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80章  光面英雄

第80章  光面英雄

    这一回,不光郦雪凝认为江小楼应该回避,就连谢康河也这样认为。可是江小楼却毫不在意,她只是把小蝶招到跟前,吩咐她立刻出去找几个说书先生,并且编好了摹本,叫她散播出去。

    人人皆知,安王平日里有午睡的习惯,每天中午总是会睡一个时辰,醒(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来后总要喝一杯茶,而他的茶杯是一只极珍贵的玉杯,每次由婢女按时送茶进去。但这一回,大街小巷开始将一个关于喝茶的故事传开来,人们描述得绘声绘色、吐沫横飞。

    故事很简单:月初的一天,安王府的婢女像往常一样送茶进去,突然眼前一花,好像看见一只极大的癞蛤蟆躺在床上,不觉吃了一惊,手一松,送茶的玉杯便摔破了,虽然安王尚熟睡未醒,婢女却吓得束手无策,不得已便偷偷出了王府,向一个算命先生求救,对方替她卜卦后,教给她一个主意,她这才放心回到王府。

    当安王醒来,要喝茶时看见的不是那个玉杯,便立刻大怒,责问婢女道:“玉杯哪里去了?”

    婢女经过复杂的心理斗争,老实回答:“摔破了。”

    安王勃然变色,正要命人惩处,婢女却不慌不忙地道:“这不是奴婢的错,实在是有大事不敢讲!”

    安王骂道:“快说,看你到底编什么鬼话。”

    那婢女想起算命先生的话,立刻指手划脚地说:“奴婢刚才泡茶进来,一脚跨进门来,看见床上躺着的不是王爷您——”

    “是什么?”

    婢女瑟瑟发抖道:“奴婢不敢说。”

    “快说,不然直接将你杖毙。”

    婢女连忙道:“是,是一条五爪大金龙。”

    安王原本应当十分震怒,可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似怒非怒的表情,他从旁边取出一锭金子赏给婢女,并且特别叮嘱她:“不许在外面胡说,小心撕破你的嘴!”

    可是这样私密的故事却成为街知巷闻的消息,人们描述着、谈论着,甚至津津有味地述说安王当时脸上的表情,一个个仿佛亲身经历一般,靠着想象把细节说得如临其境。一时之间不但在京城闹地沸沸扬扬,就连街头那些算命先生也不敢轻易摆摊了,因为他们一出来,就会被莫名奇妙的人盯上。最终,连皇宫中的陛下也听闻了这件事,他把安王叫进宫去,笑着留他喝了一杯茶。两人言谈之中十分亲热,可当陛下无意中提起那个故事的时候,安王几乎吓得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好容易才应付了皇帝,安王两腿发软地回到安王府,正巧看见安王妃正在布置筵席,准备大筵宾客,为自己的延平郡王迎娶新妇。

    安王不禁勃然大怒:“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做这种事!早上谢家家主亲自来向我请罪,言明那江小楼并不愿嫁入安王府,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安王妃立刻放下礼单,脸色一沉:“她不愿就不嫁,我安王府又成了什么地方!这婚事我已经定下来,断不容更改了。”

    安王一把夺过她手上的礼单,毫不容情地摔在地上,脸色铁青:“我说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再替那个傻子寻什么婚事!”

    安王妃腾地一下从美人榻上坐了起来,两眼冒火地瞪着安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昨日明明还兴高采烈,怎么今天就变了个人似的,我儿子又有哪里惹到你了,你竟不许他娶妻!”

