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60章  风波乍起

第60章  风波乍起

    谢月正说到最近京城流行的戏曲,还问江小楼会不会弹琴,气氛倒也融洽。待谢月说得兴起,忽然发现江小楼望向不远处,不由住了口,转头望去。只见到一个女子站在凉亭对面,衣裙飘飘,身形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

    正在这时,陌儿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试图想要把谢瑜拉走,还小声地说着什么。谢瑜却一把甩开了她,表情淡漠地走了过来。

    谢月挑高了眉头,看着江小楼笑道:“这是我的四妹妹,昨天刚刚见过,她素常不喜欢热闹,今天倒是难得出来。”话音刚落,谢瑜已经不咸不淡地回答:“大姐,我是谢家的女儿,招待客人怎么能不叫我一起来。”

    她的神色冷漠,声音虽然不高,却是说不出的噎人,一句话说得大家全都愣住。

    谢瑜平日里喜欢和二小姐谢柔在一起,这两个人都是文文静静,柔柔弱弱,二小姐整日里侍弄花草,四小姐谢瑜喜好的是诗词,她们两个人都不太参加家中的活动,更别提是招待客人。谢月被说得莫名其妙,脸色不由微微一沉。自己刚刚可没故意为难,谢瑜这不是故意来拆台吗?

    顷刻间,谢瑜已经燕子一般轻盈地走了过来,她盯着江小楼,不冷不热地说:“昨儿离得远,我也没有看清楚,今日一看,江小姐果然是锦绣朱“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颜,花容月貌,真是个美人儿。”

    谢月和谢香两姐妹都有些讪讪的,她们虽然一直防备江小楼,却还没有如此阴阳怪气的说话,面子上的体统总还是要有的。谢月心念一转,不免开口:“四妹妹,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谢瑜冷淡地看了她一眼,道:“哦,我不过是夸赞江小姐容貌美丽,怎么就是没有礼貌了?大姐,你问问江小姐,看她是否介意。”

    所有人都看向江小楼,倒把她问得愣住。这位四小姐,昨天还好端端的,今天为何生出如此多的敌意?自己在这里坐着,可是从未与她有过丝毫龃龉,这形容,的确有些不对啊!

    陌儿满面含笑拦住谢瑜说:“四小姐,您刚才吹了风,不是头痛吗?咱们先回去歇息,回头再来见客。”

    谢瑜沉下了脸,道:“大姐和三姐都在这里,我怎么好现在就走,这岂是谢家待客之道呢?我不走,我要留下来,相信江小姐也会要我陪着。”说完,她一双清凌凌的美目望向江小楼。

    郦雪凝面露担心,江小楼入谢府,究竟是进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怎么这些人一个试探一个敌视,叫人说不出的膈应。谁知江小楼言谈自若,笑容如初:“四小姐说的是,这是谢家,当然客随主便。”

    陌儿还是担心谢瑜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来,不由悄悄扯了扯她的袖子,谢瑜却冷笑着推开她说:“你给我走开,什么时候主仆颠倒,主客不分,竟然轮到你一个丫头来管小姐了?”

    她说完这一句,便快步向江小楼走了两步,郦雪凝见她脚步飞快,一时不安,生怕她要做什么,下意识地站了起来。谁知她只是轻蔑地看了郦雪凝一眼,顺势就在江小楼的身侧坐了下来,身体贴得很紧,凉薄笑容扬起:“江小姐,我一见到你就觉得很亲切,可见是咱们真的是很有缘分。”她一边说,一边上去主动“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握住江小楼的手。

    江小楼突然间接触到谢四小姐的手,只觉得那一双手冰凉彻底、柔若无骨,她却也不紧张,只是似笑非笑地对上了谢瑜的一双眼睛。

    “是啊四小姐,我们算是一见如故。”真是一见如故,一见成仇,偏偏江小楼还不知道这仇恨何来。若说是嫉妒自己容貌美丽,昨日第一次见面她虽然有些酸酸的,却还没有流露出这般痴态,今天突然这样古怪,莫非是听说了什么?可究竟是什么样的消息,能够让一个高贵冷淡的女孩子生出此等勇气。

