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77章  精心试探

第77章  精心试探

    生在商门的女儿,即使长相美丽,气质脱俗,琴棋书画出众,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好的出路,许多姑娘为了家庭不得不抛头露面出来做生意,一旦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下半辈子想要觅得良婿更加难如登天。似江小楼这等良质美玉,竟然要在庸俗的商贾之中默默埋名一生,安王妃自然觉得惋惜。

    江小楼正要说什么,却突然看见安王妃整个眉头皱紧了,似乎正在承受某种痛苦,突然眼睛一翻,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婢女们一阵惊呼,赶忙上前扶住她,又忙不迭地派人去请大夫。

    江小楼一碰之后立刻察觉对方浑身滚烫,又满脸是汗,立刻提醒婢女道:“快去烧热水,别忘记在热水里对一点醋,替王妃擦脸擦身!”

    婢女惊住。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江小楼道:“在大夫赶到之前先用这种法子可以降低体温,还不快去办!”

    婢女见江小楼说的信誓旦旦,再也不敢耽搁,便立刻去办了。安王妃很快苏醒过来,见到婢女正在为自己擦身,而江小楼则退到了三尺之外,不由问道:“热水醋擦去汗液的方法,谁教你们的?”

    婢女躬身,低头回答道:“回王妃,是江小姐。”

    安王妃的眼神就落在江小楼的身上,流露出一丝惊奇。大夫恰好在此刻赶到,小心翼翼地替安王妃仔细诊过后才道:“王妃是在燃着香炭的房间内呆得太久,一时发闷才会晕厥过去,可见体质稍弱,今后一定要多加注意。”

    安王妃点头,婢女便引着大夫出去开药方。

    安王妃喘出一口气,这才吩咐人道:“闷出一身汗来,你们去准备热水,我马上就要沐浴。江小姐,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试试看你的保养之道。”

    江小楼只是微笑道:“王妃请自便。”

    婢女们不敢有丝毫异议,迅速下去准备,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就准备好了浴池。

    安王妃要沐浴,江小楼自然退到花厅里去等候。她刚站了一会儿,却有婢女轻言细语地过来请她:“江小姐,王妃请您去浴池。”

    江小楼略带惊讶,安王妃在沐浴,为什么要她进去,这岂非太不合礼数了。细细思索片刻,她终究迈动步子,在婢女的引领下进入安王府的浴池。浴池平面呈一朵盛开的海棠花形状,池底进水口装有双莲花喷头同时向外喷水,很是独特。浴池内幔帐飘飞,人影幢幢,竟有十来名婢女在内伺候。安王妃已经坐进了池子里,温热的水一直漫到胸乳,越发显得肤如凝脂,白腻如玉。她瞧见江小楼,面上含笑:“试试看你那些胭脂水粉吧,若是效果的确卓著,我会推荐给皇后娘娘。”

    江小楼微微一笑道:“是,只是这香花水可不行,会降低美颜粉的功效,请王妃暂且起身换过一遍。”

    安王妃十分痛快,命婢女竖起一盏屏风替她遮掩,并很快按照江小楼的要求换了一遍新水。等她重新坐进水中,却发现这水有些奇怪,表面漂浮着一层淡淡的混浊物体,不由微微沉了脸:“这是什么东西?”

    江小楼和颜悦色:“王妃,这温水里放入了杏仁油和蜂蜜,拌匀之后重复浸泡,可以使皮肤软化,变得柔和,再加上温水助推,自然达到舒缓皮肤的效果,接下来再使用胭脂水粉才可以更好的吸收。请王妃恕小楼无礼,我还要为您敷面。”

    江小楼的声音比黄鹂鸟还要动听,王妃点了点头。江小楼从一旁小小的精致盒子中取出凝脂状的膏,细细研磨了,亲自敷在王妃的脸上。王妃闻到一种药味,问道:“这是用什么做的?”

