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81章

    只听一阵阵犬吠声、嘈杂的人声,这次连江小楼也听得很清楚,不由面色一变。

    数道黑影就在瞬间纵身越进室内。

    “有刺客,抓刺客!”小蝶大叫起来,她的反应极为机敏,随手抓起一张圆凳朝为首的刺客砸去,趁着对方阻挡的瞬息,反身不顾一切地拉起江小楼便夺路而逃。刚刚奔出门外,那刺客已经一剑避开圆凳,率众追了出来。

    在外面当差轮值的护卫被这叫声惊动,连忙举手中的剑迎上去挡住刺客,被那为首的刺客一剑刺在胸口倒地而亡。其他护卫们也拼死冲上去,与刺客纠缠成一团。为首的刺客却不顾其他人,只提着剑向江小楼逼过来。

    江小楼和小蝶快速地沿着花廊向前奔去,小蝶的鞋子都掉了也顾不上捡。

    行刺已经到了这一步,如果不一举杀掉江小楼以后就没有机会,刺客加快脚步穿过走廊,终于要赶上江小楼,正要一剑刺去,不知是谁从远处掷来一块东西,来势之疾,快逾电光!他举剑去拦,那东西立刻碎成两半,他躲避不及,衣袂立刻被划破一道口子,却也顾不上许多,一个健步便向江小楼斩下。

    一个年轻男子及时架住那闪亮的寒光,一剑挑飞了他手中宝剑。刺客没了武器,竟被那男子打得连连后退,他没有想到这人力气如此之大,竟然连他也无法阻挡,一时害怕连连向后退去,神色极度惊恐。这男子嘿嘿笑了两声,竟然扑上去一把抓住刺客的腰间,将他猛然举高,随后大喝一声,重重砸在地上!刺客只觉得浑身剧痛,急忙低头一看,只见到自己膝盖以下的部位,竟然活生生被他摔断了,不由惨叫一声,目眦欲裂。

    江小楼反应很快,迅速大声道:“大哥,留他一命!”

    楚汉连忙刹住了步子,看着江小楼,不好意思地挠头:“不好意思,我下手好像太重了。”

    江小楼走过来,刺客只瞧见那双精致的绣鞋上镶着璀璨的珍珠,不由把视线上移,这才发现对方乌黑的头发无意中散开来,披在柔软的肩膀上,还生着一双妩媚的眼,皮肤白皙得玉一样,正定定望着自己,不由一震。

    其他刺客见状觉得不妙,悄悄撤退了,护卫们这才纷纷围拢过来,江小楼挥了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

    小蝶才惊魂未定地看着江小楼道:“小姐,这些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你?”

    江小楼微微一笑,指着那刺客:“你倒是问问他,为什么要杀我?”

    刺客下半边身体血水咕噜咕噜往外冒,只一个劲瞪着江小楼不说话,江小楼淡淡道:“腿断了不要紧,若是咽喉断了,那可怎么办呢。”

    刺客依旧一言不发。

    江小楼叹了口气:“想我死的人实在太多,可是会用到等下作手段的不过寥寥几人。来人,把他押下去,好好审问。”

    她的话音刚落,只见那躺在血泊里的刺客喉咙里发出咕咚一声,瞬间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口、眼、耳、鼻都渗出紫黑色的黏液,很快就没了呼吸。

    小蝶盯着变形的尸首,只觉得心脏在剧烈的颤抖,暗叹一声,对方竟然早已经留了后手,这刺客不管刺杀是否成功都是死路一条。

    “把他的尸体送到京兆尹衙门,就说半夜有人想要盗窃。”江小楼将目光从丑陋恶心的尸体上移开,看着楚汉道:“今天多亏大哥的帮忙。”

    楚汉笑了笑:“小意思,不必放在心上,我不是你的护卫吗?从今往后我就一直保护你,绝不会有人能够伤到你。”

    江小楼只是点头,转身向屋内走去。

    楚汉却拉住小蝶道:“嘿,你家小姐得罪了什么人,怎么会有人用这样毒辣的手段要杀她?我看这些人都是惯常做这些事的,外面院子里的护卫还有几个被迷晕了……”

    小蝶呸了一声:“你问我我问谁?!”

