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83章  天生一对

第83章  天生一对

    安王妃猛然一下愣住,双手下意识地痉挛,手中的茶杯当即掉在地上,稀稀拉拉碎了一地,接着四下里一片寂静。

    婢女还趴在地上不停颤抖,安王妃却已经站了起来:“走,跟我去瞧瞧!”

    到了新房,满屋子异味呛鼻,身后婢女不由悄悄别过脸去,安王妃把脸一沉:“乳娘呢?还不收拾干净,任由你家主子糟蹋新房吗?”

    乳娘连忙挤进去,好容易才和其他婢女一起制服了延平郡王,强行把他搀出来。延平郡王身上还没有来得及穿衣裳,眼泪鼻涕到处都是,他大声哭喊着:“她欺负我,她打我!娘你看!”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手臂上的抓痕、脸上的血印全都露出来给安王妃看。

    安王妃一瞧,果真是鲜红累累,不由勃然大怒,横眉怒目地向床上新娘子望去。床上的新娘子衣衫散乱,发髻微松,一张格外娇俏的面孔满是纵横的眼泪,鼻涕、粪便糊了一身,鲜红的嫁衣上散发出阵阵恶臭。

    安王妃极端恼怒:“你到底是谁?”

    秦甜儿哇地一声哭了,迅疾扑到安王妃的脚下:“我是被江小楼陷害的!王妃,我是探花郎的妹妹,是秦府的千金小姐,今天要嫁给那傻子的是江小楼,不是我呀!”

    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安王妃的脸色唰地一下黑了,她左右四顾,逼问“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所有的婢女道:“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人不对?”

    婢女们面面相觑不敢应答,终于有一个人壮起胆子回答道:“王妃,昨日里新娘子装扮重,郡王又是一直闹个不停,奴婢们一时失察,求王妃饶恕!”

    安王妃面色阴冷:“来人,把她们都拉下去!”立刻便有身材高大的妈妈们冲了进来,把四名婢女连拉带扯地拖了下去。

    安王妃冷冷的目光落在了秦甜儿的身上:“你不知情?”

    秦甜儿心急如焚,立刻道:“是,是!王妃,请你放我回去吧,我不是真正的新娘子啊!”

    安王妃笑容里满是寒气:“青天白日,居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江小楼还真不是一般的胆大,而你居然说不知情,这里里外外这么多人,你若是要反抗,早已喊出声来!分明就是和江小楼串通好了,用李代桃僵之计来糊弄我,当我安王府是好欺辱的吗?”

    秦甜儿也不由恼怒起来,她爬起来,怒容满面:“安王妃,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嫁给你的傻儿子,还是我千方百计求来的吗?我疯了不成!”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安王妃更是恼怒,延平郡王的确是个傻子,可那也是她的亲生儿子,纵然心头对他也有几分厌烦,可却不容许任何人随便羞辱,她指着秦甜儿,冷笑着道:“居然敢对我出言不逊,掌她的嘴巴!”

    两个妈妈迅速上前,一把将秦甜儿按在地上,另一人取来一块绛紫色的竹板,双手捧着送到安王妃的面前。安王妃看了竹板一眼,点头。妈妈挽起袖子,竹板从空中落下,“啪”地一声,在秦甜儿的脸上发出沉闷的响声,秦甜儿惊呼一声,却迅速被人堵住了嘴巴。板子噼噼啪啪打下去,秦甜儿惊骇到了极点,脸上一片惨白,一头乌黑的头发散开着,每打一下,她的身体便痛苦的抽搐一下。

    屋子里一片肃静,只听到竹板噼噼啪啪打在脸上的声音。不一会儿,秦甜儿雪白的脸上便渗出一道道血痕,就连嘴巴都高高肿起,形容可怖。安王妃站在那里,脸上面无表情,就这么无所谓地看着。妈妈打足了三十下,这才停下手看着王妃,安王妃向她摆了摆手,妈妈提着竹板悄无声息地退下。

    安王妃瞧了秦甜儿一眼:“江小楼去了哪里?”

    立刻便有人拿掉了秦甜儿嘴里的塞子,她想要发怒却又不敢,被安王妃的气势震得浑身发抖:“我……我不知道,她派人把我迷晕,一路背着我,飞檐走壁到了这里,李代桃僵地嫁给延平郡王。王妃,您好好想一想,若我早与她串通,怎么会莫名其妙被留在这里任你处置?她是与我有仇怨,故意要害我啊!”