    江小楼含笑:“这是不带土的益母草晒干后捣成细粉,过筛加入米粉和水,调好后捏成如鸡蛋大的药团,为了让药性发挥出来,我用黄泥炉烘干药团,等大火烧到半个时辰后再改用温火烧一昼夜,最后加入滑石粉调匀,此方名为神仙玉女膏,乃是当年太祖爷最宠爱的张贵妃所用的宫廷秘方。”

    安王妃连连点头,却又追问:“既是宫廷秘方你又是如何得知?”

    江小楼笑道:“太祖爷在张贵妃去世后十分悲伤,怕触景生情,一朝散尽宫人,不少当年伺候贵妃的宫女都流落到民间。我的兄长曾经走遍大周的四方,他最喜欢搜集奇闻轶事,也经常记录一些偶然遇到的妙方。我是凭记忆重现了他的札记,找人亲自实验过,确认没有问题才敢加入方子里,王妃放心。”

    安王妃这才舒了一口气,此时江小楼已经命人在浴池里点起了香薰炉,炉内点着天然的中草药,散发出的芬芳气息不知不觉就让人觉得心头松快,江小楼道:“小楼斗胆,请王妃起身。”

    安王妃看了她一眼,并无避讳,径直从水中站了起来。晶莹的水珠滑过她高高的胸脯,细细的腰,看起来整个人都在发光。江小楼目不斜视,面上始终含着淡淡笑容,并没有露出受惊或者害羞的神情。安王妃看在眼中,对她更为满意。不卑下也不高傲,态度言语有分寸,是个有教养的年轻女子。

    江小楼取出另外一盒粉膏,吩咐两名婢女上来,认认真真替王妃敷遍全身,不待安王妃询问,主动解释道:“用白芷和珍珠母贝粉作为基础,再加入海蛤的粉末,这样的药膏用来敷身体,不但可以滋养皮肤,令身体白亮如雪、光泽如绸,还能预防很多疾病。”

    江小楼的声音娓娓动听,安王妃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你这丫头还真是有心思,说的许多方法都很新奇,我见过的名门千金多了,谁都不肯在这些上头花心思。要我说,连好好拾掇一下自己的心思都没有,更别提主持中馈了。”

    安王妃极其爱美,因此太过于执着外貌,再仔细回味她的话,好像在故意暗示对自己的喜爱。江小楼却微微笑了笑:“王妃说的是。”

    等沐浴完,婢女取来精巧细小的玉棍在王妃的脸上轻柔滚动后,才用玫瑰花制成的花粉抹在她的脸颊上,最后落下胭脂轻点口唇,其繁复和奢华的程度令人叹为观止。等上妆完毕,安王妃轻轻呼吸了一下,似乎在嗅着空气中的芬芳,良久,方微笑道:“的确是令人心旷神怡,独具特色。”

    其实根本不用任何香粉,安王妃身上便有一种似兰似麝,醉人魂魄的香气了,江小楼眉眼平静:“谢王妃赞赏。”

    安王妃见到江小楼的容貌风度和言谈举止,惊喜与欣赏是压抑不住的,特意又留她说了好久的话,待江小楼起身要告辞,她才笑着留客:“不必着急,下午我这儿有一出戏,陪着我看完再走也不迟。”

    不是邀请,而是居高临下的命令口吻。

    客人只有江小楼一个,她被安排在席面上十分尊贵的位置。王妃很喜欢看戏,专门开辟了戏厅,布置豪华且舒适。不但请了京城一流的名角,剧本还是安王妃自己请人写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商人爱上一名艳妓,为了把她从青楼中赎出而历尽周折的香艳故事,虽然俗是俗了点,但安王妃喜爱,谁敢多说半个字。

    安王妃眸色平静,冲她一笑:“这出戏写得挺好,只是有些词却不雅,我亲自改过,你且听听。”