    安王背着手在大厅里踱步,面色十分焦虑,听了这话猛然煞住步子,脸上凸显暴怒:“你懂什么!陛下今天召我前去,像是开玩笑一样的说起府外流传的一个故事,这故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也不知从何说起,偏偏外面人人传得风声水起,好像我心怀不轨想要篡夺皇兄的皇位!你没瞧见,皇兄笑得那叫一个渗人,我从来没有如此恐惧过!帝王之怒,岂是可以轻易担当的!在这风间浪口,若是传出什么你强逼民女的消息,只怕陛下更要将我盯死了。你自己出去瞧一瞧,几个御史在门口晃着呢,你非要大操大办我也不拦着你,把你的安王妃诰命直接留下,和你的傻儿子自己去过日子吧。”

    听了这话,安王妃感到有冰锥往她的骨头里刺,脸色一白,像是泄气了一般坐在榻上,良久说不出话来。

    安王见到自己的妻子露出这样的神情,一时觉得话说重了,缓下语气道:“这事情闹得这么大,我看现在还是低调一些,纵然你要办婚礼……也得想方设法要人家点头同意,然后悄悄的把事办了,不要惊动太多人——”

    “为什么要悄悄办,我儿子的婚事,凭什么!”安王妃忍不住怒气冲到咽喉。

    安王见她冥顽不灵,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我不管你到底想什么,总之不许给我带来麻烦!如果你坚持要迎娶那丫头进门,可以,不许叫外人知道她不愿意!万一外面有什么风声,我饶不了你!”

    “哼,我自有我的法子,不必王爷担心!”

    秦府

    刘嫣死后,秦家的主人们已陷入一场惶恐之中。秦思将他们召集起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告诉他们,并且深刻警惕,若是江小楼再来招惹千万不要力敌,更不要无缘无故上门去挑衅,否则的话刘嫣便是他们的下场。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有意无意地看了秦甜儿一眼。那眼神之中,带着严厉地警告。

    秦甜儿脸色发白,没想到江小楼竟然是这样一个煞星,大嫂当初还信誓旦旦要把对方教训一顿,没想到不出几日变成了刀下亡魂,据说连尸体都没有找到,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天晚上,秦甜儿连饭都吃不下去,只吩咐婢女点燃了凝神香,便躺下睡了。不知睡了多久,她忽然觉得四周的一切突然起了变化,头顶上的帐子在旋转,精致的流苏在旋转,屋子里的一切都在旋转,她仿佛站在了悬崖边上,四周没有人烟,只有一团团可怕的黑雾绕着她,就在此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铺面而来,钻入鼻孔,她一下子扣住喉咙,恨不能心肝脾肺肾全都一起吐出来。依稀之间,血雾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明亮的眼睛,弯弯的嘴角,洁白的皮肤,唯有眼底一片猩红,叫人觉得无比可怖。

    秦甜儿失声喊了出来:“江小楼!”

    瞬间,江小楼的身体消失,化为一片腥红的血浪,猛然把她推下了万丈深渊。秦甜儿双脚乱踢,一下子蹬破了锦账,这才从恶梦中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自己半个人已经快要从床上掉下来。旁边的婢女神色惊骇地望着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秦甜儿惊魂未定地坐着发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还从来没有做过如此恐怖的恶梦,从来没有这样担忧和疲乏。现在明明是冬日,她的寝衣却已被冷汗湿透,轻轻拍了拍胸脯,才发现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一抬眼瞧见婢女,厉声道:“还看着我做什么?赶紧去拿干衣服!”

    秦甜儿脾气不好,经常会在背地里虐待婢女,轮值的婢女看着她战战兢兢,赶紧替她脱去被汗水沾湿的衣衫,另换上一套干的。换好衣服后,秦甜儿挥挥手,让婢女退出去,她则坐在床边,看着红烛跃动的光火,想着刚才那个梦,不由自主瑟瑟发抖。

    刘嫣已经死了,下一个会轮到谁?

    她知道江小楼的性格,这个女人一旦开始报复,那就绝不会停止,想起自己之三番四次的挑衅,下一个被除掉的极有可能就是自己。不行,她要先下手为强!

    整整一夜,秦甜儿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整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她吩咐自己的贴身婢女莺儿道:“你去替我悄悄找个人来,要小心,不要让大哥和父亲发现。”

    莺儿见她眼露凶光,有些不安道:“小姐要找什么人?”

    秦甜儿冷冷一笑,慢慢开口道:“当然是找一个可以替我除掉江小楼的人。”

    莺儿眼里涌起一阵惊恐,神色极为犹豫。见她浑身发抖,秦甜儿厉声呵斥:“还不去办!”

