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74章  刨人祖坟

第74章  刨人祖坟

    秦府

    秦思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管家秦忠上前,将得到的一切消息禀报给他。秦思眼皮都不抬,只是冷冷道:“行事愚蠢,与人无尤。我早已经提醒过她,没有把握不要动手,现在有此下场也是她活该。”

    见他如此无情,秦忠只是垂下眼睛一言不发。秦思从躺椅上站起,在屋子里走了两步,心头却是起伏不定,他没有想到江小楼居然有这样的力量和胆子,为了报她自己的仇,丝毫也不顾及旧情。她对于刘嫣尚且如此憎恨,对于自己……恐怕更是恨海滔天。

    他一直知道江小楼温柔多才,却不知道她手段竟也如此毒辣。若是让她缠上,只怕永世不得翻身。一定要想个方法彻底将她摆脱,秦思这样想着,一张俊美的面容慢慢变得狰狞起来。

    秦忠悄悄打量着他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道:“大少爷,奴才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暗中进行调查,那伍淳风的确曾经进入谢家,与江小楼或早有勾结……阁老突然对您态度大变,极有可能便是他们从中作梗。”

    秦思望着秦忠,眉间深凝:“此言当真?”

    秦忠立刻道:“若没有确切的消息,奴才是绝不敢欺瞒主子的。奴才曾经想方设法与杨家的一个管事打好关系,平日也会在一起喝酒,就是为了能够多得一些阁老那边的消息。正是通过他,奴才才得知原来江小楼早已成为阁老府上的常客,而伍淳风也深受阁老信赖,甚至替阁老迁过坟地……他们两人本就相识,又一同出现在杨家,不是太巧合了吗?”

    秦思神色不变,眼睛里却暗藏一抹自嘲:“江小楼啊江小楼,我实在太小看你了。”

    江小楼是个温柔美丽的女子,她的外表很容易让人迷惑,以为她果真那样的柔弱,是一个需要别人保护的女子。但她的内心却和外表完全相反,小心谨慎、步步算计,实在是个不可轻忽的狠角色。

    秦思是个男人,男人和女人的最大不同在于他们的理智。或许他在不知道江小楼作为的时候会被她的外表迷惑,会不由自主惦念旧情,然而这个女人一旦开始挡他的路,美梦就结束了。

    秦思沉默片刻,扬声问道:“伍淳风曾经替杨家迁过坟地,这个消息确实吗?”

    秦忠回答:“是,消息不会有错。原本杨家的祖坟位于虎臣山脚下,如今却迁到十里开外的高坡上。若论起风水,现在的地方的确是藏龙卧虎,真正的风水宝地,听说杨阁老十分高兴,还亲自宴请了伍淳风。”

    秦思闭上眼睛,片刻之后再睁开已是精光毕露:“这倒是一个极好的突破口。”

    秦忠有些不解:“大少爷的意思是?”

    秦思冷笑一声:“这世上只有江小楼一人会用离间计么?”

    江小楼用离间计,想方设法挑拨自己和杨阁老的师生关系,达到二虎竞食、驱虎吞狼的目的。但更高一筹的离间计,是挑拨后拉拢敌方、挖敌方墙角、你失我得!秦思倒想看看,一个小小女子,于此道上到底会做到何等地步!

    秦忠左思右想,终于明白过来:“奴才明白,奴才这就去办!”

    秦思道:“江小楼不是一个笨人,做事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不要落了什么把柄。”

    秦忠连声道:“主子放心,奴才一定尽心竭力,把这事办得漂漂亮亮!”

