,几乎忘记了全部的言语,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下意识地向前走了一步,绣鞋径直踩在锋利的瓷片上,鞋尖染了淡淡茶汁却也浑然不顾:“立刻备马车,我要去庆王府。”

    庆王府门前已经挂起了白幡,两边站满迎客的随从,里面哭声震天,忙碌丧事的人来来去去。江小楼进去的时候脚步匆忙、面色惶急,与周围那些衣冠楚楚前来吊唁的客人完全不同,一时引来无数人的注意。

    通禀之后,江小楼作为特殊的来客被引到小花厅,她坐立难安,心中惶惑,从始至终不能相信郦雪凝真的亡故。说不定只是误会,说不定是小蝶听错了,王府的郡主并非只有雪凝一人。哪怕她变得冷酷无情,哪怕她不再当自己是好友,依旧希望她平平安安地活着。婢女上来献茶,却见江小楼端着茶杯,手指颤抖,不由大为讶异。

    不多时,花厅便进来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子。翠眉珠唇,丰腴端庄,美而不艳,丽而不妖,素雅端庄,眸中含慧,身上穿着云纹青花图案的素服,长长裙摆几乎曳地,虽既无精致无双的锦缎,也无璀璨夺目的珠宝相匹配,却因一份卓尔不群的气质,犹如碧绿嫩叶中一朵迎风怒放的富贵牡丹,艳冠群芳。她是金陵郡王赫连允的妻子——蒋晓云,也是这次出面主持整个丧事的人。

    蒋晓云看着江小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只觉这年轻女子容颜娇艳如美玉,妩媚胜桃花,站在那里亭亭玉立,出众非凡,左思右想却不知是何处贵女,不由面露疑惑。身边青衣小婢十分机灵,立刻在蒋晓云的耳畔低语几句,蒋晓云才算对江小楼的身份有了些许了解。

    她婷婷走上前,面上含着淡淡的悲伤:“江小姐,妹妹突然发生这样的不幸,本应第一个通知你,只是事发突然,一时未能顾及,请多谅解。”

    江小楼却挥手止住,凝眸望她:“雪凝在哪里,我想见一见她。”

    蒋晓云料不到对方如此开门见山,轻轻蹙起了眉头,满是为难神情:“这,怕是不妥。”

    “您言重了,我是她最好的朋友,见这最后一面也不枉相交一场。”江小楼眼眸澄澈如水,神色极为郑重,显然不是开玩笑。

    蒋晓云脸色不变,反倒是极为温和地道:“江小姐,不是我们不让你见,而是因为妹妹是极爱美的,她临去的时候再三嘱托,人之将死,容颜衰败,实在无颜见人,若有故人探访,一律谢绝。从前我还在想所谓的故人是谁,今日可算见到了。”

    她声音如同潺潺流水,十分悦耳动听,让人不由自主产生安定和信服之感。

    江小楼良久未能言语,蒋晓云只是略带同情地望着她,并不催促。江小楼微微闭目,镇定了一下心神,道:“请替我向王妃通禀,我要求见。”

    蒋晓云眼眶微微红了,悲戚之情溢于言表:“王妃病了,卧床不起,她爱女心切,这是被妹妹的突然去世击跨的,现在不宜见任何人。江小姐,若你要吊唁,我这便领你去,可若是要见王妃……怕是暂时不行。”

    她说得入情入理,江小楼竟也无从反驳,她站起身,语气平淡地道:“郡王妃,我当然明白你是一片好意,可若是见不到王妃,我是不会安心的。”

    蒋晓云芙蓉面上疑虑重重:“不如……你改日再来,等王妃心情平复一些,我会向她提起你来过。”旁边婢女躬身道:“郡王妃,外头有客到了。”

    蒋晓云用帕子掩了掩眼角的泪,向着江小楼满是歉疚地道:“对不起,如今实在忙不过来……”

    “郡王妃请便。”江小楼只是道。

    蒋晓云略一犹豫,便又道:“待王妃康复,我会派人上门通知的,小姐莫要着急。”一副关怀体贴,照顾周到的模样,没有因为江小楼并非贵重的吊唁宾客而有丝毫怠慢,绝对的大家风范,让人心生好感。

    婢女引着江小楼出门,然而她走到台阶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面传来遥遥的丧乐,下意识地腿脚一软,一个踉跄竟然差点从台阶上摔下来,小蝶眼明手快,连忙扶住她,“小姐,你没事吧?”

