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71章  将计就计

第71章  将计就计

    傅朝宣脸色变得沉重,开口问道:“他这几日是不是都没有吃喝?”

    那妇人点头道:“是,从进城开始,那些人到处驱逐我们,我们只好东躲西藏,一直也要不到什么东西,孩子自然熬不住。”她一边说,一边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郦雪凝悄悄别过脸去,江小楼叹了一口气,这些人从辽州进入京城,官府并不欢迎他们,又因说话带着辽州口音,身份未明,大多数人都不肯收留,只能四处流浪。大人倒是还能忍受,可怜了这么小的孩子,小小年纪跟着父母流离失所。郦雪凝明明不忍望,却还是不自觉地看着那孩子的小脸,长长的睫毛染了泪光,脸上神情尤为复杂。

    江小楼见她如此,自然知道她是想起了自己早逝的孩子,心头一顿,便开口道:“傅大夫,应当还有救吧。”

    傅朝宣沉思了一会儿才道:“先用热米汤喂下去,我再开两副药,等明天早上看看情况。如果能醒过来,那就没有大碍。”

    妇人连忙跪下给傅朝宣叩头:“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傅朝宣亲自扶她起来,温言道:“你不要谢我,要谢就谢这两位小姐,是她们有善心,才会替孩子请大夫。”

    这对夫妻皆转过头来,拼命向着江小楼和郦雪凝叩头不止,直把额头都磕出血来。

    江小楼吩咐小蝶:“请姚掌柜安排一个房间让他们休息,一应需要都供足了。”

    妇人不到三十却已经头发花白,额头眼角留下深深纹路,望着江小楼,讷讷说不出话来。

    江小楼不忍再看他们脸上纵横交错的痛苦,淡淡道:“好了雪凝,咱们也该回去了。”

    郦雪凝点点头,她们与傅朝宣一同出门,郦雪凝知道傅朝宣似有话要讲,故意拉着小蝶走快一些,先上了车。

    江小楼见她这样欲盖弥彰,不由摇了摇头。

    傅朝宣深知郦雪凝是一个聪慧的姑娘,只是脸色微红:“今日我以为你受了伤,一路直奔过“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来,幸好你没事。”

    江小楼顿了顿,才微笑:“一切都好,多谢挂心。”

    傅朝宣听了这话,一时不由哑言,看着江小楼,目光愣愣的,不知道应当说什么才好。

    江3gnovel.cn看最快更新小楼早已明确拒绝了眼前的人,并不希望继续给他留下不切实际的希望,态度虽然温和却表现得很客气:“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

    傅朝宣皱了皱眉头:“医者父母心,纵然不是你来请我,我也一定会到的。”

    江小楼笑了笑,道:“如此,我就不再言谢了,我会派人送你回去。”

    傅朝宣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神色带了一丝僵硬:“难道仅仅是因为我向你表白过,所以你才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就这样让你不喜?”

    江小楼目光很平静:“傅大夫为什么这样说,我从无此意。”

    傅朝宣胸腔起伏着,忍了又忍,终于没有忍住:“既然不是,为什么再不登门?若非我主动去谢家,根本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是不是?”

    江小楼知他话中含义,眸子却盈盈照人:“我的病已经好了,不再需要劳烦傅大夫。”

    傅朝宣一愣,随即才醒悟过来,她是在提醒他,他们的关系仅止于此,无法再进一步。

    江小楼的心中,是他无法进去的地方。所以她一直拒绝,可他的心又向谁诉说?

    想到这里,他唇色发白,声音早已走样:“既然如此,算我自作多情,我还以为我们终究是朋友,不至于如此疏离,谁知你却完全只把我当成一个大夫!”

    江小楼不卑不亢,十分真诚:“傅大夫,你不要多想,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朋友。”

    江小楼从始至终没有给过他希望,她也直言不讳这一点。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不甘心,若是她肯给自己一个机会,结局也许会不同。傅朝宣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恋恋不舍,终究才叹了口气道:“罢了,我也该走了。若有什么事,直接让小蝶去药堂里找我。”

    江小楼点头,目送傅朝宣离去。刚一上车就听见郦雪凝道:“你瞧,傅大夫心中一直有你。”

    江小楼淡淡一笑:“那又如何,我已经向他把话说个明白,纠缠又有何意义?”

