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68章 飞鸡将军

    类别:都市言情作者:秦简书名:娼门女侯

    

    江小楼打开匣子细细数了数,如果光靠这笔钱,她无论怎样挥霍都挥霍不完。她从银两之中抽出了三分之一,然后把郦雪凝请了过来。

    当郦雪凝瞧见数额巨大的银票时,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情:“这些钱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江小楼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去做烧杀抢掠的事,这些银两是我用那些从屠夫手中购得的死猪投入江中,捕获了许多鳗鱼苗所得,钱绝对是干干净净的,你放心收下吧。”

    郦雪凝瞪着江小楼一时没了言语,好半天才醒悟过来:“你是从谢伯父的口中得到这一切的灵感,所以才会购买那么多猪……”细细一想,郦雪凝才明白过来,原来江小楼是早有打算的,她叹息一声:“这个借鸡生蛋的主意实在是妙极了。”

    江小楼道:“那些鳗鱼苗获利极丰,我分出其中的三成给了谢伯父作为感谢,剩下的部分取出三分之一交给你,遇有紧急的情况可以动用,若是暂时用不到的话你也可以留着,将来找到可以托付的人,便好好和他过日子去吧。”

    郦雪凝看着江小楼,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要赶我走吗?”

    江小楼见她面色发白,立刻摇了摇头:“不,我绝无此意。你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在我患难之时你一直不离不弃,我相信这份感情到了任何时候都不会有变化,这些钱不过是给你防身之用。”

    郦雪凝目光清亮,倏忽便明白过来:“你是不是……又要拿自己去冒险了。”

    江小楼看着郦雪凝,眼前这位朋友对她十分了解,不管她在想什么、做什么,郦雪凝都是第一个体察入微的人,停顿了片刻,她才微笑道:“你是知道的,接下来我要对秦家人动手,这个过程可能会很艰难,也许会带来无数的祸患,你如果继续待在我的身边会十分的危险,而且我也会心有拖累,做事难以放开手脚。”

    此时,江小楼的脑海中不住的浮现起伍淳风所说的话,他说江小楼是天煞孤星,谁若是靠近她便会有生命之忧。既然她克父克兄,那郦雪凝作为她的朋友也是身临险境,郦雪凝与谢家不同,她没有倚仗,她不希望将好朋友卷入到这样的危险之中,更加不想在郦雪凝今后的人生中留下什么遗憾,所以她柔声劝慰道:“雪凝,我并不是赶你走,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暂时避开一阵子。”

    郦雪凝轻轻一笑,眸子里闪过一丝泪花,她握住江小楼的手道:“我虚长你半岁,经历的也不比你少,从前我就能切身体会到你的痛苦,现在我又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离开,更何况……我也只有半年的寿命,这些银两对我而言又有什么用处,买一口好棺材么?”

    她说着,自己却先笑了起来:“就连太无先生都说我这病是没救了,既然如此,我又怕什么连累。小楼,如果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尽最大的可能陪着你。”

    江小楼一怔,心头涌上一股热流,让她难以形容这时候的感受。

    郦雪凝放软了声音:“在我的心中,你不光是好朋友,还是我的好妹妹,如果你要赶我走,还不如直接买一口棺材把我埋在地下,也省得我去了别处还要为你担心。”

    江小楼微微苦笑了一声,说道:“你不是说过有自己的亲生父母吗,这最后的半年时间,如果你好好的寻找,说不定还能见到他们最后一面。”

    郦雪凝语气平淡地道:“我多希望自己有亲人有家,每当我看到别人和乐融融的情景,我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妒忌,多希望我也能融入其中,可是这样的梦不曾实现,也永远不会实现。你让我去寻找亲生父母,真的见到又能如何,我从被拐卖的时候就已与他们断绝了联系,即便今生能够再次相逢,我又该如何对他们说起这些年的遭遇,他们能够接受我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女儿吗?血缘之情本已淡漠,如果他们在意,不认也罢。如果他们宁愿经受流言蜚语也要认回我,又怎能忍心让他们面对女儿即将不久于人世的事实,这对于已到中年的双亲是多大的打击。”

