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63章  煞星难求

第63章  煞星难求

    伍淳风有瞬间的紧张,看着江小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等他勉强支撑着站起来,才摆出一张义正言辞的面孔:“江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江小楼脸庞有一半在柔和的夕阳里,浮在表面的是温和的笑:“我不过想要请道长你来做客而已,何必如此紧张。”

    做客,有这样做客的法子吗?伍淳风不是傻瓜,他一直注意着将他团团包围的那些彪形大汉,那些人双手抱拳,目光幽冷地盯着他,似乎随时会扑上来将他撕成碎片。

    看着眼前的场景,伍淳风心里有些没底,手指有意无意握紧却又松开,脸上露出一丝责难的神情:“江小姐,我不过是替你合了八字,而且都是据实评断。你今天如此无礼,到底是为了什么?”

    江小楼看着对方紧张到失了颜色的神情,笑道:“不过是想问道长几个问题。”

    周围那几道视线更加阴冷,伍淳风明明脊背发抖却还要强撑:“问什么问题?”

    江小楼眼睛深长,语气缓慢:“昨天道长说,关于我的生辰八字的那些话可是真的?”

    伍淳风挺直了腰板,神色镇定:“自然是真的。你可别忘记,通过你的八字我早已合出了你的过去,绝无半点谬误。”

    江小楼笑意暖如春风:“凡是骗子都应当苦练骗术,没有两把刷子很快就会被人拆穿。你身为京城知名的道士,就这点把戏也敢出来招摇撞骗,还真是胆大包天。”

    伍淳风双目陡然一横:“此话怎讲?”

    江小楼唇边露出半丝狡意:“我不过是透过小蝶放了几句话出去,果然就有人上钩了。而你——不过是个靶子。”

    伍淳风立刻明白过来,眼前是个局,他自以为是布局的人,却没有想到这回栽了。江小楼早已知道菁菁在向小蝶套话,于是就自然而然的借着小蝶的嘴巴把一些想要对方知道的话全都放了出去。如此一来,原本暗处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自然就熬不住了。

    伍淳风此刻已经知道他得到的消息有误,可是他却梗着脖子道:“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江小楼语调十分平静,没有一点起伏:“从一开始那生辰八字就是假的,谢府当中除了谢伯父没有人知道我生于何年何月何日,可他偏偏不在府上。所以我写给你的那道生辰,压根与我没有半点关系。我还故意编了一个三岁差点走失,十三岁几乎毙命的瞎话,结果你照算不误,你说你是不是很傻?”

    伍淳风只觉得身上发毛,他可以肯定自己这一回完完全全是被人算计了。他咬牙道,“江小姐,谢家人让我上门去捉鬼,我只是义务为你算了一卦,本来算命就是诚心则灵……既然你给我的生辰八字是假的,那我算出来的消息当然不够准确,你又怎能怪在我的头上?”

    江小楼“哦”了一声:“看样子,伍道长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伍淳风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那几个彪形大汉立刻上去把伍淳风摁倒,有的扣他的脖子,有的扭他的胳膊,有的狠狠一脚踢上膝盖,伍淳风嗷嗷大叫起来。摁倒之后,他们立刻拿麻绳把他捆了起来,手腕捆在一起,下面双脚捆在一起,伍淳风还在拼命地挣扎,试图想要脱离这些人的控制。可他们都是穷凶极恶之辈,他一个道士又如何能挣脱。他们将他倒绑在树上,一时血猛地冲上了头颅,伍淳风的大脑一阵模糊。

    江小楼慢慢走近了他,脸上的神色无比温和,美丽的眼睛动人心魄,她轻声道:“你瞧瞧,这是什么?”