    “是,小姐。”

    距离安王妃所谓的婚礼,还剩下七天。博古斋终于重新装修完毕,大家才发现原本摆满古董的铺子变成了一间名为金玉满堂的酒楼。江小楼原本想要保留博古斋的风貌,可经过慎重思考,她还是改变了主意。

    金玉满堂布置雅致,装修豪华,一时引来不少新的顾客。而主人江小楼却一直秘密招揽武艺高强的护卫,并且加强了酒楼周围的保卫。谢康河见她不想着怎么逃过婚礼,以为她已经认命了,天天在家中长吁短叹,突然发现她在秘密延揽高手,便以为她准备让这些人保护她逃跑,立刻又派了许多护卫来,可惜这些人都不能让江小楼满意。

    下午,江小楼正在巡视酒楼里的情况,却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在大厅内响起:“快快快,把光面拿出来!”

    江小楼顺着楼梯望下去,只见到一个男子正在下面大呼小叫。他反穿着件破旧皮袄,衣襟大大的敞着,腰间斜插着柄长剑,漆黑的一双浓眉下,生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只是大半张脸被一脸的大胡子遮着,看起来憔悴又落拓。

    所谓光面,就是没有加入任何调料的面,无肉丝,无酱料,金玉满堂是一所豪华酒楼,向来不招待这样的散客,更别提他要的只是一碗面条。伙计以为他是流浪汉,正预把他赶出去。江小楼却注意到了此人,向小蝶道:“请这位去楼下大厅坐吧,给他上一碗光面。”

    小蝶连忙去吩咐伙计,伙计心里头不痛快,却不敢违逆小姐的意思,很快传了话:“按我家的规矩,吃龙肝凤爪坐楼上,吃光面者坐楼下,客人吃光面请这里坐!”

    男人冷笑一声:“吃个面还分三六九等,这是什么道理,吃面的就不是客人吗?”

    伙计信口哼了两声,并未回答。酒楼虽然是打开门做生意,但客人一样要分高低贵贱,一等客人坐在顶层包厢,二等客人坐在二楼雅室,三等客人只能坐在大厅,这是根据每一个人的花费决定的,似这个客人,他只点了一碗面条,如果把他请到三楼的顶尖包厢,岂不是浪费资源?本质上看这伙计的说法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唯一有问题的是他的态度,显得有些势利眼。见伙计并不理会自己,那男子二话不说把面条吃光了,起身给了十文钱后便扬长而去。

    江小楼看着他的背影,定定地望了许久。小蝶问道:“小姐,你为什么对那个人格外关注?”

    江小楼笑道:“他面庭开阔,眼神坚定,不是寻常人物,而且那把剑你注意到了吗,上面还有未干涸的血迹。酒楼打开门做生意,没必要得罪客人。”

    小蝶一愣,正要说什么,却突然看见一群衣衫褴褛的乞丐从门口簇拥而入。

    伙计吃了一惊,连忙和掌柜一起上去要把那些乞丐轰出去,谁知刚才那吃面男子从乞丐之中窜了出来,大声道:“只要给钱便可以吃面,我这里奉上一两银子,让这些穷兄弟吃个够!”说完,他把银子砰地一声砸在了伙计的脑门上。

    伙计额头立刻肿起一大块,不由勃然大怒:“你这混蛋,竟然敢上门闹事!”

    江小楼早已交代下来,任何人不可以对客人无礼,更不能在大厅里闹事,掌柜忍了又忍,想起小姐就在楼上,怕惊着了她,所以只好呵斥了伙计,又耐着性子赔笑脸:“这位客人,您这样做我们还怎么做生意,谁会把叫花子请到大厅里来吃饭?您行行好,赶紧走吧!”

    谁知男子嘿嘿一笑:“那我不管,给钱就得给面!”说完他一挥手,那些乞丐立刻蜂拥而上,把整个大厅都给占据了。原本正在吃饭的客人见状,纷纷嫌恶地起身离去。这些乞丐倒也并不闹事,只是坐在那里大声嚷着,让上面条。

    伙计没法子,看着掌柜道:“掌柜,要不要报官?”

