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73章  刘嫣之死

第73章  刘嫣之死

    秦思咬牙切齿,心头恨得发狂,此刻他已经丝毫感觉不到江小楼美貌的魅力,只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无比可恨,他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秦思越是生气,江小楼笑的越是温柔,慢慢地道:“还有,别忘了把江家大宅的地契也一起送来。若是晚了,我可就不能保证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了。”

    秦思冷哼一声,将那匣子重重摔在地上,转身离去。

    小蝶把匣子捡起来,拍拍上面的灰尘,有些担心道:“小姐,您这样与秦府公然交恶,只怕他们会伺机报复的。”

    江小楼淡淡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躲是躲不掉的,没有直面一切的勇气,今天我不会站在这里。”

    御史府

    刘夫人一听说自己的女儿被衙役带走,顿时大惊失色,直闯入书房,一把抓住了刘御史的手臂,急声问道:“告诉我,嫣儿怎么了?”

    刘御史望着自己的妻子,叹了口气:“她被京兆尹带走了,如今关在京兆狱。”

    刘夫人脑子里嗡的一声,瞬间眼前一黑:“凭什么?!”

    刘御史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怒气冲冲地道:“凭什么?就凭她烧了人家四十五家店铺,只为了泄私愤!这样一个女儿,简直是败坏家风,丢尽了我的颜面!”

    刘夫人脸色丕变:“到了什么时候,你还只想着自己的颜面,她好好的一个女儿家就这么被关进那种不见天日的地方,你还不想想法子赶紧把她救出来!”

    刘御史冷哼一声道:“事情刚揭出来,我就已经派人给京兆尹送了一箱金银珠宝,附带一张五千两的银票。可人家愣是没敢收,这其中的意味,你可明白了吗?”

    刘夫人眼睛陡然燃烧起来:“我不明白,他是嫌钱少吗?如果是这样,我马上想方设法去筹更多的钱,务必要把女儿救出来!”

    回答她的是刘御史的沉默,那冷寂袭上心头,只剩下空落落的茫然。刘夫人心头扑通扑通急跳,耳朵里嗡嗡作响,心里着急,眼泪花花落下:“你怎么不说话,快说啊!”

    刘御史沉重地摇了摇头:“只怕你花再多的钱,也没办法把嫣儿从牢里放出来。”

    刘夫人不敢置信:“你身为御史,朝中重臣,难道连这一点小事也摆不平吗?”

    刘御史难得满面颓然:“杨阁老一本奏章奏到了陛下那里,陛下龙颜大怒。秦思也过于薄情了些,见到没有转寰的余地,毫不犹豫就和嫣儿断绝了夫妻关系,听说还当场写下了休书!太子原本受了我的请托想要为刘嫣说情,还未开口反被陛下斥责了一顿……如今这事情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刘夫人涕泪横流,却又突然想起一件事:“你不管,我这就进宫去找丽嫔,让她想法子救救她妹妹!”

    刘御史一把将她拉住:“你这是干什么?三个子女已经折损两个,难道你要连最后这点指望都一起搭在里头?”

    连丽嫔都不能插手?!刘夫人满面煞白:“真的这么严重?”

    刘御史困难地摇了摇头:“事情不被杨阁老捅出去,我和太子压一压,还有转寰余地。但如今早已捅到陛下跟前,又是探花郎的家眷,你想想看,在朝中会引起多大的震动?那是四十五家商铺,牵连很广,引起了众怒,你叫我该怎么救她!”

    刘夫人一把拉住他的袖子,满脸哀求:“这我不管,你一定要想法子救救女儿!”

    刘御史瞪着她:“我都说了会尽力,你放开我,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刘夫人扯着他的手臂摇晃:“尽力,什么叫尽力?我就知道你压根不在乎嫣儿,你还有那些庶出的贱人养的,我有什么……”

    刘御史终于恼怒起来,脸色铁青:“为“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这件事我跑了多少次衙门,花了多少银子,全都落在瞎处!你在府里,什么事也不知道,那些铺子后面牵涉了多少人家、多少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多的吓死你!钱财的损失只怕就要赔得倾家荡产,明确告诉你,赔我是赔不起,嫣儿犯了错,她自己承担吧!”