    安王妃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她咽不下心头这口气,江小楼她不会放过,秦甜儿也别想跑掉。

    安王妃离开新房,一路快步回到大厅,却发现安王竟然还安坐在椅子上,不由强忍怒气,把事情的原委向安王说了一遍。

    安王抿了一口茶,抬起眼皮子道:“这事情是你一手作主,现在应当如何善后?”

    “我哪里想到江小楼居然有这样的胆子,连我都敢耍!”安王妃的眉心隐隐跳动,眼中火光簇簇。

    安王叹了一口气:“秦甜儿你要怎么处置?”

    安王妃冷冷道:“本来我觉得江小楼聪明伶俐、为人乖巧,才想让她嫁进王府,没想到她如此不识抬举,我绝不会轻易饶了她!至于这个秦甜儿——”她说到这里,不经意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难掩不屑,“她当我这安王府是什么人都出入么,还如此出言不逊,简直是狂妄。”

    安王妃本质上是一个极为骄纵自负的人,凡是违逆她的意思,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江小楼临时用了调包计,安王妃若是就此接受秦甜儿,岂非滑天下之大稽。

    安王到底有些犹豫:“这已经拜了天地,入了洞房,都过了整整一夜,再送回秦府,怎么和人家交代?”

    安王妃压根不以为意:“怎么交代?我还没有怪他秦家私纵我的儿媳,偷梁换柱,应该是他们向我交代,我为什么向他们交代!”

    安王面色沉凝地摇了摇头,开口道:“来人,将秦小姐安然无恙送回秦府。”

    这时候的秦家早已经乱了套,秦小姐半夜在房间里睡得好好的,不知何时竟被歹人劫去。守夜的丫鬟发现不对的时候,她早已不翼而飞了。秦府不敢惊动外人,只能悄悄搜寻,忙活了一个上午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秦甜儿的消息。

    秦夫人已经晕倒在床上了,而秦老爷正在催促秦思尽快去找京兆尹,秦思经过深思熟虑,却摇头道:“父亲,妹妹失踪非同小可,如果事情闹大了。不但她的清誉受损,就连咱们秦家的名声也将毁于一旦。你想想看,一个未出阁的千金小姐,就这样在房间里无缘无故的消失了,纵然她将来平安无事的回来,外人会怎么想?”

    秦老爷一愣,看着自己的儿子道:“这叫什么话,难道就放着自己的妹妹不管?”

    秦思面上焦灼,眼底却平静:“当然不是不管,我自然会想方设法从其他的渠道把甜儿救回来。但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咱们还不适宜轻举妄动,否则一旦打草惊蛇,甜儿反而会有危险。”

    听到儿子如此信誓旦旦,秦老爷非但没有放松,反而皱紧了眉头道:“我不明白甜儿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居然半夜爬进墙来将她掳走,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家里这么多护卫,难道都是死人不成?”

    秦思暗叹了一口气:“与秦家有如此深仇大恨的,这京城绝没有第二个,我心中已经有数。父亲,你放心,我不会让此人逍遥法外的。”

    外面突然起了一阵喧哗,秦老爷一愣,立刻道:“怎么了?”

    话音刚落,突然见到秦甜儿披头散发地扑了进来,一头栽倒在门槛上,把所有人吓了一跳。顾不得其他,她猛然抬起脸,却是满脸鼻涕眼泪,受尽委屈的模样,悲鸣道:“父亲,大哥!”

    秦老爷赶忙扶住自己的女儿,谁知却闻到一阵腥臭味,立刻捂住自己的鼻子道:“甜儿,你这是怎么了?”

    秦甜儿满脸是泪,秀发披散,一张小脸煞白煞白的,身上还披着散乱的嫁衣,她放声大哭道:“父亲、哥哥!我被人害死了,你瞧瞧,瞧瞧我这个样子!”

    两人仔细一看,才发现她满脸血痕,似乎是被竹板打出的痕迹。秦思上前一步,不敢置信道:“怎么回事?!你把事情细细说清楚。”

    秦甜儿呜呜咽咽说道:“昨晚上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就被人背着一路出了秦家,那人把我带进了安王府,竟和将要嫁给延平郡王的江小楼互换了身份!那些蠢货也不看清楚,就把我当成了江小楼送入了洞房,不止如此,安王妃今天一早捉不到江小楼就拿我出气,你瞧!你瞧呀!”说完,她把脸凑上来给秦老爷看,秦老爷一瞧果然大为心疼,心中恼恨道:“这江小楼,简直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了!我一定要去找她算帐!”