    掌柜看向楼上,却见到江小楼隐在楼梯口,向他微微一笑,轻轻点头。掌柜皱起眉头:“你去吩咐厨房准备些面条,尽快让他们离去!”

    谁知这帮乞丐刚吃完,又紧接着再来一帮,络绎不绝、川流不息,直到中午还未散尽。每次客人进门,见到大批乞丐坐在大厅里,立刻掉头就走,谁都不肯进来。掌柜急得满头大汗,那男子哈哈大笑,大刀阔斧地坐在大厅里擦起自己的长剑,不时用眼睛瞟一眼。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女子坐在了他的面前。一身绿衫,乌发如云,眼眸如星,正是微微含笑看着他。

    他不由一愣:“这位小姐,你没瞧见今儿这里已经被我包了场子!”

    江小楼目不斜视:“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给了这些乞丐不少银两,让他们来闹事。”

    男子嘿嘿一笑:“这里的伙计狗眼看人低,我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又怕什么!”

    江小楼只是微笑,推出一张一百两银票放在他面前:“这位大哥,现在这时节讨口饭吃不容易,你因为伙计一个人迁怒整个酒楼,这么些人可都是要开饭的,请你立刻带着乞丐们离开吧。”

    见到银票,男子十分惊讶地看着她:“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替他们出头?”

    江小楼笑容温和:“这一点你不必管,你只需要知道,若是你的乞丐半个时辰之后还不走,京兆尹便会派人前来。”

    男子目光四转,顾盼飞扬:“京兆尹的大狱我又是没有坐过,怕什么!”

    江小楼见他如此无畏,不由笑了笑:“你当然不怕,可那些无辜的乞丐呢,也要跟着大哥你受到连累。京兆尹刚刚上任,正预备整顿风气,似这等当街闹事的……怕是很不妥。掌柜有掌柜的道理,你也有你的尊严,互让一步罢了,何必咄咄逼人。”

    男子瞪大一双虎目,瞧了她许久:“这位小姐,你是个有意思的人,居然敢和我这样的人讲道理。好,我就让这帮穷兄弟立刻离开,绝不打扰你做生意!”说完他站起身,呼哨一声,那些乞丐立刻站了起来,三五成群簇拥着离去了。

    见男子要跟着离去,江小楼却开口道:“这位大哥,未曾请教尊姓大名?”

    男子眼神在她洁白如玉的面庞上转了一圈,目光却是清澄澄的,咧开大嘴,一笑:“我呀,不过是一个到处流浪的人,像小姐这等人,完全不用在意我是谁,咱们也不会再见了!”说完,他哈哈大笑着,出门而去。

    江小楼吩咐小蝶道:“走,咱们出去瞧瞧。”

    小蝶不由瞪大圆溜溜的眼睛道:“瞧,瞧什么?”

    江小楼目光流露出浓厚的兴趣:“瞧瞧这人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小蝶皱起眉头:“小姐,咱们还有正经事要做,这个人分明就是地痞无赖,咱们理他做什么!”

    江小楼却不理会,吩咐道:“去做准备吧。”

    小蝶没法子,只好招了招手,暗房里立刻便有一个和江小楼一模一样穿着打扮的姑娘走出去上了马车。马车一动,暗地里监视着江小楼的王府护卫便跟了上去。

    见对方已经走了,江小楼才径直向外走去,小蝶一跺脚,连忙抓起斗笠追了出去。

    江小楼的头上带着斗笠,垂纱掩面,虽然别人看不到她的容貌,可仅仅是那风姿仪态,显得那样雍容娴雅,高贵华丽,分明就是出身大户之家,一时引来许多人悄悄窥伺。她远远跟着那男子,小蝶不停地在后面嘀嘀咕咕:“小姐,咱们赶紧回去吧。我始终觉得这人没有什么稀奇的,其实就是来混饭吃,跟着他是浪费时间嘛!”