    郦雪凝幽幽叹息一声,眸子带着无限惋惜:“真是个傻丫头,人家对你一片真心,你却一再错过,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江小楼坦然自若,神情却无一丝悔意:“傅大夫并不适合我,这一点我早就向你说过了,以后就别再白费心思,我和他是永远也走不到一起去的。”

    马车摇摇晃晃地往前走,郦雪凝凝眸注视着江小楼的侧脸,心中似有疑虑:“小楼,你刚才有没有觉得——那对夫妻有些奇怪。”

    江小楼眸光晶亮,嫣然一笑:“我以为雪凝是菩萨心肠,很容易就会被人蒙蔽,原来你也看出了不对之处。”

    马车越走越快,帘子微卷,飘渺的烛火在郦雪凝莹白的面孔笼罩上一丝淡淡的阴影,她沉吟道:“刚开始那对夫妻一直沉默寡言,隐没在人群里,我也没有特别留意。后来发现那孩子生病的时候,我却瞧见那女人抱着孩子的手臂上布满被鞭打的痕迹……刚刚我一直在想,他们是受到士兵的驱逐才受伤,还是另有其他缘故。”

    江小楼微笑:“既然心存怀疑,你为什么还要收留他们?”

    郦雪凝毫不犹豫:“为了那个孩子。不管两个大人有什么不对劲,孩子的确是生病了,如果把他们拒之门外,等于断了那孩子的生路。你不也是如此,明明是热心肠,却总是要摆出黑脸。”

    江小楼笑容淡去:“我没有你那样好的心肠,收留这些人——自然有我的用意。”

    郦雪凝一怔,奇怪道:“什么用意?”

    江小楼慢慢道:“他们来自辽州,谁家铺子都不去乞讨,偏偏要到我的门口,不论掌柜如何驱逐都死活不肯离开。孩子生了病,表现出一副无比可怜的模样,非要留到明天早上……这么多巧合撞在一起,我真的很想知道,巧合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郦雪凝面上涌出一丝悲凉,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可不论是什么样的原因,都不应当成为隐瞒与欺骗的借口,如果善心被人无故利用,哪怕铁石心肠,也要千疮百孔……

    第二天一早,江小楼和郦雪凝刚到博古斋,掌柜便告诉他们:“孩子的高烧已经退了,那对夫妻要领着孩子前来叩谢。”

    江小楼道:“让他们进来吧。”

    很快,那对夫妻抱着孩子走了进来,一进门便向他们叩头:“多谢小姐!多谢小姐救了我孩子一条性命!”

    江小楼轻轻扫了两人一眼,神色如常道:“既然孩子的病已经好了,你们俩人即刻上路吧。”

    夫妻对视了一眼,男子满眼忐忑地开口道:“小姐大慈大悲菩萨心肠,救了我儿子一命,这等恩情我们还没有回报,怎么能就此离开。若是小姐不嫌弃,我们夫妻……就留在这铺子里!不要工钱,小姐赏口饭就行,保证一定什么活都能干。”

    江小楼低垂着眼睫,并不言语。小蝶领会了她的意思,开口道:“你这话说的倒是奇怪,我要请人,请什么人不好,非要请流民,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那男子心里发急,赶忙道:“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哎呀,我笨嘴笨舌的,也不会说话,我们夫妻不是想要赖在这里不走,只是想要报答您的恩典……哪怕做牛做马,我们也愿意!”

    妇人连连擦着眼泪,嘴唇颤抖:“你就老实说吧,不要在小姐面前说谎话!小姐,我们急着找栖身之所,是因为这孩子的病没有完全康复。如果现在就上路,怕被风吹雨打,反倒送了他一条小命!小姐,你就好人做到底,收留了我们!我们吃的也不多,还能帮您干活!”

    妇人的话显然实在得多,也可信得多。

    姚掌柜闻言,仔仔细细打量(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着这对夫妻,男人长手长脚、有把力气,女人也不是弱不禁风的……他想了想,便小心道:“小姐,我瞧着倒是可行,看他们两个收拾干净了也还有个人样,铺子里正好缺人手。反正他们也不要工钱,给口饭就行,哎,你们可不能反悔,回头又来要钱,那可不行!”