    秦思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他道:“父亲,不可冲动!这件事情,咱们还需要从长计议。”

    秦甜儿大声哭闹道:“从长计议,怎么从长计议!你没瞧见我的脸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大哥,你真是太无情了!”

    秦思瞧她一眼,冷冷道:“若不是你总喜欢出去惹事,还再三挑衅江小楼,何至于此?如今不光是江小楼要对付你,连安王妃都十分恼恨秦家,她可不会管什么你是否自愿,这笔帐算来算去谁也逃不了!”

    江小楼这简单的一招,不光是脱离了安王妃的控制,更重要的是把秦家拖下了水,安王妃再理智也不可能原谅李代桃僵的秦甜儿。大家变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都跑不掉!

    秦老爷心疼不已,顾不得其他,只是赶紧道:“先上药,先上药!可千万别留下疤痕!”

    秦甜儿还要争辩,却更害怕毁容,赶紧让婢女替她擦药。

    秦思坐了下来,就在对面平静地望着她,语气格外缓和:“你和延平郡王拜了堂吧?”

    “是呀,他们强压着我,我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就糊里糊涂拜堂了。”

    “那入了洞房没有?”

    秦甜儿一时摸不清自己大哥的意思,呆住了。

    “只怕是已经入了洞房。”秦思笑了笑,心想即便你不说我也知道。

    秦甜儿吓得低下了头,全然没了刚才张牙舞爪的模样,只能低声斥责婢女道:“轻点儿!”

    “安王妃是不是很生气?”秦思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问道。他对秦甜儿的心理把握得很准,知道越逼越没真话,只能漫不经心的引导她,让她不由自主地说出心理话。

    “很生气,我还以为她要把我当场打死呢。”秦甜儿见他不再追究昨天晚上发生的的事,稍稍松了口气。

    “是吗?”秦思细想片刻,凝神道:“那她还说了什么没有?”

    秦甜儿一愣:“没、没什么了。”

    秦思盯着她,那双秀长的眼睛透露出慑人的光彩:“再想想,一句也没有?”

    秦甜儿想了片刻,才迟疑:“我想起来了,她说——安王府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秦思淡淡哦了一声,沉默了好半晌,接着又转头问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起初秦甜儿还有些害怕,在秦思不断的诱导下终于详细说了。包括延平郡王疯疯傻傻的模样,也包括他在喜床上尿湿了被褥,弄得一塌糊涂的情形,一股脑全倒了出来。

    秦思只是静静的听着,不时看一看正满面怒色的秦老爷,等到秦甜儿把话都说完了,秦思挥了挥手,吩咐婢女道:“把小姐先带回去休息。”

    婢女应了一声,一左一右搀扶起浑身依旧是软绵绵的秦甜儿,退了下去。

    秦思走到书案前,提起毛笔在铺好的宣纸前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墨渍沾湿了宣纸,却又将笔一扔。刚才秦甜儿提到昨夜只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但秦思却明白其中的惊险之处。他此时无比后悔,当初如果没有将江小楼送给紫衣侯,而是直接将她处死,对秦家反而是一件好事。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古人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必须忍下这口恶气,这些王爷表面看起来闲散,其实势力颇重,若能因势利导,反为我用……

    他沉吟了半天,才抬头对秦老爷道:“让妹妹稍微收拾一下,光明正大嫁入安王府。”

    “你说什么?”秦老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秦思立刻拿出他那巧舌如簧的本领,表面上是替秦甜儿考虑,骨子里却是极度自私:“父亲,你好好想一想,甜儿已经和延平郡王拜了堂,入过新房,在安王府又待了整整一夜!这件事情如(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果传出去,别人必定会把秦家当作耻笑的对象。依我说,倒不如把甜儿好好的送去,并且向安王表明愿意结这门婚事。”

    “不行,甜儿是你的亲妹妹,怎么可以嫁给一个傻子!”

    秦甜儿虽然刁蛮任性,可也是秦家的掌上明珠,秦老爷一直指望她和王鹤的婚事能成,现在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延平郡王,若是脑袋好的也就罢了,可偏偏是一个傻子,他如何忍心?