    江小楼眼睛异常潋滟,淡淡从戏台上扫过,只是含笑点头。

    台上的名角唱腔台容一流,唱词也很优美,然而个别地方却不知为何被改得面目全非、无折无韵,听起来长短不齐,哪怕是江小楼这样的外行人听来也觉得不对劲,台上的戏子却唱的有板有眼,极为认真。江小楼隐约猜测,这些不通顺的古怪之处便是经过安王妃的妙笔才会如此……她不禁垂下眸子,台上的戏子们才是真正的行家,却要为了迎合权贵出卖自己的良知,虽然可怜,却也可笑。

    安王妃一边看着台上的演出,一边拿着本子对唱词,台上只要有一个角色唱错了一句,一个地方荒腔走板,甚至一个眼神不对,她都会沉下脸。每逢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唯独一个站在不起眼角落里的蓝衣老奴,正仔细观察着江小楼的神情。不管王妃是欢喜还是恼怒,江小楼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受到影响,始终是从容镇静,温和如初,可见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女子,没有沾染半分商户的小家子气。

    安王妃美目落在江小楼的身上:“你觉得这出戏如何?”

    江小楼仿佛看的很专心,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听到王妃问起,这才如梦初醒道:“王妃品味独特,非同凡响。”

    听她说的动听入耳,安王妃终于笑着点了点头。

    江小楼心头惋惜,江承天也爱看戏,他总是说唱腔是皮毛,故事是骨肉,思想则是灵魂,这一出戏唱腔很好,内容却很肤浅,至于思想更是一点没有,去了骨肉丢了灵魂,光剩下皮毛,压根没有丝毫的趣味。

    婢女将茶杯捧到面前,同时又拿了一只富贵如意枕给安王妃靠着,她的目光一刻没有离开台上,身子舒舒服服的半躺着,神情十分享受。江小楼将一切尽收眼底,却没有半分艳羡之色。恰在此刻,屏风后有一道人影似要冲出来,却被什么东西给强行按住了,一时扭打撕扯起来。牡丹屏风上瞬间印出人影幢幢,犹如鬼魅,比台上的戏还要精彩万分。江小楼眉头轻蹙,一眨眼的功夫,那人影就消失了。大厅中的婢女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像是压根没有留意到这一出,可江小楼却万分肯定,刚才屏风后面一定有人在。然而,为什么所有人都视而不见?

    江小楼很快收回眼神,漆黑的瞳孔里印着台上漂亮的戏子,眼神十分安定,压根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

    不问自己不该问的事,果真是个聪明人。安王妃满意地点点头,一直等戏台上演完,才漫不经心道:“听说江小姐还经营古董铺子,应当是个行家了。我有四尊很珍贵的佛像,要请你替我看一看。”说着她轻轻挥手,便有四名婢女手捧着托盘,鱼贯进了大厅。

    托盘上有四尊小巧的佛像,乃是红玉雕成,佛手、耳垂、面容,乃至于肚子上的纹路都十分精致,一看便知道是上品。江小楼端详片刻,才道:“请用绸子将这四尊佛像蒙起来,务必遮住光线。”

    安王妃闻言便吩咐人照作,江小楼特意让婢女捧来一盏蜡烛,四周都是暗的,偏那一盏烛光打到红玉上,四尊玉佛瞬间绽放出血红光辉,独特美丽,动人心魄。江小楼面上露出惊讶:“这不是红玉,而是血玉。血玉佛像是价值连城之物,王妃定然早已知晓。”

    安王妃含笑:“我对这些向来不精通,你倒说说值钱在哪里?”

    “王妃,不管是翡翠、和田、还是黄玉,只有真的透了血才能形成血玉。人落葬之时,作为衔玉的玉器强行塞入人的口中,若人刚死,一口气咽下,当时玉一塞入,便会随即落入咽喉进入血管密布的环境,久置百年千年,此血浸渍血丝,直达玉心,便会形成完美的血玉。这种东西往往是在骷髅的咽喉之下发现的,是所有尸体玉塞中最宝贵的一个,通常在玉器行会按品质定价,少则几千,多则数万,所以才说它价值连城。”