    江小楼轻轻推开她的手,漆黑的眼眸里看不到一丝情绪:“不,我没事。”

    小蝶满是忧虑地望着她,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劝解。

    那哀乐阵阵,云板声声,似乎都无法传入江小楼的耳中,她浑浑噩噩地去灵前上了一炷香,目光停在大厅里的四十八名高僧身上,那些人口中念着大悲咒,替死者超度亡魂,他们的声音如同咒语,把江小楼的神志都吵得昏昏沉沉,便连自己什么时候出了庆王府都不清楚。

    江小楼并未直接回去,而是一路马不停蹄地赶到傅朝宣的药堂。她竟一反常态,长驱直入,面对愕然的傅朝宣,一把揪住他的衣袖:“告诉我,雪凝她的病情到底如何?”

    傅朝宣怔住,下意识地道:“我几日前刚瞧过,说是王妃替她求来宫中良药,病情已经有所缓和——”

    江小楼目光中射出寒冷的光芒,声音犹如凝结成霜:“可是,她死了!身为主治大夫,连她的病情你都无法准确判断么?是她的病情真的有所好转,还是你在安慰我?”

    傅朝宣满面不敢置信,稍停,他略带迟疑道:“她本就是无药可医,再好的良药也只能拖得一时。病情突然发生恶化,这也是有可能的。”

    江小楼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却是斩钉截铁道:“不,若她真要死,也该与我见最后一面!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怎么会一句话不说就走了,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今天一整天,她重复了数次这样的话,显见逻辑混乱,思维失常。

    傅朝宣不知该如何安慰江小楼,他只觉得眼前的女子脸色煞白、神情极为怪异,完全不像是往日里那个温柔聪慧的江小楼了。他连忙吩咐小蝶道:“快将你家小姐扶到一边去坐下休息,替她倒杯茶,缓和一下情绪。”

    小蝶赶紧照做,江小楼却捧着茶盏一言不发,碧青色的茶盏里茶叶浮浮沉沉,她的眼睫低垂,便是极为认真地看着,仿佛陷入了自己的冥想。

    傅朝宣身为大夫,早已见惯生死,但他知道江小楼与郦雪凝姐妹情深,一时难以接受,便柔声劝说道:“小楼,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郦小姐的确病入膏肓,即便有灵药延命,再长也不过寥寥数月。你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为何要如此耿耿于怀,放下吧。”

    江小楼一直没有说话,苍白的面孔却是隐隐透出哀戚之色。小蝶不禁道:“他们连最后一面都不让小姐见——”

    傅朝宣俊美面容添了三分理解,沉声道:“这一点我也可以理解,人家刚刚失去女儿,你们立刻上门要求见遗体,实在是有些不通情理。小楼,听我一句劝,郦小姐的确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治,虽然去得突然了些,倒也是意料之中……”

    按照规矩,庆王府停灵七七四十九日,到第四十九日那天,郦雪凝出殡,场面风光无两。除了第一次上门吊唁外,江小楼如同一个外人,对这一切的发生视若无睹。终于,庆王府将郦雪凝葬在了墓园,算是风光入葬。

    当夜,负责看守墓园的老人倚着门板昏昏欲睡,猛然一阵阴风吹来,他吓了一跳,揉着惺忪的眼睛四下里瞧了瞧,见到一切风平浪静,便又靠在门板上睡了。不到半个时辰,他突然一头栽倒,仰面睡在地上,鼾声大起。

    江小楼瞧着那盏幽幽的烛火,指着埋下去的新坟,道:“就是这里,给我挖。”

    楚汉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底满是震撼:“不,我做不到!”