    秦思冷冷一笑:“父亲,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可别忘了,王将军一直从骨子里瞧不起咱们家,王鹤前阵子跑秦府跑得很勤,可他也不过是想在太子面前露脸罢了!说到底,他们家压根瞧不上甜儿,你何必自作多情。”

    秦老爷瞪眼道:“他看不起,难道安王就能看得起?”

    秦思淡淡一笑,神情恢复从容:“事情如果将错就错,对咱们反而是一件极大的好事。我听人说过,延平郡王一直是安王的一块心病,因为是痴呆儿,门当户对的人家自然不肯将女儿嫁过去,花钱从平民百姓家里买一个,却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因此安王妃才四处寻觅合适的对象,她最终看中的是出身商户的江小楼,可是比着江小楼,咱们家甜儿又差到哪里去?有我这个大哥出面,再加上太子的说和,这门婚事一定能成。”

    不管他说得如何天花乱坠,秦老爷还是觉得不忍心:“总不能因为这样就把你妹妹推入火坑!”

    秦思终于沉下脸来:“你好好想一想,如果甜儿嫁入安王府,就等于攀上了安王这棵大树,这样秦家也会脸上有光。相反,若是你执意不肯,甜儿恐怕只有长伴青灯古佛,再也不会出现有名望、有地位的人家向她求亲!”

    听了这话,秦老爷猛然泄了气,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

    秦思微笑,婉转劝说:“父亲,我的建议既可以保住她的名声,又可以让其他人知道秦家不是没有倚仗,再也不敢心存侥幸。甚至在固定的时候,这桩婚事可以成为一种政治资本……”

    秦老爷双眼无神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孩子从小读书识字,文采风流,可他没有想到,秦思的心肠也够狠毒的,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妹妹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卖掉。他颓然地挥了挥手:“这个家向来是你作主,你说了算,我不管了。”

    秦思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道:“多谢父亲。”

    “可是甜儿那个脾气,恐怕她不肯——更重要的是,怕她反而在安王府惹祸。”

    “父亲,她不肯又如何,还能嫁给谁?”

    目送着秦老爷离去,秦思眼底才露出一丝冷冷的寒光:“江小楼,你越是想要打垮秦家,我越是要反过来利用你,令我更上一层楼!”

    秦甜儿万万想不到刚从安王府逃回来就面临着立刻被送回去的局面,听完父兄的决定之后,她一连绝食一天一夜,结果当然没死成,硬生生又被救了回来。她充分发挥了刁蛮任性的老毛病,趁着婢女不注意,解开腰带作了绳子,又被人从横梁上放下来。秦夫人不得已,时时刻刻守着她、劝着她。

    “女儿啊,你再怎么想不开也没法子,除了安王府,谁还肯要你!”秦夫人不得已,把实话都说了出来。

    秦甜儿哇地一声,绝望地哭着扑倒在枕头上:“死了算了!”

    “死了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就正好趁了江小楼的心意!”秦思冷冷地道。

    秦甜儿猛然抬起头来,怒视着秦思。

    秦思不紧不慢地道:“死了多容易,到时候江小楼还会送你一个花圈。可若你嫁入安王府,就是堂堂的郡王妃,江小楼只能匍匐在你的脚下!”

    “可那是个傻子!”她撕心裂肺地喊道。

    “傻子又如何?那也改变不了他尊贵的身份!甜儿,除了他,你别无选择。”

    安王府

    安王妃怒气冲冲地闯进了书房,冷声道:“王爷,你是真的要让那秦甜儿进门吗?”

    安王看着自己的妻子,淡淡开口:“不错,太子殿下亲自说项,此事乃是天作之合,我必须答应。”

    安王妃脸上掠过一丝恼恨,眼底火光蹦起:“王爷,别人硬扣在咱们头上的屎盆子,你看也不看就接下了?”

    安王妃素来自持身份,从未有过如此不当的言行。安王知她生气,便只是垂下眼睛道:“办婚事也算皆大欢喜,你就不要再生事了吧。”

    安王妃瞬间挑高了眉头,细细的眉尾现出格外的锋利:“王爷,我可全都是为了你着想,那江小楼如此不识抬举,怎么也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

    安王斜睨她一眼,慢慢开口道:“今天上午杨阁老亲自到访,向我言明江小楼师从于他,是他心爱的女弟子。她没有父母,婚事必须经由师傅同意。你明白了吗?”

    安王妃脸上的血色一下子退得干净:“你说什么,江小楼是杨阁老的弟子?”