    秦忠从秦府里出来,按照秦思的吩咐找好人手,安排好了一切,只待选一个合适的时机便可以动手。等一切做完,秦忠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看看天色还早,便七拐八绕,进了一条巷子。

    这条巷子纵横曲折,四通八达,左右楼阁林立,红灯高燃。琴曲、笑声从各个小楼里响起,不时有一些衣着华丽的客人到访,每户门前都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秦忠目不斜视,直奔一座青砖小楼,这小楼里住着他的一个相好,名字叫悠悠。悠悠姑娘生来三分姿色,再加上几许温柔,便让秦府的管家心肝情愿往外掏银子。

    秦忠被她的美色所惑,用尽银钱来与她共度良宵,至此就迷恋上了。他倒是很想替这位悠悠姑娘赎身,但悠悠算红人,赎身银子不菲,他一下掏不出那么多。虽然赎身纳妾不行,但他一有银钱便往这座小楼里送,可以算是悠悠姑娘的常客。半月前他给了真金白银,包下悠悠三个月,所以经常悄悄摸过来。

    秦忠刚走到门外,便瞧见屋子里点了纱灯,红光融融的一团,里面的婢女来来往往,正忙着上菜、温酒。他不由大喜,自己没有通知悠悠便备下酒席,岂不是心有灵犀?

    悠悠得了通报,忙不迭出了门,瞧见他果真到了,面色不由一变,但立刻镇静下来,笑道:“秦爷今天怎么来了,也不派人先说一声。”她一边说着,一边掩饰性了拢拢自己的鬓角,神色有些尴尬。

    敢情这酒席不是给自己准备的,秦忠看在眼里,把脸一沉,隐约有些不快道:“怎么,今天有客吗?”

    悠悠脸上显出三分尴尬,只推说道:“对不住了秦爷,我今天身体不适,也不方便留你,你先回去吧。”

    秦忠脸色发青,他一把推开悠悠,径直走进屋子。酒桌上满是丰盛的酒菜,当中坐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秦忠马上明白过来,不由勃然大怒道:“悠悠,我包了你三个月,你趁着我不在竟然私自留客,这是什么道理!?”

    悠悠本来做法就违了行规,满面羞愧连连赔不是,只推说是鸨母强迫。可秦忠却是不依不饶,大声责骂起来,而另外一位客人原本就饮了酒,满面涨红,正准备享受温柔香,却不料一个不速之客闯进来,死活都不肯离开。他不由把脸一沉,赶上前用脚踹秦忠,哪知秦忠突然转回身,一把抄住他的脚往后一翻,这人重重地摔在地下,后脑勺着地,当场把血都给摔了出来。所有人都看呆了,那人一时怒极了,从地上跳起来,拔出了匕首:“我宰了你!”

    秦忠没想到这人怀里揣着匕首,忙向后退,倒在桌子上,连人带桌子一块翻倒在地,酒菜哗啦啦洒了一片。那人已经扑了过来,秦忠力气也大,两相拉扯之间,匕首还没捅到秦忠的身上,却激起他万分怒气,拾起地上的酒坛,咣当一声往对方的头上砸去!

    这一下打上去,顿时头破血流。那人眼睛猛然睁大,整个人僵如顽石,砰地一声,直挺挺倒了下去。只那一双眼睛还睁着,仿佛不肯瞑目的样子。悠悠尖叫一声:“你闯祸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快速上去摸了摸那人的鼻息,脸上刷的一下没了血色:“死了!”

    秦忠的脸色一下子大变,原本的怒火也随着这出巨变被吓得无影无踪,他万万想不到就这一坛子下去,居然把一个人给打死了,老天,哪儿那么容易死!他顾不得察看对方是不是真的已经断气,拔腿就跑。

    悠悠见状就大呼道:“来人啊,出人命了!快来人啊!”