    江小楼一张素色面孔难得没带笑意,声音里满是冰凉,在这寂静的夜晚听起来让人心底发寒:“你当然做得到,立刻挖下去,我要见到雪凝的遗体。”

    楚汉手在颤抖,铁锹抓在手上几乎没办法落下去,江小楼却盯着他,目光毫无暖意:“我要知道真相,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若是你做不到,回去立刻换别人来,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楚汉咬牙,明明是个健壮的汉子,却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郦雪凝的死他很伤心,也能体会江小楼的心情,可掘人坟墓……实在是太可怕了!

    小蝶瞅见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把夺过他手上的铁锹,拼了命地挖了起来。楚汉见状,不由自主地呆住,猛然醒悟过来,这才开始协助她。有了他的帮助,不一会儿泥土就被扒开,露出里面的棺木。棺木是用上等杉木制成,大盖头有福、禄、寿三星,左右两边一是金童执幡,一是玉女提炉,棺头中心五福捧寿,在月光下闪出点点金漆亮光。夜枭猛然从头顶掠过,带起一阵阴风,小蝶手头一颤,啪地一声,铁楸落地,正巧砸在她的脚面上,不由轻轻啊了一声,却又赶紧捂住嘴巴。

    江小楼冷冷地道:“拿斧头来。”

    小蝶将斧头递给了楚汉,楚汉一咬牙,高高举起,从上而下猛然劈了下去。他力大无比,这一下去,整个棺木的盖子裂开了,露出了里面的人。

    江小楼的目光一瞬间凝注了,她看见了郦雪凝,就如同睡着一般躺在棺木里,容颜如雪,面颊绯红,唇上甚至点了丹朱,一身华服,盛装而眠,远远望去便像是睡着了一般。

    “小姐——”

    “把人抱出来。”江小楼毫不犹豫地道。

    楚汉瞧着江小楼的胆大,只觉心里无比痛心。一个年轻的女子香消玉殒,长眠于此,为何不让她好好休息,竟然为了心中些许怀疑,甚至连死者为大都顾不得,半夜里跑到这里来掘墓,江小楼啊江小楼,你的个性是有多么偏执!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不干!江小楼,不许你再碰她的尸体!”楚汉实在忍不住,跳下去便要把棺木重新掩好,却听见江小楼清亮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若你这样做,从今往后就滚出金玉满堂,再也不要在我面前出现!”

    这话说得极重,楚汉猛然扭头,愤怒到了极点,可看到江小楼站在月光下,一张脸简直比逝去的人还要苍白,肩膀甚至在隐隐颤抖的时候,他心头一颤,不由自主别过脸去,手中的动作却停下了。

    “我说过,抱她出来。”江小楼再次重复。

    楚汉迟迟没有动作,小蝶不管不顾地跳下来,竟然就要执行江小楼的命令,楚汉一把拦住她,字句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我来!”

    江小楼带着郦雪凝的尸身,径直来到傅朝宣的药铺,拍门之后,药童才睡眼惺忪地出来开门,瞧见江小楼一身露水、面色惨白的站在门口,一时还以为撞见了女鬼,吓得惊叫一声。

    “噤声!”楚汉冷声道,一把推开药童,把背上负着的人放在了药堂中间的小床上,还不忘替她整理好衣摆上的褶皱。药童瞪大眼睛:“这么晚了,我家大夫不见病人!”话音未落,他便瞧见床头那人美目紧闭,面上虽然覆着脂粉,那颜色却像是浮在表面,形容给人一种异常古怪之感,一时心头大震:“死……死人!”