    安王冷笑不已:“没有金刚钻谁敢揽瓷器活?那老家伙昨儿还赢了陛下一盘棋,把陛下气得脸色发青,他却没事人一样嘻嘻哈哈地说收了一个女弟子的事,当时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一个商户之女能攀上这棵大树,是个有心计的,难怪她如此嚣张。”

    安王妃脸色忽青忽白,贝齿紧咬:“你惧怕杨阁老,就要我忍下这口气?”

    安王瞪她一眼:“什么忍气!不过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耍了些小花招,哪里值得气成这样!你不是想要儿媳妇么,秦甜儿我瞧就不错,她是秦家的千金,兄长又是探花郎,哪里不比江小楼强百倍!我不管秦家和江小楼有什么恩怨,这无心插柳,倒还真是一桩好婚事。”

    听安王这样说,安王妃简直不敢置信,她怒视对方道:“好啊,真好!你年纪越大胆子越小,居然被一个老家伙吓破了胆子!”

    安王却不理会安王妃,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小事,只要能有一个儿媳妇堵住众人的嘴巴就行,至于这儿媳妇到底是谁他其实并不在意。男人嘛,总是把眼光放在朝堂之上,不像安王妃这等头发长、见识短的女子,总是斤斤计较那点颜面。颜面算什么,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娶了秦甜儿,等于给太子一个颜面,与秦家也达成了一种同盟,这对于安王府来说又有什么不好?相较之下,把江小楼这样的孤女娶进门来,才是天大的笑话。

    秦思果然是个能做大事的人,他明知道外面隐隐有风声传了出去,却还是按照正常程序与安王府交换了庚帖,另择了吉日将自己的妹妹打扮一新,安安稳稳地送入安王府。

    谢府

    郦雪凝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明显惊魂未定:“这件事情真是太过凶险,若是那劫走你的人有什么不好的念头,你该怎么办?”

    江小楼笑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也不过只有这颗脑袋,还有什么。”

    听到江小楼说出这种竟似于无赖的话,郦雪凝不由自主摇了摇头:“小楼啊小楼,你简直是不要命!”

    江小楼却只是悠然一笑:“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雪凝,今天可是秦府嫁女的大日子,我还预备出去看看热闹呢!”

    “你可歇着吧,若不是你秦甜儿怎么会嫁入安王府,听说她在府中又哭又闹,绝食相逼,可秦思就是执意要将她嫁给延平郡王,这样的兄长还真是狠心。”郦雪凝不由惋惜道。

    江小楼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对于秦思而言,只要能往上爬,未婚妻可以出卖,妹妹又算得了什么?”

    郦雪凝不得不承认江小楼说的没错,秦思这个人之所以难以对付,就因为他没有底线。别人绝对做不出这等厚颜无耻之事,他却可以照样做得风声水起,毫不在意。这一回他收下安王府聘礼无数,并回以大量嫁妆,把一切安排得风风光光、无可挑剔。若是外人不知道内情,还真以为秦甜儿是寻觅了一个极好的归宿。

    江小楼勾起嘴角:“你何必为他人担心,秦甜儿嫁给延平郡王是疯子配傻子,天定姻缘,再合适不过了!”

    郦雪凝瞪了她一眼道:“你就高兴吧,回头人家找你算总帐的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江小楼闻言却哈哈大笑起来,郦雪凝难得见她笑得如此畅快,连连摇头道:“疯了,疯了,我看你也疯了。”

    江小楼却不生气,只是招来楚汉道:“楚大哥,来,替我送这封信给秦小姐。”

    “什么?”

    所有人都呆住了。

    安王府

    整个婚礼十分盛大、体面,安王妃像是故意要做给江小楼看,大摆筵席,广邀宾客,马车把整条街都给堵得水泄不通,红色的绸子铺天盖地,捧着佳肴的婢女川流不息。

    外面宾客云集,秦甜儿左思右想,越发恼恨。但事已至此,无可改变,她也莫可奈何。只能自己把盖头掀了,坐在新房里生闷气,却不知怎么突然手心里被人塞了一张纸条,她展开一瞧,顿时变色。

    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知名不具。

    是王鹤的字迹!秦甜儿满脸喜色,事发之后她曾经数次向王鹤送信,却都石沉大海,她还以为对方无动于衷,却不料现在得到了消息!之前是莫可奈何才同意这门婚事,现在她怎么甘心!如果可以嫁给一个少将军,比傻子郡王何止强上千百倍!