    刘夫人眼泪飞溅:“世上怎能有你这样狠心的父亲!”

    “放开手!”

    “我不放!”

    “放开!”刘御史终于一把挣脱了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刘夫人陷入绝望,蹲在地上掩面大哭起来。

    晌午,一顶轿子在博古斋门前停下,掌柜正指挥着人忙里忙外收拾,当他看见这顶华丽的轿子,不由心生疑惑,主动解释道:“小店刚刚遭遇不幸,暂时不对外营业,要是想要买古董,还是去别处吧!”

    轿前的年轻婢女走上来,递上两块碎银,满脸笑容道:“这位先生,我们不是来买古董的,我家夫人要找这家铺子的主人。”

    掌柜看着眼前的人微微一愣,他在这铺子待了许久,阅人无数,这婢女身上穿着碧青色上等丝绸,想是大户人家的上等丫头,便不敢怠慢道:“请夫人稍等片刻,我先进去禀报我家小姐,若是她肯见,再请夫人进去。”

    婢女十分有礼地道:“是,我们就在外面等候,请先生先行通报。”

    掌柜满腹狐疑的进去,不一会儿便取得了江小楼的首肯,出来向那婢女道:“请你家夫人进去说话。”

    当刘夫人走进房间的时候,便瞧见一位年轻女子正坐在桌子前喝茶,明媚的眼瞳,乌黑的鬓发,一张脸孔令人惊艳,她咬咬牙,上前道:“江小姐,还记得故人吗?”

    江小楼慢悠悠地抬眸,像是刚刚瞧见刘夫人,微笑道:“原来是御史夫人,突然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要事?”

    从前在秦家的时候,刘夫人每次到访,都要吩咐江小楼出来端茶倒水,颐指气使的态度令人生厌,她最常挂在嘴上的便是贱婢两字,生怕别人不知道江小楼在秦家已经沦为奴婢。有一次,她甚至将滚烫的茶水泼在江小楼的身上,还教唆着刘嫣尽快把她当成贱婢一样发卖出去,心思不可谓不狭隘毒辣。

    见到江小楼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刘夫人心头涌起愤懑,但她强行压住,故意和颜悦色道:“今天来访,当然是有重要的事要和江小姐你商量。”说着她拍了拍手,身边的婢女立刻将一个珠宝箱轻轻放到了茶几上,她望着江小楼道:“这是我多年的积蓄,请你笑纳。”

    江小楼一双明亮的眼睛在匣子上扫了一下,微微一笑:“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刘夫人的脸上堆起笑容:“这些钱是用于赔偿小姐十五间铺子的损失,我知道你的铺子损失最大,大半都烧毁了,但是这些银子足够你把这些店铺重新修缮、装修一新。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大人大量,放我的女儿一马,去京兆尹衙门撤销控诉。”

    如今四十五家铺子的持有人,都有厚厚的状纸在京兆尹案台上放着。

    眼前的刘夫人好似一只长着獠牙的猛兽,心中早已恨不得把江小楼撕烂,却还要掩住獠牙,露出虚伪的笑容。

    江小楼笑意浅浅,优雅而自若:“原来刘夫人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

    刘夫人心头一跳:“我知道,一切都是嫣儿的不对!她为人十分好妒,性子又被我宠坏了,但她也是因为一时糊涂,这回她也受到惩罚了!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家,被关进暗无天日的监牢,不知道受到多大的惊吓!若你想要给她一个教训,也已经够了,请你收手吧!”