    秦忠越发恐惧,一路往外闯,然而悠悠的喊声到底惊动了外面的人,护院这时冲了上来。秦忠慌不则路,捡起地上的木棍就开始疯狂乱挥,不知不觉就打到了什么东西,血糊糊的一片,仿佛又伤了人,他的心中越发惊恐,没命似的逃出了院子,还没有走出巷口就被一伙冲出来的人给抓住了,那些人不顾他的撕喊,将他套进了麻袋,直接消失在黑暗之中。

    秦忠在麻袋里翻来覆去,十分恐惧,直到那些人将他放到地上,他还在瑟瑟发抖,只觉得头脑发热,整个人几乎都蒙了。麻袋被除掉,他睁大眼睛,对面那一盏红烛下,有一个美丽的蓝衣女子正笑盈盈望着他。一时心头猛地一跳,他认出了这个人究竟是谁,脸色变得格外难看,失声道:“原来是你!”

    江小楼脸孔精致,犹如一个重重叠叠的美人剪影,有一种格外的美丽:“好久不见,眼力倒是不错,居然一眼就认出了我。”

    秦忠色厉内荏:“你把我抓来这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江小楼叹了一口气:“不干什么,不过是偶然发现秦管家你杀了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待会我就把你送进京兆尹衙门,大人一定会感激我,替他抓住了一个杀人犯。”

    听到江小楼这样说,秦忠心猛然一抽,整个人打摆子一样颤抖了起来。他咬牙道:“好啊,我算是明白了,一切都是你设计的!江小楼,别妄想通过这样龌龊的法子来设计我,没那样容易!”

    江小楼眉梢的淡淡笑意浮上来:“人是你杀的,场子是你砸的,悠悠便是人证,那些拦着你的护院可都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所有人都知道你杀了人,还妄图逃跑。你是谁,我又是谁,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来陷害一个管家。秦忠,你只是个奴才罢了,谁又会相信你的辩解。”

    秦忠只觉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涌了出来,他下意识地擦了一把冷汗,眼睛睁大了盯着江小楼道:“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我,我愿意认罚,你把我交到衙门去吧!”

    江小楼轻飘飘地笑了,那笑容十分古怪,几乎让秦忠毛骨悚然,他咬牙道:“你到底在笑什么?”

    江小楼露出同情的神色,声音柔缓:“我知道你是秦思最衷心的一条狗,但有时候狗忠心护主,主人却未必会保护你。你是做奴才的,应当知道秦家人的心性,秦思连纵火的结发妻子都顾不上,更何况是区区的你?哦,我倒是忘了,秦思可以帮点忙,他会想方设法撇清关系,让你死的痛快些。你是知道大周律令的,争风吃醋闹出人命,又无人作保,直接判个秋后斩首。”

    秦忠脸色苍白如纸,江小楼却继续往下说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认罪。京兆尹衙门里多的是刑罚,寻常的是割舌、削鼻、挖目、熏耳、切足,还有活剥人皮。我曾经亲眼见过衙役用滚烫的油浇在人的身上,皮肤受烫而鼓胀,瞬时剥下来,皮还是完整的,人可以再活数日。这数日内所受之苦可想而知,而这种剥皮的刑罚恰恰是对付你这种嘴硬的奴才,由不得你不招。”

    秦忠几时听说过世上还有这等残酷的法子,吓得一颗心在胸腔里乱跳,脑袋已是昏昏沉沉,反反复复地出现着江小楼的笑容。

    江小楼微笑:“死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受尽折磨。一旦落到了京兆尹监狱里,你是不会这么快死的,那些衙役会千方百计从你身上诈出银子。秦管家大部分的银两都花在了悠悠姑娘的身上,怕是没有什么积蓄吧,倒时候你拿不出贿赂的银子,生不得死不得,啧啧,真是可怜。”

    说完她停顿下来,端起茶杯一口口喝起茶来,脸色无比平静、安宁,让人无法相信那些残酷的刑罚是从她的嘴巴里说出来的。

    秦忠终于忍不住了,战战兢兢地道:“江小楼,你是在吓唬我?”

    江小楼摇摇头:“如果你对我所说的心存怀疑,我立刻就送你去监狱,亲身经历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来人!”她刚一说完,秦忠抢先道:“不!不要送我去!”