    她摘了凤冠霞披,一路撞开婢女闯了出去。

    庭院里,安王妃一身华服,满面寒霜地挡在了她的面前:“你要去哪?”

    秦甜儿心头一沉,却仗着王鹤的痴情,恼怒道:“我不要嫁给一个傻子,我绝对不要嫁给他,宁死也不要!”

    安王妃看她一眼,似笑非笑道:“宁死也不要,死还不容易嘛。”她向身边人看了一眼,“既然新娘子不想活,你们就送她一程吧。”

    几个奴婢立刻上去,一个抓脚,一个抓住胳膊,还有一个扣住脑袋,将秦甜儿按了个结结实实。秦甜儿羞愤交集,大声道:“你要干什么?”

    安王妃额心的梅花妆艳若桃李:“你不想嫁给我的儿子,我也同样不想要你这个儿媳妇,送你一程又有什么不好。你痛快,我省心!”说完她一挥手,那些人立刻抱着秦甜儿向花园中间的一口水井走去。

    秦甜儿大惊失色,拼命挣扎,怒道:“放开我,放开我!”

    看到这种情形,安王妃却微笑起来:“我这是为你好,死了,你就不必再嫁给我的儿子了。”

    奴婢们严格遵守王妃的指令,已经半拖半抱着人到了井边上。秦甜儿双手死死扒住长满青苔的井石圈,只觉得滑不溜丢,心直往下沉,大为后悔自己鲁莽。可这就是她的个性,死到临头才后悔,未免太晚了。她大叫着饶命,那声音是何等的凄惨。秦家的婢女想冲出去救她,却碍于王妃在场不敢动作,一个个都是脸色发白,形同木偶。

    那些人极为凶恶,强行扒开秦甜儿的手,拼命把她往水井里推,她为了活命,本能的挣扎着,这短暂的相持是那样漫长,简直让人连浑身的寒毛都倒竖起来!

    安王妃走过来,绣着大幅牡丹的金色裙角在暗夜里带起一阵旖旎的色彩,然而她只是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现在想明白了吗?”

    秦甜儿涕泪横流,觉得自己已经被冻在了冰块里,舌头也变得无比麻木:“想、想明白了,我嫁!我嫁还不行吗?”

    安王妃细白的手指轻轻地抚过秦甜儿的脸蛋,温柔道:“这脸恢复的不错,倒没有留下什么伤疤。秦小姐,要做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才行!”说着她收回手,面无表情地道:“来人,把她送回新房。”

    秦甜儿这才被放了下来,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几乎是被人架着离去的。

    安王妃冷冷地望着,勾起嘴角:“一个个都这么不识抬举。”

    走廊里响起了轻缓的脚步声,安王妃回过头,见到一个锦衣华服的中年美妇在婢女的簇拥之下翩翩而来。她立刻换了颜色,笑着上前道:“原来是姐姐来了,有失远迎。”

    眼前的人正是庆王妃,她与安王妃是堂姐妹。然而与艳丽嚣张的安王妃不同,庆王妃长着一副平静雍容的面孔,虽然年轻的时候也是美人,可如今瞧上去却比安王妃要苍老许多,她看着安王妃,微笑道:“妹妹何必生这样大的气,秦小姐还是个孩子,不懂事罢了。”

    听到庆王妃这样说,安王妃冷嘲一笑:“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真当我安王府是来来去去随便自如的地方吗?”

    庆王妃瞧她艳丽的面孔染出勃发的怒意,挥退身边的人,才柔声道:“妹妹,这婚事来得如此突然,到底出了什么事?”

    安王妃便将这几日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她的堂姐,一边说一边连声道:“我真是快被这些混账东西气死了!”

    闻言,庆王妃轻轻皱起眉头:“妹妹,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安王妃一愣:“姐姐,这话怎么说?”

    “世人常说强扭的瓜不甜,人家姑娘不愿意嫁给延平郡王,你又何必强逼着。你也不想想,万一她真的嫁进王府却又对你们心怀怨恨,借机想要报复生事,你又该怎么办?”

    安王妃横眉怒目道:“她敢!”