    江小楼剪剪秋水的明眸含着笑意:“刘夫人这话说的好奇怪,放火的事是秦少夫人命人所为,一切责任自然由她承担,与我又有什么干系?怎么你不去怪她,反而来求我这个苦主,不是本末倒置么。”

    刘夫人实在忍不住,拔高音量道:“江小楼,我知道这件事情一定和你有关,说不准嫣儿是中了你的设计!好,当年的事算是我们的不对,但早已时过境迁,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不能放过嫣儿,你也算积积阴德!”

    江家已经家破人亡,大哥身亡,她也是伤痕累累,现在刘夫人居然说她好好的,这种好,可真是叫人不寒而栗。

    江小楼端着茶杯的手骤然抽紧,微微敛目:“刘夫人,这些话你大可以向京兆尹说,把这阴德让给他吧!”

    刘夫人一下子怒了,厉声道:“若是他答应,我又何必要求到你跟前来!”

    江小楼的笑容如同浅浅的阳光:“秦少夫人一共烧了四十五间店铺,其中十五家是属于我的,但我这个人很好说话,之前秦家已经给了一部分补偿,只是远远不够。如果刘夫人肯赔偿我所有店铺损失的三倍,我就同意撤销状子,放秦少夫人一马。”

    刘夫人大怒道:“三倍?你真是狮子大开口!你是要刘家倾家荡产吗?”

    江小楼叹了口气:“刘夫人,你是名门贵妇,自然不知道开铺子的艰辛。这铺子一样一样都要我亲自动手,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铺子烧成这样,若是此时我不将价码提的高一些,将来换个地方开铺子,生意未必有从前那样好。我这也是人之常情,希望刘夫人见谅。”

    听见对方娓娓动听的声音,如同刀割一般凌厉,刘夫人脸上忽青忽白,她竭尽全力也不过勉强凑出这些钱,因为四十五家店铺,唯一与刘嫣有仇的是江小楼,所以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对方高抬贵手。但江小楼一开口就是铺子价值的三倍,这样的一笔巨款,她如何能够筹集?按照大周律例,若是当事人撤销控诉,并且接受合理的赔偿,那么纵火者便可以轻判,若是做不出赔偿,当事人的状子又坚持不肯撤销,那纵火的主谋最少也是流放的罪名。刘嫣这样的弱质女流,从小又是金枝玉叶一般养大,流放的生活只怕她一天也过不下去。

    刘夫人越想越是不安,只能又软下声音哀求道:“江小姐,过去是我们错了,但这一切都是已经过去的事,你大哥也不能死而复生,乳娘也不会再活过来!就算你要嫣儿偿命又能如何,这些银钱我全部给你,你还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全都答应你!放过刘嫣吧。”

    江小楼一动不动,面带微笑,瓷白的面孔无比静谧。

    从前的江小楼,信奉江承天以德报怨的教育,面对困苦的态度是逆来顺受。别人欺负她,她要忍,被打碎牙齿也要往肚子里吞,反而对误解她的人回报善意,用爱心去感化他,用胸怀去感动他。可事实上,只有当她走投无路、陷入绝境才明白,作恶的人最希望受害者以德报怨,只有以德报怨的蠢人,才会老老实实地服从他们的指令。未婚夫抛弃,要以德报怨;被逼为奴,要以德报怨;任人欺凌,要以德报怨;卖入青楼,要以德报怨;毒打濒死,还是要以德报怨!那些人想尽一切办法迫害她、杀戮她,转过头来当他们自己被逼入绝境的时候,却要求她手下留情。

    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江小楼淡淡地道:“刘夫人为什么认为我会原谅她呢?”

    刘夫人急切地望着她,眼睛放光:“因为你那么善良,从前连大声说话都不会的,你怎么会那么狠心?看看我吧,我是一个可怜的母亲,我今天特地求你,求求你,原谅嫣儿好不好?”

    因为她善良,所以就得原谅刘嫣?