    伍淳风拼命瞪大眼睛,就看见一个大汉手里提着火把,不怀好意地向他扬了扬。

    江小楼轻轻一叹:“这火要是从道长你的脚上烧起来,火苗会从脚一直烧到你的脑袋,到时候你能听到兹兹的燃烧声,接着身上的血肉开始鼓起血泡,却不会立刻死去,只能一点点的看着自己被烧成灰烬。要我说,这死法其实不痛苦,因为到最后已经没有感觉了。只是一直没有验证的机会,这次可算让我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道长你仙风道骨,法术高深,让我亲眼看一看火烧仙人,好不好?”

    伍淳风脸色煞白,汗水顺着下颚一直倒垂进入眼睛,一阵火辣辣的疼,他张着嘴声音变得虚弱:“混账……你敢!”

    江小楼神情隐在树影之中,看得不甚分明:“怎么,道长怀疑我做不到?”

    伍淳风冷哼一声:“杀人偿命!你当然做不到。”

    江小楼恍然大悟:“道长提醒的是,火一旦烧起来,很容易把这片林子都给烧光,到时候还会连累旁人,又容易被人发现。我不能因为你这样的人就背负上杀人罪名,所以这个法子虽然十分解恨,我却不会轻易使用。”

    伍淳风脸上不由露出得意的神情,他就知道这女人不过是心软的动物,嘴巴上说得厉害,还不是不敢动手!只不过是因为一时的愤恨吓唬他一顿而已,哪里敢真的杀人呢?

    “既然不能留下伤痕,那咱们还是得换其他的法子啊。”她苦思冥想了一会,陡然眼睛一亮道,“有了,我相信这个方法一定合道长你的心意。”她转过头,向其中一个大汉低声吩咐了两句。

    伍淳风扭动挣扎着想要听清她到底说的是什么,可江小楼像是故意卖关子,压低了声音根本不曾让他听到。

    过了一会,伍淳风就明白了,因为他看到了那大汉舍弃刚才的火把,换来了一根细长的铁条。这铁条他看起来十分眼熟,便是寻常人家用来通火炉的物什。

    江小楼笑道:“从前我大哥到处寻访,看到有一个镇子上这样处置撒谎的骗子。他们用炉火把整个铁棍烧得通红,从下往上顺直肠而入,穿透腹腔心肺一路到底,把你的五脏六腑全部烧焦,搅在一起,从外观看来却没有丝毫的伤痕。我倒是觉得从下往上不雅观,从上而下应该更有意思。你放心,我会做得神不知“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鬼不觉,不让你感到有丝毫的痛苦。旁人纵然真的发现,也只会以为你是吞吃过量丹药而烧坏了五脏六腑,绝对想不到你的身体里有一根铁棍……”

    她唇际隐隐绽出一抹冷笑,轻轻拍了拍巴掌,一个大汉上来猛然捏住了伍淳风的下颚,就要把铁条塞进去。

    伍淳风紧紧咬死了牙关,大汉一时激怒起来,噼里啪啦打了他十来个耳光,直把他牙齿打掉、满口是血,却还是没法子把铁条塞进去。

    江小楼浅淡一笑,轻描淡写:“那就卸了他的下巴,这等靠着口舌糊弄他人,骗取钱财的江湖术士,这辈子不能开口说话反倒是造化。”

    听她这么说,那大汉立刻便要伸手照做,伍淳风被她眼底那隐隐显现的幽光吓到,猛然大叫起来:“我说,我说,我全都说!”

    江小楼叹了口气:“伍道长,我向来不喜欢勉强人……”

    “不勉强!不勉强!”他惊恐地说,口水都落了下来。

    大汉像提着小鸡一般又将他整个人扭转了过来,偏偏因为绳子绑得极紧,这猛然的摩擦让伍淳风身后的皮肉一下子全都撕裂了,他惨嚎一声,声音极为恐怖。

    江小楼皱紧了眉头道:“怎么这样粗鲁,我和你们说过的,道长是斯文人,要温柔一点……”说完,她的目光如同流水一般落在了那根铁条上。伍淳风猛然一个寒颤,立刻道:“是谢三小姐!谢三小姐给我送了钱,让我上门来做法事。她说叫我为你算一卦,就说你的八字与谢家犯冲,想法设法让谢老爷讨厌你,把你赶出谢府,到时候她定有重谢!谢家财大势大,我只能按照她说的办,但是她的钱可只给了一半,我剩下的一半还没有拿到手!”