    楚汉摇了摇头。

    等小蝶回到屋子里,看见江小楼已经把帐本收好,准备回去的样子,不由惊讶道:“小姐,你已经知道刺客是谁了吗,怎么半点都不害怕啊!”

    江小楼眼眸平静,语气带着讽刺:“这世上除了秦甜儿这个蠢东西,谁又会做出这样的事?”

    小蝶有些疑惑:“难道不会是秦思吗?”

    江小楼摇头:“这种事情太过冒险,一旦被人捉住供出主谋,千朝英明一朝丧,秦思才不会做这么傻的事。只有他那个愚蠢的妹妹,才会想到买凶杀人这样笨的主意,这是在给我送把柄。”秦思最喜欢在背后教唆别人出头,他坐收渔翁之利。

    小蝶立刻明白过来:“也对,说起来楚汉真是厉害,居然能单枪匹马打退刺客,看样子咱们留下他,是真的留对了!”

    江小楼听了,却是轻轻一叹:“似这等江湖奇人,金银钱帛是留不住他的,只能用这种方法,说来也是我使诈了。”

    小蝶觉得江小楼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刚才刺客进来的时候,小姐并不如何害怕,好像早已知道了一样……真是怪!

    第二天一早,江小楼和郦雪凝一同进了酒楼。刚进门就听见后院传来练习武术的吆喝声,江小楼远远望去,见到楚汉正和人比划。在与楚汉的接触之中,江小楼才知道他祖上数代皆是武将,祖传绝技,他尽得真传,成年后在外省的名气很大,只不过因为祖上曾经犯了罪,终身不得入仕,他即便有一身武艺,亦是无人肯雇佣,所以才会无家可归、四处流浪。

    只见他从树丛里跳出来,飞一般地窜过草坪,跃上对面高高的假山,就在一瞬间接连发出三把飞刀,各自正中靶心,在旁边观看的护卫各个击掌欢呼,叫好不已。

    江小楼微笑着站在一旁,小蝶则看得目瞪口呆:“我以为只有话本里才有,没成想世上真有这种绝技!”

    楚汉已经看见江小楼,只是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见那些护卫还在喝采,他心中很是得意,眉飞色舞道:“握尖旋飞半圈或者几圈后刀尖插中目标,这就叫旋飞!不过飞刀还是雕虫小技,用飞针也可伤人,且射得更准!”

    一个护卫抢在前头道:“听说楚大哥飞针很有准头,我们从未见识过,今日要请你试上一试,让我们开开眼界。”他一开口,其他护卫都附和起来,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他极为高兴,立刻吩咐道:“好,你们且瞧着!”说完他打开自己腰间的带子,取出四颗铁针,眼睛往四下里描着,嘴巴里说找个靶子才能试一试。

    其中一人笑道:“这个容易,您等着!”说完他取出一根短笛,竟吹出一阵清亮脆耳的鸟鸣声,片刻就引来一群麻雀。楚汉微微一笑,一扬手,四颗铁针嗖搜嗖的飞上天空,转瞬掉下四只麻雀来。

    其中一只鸟儿正好落在江小楼的跟前,小蝶好奇地一看,不由愣住,那铁针正好击中鸟儿的眼睛,竟将眼睛射得稀烂。小蝶不禁暗自心惊,这鸟在天上飞,眼珠子又这么小,这家伙竟然可以一击正中,功夫可真是不得了!

    楚汉走上前来抱拳道:“小楼妹子,你怎么来了。”

    所有护卫都管江小楼叫小姐,只有楚汉别个不同,江小楼待他也显得亲热些。江小楼笑脸盈盈:“我是来看楚大哥练功的,没想到你还真是绝顶高手!”