    谢月一贯是家中长姐,很有气派,而且她也素来不喜欢谢瑜这种冷艳之态,不由面孔更沉:“江小姐是客人,自然不会计较你的失礼,但不请自来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四妹妹,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这是分明的逐客令,而且是一点颜面都不给谢瑜留下。谢瑜只觉得对方的声音变得如同刀尖一般锋利,怨气堵上心口,却故意不理,只是笑盈盈地道:“江小姐,咱们院子靠的很近,我送你回去吧。”她一边说着,手已经把江小楼托了起来,也不知从何处来的力气,足以叫人惊讶。

    江小楼如果强硬摔开她的手,一则没有礼数,二则叫人笑话,她便只是笑笑:“如此,就多谢四小姐了。”郦雪凝跟着站了起来,眼神略带不安。

    经过谢月身边的时候,谢瑜冷冷的,慢慢的把下巴抬了起来,含笑望了她一眼,眼底暗暗藏着一丝高傲轻蔑。

    于是,她成功的看到大姐娇媚的脸,慢慢的变了,似乎正咬牙切齿无声的咒骂着她。谢瑜觉得心头一阵快意,轻飘飘地下了台阶。

    目送她们离去,谢香拿帕子按着心口,略带嫌恶地道:“这丫头不光不懂规矩还带着点疯,亏得父亲那么宠爱她,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说的自然是谢瑜。

    谢月紧紧皱起眉头,几乎压不住眼底的厌憎,吩咐道:“咱们也一起去看看。”

    谢香点点头,立刻便起身跟着一起去了。

    两人刚刚走到花园,却突然听见一阵凄利的尖叫声,不由都变了色。

    “来人哪,四小姐掉进湖里了……”这声音划破了谢家平静的上空。

    待谢月姐妹赶到的时候,花园里早有不少婢女仆妇匆匆赶来。谢瑜围着披风浑身湿淋淋的发着抖,陌儿带着哭腔说四小姐掉进了湖里,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花园里引了活水,表面看起来清澈,实际上水很深,四小姐走得好端端的,怎么平白无故掉下去了。

    很快,整个谢家的人都被惊动了。

    谢瑜的发间滴着水,眼睛红红的,小小身躯在宽大的披风下愈显弱小,等她看见谢康河出现了,便立刻哭着扑进他的怀里:“父亲!”

    谢康河一愣,连忙抬起她的脸:“怎么了,好端端掉进湖里?”

    王宝珍在一旁也是心急火燎地追问:“陌儿,你怎么照顾四小姐的!”

    陌儿结结巴巴:“奴婢……奴婢……”不由自主便拿眼睛去瞧江小楼。

    刚开始大家还没有注意到她的这种小动作,可是谢瑜像鱼儿一样赖在谢康河的怀里,身子簌簌抖动,两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胸襟,好久才缓过神来。在谢康河再三追问之下,她动了动眼皮,慢慢伸出一只手来扯扯他的袖子,怯懦十足:“父亲,不关江小姐的事,她不是故意的……”

    谢康河吃惊地望着江小楼,愣住。

    小蝶不由自主怒容满面:“你怎么这么说话,明明就是你自己掉下去的,关我家小姐什么事!”

    一瞬间,高下立现。

    小蝶毕竟没有经历过这种稀奇的事,对大宅门里面的弯弯绕绕完全弄不明白,一出口就露出了短处。

    谢瑜的眼泪就像是掉了线的珍珠,手却连忙捂住面孔,别过脸去,端见得指如葱削,甲似玉琢,她强忍着委屈道:“是,都是我自己不小心……”

    她的面孔仿佛是用一块美玉雕成,无比精致,格外楚楚,叫人没来由心生怜惜。

    江小楼听了这话,却是笑而不语,没有半句解释。

    谢月眼睛珠子一转,心中定了主意,面上反倒犹豫道:“父亲,江小姐一定不是故意的,她可能是不小心,许是……挨着湖边太近了。”

    谢香最喜欢兴风作浪,张开一张甜美的小嘴帮腔:“是啊,一定是这样。”明面上看她们都在为江小楼解释,事实上却是在落井下石。

    就在这时候,谢连城得到消息赶过来,他见到这种情形,不由微微一怔。谢瑜一瞧见他来了,便立刻仰起头望他,虽然已经止住了眼泪,却有一颗似珍珠般地滑落到尖尖的下巴上,十分凄楚:“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听到了惊叫声。”谢连城这样说,目光在谢瑜的身上扫过,发现她满身都是水珠,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发生了什么事?”