    男子已经进了第二家酒楼,同样要了一碗面。可是这一回酒楼的掌柜却没有江小楼这样好说话,他不但不给面吃,还吩咐伙计把这人强行轰出去。男子闷声不响地在桌子上坐定,任由七八个伙计拼命推他、拉他、扯他,他却纹丝不动。

    一个伙计飞奔而去,外面的路人都在看着,脸上露出惊诧神情。小蝶立刻道:“瞧,报官去了!人家可不像小姐你这么好说话。京兆尹知道有人在这里闹事,肯定会让衙差来把他抓走的。谁让他如此贪心,明明收了你那么多银子,还要继续讹诈!”

    江小楼却摇了摇头,目光专注:“七八个人都推不动,这人的武功实在非凡。”

    伙计的动作很快,没多久便带来五六个个衙差。为首的衙差十分恼怒地伸手向那男子一指,大声呵斥:“天子脚下,你竟如此放肆,把他拿下!”

    男子毫无反应,两个衙差立刻一齐扑了过去。他们拿着铁链,哗啦一声当头罩下,马上死死拉紧了。若是换了寻常人,只怕立刻就要被套走,可这男子双脚仿佛生了根一般,稳稳的下盘纹丝未动。

    动手的衙差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动摇他分毫,大吃一惊:“还不上来帮忙!”

    所有衙差都涌过去,大力硬扯铁链,想要把那男子扯起来。男子不闪不避,猛然站起,只听咔嚓一声,竟把铁链给生生扯断,五六名衙差如同被无形的水波震开,连退数步,其中一人跌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这是什么怪力气,快抓住他,抓住他!”

    掌柜和伙计见他刚一动手就把五六个衙差都给打退了,早就吓得魂飘魄散,飞似的逃开了。

    江小楼站在看热闹的人群里,不觉轻轻微笑起来,有这样的力气,实在是个人才,比她重金礼聘的那些护卫都要强上百倍。

    见此人竟然如此无礼,衙差们一个个眼睛瞪得血红,纷纷怒吼着扑上来挥舞刀枪。这是天子脚下,绝不可以发生任何骚乱,所以这些衙差个个都是身手不凡,他们一拥而上,看似混乱却自有章法。谁知这男子无畏无惧,竟空手夺过一个衙差手上的短刀,如砍柴一般劈头盖脸砸下去,攻势锐不可当。衙差们以为他要下杀手,一时惊得面无人色,纷纷后退,其中为首那人被夺走短刀,自然最为惊恐,反身便往门外跑,尖声大叫:“晴天朗日,竟有如此歹人!”

    衙差话没说完,男子一脚飞踢在他的屁股上,衙差摔了个狗吃屎,男子一脚上去,正踩在他的后腰。也不知他用了多少力道,就听到衙差惨叫一声,竟活活痛得晕了过去,其他的衙差见状,一个个都是惊恐万状。他们遇人无数,还从未见到如此使用蛮力且毫不畏惧的人。

    男子见他们全都不敢动弹,只是站在原地脸色发紫,不由嘿嘿一笑,丢了短刀快步踏出了店门,毫不犹豫离去了。

    掌柜这才从后面的柜台爬出来,一瞧整个大厅里都是一片废墟,满地狼藉,不由哀嚎一声:“苍天啊!”

    小蝶在门外瞧见这一幕,实在是不敢置信,忍不住惊呼:“小姐,这人好厉害!”

    江小楼点头:“他的确不是一般人,连长剑都没有拔出来就能全身而退,实在是叫人刮目相看。”

    这男子一连走了五家铺子,每次都用同样的方法。大多数掌柜都乖乖交钱让他离去,足足坑了有好几百两银子,口袋里装的满满当当。他接下去又跑了好几家药堂,却都空着手出来,最终没了法子,一路向郊外走去。江小楼靠走已跟不上他的脚程,只吩咐人雇了轿子,一路悄悄跟着他。轿子停了下来,江小楼环顾四周,这里已经到了贫民区,满眼都是破旧坍塌的房子,看起来十分衰败。她信步走着,却突然听见一户人家传来婴儿的啼哭之声,隐约瞧见男人的影子一晃,她看了小蝶一眼,吩咐道:“你若是怕就在外面,我去瞧瞧。”

    小蝶连忙拉住她:“小姐,你也太胆大妄为了!这种地方岂是咱们来得的?”

