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69章 步步设局

    类别:都市言情作者:秦简书名:娼门女侯

    

    伍淳风瞧见江小楼,那神情犹如撞鬼,惊恐道:“我不是已经说过再不会上谢家去了吗?咱们俩人债已清,你若是再要无礼,可别怪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江小楼浅笑开口:“今天只是来请道长帮忙,并没有别的意思,你可千万不要误会。”

    伍淳风皱起眉头,盯着江小楼满面狐疑道:“帮忙,你请我帮忙?该不会是我听错了吧!”

    江小楼面上的笑意愈见浓重:“自然不是。”她拍拍手掌,外面便有几个仆从将两只沉甸甸的大红箱子抬进来。箱盖子打开,小蝶指挥着他们把所有的礼物一件一件拿出。慢慢的,伍淳风的脸色变了,他看到金元宝十个,银元宝二十个,玉枕一对,玉如意两副,珍香四盒,玉佛珠四串,锦缎十匹,鼻烟壶、手杖、墨宝、珍珠若干,他眼睛越瞪越大:“江小姐,你到底需要我做什么,竟舍得下这样大的手笔。”

    江小楼微微一笑:“请道长屏退左右,我才方便说话。”

    伍淳风又盯着江小楼看了一会儿,心中激烈挣扎,其实他大可将对方拒之门外,因为这个女子实在过于厉害,与她打交道等于是把脖子挂在裤腰带上,他还没有那样的胆子,但……目光又转到了两个沉甸甸的大箱子上,这么多金银珠宝,如果他能够为江小楼把事办成,这些东西可都属于他了!终究没有抵得过财宝的诱惑,他只好点点头,吩咐原本守在大厅里的两个弟子道:“你们先出去,我有事情要与这位小姐详谈。”

    江小楼也挥了挥手,吩咐除了小蝶之外,其他人一概都退出去。

    伍淳风眼神如钩,语气却还带着三分警惕:“到底有何事相请?”

    江小楼笑容如水:“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成事者需要勇气与胆色,而且要冒极大的风险,所以一般人绝不敢参与。如果道长不敢接,那我另找其他人。”

    伍淳风眉头一扬,微笑道:“我既然做这个行当,自然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凡是斩妖除魔,判断风水,替人消灾解厄,这都是我的本事。你说吧,没有什么我不敢接的局。”

    江小楼知道伍淳风是一个大骗子却还是找上他,证明她要做的也是一个陷阱。伍淳风不是笨人,他拿捏这个把柄,自然不怕江小楼再对他如何。只要有钱赚,他什么都不畏惧。

    果然听见江小楼道:“伍道长帮人看风水,可曾听说过秦府?”

    伍淳风眉头一皱:“秦府?你说的是那个出了探花郎的秦家?”

    江小楼点点头:“京城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伍淳风得意洋洋:“他们家也算是我的老主顾,尤其是秦老爷子十分迷信,经常请我去为他判断吉凶,不过——此事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江小楼笑得温柔可人:“京城就这么大,真正有名的道士十根手指就能数过来,从前秦老爷十分信任京郊景遇观的许道长,可是在三年前许道长登天之后,秦老爷便开始四处寻找新的寄托。后来经人引见,伍道长就成了他的坐上宾,经常替他看吉凶。这个消息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我又为什么不能知道?依你的水平,欺骗寻常富户还是绰绰有余的,除了秦家,与你寻常往来的还有数十户,需要我一一报上名来吗?”

    伍淳风盯着江小楼,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深深的警惕。自己为无数贵人之家看过风水,也不止秦府一户人家,为什么江小楼独独提到了秦老爷,莫非她要做的事与秦府有关。秦家算是是京城崛起的新贵,秦思又傍上了太子,寻常不能轻易得罪,这事情可非同一般……他沉下声:“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照实说吧。”

    江小楼嘴角弯起:“也没有什么,不过是一些举手之劳,只看道长你愿不愿意为我办到。”

    伍淳风看了看那两箱子礼物,有些犹豫:“我只帮人绝不害人,若是伤天害理之事可千万别找我,我是绝对不会替你做的!”