    “是我……我不小心落水了,好在陌儿及时把我拉了上来……”谢瑜擦了擦眼泪,饱含惊吓的抖了抖。

    郦雪凝不由皱紧了眉头,这一位四小姐看起来清高冷艳,演戏的功夫一点不弱,压根就是背后告黑状的好手!

    “明明就是江小姐推——”陌儿仿佛是下意识地说道,话还未说完,就听见谢瑜轻斥一声:“不许胡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江小楼的身上,谢月不禁心想,莫非是谢瑜刚才与她闹得不愉快,她便寻衅报复,可居然直接动手,未免也太跋扈了些,半点都没有为客之道……很明显,在场众人虽然嘴里不说,心里都或多或少这样猜测。

    “你是说,是江小姐推你家小姐下去的?”王宝珍面上惊讶,口中却责问陌儿。

    陌儿欲言又止。

    谢瑜连忙道:“我没事了,姨娘不要为我费心。这事千万不要深究,莫要惊扰了客人……”

    王宝珍询问地看着谢康河,这件事情十分特殊。谢四小姐是养女,谢康河对她比别人照顾三分,可江小楼刚来,算是贵客,这两个人发生冲突,端看谢康河会帮谁了……似乎帮谁都不好。

    谢康河不想让江小楼不高兴,只能选择委屈谢瑜,便大手一挥:“一切都是误会,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谢瑜垂头,掩住眸子里的得意。有了这一出,江小楼在父亲心中一定会留下极坏的印象,稍加时日,还怕赶不走吗?

    “父亲,我相信江小姐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事情。”谢连城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开了口,随即他平静地目光转向江小楼,“能解释给我们听吗?”

    他的声音醇厚,十分温润,叫人觉得心头舒服,没有丝毫责问的意思,纯粹是想要把事情弄清楚。

    从始至终,江小楼站在旁边看着谢瑜表演,面上似笑非笑,并没有多说半句。此刻谢连城问到她,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面上却十分歉疚不安:“可能……真是我把四小姐推下去的。”

    谢康河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谢连城不免怔住,停顿了片刻,才道:“为什么?”

    江小楼眨了眨眼睛,似乎犹豫再三,才为难地卷起袖子一角。众人先是被那雪白的手腕花了眼,再对着阳光仔细看,才发现她的手腕上竟然有细密的孔眼,站在远处是看不见的,只有站在近处才能发现那孔犹如针眼一般大小,周围却肿起好大一个包,红红的一片。

    众人面面相觑,就听见江小楼慢吞吞地道:“刚才四小姐陪着我一起在湖边走,不知什么缘故突然飞来一只毒土蜂,就在四小姐左边脸颊围着飞,我担心她被叮,下意识地轻推了一把,谁知她一时没有站稳,笔直地就往湖里掉下去了。我现在心里着实愧疚,都是我的不好,用力太大了,想来四小姐弱不禁风的,当然站不稳。”

    听见这话,谢康河一震,随即转过头望向谢瑜,发现她的发间赫然簪着一朵白色海棠,十分引人注目,不由沉下脸道:“瑜儿,你怎么也学五丫头那么没规矩,好端端的戴着花儿,引来了蜜蜂都不知道,还连累了小楼!”

    谢康河素来对谢瑜和颜悦色,在所有女儿之中最为怜惜看顾她,从未露出这等沉沉的神情。一瞬间瞧见,谢瑜浑身都僵住,几乎连话都说不出了。

    谢瑜心念急转,父亲怀疑毒蜂极有可能是她头上这朵白海棠招来的,江小楼为了让她避开被叮了一口,手臂上还有被毒蜂叮过的痕迹,这是做不了假的,自己却冤枉说是江小楼推她下去……怎么看都是谢瑜自己无理取闹,她心里一急,不由望着江小楼,眼泪汪汪:“我……我没瞧见那蜜蜂……”

    “蜜蜂倒是无碍的,那是毒土蜂,”江小楼把手腕抬起来给她瞧,神色温柔,却仿若很痛的模样,“太无先生提醒过我,这种季节花园里最容易招惹毒土蜂,它的毒液进入血液内,很容易灼热红肿……”