    江小楼一直没有说话,郦雪凝总是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让她觉得感动,这世上总有一种人,不管受到多大的伤害,始终能够保持心灵的纯正,郦雪凝便是如此。

    想到这里,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却还是将银票塞进了郦雪凝的手中:“不管如何,这些银两就当你帮我保管,你是知道的,我身边值得信赖的人不多。”

    郦雪凝面上始终是没有血色的苍白,她想了想,便点头道:“好,我替你保管着,不管任何时候你有需要,这笔钱就能派上大用场。”

    江小楼心思略定,转头吩咐道:“小蝶,这些银两是给你的。”

    江小楼给小蝶是一千两,这样庞大的数字让小蝶的眼睛珠子几乎从眼眶里脱了下来。她受到了巨大惊吓,连连摆手道:“奴婢不要,奴婢也不走,奴婢就跟着小姐哪儿都不去!”

    江小楼看着她,笑了一笑:“傻丫头,跟着我又有什么好处,拿了这笔银钱,你可以回到家乡,买田置地,你不是还有爹娘吗,你可以替他们买一些仆从,好好奉养他们到老,一家人齐乐融融、安稳度日。”

    小蝶只是不说话,拼命地摇头,江小楼将那银票塞进她的手中道:“拿着吧,不是给你的,是给你的父母,回去以后好好照顾他们。”

    听着这样不吉利的话,小蝶眼泪哗地一下流了下来,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道:“小姐,奴婢是国色天香楼的打杂丫头,从小不是挨打就是受骂,一直被人瞧不起,他们都嫌我笨,只有小姐你不但肯照顾奴婢,就连离开国色天香楼的时候也替奴婢安排好了退路,你对我这样的好,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一定要陪着你们一起。”

    早在从国色天香楼出来的时候,这三个女子的命运已经联系在了一起,江小楼之所以对小蝶如此的厚*,并非是因为小蝶聪明和机灵,更重要的是她们一起共过患难,有与众不同的情分,换了其他人,江小楼是绝对不会给予丝毫的信任的。

    此刻,瞧见小蝶眼泪汪汪,却是一派纯挚的模样,江小楼把她搀了起来,主动替她擦掉了眼泪:“真是个傻孩子,如果不愿意走,那就不走好了,不过这笔钱你还是拿回去,让你的父母远远离开京城,另找地方购买田地和宅院,再找一些人照顾他们,这样你才可以安心。”

    小蝶想来想去,手中攥紧了银票,最终却还给江小楼道:“不,奴婢的父母都只是乡下的农民,什么也不懂的,这么大笔银子落到他们手中,只怕他们也不会花用,小姐若是有心,奴婢只取一张,折成一百两,到时候安排人给他们送过去,一百两就足够他们好好过日子了,也不至于引来什么灾祸。”

    小蝶外表看起来愚钝,却是个心地纯良的孩子,所谓大智若愚便是如此。

    江小楼看着小蝶,轻轻点了点头道:“这笔钱既然给了你,我就不会收回,如何处置都是你的问题。”

    小蝶还要拒绝,郦雪凝却道:“傻丫头,你怕这么多钱会给你爹娘带来灾祸,不妨找个钱庄好好存起来,将来也是一笔依仗。”

    小蝶见两位小姐都在说真心话,她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应了下来。江小楼又吩咐道:“还有,记得替我去买一百只斗鸡,要精挑细选,市场上最好的都替我搜罗来,价钱不限。”

    小蝶极为吃惊:“小姐,你要斗鸡做什么?”

    江小楼微笑之间露出半丝狡意:“当然是用来训练。”

    小蝶和郦雪凝对视一眼,都有些捉摸不透。江小楼喜欢琴棋书画,又擅长舞蹈,可是斗鸡这是男人们喜欢的东西,为什么她会对这样的东西感兴趣呢?

    小蝶办事很是利落,手中又拿着大笔金钱,不到五天就筹集了一百多只斗鸡,江小楼特地租了一间院子,把这些斗鸡放了进去。小蝶带着江小楼亲自观察这一百只斗鸡,果真每一只都是高冠昂尾,雄赳赳,气昂昂,的确是经过千挑万选的。毋庸置疑,这批斗鸡肯定身价不菲。

    小蝶指着其中一只肥大的斗鸡道:“小姐,你瞧,那叫飞将军,生性凶猛好斗、百战百胜,光是它就价值整整一百五十两银子。”

    江小楼点了点头,沉思道:“既然这些鸡如此值钱,就一定得有专门的人来养护。小蝶,如今可有合适的人选?”