    这些人,一次次把她的隐忍当懦弱,把她的退让当做理所当然,把她的善良当做可以肆意践踏的借口。在她的退让之下,他们一次次迫害她,变本加厉。

    郦雪凝被人伤害,但她不愿意以暴制暴,因为她不想自己沦落到和那些人一样丑陋的地步。可江小楼却认为,雪凝站得地方太高了,她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明明都是一样的人,被伤害了会悲伤、会流泪、会流血、会死的人,为什么不能愤怒,为什么不能报复?只要做错,就应该得到惩罚,无限忍让只会让这些人以为一切都是可以被原谅的,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恶狼咬人,就应当拔光它的牙齿,打断它的四肢,让它不敢咬为止!因为善良的本性,让对方的暴行越演越烈,越来越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这是什么道理?!

    江小楼不要做善良的人,更不要做道德高尚的人。这样的人,纵容了恶念,纵容了伤害。如今,她的德已经用光了,连一点都没有剩下。没有同情心,没有怜悯心,她现在就只是一块顽石,纵然有感情,也绝对不会浪费在牲畜的身上。

    刘夫人见她始终无动于衷,在心头把江小楼恨到了极点,几乎想要将她千刀万剐,心中默念着如果以后能够抓住她的把柄,一定要报今日之耻辱,面上却更加哀痛,不顾身份、扑通往地上一跪,泪珠滚滚:“求你大慈大悲,饶了嫣儿一命,我已经失去了儿子,不能再失去嫣儿了!”

    江小楼的双腿被刘夫人死死抱着,她慢慢垂下头,看着刘夫人,眼底涌动的似乎是复杂的悲悯,刘夫人心头一喜。

    江小楼轻轻抬起手,一点、一点,将衣袖从刘夫人的手中抽了出来,刘夫人的眼睛慢慢瞪大了。

    “流3gnovel.cn看最快更新放的路上,记得帮我向刘嫣说一句,珍重。”

    刘夫人抑制不住眼底流露出愤怒的火光:“你从头到尾都在耍我?”

    江小楼笑了:“刘夫人,你出了这条大街一直向南,走到底便可以见到金碧辉煌的安王府。在门口好好跪着,说不定安王殿下一高兴,就原谅你的女儿了。”

    刘夫人咬牙切齿,安王和皇帝素来感情不错,他为人又十分低调,寻常虽不与人起纷争,但骨子里却是十分傲慢,得罪了他的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这把火烧掉了他最珍爱的珠宝铺子,里面有一尊他请玉匠不眠不休雕刻三天三夜,只等太后娘娘寿辰就送上去的玉佛。听说他早已发下誓来,一定要将这纵火者严惩不贷!

    刘夫人早已知道这一点,才先来求江小楼,按照江小楼的软性子,一定会原谅刘嫣。到时候她再亲自去太子府,求太子妃出面周旋,可她没有想到就连这一关她都过不去!捧着匣子,刘夫人充满怨恨看着江小楼道:“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赢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说完,她冷哼一声,捧着匣子急步离去。

    江小楼看着她的背影,冷冷一笑。郦雪凝从屏风之后走了出来,轻声道:“小楼,这一次能够搬倒刘嫣吗?”

    江小楼神色平淡:“刘嫣错的太离谱,她不应该为了对付我而把事情闹的这么大,这一把火烧掉的不光是店铺,还有安王的颜面。她彻底激怒了安王殿下,秦思又得罪了杨阁老,双管齐下,你说人家怎么会轻易放过?”

    郦雪凝默然想了片刻:“可我,却怕这仇恨越结越深。”

    江小楼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本来就是死仇,还怕什么?你以为我按兵不动,他们就会饶过我吗?”

    这仇恨早已钻进灵魂,住进心脏,生根发芽,终其一生也如跗骨之蛆,不死不休。

    郦雪凝担心的人从始至终都是江小楼,她的复仇是毁灭性的,不把对方摧毁绝不罢手,但那些人的势力太庞大,牵一发而动全身……她想了想,问道:“那王恒……你预备如何处置?”