    江小楼微微笑道:“哦,原来是谢三小姐。”

    她若有所思的神情让伍淳风越发觉得害怕,他想不透一个年轻的姑娘怎么会如此心狠手辣,尤其她还长得如此的美丽,不禁老泪纵横道:“小姐,你就放了我吧,我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一时糊涂才会做了错事,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江小楼看了他一眼,真正的君子心里没有鬼,压根就不畏惧鬼神,那些装神弄鬼的人,不是因为做了亏心事而害怕,就是要借助鬼神的力量去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谢香这样做不过就是要赶江小楼出府而已,只是她的招数过于阴损了些,连陌儿的死都不肯放过……若非江小楼早有防备,如今已经被她成功赶出谢府。江小楼的目光又落在了伍淳风的身上,神色忽然起了三分“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兴趣:“你算命真的准吗?”

    伍淳风一颤:“这个……若是有小姐你真正的生辰八字我也算得。”

    江小楼点点头道:“那我就将自己的生辰告诉你,你为我算,算错一条……”

    她停在这里,目光带笑地看着伍淳风,直把他看得汗毛倒竖起来,连声道,“我尽力,我一定尽力!”

    江小楼冷冷一笑,说了自己的生辰。伍淳风口中念念有词,认真研究,半响后脸色发白,一言不发。

    江小楼盯着他:“怎么,算不出?”

    伍淳风心头发虚,冷汗直流:“小姐是金命,一生平安顺遂,贵不可言——”

    “胡说。”江小楼轻蔑地看了他一眼。

    旁边的彪形大汉立刻扇了他一耳光,伍淳风被打得嘴巴流血,心中叫苦不迭。

    江小楼说道:“再算。”

    伍淳风咬了咬牙又道:“你只是一时时运不济,将来定会夫妻和顺,婚姻幸福,子女满堂。”

    江小楼冷笑:“又错了。”大汉啪地一声,一道耳光下去扇掉了伍淳风的门牙,他呜呜咽咽地道:“江小姐,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别再让我算了!我不敢算啊!”

    江小楼道:“不行,算到我满意为止,你才可以离去,下一个。”

    伍淳风就这么算下去,然而每一次的答案江小楼都不喜欢,所以他足足又挨了十来个耳光,两边脸颊都被打得火烧火燎,肿得如同猪头一般,江小楼才吩咐那彪形大汉停手。

    既然说假话对方不爱听,伍淳风索性大叫起来:“你是天煞孤星!天煞孤星!”

    江小楼望着他,面上不笑了:“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伍淳风捂住脸,颤抖道:“天煞孤星刑克厉害。初年必属豪富,生来丧母还克父,无一幸免,婚姻难就,晚年凄惨,孤苦伶仃,六亲无缘,刑亲克友,孤独终老!既有贵人相助无碍,却免不了遍体凌伤,刑伤有克。”

    伍淳风一边拼着命说完,一边恐惧得瑟瑟发抖。然而江小楼良久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吩咐人再痛打他。她美丽的面容沉浸在夕阳的阴影里,一半明一半暗,显得格外幽深。心头缓慢咀嚼回味着他说的话,忽而一笑:“这一回,你算得不错。”

    伍淳风有些不敢置信,这话的意思是——她放过他了?

    她一双莲足缓缓走到了伍淳风跟前,笑容展开,恍如桃李:“今天我放过你,但是——既然谢府又死了人,这法事道长还是得做下去。”

    伍淳风连忙道:“不,不!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敢做了。”他没想到这辈子还能遇上江小楼这样的煞星,简直是疯子,说要挨打不说也要挨打,怎么说都是错的,她分明就是故意折腾人。

    江小楼叹了一口气:“若是不去,那还要再挨十个耳光。”

    伍淳风畏惧十足:“你到底要干什么?”