    安王妃轻轻挑高眉头:“按你所说,血玉是塞入人体的,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四尊佛像都如此精巧,若是玉太大了,那是塞不进去的。”

    江小楼赞许道:“娘娘说得不错,如今很多商人也用相似的手段来造血玉,他们将玉塞出狗嘴之中,再封其嘴,然后把狗活活缢死,尸骨埋入地下,十多年后再挖掘就可以得到血玉。只是人血通灵,狗血则有怨气,对于佩戴者并无好处。这四尊佛像都是上上之品,是真正用人血养出来的玉,娘娘大可以放心。”

    安王妃微笑,声音提了一分:“你说的确实很有见地,今天我要问你的却不是血玉的价值,而是这四尊佛像的价值,你可以帮我解决这个难题吗?”

    江小楼眼眸清澈,婉转地应了一声:“请王妃直言。”

    安王妃目光洞彻人心,道:“昨日我入宫去,皇后娘娘与我打了一个赌,她赐我这四尊佛像,并且向我言明只有一尊才是真正的宝贝,我想了很久都没办法解开这个疑惑,今天你能替我解惑吗?”

    江小楼看了这四尊佛像一眼,无论是模样,色泽,雕刻,皆是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区别,甚至连佛像脸上的笑纹也是栩栩如生、如出一辙,她良久都没有说话,眸子里有丝困惑,似乎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安王妃只是微笑,这是最后一道难关,若你也能闯过,才能算真正成功。想到这里,她担心江小楼临阵退缩,便道:“若是你能替我解决,我就向皇后娘娘建议,明年宫中的胭脂水粉由你胭脂斋来进。一旦为娘娘所接纳,你胭脂斋的生意还怕不红火么?”

    江小楼翻遍了佛像,才发现左右两边耳朵上都有耳眼,心头微微一动,隐约猜到了什么。面上不露声色,大脑却在急速的思考,安王妃今天一直在想方设法试探自己,是为了考验,还是另有所图。不论她的目的是什么,做人最好不要太聪明,尤其是不要将聪明表现出来,否则只会落到兔死狗烹的下场。心念一定,她推脱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却一眼看见安王妃审视的眼神。

    那是一种很奇特的眼神,与阴险、狠毒、狡诈都沾不上边,仿佛是漫不经心,却又对一切有着很强的洞察力,似能看穿江小楼的一切伪装。

    一个人太聪明,还懂得掩饰自己,这就是最大的坏处。没有短处的人,才是最危险的。江小楼话已经到了嘴边,却转过口风:“王妃真要赢皇后娘娘?”

    安王妃眼前一亮:“你有法子?”

    江小楼笑了,吩咐婢女道:“请替我取一根水晶丝来。”

    “你说什么,水晶丝?”安王妃被她说得怔住,“你要水晶丝做什么?”

    江小楼故作神秘:“待会王妃就知道了。”

    水晶丝富有韧性,弯成一个形状后便可以固定,轻易不会折断,寻常是绣娘混在柔软的金丝里刺绣用的。婢女们忙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按照江小楼的要求找到细如牛毛的水晶丝。江小楼接过后,轻轻将丝弯折成一个钩子的形状,从佛像的左耳入手,试图穿过去。第一尊,佛像左耳是封死的,根本没有办法穿入;第二尊,丝线是从左耳进,右耳出;第三尊佛像,丝线从左耳进去,从佛像的口中直接出来;第四尊,水晶丝从左耳进入了肚子,再无出头之处。

    江小楼轻轻一笑:“我想如今王妃已经明白,这四尊佛像究竟哪一尊才是最值钱的。”

    安王妃愣了半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不错,我早该知道是这样,原来皇后娘娘在诈我!”她站起身走到四尊佛像的面前,细细端详道:“这四尊血玉佛像就像人一样,若是听了重要的话,封住耳朵当作没有听见,此等人不可信,因为太过愚钝。若是左耳进、右耳出,听见也像没有听见,此等人不可信,因为太疏漏。第三种人,耳朵听见什么嘴巴里说什么,这种人最该死,因为太多嘴。只有第四种人,听见什么话都藏在肚子里,嘴边靠得住,才能放心办事。好,江小楼你的确是很聪明,我喜欢你。”