    江小楼看了一眼数米开外的护卫,淡淡一笑:“我的胆子天生就大,这好奇心怎么也改不了。今天我一定要瞧瞧这个男人为何需要这么多银两!”

    小蝶没法子,只好跟着走进去。谁知这院子里竟然满满当当都是小孩子,有七八岁的,五六岁的,三四岁的,大娃娃抱着小娃娃玩耍。孩子们年纪是不同,容貌也不同,唯一相同的是这些孩子不但面黄肌瘦,而且缺胳膊少腿,有的甚至没有眼珠子。孩子们一个个都惊恐地看着江小楼,这里从来没人生人来,怎么会多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小姐?

    江小楼望着他们,扬声道:“主人在家吗?”

    男子很快便从门内快步走了出来,他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奶娃娃,看起来刚出生没有多久,涨红了小脸不停地哭泣着。江小楼轻叹一声:“这位大哥,抱孩子可不是打人,并不是力气大就好,你还是快松一松吧。”

    男子吃了一惊,连忙松了孩子,这孩子才停了哭声,却还小声抽泣着,男子挠了挠头,满脸苦恼道:“我哪知道养孩子这么麻烦,太可怕了!”

    江小楼微微一笑,竟不顾那孩子身上满身脏污,把他抱在怀里,仔细端详片刻才道:“这孩子浑身都是滚烫的,为什么不请大夫?”

    男子看着江小楼,顾不上问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倒也直言不讳道:“我们这种穷地方,住的不是盗贼就是小偷,哪个大夫肯来,我今天出去讹了半天,好容易才讹到这么多银两,可惜那些大夫一听要到这里来,便谁都不肯迈步,害得我硬生生打碎了一个家伙的鼻梁骨!”

    江小楼失笑:“既然大哥想要请人来看诊,我倒是认识一个大夫,他一定会愿意来的。”说完她吩咐小蝶道:“还躲在外面做什么!”

    小蝶只好从门边出现,面上有些犹豫地问:“这些——都是你的孩子吗?”

    男子摇了摇头:“从前养他们的那个老婆子前几天病死了,我路过这里看这些孩子无家可归,就给他们一些吃的,可我身无长物,又没有赚钱的法子,只好去讹诈。这位小姐,对不住了!”

    江小楼并不在意,只是充满理解地笑笑,对小蝶道:“别罗嗦,快去请傅大夫。”

    小蝶离去后,一双双黑漆漆的小手扒在门口,孩子们都瞪大眼睛,好奇地望着江小楼。

    江小楼目光在这些孩子瘦弱的身躯上掠过,开口问道:“这些孩子为什么不送去慈幼堂?”

    男子哼了一声,满脸不屑:“慈幼堂?呸!他们只要身体健康的孩子,只有那种孩子才招人喜欢,才要得到别人的慈善!像这些孩子,谁也不会多看他们一眼的!”

    的确,只有健康可爱的孩子,才会赢得别人的善心,像他们这样个个“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都身带残疾,面容也毫无可爱之处,怎么会得到那些富贵妇人的怜悯。

    慈善,也是分对象的。

    很快,傅朝宣快步走了进来,他是坐着小蝶刚才安排的轿子来的。看清屋子里的情况,他顾不得和江小楼寒暄,立刻替孩子诊了脉,然后开了药方,吩咐身边的药童出去取药。等一切忙定了,他环视一圈,温和的眼神落在江小楼的身上:“我发现每次见到你,似乎都是给别人看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么好心?”

    他问江小楼的时候,分明还带着三分恼怒的语气,显然还在怪责她。

    江小楼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些孩子都被留在贫民窟无人问津,纵然出高价,大夫们也不肯来。这世上能够不问来由只看病人的大夫,只有傅大夫才能够做到,我不去请你,又请谁来?”