    江小楼并不多言,只是道:“很快,道长你就会知道的。”

    听到“很快”两个字,伍淳风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江小楼一双纤纤玉手抬起他的脸左右端详,啧啧道:“好一张道貌岸然的脸,为什么要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下一次谢家来请你的时候要怎么说,道长明白了吗?”

    伍淳风猛地打了一个冷战:“明白,我全都明白。”

    江小楼满意地点点头,又打量了他一眼道:“脸上的伤可要好好养着,别人要是问起来……”

    伍淳风道:“是我自己摔的,自己摔的!”

    江小楼摇了摇头:“摔是摔不出这样的伤势的,道长不如想个更好的理由。”

    伍淳风眼珠子转来转去,狠下心肠:“是我泄露了太多天机,老天爷惩罚我的。”

    看江小楼转身离去,他不知着了什么魔,突然大声道:“江小姐,若是你找不到命中的贵人,这一辈子注定无亲无友,孤苦一生!”

    江小楼的脚步顿了一下,却只是短短一瞬。

    一路出了树林,江小楼给了那几个大汉一些赏银,问道:“大少爷在哪里?”

    其中一人立刻躬身回答:“大少爷就在树林东面的马车里等着您。”

    江小楼点了点头,举步向他所指的方向走去。

    那几名彪形大汉看着她的背影,不由悄悄议论起来:“这位江小姐真是心狠手辣呀。”

    “是呀,你没有瞧见那个伍淳风被打得一副猪头样,我想他这一两年内都不敢出来做局子了。”

    这边他们议论着,江小楼已经上了马车。

    谢连城正在闭目养神,江小楼笑道:“好一个谢大少,我在这里拼死拼命,你却在这里悠然自得,说到底还是你谢家的事,应该你亲自处置才对。”

    谢连城叹了一口气道:“吓唬人的事我不在行,所以只能交给你去办了。”

    江小楼随即弯起嘴角:“你觉得我是在吓唬他吗?”

    谢连城愕然道:“难道你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

    谢连城人未到场,早已知道林中发生的事情,江小楼毫不犹豫:“自然是真的,我可从来没有打算要吓唬谁。”

    谢连城瞧着江小楼的神情,心中不知是何滋味,这个女子居然如此强悍,而且丝毫也不掩饰,到底该说她无所畏惧还是真诚到底,真不知道叫他该说些什么好。他慢慢地道:“下一步应该去捉鬼了吧。”

    江小楼灿然一笑,笑容显得格外和气:“正是。”

    江小楼的美丽从外表来看其实与谢瑜不相上下。然而谢瑜的神情总那般的清高冷傲,如同一朵水仙,叫人不易亲近。而江小楼像一道温柔的睡莲,看似温柔美丽,让你不由自主觉得诱惑,可一旦你真正靠近了才能察觉到莲叶下的漩涡深深。

    他眸如深潭,微微一笑道:“你刚才说得不错,既然是谢家发生的事,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如果真要捉鬼,那就算我一份。”

    江小楼面带审视:“谢大少是担心我伤害你的妹妹?你也未免太多虑了,我看起来像是下手狠辣的人吗?”

    谢连城默默地在心里道:看着很像。

    三天之后,谢家人不得已又请来了伍淳风,请他作法去除灾厄。伍淳风按照江小楼所说,装模作样了一番,唉声叹气道:“这鬼怨气太重,到处索人性命,贫道已经想法设法为谢府消灾解厄。只是做满七七四十九天的法事尚需时间,在这四十九天之内,暂且还拿这只鬼无可奈何。所以各位千万要小心,不要着了她的道,晚上尽量关门闭户不要出来。”

    听到这告诫,人人都是心头惊恐十分畏惧。谢香的脸上却露出了得意的神情,她四下里扫了一眼,没有见到四小姐谢瑜的身影,眼珠子一转不由计上心来。

    送走了伍淳风,谢香扭头就去了四小姐的院子里。等她进了屋,发现谢瑜正在书桌前练字,不由笑道:“四妹妹还真有闲心,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却跟没事人一样。”

    谢瑜抬起头来见到谢香,不由脸色微沉:“家里的事情自然有王姨娘和三姐你操心,我横竖就是一个闲人,多说半句话你都要嫌弃的,我又何必惹人讨厌。”

    谢香甜甜一笑:“话可不是这么说,这陌儿可是四妹妹你院子里的人,她突遭横死心怀怨恨,自然而然就会到处作怪,那小厮想必也是她拉去垫背,难道你就不怕?”