    小蝶左思右想道,才道:“当初买这只飞将军的时候,倒有一个小孩很厉害,这只斗鸡就是从他手里买的,小姐如果想要找养鸡的人,奴婢觉得他很合适。”

    郦雪凝在一旁听闻,诧异道:“一个小孩,他能管这么多只鸡吗?”

    小蝶嘿嘿一笑:“郦姑娘可不要小看那个孩子,他就是个天生的行家,连许多大人都远远不及!你们若是不信,奴婢这就叫他们来,你们好好盘问一下,看看奴婢有没有撒谎。”

    江小楼同意了,小蝶忙不迭地飞奔而去。飞将军是那小孩亲自送来,此刻他还在门房处等待着小蝶的回话。当江小楼看见小蝶拎着一个身着黄衣,梳着双髻的可*孩子走进来的时候,不由轻轻一笑道:“你会养鸡吗?”

    小男孩指着那只飞将军道,黑亮的眼睛里满是得意:“那一只就是我养的斗鸡,这鸡种纯,我每日黎明开始撵鸡和训鸡,晚上天黑前再补食,每天精心得不得了,所以它才生得筋骨强壮,两腿有力,动作敏捷,勇猛好斗。我敢打包票,方圆百里之内,绝没有人超过它的。”

    江小楼对这个尾巴翘到天上去的孩子很感兴趣,便又逗着他问了一些有关鸡的话,没想到这个孩子果真是个天生的行家,他对于斗鸡的习性、级别的好坏都了如指掌。

    江小楼大感意外,沉吟道:“你只不过七八岁,这些知识又是谁教给你的?”

    小男孩很是机灵,眼睛眨巴了一下,立刻道:“教我养斗鸡的人是我爹,从前他可是斗鸡王,养的鸡远胜旁人,只不过他在半年前病故了,这鸡从此就给了我来养活。参加斗鸡的费用太高,我出不起,养斗鸡也要花许多钱,不得已我才拿这只飞将军出来卖,小姐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别人,看看我说的可是假话。”

    参加真正的斗鸡比赛,的确需要大笔的报名费,而饲养斗鸡的费用也是很大一笔开支,寻常人家是担负不起的,这话从表面上看没有太大问题。江小楼笑了笑,走过去摸了摸小孩的头,缓缓道:“撒谎。”

    小男孩一愣,马上辩驳:“我可没有撒谎,不相信的话你自己去打听嘛!”

    江小楼眼神带着笑意,口中严肃道:“小小年纪就不知从哪里学到这些鬼话,居然还敢骗我,你就不怕我让别人把你抓起来。”

    小孩脸一扬:“我才不怕呢!”

    江小楼仔细打量着他,笑容更深:“真的不怕?。”

    小男孩脖子缩了缩,眼神闪闪:“我又没有犯错,小姐凭什么抓我,你说我说谎又拿不出证据来,谁会信你。”

    江小楼有点喜欢这个小家伙了,径直道:“我相信你的父亲是一个养鸡高手,但我只觉你所说的话中,分明有诡诈的成分。飞将军这样一只斗鸡,随便给谁都可以,为何要专等着卖给我?”

    小男孩大为恼火道:“你这个人真是好奇怪,我为什么要说谎骗你。”

    江小楼惋惜地看了一眼飞将军:“这谁会知道呢,也许是有人故意让你来卖这只飞将军给我。”

    小孩心头大惊、骨头发冷,转身就想往外走,小蝶一把捞住他道:“果然被我家小姐说对了,你这小孩年纪不大,居然别有居心!说,谁让你来的!”

    小孩一面扑腾着,一面拼命地想要挣脱小蝶,可小蝶当初在国色天香楼里做过粗活,力气很大,一个小男孩当然没办法挣脱她。

    小男孩开始小声抽泣,大眼睛里的眼泪啪嗒一下滚落下来,看得小蝶有些于心不忍。江小楼指着他,对郦雪凝一笑:“你看这该如何处理?”