    庆王妃笑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是个年轻冲动的女子?若是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好好一桩婚事岂不是成了家庭的灾难。郡王虽然心智不足,但本质上是一个纯善的孩子,何必强作孽。再者说你都已经娶了儿媳妇,怎么还这样不稳重,动不动就咬牙切齿的!听我的,养养心吧。”

    安王妃被自己的姐姐训斥,脸上一红,倒没有什么恼怒的神情,沉思良久才道:“你说的也不错,若是我真的把那江小楼弄进府来,说不定更是个祸胎!但是我心里就是不服气呀,她这么耍了我一通,难道我还要任由她开开心心的不成?”庆王妃淡淡笑道:“她如此胆大包天,可见还是个孩子,你又何必和她计较。安王早已经定了主意,你只要服从他就好了,其他的不必多想。”

    安王妃却下意识地反驳道:“我可不像姐姐你那么好说话,若是安王也像庆王一样——”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见到庆王妃脸上微微变色,不由自觉失言:“姐姐,对不住,我说话总是心直口快的。”

    庆王妃的脸色慢慢缓了过来,她拍了拍安王妃的手,柔声道:“好了,不必去想那么许多,既然秦小姐已经进了门,就好好过日子吧。”

    安王妃嗤笑道:“你不知道这丫头也是个贱骨头,不打她都不肯点头!嫁给我的儿子,难道真委屈了她们?”

    庆王妃看着安王妃摇了摇头,心道这世上谁家女儿会愿意嫁给一个傻子,只不过延平郡王再傻那也是安王妃的亲生儿子,她总是有所偏帮的。思及此,庆王妃只是微笑着转移了话题:“听你这样说,我倒对那个江小楼起了三分兴致,改明儿指给我看看。”

    安王妃一时好气又好笑:“也不过就是脸长的好看了些,性子温柔了点,现在看来其实就是一只狐狸,狡猾得很。”她说得咬牙切齿,说完了自己却又觉得好笑,不觉真的笑出来。“不过,姐姐也可以出去散散心,不要总是想着雪儿的事。”

    听到雪儿二字,庆王妃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退得干干净净,连强作的笑容都掩饰不了。安王妃心头一凛:“你瞧,我今天怎么接连失误!姐姐,不要怪我。”

    庆王妃叹了一口气:“世上的一切终有命数,不是我的强求不来,雪儿刚出生的时候人人都说她是个美人坯子,可惜我们的母女缘分实在是太浅了,浅到只是相处了短短几年,就再也没了……”她说着不觉眼泪盈满了眼眶。

    安王妃心头替她难过,只好劝说:“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庆王心中十分自责,姐姐也不要总是怪他,终归是夫妻。”

    庆王妃的脸上却略过淡淡的嘲讽:“夫妻?亲生女儿失踪这么多年,他还可以嘻嘻哈哈若无其事,这样的丈夫不要也罢!”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安王妃有一个傻儿子,庆王妃却有一个失踪多年的女儿,这件事情都是两人心中的隐痛,她们两人对坐着,却是唏嘘不已。

    金玉满堂门口

    郦雪凝下了马车,向江小楼道:“我都说了让你在家在待几日,现在跑出来,就不怕安王妃找你的麻烦?”

    江小楼笑了笑:“不,现在她只会忙着收拾秦甜儿。”

    郦雪凝不免出言提醒:“说不准,秦家这一回反倒因此得势。”

    江小楼冷笑:“爬的越高,摔的越惨,这是真理。要报仇,我等着他来,看看谁先脱下一层皮!”说完她便径直走入了酒楼,郦雪凝站在原地默立片刻,轻轻摇了摇头,向小蝶道:“走吧。”

    拐弯处的一架马车里,安王妃沉下脸道:“瞧见没有,就是刚才进去的那个蓝衣女子。”

    庆王妃没有立刻回答她,安王妃有些奇怪,转头望道:“你怎么了?”

    庆王妃指着刚刚走过台阶的年轻姑娘,声音颤抖:“你觉得那个姑娘是不是——”

    安王妃看了一眼,台阶上空空如也。

    “你说谁,江小楼吗?”

    庆王妃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长长的甲套深深陷入她的皮肤:“不,不是!我是说最后进去的那个姑娘!”

    ------题外话------

    ashash111君,你送50颗钻石的意思,是要求一个华丽丽的客串么……

    编辑:一周相亲数次,木有收获……

    小秦:⊙▂⊙

    编辑:也不算,长胖了数斤……

    小秦:吖

    编辑:因为跟人家不熟,拼命埋头吃饭,就默默地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