    小蝶冷哼一声,满面嘲讽:“一个骗子做什么如此清高。”

    伍淳风眉眼一瞪,腾地一下站起来:“你们哪里是有求于人的态度,我帮不了你,你另请高明吧!”说着他举步要走。

    “五百两。”江小楼捧起茶杯,垂下眼睛,悠闲地道。

    伍淳风哼一声,脚步不停。

    “一千两。”江小楼用茶盖儿轻轻刮了两下,去掉茶沫儿。

    伍淳风的背影颤了一下,脚步不由自主放慢了。

    “三千两。”江小楼轻轻抿了一口,最后报价。

    一句话砸在了伍淳风的后脚跟上,掷地有声!他猛然转过身来,立刻道:“这可是你说的,三千两分文不少!只要你给这个数,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也会依计而行。”

    江小楼慢慢笑了:“道长果真仙风道骨,不同凡响。”

    伍淳风挥了挥手:“你别讽刺我,有钱能使鬼推磨,光有仙风道骨只能喝西北风。我的道观和那些弟子总还要维持下去。既然价钱已经谈好,你不妨把事情说出来,我替你参详一番。”

    江小楼从袖中甩出了一本书,丢在他面前。

    伍淳风一看,不由把脸色沉了下来:“这是何意?”

    江小楼笑靥如花,眼眸锋利:“伍道长,你可要好好看清楚了,这本书乃是前朝皇帝身边大国师所著的相经,你若是无法将这本书参透,很快就会被人拆穿。别说三千两你拿不到,连性命都有可能不保。”

    伍淳风走上前,信手翻了翻,嗤笑道:“我当有什么稀奇,不过是一些相面之术,这等伎俩我在十年前就已经倒背如流了。”

    江小楼早猜到他会有如此说法,只是静静道:“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真即是假,假即是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你既然是骗子,自然要有把虚假变成真实的本领。如果只靠着那点家底,不懂得真正的算命术又不善于变通,碰到懂行的人,只怕你会死的很惨。”

    听了这话,伍淳风的神情才郑重起来,却仍旧不免辩解道:“这个你尽管放心,我不会轻易被别人识破的。”

    江小楼冷笑:“我让你去骗的这个人并不是寻常人物,他文采出众,性情刚正,是朝中的文坛泰斗、清贵楷模。如果你在他的面前被拆穿,到时候连我也救不了你,等着死无全尸吧。”

    伍淳风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你说的人到底是谁?”

    江小楼目光笔直地望着他,漆黑的眼睛深不见底:“杨阁老。”

    伍淳风坐回了椅子上,膝盖不由自主发抖:“你疯了不成?你明知道杨阁老那个人是何等的古板,他怎么会相信这些算命之术!你……你简直是痴人说梦,这分明是叫我去送死!”

    江小楼神色平常:“这就要看道长你的本事,如果你还是像从前一样说什么这个人鼻子长得好,又高又直,那个人眼睛长得好,丹凤眼,鼻根很高,是大富大贵之命……似是这等话,你一旦说出来,就会被杨阁老当场拆穿。这一套东西,还是收起来吧。”

    伍淳风冷汗直流,他所说的算命之术,其实也并非完全靠骗,从他的师傅一代便口耳相传了一套相面之法,江小楼的命乃是天煞孤星,真正万中无一,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断错,其他人的命相寻常,只能用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来套,小心利用每个人的心理。然而光靠这些,要想取信杨阁老,除非是天上下红雨。

    江小楼见他冷汗直流,笑道:“大国师是一个真正的相面高手,他并不看人的面相和骨相,他只看人的精气神,人只要从他身边走过,吉凶祸福寿命他都了然于胸。传说前朝皇帝带了三个人给他看,他只看了一眼就对皇帝说,靠左的人可小用,中间的人不可用,靠右的可重用。后来皇帝按照他的论断去任用官员,慢慢才发现靠右的那个人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靠左的人兢兢业业却缺乏智谋,不能当大用,至于中间的人……乃是真正的奸佞小人,成天只知道钻营往上,其他的一概不管。大国师只不过是根据他们的站姿和眼神就能够下如此定论,还非常精准,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骗到了极致,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伍淳风有一些疑惑:“你为何断言他是在欺骗?”