    郦雪凝叹了一口气,转身从食盒里取出一块茯苓糕走过去,轻声对小蝶道:“把他放下吧。”

    小蝶看了江小楼一眼,见她微微点头,这才放开了小男孩。男孩看着郦雪凝,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郦雪凝将茯苓糕塞到他的手上道:“已经快要中午了,你还没有吃饭吧?”

    他毕竟是个孩子,见郦雪凝满面都是温柔的笑意,并没有戏耍他的意思,这才狼吞虎咽起来。郦雪凝看着他,眼中的神情带了几分温柔。

    江小楼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脸却一沉:“茯苓糕好吃么,若是你不说老实话,小心我把你关起来,再也不放你出去。”

    男孩倒也不傻,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就看出江小楼是最难对付的,他想了想,便顺畅地交代:“是一位长的很俊的大哥哥,他告诉我你这里在收斗鸡,并且说只要把斗鸡卖给你,你就一定会看中我的才学把我留下来。”

    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说起才学两个字的时候,居然是一副骄傲的模样,江小楼和郦雪凝对视一眼,不禁笑了。江小楼追问道:“你说的那个大哥哥生的什么模样?”

    小男孩眨巴了两下眼睛道:“身量很高,长的很俊,而且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裳,招摇过市,好多姑娘都在悄悄的看他。”

    江小楼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是他!

    郦雪凝看着男孩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挺了挺胸脯道:“我大名叫陆顽,小名叫丸子。”

    “丸子,这真是个好名字,好记又可*。”小蝶噗嗤一声乐了。

    江小楼头脑中心念急转,面上神色如水:“我的确是需要人为我养鸡,这样吧,你就留在这里。当然我不会亏待你,除了供应一日三餐,每月发月钱,你还可以和飞将军在一起。当然,你要替我照顾好这一百只鸡,人手不够我可以给你调,你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吗?”

    丸子认真地想了想:“没有问题,不过那些人必须听我的号令,否则你若是不在,这些鸡养死了我可赔不起。”

    江小楼见他如此机灵,如琉璃般的漆黑眼睛眨了眨,未语先盈盈而笑:“你放心,我不会叫你赔的。”

    丸子哼了一声,傲娇道:“谁知道,这世上食言而肥的大人可多了。”

    江小楼被他这番童稚的言语逗乐了,随即转过身看了一眼那些斗鸡,唇就凝了一抹冷笑:“那可不会,这些鸡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出任何的差错。”

    午后的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落在她的面上,多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丸子并不是在吹牛,这一百只鸡他管的很好,甚至很有章法。他把这些鸡简直当成士兵一般在训练,每次江小楼来看的时候,这些鸡士兵们就会按照本身的强弱自觉排成整齐的队伍,轮到自己的时候就飞扑上去决斗。

    江小楼唇畔牵起笑影:“丸子,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鸡神童。”

    丸子似是听出了这话中的嘲讽之意,他不由咧开嘴巴:“你可别小瞧我,现在我管着这些鸡,将来我还要管千军万马,我要做大将军!”

    江小楼听了这话,定定地看着丸子。丸子被她看的有点心里发毛:“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以为我在说大话吗?”

    江小楼却摇了摇头,摸了摸他的脑袋,竟然柔声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希望将来有一天你可以梦想成真。”

    从鸡舍出来,天空飘起了雨丝。小蝶撑起竹伞,江小楼正预备上马车,却一眼瞧见对面街上一家铺子门口站着一个白衣男子。风陡的扑来,扬起他的袍袖烈烈飘拂,一头乌发被雨打湿,透出一抹狼狈,却仍是俊眸如星,玉面胜春,眉梢眼角遮不住的风情。