    谢瑜眼皮一颤,垂下头来继续练字,可是手却不由自主有些颤抖,她连忙用左手按在右手的手腕,这才把一个静字最后一笔写完。

    看透她的神情分别是故作镇定,谢香在心里冷笑,故意低头端详了一番才道:“这个静字写得真是好,不知四妹你知不知道,那江小楼对于书法也很有造诣。”

    谢瑜闻言不由抬起头,凉冰冰的眸子没有丝毫笑意。谢香恍若不觉:“听说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无一不精,当真是才女。”

    谢瑜只觉得胸口蓦得一紧,对方的话仿佛一支无形的针,让她痛得站不住。下意识的,她几乎是含恨怒视着,谢香却是无比镇定。谢瑜是个清高自诩的女子,仗着自己受宠,仗着自己美貌,素来自诩谢府第一娇贵的人。可是现在府中出现了比她更优秀、更美丽,更得谢老爷宠爱的人,她自然心怀厌恨,这把火——看样子很容易就能挑起来。

    谢香神秘地低声道,“不过,她长得再美也没有用。若非是因为她,陌儿又怎么会无缘无故死了呢?”

    谢瑜心头一颤,只觉得牙齿都在发酸:“既然人都已经死了,还提她做什么?”

    谢香摇了摇头,眼底满是故作的亲热:“人家可不像你四妹这么宅心仁厚,背地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唉,我还是不说了,免得你生气。”

    谢瑜立刻追问:“说什么?”

    谢香向四周看了一眼,这才悄悄地说:“四妹,你是不知道那江小楼在背后说你——”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果然见到谢瑜脸上的神情愈发焦急,这才慢悠悠继续说下去,“她说陌儿的死跟四妹你脱不了干系!”

    谢瑜浑身一震,手中的毛笔啪地一声掉在了宣纸之上,原来一个清秀端雅的静字立刻就被墨汁涂花了。她顾不得去捡那支毛笔,一把抓住谢香的手腕,厉声道:“你什么意思?”

    谢香连忙呼痛,谢瑜知道自己一时失态慌忙松手,强自镇定,面上却无比愧疚,轻声道:“对不起三姐,我一时有些激动,你可千万不要怪我,我只想知道——她为何要这样说。”

    熏炉里焚着百合香,味道十分沉郁。谢香揉了揉自己发红的手腕,笑容故作释然:“看不出四妹你平时柔柔弱弱,竟然有这样大的力气,我手腕都快被你捏断了。其实也没什么,她不过是想转移别人的视线,大家不都说陌儿的死和她有干系么,她就将这件事情推到你的身上,如此一来她才能洗脱嫌疑。”

    谢瑜垂下眼睛,睫毛投落两道阴影,显得心事重重。她当然知道江小楼的话不容易被人采信,可是大哥会怎么看待这件事……说到底,陌儿是她的丫头,她根本无法推卸责任。想到这里,她心中更加把江小楼恨到了骨子里,从前只是嫉妒对方的美貌和才情,更嫉妒父亲对江小楼的爱护远胜于己。再后来,她记恨江小楼能拥有得到大哥的机会,这个机会是她奢望一生,永远可遇而不可求的。

    一天天下来,她觉得自己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怪江小楼一人。如果她不进谢府,如果她没有引起自己的嫉妒,如果她没有可能嫁给大哥,那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缓缓阖上眼,须臾又睁开,冷笑一声道:“她说我什么我都不在意,罪魁祸首不是我,我是不怕的。”