    虽然聪明,却显然还没到家,尚且不知道锋芒外露的危险,安王妃心头略微放下心来。她喜欢聪明人,却不喜欢太过聪明的,因为太麻烦。如果江小楼明知道该如何解决问题却故意装作不知道,安王妃就要考虑对方是否过于机敏了……

    江小楼躬身行礼,神情温顺:“在王妃面前卖弄,小楼失礼。”

    安王妃挥了挥手:“不必介意,这四尊佛像我已经拿给许多人看了,可他们都没有办法替我解释。如今你说的很好,我相信若皇后娘娘得知,也会重重有赏。”她说到这里,又仔细打量了那四尊血玉佛像一眼,笑得更加开怀:“明天我就进宫去,替你也表表功。”

    话是如此,江小楼可不会当真,所以她垂下眼睛,当成没有听见。

    安王妃对江小楼毫不掩饰欣赏,特意吩咐人准备轿子把江小楼送回府去。坐在安王妃安排的轿子里,江小楼掀开帘子向外看去。街上此刻已经亮起灯笼,行人轿子来往不断,可只要她坐的大轿一到,人人都停下避让,有的干脆不走了,毕恭毕敬的站在路边,等待安王府的轿子过去,所谓权势滔天、八面威风也不过如此。江小楼微微一笑,这算是狐假虎威么?

    远处,一辆盛放着两个满满水桶的独轮车咯吱咯吱推了过来,车夫的脖子上挂着一副车带,两手紧攥着车往前推,他一路推着车上来,正巧与安王府的轿子在桥上狭路相逢。退没法退、进没法进“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倒不是他有意为之,而是因为独轮车掌控方向很困难,没法轻易转头。轿子旁边的护卫极为恼怒,举起手中的棍棒把独轮车往后驱,车夫急得满头汗,试图往后退,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一不小心,独轮恰好搁到石头上,哗啦一声,两桶水全部翻倒,撒了个干净,一时水里面的新鲜鱼全都蹦跶出来,引来路人疯抢。车夫心急火燎,欲哭无泪,拼命哀求着,极为可怜。负责护送轿子回去的王府管家却用一把扇子遮挡浮尘,不断朝人挥手说话,似乎在怒斥着什么。

    江小楼沉下脸,安王妃安排她坐轿子,到底是要她体验权势的好处,还是要告知她对方的跋扈……江小楼生意做得再好,人再聪明,也不可能入王妃的眼睛,这一步步、一幕幕,到底是要做什么?

    想起笑声温柔,语声娇媚的安王妃,就不由记起她那双有时风流婉转,有时却又锐利逼人的目光,似乎要把人的心思彻底看穿,江小楼陷入了沉思。

    看香粉,是为了考察她的脾性是否温顺,与王妃可否投缘;听戏,是为了观察她是否能忍耐谬误,保持宽容平和;屏风后的骚乱,如果是有意为之,十有八九是为了考校她的忍耐力和好奇心;佛像之谜却是最后一关,看她是否年轻气盛、锋芒毕露……如果每一关都过了,江小楼未免安王妃起警惕之心,最后一关,不得不故意踏入对方陷阱。

    轿子终于在谢府门口停下,江小楼下了轿,吩咐人给了赏银,这才举步进了门。王宝珍正坐在堂内,谢月等人也在候着。看见江小楼进来,王宝珍连忙放下茶盏,含笑起身招呼:“江小姐。”

    江小楼点头致意,谢月看着江小楼,面带笑容道:“小楼,今天安王妃送来了好多礼物,就赶在你回家之前送到了。”

    谢香更是喜逐颜开:“你可“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真是好福气,听说安王妃今天特地留你看戏。我们家虽有戏班可总是那几套老花样,安王妃是个品戏的行家,王府的戏是怎样的,你说出来,我们也长长见识。”

    对方的话里面充满了好奇和试探,江小楼恍若未觉,只是淡淡地道:“改天吧,今日我有些累了,先行告退。”说完她便转身走了出去,没有半点抱歉的意思。

    谢香愕然片刻,冷哼一声:“什么德行,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人,一个千金小姐总是抛头露面做生意,那些达官权贵又怎么会瞧得起她?依我看,不过是人家的把戏,一时高兴的玩意儿!”