    江小楼神色从容道:“秦管家,你好好想想,我是在救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啊!你在秦府做管家,一年的工钱也不过就是白银十两,花费了积攒多年的钱也没有办法替悠悠姑娘赎身,可若你同意我的建议,不要说将悠悠迎娶入府,便是买宅置地也没有什么难的。”

    秦忠脸色立刻变了,连脖子也伸长了,瞪着江小楼道:“此言当真?”

    江小楼笑容自然而优雅:“咱们又不是没有打过交道,你是知道的,我为人实在,从不说谎,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再反悔。想一想,悠悠是如何的美貌温柔,从此之后她将属你一人所有,似今天这等不愉快的事就再也不会发生了。”

    秦忠咬牙道:“那我刚才打死的人——”

    江小楼眼眸似水晶般耀目:“他是死是活,只在你一念之间。”

    秦忠听了这话,心里只把江小楼骂了个遍,但脸上却不敢露出,只好虚情假意地道:“那我从今以后……甘愿听江小姐的号令。”

    江小楼看他神色就知他心中所想,只是神色淡淡地道:“秦管家在悠悠姑娘的身上花了这么多银子,月薪怕是不够用。听人说前几个月你突然发迹,给了好大一笔银子,包下悠悠三个月……若是好好调查一番,怕是这管家也做不牢了。”

    秦忠看着江小楼,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良久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他才颓然地吐出一口气道:“江小姐,我服了,你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吧!”

    江小楼看着他,慢慢道:“秦大公子最近是在闭门读书么?”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秦忠沉默了好半响,脸色变幻不定,终究下定了决心:“我在秦家当了这么多年的管家,秦府的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大公子已经知道你和伍淳风之间的勾结。”当他说完勾结两个字的时候,瞧见江小楼一双美目盈盈望来,顿时声音低了八度,“大公子吩咐我暗中筹备……找机会在阁老面前将你戳穿,依杨阁老的性子,到时候必定加倍厌恶你,与他之间的嫌隙也会一扫而空。只会反过来帮他对付你,叫你竹篮打水一场空!”

    江小楼宛然笑了:“果然是个好注意,接下来呢?”

    秦忠却看着江小楼,不肯往下说了。江小楼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将一千两的银票送到了秦忠手中,秦忠攥紧了银票,终于狠狠心道:“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但你绝不可以食言,包括刚才曾经承诺过……替悠悠赎身的事!”

    江小楼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第二天,杨阁老特意请了伍淳风到府上做客,被邀请的还有江小楼。伍淳风心中有些不安,他特意在巷口等着江小楼,小心翼翼的问道:“江小姐,你说这一回阁老是不是察觉了什么?”

    江小楼笑容如初:“只要去了不就知道了,何必疑神疑鬼。”

    伍淳风可不像江小楼这样淡定从容,若是他被拆穿,可真是死路一条。他越想越是害怕,望着江小楼道:“这些事情可都是你安排我做的,万一被拆穿了……”

    江小楼美目横波,潋滟慑人:“要么不做,做了就别害怕!挺直你的腰杆,摆出得道高人的谱来!若是这一关你能闯过去,从今以后你都无往而不利,若是这一关闯不过去,抽筋剥皮就在前面等着你!”

    她说话的声音十分清冷,那字字句句如同刀一般直刺入伍淳风的心头,他站在原地僵立半晌,最终将这些话翻来覆去想了数遍,猛地一跺脚:“好,我就听你的,赌这一把!”

    江小楼率先进入大厅,杨阁老就坐在主座,杨夫人面色有些不对劲,一个劲向江小楼使眼色,似乎又话要说,却欲言又止的模样。

    看到杨阁老神色沉沉,江小楼心中早有预料,她微笑道:“阁老今日请我前来,可是有画要鉴赏?”

    杨阁老看她一眼,神色复杂:“非也。”

    江小楼问道:“是不是阁老一时无趣,想要找小楼下棋?”