    姚掌柜算盘打得精,现在请一个伙计的费用要远远超过流民,不少人家悄悄收留了这些人,只给饭不给工钱。这原本是极为刻薄的,但早已成为常态,掌柜瞧见他们样子老实,便动了这份心思。

    郦雪凝看了江小楼一眼,眼下泪痣摇摇晃晃,像是她起伏不定的心情。江小楼看出对方内心的矛盾,笑了笑道:“既然如此,你们就留在铺子里,跟着掌柜做事。以后这孩子完全康复了,你们要走要留都随便,我绝不勉强。”

    女人搂紧了孩子,眼泪流了下来,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半个字来,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叩头。

    姚掌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粗黑的面孔露出笑意:“王恒。”

    王恒做事十分利落,招呼客人也很是灵活,没多时就成为了掌柜的好帮手,而那女子除了照顾孩子以外,大多数时候都帮着做杂事,手脚勤快,干净整齐,连挑剔的姚掌柜也挑不出丝毫的毛病。

    等到江小楼问起的时候,姚掌柜满脸带笑:“小姐,这一回咱们做好事可真是有好报,这两个人来了之后,铺子的大半活计都叫他们顶了去,依照这种情形发展下去,过段时日完全可以辞退一两个伙计。”

    江小楼若有所思道:“既然姚掌柜喜欢他们,便将他们长久留下来吧。”

    有了江小楼的首肯,王氏夫妻便在这铺子里留了下来。铺子是做古董生意的,王恒认认真真跟着掌柜做事,不管粗活重活,也不管旁人推三阻四,只要是掌柜的吩咐他一概照办。江小楼每次都默默观察着王恒,而对方发现江小楼的视线,往往回以憨厚的一笑。从头到尾,他表现得像是一个感恩图报的人,没有半点异常举动。

    这天,一个老者来到当铺。他头带厚厚的毡帽,手里拄着拐杖,长长的外套一直遮盖到下摆。进铺子后,他从背囊里掏出一个木匣,小心翼翼地对掌柜说:“这是我传家之宝,请你给鉴定一下,中意就留下吧。”

    掌柜闻言便立刻接过去,打开木匣,发现里面是一只青玉渔樵耕读图山子,青玉质地,表面有薄薄的一层桔黄色玉皮,以浮雕技法琢刻出群山、苍松、亭台,近处两个渔夫正在忙于编鱼筐,远处半山腰松树下樵夫弯腰捆柴,亭台上还有一儒士手持书卷,山子依玉料随形巧雕,层次分明,人物栩栩如生,一看便是珍品。姚掌柜满脸惊讶,立刻追问道:“老人家,这东西从何而来?”

    老人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我祖传之宝,说是两百年前敬宇帝当年送给恩师的寿礼,价值千金,若非遇到了特殊情况,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卖的。”

    “老人家,你贵姓?”

    “我姓严。”老人平静地说道,神色中却隐隐透出一股隐士的傲气。

    姚掌柜端详他半天,手指忍不住在玉皮上摸索着,心中暗暗思忖,渔樵耕读图是敬宇帝为恩师严子陵特地制作。严子陵曾经因为机缘巧合做过敬宇帝的老师,敬宇帝当了皇帝后多次请他做官,都被他拒绝。他隐于山林,垂钓终老。渔,字面涵义是捕鱼之意,另一层涵义为谋取。鱼吞食了鱼饵,就被钓钩钓住了,人拿了俸禄,就得服从于国君。这幅图含有深刻的寓意,百年来十分出名。看这老人虽然衣衫平凡,但谈吐气质不俗,再看手中玉质也十足温润,十之八九是真的。他心中打定主意,问道:“多少?”

    老人道:“一千两。”

    姚掌柜微笑起来,若此物为真,转手就可以卖出三千两,这老人八成不知道行情。他捻着胡须,沉吟道:“这个……出价太高,我只怕做不了主。”

    “那就找能做主的人来!”老人傲气地道。

    姚掌柜正准备进去请示江小楼,顺便立陈此物为真,正在一旁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的王恒却抓住了掌柜的衣袖,把他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道:“掌柜,您还是先等一等,再看看!”

    姚掌柜皱眉:“为什么?”

    王恒有些忐忑:“这东西……好像不是真的。”

    姚掌柜满脸不快:“你懂什么!才跟了我几天,好日子不想过了是吧!”

    正要严厉斥责,却听到江小楼的声音响起:“王恒,你为何这样说?”

    姚掌柜听到这声音,有些不安地鞠躬道:“小姐,您别听这混账胡说八道,我在这里看了多少年,手里经过不知多少东西,从来没有走眼的时候啊!”