    江小楼微笑道:“总不会叫他丢了性命就是。”

    郦雪凝叹了口气:“我相信你。”

    这一天,茶馆里茶客络绎,坐无虚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茶香,跑堂的拎着茶壶奔来跑去,忙得不亦乐乎。最热闹的是临窗的几张桌子,人们正在热火朝天地议论着轰动京城的失火案。

    一书生扬声说道:“刚才的皇榜看到没有,陛下亲自下旨,要将纵火的主谋流放到义州去!那种荒凉之地,瘟疫纵横,人去了还有活路吗?”

    灰袍的茶客笑道:“真是作梦也想不到,堂堂一个御史千金、探花之妻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我还以为陛下会轻判,谁知竟这样重!”

    书生则咂咂嘴:“这可不好说……烧的铺子是安王殿下的,那可是不好得罪的主,听说他跑到陛下跟前痛斥了秦家一顿,陛下气得当场摔了茶盏!”

    另一茶客捧着紫砂茶壶晃过来,嘿嘿一笑:“想想这两年秦家也爬的太高了,好容易考中了一个探花便得意的什么似的,不顾身份攀上了太子殿下,这回可好,太子都顾不上他们了。”

    书生撇嘴:“你知道什么?太子殿下亲自带着秦思进宫请罪,秦家还自己要求赔偿损失!”

    众人啧啧称奇,这秦府也算是敢作敢当了。

    蓝袍茶客神秘兮兮地道:“秦家那一车车银子运出来,吓死人!先是赔偿了金条十箱,锦缎三百匹,实在赔不出银子,就用山参、鹿茸、皮货、古董宝物一起来抵偿,一共装了十几车,大多数运到安王府,安王才勉强消了气!”

    茶楼里一个蒙着面纱的年轻女子微微一笑,起身出了茶楼。小蝶连忙跟上,笑盈盈地道:“小姐,刘嫣这一回流放到这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

    江小楼微笑道:“那可未必。”

    小蝶惊讶,却瞬间明白过来:“小姐是说刘家会想方设法救她吗?”

    江小楼望着远处的落日,笑容和煦:“这就要看刘夫人到底有多大的胆子了。”

    谁都想不到一场小小的火灾,竟然在京中引起这么大的震动,太子、杨阁老、安王相继加入,一团乱麻,连皇帝都觉得头痛,不得不将刘嫣这个主谋发配到义州去。刘夫人花了大笔银钱,好容易才见到自己的女儿,除了给刘嫣送来御寒的衣物,还特地细细嘱托她一些话。等她说完,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刘夫人从监狱里出来,京兆尹正在等着,他瞧见刘夫人,微微一笑:“刘夫人,该说的话可都说完了?三日之后,遵陛下的命令,我就会派人押解她上路。”

    刘夫人脸上变得灰白,目光流露出担忧,她挥挥手,婢女立刻送上一个小箱子。京兆尹将箱盖打开,一片耀眼光芒从箱子里蹦出,灿烂的金条、碧绿的翡翠,洁白的珍珠,甚至是鲜红的玛瑙……装满了箱子。京兆尹盯着刘夫人道:“这是什么意思?”

    刘夫人叹了口气“嫣儿自小娇生惯养,我怕她还没有到达义州就熬不下去,这些算是我给大人的贴补,希望解差在路上对她多加照顾。”

    京兆尹微笑道:“这些不过小事,夫人不必担心。”

    刘夫人目光闪动:“若是大人能够平安将嫣儿护送到义州,我还另有重谢。”

    京兆尹显然已经明白过来,他略一沉思,才点点头道:“夫人不用担心,我保证小姐一定平安到达,绝不会有丝毫损伤。”

    刘夫人露出一丝笑容,颇具深意:“等大人回府,我另有五千两奉上。”