    谢香不由微微眯起双眸:“道长说这事还没完,如今陌儿的鬼魂四处作祟,还不知道要祸害谁,四妹妹总得小心一点。”

    谢瑜胸中气血都在翻滚,眼里隐隐冒出一丝火光,却明白不能再次失态,所以她强行压了心头的火气,只是悠悠一笑道:“多谢三姐的提醒,我自然会小心的。”

    江小楼刚刚回到画楼,小蝶便欢天喜地地迎上来,高声道:“小姐您回来了!”一边说着,一边压低声音:“小姐,菁菁今天又向奴婢打听你过去的事。”

    江小楼加深了笑意:“哦,你告诉她了吗?”

    小蝶眼睛弯弯的眯起来,鼻子皱着,原本那张淳朴,甚至显得有些傻乎乎的面孔立刻增添了几分讨人喜爱:“小姐,你当小蝶是傻瓜么,咱们在那边的时候小蝶也没给你惹过什么麻烦呀。菁菁第一天追问小姐的事我就已经反应过来,怎么还会再上她的当?”

    江小楼戳了戳她的脑门道:“瞧你得意的,当初是谁把自己吃得跟小猪一样。”

    小蝶的脸孔立刻涨红了:“都是老久之前的事了,小姐怎么还提起了。”说完她又压低声音神秘地道:“那个道士走的时候说过,冤鬼始终怨气不散,是因为要找到杀她的凶手,可是找不到方向,不得不到处乱撞,这才困在了咱们这个院子里。”

    江小楼看了一眼门口的黄符,冷冷一笑道:“小蝶,你去找一些黄鳝的血,半夜里悄悄地抹在四小姐院子外面的围墙上。”

    小蝶一震:“黄鳝的血,那东西可腥啦,小姐这是要做什么?”

    当天夜里,小蝶果真按照江小楼的吩咐,悄悄取了黄鳝血抹在谢瑜居住的院子外面。到了深夜时分,守门的妈妈便听到外面扑哧扑哧的声音,像是有人走动,又像是在拍打着什么,便披上衣服打着灯笼走出来。谁知一开门,灯笼一闪,那声音就消失了。她一看门外什么都没有,当然以为自己听错了,只能回到屋里。谁知不过片刻的功夫,又听到同样的奇怪声音,只能再起来开门一看,还是什么都没有。如此反反复复的折腾了十来次,始终也找不到任何人。

    她哪里知道,黄鳝的血很腥,能够吸引很远处的蝙蝠。这些蝙蝠闻腥而来,不停地拍打着翅膀,纷纷撞在谢瑜的院墙上。可是它们是喜欢阴暗的动物,十分畏惧光亮,她提着灯笼出来,自然会吓跑所有的蝙蝠。

    第二天,守门人将一切都告知顾妈妈,她听了不由心头一颤:“你说有人敲门,什么人?”

    守门人摇摇头道:“谁知道!每次出去又不见人影。”

    顾妈妈的神经一下子被触动了,脸色也变得煞白。事实上,一连好多天她都做噩梦,梦里见到陌儿那张惨白的脸老盯着自己,总也不说话。每一次她都从噩梦中惊醒,坐在床上直喘气,双手合十,嘴里喃喃地念经,一边念一边躺下,那鬼魂还是整夜整夜不肯放过她。如果按照看门的仆妇所言,这一切根本就不是梦,更不是她疑心生暗鬼,而是陌儿真的找来了。

    她心头一个哆嗦,早在谢家传言闹鬼的时候她就想要出去看看,可是四小姐严令禁止,坚决不准。她只能躲在屋子里,心里十分恐惧。可她没有想到,转眼之间这鬼就上了门。

    从这个晚上开始,一连三天谢瑜的院子有闹鬼的风声,一会儿是半夜有鬼敲门,一会儿是门上有干涸的血手印,把顾妈妈吓得整夜整夜难眠,只能坐在床上眼睁睁等到天亮。到了第四天的晚上,她终于忍不住了。