    楚汉嘿嘿一笑,挠了挠自己的头道:“我这两把刷子,不过混口饭吃。平日里没活路的时候,也会到街上卖卖艺,挣点银子。”

    楚汉是个很实在的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小蝶虽然常瞧他不顺眼,却也不得不承认此人武艺高强,远胜寻常护卫百倍。江小楼盯着楚汉,神色似有一丝若有所思。楚汉被她那眼神看得发毛,不由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江小楼笑容温和:“楚大哥武功如此高强,却不知轻功又如何?”

    楚汉笑了笑:“不然我爬墙给你看?”

    小蝶却故意激将:“墙壁不够高,底下又有假山,很多人都可以爬上去,不过速度快慢而已。”

    楚汉一扬眉,大声道:“取一根竹竿来!”护卫们都呆住了,竹竿,那东西滑不溜丢,怎么爬上去?他们对视一眼,四处寻摸了一阵,好容易才找到一根细细长长的竹竿,足有两米余。楚汉大喝一声:“扶好了!”话音刚落,他已经拍杆而上,身轻如燕,瞬息之间直至杆首,很快又透空而下,如大鹏展翅,以掌抚地,倒行十余步,看到这精彩绝伦的一幕,所有人都惊住了。

    人体大大重于空气,以一般人的体质,难升墙上屋,就是从屋顶下坠,也难免伤筋动骨。故人要排除这点重力,必须有一种浮劲。古传内家轻功,以跌坐炼气,或早或晚行功,能将气自由提起与沉着,数年之后能起数丈之高,身轻如羽,墙壁可走,水面可行。从前江小楼曾经听大哥说起这样的奇人,断没有想到今日居然亲眼瞧见,想起那一日顾流年飞檐走壁的功夫,她不由嗤笑,与楚汉比起来,顾流年那招数只能算是爬墙了。绝世轻功,非一日一时能练成,她还真是捡到宝了。不过,这块宝是否堪当大用,还需要好好测试一番。

    小蝶惊讶道:“你这功夫是怎么练的,怎么这么神奇?”

    楚汉见素来瞧不上自己的小蝶出言询问,不由越发得意:“我从四岁的时候开始,父亲就给我穿上铁衣。本来人的身体是比外界环境要重,为求身法的轻灵,必须要从加重自身的重量开始练功,开始固然会觉得沉重,但练久了就会轻松,经过刻苦的练习,会逐渐适应而不觉沉重。一旦除掉铁衣,当然浑身会更轻松,行走奔跑也会非常舒适和迅疾。十年之后,便可达到在平地行走步履轻急、不扬微尘,窜上纵下,就如飞瀑落叶、燕子凌空。”

    一直沉默不语的郦雪凝闻言,不觉轻笑:“从前我只听人说草上飞、雪上飘、水面走,原来居然真有这样的功夫,只是练习起来需要十多年时间,又有多少人肯下如此苦功?”

    楚汉听了这话,方才注意到这里还站着一个美丽的姑娘,这个姑娘一副瘦削的身材,略显苍白的瓜子脸,一束乌黑发亮的头发松松的挽个髻,身上是一件极为素净的袄裙,腰上紧系了一根丝带,把全身各个部位的细条优美的勾画了出来,形容十分婉转风流,独具风情。他一瞧之下,不禁整个人都呆住了,

    江小楼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见他盯着郦雪凝脸色涨红,试探着道:“大哥,你听见我在说话吗?”

    楚汉一惊,顿觉自己盯着人家姑娘看十分冒失,连忙道:“小楼妹子,你刚刚说什么?”

