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91章  行尸走肉

第91章  行尸走肉

    江小楼神情婉然,笑容和煦:“我身体不大好,可你却很健康,说不准——你会活得比我还要长。”

    秦思听了这话,下意识地后背发凉,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当然知道江小楼不会放过他,可她究竟要做什么?

    江小楼看了楚汉一眼,声音轻飘飘的,风一吹就散:“楚大哥,你不是最讨厌忤逆之人么?眼前这个畜牲竟然杀害自己的亲生母亲,如此泯灭人性、丧尽天良,你要如何对待他?”

    楚汉素来是个粗莽汉子,难得如此暴怒,他想也不想,上前一脚就踩断了秦思的小拇指。秦思惨嚎一声,楚汉毫不留情,接着又踩断了他的无名指、中指、食指、大拇指,接着是第二只手。到最后他一双手上早已是血肉模糊、不堪入目。

    楚汉恼恨道:“父母之恩大于天,你这样的活畜生,真该千刀万剐!”

    江小楼幽幽一叹:“瞧瞧,这是一双多少好的手,从前你最喜欢吟诗、作词,还用这一双手写下绝妙的诗篇,让阁老点中做了状元。原本你应当用这双手造福百姓,为国分忧,可最后你用它做了什么?你亲手杀死自己的妹妹和母亲,实在是太可怕,太可恨了。”

    十指连心,秦思整个人的神志都被那疼痛彻底撕裂了,他满眼血红、充满恨意地瞪着江小楼。

    江小楼轻轻后退一步,在阳光下几乎透明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楚大哥你瞧,他好像还是不知道错。”

    楚汉最恨这等忘恩负义、不孝父母之人,一个连人伦都可以罔顾的畜生,无论接受何等惩罚,他都觉得理所当然。一扬手,两颗飞钉径直钉入秦思的眼睛,秦思“嗷”地一声叫了起来,猛然捂住自己的面孔,鲜血从指缝之间不断流出来,很快血流满面。

    江小楼眉宇之间带着恬静的笑意:“一双健壮的腿,他可以走得很远。”

    楚汉眼也不眨,一把抽出长剑,锋芒一闪,咔咔两声,动作迅疾地断了秦思的脚筋。

    杀人的手,算计的眼,逃跑的腿,下一个是什么呢?

    “对,还有一条永远在构陷别人的舌头。”

    秦思万料不到江小楼如此狠毒,他怒喝道:“江小楼,你会有报应,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江小楼轻轻笑了:“你知道,昨儿我去庙里求了一道符,菩萨说我会长命百岁、一生平安,你说的报复在哪里,我会好好等着。可惜,不知道你还能不能看得见。楚大哥,你下手要轻一点,好好留着他一条性命,让他看着我幸福平安才好。”

    楚汉一把捏起秦思的下巴,如同拔掉鱼鳃一般,飞快地拔掉了他的舌头。

    秦思满口血水,楚汉却往他嘴巴里塞了一蓬药草,冷笑道:“这苦日子还有得熬,好好受着吧。”

    江小楼微笑:“刚才你的伪装做得还不够巧妙,这不就被我认出来了吗?所以为你着想,我才替你再加上一层保护色。啧啧,如今这个模样怕是没有人能认出来,这样你就可以安安心心的乞讨了。”说完她扬声道:“周三郎,听见了吗?”

    周三郎从巷子口钻出来,点头哈腰地道:“是,小姐,我都听见了。”

    江小楼丢了一碇金子给他,唇畔弯起一丝薄薄的笑意,道:“以后每天你都要负责好好监督这个乞丐,让他走遍大街小巷。哦,我倒是忘了,他没有脚,不能走。”

    “没关系小姐,我会命人拖着他。”周三郎毫不犹豫地拍了胸脯。

    江小楼轻轻点头:“若是他讨不到东西,就给一些残羹冷炙,只有一条,不许他死!”