    江小楼却不看他一眼,只是和气道:“王恒,你说说看。”

    姚掌柜沉了脸:“小姐,这块玉料世所罕有,天下难求,如果能够低价购得再高价卖出,一定能大赚一笔。但你迟迟不定主意,人家随时变了心意,咱们反而流失了一笔大生意!到时候您可别怪我!”

    王恒却是并不着急,只是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块玉,仔细端详了半天,才道:“姚掌柜,你瞧瞧,这压根不是真玉,只有外面一层玉皮,里头的却是假的……跟真的山子有天壤之别,价格也很悬殊。”

    “胡说八道!你这是说我眼瞎了吗?!我能看不出来这东西真假?”姚掌柜的脸上已经露出一种气急败坏的神情。

    江小楼却格外平静地道:“请那位老人家来。”

    姚掌柜看她一眼,心头一凛,挺直了腰板出去请来了老人。

    老人满脸的不耐烦:“你们到底出多少价钱?”

    姚掌柜心头冷笑,故意把匣子推给他道:“对不起,本店概不收假货。”

    老人大怒道:“什么假货,我交给你们的,可是祖传之宝!”

    王恒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却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这的确是假货。”

    江小楼淡淡道:“口说无凭,王恒,若是你有证据,不妨说说看。”

    王恒咬牙,终究说了实话:“从前在辽州的时候,村子里便有这样的玉匠,他们把劣质石料放在调好的东西里煮,去除各种杂质、杂色,然后充色,打磨抛光,几道工序下来,原本很差的石头改头换面,成了足以乱真的上好翡翠和山子,身价倍增。就这块山子,根本不是玉石原料,而是染绿色的白色石头,就是用普通的白石加工好的……”

    “你血口喷人!”老人怒到极点,“你看这旧皮,是一天两天能做好的吗?”

    王恒面上涌出一丝畏惧,却还是继续说道:“这……这个也能做,不过就是用砂纸打磨,想法子做旧,再涂上一层蜡,又亮又滑……”

    老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盯着王恒像是盯着仇家。他指着玉器说:“一定是你们起了黑心,把我的宝贝给调了包!”

    王恒眼睛却一眨不眨:“老人家你送来的东西做工精致,咱们一夜之间根本没办法仿出来,你若是非要胡闹,咱们去官府评理去。”

    听了这话,原本杀气腾腾举起拐杖要打人的老人放了手,勉强挤出笑模样:“好,算你们厉害!”说完也不等姚掌柜开口,他便立刻带着匣子走了。

    见到老人离去,姚掌柜这才后怕地拍了拍胸脯,道:“连我都差点着了道儿,你可真是有能耐!”

    王恒憨厚地笑道:“这玉器……我们村子有好多人在仿,还有大商人千里迢迢来收购,我家也有学做过一两件,却因为手艺不到家交不出货,不得已只能回去种地……见得多了,也容易分辨,若说书画这些我是一窍不通,只有玉器……还能撞点大运。”

    姚掌柜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年轻人,果然有前途。”说完,他对江小楼赔罪道:“小姐,都是我的不是,今天老眼昏花,竟然没能瞧个真切!”

    江小楼目光如水,在他面上淡淡拂过:“老马失蹄也是常事,不必放在心上。”

    姚掌柜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等他们二人离去后,一直在屏风后的郦雪凝才走出来,问江小楼道:“你看明白了吗?”

    江小楼面上的笑意愈见深浓:“看明白了。”

    郦雪凝却充满困惑:“这事儿……我越瞧越不对劲,这个王恒,看起来憨厚老实,做事也勤快认真,今天还帮咱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应该是个靠得住的人,可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王恒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但就是太正常了,郦雪凝觉得他隐隐透着一种古怪。

    江小楼却淡淡道:“辽州出产玉石,很多人都去购买,可每年产量有限,便出现了许多仿玉,仿得好的,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当年我父亲曾经提起过,越是穷乡僻壤,越藏着做假玉的大师傅,一定要格外小心这种东西,买不好就会倾家荡产。王恒所说的一切,都对得上……”

    郦雪凝脸色苍白,唇上没有一丝血色:“让他们离开吧,也好过惹出什么是非来。”

    江小楼神情极为幽静:“即来之则安之,都已经把他们收留下来了,现在再赶他们走——不觉得太晚了吗?这对夫妻,我另有用途。”

    雪凝不由担心这举动过于冒险:“我心里总是惴惴的,也许这不是个好主意。”

    江小楼冷笑:“进了我这铺子,就别想轻易离开了。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究竟是为何而来。”