    江小楼一眼认出此人,心猝然收紧。

    他转过头,恰好望进江小楼的眼底,便只目不转睛的望住她,唇角轻轻上挑,笑容纯良。

    分明是男子,偏偏眼若柳叶,笑起来弯弯的,俊美得让天地间再没了其他颜色。

    江小楼的心轻轻一跳,眼底压抑着静静的讥讽,却只是转头上了马车,再不回顾。

    马车的帘子轻轻落下,遮住了顾流年灼灼的视线。不管此人到底是何居心,她都不预备与他正面交锋。

    很快,京城多了一座养鸡坊的事情就传扬了出去,人人都知道在京城东三坊的小巷子里有一个鸡神童,他养的鸡非常聪明,能征善战,凡是出战无一不赢。于是,人们争先来目睹这些鸡的风采。在大周,斗鸡算是普及率非常高的活动,不光在民间拥有大量的拥泵,即使是在皇室贵族和朝廷官员中也大受欢迎。有钱人不光要比金钱权利,有时候还要靠这些鸡为自己争口气,因为斗鸡而引发矛盾也是常有的事。

    自从这里养着出色斗鸡的消息传扬出去之后,无数人捧着自己的鸡来找鸡神童决斗,却都纷纷惨败。当消息传到杨阁老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之后的事了。他听了别人的传言十分兴奋,亲自前来观看。

    这一天又是鸡坊斗鸡的日子,杨阁老进场之后,只看到一个小童引导群鸡气宇轩昂的走到场地旁边,在他的指挥下,那些鸡进退有度,顾盼神飞,尤其是那只叫做飞将军的鸡,果真犹如战场上的将军一般勇往直前,所有试图与他战斗的斗鸡都被他啄的鸡血长流。

    每一次战斗结束,这位鸡神童就命令手下的群鸡按胜负排队,接受大家的检阅,然后再整齐划一的回去,如此一来,大家不免情绪激动,大声叫好。

    杨阁老大感惊奇,吩咐人将丸子招到自己身边来:“这只飞将军多少银两?”

    丸子挺直了腰板道:“这只飞将军是我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不管你出多少银子我都不卖!”

    事实上,好的斗鸡千金不换,那白衣大哥哥给了他一千两,让他用一百五十两的价格把飞将军卖给江小楼,这句话他连江小楼都没有说过。现在面对着杨阁老,他更是无所畏惧,不管对方出多少高价,他都始终不肯把鸡出让。

    杨阁老不由恼火起来,可是对着一个孩子他实在不好较真,仔细看了一眼那斗鸡,越看越是喜欢,却又不好多说什么,独自在场地上绕了两圈,不得不准备掉头离去。此时却突然听见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阁老若是喜欢,就请带回去吧。”

    杨阁老一愣,随即不敢置信地转过头来,当他看到江小楼从阳光下走出来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鬼魂,一下子脸色发青:“是你,你还活着?”

    江小楼笑容温柔:“阁老觉得我这样的人会轻易死在护城河吗?”

    杨阁老愣了半响,终于转过神来,口中啧啧称奇:“我真想不到,真想不到啊!你没有死,可是太子妃的幼弟却受了重伤,被陛下重重申斥,如果让他知道你还活着,只怕不会轻易放过你。”

    江小楼笑容如常,并无一丝畏惧:“既然我敢出现,就不怕他实施报复,更何况蒋公子只怕没有任何理由再找我的麻烦,纵然他想,蒋太傅也不会准。再说,阁老并不是那等碎嘴的人,今天我以斗鸡相赠,希望阁老能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杨阁老一愣,随即道:“这飞将军真是你的?”

    江小楼点了点头:“不光这飞将军,整座养鸡舍都是我的。”

    杨阁老不由惊叹:“真是难以置信,你一个小姑娘,居然能有大笔钱财来养斗鸡,怕是花费不少吧。”

    江小楼只是微笑:“只要阁老喜欢,我就把这座鸡舍连同一百只鸡全都送给你。”她说的风光霁月,没有半点遮掩。

    杨阁老原本脸上带着笑容,此刻不禁脸色一沉:“江小楼,你以为我是什么人?”

    江小楼语气平静:“我知道阁老两袖清风,为官清廉,最不屑这等钻营献媚之事,可是我与阁老之间既非同僚,又非有事相求,只不过是报恩罢了。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时我容貌尽毁,若非阁老出言相保,只怕金玉绝不会对我那样客气。滴水之恩,当报以涌泉。正因为有阁老你在,我才可以活到如今,你说我是不是该知恩图报,把这份恩情还给阁老?”