    谢瑜的院子围墙后面有一口井,平常是用来浇花用的,那一日陌儿就是淹死在这口井里。顾妈妈壮着胆子,悄悄避开众人的眼睛,径直向井边走去。她在院子后面站了一会,见并没有人注意到她,心下大大松了一口气。

    她走到井边上,从携带的食盒里取出了一炷香和一个香炉,把香插到香炉里,又从食盒底层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纸钱。将纸钱用火褶子点着了,她跪倒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烧纸钱,嘴里念念有词道:“陌儿,你可不要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谁让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呢。”

    谁知就在这时候,井后的竹林里突然发出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顾妈妈一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就见到一个倒披长发、身着白衣的年轻女子从林子里“飘”了出来,她害怕到了极致,那眼核瞪得老大,仿佛要吃人一般,突然尖叫起来:“别找我,我不是故意杀你的!啊,别找我!”

    突然,她的耳边响起一片杂乱的脚步声,顾妈妈本能觉得不对,再一睁眼去瞧,却见到那女鬼面容陌生,压根不是陌儿!她心知不好,连忙伸手扑着地下的纸钱,还没有来得及灭掉地上的火,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拿下!”

    当顾妈妈被人压着到了花厅的时候,所有人已经在花厅里等着她。

    王宝珍纹丝未动,笑意端庄:“大少爷,这个时辰为什么将大家集合到这里来。顾妈妈又犯了什么错,为何要五花大绑?”

    所有人心里的疑问都放在脸上,谢连城看了被捆得结结实实的顾妈妈一眼,冷淡地道:“王姨娘不如问一问她自己。”

    顾妈妈一个冷颤:“大少爷,奴婢是想给陌儿姑娘烧点纸钱,难道这也做错了吗?”

    王宝珍听了这话,不由眉头一挑:“你给陌儿烧纸钱?”

    顾妈妈连连点头道:“是,是!奴婢只是想给陌儿姑娘烧一点纸钱,到底是相识一场……”

    谢连城轻轻一叹:“怀安。”

    怀安立刻走了出来,大声道:“王姨娘,这老奴才分明就是在说谎!刚才奴才奉大少爷的命令躲在旁边的草丛里,分明听见她嘴巴里念念有词,说什么陌儿姑娘饶了我吧,我也不是故意的,又说什么你不该怪我,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听到了不该听的事。接着咱们找来吓唬她的婢女一走出来,她整个人一下子尖叫起来——”怀安学着顾妈妈说的话惟妙惟肖,众人面色齐齐一变。

    顾妈妈瞪大眼睛,一张脸惨白如纸。

    王宝珍不由沉下脸来:“顾妈妈,你有什么话说?”

    顾妈妈不知道自己如何辩解才能脱罪,因为一双双眼睛此刻都瞪大了盯着她。谢月冷哼一声道:“顾妈妈,刚才怀安所说可是真的,如此说来,陌儿的死压根就与你有关?”

    谢香低头喝茶,只是不开口。

    顾妈妈嘴巴一动,想要为自己辩解。还不待她开口,王宝珍已经醒悟道:“你是听说最近闹鬼,一时做贼心虚,所以想要亲自去为陌儿烧点纸钱,为自己消灾。”

    这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顾妈妈脑内轰然一声,心底怕得连呼吸都紊乱了,却梗着脖子厉声道:“随便你们怎么说,奴婢什么也不知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道。”

    “你倒是硬气!”王宝珍冷冷地道:“你是四小姐身边最忠心的妈妈,我不好处置你,这件事情还是交给四小姐自己处理吧。”说完,她吩咐身边的人立刻去请四小姐过来。

    江小楼看到这一幕,只是低头把玩着手上的戒指,眼里血腥沉淀下去,嘴角的一丝弧度微微翘起。

    谢瑜是被人惊醒的,这段时日她一直睡得不是很好,她也经常会梦到陌儿。这样的梦让她难以入睡,所以特意点了安神香,直到有人大声的拍门才把她给惊醒。

    匆匆梳洗赶到花厅,谢瑜一眼见到跪在地上、五花大绑的顾妈妈,几乎是倒抽了一口冷气,心突突地跳着,大声道:“你们这是做什么,顾妈妈犯了什么错你们要这样对待她……”

