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59章  婚事之约

第59章  婚事之约

    桌子上有一道竹笋炖肉,咀嚼起来,口角生香,余味缭绕。谢香刚才没成功,此刻见江小楼多吃了一口,便立刻瞅准机会道:“小楼,你别瞧这山竹笋看起来寻常,做的时候必须新鲜,稍一耽搁,则真味半失。”

    江小楼品位片刻,才缓缓道:“这种味道非同一般的鲜美,想必伯父是请人在山上挖出竹笋后立刻马不停蹄送到府上的。”

    谢康河顿时如同遇到知音般笑起来:“小楼你说的不错,为了保证食材是最新鲜的,我让厨子随身携带一个可以移动的火炉,等他在山上采到竹笋,立刻洗净切好,连同鲜肉一起入锅,放到炉子上生火炖煮,由事先找好的脚夫挑着火炉,在厨师的陪同照料下一路兼程向家中赶。最近的山距离这里大概有小半天的路程,一路烟火,一路炖焖,一路香气四溢,等人到了府上,竹笋和肉恰好出锅,端上餐桌,味道正好。”

    江小楼不由笑着感叹,寻常便饭,味道可也不输给生猛海鲜,何其精细。

    郦雪凝尝了一口看似最寻常的炒饭,不由有些微微震住。从卖相上看,粒粒如珠,黄中透白,却不光是看着顺眼,嚼着更是爽口。

    旁边的谢春向她解释道:“这叫金裹银,做法很费事的。”她说很费事的时候,并没有谢香脸上那种得意的神情,而是有些不以为然。

    看看满桌子的盛宴,厨师似乎还嫌有些单调,特意将菊花揉成花瓣,趁热撒在菜盘上,如此一来,可谓色、香、味、形,无一不佳了。

    在谢香两次都没有难住江小楼之后,谢家人对江小楼开始另眼看待了。用完饭,谢夫人道:“王姨娘,你带着小楼去看她的住处。”

    “是,夫人。”王宝珍十分恭敬。

    谢夫人向着江小楼笑笑,便转身离去了。

    江小楼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王宝珍道:“小楼,我带你去瞧瞧。”

    江小楼回过神来,笑道:“那就劳烦王姨娘了。”

    谢家很奇怪,夫人不管事,整个家中都是姨娘当家,谢康河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妻妾倒置在其次,谢家的小姐们似乎也都和谢夫人并不亲近……

    这家人,真是有趣!

    王宝珍亲自带着江小楼和郦雪凝来到她特意安排好的居所画楼,这是一座有着一溜飞檐翘角的院子,门口月牙门上披着翠幽幽的常春藤,廊柱上雕刻着蝙蝠、喜鹊,形状精美。主屋里面雕花月门,落地花罩,红木琴案,应有尽有。

    王宝珍笑道:“老爷吩咐的仓促,小楼你先将就着住下,回头我再给你挑个更好的院子。”

    屋子里的家具和摆设,全都是贵重的东西。

    江小楼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口中道:“王姨娘不必烦劳,小楼不过寄居,用不着如此费神。”

    王宝珍摇了摇头,拉着她的手,满面关切:“真是傻丫头,寄居这话再不许提了!老爷说了你从今往后就是府里头的主子,和大小姐她们一起做个伴儿,日子不知多顺心。你安心住下,缺什么都打发人告诉我。”说完,她转身向着一溜排开的婢女们说道,“你们都要好好照顾小姐,如果有哪里怠慢的,绝不饶你们!”

    众人都对她十分敬畏,连忙躬身应是。

    一名妈妈走到王宝珍身边,恭敬道:“姨娘,老爷请您去一趟。”

    王宝珍笑盈盈地向江小楼道:“郦姑娘的房间就在这院子的西厢,你们先歇息,我去见老爷,回头再来看你们。”

    客气,周到,热情,的确是一个十分好客的主人。

    江小楼目送着王宝珍离去,似乎对她颇感兴趣。

    小蝶吩咐人将行李都搬进来,又带着婢女们忙里忙外的收拾着,等她走到半橱前,正准备把衣裳放进去,却不由一声惊呼:“小姐,您看!”