    江小楼看了郦雪凝一眼,见她也是满面惊诧的神情:“看来,大哥压根就没有留意到我在说什么。”

    江小楼和郦雪凝站在一起总是格外引人注意,江小楼明丽,郦雪凝素雅,寻常人总会先注意笑容美丽、灿如星子的江小楼,可是仔细一瞧才会发现郦雪凝秀眉似远山青黛,也别有一番韵味,而这种韵味是江小楼身上所没有的,那是一种弱不禁风的柔弱之美。

    楚汉嘿嘿直笑,眼睛虽然看着江小楼,却不时悄悄地去望郦雪凝。小蝶看得来气,叉腰斥责:“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听到小蝶凶巴巴的一句,楚汉吓了一跳,他是一个粗莽的汉子,平日里极少见到大户人家的小姐,先是看到一个绝艳倾城的江小楼,又看到一个淡雅如菊的郦雪凝,不由自主就觉得心神动摇。江小楼虽然长得很美,可她的笑容总有些怪怪的,让他心里发毛,有一种时时刻刻会被算计的感觉,这样的姑娘他实在爱不起来。可是看到郦雪凝,就让人觉得特别舒服、特别温暖,毛孔里都透出舒坦来,大概是这个身子柔弱的姑娘身上有一种格外动人的魅力吧。

    他这样想着,又抬眼看了郦雪凝一下。小蝶瞬时如同老母鸡护崽一般,挡在郦雪凝的面前道:“你再无礼,小心我让小姐把你赶出去!”

    江小楼淡淡地道:“小蝶,楚大哥没有恶意,你不要这样凶。”

    小蝶吐了吐了舌头,瞪着楚汉满是警惕的神情。

    江小楼却似乎对楚汉的武功很感兴趣,不时又询问楚汉许多别的问题,楚汉一一做答,毫不藏私。郦雪凝看着江小楼,只是微笑:“你问这么详细做什么,难道你想学武功吗?”

    江小楼深深惋惜:“我这个年纪再去学武功只怕已经太迟了,我只是觉得楚大哥有这样的好功夫,应该好好利用起来,你说是不是?”

    郦雪凝瞧江小楼说得欢快,问道:“你要做什么?”

    江小楼只是望着楚汉,笑容格外友善。楚汉下意识摸了一把后颈,只觉阴嗖嗖的:“先说明,我只是来保护你,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看楚汉如此紧张,江小楼从善如流:“楚大哥,你学武功干什么?”

    楚汉浓眉大眼,显得格外英挺:“学武功当然是为了强身健体,光宗耀祖。”

    江小楼却毫不犹豫地给予他打击:“不,武字是由止和戈两字合成的,学武功的人要铲奸除恶,为民除害,消灭世间一切的恶,弘扬一切的善,才能真正止息兵戈,世间太平。”

    楚汉一震,随即憨厚地笑了:“你好像懂得比我多,这样说也没错啦,好,我听你的!”

    郦雪凝不禁暗自心惊,江小楼分明是在坑人,止息兵戈哪里是这样理解的?

    回到楼上,郦雪凝看着江小楼道:“你把这人找回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江小楼淡淡地道:“你没瞧见,昨天晚上有人想要杀我。”

    “可是你身边已经有了不少的护卫,其中还有许多是你高价请回来的,有他们做保镖难道还不够吗?为什么还需要一个这样的高手,这太不同寻常了。”

    江小楼神色冷静地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护卫不少都是出身草莽,各有各的本领,在关键时刻总会派上用场,但这些人我出的起价钱他们会跟着我,一旦有人拿出更高的利润来诱使,未必没有背叛的。楚汉这样的人却不同,他很善良,也很忠诚,为了那些孩子……他会死心塌地为我办事。”

    郦雪凝显然持不同意见:“他个性太直,怕反而坏你的事!”

    江小楼只是微笑,并未回答。

    此时小蝶得了禀报,过来道:“小姐,刚刚安王府来下了帖子,说要请您去赴宴。我好不容易才把那人安抚下来请到雅室稍坐,就说小姐要稍微梳妆一下,可也没办法糊弄多久。小姐早点想定了,我们还能如何应对。”

    郦雪凝的面孔一下子变白了,眉头紧蹙难掩紧张:“安王妃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找你,咱们想个法子拒绝了吧。”

    小蝶附和道:“是呀小姐,不如就说你病了,我这就去!”