    恰在此刻,傅朝宣披着外衣出来,瞧见江小楼已是万分惊讶,待看到郦雪凝的尸身更是一下子惊住。

    “我不认识仵作,也不放心别人,只能交给你。”江小楼认真地望着他。

    说到底,她就是不信郦雪凝是病入膏肓而亡,傅朝宣叹了口气,走上前去道:“请回避一下,我会好好检查。”药童不由道:“您是大夫,又不是仵作——”

    傅朝宣看他一眼,药童缩了缩脖子,立刻噤声。

    傅朝宣命人取来屏风,遮住了外面的视线,江小楼却坚持要留在屏风之内,叫他也莫可奈何。

    傅朝宣看她一眼,不由叹了口气,当着她的面仔细检查了一遍,口中轻声道:“眼、耳、口、鼻、咽喉都没有异物——”他的话说到一半儿,却突然顿住了,原本的话语戛然而止。

    江小楼盯着他:“哪里有问题?”

    “脖颈以下有外伤,你瞧——”傅朝宣将衣衫揭开,露出那里面的皮肤给她瞧。原本洁白无瑕的皮肤,满是青紫的伤痕和累累伤口,虽然伤口明显都经过处理,但人死之后皮肤是没有康复能力的,那伤痕便越发明晰,可谓是触目惊心。

    江小楼的血液一下子凝固,浑身一片冰凉。她睁大眼睛盯着那些伤痕,愤怒像是汹涌的潮水,猛然扑了上来,在她心口一点点变得清晰。此刻如果她什么都不做的话,就会无法克制浑身发抖,所以她极力想保持镇定,双手紧握沉拳,拼命的、努力的握紧拳头,即使如此努力,也无法忽略眼前的事实:郦雪凝的遗体就在眼前,而且死得极惨!想要让自己转开眼睛,根本不可能。不管在任何时候,雪凝都陪伴在她的身边,然而她已经彻彻底底地失去了她,究竟是谁杀了雪凝、为什么杀她?还要用如此残忍的手段!

    可是傅朝宣的话还未说完,当他的手指触到雪凝的头颅的时候,突然僵住了,良久都说不出话来。随后,他慢慢地,慢慢地转过身来,把郦雪凝的长发扒开,露出雪白的头皮,江小楼这才赫然发现,雪凝的头上有一颗黑色的圆形物体。

    老天爷,她看见了什么!一直悄悄靠在屏风边上的小蝶惊呼一声,楚汉慌忙跑上来:“出了什么事?!”随后,他也亲眼瞧见了眼前令人震惊的一幕!

    “这是什么?”

    “是……一根铁钉。”一根长长的铁钉,对方是把铁钉活生生钉入了郦雪凝的头颅,才会造成她的死亡,傅朝宣的面容一下子变得比冰雪还要白,简直已经说不出话来。做大夫这么久,他何等可怖的伤口都见过,却从未见过有人如此残忍,竟然将铁钉钉入一个女子的头颅,简直是太可恶、太残忍!

    楚汉如遭雷击,郦雪凝是庆王府刚刚认下的瑶雪郡主,身份高贵,谁会对她下这样的毒手,而庆王府明明知道发生的一切,又为什么若无其事地把她当成病死的人下葬?!不,这不对,一切都太奇怪了!

    第二日一早,江小楼再一次来到庆王府,但这一回她是带着慰问的礼物前来。

    蒋晓云来接待她的时候,依旧是满脸歉意:“江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王妃身体还没有康复,暂时不见外客。”

    江小楼脸上是一副哀戚的神情:“我与雪凝,喔,就是你们所说的瑶雪郡主乃是旧友,向来情同姐妹,如今她遭蒙不幸,我作为她最好的朋友理所应当来看望王妃,希望您能行个方便。”

    蒋晓云似是非常同情,犹犹豫豫地道:“可这件事——我实在做不了主,这样吧,我让人向王妃通报一下,看看她是否愿意见你。”

    江小楼只是淡淡一笑:“那就麻烦金陵郡王妃了。”

    蒋晓云满脸都是和气的笑容,半点没有嫌江小楼出身低微的意思:“无妨。”说着她挥了挥手,吩咐身边的婢女道:“去禀报王妃,就说小姑的好友来看望她,问她是否可以出来见客。”婢女应声而去,江小楼便在厅中静静地等待着。