    只要有钱,江小楼的话周三郎会奉为金科玉律,连忙道:“是,小姐您放心,我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办。”既然领会了江小楼的意图,周三郎只会加倍地打骂、体罚,用饥饿和冻晒来折磨秦思。没日没夜的逼着他出去乞讨,如果有半点抵抗,只会换来翻倍的折磨,甚至不给他逃脱的机会。这一辈子,只能乞讨到死为止。

    秦思在地上爬着,如同一滩烂泥。他拼命地辨认周围的脚步声,一双血窟窿的眼睛死死地瞪着莫名的虚空。

    江小楼的声音缓慢而优雅:“你应该感谢我,至少我没有把你送到刑场上去,一刀杀了你实在是太没趣了,是不是?秦探花,好好享受你以后的人生吧。”

    秦思不停地扒着地上的黄沙,茫然无措地辨认着江小楼的方向,然而回应他的只有狠狠地一脚:“快开工,别偷懒!”

    听了这话,秦思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响动,他的舌头已经被拔掉了,除了一双耳朵可以听到外界声音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就算他能证明又如何,如果被外人知道他是谁,只有死路一条!沦落至此,他纵然想死,也是求而不得。

    若早知道要这样活着,宁愿早点了结自己的性命。好过一生一世受尽折磨,彻底沦入地狱。

    金玉满堂

    江小楼回到雅室,始终面带微笑。

    郦雪凝瞧见她,一时慌乱地碰到了茶盏,茶水洒了满桌,她又低头,手忙脚乱地收拾。好容易收拾好了,才抬头,勉强一笑:“回来了。”

    江小楼见她神情有丝异样,眉头微微蹙起:“出什么事了?”

    小蝶见郦雪凝默然不语,抢先道:“庆王妃来了,非要见到郦小姐不可,怎么都不肯走,现在人就在小花厅——”

    江小楼面容添了几分温柔的笑意,淡淡看了郦雪凝一眼,开口道:“我去见庆王妃。”

    郦雪凝一怔,旋即回绝:“不,我不见她,你也不要见她!”

    江小楼轻轻一笑,不再言语,转身便出了雅室。

    “小楼!”郦雪凝未料到她说到做到,一时紧张极了,连忙跟在她身后追了出来。

    庆王妃盛装华服在小花厅里坐着,一张柔和的面上愁云笼罩,忧心忡忡。桌子前放着一盏白釉刻莲花茶盏,茶水不知何时已经凉了,纹丝儿热气都没有。她却只是静静盯着茶盏,眼睛直勾勾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

    江小楼进了花厅,郦雪凝追了过来。

    庆王妃听见脚步声,转头一瞧,先是怔住,待瞧见郦雪凝,立刻站了起来,禁不住眼泪汪汪:“女儿,你总算肯来见我了吗?”

    江小楼仔细打量着庆王妃,光从外貌来看,她的五官与郦雪凝就有五六成的相似,看模样,这血缘关系是板上钉钉了。想到郦雪凝的近亲情切,她完全理解对方心中在考虑什么,便开口吩咐道:“请王妃屏退左右。”

    庆王妃一愣,旋即才注意到旁边还站着一个美貌的年轻女子。一身藕荷色的长裙,乌黑云鬓,眼眸如星,唇角微微上翘,不笑的时候也是笑笑的模样。她目中露出疑惑神情,却依旧挥了挥手,吩咐所有婢女全都退出花厅。江小楼使了个眼色,要求小蝶在外头小心守着,这才一字字道:“王妃,你可知道雪凝为什么不认你?”

    “江小楼!你再多说半个字,我们姐妹都没得做!”郦雪凝性子原本极为温柔,此刻却突然叫了一声,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江小楼转头望着她,目光清澈如水,语气却十分坚定:“雪凝,有些事情如果不彻底结束,将会成为一辈子的毒瘤,永远背在你的身上,让你难受、让你痛苦!我的个性你很清楚,如果我坚持要说,没有人可以阻止。今日哪怕你生我的气,以后都不理我,身为你的朋友,我还是坚持把话说完!”