    “岂止是红肿,太无先生还说可能会出现水泡或淤血,皮肤坏死!”郦雪凝一直在旁边从头看到尾,向来好脾气的她,此刻表情难掩怒气,“小楼你也是的,避开就好了,为什么要冲过去,你自己还不知道是否对蜂毒过敏,太无先生说了,身体虚弱的人很容易呼吸困难,心脏衰竭甚至一命呜呼!好心救人却被误会,你又有什么理由要推四小姐下水,这等怀疑简直没有根据。”

    她这话接的很快,顺溜无比。

    太无先生的确说过这种话,也提醒过她们要特别小心这种毒蜂。但他没有说的这样危言耸听,若非成群结队的毒蜂攻击,怎么也不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顶多不过红肿瘙痒个三五日而已。

    但这种时候,说得越是严重,谢瑜的罪过就越大。

    所有人看向谢瑜的眼神都有点异样,五小姐年纪小,爱把真花儿往头上戴那是天真活泼,四小姐你戴花也就罢了,连累别人还要哭诉。刚才的哭哭啼啼越是惹人怜惜,现在的这无辜就变成了倒打一耙、不辨是非。

    王宝珍看看江小楼,一时分辨不出她说的真假。看她神色,言之凿凿,那伤口又是红肿起来,十分逼真,委实不像是在说谎。可是未免太巧了些……

    谢瑜悄悄瞪了陌儿一眼:“都是你乱说话,差点冤枉了好人!”她一边说,一边充满歉疚地看向江小楼,“我……我……我真的不知道,江小姐,都是我的错。”

    谢康河叹了口气,道:“你呀,事情没有弄清楚,差点错怪了小楼。”

    江小楼十足大度,微笑以待:“哪里,伯父太言重了,不过是误会一场。”

    谢康河快速吩咐人:“快去请大夫替小楼诊治。”

    谢瑜未料到江小楼这样会说话,三言两语倒成了自己的不是,此刻脸上笑也不是,哭也不是,甚至有些不伦不类的僵硬。

    谢连城却站在原地,一直望着江小楼,神情带笑。这丫头,原来不声不响,竟然如此狡诈……

    郦雪凝放下心来,江小楼外表是个很温顺的人,生得面善,温柔可亲。如果不了解她,以为她是软柿子很好捏,那就完全料错了。外人瞧她和气,却永远无法把她和狡诈、阴险联系在一起。她轻易不发火,笑眯眯地就把人收拾了。

    谢家请了大夫,特意替江小楼看过,确保没有什么大碍才离去了。谢康河与王宝珍嘱托江小楼好好休息,谢月和谢香姐妹也好生安慰之后离去了,留着谢瑜一个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道:“小楼,今天都是我的不是……”

    江小楼只是端着一杯茶,先慢慢地喝,听她说话却不抬头,喝了大半才抬眼瞧她,唇边带着浅淡笑容,道:“四小姐不必过于自责,毒蜂可是不长眼睛的,逮谁叮谁。”

    谢瑜听了不由一惊,暗地里咬了牙,脸上却只能端出笑容道:“是,都怪它不长眼,险些坏了我们之间的感情。”

    这两个人,一来一往,把原本莫须有的毒蜂说的煞有其事,郦雪凝听着不禁摇了摇头。

    谢瑜终于起身告辞,小蝶奉命送了她出去,却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尽管如此,还是恪尽礼数的一直送到门口。谢瑜示意她不必再送,轻轻转身碎步走开。

    小蝶瞧着她的背影如同燕子一般轻盈,越发恼恨起来,不由冷哼一声,扭头回去。等回到屋子里,小蝶不禁追问:“小姐,那个谢四小姐摆明了是冤枉你,走的好好的就往湖里跌,还非要赖着你,难道眼睛瞎了吗?”

    江小楼闻言,一双秀目瞧向她,青丝泛出墨玉般淡淡光泽:“那依照你的意思,应当怎么说?冲上去揭穿她的阴谋,叫伯父教训她一顿么。”

    小蝶一时义愤填膺:“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江小楼支颐浅笑:“初来乍到的,你就如此奋勇敢为,胆子还真不小。”

    小蝶一听江小楼这话意思不对,连忙腆着脸笑道:“小姐,奴婢还不都为了你打抱不平吗?”