    杨阁老神色冰冷:“非也。”

    江小楼恍若未觉,又继续道:“再不然,就是阁老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吩咐。”

    杨阁老盯着江小楼,神色带着严厉的审视。被那样的眼神看着,江小楼却是十分淡定的模样,丝毫也没有流露出慌张或者心虚,杨阁老心头疑惑起来,若秦思所言属实,那这件事情就是江小楼亲自策划,可小楼只是一个温文柔弱的姑娘,完全不像是秦思所说那般心怀叵测的模样。

    杨阁老不知道江小楼这一生经历过无数风浪,哪怕面对残酷的刑罚也是面不改色、谈笑风生,更何况眼前这点局面,她更是不放在心上。

    杨阁老慢慢道:“你先坐下,等伍道长来了再说。”

    不一会儿,伍淳风便飘然进了大厅:“阁老,多日未见,身体可还安康?”

    杨阁老冷笑一声:“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伍淳风充满疑惑:“哦,是何事让阁老神情如此郑重。”

    杨阁老盯着他,眼神冷酷:“我杨家祖坟被人刨了,里面所有的财物都被洗劫一空。”

    这句话等于是晴天霹雳,伍淳风面色一变:“阁老,此言当真?”

    杨阁老面色越发冷凝:“这是何等大事,我又怎会拿来开玩笑,难道祖坟被人刨了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吗?”他说着猛然站了起来,直视伍淳风道:“你不是告诉我那是一个风水宝地吗?”

    伍淳风并不看江小楼,只是神色镇定道:“那地方后有靠山、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案山、中有明堂、水流曲折,藏风聚气,可致后代鹏程万里、福禄延绵,断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若阁老所言属实,实在是太奇怪了!”

    杨阁老素来儒雅,脸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气急败坏的神情,似乎连肺都要气炸了,他大声地道:“满口胡言!我杨家的祖坟不但被人刨了,就连我父母都尸骨无存!若真是好风水,何至于此!你压根就是一个骗子!”他说的咬牙切齿,显然是动了真怒。

    江小楼开口道:“阁老,这件事是否有什么误会?伍道长是法力高深的得道之人,他是不会看错的。”

    杨阁老转头盯着她,气急败坏道:“我还没有找你算账!这就是你请来的高人,如今我先人尸骨无存,你让我有何颜面去面对杨家的列祖列宗!江小楼,你若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莫要怪我无情!”

    江小楼显得无比惊讶:“阁老,你是怀疑我串通道长欺骗你吗?”

    杨夫人连忙道:“老爷,小楼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她特意为咱们请来了伍道长,道长做的可都是好事!你不要忘了,若非是伍道长,咱们怎能认了一个好儿子呢?更何况他做事不求钱财,至今分文未收啊,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骗子!”

    杨夫人话音刚落,却听到一道嗓音从屏风后面响起:“夫人,您可千万不要被这两个骗子所蒙蔽了,他们的目的不是诈骗钱财,而是蛊惑人心、挑拨离间!”

    一个年轻的俊美公子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俊眉修目,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轮廓分明。脸上始终挂着一缕轻松自在的微笑,仿佛自画中走出的仙人一般,风雅之极,可眼中却是充满了恼怒与阴冷。

    秦思快步走上前来,郑重地道:“杨夫人,我与阁老师徒情深,江小楼的目的就在于离间我与阁老的感情。你们二位有所不知,她曾与秦家有过许多恩怨,也因此记恨上了我,多年来耿耿于怀、始终不忘。所以她特意雇来这个骗子——”

    说完了他顿了顿,看着伍淳风道:“首先她让这个骗子以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取信于阁老,然后她替阁老认下一个儿子。说实话,那位公子在府上住了很久,得到二位的喜欢根本是人尽皆知的事,夫人与江小楼言谈之中不免流露出想要收子的心意,江小楼以此窥之,让一切借由伍淳风的嘴巴说出来,取信于二位。事实证明,伍淳风就是一个骗子,否则杨家的祖坟怎么会被盗贼所窃。一切都证明他根本不会看风水,更不是什么得道高人,阁老您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江小楼冷嘲道:“瞧你这话说的蹊跷,杨家祖坟刚刚被盗,你就赶上门来,实在是太巧合了吧。”

    秦思冷眼瞧她,似笑非笑:“我是今天登门向阁老解释的时候才得知这件事,你乱泼脏水,无疑是自寻死路!”