    江小楼和郦雪凝不同,她坚持要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郦雪凝深深知道这一点,却又无可奈何。她的贝齿紧紧咬住嘴唇,直到原本苍白的唇色变得有些隐隐的粉灰,嘴巴张了张,却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江小楼转身面对充满困惑的庆王妃,向来语笑嫣然的面上多了三分清冷:“王妃,我知道你非常想要母女相认、一家团圆。但我要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可以回答,我便让雪凝跟你离开。”

    庆王妃整个人呆住:“你问。”

    “王妃,你可知道雪凝过去是如何生活的?她为了生存下去,不惜出卖自己,沦落为最底层的青楼女子。四处流浪,万千宠爱,被人抛弃,亲子惨死,身患重病,这些许多人要一生才能经历的悲惨遭遇,她在短短的几年内都经历了一遍。如今她的身体支撑不了多久,早已是病入膏肓。她不认你,并非因为她不想认,而是她不能认!一旦认下,你是否能接受这样的女儿,你是否会觉得羞辱,你是否会伤害到她?现在,请你认真想一想再回答我。”

    庆王妃面色灰白,嘴唇蠕动着似乎要开口,还没有发出声音,泪水便扑簌簌地流了下来。晶莹的泪珠一滴滴打湿了她的衣襟,也痛了郦雪凝的心。

    江小楼知道一次爆出这样的消息对于庆王妃来说是个沉重打击,但在她看来,如是继续纠缠下去雪凝只会越发痛苦。凡是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一定要快刀斩乱麻:“如果您能接受,今天你就可以认下这个女儿,如果你不能,请立刻离开,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踏入金玉满堂。”

    她说得斩钉截铁、毫无犹豫,神态又是那般的坚定,庆王妃浑身一震,目光含泪转向了郦雪凝。郦雪凝别过脸,不肯看她,脸颊却早已是湿漉漉的,仿佛连鬓发间的流苏都在簌簌落泪。这是她的女儿啊,若非是流落在外,怎会吃这么多苦,一切都是她的错……庆王妃终于开口道:“雪儿,这就是你不认我的原因吗?”

    郦雪凝一言不发,只是握紧了拳头,垂下纤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的星星泪光。

    庆王妃一步一步,脚步沉重地走上前去,刚开始她走得很慢,可当她瞧见江小楼面上那一丝鼓励的微笑时,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她迅速上前,一把拉下了郦雪凝的手,将它握在自己的手心,语气格外轻柔:“不管你遭遇过什么,全都是母亲的过错,是我没能好好照顾你。雪儿,我的雪儿,我不在意你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也不在意你是不是生了病,我会替你治病,以后也一直陪着你。你是我的女儿,我们要在一起。”

    郦雪凝猛然一怔,突然崩溃似的大哭起来,下意识地投入了王妃的怀抱。

    江小楼唇角含了轻薄的笑意:“一切都说开了,不是很好吗?”

    谢府

    江小楼再度来看望谢康河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陪着他在花园里散了一会儿步,见他有些轻微的咳嗽,江小楼便立刻将他送了回去。

    正预备出门的时候,瞧见谢连城向她走过来,不觉笑意满满浮起在唇畔:“大公子,好久不见。”

    谢连城望着她,神色格外温和:“我听说郦姑娘已经回到庆王府,和她的亲生父母相认了。”

    江小楼微笑应道:“当初我也没有想到,原来雪凝就是庆王妃失踪的女儿,实在太巧。”

    谢连城面上笑容淡淡,却似乎带了浅浅的温柔:“郦小姐搬出去后,你没有住在江府,而是选择住在酒楼的后院,是么?”

    “好像什么事都瞒不过大公子的眼睛,不错,江家太大了,只有我和小蝶两个人,不如住到酒楼来,办事也更方便一些,不需要来回跑。”江小楼毫不犹豫地回答。

    她漆黑的眸子里,恍若有璀璨的星子一闪而过,明明在掩饰着什么。谢连城并不拆穿她怕寂寞的事实,只是继续陪江小楼往外走,口中道:“如果有任何需要,随时让楚汉来找我。”

    江小楼带笑的唇畔化出一分薄薄的嘲讽:“现在不再隐藏楚汉是你的人了吗?”