    “站住!”江小楼喝止了她。

    小蝶转过身来,满脸不知所措。江小楼并未立刻说话,静立须臾,才抬眸,目光清澈:“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在王妃来请的时候才倒下,她一直派人暗地里监视,这时候再想躲哪有那么容易。”

    小蝶咬了咬牙道:“这还有没有王法,请人赴宴哪里有强请的道理!”

    江小楼啼笑皆非:“她是安王妃,不必讲道理。”流言纷飞之后,安王妃不好明火执仗抢亲,便准备迂回政策了……

    郦雪凝从千头万绪里抽出一缕头绪,主动开口:“我陪你去。”

    江小楼眸子被寒意侵透:“不,你留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对我反是个大好机会。”随即她吩咐道:“小蝶,你请楚汉进来,我有话要吩咐他。”

    楚汉很快就来了,江小楼笑道:“楚大哥,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

    楚汉正色道:“有什么事?你请说吧。”

    江小楼定定瞧向他,剪水双眸潋光流转:“安王妃希望我嫁给他的傻儿子,我执意不肯!她今天亲自给我下了帖子,要我立刻去赴宴。我猜她的目的,是让一切尘埃落定!”

    楚汉一听,皱紧浓眉:“青天白日她还能掳人不成?”

    江小楼叹了口气:“安王府不需要掳人,只要想方设法把我强留下就行。”

    楚汉把脸一沉,冷声道:“这种豪门权贵最是没脸没皮,不用怕,哪怕是背,我也会把你救出来!”

    江小楼黑漆眸子寒光一闪,笑容更柔:“安王府守卫森严、高手如云,虽然我信任大哥的功夫,可想要把一个活人偷渡出来,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楚汉咧嘴一笑:“你放心吧,我说行就一定行!”

    江小楼果然坐上安王府的轿子,带了楚汉前去赴宴。

    繁华的大街上,一群年轻的贵族打马而过,他们一个个骑着肥壮油亮的大马,连随行的奴仆都华衣美服、趾高气扬。领头的一个是位容貌娇美的女子,她穿着红色骑装,系着镶满珠宝的腰带,脚磴一双羊皮小靴,美貌出众、神采飞扬。这群人经过的时候,竟然连安王府的轿子都避到了一边,百姓们也纷纷停下来,驻足观看。

    江小楼轻声咳了一下,楚汉立刻到她的轿子旁边,低声问道:“小楼妹子,有什么吩咐?”

    江小楼轻轻掀开帘子一角,光线将她的面容隐匿,瞧不真切,只听见声音温和:“刚刚那位是陛下宠爱的华阳公主,因为生得美貌,从小格外得宠,没有人敢违背她的心意。”

    楚汉不知道江小楼为什么突然提起华阳公主,有些奇怪地道:“那又如何?”

    江小楼道:“楚大哥不是说自己技艺了得,我想试一试,看大哥你的本事到底有多大。”

    楚汉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江小楼声音轻快,眼眸盈盈照人:“传说华阳公主有一件心爱的宝物,是一个金丝织就的枕头,她对这枕头十分宝贝,连睡觉都抱着睡,不知道大哥可不可以替我取来?”

    楚汉也不傻,狐疑地盯着江小楼,江小楼笑道:“你放心,似那等东西我还不放在眼中,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大哥的本事深浅,取得之后经我验证,你便可以将这枕头还回去。”

    楚汉点头:“好,你且等着!不过——我现在若是走了,谁来保护你?”

    江小楼摇头低笑:“现“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还不会有什么危险,你放心去吧。”

    楚汉转身消失在人群之中……

    安王妃看到江小楼,面上笑盈盈的,半点也瞧不出被拒婚的恼怒。江小楼便也做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与她寒喧。

    安王妃笑道:“你瞧我脸上这梅花妆如何?”