    刘嫣被押解那一天,大街上人山人海,所有人都在看这破天荒的一幕。一个高门小姐、探花之妻,居然会做出纵火之事,实在叫人震惊。跟刘嫣一同被流放的,还有当时纵火的王恒。按照陛下的本意,他应当削首示众,可杨阁老却坚持认为此人到底是举报有功,应当降低惩罚,于是皇帝命令将他与刘嫣一起押解义州。当时参与这个密谋的其他人,也在队伍的中间,踉踉跄跄地走着。

    茶楼的雅室内,刘御史匆匆赶来,瞧见妻子果然在窗口向下张望,叹了口气道:“你还是想开些,嫣儿已“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经上路,到了义州,我会找人多多照顾她。”

    刘夫人将所有人挥退,冷冷道:“你放心,我已经想到方法救她了。”

    刘御史一愣:“你要干什么?”

    刘夫人神情格外平静:“我已经打点过京兆尹,同时收买了解差,狱里刚刚死过一个女囚,验过尸,还没有拉出来埋,京兆尹压下了没有往上报,等到嫣儿上了路,就说她病死在路上,用这死囚来代替,把脸给毁了,谁能确定是不是嫣儿?到时候,我会想方设法把嫣儿送到其他地方自由自在的过日子。”

    刘御史满脸震惊,不敢置信:“你简直是胆大包天,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刘夫人冷冷一笑,眼底狰狞:“没什么好商量的!你看着吧,嫣儿不会有事,我拼了一死,也不会叫让贱人得逞!”

    观看的人群不断向刘嫣的头上、身上投掷脏物,她何尝受过这等羞辱,却不得不压抑着愤恨,无意中往人群中看了一眼,只见到一个年轻的紫衣女子,正笑容盈盈望着她。刘嫣突然眼神凌厉,目光仇恨地看着那个女子,那一张可恶的脸,叫人痛恨的笑容,她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江小楼只是静静望着刘嫣,神色温和。

    身后的解差推了刘嫣一把,厉声道:“磨蹭什么,还不走!”

    刘嫣却死死盯着江小楼,若是有可能,她早扑上去咬断江小楼的喉咙,可是她不能,因为她的脖子和脚上都套着重重锁链。她是身份高贵的御史千金,江小楼不过是个出身卑微的贱人,她只配匍匐在自己脚下!为什么,为什么一切倒置!

    从始至终,江小楼都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刘嫣,脸上十分平静,既无愤怒也无恨意,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刘嫣被押解离开了京城,出城后,解差以她是重犯为由,故意将她与王恒先行押进囚车,至于其他犯人则是落后一步,步行赶去义州。按照常规,要足足走上四十天才能到达义州,每天傍晚都要找驿站落脚。三天之后,解差之首王平便吩咐先把犯人押进房间,然后他招呼其他人一起坐下喝茶。刘嫣被关到屋子里,不多时便听见门发出一声响动,随后被人打开,一个叫何林的解差率先走了进来。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看到没有异样,便吩咐道:“把人抬进来。”他的声音很轻,像是隐藏什么秘密。

    刘嫣站了起来,双目紧张地盯着对方。两个人抬着一个担架进来,担架上是一个年轻的女尸,光看身形与刘嫣有三分相仿。何林道:“今天晚上这驿站将会遭到盗贼,你无意之中盗贼杀了,听明白了吗?”

    刘嫣一愣,目中涌起一阵狂喜,她熬了这么久,终于来了!母亲早已说过,她买通了京兆尹和压抑,到时候会想方设法救她出去,不由满脸喜色道:“好,我明白了。你们得好好准备,不要失败!”

    何林不太喜欢这女人颐指气使的态度,看在钱的份上还是点点头,吩咐那两个人将尸体抬到床底下藏好,这才重新退出去把门锁好。刘嫣看着床下的尸体,心头抑制不住狂喜,心中在盘算着,逃出生天后,一定要找机会把江小楼这个贱人置诸死地。

    深夜,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就在蒙面的何林装成盗贼翻窗进来,刘嫣顾不得矜持,试图从他早已安排好的法子从窗户的边沿爬去隔壁的空房间,门却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一群解差冲了进来。

    为首的正是负责看守刘嫣的王平,他脸色一沉,怒喝道:“此人竟敢私纵囚犯,还不敢快将他拿下!”