    江小楼解释道:“一个人的个性是随时会发生变化的,大国师不过是在取得了皇帝的信任之后,再根据那三个人的形貌作出了基本判断。他说的话在皇帝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今后不管他们行事作风如何,皇帝都会带着主观的想法。做错还是做对,其实大多数时候都在人的一念之间。皇帝认准了你的忠奸和品级,这种印象是无法改变的。由此一来,原本的奸佞之臣,也会变成忠臣,而原本的忠臣也总会做一些看似不轨的举动。大国师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大行家,骗中高手,他骗的不是人,是心。这一本书就是他的心得,如果你能够融会贯通,不要说杨阁老,就是陛下跟前也未必去不得。”

    伍淳风不以为然:“陛下?你还真是敢想!我就没有你这样大的志向,我只是希望能够赚些银子,安稳度日罢了!不行,这个局我不能接,你另外再找其他人吧!我就当你今天没来过,我也什么都没听见!”

    江小楼只是望着他微笑:“既然答应了就应该做到底,我当然可以再去找别人,至于你——”故意欲言又止。

    伍淳风心里陡然一惊,他知道江小楼这个人说到做到,极有可能担心自己泄露秘密,最终杀人灭口。这个女人心思如此歹毒,他还是小心为上。左思右想,不得不点头道:“你当真有这样的把握?”

    江小楼道:“若无把握,我怎么会轻易冒险。道长,你轻言放弃,是不要那三千两了吗?”

    伍淳风脸色忽青忽白,呼吸变得粗重,想了半天,他才狠下决心:“好,就依你所言,我会将这本书牢牢背诵、认真应用,绝不会出一点差错。”

    江小楼优雅起身,笑容满意:“给你的时候不多,只有短短三日。”

    伍淳风瞠目结舌:“这么厚的一本书只给我三日时间?”

    江小楼叹息道:“不成功便成仁,道长只要记住这一句话,就无往而不利了。”说完她径直向外走去。伍淳风在她身后大声道:“你站住,把话说清楚!”

    谁知江小楼只是转过头,笑容温婉:“道长,三日之后我来看你成果。”

    江小楼离去之后,伍淳风猛然一下子捂住了头,痛苦道:“早知道就不应该这样贪心,这一回上了贼船,恐怕是下不来了!”

    江小楼上了马车,小蝶面露疑惑:“小姐,你为什么要找伍淳风去骗杨阁老?”

    光靠斗鸡和平日里的示好经营,江小楼就已经完全把杨阁老握在了手心,如果她想要挑拨杨阁老和秦思之间的关系,只要将自己的过去和盘托出,杨阁老是极有可能主动帮忙的。江小楼神色冷淡:“非亲非故,即便杨阁老肯插手也只是勉强为之,秦思是他的学生,他已有心偏袒,若非如此,早在国色天香楼他就会帮忙了。”

    小蝶挠了挠头,神情越发困惑,口中嘀咕道:“可是那秦思现在做了官,不是从前那个商家子,你要想拉他下来,没有那么容易吧。”

    江小楼看了一眼人潮涌动的街道,神情趋向平和:“一个人的缺点就像猴子的尾巴,当他在地面的时候尾巴是看不见的,直到他往树上爬,大家才会发现他长着红屁股、长尾巴,样子十分可笑。爬得越高,看得越清楚,笑的人才越多。”

    江小楼的话其实不难理解,秦思爬得越高,身上的缺点也就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要找到足够的理由,想要拉他下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小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三日后,江小楼亲自考问伍淳风,见他对答如流,这才满意地点头。

    伍淳风道:“现在我要立刻上门吗?”

    江小楼失笑:“不,我们需要等待一个有利的时机。”

    “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老天爷赏脸的时候。”江小楼神秘地笑了笑。

    七日之后,京城突然下了一场暴雨。这场雨下得很大,冲垮了周边城镇不少的房屋。朝廷连忙下旨,给予安抚重建。

    江小楼闻听这个消息,特意带着礼物登门,一入大厅便瞧见端庄的杨夫人一脸愁容坐着。听见婢女说江小楼来了,杨夫人看着江小楼,勉强一笑道:“原来是小楼,进来坐吧。”

    杨阁老严于律己,生活过得十分俭朴。身为朝廷重臣,却是行不张盖,夏不备冰,冬不穿裘,寝不解衣,以随时处理公务。到了四十多岁的时候,他仍没有儿子,杨夫人劝他纳妾生子,他却严词拒绝。后来见到江小楼,杨夫人刚开始也产生了误会,以为丈夫到老聊发少年狂,可渐渐她却理解了丈夫的心意。他们虽然没有亲生子女,倒是有不少学生,平日里你登门我慰问倒也十分热闹,可是家中始终没有女孩出现。从前不少官员看出阁老夫妻膝下寂寞,特地送来孩子陪伴,却都被阁老驱逐出去,他认为那些人都是别有所图。可他却很欣赏江小楼,一方面她容颜美丽,颇有才华,另一方面她懂得分寸,不涉大局,不像那些人开口闭口都是朝中大事、国家兴亡,实际上都是为了自己谋取私利。杨夫人越看越是喜欢,便经常留她一起用膳。

    此刻,杨夫人叹息道:“你今日来的正好,我心里可烦闷着,陪我说说话。”

    江小楼关切地问道:“夫人为何事烦心?”