    杨阁老一震,似乎在忖度对方真实的用意。

    说实话,他很喜欢斗鸡,不光是因为这项运动老少皆宜、人人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属鸡,所以每逢有斗鸡赛事,他都一定会参加。可惜他为官清正,斗鸡的特殊饲料和专人照顾的费用都十分昂贵,与那些动辄出手千金的人相比,他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长期供养这些鸡。可若是贸然接受这样的礼物,他会觉得内心不安,即便明知江小楼并非是在故意讨好……

    见他露出深思的神情,江小楼温言道:“阁老不必有所顾虑,小楼对你毫无所求,只是希望能够还掉这一份恩情,也好让我今后可以睡个安稳觉,阁老如果执意不肯,我今天就命人杀了飞将军,直接把鸡汤送去阁老府上。如此一来,也算全了我一片报恩之心。”

    杨阁老完完全全地呆住了,他没有想到江小楼快刀斩乱麻,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愕然道:“飞将军将来若是参加竞赛,获利不可限量,你当真舍得?”

    江小楼一片诚挚:“飞将军再值钱,也不及杨阁老对我的恩情重。今后,这位鸡神童也会留在鸡舍,继续替阁老你照顾好飞将军。”

    杨阁老看了看飞将军,心里实在是喜欢得紧。左思右想,江小楼说的也没错,她不是朝中的官员,对他没有丝毫企图。更何况她言行一致,不是大奸大恶之辈……他想起对方送自己的那幅兰花图,又想起平日里聊天对话中的机智与聪慧,心中下定了决心,点头道:“好,这份礼物我便收下。”

    江小楼笑着施了一礼:“如此,小楼要感谢阁老给我这样一个报恩的机会。丸子!”

    丸子蹬蹬瞪跑了上来:“是,小姐。”

    “从今往后你要更加精心的照顾飞将军,一定要为阁老赢得比赛,明白了吗?”

    丸子连连点头:“小姐放心,不管是谁,我的飞将军都是绝对不会输的!”

    杨阁老满意地看着,随即便去鸡坊巡视他的那些鸡。仔细观察了一会,他指着一只全身羽毛如同黑缎一般的鸡道:“小楼你看,那只鸡背部的羽毛里绒发白,外面却是黑的,俗称乌云盖雪,叫做青鸡,性情十分好斗。这只背部和颈部的羽毛都是红色,腿羽胸羽尾羽皆是黑色,被人称为红鸡,也很厉害。”随即他又走了两步,一眼瞧见一只全身羽毛雪白、干净利落的白鸡,不由眼前一亮,惊呼起来,“原来你连这种雪羽都搜罗到了,厉害,真是厉害!”

    要搜罗这些鸡,绝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每一只都是别人的心头好,但江小楼有的是银两,只要出价够高,对方又怎会不肯割*。她微微笑着:“小楼觉得还是飞将军最有派头。”

    杨阁老抚着自己的胡须,笑逐颜开:“是啊,我瞧着飞将军比陛下那一只御鸡还要强上三分,下一次我说不准能连陛下也给赢了!”他一边说,一边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江小楼在旁边看着他,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浅浅的笑。

    在国色天香楼的时候,杨阁老喜欢琴棋书画,喜欢谈天说地,她便刻意投其所好,赢得对方的好感。在她落难的时候,阁老是一个正直而且怜悯弱小的人,所以他会出言保住江小楼,而现在她又以报恩之名将斗鸡送出去。人只要活着,便不可能没有弱点,即便是阁老这样位高权重的人,若是江小楼送他银两,或是金银珠宝,只怕他头也不回马上就走,一来人到了一定地位,这些俗物是对他清名的玷污,二来江小楼交情不够。

    仔细想来,这样一个人对斗鸡那般心*却也是踌躇再三方肯收下,若非被江小楼以报恩之名相要挟,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

    送走了杨阁老,郦雪凝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早已将一切看个清清楚楚,轻声道:“小楼,你为什么要将这批鸡送给阁老?”

    江小楼的目光落在丸子的身上,丸子立刻识趣的告退,抱着飞将军走了。

    江小楼这才转过身面向着郦雪凝,温言道:“你可知道秦思当年的主考管是谁?”