    手中的茶凉了又换过一回,蒋晓云倒是耐心十足,一直陪着江小楼东拉西扯,显然精通待客之道,绝不至于让她觉得冷清。又过了小半个时辰,蒋晓云终于有些坐不住,起身道:“这两日府里都忙着丧礼,也没能好好地管教下人,竟让她们如此怠慢客人,请在这里稍坐片刻,我亲自去瞧瞧。”

    江小楼欠身道:“那就多谢您了。”

    目送着她翩然远去,小蝶攥紧了拳头道:“小姐,她们这是什么意思。”看到郦雪凝的惨状之后,小蝶已经不再怨怪她当初的冷淡无情了,小姐说得对,郦姑娘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不幸才会性情大变……

    江小楼眉眼平静,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冷芒:“继续看下去你就明白了。”

    江小楼昨天整整一夜都没有入睡,而小蝶亦是守在一边,捧着郦雪凝的旧物哭泣不已。这是她们三人之间的情分,任发生任何事,都没办法割舍。

    过了许久,才见到蒋晓云再次踏入大厅,她唇上带着淡淡的笑,却是满脸惋惜:“实在是对不住了,大夫正巧在里头看诊,听说要出来见外客,直说不宜,让你空等了许久,只能请改日再来——”

    江小楼眸色微凉:“无须劳烦,我自己前去见王妃吧。”

    蒋晓云恍若不觉她真意,只是含笑挡在她面前,神情温婉:“这——怕是多有不妥。”

    江小楼的目光与她撞在一起,犹如针尖对上麦芒,一时激起点点锐芒。

    就在这时候,众人却突然听见一声冷哼道:“有什么不妥?”

    所有人朝那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只见到重重珠帘之后,一个素色衣衫的中年妇人从帘后走了出来。她的脸色非常苍白,面上扑了厚厚的脂粉,整个人似是强撑着,走路都打飘,却还是勉强支撑在婢女的身上才走了过来。

    蒋晓云脸上出现一丝尴尬的神情,连忙道:“王妃,您怎么起来了?”

    庆王妃冷冷一笑:“有客到,为何不禀报我?”

    蒋晓云面上很快浮起一丝浅笑,却是无比谦卑的模样:“请王妃恕罪,实在不是我不肯通报,是与大夫商议过后才做的决定。王妃,您风寒未愈,还是要多加保重为好——”

    庆王妃瞪着她,想要说什么却又强忍住,向着她道:“这里没有你的事,退下吧。”

    谁知蒋晓云却站在原处一动不动,微微屈了身子,樱唇送雪:“王妃,王爷出去的时候,可是千叮咛万嘱托,让我一定好好照顾您。哪怕您怪罪,我也应该在这里陪着,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我没法向他交代。”

    字字句句皆是为庆王妃考虑,好生孝顺的模样!然而庆王妃乃是庆王正妻,是王府的主母,可蒋晓云对待她的态度恭敬是恭敬,却又隐隐藏着几分怪异,她似乎并不如何忌惮庆王妃,甚至于连她的意见都不肯听从。

    江小楼似是并不在意对方的存在,口中道:“王妃,我今日只是来看望您,只要见到您身体安康,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庆王妃吩咐婢女搀扶着她坐下,轻轻向她招了招手。江小楼刚走过去,她便一把拉住江小楼的手,瘦削的指骨死死攥紧:“我也一直想要见见你,雪儿曾经向我提过数次——”她说到郦雪凝的时候,眼眶中蓄满了热泪,显然是悲伤到了极点。

    江小楼心头一时犹豫,郦雪凝的事庆王府必定知晓,那庆王妃本人呢,她作为一个母亲,看到女儿变成那副模样竟然也不追究么?

    “王妃,你不宜太过悲伤。”蒋晓云好心好意地提醒道。

    “我想……”

    “王妃,千万勿要过度伤心。”

    “小楼……”

    “王妃……”

    “够了!”庆王妃脸上隐隐出现一丝暴怒的情绪,手指都气得发抖。

    江小楼敏锐地察觉出整个屋子里的异样,她看着蒋晓云,含笑道:“郡王妃,你是要在这里听着我们说话吗?”