    杨夫人满面忧愁:“昨日里一场大雨,把我们杨府的坟地都给冲垮了,惊扰了祖先的陵墓,我家大人心里不知道多难受。这不,一大早天还没有亮,他便告假去坟地上看了,恐怕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把那些被冲垮的坟地修好。”

    江小楼闻言,沉吟道:“夫人是知道的,我千里迢迢来投奔谢家,前段时日家中死了一个婢女,接着就开始闹鬼,闹的人心惶惶,我几乎都不敢住下去了。后来谢家人请了一位法力高深的道长,亲自上门作法收魂,府里马上就安稳了。这坟墓被冲——只怕是风水有些不好,不如请道长来看看。”

    杨夫人面露赞同,却又有些犹豫:“你这话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我也早有此意!每年下大雨都要把这墓给冲了,再花大价钱来修缮,实在是又劳心又伤身!几乎是每年都如此,咱们家都快成了京城的笑话了!可是这个老头子性情倔强,总说祖宗坟墓不可以随便动,那些人不过是招摇撞骗,并不可信!今天你这样一说,我倒要拿个主意,就请这位道长去墓地看看。”

    江小楼却欲言又止:“若是杨阁老知道道长是被我引来的,小楼怕他生气——”

    杨夫人嗔道:“这有什么可怕的,他就是因为太固执,旁人家的坟墓没有被冲垮,怎么就杨家出了事,还不是风水不好!你放心,我全担着,绝不让你受责怪!”

    江小楼腼腆地一笑,杨家的坟地位于京郊虎臣山脚下,本是一块山清水秀的地方,在数十年前算是风水宝地。如今多年过去,原本的高坡已经变得扁平,地势太低,很容易就会受到风霜的侵袭,一旦遇到暴雨的天气,不是这垮了,就是那塌了。当然,大家不会认为是地方不好,只会说是风水不好。若换了寻常人家,早已请了高明的师傅重新寻觅地方,偏偏杨阁老性情倔强,宁死不肯,这才年复一年不断修来修去,把自己累个半死。

    江小楼点头道:“既然夫人同意,那我这就派人去请道长。”

    第一次江小楼去请,伍淳风已经出访。第二次杨夫人发帖子去请,伍淳风正在闭关。第三次,杨夫人亲自派了轿子去迎接,伍淳风才与杨夫人正式见面。

    杨夫人落坐之后,吩咐婢女上茶,笑道:“敬仰道长大名,今天得见,果然是仙风道骨,名不虚传。”

    伍淳风相貌端正,充满正气,的确是有哄人的资本。江小楼微微一笑:“道长实在事务繁忙,夫人好容易才请到。”

    伍淳风立刻笑着向杨夫人致歉。

    杨夫人不在意地摇了摇手:“我家的事情,想必小楼已经向道长说过了。若是可以我待会就亲自带道长看看那一块地。请道长务必好好替我们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伍淳风莫测高深地笑道:“夫人相请,不敢不从。”

    关键时刻,杨阁老恰好进门。他听见这一句话,不由沉了脸道:“夫人,你这是把什么人领到家里来了!”