    郦雪凝脸上掠过一丝惊讶,雪眸微愣:“听你的意思,难道是说……”

    江小楼点了点头:“不错,当年那位主考官正是杨阁老。”

    郦雪凝的心猛然沉了下去:“这么说,秦思是杨阁老的门生。”

    郦雪凝说这样的话倒也不错,既然杨阁老是当年的主考,那秦思便算是他的门生,事实上这么多年以来,秦思一直没有忘记过杨阁老,为了巴结这位三朝老臣,他逢年过节便会送上很多的礼物。当然,这些礼物并不是那些金银钱帛等俗物,而是他精心挑选,甚至自己亲自制作的书画笔砚,或者是各地的民生民情消息,靠着这些虚假的心意,摆出一副忧国忧民面孔的他竟然博得了杨阁老的好感,获取了他的支持。

    郦雪凝担忧地道:“我真的难以相信,秦思居然能够让杨阁老对他另眼看待。”

    江小楼冷笑道:“秦思这个人我再了解不过了,人品虽是极为卑劣,可是他的文品却是不差,尤其是那一手梅花小纂,用笔畅快淋漓,锋芒毕露,极有傲骨,别有一种韵味。再加上文采风流,才思泉涌,杨阁老想不点中他都难。这样的人,整日攻于心计,善于利用他人弱点来引诱别人,从中混水摸鱼,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他讨好杨阁老,自然是为了博取阁老的支持,让他在朝中站稳脚跟,仔细想一想,若非如此,他又怎能得到太子的青睐。”

    郦雪凝立刻明白过来:“你是说太子恩宠秦思,最重要的目的是在于杨阁老?”

    江小楼笑容微冷:“阁老乃是三朝老臣,陛下肱骨,得到他的支持,太子地位就会更加稳如泰山。”

    的确,杨阁老是文坛泰斗,清流之首,太子如果得到他的鼎力支持,一定可以如愿龙登大宝、坐稳江山。秦思正因为明白这一点,他本人才会拼了命的来巴结阁老。

    郦雪凝眼眸和笑容都是一片清澈:“君子襟怀坦荡,小人鼠肚鸡肠,秦思是一个小人,若是要想平安,就得离他远一些,时刻对他保持警惕。”

    江小楼目光幽冷:“这条路上我已经和这个小人碰上了,若是我心慈手软,只会被他除掉,所以我只能狠下心肠,他毒我比他更毒,他狠我比他更狠,否则很容易被其所伤,甚至毙命,我的教训你不是都已经看见了吗,现在还要劝我?”

    郦雪凝摇了摇道:“不,我不劝你,我是要告诉你,如果要挑拨和杨阁老的关系,必须让阁老看穿他的真面目。但阁老认识他的时间比你久,之前在国色天香楼的时候,相信他对你的经历也有所风闻,却并未改变对秦思的看法,这一回你得另辟蹊径。”

    江小楼笑道:“雪凝,你我皆是弱小女子,这一点被所有人看见,他们自然会忽略我的能量,可是女子有女子的本事,一旦发起狠来,更能掀起大风浪。”

    阳光下,她面色如浅玉,眉间眼底深不见底。眸光烈烈如火,带着焚尽一切的决心。

    此时,旁边草丛里丸子悄悄地抱着飞将军离去,嘴巴里面嘀咕着:“顾公子啊顾公子,你把我送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来呀!”

    在刚开始与江小楼接触的时候,丸子只以为这个女子没什么了不起,如果要说有什么特别,那就是她的容貌极为美丽,一笑起来就像春花灿烂,不由自主的心神就会被她牵走,而且*好十分奇特,竟然和男人一样喜欢斗鸡。可是等他接触了一段时间,他便觉得这个女子并不寻常,她很有心计,又别出心裁,知道如何最快的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如这一次为了接近杨阁老,她可谓是煞费苦心,礼物送得恰到好处。以报恩之名送出去,纵然这杨阁老是铜墙铁壁,也非被勾住不可。不过等他悄悄听完了江小楼的话,不免心里暗暗盘算,这个女人太厉害了,别人心里怎么想怎么做,全讨不过她的眼睛,而且做事雷厉风行,手段毒辣,真的好可怕,他一边想着,一边抱着飞将军快速地逃了。