    平日里杨阁老或许会多思,可谁家祖坟被刨了,都绝没有冷静下来的可能。所以杨阁老声音越发冰冷:“来人,将这个骗子给我绑起来,立刻押送到京兆尹衙门!”立刻有几个护院冲了过来,争相用绳索套住伍淳风的脖子,在这关键时刻,伍淳风心里一慌,差点就要跪地求饶,然而江小楼却轻轻一笑道:“秦公子,你说的未免太武断了。”

    这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瞬间惊醒了伍淳风,他看向江小楼,对方神色依旧是那么镇定,那么从容不迫,丝毫也没有受到秦思那般严厉指责的影响。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半点害怕与惶恐,更看不到被拆穿一切后的心虚与恐惧,她依旧是那么美丽,那么平和,那么温柔,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做过,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世上再也没有比她更无辜的人了!奇迹般的,伍淳风的心也平静了下来,江小楼一个小姑娘尚且能够毫不变色,他长她数岁怎可如此惊慌无措。

    于是,他毫不反抗地由那些人将他五花大绑,腰杆却还挺的笔直,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阁老,我这辈子看过无数风水,绝不会看错的。你若是要听信此人所言,我也无话可说。”

    杨阁老冷冷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难道你们还有什么解释吗?”

    眼看已经逼到绝境,失去阁老信任,江小楼再无立锥之地。秦思眸子狠毒阴鹫一闪而过,面上却是越发明朗的心痛与遗憾。

    江小楼的声音那般柔和宁静:“刚才秦公子说我与秦家有旧怨,的确不错,但这一切我从未隐瞒过。早在国色天香楼的时候,阁老不就全都知道了吗?后来我来到杨家,对夫人也是和盘托出,并且从不掩饰对秦思的厌恶,似这等小人,我当然不屑与之为伍!”

    杨夫人根本不信任秦思,连忙道:“是呀老爷,小楼可从来没有骗过咱们,她不是早已说过和秦家的恩怨吗?”

    这时秦思却冷冷道:“江小楼,自己做错了事却死不悔改,我真是难以相信,当初那个温柔美丽的女孩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你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女骗子,居然还骗到阁老的头上,当真是胆大包天!我也很想帮你,可看你变成这个样子,我是又心痛又难过,更为江伯父感到痛心疾首,他在天有灵,也绝不会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江小楼被对方的厚颜无耻逗笑了:“秦公子,世上居然有你这样颠倒是非的人,实在是叫人叹为观止。”

    就在此刻,有仆从进来禀报道:“老爷,京兆尹大人求见!”

    “来得正好!”杨阁老立刻道,“让他进来,我倒要听听看,关于这件事,他有什么高见!”

    京兆尹从门外走进来,见到这种情形不由就是一愣,随后向阁老道:“请阁老恕我冒昧,但阁老为祖上迁坟,本是一件大好事,却偏偏发生了意外,阁老不想知道,究竟是谁盗了你家的坟墓吗?”

    消息传得这样快,连京兆尹都知道了,还如此直言不讳——杨阁老一愣:“谁,你知道是谁吗?”