    谢连城声音冰凉如水:“四妹,顾妈妈杀了人。”

    谢瑜浑身一颤,只觉得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瞬间变得冰凉。她盯着谢连城,几乎变成了一个木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我……这不可能!”下意识的,她转头大声道:“你们快放了顾妈妈,若是不然——我就要向父亲说明一切,就说你们在他不在的期间,不知要往我身边人的头上扣什么罪名!”

    她这样一说,谢月却高傲地挑起了眉头,慢慢道:“四妹妹这话就说错了,顾妈妈是你的身边人,难道陌儿就不是?她可是你身边的贴身婢女,与你感情向来很好,又一直忠心耿耿、勤奋做事,她不明不白的死了,你不想为她讨一个公道吗?”

    谢瑜冷眼瞧着谢月,神色极为冰冷:“大姐,陌儿的死是我院子里的事,一切自然由我处置,今日你们摆这样大的阵仗,口口声声说顾妈妈杀了人,有何证据?”

    王宝珍看着谢瑜,眼睛一眨不眨,终于开了口:“四小姐,今天晚上咱们就在井旁边捉住了顾妈妈,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在三更半夜跑到井边去祭拜,看见白衣的婢女又为何吓得不成人形?怀安还亲耳听见顾妈妈在默默诵念,说她对不起陌儿,本不是故意要杀人。”

    谢瑜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她没有想到顾妈妈竟然会当场被捉住,勉强定了定心神才道:“今天晚上风这么大,说不准是怀安哪里听错了。王姨娘,顾妈妈对陌儿的感情就犹如母女一般,她根本没有理由伤害对方,一切都只是误会罢了。”

    怀安大声地道:“四小姐,不光是奴才听见了,身边这几个护卫也都听见了。”

    谢瑜心中猛然一滞,把脸一沉:“不许再胡说八道!”而此时顾妈妈已经连滚带爬,匍匐地抓住谢瑜的脚,凄声道:“四小姐,你不要再为奴婢争辩了,横竖他们是打定了主意要把这盆脏水泼在奴婢的身上啊!四小姐,老爷待你越好,那些人越是容不下啊!”

    王宝珍身上不由得一阵阴寒,重重地拍了一下桌面,神色极为冷酷地道:“顾妈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瑜略微带了些嘲讽,慢慢地道:“顾妈妈的意思很容易理解,不过是说你们早就瞧我这个多余的人不顺眼,想要趁着父亲不在将我驱逐出去。我本人不好下手,于是你们就从顾妈妈身上着手,硬要把陌儿的死冤枉在她的身上。可怜她一个老妇人,又哪里来的力气能够杀死陌儿?简直是异想天开!”

    一转眼,又见到江小楼好端端地坐在旁边,脸上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仿若是在看她的笑话,谢瑜袖子里细长白皙的手指死死握紧,一时之间愤怒、羞辱、嫉妒、痛苦各种情绪交汇在一起,如同一把熊熊大火,从她的心底一直燃烧了起来。

    江小楼,她心中将这三个字翻来覆去碾了数遍,几乎碾出血痕!

    ------题外话------

    有人问是不是开始宅斗了,不是,这里的每一个人物都牵扯到后面的情节,所以要交代前因后果。黄鳝血可以招蝙蝠的事,是小秦从一本算命书中学的诈骗术,`(*∩_∩*)′

    编辑:看到你的照片了,原来白白胖胖的一只啊

    小秦:不是啊,我是一个浓眉大眼大嘴巴的女汉纸

    编辑:看来照片很容易欺骗人

    小秦:不要相信你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