    谢连城轻轻弯起唇畔:“你坚持认为我是派了间谍在你身边?”

    江小楼不觉凝视着他,下意识地笑了起来:“大公子,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对我有意?”

    不过是一句信口开玩笑的话,谢连城一时愣住,良久没有说话,就在江小楼以为他会一笑了之的时候,他却微笑着,慢慢回答:“不错,我喜欢你。”

    江小楼神色略为一震,目光瞬间添了三分迷惘,深吸一口气,她语气平静地回答:“我没有心,不懂得喜欢二字的含义。”

    谢连城只是微笑,笑容里散发出淡淡的温和:“这一点,早在我认识你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江小楼眼睛分外清亮:“我以为公子是个不管天下事的人。”

    谢连城轻轻叹了一口气:“从前,我也一直这样认为。”

    江小楼想不到两人竟然能够心平气和地讨论这个问题,似乎任何古怪的事情发生在谢连城的身上,他都能将之变得理所当然。

    细细思索片刻,她不觉莞尔:“既然公子于我有意,为何当初要拒绝谢伯父的提亲?”

    谢连城听出她语带促狭,却只是含笑:“这世上再潇洒的人,总是情关难过。我一开始,总以为自己能免俗,更重要的是,喜欢一个人和千方百计得到她,完全是两回事。换句话说,我已经想通了。”

    江小楼略带讶异:“想通了?”

    谢连城神色自在:“是,我想通了。我是不是喜欢你,那又如何?这影响到你和我之间的关系和交情吗?不管我们是做朋友还是做情人,彼此喜欢都是最基本的一条。喜欢的浅,便可以做朋友;喜欢的深,便能够成为情人。既然如此,我何必过于执着。”

    江小楼有些迟疑:“可在大多数人看来,两者是不一样的。”

    谢连城唇畔的笑容十分平和:“如果对你喜欢的人有所要求,希望他有一天能回报,自然是不一样的。当人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地希望那个人来回报自己。当得不到同样的爱,就会感到痛苦、嫉妒,难以忍受。可是对我来说,只要能见到喜欢的人每天都开心快乐,已经十分足够了。”

    江小楼整个人愣住,人人知道这个道理,可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呢?爱情是占有,是嫉妒,如果不想着独占爱人,这样的爱情便会成为镜中花、水中月,压根摸不到丝毫的影子。

    谢连城只是平静地望着她:“我一直阻止你报仇,并不是因为你报仇的手段和我的言行准则相抵触。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觉得你即便报了仇也不会真正得到解脱。爱一个人要耗费很多力气,恨一个人比爱一个人还要难过,在一个无谓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会变成一生的痛苦。”

    江小楼见他转了话题,便只是淡淡地道:“公子,有时候做人做事不要活得太清醒,那样会不开心的。”

    谢连城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准则。不论如何,我尊重你的决定。”

    话音刚落,便瞧见青衣婢女快步走来,行礼道:“江小姐,老爷请您留下来用膳。”

    虽然江小楼已经离开了谢家,可在谢康河的心中,她还是谢府的一分子,如果现在她就离开,恐怕谢康河心中会觉得落寞。江小楼从善如流地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回过神来,那道颀长的身影已经走得远了。竹影摇晃之间,他的身形也慢慢融入了那点翠之中,逐渐消失了。

    用膳的时候,谢康河难得兴致极高,还吩咐倒满酒杯。

    王宝珍柔声劝慰:“老爷,身子刚好,饮酒伤身。”

    谢康河笑道:“怕什么,今天是高兴啊!小楼告诉我说,原来郦小姐竟然是庆王府失踪的瑶雪郡主,真是叫人难以置信。”

    江小楼面上微微含笑:“一切都是机缘巧合,也是雪凝自己有福气,能有身份如此尊贵的亲生父母。”

    桌上其他人想起郦雪凝那副风一吹就倒的模样,不禁大叹自己看走了眼、谁会想到一个不起眼的丫头居然是身份尊贵的郡主,谢家几位小姐暗地里都有些后悔,若是当初友善地与对方结交……

    王宝珍笑容颇具深意:“小楼,你与雪凝不是好友吗,现在分开是不是很想念她?”