    “以后做事说话,都要动动脑子。我今天这样做,不过是给谢伯父留下颜面。若是真把事情闹大了,大家面上都不好看。我和谢四小姐又没有深仇大恨,何必穷追猛打?”江小楼这样说道,她不过是用在太无先生住处偶然被毒蜂叮咬的痕迹来浑水摸鱼而已,就是希望事态平稳解决。

    小蝶心里还有些愤愤不平,却不敢和江小楼争辩。

    郦雪凝看着小蝶,不禁摇头道:“你呀,小楼何曾让人家欺负过,她肯宽容别人,为何你却不可以?凡事以和为贵,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是一件好事吗?”

    郦雪凝完全是从宽容、谅解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却不知江小楼心头另有一番盘算。这么一点小事,根本无法伤害到谢四小姐在谢家的地位,何必多此一举、浪费口舌。

    江小楼下意识地看向雪凝,对方的眼睛太清澈了,虽然有岁月投下的忧伤,然而更多的是宁静,仿佛天然的黑色宝石,永远充满怜悯,理解,饱含人才有的感情。

    江小楼不禁想起自己,每次在照镜子的时候,她总是避开那双眼睛。不知不觉中,她的眼睛里有了太多的仇恨,专注而野心勃勃,时时刻刻在等待着撕咬猎物。

    她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有郦雪凝这样的朋友呢……

    “就怕人家不愿意呢!”小蝶没注意到江小楼的神情,只是碎碎念着,正巧谢家的婢女菁菁进来换茶。小蝶悄悄看了低眉顺眼的菁菁一眼,立刻把嘴巴抿紧了,不再吭声。

    郦雪凝瞧着小蝶一副苦大仇深、警惕万分的模样不觉好笑,她以为这丫头怪傻的,还知道隔墙有耳,总算没有傻到家。

    谢瑜回到自己的院子,一眼瞧见婢女正在修建院子里白海棠的枝叶,不由气血上涌,快速走过去,一把抢过婢女手中的剪刀,咔嚓咔嚓,毫不留情地剪了一地的花瓣。她挑着花心去剪,越剪越是羞愤不已,等到满枝花瓣零落,却仿佛把她自己的心也给揉碎了。陌儿瞧着那花瓣飞舞,纷纷落地,生怕剪刀伤了谢瑜白皙的手,一时急了,赶紧去抢她手里的剪刀:“小姐,你别吓着奴婢!小姐!”

    她自己本是好意,却不想谢瑜心情最是不好的时候,手中下意识地一用力,剪刀顿时在谢瑜那雪白的手心划出一道血痕,血顷刻之间咕咕冒了出来,谢瑜突然尖叫一声,把她往边上猛地一推。

    陌儿惊骇到了极点,一下子没能站稳,向后跌坐在地上。

    “你想害死我!这个家里人人瞧我是多余的,现在连你这个丫头也跟着她们一起欺负我?你看看我的手!”谢瑜愤怒地尖叫起来,旁人若是听见,绝难以想象她小小的身躯内能发出这样尖锐刺耳的声音。

    陌儿整个人都吓呆了,哆哆嗦嗦的,还没来得及辩解,那把剪刀一下子飞了过来,摔在她的脚下,陌儿战战兢兢的,然而谢瑜却像是气的狠了,站在那里脸色发白,整个人摇摇欲坠。陌儿吓坏了,连忙爬起来去扶她,谁知被谢瑜一把推开。院子里的动静惊动了屋子里的顾妈妈,她连忙快步出来,瞧见所有婢女都站在廊下不敢靠近,而小姐摇摇晃晃要倒,陌儿傻愣愣站在一边,不由把脸一沉,道:“都忘记规矩了么,还不去做自己的差事!”