    月底算账的时候,江小楼特意封了一个大红包给王恒,王恒十分高兴地对着她千恩万谢。江小楼表现出对王恒的信赖,并且提出要留他下来,长久在铺子里做个伙计。见成功取得了江小楼信任,王恒明显松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江小楼特意摆了一桌酒席,把铺子里所有人都集中起来。姚掌柜喝了几杯酒,不多时便满面通红,兴致极高。

    江小楼微笑道:“我接手这家铺子只有一个月,可是利润却比上月长了两成,这都是各位努力的结果。按照道理说,我应该感到十分高兴,可惜……”说到这里,她的目光环视所有人一圈,笑容慢慢淡去:“可是昨天我去求了一卦,道长说我今年命犯小人,博古斋藏有祸患。”

    姚掌柜和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众人一片嘈杂的议论之声。

    江小楼的目光最终落到了王恒的身上,王恒也强作镇静看着江小楼,身子却不由有些发抖。

    姚掌柜心头警醒,连忙道:“小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小楼笑道:“我的意思,姚掌柜不清楚吗?这铺子有人吃里扒外,不按规矩办事——”

    姚掌柜咽了一口唾液,强自镇定:“这——不至于吧?”

    江小楼突然扬声:“王恒,你怎么说?”

    王恒憨厚的面孔变得震惊:“小姐……我、我可不知道。”

    所有人都秉住呼吸,神色异样地望着这一切。难道小姐说的人,就是王恒?!

    江小楼垂下的睫毛投落两道阴影,显得格外静谧:“从你进了铺子,也有大半个月了吧,难道就什么都没发现么?”

    王恒的脑门上已经涌出豆大汗珠,手指瑟瑟发抖,几乎连腿脚都开始发软。

    江小楼道:“这个人吃着我的饭,拿着我的银两,却和外人串通起来欺骗我,你们说,我该不该把他揪出来?”

    众人都看向了王恒,王恒几乎都不敢抬起头,只觉得后背全都湿透了。

    “来人,把他绑了!”江小楼扬起脸,纤长的手指直直向当中一人。

    王恒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一下子抽空了,眼前发黑,心跳如鼓。然而下一瞬间,姚掌柜惊叫起来:“小姐!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是刚刚接手铺子不假,可也还轮不到你和别人联手耍诈来骗我。什么玉中珍宝,不过是你想要从中牟利。姚掌柜,你太让我失望了。”

    江小楼摆了摆手,仆从立刻把五花大绑的姚掌柜押了出去。

    王恒差一点当场吓得跪倒在地,幸好他及时稳住,看着姚掌柜被押出去,他才松了一口气。

    江小楼看着旁边一位管事道:“从今日起,由马管事代掌柜一职。”

    马管事,不,现在的马掌柜没想到喜事从天而降,满脸喜色地感谢江小楼信任。

    宴会到了如今,众人都是身上发毛。这位新主子,眼睛可不揉半点沙子,姚掌柜这回可是栽了……江小楼倒了一杯酒,遥遥相祝:“我敬各位。”

    王恒是最后一个端起酒杯的,他的手哆哆嗦嗦,酒液一个劲儿的往外撒,旁人没察觉到什么,而江小楼却笑了。

    人们慢慢散去,江小楼却扬声道:“王恒,你留下。”

    王恒背影一僵,在众人疑惑和探寻的眼神中留了下来。江小楼抚摸着冰凉的杯沿,语气温柔道:“来这么久了,可还习惯么?”

    王恒讷讷地道:“托小姐的福,一切都好。”

    江小楼哦了一声,又道:“八日前这铺子里有人出门悄悄买了火油,用铜罐埋了藏在后院树下,昨天夜里趁着大家睡着了,他又去院子里把那些东西都给挖了出来,你说——他这是要干什么呢?”

    王恒心里恐惧早已无限膨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声道:“小姐饶命!”

    江小楼脸上只有漫不经心:“饶命?你犯了什么错,需要我饶命。”

    王恒满面惊恐地看着她:“小姐,一人做事一人当,一切都是我的过错,只求您不要为难我的妻子和孩子,我愿意领罚,要杀要剐随便你!”

    江小楼明眸似星,已经笑出了声:“瞧你说的,我又不是杀人不眨眼,怎么会杀你剐你。”

    王恒被这温柔的嗓音骇得心底冰凉:“我是要在铺子里放火,小姐怎么会饶了我?”