    江小楼目光悠悠在对方面上一转,旋即笑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更何况庆王府就在京城,随时可以去看望。”

    谢香眼眸一动,试探着问道:“可是当初——郡主又是如何走失的?”

    江小楼冷淡地瞥了她一眼:“不过是一场误会,王妃不说,我也不会问。”

    郦雪凝的日子已经不多,在最后的时光内能够与家人团聚,已经是人间大幸,又何必去追究过去的一切?再加上她的性情温婉,柔和体贴,庆王府又是她的至亲,一定会好好照顾。

    饭用到一半,大厅里却出现(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了一个叫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人。

    谢康河瞧着眼前这个人,眼珠子快掉下来:“夫人,今天你怎么来了?”

    谢夫人薄薄的唇上含着矜持的笑意:“没事,好久没有出来坐坐,今天难得府上这么热闹,我只是出来走走,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吃吧。”

    王宝珍立刻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了谢夫人,并且站在一旁诚惶诚恐地为她布菜,态度十足恭敬。

    谢夫人面上微微含笑,目光却一直落在江小楼的身上,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江小楼每次抬起“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头,都发现对方在瞧自己,似乎有话要说。

    奇怪的是刚才众人还谈笑风生,当谢夫人出现后,整个桌上都安静了下来,除了偶尔筷子和碗碟发出的轻响,几乎是鸦雀无声。就连素来最活泼的五小姐谢春,都紧紧捏着手里的筷子,难掩眼角眉梢的紧张。

    一顿饭吃完,谢夫人淡淡地对江小楼道:“天色还早,可否陪我到院子里走一圈,看看我亲手种的竹子?”

    谢夫人不肯邀请其他人同行,谢连城目送着他们离去,眉头深深皱起。

    谢夫人兴致很好,走过之处逐一为江小楼介绍,细心和气,语调温柔。江小楼觉得有些奇怪,谢夫人是个与世隔绝的人,除了吃斋念佛对什么都不关心。她永远不会忘记,谢康河生病那日,谢夫人都未曾前来看望……可今天她表现得非常奇怪,不但出来一起用膳,甚至还邀她赏竹。

    谢夫人停住脚步,转头望进江小楼的眸子。那一双清亮的眼底,几乎能够照进澹澹的月影:“你是一个敏感、多思的孩子,我要说什么,你应该猜得到。”

    江小楼不觉些许错愕,眉头轻轻蹙起。

    谢夫人唇边的笑意慢慢化为虚无:“我知道,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有一颗玲珑心思,还会做生意,是个极为出色的姑娘。”

    江小楼目光笔直落在对方面上,心头隐约涌上来些许明悟。她轻轻叹息一声,语气平稳:“:哪里,夫人太过奖了,我不过是个平凡的女子,并无任何出众的地方。”

    谢夫人听了笑笑,纤长的手指指着月色一株斑斑点点的竹子:“你瞧,这竹子是沧州名品竹,在沧州的任何一块土地只要播种下去就可以长成一大片。然而就是这样优质的种子,我命人种下去之后,请了最优秀的园丁前来照顾,千方百计花了银两,它却总是长得很瘦弱。”

    “不管是什么品种的竹子,都要在最适合自己的土壤里成长。”谢夫人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目光冷淡地扫过江小楼,“谢家这片土壤十分肥沃,却未必能种出沧州竹。江小姐,你觉得我说得对么?”

    江小楼是何等聪明的人,当然听懂了话中暗示,心头一种慢慢的恼怒升起,面上却不动声色。

    谢夫人又问:“你和连城——相处得还好吗?”