    江小楼连忙站起,满是歉意道:“阁老不要发怒,是我的不是。”

    杨夫人却一口打断:“老爷,一切都跟小楼无关,是我听说道长法力高深,好容易才请来了他,只是替咱们看一看坟地,你何故如此紧张。”

    在大周,只要是达官贵人、豪门富户,经常会请道士上门占卜,询问吉凶。杨阁老这等异类,才是十分少见。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伍淳风,不由嘲讽道:“不过是江湖术士,夫人你如何采信?小楼,真想不道你如此聪明的姑娘,竟然也会被这种人所蒙骗。”

    伍淳风面不改色,笑容依旧:“人人都说杨阁老会识人,从不曾与我交谈,又怎么知道我是骗子。”

    杨阁老听了这话,神色之中有一丝冷凝:“既然如此,你不如为我看一看相,看我到底命运如何。”

    伍淳风仔细瞧他一眼,淡淡笑道:“大人天庭饱满,鼻根高耸,是为福德双全、位列三公之相。”

    杨阁老冷笑一声:“满街碌碌无为之辈,很多人都是天庭饱满,鼻根高耸,为何他们却不能登堂入相。”

    伍淳风摇了摇头:“阁老单论五官并不出奇,可是全部结合起来看,却是凝风聚水、五行畅通,于是福寿双全、位列三公。同样道理,单独看一个天庭,或者单看一个鼻子,不分析整体的面相,是不能准确判断吉凶的。”

    听了这话,杨阁老满面寒霜:“巧言令色。”

    伍淳风叹了口气道:“婆娑世界,万象皆通。杨阁老放不下,当然就看不透,更加无法相信。”

    杨阁老转眸一看,身边恰好站着两个仆从,便指着他们道:“你看我这两个人,到底有何归宿?”

    伍淳风微笑道:“左边这位施主双目突起,面纹太凶,杀戮过重,日久必招灾祸,还是早日收敛为好。”

    杨阁老一愣,左边这个人原本是府上厨房里的一个屠夫,专门负责杀鸡宰羊,因为杨阁老见他聪明伶俐,就将他带在了身边。说是杀戮重……倒是一点不错。

    伍淳风又继续指着另外一个人,悠然道:“这一位面向憨厚,六根清净,早年虽然刑克父母,中年之后却必有福报,得享天年。”

    众人面面相觑,却听见杨夫人笑道:“准,准,太准了!”

    杨阁老的神情慢慢变得凝重,本来的讥讽笑意也收了起来,向伍淳风拱手道:“刚才是我无礼了,道长请坐!”

    伍淳风摇了摇头:“虽然我擅长风水之术,但于相面……不过略知一二。”

    杨阁老换上一副笑容,道:“道长不必谦虚,既然你说的如此之准,我倒是想要请问一句,既然面相天定,那人为努力又有什么用处?多做福报,可以改变天命吗?”

    伍淳风不慌不忙地道:“天命是注定的,但人生可以自己操控。我们讲究宿命,却不是定论。所谓命相难算,最关键的便是一个人的命运随时会发生改变。一个恶念升起,便有恶报。一个善念升起,便有福报。有时候,人的面相会随着心境而改变,同样一对双生兄弟,若是一人作恶,一人行善,二十年之后他们的面貌便会发生巨大改变,几乎判若两人,这就是相由心生的道理。我刚才对这两个人的命运做出了判断,可也并不一定就那样精准。”

    江小楼微笑听着,这是她精心训练出来的人,分寸把握的丝毫不差。

    “福报双全者若是弃善从恶、造下杀孽,那么他的福报就会受到折损,将来横死街头也未可知。”伍淳风双目精光四射,慢慢说道。

    刚才还在沾沾自喜的仆从一听这话立刻满头冷汗,另外一人抓紧机会问道:“道长,我应该如何消除罪孽?”

    伍淳风沉吟道:“你杀了太多牲畜,心中恶念不断,若是要斩断孽根,只有一个法子。城南有一座断头桥,这桥常年失修,路人难走,你捐出一些钱把桥修好,若是没有钱出力也可,总之要多积福报才能消除灾厄。”

    刚才杨阁老对伍淳风还有所怀疑,现在却已经有三分相信,寻常道士开口闭口便是金银,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教人如何排忧解难,修桥乃是大大的善事……想到这里,杨阁老面上略带敬意,又故作不经意地问了几个问题。

    伍淳风在经过江小楼的训练之后,这些问题压根就不在话下,他口中淡然、神情郑重,不知不觉就把一个仙风道骨、虚怀若谷的道士形象诠释得入木三分。

    从始至终,江小楼没有说过一句话,更没有劝说阁老采信。但杨阁老最终听从伍淳风的意思,把杨家的坟地迁到了一个风水好的地方。伍淳风好好替他算了一卦,说:“只要在这个地方安坟,十年之内可保无虞,而且子孙繁盛。”

    杨夫人听了这话,却是闷闷不乐起来。

    江小楼看在眼中,主动说道:“道长,您这话可说的不对。”

    伍淳风道:“有哪里不对?”