    听到江小楼这样说,分明掩藏着欣赏与赞美,傅朝宣面上立刻微微泛红,连原本要发怒都忘记了。

    男子却煞风景地大叫起来:“别忘了替其他孩子看病,我有钱!”说完,他把怀中的银票全都掏了出来,这才发现江小楼正似笑非笑看着他,他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地道:“这银票还是这位小姐给的,先给你付了诊金吧!”

    小蝶松了口气,只觉得他虽然满脸络腮胡子,但也没有那么讨人厌,她开口道:“这位大叔,其实你心肠也挺好的,竟然收留那么多孩子!”

    听了这话,那男子把脸一沉:“叫什么大叔,我今年才二十!”江小楼叫他大哥他乐呵呵应了,小蝶脱口就是一句大叔却把他惹恼了,一下子就报出了自己的真实年龄。

    江小楼和傅朝宣皆是面面相觑,小蝶则一下子全呆住了。

    傅朝宣摇了摇头,让孩子们都排好队,他替他们检查一下。看着傅朝宣给所有的孩子诊病,男子对他不由肃然起敬:“我就是从小读书少,不然我也做个大夫,悬壶济世、治病救人,那该有多好!”

    江小楼神情充满敬意:“大哥做的事跟大夫有什么不同?你跟这些孩子无亲无故,却想尽一切办法来救他们,想也知道你的心肠该有多好。世上竟然有大哥这样的好心人,实在是让我敬佩不已。”

    傅朝宣满面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在他的印象里,江小楼可不是什么善良之人,更不喜欢多管闲事。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她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哪怕是他傅朝宣,她肯多看他一眼,无非是为了他出众的医术。可她今天字字句句都是恭维,把这陌生男子捧得几乎是飞上了天。他心头暗暗替男子担心,很多人不了解江小楼,都会被她美丽和善的外表骗了,一不留神就得上了贼船。

    世上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果然男子开心得眉开眼笑。江小楼看了一眼这摇摇欲坠的屋子,才满是担忧地开口道:“这里环境这样恶劣,并不适合这些孩子成长。我在城郊刚买下一处别院,已经有了几个仆妇在照料,若是大哥不嫌弃,可以带着这几个孩子住到那里去。”

    男子顿时愣住:“咱们素不相识,这怕是不好吧!”

    江小楼笑容无比温和:“大哥,你别看那些衙役不中用,他们绝也不是什么善与之辈,只要好好调查便能查到你们住在这里。大哥自己倒是可以逃跑,那这些孩子又该怎么办?”

    听那温柔笑声,傅朝宣手上的银针抖了一下,只觉身上有些发毛。

    粗豪男子不得不承认江小楼说的没错,他的行为实在是过于冒险,可他并没有别的法子,念书不多又不聪明,只好用这样的方法来讹些钱给孩子看病。左思右想后,他才咬牙道:“那这样——我也不能白白受小姐的恩惠。”

    江小楼声音恬柔,笑如春风拂面:“大哥果然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你放心,也不叫你白受。这样吧,你武功如此高强,为人又豪爽,我缺一个护院,就请大哥替我顶上!”

    小蝶早已看出了江小楼的心思,当下故意嫌弃道:“小姐,咱们不是已经雇了十来个护卫,绰绰有余,可不需要他这样的鲁莽之辈!”

    男子满脸尴尬,江小楼却道:“那些护卫都是寻常之辈,哪像大哥武艺如此高强。大哥的为人我信得过,既然替我办事,他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确保我的安全,是不是?”

    男子连忙拍胸脯:“是,只要你给这些孩子看病,我一定好好替你做事,保护你的安全,只要我活着,就没人能伤你一根汗毛!”

    傅朝宣轻轻咳嗽了一声,想要提醒男子别这么快把自己卖了。江小楼不经意地看他一眼,他立刻低下头,继续看诊。

    江小楼眼神充满感动与温情:“还没请问大哥尊姓大名?”

    男子一脸憨厚的笑,半点没发现已经把自己卖了:“楚汉,小姐如果不嫌弃,就叫我一声楚大哥吧!”