    京兆尹点了点头,目视着他道:“来人,将盗墓贼押进来!”立刻便有两个守在外头的衙役押着一名被打着浑身是血的人进来,到了大厅中央,这人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磕头如倒蒜一般。

    京兆尹神色严肃,道:“阁老,昨天晚上京城发生一桩案子,东门一家当铺被人掘开墙壁,盗走了不少珠宝首饰、古董玉器,老板连夜告到京兆尹衙门。我便命令衙役全城搜捕,谁知在一家赌场搜到了这个獐头鼠目的东西!发现他的时候,他身上带着一块精致的古董玉佩,完全不像是他的东西,后来衙役从他的住处搜出了很多的物件,包括一尊白玉观音,一尊弥勒佛,两串玉手珠,一串红玛瑙,一株珊瑚……刚开始我没有多想,还以为他就是那个盗贼,却不料反而审问出了其他的话……阁老,东西我带来了,请您过目!”

    说完,他挥了挥手,立刻有人把赃物送了上来。杨阁老看得面色一拧,上去就重重给了那人心窝一脚:“果真是你这个狗东西,竟敢如此无礼!”

    刨人祖坟,等于杀人全家,杨阁老涵养再好,也是绝无可能忍受的!

    “这些东西都是迁墓的时候,阁老特意埋下,却都被这个人给扒了出来,不光如此,他还堂而皇之去了赌场,实在是叫人气怒难忍!”京兆尹声音沉沉。

    事实上,盗墓贼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亡命徒,得了钱当然会尽快花掉,他也没有把所有值钱东西带在身上,只是想着拿玉佩当赌资,玉佩上没有标记,谁也不会那么快发现,他断然不会想到江小楼早已布置好了陷阱,就等他钻进来。

    京兆尹冷冷道:“还不自己交代!”

    盗墓贼瑟瑟发抖:“是……是一个男人让我去盗的,还说……还说那家坟墓的主人很有钱,一定会有很多收获!”

    “说,到底是谁!”杨阁老的气几乎是从鼻子里喷出来的。

    盗墓贼身上早已遍体鳞伤,浑身发冷:“我……我也不知道……”

    “阁老,线索已经断了,中间转了好几个人,对方早已有了准备,不会让咱们顺藤摸瓜往上查的。”京兆尹为难地道。

    江小楼却笑了:“原来是被人收买,故意破坏风水宝地,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若是纵了此人,我可要冤屈到死了。不过,秦公子刚来,墓地便被盗了,来得真是巧,简直像是老天爷在帮你一样!”

    刚才说这话,秦思还能镇定自若,现在说这话,简直就是诛心!秦思的脸色变得煞白,嘴唇隐隐颤抖,他察觉到杨阁老冰冷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向自己射来,他挺直身躯,慢慢地道:“江小楼,不要以为你这么说就能转移视线。”

    江小楼淡淡一笑:“转移视线?难不成我叫他偷了阁老祖坟里的东西再来诬陷我自己吗,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用到诬陷二字,已经是明目张胆的指责。秦思看着江小楼,知道自己的“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计划已经败落了,当下立刻向着杨阁老道:“阁老,江小楼她——”

    他的话没有说完,却被杨阁老猛然打断。扒祖坟是对死者及其家属极大的侮辱,杨阁老已经忍耐到了极致,大喝一声:“我相信你才真正是瞎了眼睛!”

    他这一声像是野兽的嘶吼,完完全全是从胸腔里爆发出来,让秦思不由自主浑身发冷。

    “我点你文章,你竟用此道来回报我,好,好,真是天下奇闻!”杨阁老额头青筋暴突,眼睛充血,看上去像是要吃人一般凶恶。

    秦思被骇得满脸发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杨阁老转头,大声道:“还不快给伍道长松绑!”

    仆人们赶忙上去替伍淳风松了绑,伍淳风轻叹了一声,慢慢地道:“阁老,我替你选了风水宝地,可是你今年却流年不利、招了小人,似秦思这等人实在是叫人害怕,身为学生竟然连老师的祖坟都敢刨,这等心性、这种品德,居然还能位列朝堂,真乃国家之悲。”

    秦思恼恨道:“满口胡言!没有证据的事,你竟敢胡言乱语!”