    江小楼玉色肌肤在月下散发出莹润的光泽,一双漆黑的眸子洞若观火:“大公子是个好人。”

    “乐于助人与喜欢你是两回事。”谢夫人突然道。

    江小楼蹙起眉头:“夫人这是在暗示我,要离公子远些么?”

    “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聪颖过人的女子,只要寥寥数语,便能领悟我的真意。”谢夫人深吸一口气,认真地道。她的面容在月下看起来有些不健康的白,暗沉沉的,唯独那一双与谢连城有三分相似的眼睛,闪着盈盈光芒。

    江小楼与谢连城并无太多交情,谢夫人今天此举,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

    见她面色微沉,谢夫人忍不住叹息道:“连城是我的儿子,我希望把天底下最好的一切都给他,让他幸福快乐、一生平安。江小姐,不要怪我多事,你和连城,姻缘簿上没有份。”

    江小楼轻轻扬起长长的睫,眼底像是凝聚了天空中明亮的繁星,一字字道:“夫人多虑了,我和公子之间除了朋友之谊,绝无其他。”

    谢夫人深深望进了她的目中,似被她的决绝震住,一时无语。

    恰在此时,谢连城却从花园外走了出来,远远瞧见这边烛火,主动走了过来,正巧瞧见她们二人,不由微笑:“母亲,你们在做什么?”

    谢夫人立刻换上一张笑脸:“没什么,江小姐只是陪着我看竹子罢了。”

    马车上,江小楼一言不发,显得异常沉默。马车内尴尬地气氛,就连小蝶都感觉到了,只是缩在一旁不敢作声。

    谢连城望着她,打断了沉默:“不管我母亲说了什么,不要放在心上。”

    江小楼抬头望着他,眼睛一下子撞入了他幽深的眼波:“请公子以后能离我多远就离我多远,不要再做让人误会的事。”江小楼对谢连城没有兴趣,更不愿意接受别人毫无理由的怨怼。先是谢瑜,再是谢夫人,若非看在谢康河的面上,她绝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无端指摘。

    谢连城微愣,不由苦笑:“若真的不在意,为何对我发怒?”

    江小楼清楚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一时怔住。是啊,她为什么要发怒,对她来说谢连城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纵然他喜欢她又如何,傅朝宣也很喜欢他。对待傅朝宣的时候,她一直能够保持非常冷静的态度,为什么被谢夫人说了几句就心头不悦?她最近的心情,的确是太浮躁了些。

    谢连城目送江小楼上了台阶,一直到门前的红灯笼都熄灭。他才转身吩咐怀安道:“回府。”回到谢家,他直奔谢夫人的院落,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母亲,你到底对小楼说了什么?”

    谢夫人手中捻着佛珠,神色平静地道:“没说什么,就说她配不上你。”

    谢连城良久没有开口,定定地瞧着谢夫人:“不,这不是母亲的真心话。若你真的如此势力,这些年来你对我的教导又算什么?”

    谢夫人手中的珠子转不动了,她望着谢连城,眼底莫名的涌上泪光,口中慢慢地说道:“你是一个站在是非圈外得人,如今为什么言行不一、深陷是非之中?”

    谢连城沉默不语,并未立刻回答。

    “这么多年以来,你从来不管外面发生的一切,只一门心思做生意,这样不是很好吗,为何要涉足这些是非?!”

    谢连城温润的眼眸慢慢转出惋惜:“母亲一直教导我,不要听,不要看,不要问,不要管。我就一直这样活着,不能随心而行,不能关心世事,只度过一日是一日。原本随波逐流的我却喜欢上一个人,不是母亲一直的期待吗……”

    能看透生死,却看不破情关,简直是冤孽!

    “她根本不会爱你!”谢夫人实在忍不住,脱口道,“这些年来我看过多少姑娘,怎么会看不出她的个性?她只关心自己,不关心别人,她靠近你,甚至只是为了利用你,难道你不明白吗?”