    江小楼叹了口气,道:“是啊,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跑来铺子放火。”

    王恒脸色沉沉,瞳孔紧缩,却是咬住了牙,一言不发。就在这个时候,王恒的妻子突然扑了出来,她一把抓住王恒的肩膀,嘶声道:“小姐对咱们这么好,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说完,她一边激动地捶打王恒,一边泪水满面。

    江小楼望着,不露声色:“当初雪凝收留你们的时候,我心中就存有疑虑。但雪凝却相信好心有好报,世上还是感恩图报的人多。可惜她错了,原来热心肠捂不热白眼狼,我对你们感到很失望。”

    王妻闻言猛然抬起头来,牙齿几乎把嘴唇咬得出血:“我告诉你,什么都告诉你!我们是从辽州逃过来的,从前他是被抓去给皇上修园子——”

    江小楼坐直了身体:“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王恒死死垂下头去,握紧了拳头。女人不得不继续往下说:“陛下要翻修辽州的行宫,征发能工巧匠,苦苦折腾了两年,耗费资财无法计算,园林也才修了一半,见到这种情况,负责修园子的官员着急了,便把辽州的贫民都给抓去,算是各家的徭役……但那些监工不是人,他们要从康河饮水造池,硬生生逼着四百多人挖渠,等到河道畅通,一阵冷水袭下来,人就被活活淹死了……那么多人,也只有我们逃回来。可是村里也有人看着,我们没法再住下去。小姐!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再不走,只怕连性命都保不住了!”说完,她当着江小楼的面,脱去了自己的上衣,瘦骨嶙峋的身体布满了鞭痕,最长的竟有两尺多长,依旧泛着殷红的血印。

    女人眼泪打湿衣襟:“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干活挨打,再干下去早晚会被他们折磨至死,我们只是想要有条活路!”

    当朝皇帝为政尚算清明,可辽州距离京城太远,维修行宫的命令一下,就成了各地官员敛财的契机。

    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旁边静静望着的郦雪凝见到这种情况,轻轻叹了一声。苛政猛于虎,没有想到辽州有这样横征暴敛的官员。良久,她终究忍不住开口:“既然你们是逃难而来,又为何进了这个铺子,到底是谁指使你们?”

    女人不敢言,只是哀哀痛哭。这时,王恒擦了一把眼泪,猛地站了起来:“你们二位都是好人,这事情既然已经被揭穿了,我也不会再隐瞒,全都告诉你们吧!那天我们夫妻俩好不容易才逃进了城,带着孩子四处乞讨,大多人家都是冷血心肠,我们走了三天三夜,也没有人肯施舍饭,后来……”

    讲到关键处,王恒继续咬牙道:“后来我们遇到了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里的夫人指点我往博古斋来,只要在说话的时候故意露出辽州口音,引起你们的同情,就一定会收下我们,她还说只要照她的吩咐做,事成之后会给我一百两银子,让我们夫妻再找一个地方重新生活。”

    江小楼笑了:“一百两就能让你在我的铺子里放火,未免太轻贱了。”

    王恒满面愧悔:“是我财迷心窍,孩子病的很重……我也是走投无路。小姐,要怎样处置都好,我绝没有二话,只是她和孩子到底是无辜的,她一直劝着我不要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也一直犹豫,那边催了我好多回,我就是不敢动手,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若非是你们帮忙,我儿子等不到那一白两,就一命呜呼了。”

    江小楼凝眸望着他,良久才道:“小蝶,去拿两百两。”

    小蝶动作迅速,很快取来银票。王恒满是震惊,看着江小楼道:“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

    江小楼神色平和:“我不打你,也不罚你,我给你两百两,你们可以好好生活。”

    王恒愣愣看着她,完全傻了。

    女人连忙道:“不敢,不敢!您这是要做什么?”

    江小楼长出一口气:“不是白给,你们必须替我办一件事。”

    王恒看着银子,又看了看郦雪凝,把心一横:“小姐的吩咐,王恒不敢不从!只要把我这妻子安顿好了,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江小楼眨了眨眼睛,郦雪凝主动上前,扶着那女人离开了屋子。

    江小楼道:“可考虑好了,这事情很危险,丢了性命也是可能的。”

    王恒早已经把心定了,他咬牙道:“小姐,我什么都不怕。原本昧着良心作恶是为了银子,现在有了这些银子,他们娘俩就能过上好日子,杀头我也愿意。”

    江小楼道:“那么,一切要按照我说的办,绝不可有半点差池。”说完她吩咐小蝶道:“把东西拿出来还给他。”

    不一会儿,装满火油的铜罐被拎了出来。王恒一见,大惊失色道:“这……这是……”

    第二天一早,听说郦雪凝身体不适,江小楼丢下事情特意去看望。刚走进屋,便见到郦雪凝正披着衣裳要从床上坐起来,江小楼连忙按住她道:“既然不舒服,为什么不请大夫?”