    婢女们垂头摒息地退了下去,皆是不敢看顾妈妈一眼。

    顾妈妈赶紧上去搀扶谢瑜,又向陌儿使了个眼色:“你是死人啊,快扶着小姐!”陌儿犹犹豫豫,还不等伸手去扶,谢瑜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甩开顾妈妈的手进房去了。

    顾妈妈进了门,只见到四小姐坐在镜子面前,身体一动不动,只是盯着镜子里的人,神情充满了异样。

    谢瑜年纪不大,可却别有一种独特的风韵,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都似足了当年那位风情万种的歌妓。然而经受过富贵人家淑女教育的她,远非那等烟视媚行的女子可比。光是笑容和眨眼的动作,她已经对着镜子练习了千百遍,把小姐的尊贵和与生俱来的风流结合起来,让人不由自主心生怜爱。可现在,她却恨不能砸碎这面镜子。

    “小姐,您到底是怎么了,出去的时候还欢天喜地的,怎么回来就生气了。丫头们不懂事,想打想骂还不是随您的便,吩咐奴婢一声就好,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发怒,回头传出去了那可怎么办哟!”顾妈妈不自觉地道。她是谢瑜的乳母,算是这院子里最亲近的人了。

    谢瑜转过脸来,一张面孔雪白,她看了一眼顾妈妈,没出声,只有两行泪水沿着脸颊流了下来。

    “哎呀我的好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快别哭了,有什么话都和奴婢说。”顾妈妈自己的儿女早已出府成家,身边这位小姐看得比天还重,一见她哭立刻就心慌意乱。

    谢瑜只是咬住雪白贝齿,眼睛通红:“我在谢家早已是人人嫌弃,今天更是颜面扫地,还有什么可说……”

    顾妈妈刚才已经问了陌儿究竟,此刻明白过来,赶紧替她擦泪,柔声劝慰:“小姐,那江小楼不过是个客人,你却是老爷疼着宠着长大的,她哪里能和你比?你对她好,做个样子给老爷看,他只会夸你聪明懂事,从前不都是这么做的吗,所以老爷才最欢喜你啊!”

    谢瑜的面上出现一丝羞愤:“父亲他今天分明就是偏袒她,他早就不疼我了!”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骂道:“妈妈,你不知道那个江小楼有多狡猾,把父亲哄得团团转,对她的态度比我还要亲热些……”

    顾妈妈蹙起眉头,道:“小姐,我昨儿个远远的瞧了,那丫头长相是很漂亮,没想到心机也这样深,不过,咱们不怕的,她再得宠,也分不到小姐你的那份嫁妆——”

    顾妈妈是个现实的人,她看到的只有利益,只要谢瑜的切身利益不受损,其他就不必多管。事实上也是如此,谢家如此富贵,谢老爷又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将来出嫁必定选个妥帖的人家,少不了一份厚厚的嫁妆。

    谢瑜睁着泪汪汪的眼睛:“可我听见父亲跟大哥说,要迎娶她作大嫂的……”

    顾妈妈一愣,脸色顿时变了:“好小姐,你既然知道老爷这么看重她,何苦又去惹人家,万一将来她真的嫁给大少爷,你们如何相处?”

    “胡说,大哥是不会娶她的!”谢瑜面色大变,瞬间哀戚神色变得极为愤怒。她的亲生母亲是一个青楼歌妓,可她父亲却是出自辽州望族廖家,若非因为母亲出身太低,不被祖母见容,她早已是廖家的小姐。胆小怯懦的父亲只敢金屋藏娇,母亲去世后他立刻把自己打发到谢家来投奔谢康河。那时候自己还是个离不开亲娘的孩子,整日里又哭又闹。除了大哥肯安慰她,谁曾真心关怀她?时至今日,她的心里只装得下大哥和她自己,不管是谢家的财产,还是别的什么,她一概都不在乎。谢月谢香处处提防江小楼的时候她还嘲笑她们为了点银钱斤斤计较,可当她发现父亲要让大哥迎娶江小楼的时候,这感觉就完全变了。她变得愤怒,气急败坏,心头酸涩无比。

    顾妈妈脸色瞬间发青,她转头看了一眼,屋子里没有人,她赶紧把谢瑜拉进了内室,压低嗓音,道:“小姐,你不会是对大少爷他——”

    一语中的。

    谢瑜的脸孔一下子变得通红,睁大了眼睛望着顾妈妈,几乎忘记了言语。是,她尽管年纪不大,却对男女之情异常敏感,大哥和父亲一样常年在外,她常常半夜醒来,悄悄地祷告,保佑他平安归来,可她却从来没有为疼爱她的父亲求过。知道大哥今天回来,她特意摘下他最爱的白海棠去见他,只为了让他高兴……然而,这是她的秘密,平日决不敢有所流露。她比谁都清楚,如果她的这种想法被人所知晓,父亲一定会厌恶她,谢月谢香会无比鄙夷,就连温和的大哥也一定会再也不想看到她。那时候,她会失去再见到他的机会……然而这样的隐秘,却终究没能瞒过顾妈妈的眼睛。

    “小姐,你是疯了不成!你是谢家的女儿,大少爷是你的大哥啊!”