    谢连城神色格外平静:“我对她没有任何要求,也不在意她怎么看我。”

    谢夫人心头一阵阵翻滚,她的儿子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君子,天下事与他何关,世间人又与他何尤?可偏偏素来冷漠无情的他却帮助江小楼,甚至把楚汉送到了对方的身边,为此不惜精心布置、费尽心思,除非是动了真情,还能有什么原因……

    谢夫人苦口婆心:“傻孩子,弱水三千,为何单取一瓢?”

    谢连城面上没有丝毫怒容,声音却非常坚定:“母亲,人生是我自己的,您不能代替我做决定。”

    谢夫人的神情更加悲伤:“不断搀和到这些事情里去,只会让你过早地暴露自己。把自己卷入是非之中,你不是最讨厌那些吗,难道你要别人知道你的身份?”

    谢连城面色微微一变,如果没有遇到江小楼,他只会是一个平凡的生意人。生活中除了账本与算计,只剩下寂寞难言的日子。人生却没有继续这样风平浪静,他遇到了她,救下了她,不止一次。这样的事不过是举手之劳,他却不知从何时开始,悄悄的、不自觉的关注上了她,原本不愿意过问是非曲直的人,不关心天下大事的他,竟然也开始关心起江小楼的安危。一次次替她解围,替她善后,其实不过是泥足深陷的表示。爱慕一个人,就要坦坦荡荡的承认。哪怕明知对方心中并无自己,他也会全心全意相待。任性的爱,默默的守,想尽方法来保护她、安慰她,陪着她。至于其他,又有什么要紧?

    谢夫人忍不住攥紧了念珠:“若你再这样泥足深陷,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谢连城神色如水:“只有一个随心所欲的人,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她是否喜欢我,我不在意;她报仇是否成功,我也不在意。我只是陪她走这一程而已,这是我的选择而已,与她没有关系。”

    谢夫人忍耐得双眼发红,手指颤抖,猛然站了起来:“不管怎样,你不该让自己身涉险境,明明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怎么可以——”

    她的话没有说完,谢连城却打断了:“母亲,我不愿再像一具行尸走肉。”

    谢夫人整个脸色都变了,喉咙里发不出声音:“你说什么,行尸走肉?”

    谢连城声音里没有半点犹豫:“是,在遇见她之前,我没有关心的人、没有在意的事,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每天重复着,重复着,不停的重复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甚至于还不如院外的竹子,它至少会随着四季发生变化,可我永远都是一成不变。对于母亲来说,变成行尸走肉,那也没关系么?”

    谢夫人颓然地坐了下去,鬓间的华发在烛光下显得格外分明:“我,我只是想要保护你。”

    谢连城走上前去,主动将谢夫人的手折在掌心,语气轻柔:“母亲,有些事情是逃避不了的,若因为我帮助江小楼而牵连进去,我也无怨无悔。您是我最尊重的人,希望你可以支持我的决定。”

    谢夫人眼底的泪花更甚,却强行抑制着,不肯流出来。她别过脸去,再也不肯看谢连城,直到开门声再次响起,知道谢连城已经离开,她才崩溃似地大哭起来,口中喃喃地道:“连城啊连城,我一切都是在为你着想啊!”

    第二天,江小楼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却发现楚汉正在那里练拳。这场景本是司空见惯,可这一回他却打得满地落叶、鸟雀纷飞,就连那些护卫都是离他远远的,生怕被他波及的模样。

    江小楼心头生出疑惑,问道:“今天楚大哥是怎么了,心情不好?”

    小蝶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他今天一早不知去了哪里,回来之后就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样。你看,沙包都被他打坏了两个!刚才有个不长眼的上去找他练拳,门牙都被打断了……好可怕!”

    半个时辰之后,楚汉才停了下来,就站在梧桐树下,连连喘着粗气。

    江小楼看到这一幕,吩咐小蝶道:“去请楚大哥过来,我有话要问。”

    小蝶期期艾艾地过去了,不一会儿楚汉就来到面前,目光难掩戾气:“找我有什么事?”

    江小楼观察着对方神情,若有所思:“楚大哥心情不好,为什么要拿我这院子里的花草出气?”