    蒋晓云神色如常:“我刚刚已经说过一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定要在这里陪着王妃的,请江小姐恕罪。不过你只是前来吊唁,想必也没有什么秘密的话要说,何至于回避。”

    庆王妃本是个和善的人,此刻却是满面冰霜:“我让你退下!”

    作为庆王正妃,她不愿意谁在一边是完全有权力让她离开的,尤其此人还是她的儿媳妇。可是庆王妃连续说了两遍,蒋晓云都当做没有听见。不仅充耳未闻,她甚至上前亲自推了茶盏过来,庆王妃忍不住暴怒,竟然上前用手一拨,疾言厉色道:“滚出去。”

    鎏金仰莲荷叶纹银茶盏一下子被打翻在地,蒋晓云惊得退了半步,发间一支式样朴素、通体碧绿的簪子竟摔在地上,硬生生折成两段。婢女们从未见过庆王妃发这样大的脾气,一时都惊呆了。

    蒋晓云脸皮再厚也是站不住了,她面露悲伤地道:“既然王妃执意不肯让我相陪,那我先行告退了。”说着她带着婢女,匆匆退了下去,却以手掩面,明显是十分难看。

    庆王妃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来,忍不住道:“对不起,府上就是这样的乌烟瘴气,是我没有管教好她们。”

    江小楼只觉庆王妃的手冰冷刺骨,不由柔声道:“王妃,可否借一步说话?”

    庆王妃点点头道:“你们全都退下去。”

    待全部婢女退得干干净净,江小楼才追问道:“王妃,你知道雪凝是怎么死的吗?”

    庆王妃攥紧了手指,眼神悲痛欲绝:“他们都说她病得很重,大夫也是束手无策。”

    看庆王妃痛彻心扉的神情,江小楼知道她没有说谎,可是作为一家主母,她会连自己亲生女儿是如何死去的都不知晓吗?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江小楼下定了决心,狠心道:“王妃,小楼必须向你告罪。”

    “你有何罪?”

    江小楼定定瞧着她,一字字地道:“昨天晚上我悄悄潜入了墓地,劈开了雪凝的棺木。”

    庆王妃猛然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江小楼一张雪白的面孔毫无惧色,眼眸晶莹若星:“雪凝浑身布满伤痕,头颅还被插进一根长长的钉子。这一切,王妃都知道吗?”

    庆王妃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在这一瞬间她几乎不能相信江小楼说了什么,对方话语声声,如同惊雷一般劈入她的脑海,让她无法忽视。她一把死死地攥住了江小楼的手臂,长长的指甲几乎陷入对方的血肉:“你说的都是真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的?”

    江小楼眼睛里唯剩下认真,声音极为缓慢:“若有半句虚言,苍天不佑,乱箭穿身!”

    庆王妃颓然坐倒在椅子上,一张面孔半点血色没有,嘴唇隐隐颤抖:“怎么回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之前一切都还好好的,雪儿就说身体不适要去温泉别院疗养两天,我因为事务繁忙,只说过一天就去陪她,却不料突然传来噩耗……他们都说她死了,甚至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看见。”

    庆王妃在听说郦雪凝死去之后就晕了过去,这一晕便是一天一夜,等她醒来那些人已经把郦雪凝装棺入殓。这本身并无疑点,因为郦雪凝本就身染重病,能拖一天是一天,只是庆王妃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让她措手不及。她的痛苦,江小楼可以理解,但她不能原谅那些明知道郦雪凝惨遭不幸却还若无其事地将她装棺入殓的人。

    江小楼胸中气血都在翻滚,却只觉浑身冰凉,竟没有一点温度:“雪凝一生与人为善,从未做过半点坏事,我想不通是什么人与有她这样的深仇大恨,那根长钉直入头颅,形容可怖,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那样的场景。如果王妃见到,也一定会觉得痛心疾首——”

    仿佛一记重锤击碎了庆王妃的心,她猛然捂住了脸,尖声道:“别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