    江小楼仔细看了一眼,黑漆眸子微闪:“王妃额头上的花痕,就如投影上去的一样,栩栩如生。”

    安王妃得意道:“这梅花妆刚开始只有梅花的形状,后来我觉得太单调,便吩咐婢女学习如何做其他动物,比如小鸟、小鱼、蝴蝶。他们那些俗人总是喜欢用金箔和纸片,我却喜欢用玉箔,哦,最妙的还是用蜻蜓的翅膀!”

    说得兴起,仿佛请江小楼来真是为了闲话。

    江小楼将茶盏搁在桌上,笑容似轻烟飘渺:“蜻蜓的翅膀十分脆薄,如果描上金笔涂翅,一定十分美丽。”

    安王妃犹如遇到知音:“不错,把蜻蜓翅膀剪成花瓣的形状,涂上金粉,贴在额上比金片更加轻薄细致。来,再看看我的其他收藏。”安王妃一边说着,一边吩咐婢女捧来珠宝匣子。

    安王妃果真准备了许多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给江小楼看。

    江小楼不说完全了解安王妃的秉性,可这等权贵素来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惯了,不会容许任何人轻易冒犯她的威严,像江小楼这样毫不犹豫的拒婚,纵然措词婉转,怕也得不到她的原谅。她知道安王妃在背地里打什么主意,便只是笑盈盈的,安王妃问一句她答一句,气氛倒也十分融洽。

    婢女看见安王妃兴致很高,却都悄悄垂下了头。事实上,安王府这两天的气氛很不寻常,王妃的脾气越来越暴躁,稍不如意就拍桌子、摔古董,王府里的花瓶、茶壶,乃至王爷收藏的珍奇古玩、名人字画被她摔烂、撕碎的不计其数。性子起来,动辄骂人、打人,所有人见了她就如同耗子见了猫吓成一团。想不到这位江小姐一来,王妃的脸上便重现了笑容,只是那笑容底下仿佛蕴藏着更大的风暴,叫人心头惴惴不安。

    安王妃看完了珠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宝,又带着江小楼去参观花园。安王府的花园很大,花木珍稀,怪石林立,亭台楼榭,廊回路转,还有一汪碧水潆洄并流经园内,景致千变万化,别有一番洞天。

    江小楼看天色已近黄昏,这才开口道:“王妃,时辰不早,我也不该继续打扰,理应告退了。”

    安王妃挽着她的手,眼底热情好似蹙了一团火:“现在时候还早,不用这么急着回去,谢府那边我早已传了消息过去,说我很喜欢你,要留你在王府多住几日。”

    果然!江小楼眼眸静谧,幽深得看不清情绪:“铺子里还有许多事情,我怕是不能留的太久。”

    安王妃扬眉一笑:“不过是区区的生意,若有什么损失,我照额赔偿给你就是。”

    婢女连忙道:“江小姐,得到我们王妃的赏识可是天底下人人都想要的好事,你可千万别不识抬举。”

    江小楼缓缓而笑。

    安王妃轻咳一声,展开笑颐:“你懂什么,小楼是个十分聪明的姑娘,她自然不需要别人的提点,还不闭上你的嘴巴退到一边去,没规矩的东西!”

    江小楼却突然注意到不远处的假山后面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窥视着她。每当她目光转过去的时候,那道眼神就消失了,仿佛不曾存在过一样。她不动声色笑了笑:“既然王妃盛情相邀,小楼只能却之不恭,打扰了。”

    安王妃越发欢喜,吩咐婢女端上瓜盘水果,与江小楼坐在凉亭里说话。

    原本一直躲在假山后面的人终于浑然忘我地飞奔跑了出来,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根木棍,兴奋地径直冲到安王妃的面前:“娘,给你看!”

    木棍的尖部,捆住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狗,早已被捣得骨头粉碎,面目全非。

    江小楼微微蹙眉,都说延平郡王智力如同孩子,现在看来他可比孩子要残忍多了。

    安王妃勃然大怒:“谁把延平郡王放出来了,为什么不好好看着他!”