    郦雪凝笑着道:“不过是老毛病,有些没睡好,何必惊扰傅大夫,让他太费心,我过意不去。”

    江小楼盯着她,责怪:“这是什么话!傅大夫本来就是看病的大夫,如果所有的病人都像你这样,他岂不是要没有生意做了?”

    郦雪凝强打精神,眼底带笑:“傅大夫每天过来为我看诊,还不是为了见你。这病又不是诊一日两日,还不把他的腿给跑断了。”

    江小楼一怔:“你既然什么都这样通透,为何不肯好好保重自己,非要让我担心。”

    郦雪凝笑了笑,却突然咳嗽了起来,咳得脸上微微发红,掩住胸口说不出话来。好容易才用帕子掩住口,微微气喘道:“真的只是一点小毛病,你手头事情太多,现在也该出发了,不要因为我耽搁了。”

    就在这时候,怀安扯开大步拼命往画楼赶,到了台阶下,廊下伺候的婢女将他拦住,怀安气喘吁吁,心里着急得不得了,但又不好坏了规矩直接闯进去,只能大声道:“快去告诉江小姐,出大事儿了!”

    婢女听完,立刻脚步匆忙走了进去,面色惶急:“小姐,大少爷身边的怀安跑回来,说是博古斋走水,外面刮的又是东北风,连带着旁边的铺子都烧起来了,火势很大!”

    江小楼一愣,随即立刻起身:“走!”

    一路上,江小楼坐着轿子,飞快地向博古斋的方向而去。刚下轿子,仰头一看,整个天空都像是被烧红了,烁烁的亮,晃人眼睛。人们都相互招呼着往博古斋的方向跑,一道道身影不停地晃动、重叠,如同鬼魂一般乱舞。

    博古斋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味,浓浓的直刺鼻子,铺面如同一条巨大的火龙,从下而上整个烧着了。火团一个劲往上冲,发出噼噼啪啪的巨响,整整三层店面黑烟翻滚,火光闪烁,很快便烧得只剩下歪歪斜斜的骨架,不时便有一块残骸倒下来,腾起一片烈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熏得发黑,面面相觑。掌柜和伙计们叫着、喊着、哭着,拍着大腿跺脚,还有些人直直站着,完全被火光镇住了。马掌柜看到江小楼,连声哭喊道:“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就着火了。”他满面黑灰,整个人颓丧到了极点。

    这火势实在太大,不要说博古斋,就连周围的无数间店铺都受到了波及。风刮在脸上是火热的,地上到处是飘动的燃烧物,火星满空飞舞。因为是早晨着的火,又有人巧合地目睹了一切的发生,警告及时,所以没有人被困在火中,可铺子里的东西却都留在了火场。不少人手中拿着水桶,拼命想要从火舌的肆虐下救出这些店铺,然而他们没有办法阻止这熊熊燃烧的火势。

    整条街像是被火点着了,一家接着一家,接连受到了重创。

    从始至终,江小楼只是静静地望着这一幕,脸上并没有愤怒的神情,更没有天塌下来一般的恐惧,她只是望着,眼神专注,异样明亮。

    ------题外话------

    本章宝物是乾隆青玉渔樵耕读图山子。渔樵耕读分别指捕鱼的渔夫、砍柴的樵夫、耕田的农夫和读书的书生,渔夫是东汉严子陵,樵是汉武帝的大臣朱买臣,耕所指的是舜,读则是战国苏秦的故事。

    编辑:我对你的男主已经彻底绝望了,对你也彻底绝望了,我做了一个郑重的决定

    小秦:吖

    编辑:如果100章的时候还没有感情戏,我就从潇湘大楼跳下去——

    小秦:⊙0⊙

    编辑:然后从你床底下爬出来……

    小秦:⊙▂⊙

    编辑:一边爬一边抓住你的脚踝,撕心裂肺地喊,掉进这个破坑,我好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