    江小楼满面遗憾:“直到现在为止,阁老和夫人还尚无子嗣。”

    伍淳风笑道:“非也非也,他不但有儿子,而且这个儿子已经在这家中了。”

    听了这话,杨家人对视一眼,满面震惊。

    伍淳风并不多言,径直朝西面走去。众人瞧在眼中,便都跟了上去。只见他走到花园里,指着一户书房的窗户,对杨阁老道:“你的儿子就在里面。”

    杨阁老脸色一变,杨夫人惊喜万分:“道长所言可是真的?”

    伍淳风微微含笑,不露声色:“里面这个孩子可以将杨家发扬光大,阁老若是不信,大可一试。”

    恰在此刻,只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打开书房的门,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面容俊秀,神情天真,看见杨阁老立刻过来行礼:“拜见伯父。”

    杨阁老立刻将他扶了起来,心头终于打定主意:“以后不要再叫我伯父,叫我一声爹吧。”

    杨夫人一时热泪盈眶,连连擦拭着眼泪。

    少年听了这话,立刻扑倒在地:“多谢伯父,不,多谢爹爹!”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或许有些奇怪,伍淳风却是在心中庆幸,原来江小楼早已经打探到杨阁老有一个庶出兄长,当年曾经因为坚持要迎娶一个地位卑贱的平民之女而被逐出杨家。这个兄长在多年之后病故,只留下这么一个儿子,不过一年,少年的母亲也去世了,不得已只能投奔杨家。他天资聪颖、读书奋进,杨夫人一直想要把他过继到膝下,可杨阁老却因为兄长当年愤然离家而一直心存芥蒂,坚持不肯。日子久了,他慢慢看到这少年的勤奋,心中也有些后悔,却是无法下台阶。

    这一次江小楼顺着伍淳风的嘴巴推了阁老一把,杨夫人也得了一个宝贝儿子,皆大欢喜。杨阁老看着听话懂事的儿子,神情放松了许多,转身对江小楼道:“你说的不错,伍道长确实是法力高深,值得敬佩!来人,准备宴席,今晚我要好好庆贺一番,小楼——你也留下。”

    江小楼笑道:“敢不从命。”

    在宴席上,杨夫人搂着刚刚得到的儿子十分欢喜,眉眼都笑的看不见了。杨阁老看到老妻开心得热泪盈眶,心中也为当初的固执而后悔。这少年投奔他府上已经有两年,他却因为对兄长的心结,始终不肯放开怀抱接纳这个孩子。他却从无丝毫怨恨,一口一个伯父,恭恭敬敬。即便自己从来没有好脸对待,对方也是一如既往。今天能够有这样一个台阶顺着下来,阁老心中也是十分庆幸。

    江小楼取出一个镂空雕花的楠木匣子,微笑道:“今日为了庆贺阁老大喜,小楼准备了一份礼物,区区心意不成敬意,希望阁老能够收下。”

    众人一瞧,只见一个巧夺天工的大红鲤鱼在匣子里安放,剔透的红玉在烛光之下熠熠生辉,原本的黑斑化为眼睛,栩栩如生,令人惊叹。

    杨夫人眼前一亮,不由赞叹道:“这鲤鱼真是构思精巧,技艺精湛,妙极了!”

    江小楼亲自把鲤鱼托出来,捧到阁老面前道:“希望阁老不要推辞。”

    杨阁老看了一眼,却是连连摇头:“小楼,你是知道的,我不会收下这样贵重的礼物。”

    江小楼笑了笑,指着鲤鱼的眼睛道:“这里原先是一块黑斑,使得这块红玉的价值大跌。我只花了几两银子,便将它从珠宝商的手中买了出来,交给玉匠重新雕刻。事实证明,只要慧眼识珠、小心雕琢,即便是一块废玉,也能变废为宝、画龙点睛,这就是小楼的心意,希望大人能够明白。”

    这是一份十分特别的礼物,杨阁老看着那鲤鱼,良久没有出声,眼中神色复杂。

    杨夫人嗔道:“瞧你,这么严肃做什么,小楼又不是行贿,不过是送了一条红鲤鱼,这是好兆头,快收下吧。”

    这条鲤鱼原本的价值不高,但雕刻后却是价值千金,可是江小楼在他收下儿子的这一天送上这份礼物,心意实在难得。而且杨阁老的确很喜欢玉器,江小楼总是会挑选他喜*的来送……夫人都如此说了,杨阁老思虑片刻,才点头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事实上他也十分喜欢这一只红鲤鱼,外行光是看到鲤鱼的精美,内行却看得懂它的价值,在经过精心雕琢之后,这一块有瑕疵的红玉早已是价值千金,堪称一份大礼。

    伍淳风却开了口:“夫人可是属龙?”