    延平郡王原本疯得厉害,却似乎极为畏惧安王妃,一脚踏在台阶上站定了,有些犹犹豫豫的,安王妃怒斥他身边的乳娘道:“还不快把郡王带下去!”

    延平郡王一跺脚扭头就往外跑,安王妃没想到儿子竟然敢如此藐视自己,忍不住大声道:“站住!”谁知延平郡王并不听,他跨过亭台向远处飞奔而去。

    安王妃怒气冲冲站起来,几乎忘记江小楼的存在,快步向延平郡王消失的方向追去。

    眼看安王妃已经率众追了过来,情急之中,延平郡王就近爬上一棵树,当安王妃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高高的树杈上了。

    安王妃纵然修养再好,今天也被延平郡王把脸面丢尽了,她看自己的儿子高高坐在树上,火气不由更大,怒声道:“把他给我拉下来!”

    仆从挥动竹竿,大声喊着,想要把延平郡王驱逐下来,但竹竿毕竟太短,差了一大节,除了打下一些乱叶外一无所获。

    安王妃扶着自己的额头,几乎气得发昏,乳娘擦着眼泪喊道:“郡王,求您下来吧。我给你搬个梯子来,千万别摔了!”

    年轻的郡王却是坐在高高的树杈上,鼻涕笑得往外喷,双腿摇晃个不停。

    王府的仆从好容易才找了一个梯子,稳稳搭在树上,大声喊道:“您下来吧,快顺着梯子下来吧!”

    见对方仍然稳坐不动,安王妃怒了,她不顾自己的身份,厉声道:“还不快上去给我把他抓下来!”

    所有人都为难了,郡王拼命抱住那树不停地摇晃着,如果护卫们也跟着爬上去,一定会加重树干的压力,只怕咔嚓一声,树枝断成两截,他就会从几丈高的树上摔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延平郡王死死的抱住树枝任凭别人怎么说也不下来。乳娘恐惧地哭叫着、乞求着,可是他压根无动于衷。眼看惨祸就要发生,江小楼道:“王妃,现在不是急的时候,延平郡王可有什么心爱东西?赶快取了来,想法子把他哄下来。”

    乳娘一惊,连忙道:“有,有,我身上就有!”她竟然解开衣襟,露出洁白的胸脯,冲着延平郡王大喊:“郡王,喝奶的时辰到了,下来吧!”

    江小楼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延平郡王眼中出现痴迷的神情,他慢慢从树梢推退到梯子上,再顺着梯子爬了下来,而那些护卫早已等在树下,一把将他抓住。乳娘带着延平郡王离去了,他还不停回头望着江小楼,神情露出几分困惑。

    安王妃想起自己刚才失态举动,满面通红:“也是从小惯的,都这么大了还不懂事,总是惹我生气!”

    江小楼只是微微含笑,并不评价。

    原本在远处望着的安王将这一切收进眼底,他沉思了片刻,才点头道:“王妃的眼光不错,这是个聪明的姑娘。”

    管家有些犹豫地道:“可是王爷,之前您不是说过现在不宜给延平郡王办喜事吗?”

    安王冷冷地道:“话虽如此,可王妃难得如此欣赏一个女子,她是打定主意了……好了,你下去准备婚事吧,不要声张,也不要宴客,秘密操办。”

    看江小楼如此青春美貌,又聪明伶俐,若她能够替这傻孩子冲一冲喜,说不准也就明白过来了。安王越想越觉得如此,一时将那五爪金龙引起的不快,都忘到脑后去了。

    安王府的规模自然要比谢家大上很多,但是大半天下来江小楼就玩了个遍,从几重大院一直到最后的藏书楼,安王妃都带着她参观了一遍,就连花圃和果园她也一一走到。安王妃走累了,便吩咐其他人陪她去参观。但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群人簇拥着,绝不给江小楼借机逃走的机会。