    的确没有证据,可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盗墓贼是被人教唆,而非寻常意外,而他第二天立刻上门(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指证江小楼是骗子,这件事实在太巧!

    杨阁老恨不能当场打死秦思,可杨夫人却死死拉住了他的胳膊,示意他必须冷静。杨阁老脸色越发难看,几乎是阴云密布,不待秦思再开口,他冷声道:“来人,将他给我轰出去!从今往后,再不许他迈入杨府半步!”

    秦思额头冷汗滚落,可他毕竟涵养非常,只是向着杨阁老开口道:“阁老,今日你受这江小楼蒙蔽,终有一日你会后悔的。”说完,他一甩袍袖,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大厅。临走之时,他用一种极为怨恨的目光看了江小楼一眼,那眼神几乎能把人射成窟窿,可江小楼却始终微微含笑,淡然与他对视,毫不畏惧。

    等到秦思离开,杨夫人才连声道歉道:“小楼,都是我们的不是!差点冤枉了你……”

    杨阁老长叹一声:“说到底是我自己心里不服气,我始终不敢相信自己错点了一个探花,他的文章写的那么好,又是胸有锦绣,却想不到竟然是这等卑劣小人。”他说着脸色,慢慢变得颓唐起来,江小楼连忙安慰道:“阁老,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秦思写得一手锦绣文章,可却是心如豺狼,背信忘义之人,阁老无谓替这等小人伤感。与其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不如赶紧把坟重新修起来。”

    听了这话,杨阁老摇了摇头:“可是我父母的尸骨……”

    京兆尹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立刻想起了什么,直视那盗墓贼道:“尸骨你放在了何处?”

    那盗墓贼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江小楼道:“阁老是正直之人,你若是坦白,或许还能死得痛快一点。”

    盗墓贼牙齿打颤:“那人……吩咐我倒进了护城河。”

    杨阁老一拳重重砸在的桌子上,脸色已经无比狰狞:“秦思,你该死!”

    看杨阁老气得几乎翻了白眼,江小楼微微摇了摇头。杨阁老从心底就一直不愿接受自己犯了错,信错了人,他一直试图证明秦思的清白。秦思就是看准了阁老的心思,预备在他面前拆穿一切,却又找不到由头,所以教唆了人去刨祖坟。这也真算是阴狠到了极点,别说杨阁老这等人受不了,就连寻常农夫也会发狂,必定会彻底迁怒要求迁葬的江小楼和伍淳风。虽然冒险了些,却是真正的釜底抽薪!

    江小楼从秦忠的口中得知秦思的计划,便一直派人跟着那盗墓贼,为了让杨阁老看穿秦思的真面目、彻底与他决裂,江小楼很少费了一番心思。难的不是抓人,难的是如何不露声色地把人送到京兆尹手里……不过,她实在想不到,秦思居然如此厚颜无耻,当真把阁老祖先的骨灰撒进了河中。

    刨人祖坟,不共戴天,这等忘恩负义之人,实在是叫人齿冷。

    阁老挥了挥手,示意京兆尹可以走了。京兆尹带着犯人告退,杨阁老坐在椅子上,足足有小半个时辰都说不出一个字。江小楼就静静等着,也不催促。直到杨阁老勉强缓和了情绪,才看着江小楼,眉目森冷:“竖子无耻,恨不能杀而烹之,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题外话------

    首先要向大家解释一下,中国古代女子犯罪,除非是证据确凿的大罪,一般不会被关入监狱,而是在家受到监管。但这是架空历史,所以小楼和刘嫣都得走这一趟。到了这一章,刨人祖坟,按律是要处死的。

    编辑:我看到轻悠姑娘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秦:你为啥这样笑,好YD

    编辑:和我一样沦落青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客串的下场。看,苍天绕过谁!

    小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