    杨夫人一愣,立刻道:“是,我正是属龙的。”

    伍淳风指着红鲤道:“常言道,鲤鱼越龙门,只要越过龙门便能成为一条金龙,夫人属相是龙,这又有一条假龙,两龙相争必有一伤,依我看还是小心为好。”

    江小楼连忙致歉:“夫人,都是我的不是,竟然没有想到这一条。”

    杨夫人笑道:“你真是个傻孩子,这点小事又有什么好道歉的。道长,可有什么化解之道?”

    伍淳风沉吟片刻,才道:“这样吧,鲤鱼先让我带回去供奉几日,消了戾气再送来给夫人。”

    杨阁老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红鲤鱼,才道:“好,那就拜托道长了。”

    伍淳风站起身来道:“阁老言重。”

    经过这样一件事,伍淳风也成了阁老府上的常客。阁老从初始的怀疑到渐渐深信,慢慢也经常会招他问一问吉凶。

    这一日,杨夫人正在与江小楼叙话,却听见外面有人惊呼道:“夫人,不好了!”

    杨夫人一愣,看见伍淳风脸带怒气地闯入道:“夫人,那一条大红鲤鱼,被人夺走了!”

    杨夫人立刻站了起来,充满震惊:“你说什么?”

    伍淳风满面愧疚,脸色苍白道:“原先我在道观中为那鲤鱼做了供奉,谁知被人一眼瞧见,他竟丢下白银五十两,捧了鲤鱼就走!我阻挠不住,硬生生被他抢了鲤鱼,心头实在愤懑,赶到他府上说理,谁知却被人轰了出来,实在是羞煞我也!”他刚说完,竟然气急攻心,猛然喷了一口血出来,向后栽倒。

    这一幕吓得杨夫人怔住,连忙吩咐仆从将伍淳风抬下去休息,随后转过头来看着江小楼道:“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呀!”

    江小楼同样是满脸的惊讶,安慰道:“夫人不必着急,这事情咱们慢慢商量就是——”

    谁知此刻杨阁老怒气冲冲进来,一进门便把一个锦盒放在了桌上,脸色极为古怪。

    杨夫人一瞧,锦盒里躺着的不正是那一只大红鲤,她心头一惊:“老爷,这红鲤怎么在你的手上?”

    杨阁老眉头禁不住抖动,气急败坏道:“这个小畜生,竟然把抢来的东西当成自己买到的礼物送给了我,还口口声声说这只红鲤是他如何精心挑选送去琢磨!呸,你说这等人,何等的无礼!”

    江小楼听到,神色一动:“阁老,说的到底是谁?”

    杨阁老面上有些尴尬,似乎有些难以启齿:“除了秦思那个小畜生还有谁?”

    杨夫人叹息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他!刚才道长来说红鲤是硬被人抢走的,谁知转身之间秦思竟将红鲤当成礼物送来,这是何等嚣张霸道,实在是无耻之尤!老爷,当初你千挑万选,要为国家选择栋梁,竟然选了这样一个人出来,简直丢进了老爷您的颜面!”

    红玉经过雕刻,早已是与从前模样天差地别,完全无法辨认,秦思认不出来并不奇怪,借花献佛并且将所有功劳占为己有是人之常性,秦思从伍淳风处高价购买了这一尊红鲤,立刻捧来献媚,他哪里想得到,江小楼在这里等着他呢!

    杨阁老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越想越是愤恨不已,口中连声道:“秦思啊秦思,秦思啊秦思——小畜生,真是小畜生!”他一边说,一边竟然压抑不住满面的怒色,砰的一声,拳头重重砸在了桌子上!

    ------题外话------

    备注:红鲤鱼的变废为宝,实际上是吕不韦慧眼识珠的传说故事。

    猴子屁股的论断,是钱钟书先生说过的一个笑话。

    月票不给力,小秦很伤心,决定让男主延期,秦渣继续猖狂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