    何林吃了一惊:“大哥,不是你吩咐我——”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其他人已经一拥而上,把他如同粽子一样捆了起来。

    刘嫣原本已经跨出窗外,见状,脸上血色刷的一下退的干干净净!王平指着她厉声道:“还不抓住她!”

    他使了一个眼色,众人立刻冲上去。

    刘嫣惊慌失措,手一下子脱力,竟然整个人倒栽葱从二楼的窗户摔了下去。王平向外看了一眼,见到那流了一地的鲜血,如同铺开的血花,倒在血泊里的人已经一动不动,他不由皱起眉头。

    原本想要私放刘嫣的何林满面震惊看着,他失声道:“大哥,明明是大人吩咐咱们这样做的,怎么临时你又变卦了!”

    王平冷笑一声:“就是大人命令我在这里守着,好好看着犯人。没想到你就是那个叛徒,竟然敢私放囚犯,好在我及时赶到!好了,你们把他押下去吧。”

    等解差把人押下去,他才走到另外一间房,打开了王恒的枷锁,淡淡道:“你可以走了。”

    王恒满面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王平满脸不耐烦:“别废话,你可以走了,这里的一切我会打点!”

    王恒实在难以相信自己的好运,他脱了枷锁,飞快离开了驿站,刚走到后门,却见到一个美貌的白衣女子带着婢女站在院子里。他一时惊骇,片刻后才认出月下的美人是谁,不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道:“多谢江小姐,多谢江小姐,谢谢你救我一命!”

    江小楼慢慢道:“你既然是替我做事,我自然要信守诺言,你的妻子就在距离这里一里开外的农庄,你可以带着他们远走高飞,记住我的话,走的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如果让我发现你在京城出现,你就不会这样幸运了。”

    王恒一惊,再三叩头,毫不犹豫地消失在黑暗里。

    江小楼信步走进了院子,她的脚步很轻,一直走到了血液的尽头。刘嫣躺着,还没有立刻断气,她睁大眼睛,瞪着江小楼。

    她脸色苍白如纸,后脑的伤口不停涌出鲜血,口中也不断向外吐着血沫儿,却死死瞪着江小楼,身体抖得几乎不能控制。

    灰白的云彩散去,皎洁的月光出现,江小楼凝望着刘嫣垂死的眼睛,神色温柔:“京兆尹总是喜欢吃两面的,收了御史夫人的钱,当然也会收我的钱。”

    刘嫣看得清晰无比,那一刹那间,江小楼的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她想要怒骂,想要痛斥,可却感觉全身冰冷,浑身的抽搐猛烈到了极致。

    一阵风吹过,一股血腥的味道在鼻子下盘旋不去,江小楼叹了口气:“是不是很疼,很难受?”

    刘嫣如同一条濒死的鱼,嘴巴张张合合,疼得撕心裂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初乳娘死的时候,浑身的筋骨都被打断了,我想,那也一定很疼,非常疼。我经常梦到她,她总是对我说,她很寂寞,很难受,浑身都疼……”江小楼的语气温柔入骨,笑容也极为柔软。

    “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动手么,这是个好地方啊,靠近这个驿站十里开外,有一个叫郭家村的地方,那是我乳娘的故乡。后来我回到京城,便把她的坟墓迁到了那里。其实那儿什么都没有,乳娘早已被你丢进乱葬岗了,连尸首我都找不到。但衣冠冢,也是个念想,你说对不对……”

    刘嫣听不见江小楼说什么了,她充满怨毒地瞪大眼睛,终于停止了呼吸。

    江小楼端详了她一会儿,才微笑道:“把她的尸体烧成灰。”

    身后的护卫立刻道:“是,小姐。”说完他们便上前,把刘嫣的尸体抬了起来,架到院子里,用柴火烧了。

    等到尸体一点点被火焰吞没,江小楼才徐徐吐出一口气:“将这些灰烬全都收集起来,我另有用处。”

    小蝶有些奇怪地问道:“小姐,这些灰你要来做什么?”