    谢香说得如此刻薄,简直是有失体统。五小姐谢春不由瞪了她一眼道:“你嫉妒?那你也去呀!看安王妃会不会留你看戏、喝茶。”

    “你说什么——”

    谢月打断道:“我们原先的确是小瞧了小楼,你瞧她,不但把铺子经营得有声有色,就连那些达官贵人也对她另眼看待。样子美,性情好,又会做生意,难怪招人喜欢。”她说这句的时候倒是有三分真心的羡慕,商贾之女想要出人头地是极难的,可一旦受到达官权贵的青睐,譬如安王妃这样的,肯将江小楼带入一流的社交圈,攀附上一个好的夫婿,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谢春连连点头,而谢香却更加不屑,眼珠子翻白:“不过就是靠着拍马屁的功夫,一个女儿家这样抛头露面已是很不好,安王妃居然还请她看戏,我看这王妃八成也不正常!”

    王宝珍皱起眉头:“三小姐,说话可要小心隔墙有耳。”

    谢香不免昂首,难掩骄傲道:“我行得正,坐得直,可不像某些人整天鬼鬼祟祟,有什么说不得!”

    门外传来一声冷笑:“行得正,坐得直?那为什么当面含笑,背面嘲讽,这是哪里的家教!”听到这句话,谢香心瞬间沉了下去,脸色发白地揪紧了裙摆:“原来是父亲回来了。”

    谢康河冷眼瞧着自己的女儿,满脸失望,他没有想到自己整日里在外奔忙,女儿们却一个个都变得如此尖酸刻薄、小家子气。他看也不看谢香一眼,反而将脸转向谢春,和颜悦色:“春儿,父亲这一次出门替你带了礼物,待会到父亲的书房去取。”

    谢春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原先在几个女儿之中,谢康河最不喜欢的就是天真鲁莽的谢春,可今天他这样做分明就是奖赏谢春的率真善良——谢香脸上忽青忽白,咬了牙不再开口。

    江小楼回到画楼,郦雪凝和小蝶正举着灯笼站在台阶上等她。风吹起郦雪凝的裙角,让她整个人显得越发枯瘦,几乎像是要被大风吹跑。

    小蝶眼尖,快步走过来替江小楼取下披风,柔声道:“小姐,你可算回来了,饭菜都热了好几遍!”

    江小楼笑容微顿:“不是跟你们说过不要等我吗?”见迎上来的郦雪凝也是满脸凝重,不由道,“我是去安王府,又不是龙潭虎穴,为什么都这样惊恐的看着我,是怕我回不来了吗?”

    听到她这样说,郦雪凝连连摇头:“真不知道该说你胆大,还是说你无畏,你可知道那安王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江小楼面色不变:“王妃容貌美丽,气质高贵,极喜欢听戏,又比实际年纪看起来年轻得多,待人更是无比客气,是一个高贵端庄的王妃,你为什么要这样问?”