    楚汉面上微红,却是垂下头去,一言不发。

    江小楼见他依旧是满身露水,鞋子上也粘了不少泥土,这才微笑道:“从楚大哥到我们酒楼开始,雪凝的窗前每天早上都会有一束百合,今天早上你不见人影,想必是去了庆王府,没有见到她人吗?”

    楚汉闻言,不由握紧了拳头,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发出格外恐怖的声音。

    江小楼越发疑虑重重:“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楚汉别过脸,良久都不出声。小蝶有些着急地催促道:“快说呀,是不是郦小姐哪里又不舒服?”

    楚汉却冷冷地道:“我以后不会再去送花了。别人嫌弃我是乡巴佬,不愿意我再上庆王府去丢人现眼,我又何必这样不知羞耻!”他说着,眉心隐隐跳动,唇角下折,英姿勃发的面孔现出一种异常的痛苦。

    江小楼沉思了片刻,不觉惊异:“是不是雪凝对你说了什么?”

    楚汉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蝶在他身后啧啧称奇:“郦小姐叫他乡巴佬?她性子那么好,怎会如此刺他的心?”

    江小楼想了想才,神色慢慢变得凝重:“立刻替我备马车,我要去庆王府看看。”

    小蝶点头道:“奴婢立刻就去。”

    马车很快就备好了,江小楼马不停蹄地赶到庆王府,递上了名贴,就被请到了花厅。等到一盏茶都快凉了,郦雪凝才姗姗来迟。

    江小楼抬眸望向她,今天的雪凝一身华服,薄施粉黛,便已是光芒耀眼,容色惊艳。当她走进来的时候,裙摆翩跹,身姿袅袅,如同一朵富贵祥云从门外漂了进来,一瞬间把整个大厅都照亮了。

    江小楼等待良久,耐心已失,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看着雪凝道:“怎么,刚才有什么急事要处理吗?”

    郦雪凝只是挥了挥手,吩咐身边的婢女退下,才淡淡地道:“没有,我不过是在午休罢了。”

    语气矜持,神态高贵,与往日里的郦雪凝判若两人。

    江小楼目光一沉:“今天为什么要对楚大哥说那些严厉的话,这不像你的为人。”

    郦雪凝双眸似一泓寂静的湖泊,幽雅冷淡:“你对我又了解多少?”

    江小楼唇畔笑容微敛:“至少我知道,原来的郦雪凝不会对一个真心爱慕她的男人说那么残酷的话。”

    郦雪凝嗤笑一声,神色冰冷地道:“他是什么?一个江湖草莽,竟然也敢向我献媚,从前我接受,不过是因为瞧他可怜,而现在我身在庆王府,若他来来往往,玷污了我的名声,我又该如何?”

    江小楼听这话,盯着郦雪凝,足足有半刻的工夫都没有说话。

    郦雪凝同样望向江小楼,那晶莹的眼底有一种奇怪的神情,似是冷漠、又似是悲伤,最终她的眼波只剩下淡淡的无情:“从今往后,希望你不要再上门了。”

    小蝶脸色一变,大声道:“郦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郦雪凝面上毫无愧色:“小楼,我知道你把我当做很好的朋友,我也知道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你帮助了我,可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如今我是郡主,自然有高门贵女的圈子,而你只是一个商门之女,被别人瞧见我们彼此往来——多有不便!”

    江小楼浑身仿佛浸在冰水里,竟然找不到丝毫的温度。她缓缓地站了起来,目光深凝:“这就是你的真心话?”

    郦雪凝一张素净的面上毫无感情,语气显得有些居高临下:“不错,这些话我早就想说,却一直没有忍心。江小楼,如今你我身份贵贱有别,最好还是不要往来的太过密切。”

    小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忍不住怒道:“郦小姐,你是担心我们会把你过去的一切抖出来吗?”

    郦雪凝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漆黑的眸子一派释然平静:“要怎么说都是你们的事,不过我必须提醒你,小心祸从口出!”

    ------题外话------

    感谢所有坚守在娼门文下的妹纸,你们的支持与理解,是我继续写文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