    江小楼只是含笑,并不回答。第二天,江小楼给郭家村附近一家破旧的庵堂捐了两百两,在里面为她的乳娘设了一座牌位。当小蝶瞧见牌位前头跪着一尊人形泥娃娃的时候,不由吃惊地道:“这是什么?”

    江小楼笑了笑,小蝶仔细打量了半天,一时呆住。

    “这……这……这是——”

    江小楼命人将刘嫣的尸体烧成灰,混入泥土之中,连夜打造了一尊人偶,以下跪的姿态安置在地上,正对着那座牌位。看到小蝶惊骇的神情,江小楼神色如常:“每个人做错了事都该付出代价,她欠我乳娘的债还没有还清,活着还不了,死了接着还;今生还不了,来世接着还。我要让她面对乳娘的牌位,就这样跪着,今生今世,永生永世!”

    刘嫣纵火烧铺,被判流放,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若她乖乖去享受痛苦,江小楼会留她一条狗命,偏偏她自己不甘心。落个摔死的下场,全都是咎由自取……但,该还的债,死也不能逃。

    小蝶叹息一声,低声道:“小姐,京兆尹那边已经打点清楚,他们会说是刘嫣试图趁乱逃跑才摔死,一切都不会牵连到咱们的身上。但奴婢有些不明白,京兆尹临时变卦,就不怕刘夫人找他的麻烦吗?”

    江小楼笑了:“傻丫头,刘夫人贿赂京兆尹已经是大罪,私纵囚犯的罪名她更是承担不起,你以为她会将一切抖出来吗?”

    这样说完,江小楼已经慢慢下了台阶。夕阳将她的背影投射在地上,看起来格外修长。小蝶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那有眉有眼,面容秀美的人偶,不觉浑身发冷,一跺脚,快步追了上去。

    御史府

    刘夫人正在焦急等待着,她知道很快便会有消息传来,如果一切顺利,她的女儿将会平安离开,远走高飞。管家快步进来,满脸惊恐:“夫人,小姐走到十里坡的时候竟然从楼上摔下来死了,那些人说她买通解差,试图逃跑……”

    听了这话,刘夫人眼前一黑,猛然晕倒在地。

    刘御史匆匆赶到,恰好看到这一幕,连忙亲自上去把人搀扶起来,只听清醒过来的刘夫人满脸愤怒,连声咒骂道:“赵进这个混帐东西,我重金请他救嫣儿一命,却落个如此下场,我一定要告他!”

    刘御史一听顿时面色大变:“你还敢说,我早就不赞同你做这种无知的事!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你也不想想,贿赂之事岂能宣扬得众人皆知!到时候别说我这个乌纱不保,就连咱们刘家上下也都要跟着你遭殃!”

    刘夫人腾地一下子站起来,一双眼睛变得血红:“你这个没用的老东西,我的嫣儿死了,她死了你知道吗?!我要现在进宫,马上去见丽嫔,我要让她为嫣儿报仇,我要把江小楼那个贱人撕成碎片!”她说完这一句话立刻拔腿就走,刘御史猛然将她拉了回来,想也不想猛地一个巴掌上去。

    刘夫人被打得脸歪了半边,眼睛暴突:“你到底要干什么?”

    刘御史已经变得铁面如霜,口中冷冷道:“从今日开始,夫人就在这个屋子里待着,没有我的吩咐,你一步也不许离开!”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快步走了出去,刘夫人冲着他的背影大喊:“我不会这样算了,我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的!”可是不管她如何撕喊,把声音都给喊哑了,刘御史也压根就没有回头。

    ------题外话------

    小秦是个好同志,答应过刘嫣要死,她就一定会SHI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