    “什么大哥,他根本就不是——”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小姐,你快歇了那等可怕的念头,你姓了谢,你们就是亲兄妹,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若是被老爷和其他人知道,你还有活路吗?”顾妈妈心里一慌,急切得面色都青白一片。

    谢瑜一张脸雪片一样,张了嘴巴想要说什么,却是哑然无声。谢家收留她,父亲让她做了谢家的女儿,这个身份就会伴随她一辈子。她想着大哥,日日夜夜想着,压根就是些发疯的念头……这些话,她何尝不知道。最终,她猛然站起,旋又坐下,忍不住地说:“我是个孤女,江小楼不也是!她凭什么——”

    “不一样!你是在谢家长大的小姐,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小姐你听清楚,莫说老爷让你姓了谢,哪怕你到现在还姓廖,老爷也不会同意!你不想想看,他本是好心收留无依无靠的故交之女,然后把你养大了,妥帖嫁出去,谁都会称赞他一句仁德!可谢家要是把你照顾着,长大了就送到了大少爷的屋里去,谢家成了何等龌龊的地方,老爷这么重义气的人,他能答应吗?”顾妈妈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谢康河想要让江小楼嫁入谢家,别人还可以当那是在还恩德。可谢瑜就不同了,即便她现在仍旧保持着自己的姓氏,只是居住在谢家,她也是欠了谢家恩情的,如果嫁给谢大少爷,人人都会说谢家挟恩望报、算计孤女,传出去别提多难听了。更何况现在她已经是堂堂正正的四小姐,这个身份一辈子也改变不了。

    谢瑜不知哪里来的劲,忽地眉头竖起,眼睛充满厉色:“我知道怎么都轮不到我,可大哥那样的人,要配也要配一个让我心服口服的,江小楼除了一张脸,她的身世和我一样无依无靠,这样的孤女,怎么配得上大哥!”她素来轻言细语,顾妈妈从未见过她露出这等可怕的神情,一时惊住了。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裂瓷之声。

    顾妈妈第一个反应过来,已经快步奔出去,一把将外面的人拽进来,气急败坏:“你听见了什么!”

    陌儿一看,谢瑜和顾妈妈神情紧张,都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眼神极为严酷,她心里一抖,舌头立刻不知所措:“奴婢……奴婢……什么也没听见。”一边说,她的脚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顾妈妈看了一眼谢瑜,她的嘴唇在这一刻失去了全部的血色,眼底的惊恐触目惊心。顾妈妈扬手打了陌儿一巴掌:“还不滚下去!”

    陌儿脸上瞬间红了一片,她话都不敢多说半句,赶紧退了下去。

    内室一时静默片刻,谢瑜颓然地道:“妈妈,她一定都听见了——”

    顾妈妈皱紧了眉头,陌儿这丫头是谢府里的家生子,虽然平日里做事还算忠心,可她毕竟是谢府里头的家生子,只要是府里头的人,没有不受到王姨娘挟制的。今天让她听了这话,明天说不准就会传到王宝珍耳朵里去。府里除了老爷和大少爷,没有人真正欢迎四小姐,若大家都知道她的心思,或者是风言风语满天都是,一个恋慕兄长的妹妹,哪怕他们之间没有半点血缘,名分也是早定了的,这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妈妈,你一定要救我!”谢瑜不免惊慌失措,“我该怎么办……要是陌儿对外人说了什么,一切都完了!”