    傅朝宣轻轻的,小声的,叹了一口气。

    等到一切安顿好了,送走了一步三回头的傅朝宣,楚汉便跟着江小楼回到金玉满堂。在小蝶的强烈要求下,他不得不重新打扮一番,剃掉了胡子。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是一头大熊,而是个身长八尺,浓眉大眼的年轻人了,而且他的神情之间有一股目空一切、旁若无人的潇洒豪迈之气,比刚才显得精神了许多。

    江小楼暗暗点头,这人并非是寻常地痞无赖,而是一个真正的游侠。这一把,她赢面很大。

    楚汉是一个性子粗豪的人,压根没有想到江小楼早就已经盘算好要他做什么了,却还把江小楼当成心地善良的有钱人家小姐,对她千恩万谢。

    另一边,秦甜儿多方打探,终于找到了她想找的人。这个人属于京城的黑帮,私底下经常帮那些权贵处理很多没办法上台面的事,人称周三郎。秦甜儿不说别的,只是约了周三郎,提出要让他杀一个人。

    周三郎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非常精明地问她:“到底要杀谁?不说清楚定然不做。”

    秦甜儿咬牙:“如今金玉满堂的女主人,一个叫做江小楼的女子。”

    听到不过是个抛头露面的女商人,周三郎的脸色便松快了许多,伸出手来。

    秦甜儿拿了自己全部的积蓄,递到他的手上:“只要你帮我把事办成,事后我定然还有重谢。”

    秦甜儿到底年轻,不懂得这些地痞无赖的油滑,这些人可不是她平时结交的那些少爷、小姐,他们的行事远超过秦甜儿的认知范围。

    果然,周三郎上下打量了她半天,微笑道:“光是这些可不够,要杀一个人,我也得冒很多的风险。”

    秦甜儿脸色一僵,惊诧看着他:“那你到底要多少钱?”

    周三郎望着他,这小姑娘细皮嫩肉,可以算得上是个小美人,便不由自主眼睛里带了三分淫邪,手也直接向她脸上贴过来。秦甜儿不是傻瓜,隐约觉得不对,立刻站起身向后退了两步,心里已是有些害怕:“我可不是一个人来,外面有护卫的!”

    周三郎呵呵笑起来:“你是知道的,我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这事多少还要担着些风险,小姐若不信我,还是把钱拿回去吧,我不要!”

    秦甜儿盯着他,十分恼怒:“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周三郎摸了摸下巴:“只要小姐肯陪我一夜,万事好说。”

    秦甜儿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经不住恶心又退后两步。

    周三郎盯着她,小眼睛里闪现出冷嘲:“怎么?不行吗?”

    秦甜儿眼中抑制不住流露出一丝愤怒的眼光。

    周三郎冷冷地道:“既然如此小气,那我就没法子了。”

    秦甜儿紧咬住嘴唇,整个人变得如同石块一般,刚想转身却又停住,她日夜无法安枕,天天都在害怕,一会儿是刘嫣那满是血光的脸,一会儿又是江小楼狰狞的笑容,几乎要被这两个人逼得发疯,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管用什么手段,她都一定要想方设法除掉江小楼。想到这里,她把心一横道:“事成之后,我就应你!”秦甜儿也是打着好主意,她决定只要杀了江小楼,就立刻闭门不出,周三郎难道还能闯入秦家吗?

    周三郎呵呵一笑:“真想通了?就是,陪一陪也不损失什么。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事办成。”

    秦甜儿终于高兴起来,她为自己的计谋很是开心。但她没有想到,周三郎心中也打着主意,并非她所想的那样简单。秦甜儿前脚刚走,周三郎立刻吩咐道:“来人,给我送封信出去!”

    天色渐渐黑了,江小楼一直留在铺子里整理帐目。小蝶觉得有些冷,起身想把窗子关上,就在这时候她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不由大为疑惑,后院素来不直接宰杀牲畜,何来血腥,她吸了一口气,终于分辨这味道是从外面飘进来的,外面的庭院四周分明有很多护卫职守……一种本能的防范意识涌上心头,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小姐,外面有人!”

    ------题外话------

    五爪金龙的故事确有其事,发生在袁世凯和他的小厮身上,善于揣摩主子的心思,才是奴仆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