    郦雪凝被她的乐观震住:“我以为你知道,原来你压根就不知道!外人都说安王妃是一个十分温和的人,还说她连花园里的蚂蚁都不肯踩死一只的。可世上并无不透风的墙,我有一次听人说起过,因为王妃是属羊的,所以牧羊记、龙女牧羊等带了羊字的戏一律不准唱,唱词中也不准出现一个羊字。”

    江小楼停顿片刻,道:“不错,我今日本听到一句唱词,是过去戏本子里面拓下来的。原先是好比那羊入虎口有去无还,戏子在唱的时候,唱的却是鱼儿落网有去无还,这听起来实在是叫人觉得有些奇怪。”

    郦雪凝认真道:“你留意到就好!听说安王妃原本有一个十分宠幸的戏子,在外面与人合伙开了一家羊肉铺,这却犯了王妃的忌讳,安王妃派人毒哑了他的嗓子,强逼着他关了铺面,甚至不许任何人收留他,死了之后还说他造孽,把他跟羊尸缝在一起下葬。一个连蚂蚁都不肯踩死的人,却压根不在乎人命,不觉得可怕吗?”

    难怪——江小楼总觉得安王妃神情有些喜怒未定,阴阳不明。

    江小楼故作不觉:“她是否奇怪与我并无干系,我只是去送胭脂水粉,她是喜欢听戏,还是喜欢迫害别人,我都并不在意。”

    小蝶却是后怕地倒吸一口冷气:“小姐你不知道,咱们回来之后,听说您去了安王府,那些人便在背后不知嚼什么舌根,说小姐如果不懂事得罪了安王妃,那是再也不可能回转的,还说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江小楼不用问就知道说这话的人是谁,脸色冷下来:“不必理会谢香,她这个人刻薄到了家,却又不够聪明,我若是伯父,早已绞上她的嘴巴,省得闯出祸事来。”

    江小楼并不知道,当她离去之后,安王妃便拍了拍手开口道:“请王妈妈进来。”

    不一会儿,门外便走进一个蓝衣妇人,她神色郑重,身体精瘦,头发早已花白,眼神却很清明,此刻郑重向王妃行礼:“见过王妃。”

    安王妃道:“刚才你可瞧见,这姑娘的面向如何?”

    王妈妈躬身道:“是孤鸾之相。”

    安王妃立刻紧紧皱起眉头,眼底现出厉色:“当真?那婚事岂非又不成?”

    王妈妈心头一颤,这已经是第四个了,如果再不成,王妃极有可能暴怒,她连忙道:“这倒也不是,郡王身上本就带了煞,一定要有人来冲一冲,命不够硬,肯定是冲不过去的。更何况王爷王妃二位都是贵人,奴婢保证,一定压得住!”

    安王妃这才放松地舒展了面部表情:“这就好。”

    王妈妈有些踌躇:“不过,这女子的身份是不是太低了些?王爷知道,恐怕要怪罪的。”

    此安王妃沉了脸,冷冷道:“你知道什么,王爷早就已经被这件事烦得头都大了,让我早点想法子,可那些官员千金不瞎不瘸,谁又肯嫁给他!高媛生来便十分痴肥,体重足足有三个姑娘那么胖,连她都死活不愿意嫁,我又有什么法子?我们总是有身份的人家,还是宫里头保的媒,事情做过了,彼此面上都不好看,我也只能以后再收拾那些祸害我儿的贱人!找来找去都没收获,你总不能让我找一个低贱的婢女来照顾郡王吧。”

    王妈妈小心翼翼:“可……这商门之女身份也实在是太低了——”

    安王妃高贵的脸颊有些恼恨:“我何尝不知道!只是官家千金不可以,不得不从其他人家选,普通的人家教不出好姑娘,光是那些小家子气的,我不知看了多少!一个个诚惶诚恐,连话也说不出两句,如何能够带出去见人。可这江小楼不同,不但长相美丽,气质高贵,言谈、举止、风度无一不佳,依我瞧,正是我儿的佳偶!太子妃把我当蠢人,却也不算荐错了!”她自以为得计,脸上不由自主露出得意的神情。

    听到王妃这样说,王妈妈心里头却暗自嘀咕:这样一个大美人,又是家资巨富,怎么肯屈从延平郡王。只是这话她却不敢说出来,只能忐忑道:“那奴婢这就去办。”

    王妃扬手道:“不急,我再观察她一段时日,你且去打听一下,这个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历?”