    哪怕陌儿真的忠诚于小姐,别人也未必不会想方设法从她嘴巴里套话。谢瑜已经到了出阁的年纪,如果此事真的传扬出去,恐怕等待她的不是死就是长伴青灯古佛。谢瑜是顾妈妈从小带大的,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沦落到这个地步。

    “小姐,我去盯着陌儿,不会让她胡言乱语。”顾妈妈不过片刻就下定了决心,神色阴沉地道。

    谢瑜正在心头惊恐,听了这话下意识地浑身一颤:“你……”

    陌儿一整个晚上都忐忑不定,不管走到哪里,顾妈妈都盯着她,哪怕出恭的时候也是一样,那冷幽幽的眼神莫名叫人无比害怕。当天晚上她本是在外间值夜,突然瞧见一个人影在窗口晃了一下。顾妈妈!她吓得差点没喊出来,顾妈妈摇摇头,向她招了招手,好像有话要对她说。她急忙起身,走出门去了……

    谢家的夜晚很安静,三更的鼓声已经响了很久。

    坚持要值夜的小蝶自己先睡着了,半夜里披着衣裳起夜,才惊觉窗口站着一个人,长身而立,遥望窗外的月光。小蝶不由吓了一跳,等看清是谁才松了口气:“小姐,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江小楼没有回答她,只是望着窗外的月亮。今晚的月亮,特别亮,特别美。她的眼底,沉郁与清明并存,不知不觉中有暗潮汹涌。

    小蝶有些担心,又叫了一声:“小姐。”

    江小楼似乎刚刚回过神,她注意到小蝶有些不安的神色,不由侧身抿唇,敛目笑了,又望了那月光一眼,神色平稳地问道:“今天初几?”

    “啊?”小蝶整个人愣住,站在那里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小姐,今天是九月初十啊。”

    九月初十,离她的生辰还有一个月。以往每年到了这个时候,秦家会特别为她做寿,秦思还会精心替她准备礼物……说起来,一晃眼都已经这么久没有见面,也许那些人早已经把她遗忘了吧。不过,她很快会让他们想起她来的。十月初十,还有一个月……

    “小蝶,去睡吧。”江小楼走过还站在那里不明所以的小蝶身边,丢下一句话。

    小蝶挠了挠头,越发不明白,可是转头望望小姐的背影,乖乖咽下了疑问。大半夜的,怎么突然想起问日子,今天这个日子有什么特别吗?

    这个夜里,江小楼睡的很香,谢家安排的很好,精致软和的被褥、浮花累累的大床,雪白崭新的幔帐,睡在被褥里能够闻见太阳的味道,这真的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顺心如意。

    第二天一早,江小楼穿着内袍坐在铜镜前,垂下一头漆黑的长发,菁菁精心替她梳理着,神情一丝不苟。等梳理好了,她便小心翼翼地把镜奁打开,待看到里面精致珠宝的时候,江小楼敏锐的察觉到菁菁似乎怔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地继续替她梳妆。

    所有人都以为江小楼是来投奔谢家的孤女,所以王宝珍按照谢康河的吩咐准备好了一切,甚至连衣裳珠宝都是现成的,可是梳妆的时候,江小楼却执意用属于自己的珠宝首饰。这些东西,是她在国色天香楼的时候悄悄转移到王大夫那里,新近刚刚取回来的……很显然,这些名贵的珠宝让菁菁不由自主呆了呆,大概是没有想到,江小楼居然会有这样的好东西。

    江小楼在铜镜里端详着菁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菁的神情,却是微微笑了。

    这边正在梳妆,谁知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菁菁蹙起眉头,看向门口的小蝶,心中不免想:到底是外头来的,竟然这样没有规矩。可没等她转过念头来,只见到小蝶已经慌乱地冲到江小楼面前来,气喘吁吁、满面惊惶:“小姐,那个丫头死了!”

    死了,谁死了?江小楼望了她一眼,滢眸里涟漪晃动,口中道:“好好说话。”

    小蝶脸色煞白,字句几乎是从嘴巴里蹦出来:“是跟着四小姐的丫头陌儿,她昨儿个夜里投井死了!”

    啪的一声,菁菁手里的梳子猛地落在地上,一张脸也变得煞白。

    ------题外话------

    大家问,只是被陌儿听到谢四喜欢大少爷的话而已,有没有这么严重。事实上,比我写的还要严重,这在古代是乱伦。现在很多作品中都会写家里养女嫁给儿子,仿佛是天生培养来做小妾的,但事实上这种做法是极为不地道的,一般人家绝对不这样干,除非一早说明是童养媳。

    感谢yaoyaobetty、时空之光等童鞋的打赏,春梦不醒君每天的摇旗呐喊我都看见了,非常感谢,所以谢春同学就是你的化身。陌上花开ら君,对不住你,刚客串你就牺牲了,原谅小秦吧,有时候我手一抖,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