    晚上,安王妃亲自设宴为江小楼作陪,宴后命人带着她去客房休息。待婢女们都退下后,江小楼推开窗户看了一眼,院子外面站满了护卫,守备森严、严阵以待。那黑暗中闪烁的寒光,叫人心惊胆战。

    她微微一笑,掩上了窗户。

    第二天天刚亮,江小楼就醒了。简单梳洗一番,用了早膳,推开门才发现整个安王府都是一片银白,原来是下雪了。安王妃没有早起的习惯,也没有传江小楼去见,所以她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待伺候的婢女都退下后,一道黑影从窗户跃入,出现在江小楼的身边。

    江小楼收了书,微笑道:“原来是楚大哥,昨天可有收获?”

    楚汉向她亮出了一个包裹,抖开包裹皮:“你瞧!”

    江小楼瞧见那金灿灿的一角,面上露出惊讶,果真拿到了!楚汉擅长飞檐走壁,哪怕是城门宫墙也没有可以拦得住他的东西,更何况只是区区的华阳公主府,他要进去恰犹如探囊取物。护卫昨天已经发现了他的身影,却以为是一只大黑鸟嗖的一声飞过而已。这金丝枕,公主特别宝贝,于是他偷偷捻了一点土,蒙面摸黑溜进公主的卧室,蹲在床边把泥土抹在华阳公主的脸上,然后飞上房梁。华阳公主醒了,不去检查一下屋子里是不是来了外人,却立刻感觉到脸上的异样,她生怕自己美丽的容貌受损,连滚带爬起来照镜子,一看还真出事了,就大声喧哗起来。婢女们被惊动,过来忙乱了一气,才发现不过是一点泥土,洗洗脸就好了。华阳公主终于放下心来,以为是婢女们晒枕头的时候落下的泥土,便把婢女严厉斥责了一通,又抱着自己的宝贝枕头继续睡觉了。只可惜,枕头已经被不知不觉调换了……

    楚汉洋洋得意,却不忘提点:“给你看一眼,我就要还回去!”

    江小楼信守承诺:“请便。”

    楚汉捞着枕头转身要走,却又狐疑地道:“你现在还不回去吗?”

    江小楼叹口气道:“这两日王妃就会压着我成亲了,所以我回不去。我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嫁给谁不是嫁呢?可惜,可惜啊……”

    楚汉瞪大眼睛道:“可惜什么?”

    江小楼狡黠地看他一眼,慢慢地道:“可惜我以后再也没有办法见到雪凝了,她身体那样柔弱,怕是禁不起这个打击。在这个世上只有我是她的朋友,没有了我,她不知会有多伤心。希望你回去以后,替我好好安慰她,叮嘱她记得吃药,多多顾着自己身体,可别为我哭泣。”

    楚汉原本要走的脚步突然顿住了,他凝神看着江小楼道:“郦姑娘真的会很伤心吗?”

    江小楼格外认真地回答:“自然伤心,只怕得活活哭死。”

    楚汉想了想,悄声道:“那我想方设法把你带出去。”

    江小楼眸子里晶光闪动:“没有人替代我,安王府怎会善罢甘休。”

    楚汉脑子不够用了:“你总不能叫我一个大男人来替代你出嫁吧,我倒是想,人家不能要啊!”

    江小楼声音婉转,温柔眸子里透出期望:“自然不会。其实,我倒是有一个绝佳的人选,怕你不忍心去偷……”

    江小楼雪肤与乌髻相映,别样动人,从柔润的唇齿间吐露出来的字眼异常清晰,似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悄无声息地潜入楚汉的灵魂,令他浑身震了一下。

    ------题外话------

    历史上真的发生过公主的枕头被盗一案,发生自柴绍的弟弟柴壁龙,他盗窃的是丹阳公主的枕套。

    编辑:听说你的U盘坏了

    小秦:是的,嘤嘤嘤(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

    编辑:听说损失很大,丢失了一万字的存稿

    小秦:是的,嘤嘤嘤

    编辑:请允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然后——

    狂笑三声,哈哈哈!

    小秦:斜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