    从这一天起,江小楼果然成了杨阁老的坐上宾,阁老三不五时便会派人到谢家来接她去品画、饮茶、下棋。这样的消息在谢家顿时炸开了锅,谁都想不到江小楼居然会认识阁老大人,这样身份的贵人一般人可轻易接触不到。一时之间,谢香等人看江小楼的神情是又妒又恨。

    这一日,王宝珍在饭桌上笑语嫣然:“江小姐,杨阁老又给你下了帖子,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拜访。”

    江小楼闻言,神色平静:“既然阁老大人相请,我自然非去不可。”

    谢月向谢香眨了眨眼睛,谢香立刻道:“小楼,有句话我可一直想问,到底你和阁老是怎么认识的,能告诉我们吗?”

    江小楼见到谢康河也是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才继续道:“那一日我庙中进香,偶然遇见了阁老的夫人,这才知道原来杨夫人幼年在辽州呆过几年,一聊之下越发投机,于是夫人便邀请我去杨府上坐一坐。后来阁老回来,经夫人引荐,阁老见我懂些字画书法,便经常招我去坐陪,大多数时候我只是陪着阁老和夫人下下棋、说说话罢了。”

    听到她这样说,谢香的脸上难以抑制住嫉妒的神情,自己的才情美貌丝毫也不输给江小楼,却远远比不上对方的运气。她不由在心里犯起了嘀咕,早知如此她每天都去上香,说不定能大大增加机率,这样盘算着,她脸上的笑容也就甜了三分。

    谢瑜却一直垂着头,显得毫不在意。她听见江小楼过的如此风声水起,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虽然江小楼已经明确的表示对谢家的财产不感兴趣,可谢瑜真正在意的是江小楼和大哥之间的关系,想到谢流年和江小楼越走越近,她心中如同猫抓一般极为痛苦,表面上却不能露出分毫……

    谢康河由衷感到很开心,江小楼能多一位老大人照拂的确是好事,他点头道:“杨阁老是朝中难得的好官,小楼你与他多多亲近是再好不过了!”

    王宝珍却是一副犹豫的模样:“可是杨府毕竟不是什么寻常地方,江小姐还是一位未出嫁的姑娘,来来去去恐怕多有不妥,若是老爷允许,以后让大小姐她们给她做个伴,也不至于让别人说什么。”

    谢康河把脸一沉,斥责道:“妇道人家,你懂什么!小楼能够成为阁老的坐上宾,不知道多少人家盼都盼不来,从前我听说刑部尚书夫人拼了命想把女儿送去给阁老夫人做伴儿,却被杨阁老骂了回来,你不要看阁老夫妻无子无女,却是十分高傲,一般人入不了他们的眼睛。再说上门做客又不是打狼,要那么多人干什么?烦扰杨阁老,岂不是贻笑大方!”

    听到谢康河说出这样的话,谢家小姐们脸上都有些讪讪的,她们不得不承认,谢康河说的没有错。杨府不是随便的地方,她们是进不去的。此时,江小楼已经站了起来,径直微笑道:“伯父,下午我还要出门一趟,先行告退。”

    一直静静地观望着江小楼的谢家二少爷,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他一直望着她,直到她出了大厅,消失在院子里浅金色的阳光里,目光始终显得有些迷离,片刻后,英俊的脸上渐渐浮出一丝笑。

    江小楼吩咐小蝶道:“我让你打听的消息,可打听到了吗?”

    小蝶笑嘻嘻地道:“小姐放心,奴婢从前就是包打听。那位伍道长被小姐上次一吓,好久都没敢再出门,现在就藏身在东郊十里外的山脚下,奴婢带你去,一准把他抓住!”

    伍淳风被江小楼那般对待之后,的确是受了惊,他关闭了道观,以休养为名住到了山脚下,只想着能够躲过这个煞星,却不料这一日女煞星竟然上了门,当场惊得面无人色,连连倒退:“你——你又来干什么!”

    ------题外话------

    小秦:我发现你在同乐会上玩袭胸大战了,(☆_☆)/~

    编辑:发现也不会让你参加

    小秦:吖,为啥

    编辑:你是战斗力为0的渣渣,而且平胸妹纸袭击了也木成就感……

    小秦: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