    王妈妈立刻道:“是,奴婢一定照办。”

    “对了,替我请闵夫人来。”

    “闵夫人?”王妈妈极为惊讶地看着王妃。

    厅外走廊传来鹦鹉嬉闹之声,安王妃笑得更加甜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要动点手段。”

    从这一天开始,安王妃便时不时请江小楼到安王府上听戏、赏花。越与江小楼相处,安王妃便越是喜欢她,不但谈吐风度都是一流,而且说话也讨人喜欢,这样一个姑娘即便出身低贱了些,也不至于让别人说出什么来。

    这一天,江小楼正在房内算帐,小蝶快步进来禀报:“小姐,谢老爷请您。”

    江小楼抬眸:“请我?”

    小蝶点了点头,神色却有些异样:“好像是来了什么贵客,谢老爷很郑重,让我即刻请小姐去。”

    江小楼进大厅之前,门外婢女正要通报,她一扬手止住了对方的话。大厅里坐着四五个人,王宝珍向南而坐,脸上含笑,谢康河亲自作陪,神情郑重,上首的一名中年美妇衣饰华贵,周围环绕着数名美丽婢女,气势做派都是极为讲究,气氛庄重。

    江小楼一只脚跨进门槛,只听见王宝珍笑着开口道:“小楼来了。”她的言谈十分亲热,平日里在众人面前惯常会叫江小姐以示尊敬,可是此刻却像是江小楼的亲人一般,亲自起身挽住她的手臂。

    见到王宝珍如此作态,江小楼淡淡一笑:“伯父有什么事要见我吗?”

    谢康河笑道:“来,小楼,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闵尚书的夫人。”

    闵尚书是新乔迁的工部尚书,尚书夫人亲自到访,难怪所有人的神情都是这样郑重。江小楼行礼道:“原来是尚书夫人,江小楼有礼。”

    谢康河还没有察觉出什么,他点头笑道:“闵夫人说要在你的铺子多定一些胭脂水粉,只是订购的量太大,我怕承接不来。”

    江小楼自然答道:“铺子最近生意很好,的确没有存货,若是夫人要订只能再等一些时日。”

    闵夫人笑了笑:“无妨,多少时日都等得!”她一边说,一边含笑打量着江小楼,神情中又是好奇又是兴味。

    江小楼始终神色镇定地任她打量,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

    谢康河觉得有些不对,目光不时落在这位闵夫人身上,终究开始沉思起来,只听见闵夫人笑盈盈道:“江小姐,听说你喜欢看书,又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吗?”

    江小楼神色温和:“夫人实在是抬举我了,样样皆会,只是样样不精,让您笑话了。”

    闵夫人笑容极度和蔼,以她的身份完全不应当如此纡尊降贵的,但她却格外热情:“不但人长得像花朵一般,还识文断字,气质又好,果真是好人家的千金。”

    王宝珍笑道:“平日里从来只见她笑盈盈的,脾气这样好的姑娘我还从未见过呢。”

    闵夫人连连点头,将门生虎子,贵女出望族,这个道理她是知道的,眼前一个区区商户,居然有这样的姑娘,既大方又美丽,那姿态那气质,尤其是一副温柔的笑脸让人心里无比熨帖,好,难怪被王妃一眼看中了!

    ------题外话------

    历史上乱改戏的是慈禧,本章引用一句点评:“京戏的唱腔是其皮毛,故事内容是其骨肉,思想是其灵魂。去了骨肉,丢了灵魂,光剩下皮毛,它焉能不死?”至于所涉及的全部保养方法和血玉的培养方法,都是有记载的,大家可以试试看,当然,血玉有点惊悚……

    编辑:七夕节我给你邮寄了一个礼物!

    小秦:我没收到!

    编辑:因为地址填错了,又发回来了,我会重新寄出去,一个星期后你就收到了!

    小秦:你难得对我这么好,我好感动!

    编辑:晚一个星期,刚好赶上鬼节,从七夕礼物变成鬼节礼物了,不耽误`(*∩_∩*)′

    小秦:斜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