    打开衣橱,里面早已放满了衣裳。织锦,绫罗,绸缎……一件件精致,繁复,如霞弥漫,灿烂耀眼,几乎晃花了众人的眼睛。

    小蝶实在遮不住惊叹,掩了嘴说:“好多衣裳啊!”

    不仅多,而且质地都是最上乘的,十分名贵。最关键的是,尺寸大小都刚刚好,全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都是新做的,可见准备的十分精心。江小楼笑道:“果然是来对了,谢伯父对我一点都不小气,将来离开这里,带两件衣裳走都能开成衣铺了!”

    她这话像是在开玩笑,却又仿佛是真的赞叹,一时屋子里的婢女们都有点弄不清,只把头低着,不敢答话。

    谢夫人的花厅很安静,安静得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一只雪白的猫儿卧在她的脚边,慵懒的卷着尾巴。她自己坐在雕刻着罗汉的梨花木榻上,低眉垂眼地念着经。案头焚着雅致檀香,谢康河在旁边已经坐了许久,一直静默不语。

    谢夫人念完一段,这才抬起头望着他:“老爷,是有什么事要说吧。”

    谢康河笑了笑,声音里有些暖意:“昨天歇息的好吗?”

    谢夫人微微一笑,神色平稳如水:“天天都是同一个时辰睡,很好。”

    谢康河笑容顿了顿:“今天你见到小楼了,觉得她如何?”

    谢夫人沉吟片刻,才慢慢说:“生得好,性情也好。比咱们家的小姐们都要强上几分。”

    谢康河点头,面上欣慰:“这就好。”

    谢夫人注意到他神色变化,心头一动:“老爷为何欲言又止?”

    谢康河若有所思:“是这样的,小楼是我至交好友的女儿,她性情温柔,品行端庄,再加上当年这位好友对我有很大的恩德,哦,我曾经和你提过的那个故事,就和他有关系。得人恩,千年记,小楼如果许配给连城,是再合适不过的。”

    谢夫人面色微微变了:“老爷,连城是我的儿子,也是你的长子。你我都是为了他好,这是一定的。只是有一件事我得提前跟你说,连城不是个容易受人摆布的,你若要为他娶妻,一定要他首肯,切不可勉强。”

    谢康河轻轻皱起眉头:“我不会选错的,小楼会是一个宜室宜家的好姑娘。”

    谢夫人面容萧萧:“不是江小姐的问题,而是连城个性与众不同……有一句话我曾经告诉过你,连城是所有孩子之中最有主见的,你虽然是他的父亲,他敬重你、信赖你,却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代替他做决定。”

    “这是什么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老爷!”谢夫人打断了他,神色难得坚定,“连城这个孩子一直由我教导,他心正、讲道理,如果你说的对,他会顺着你、听你的话,这是他的孝顺。但如果你背着他,逆着他,完全不尊重他的意见,只怕他也不会太顺着你的。”

    谢康河愣住:“难道我让他娶小楼,还委屈了他不成?”

    对于谢康河而言,江小楼是恩人的女儿,又是美貌温柔的好孩子,不管她过去有什么遭遇,他都有照顾不周的责任。现在她无依无靠,他要代替江承天好好照顾她,又有什么不对?然而,照顾一个年轻的姑娘,总不能留着她一辈子,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让儿子好好疼惜、照料她,这就是谢康河报恩的方式,简单、直接。

    他仔细想了想,不得不承认连城的个性的确不是他能强求的,不由道:“他不行,还有老二和老三……”

    “老爷,不管你是怎么想的,都要看看江姑娘的意思,不能自己一言堂,她喜欢谁,那个人也要愿意迎娶,你才能做主。否则,你做这个主,真是越俎代庖。”谢夫人寥然的眸子有提醒,慢慢说道。

    谢康河心底不以为然,面上却道:“你说的也不错,这些话我都记住了。还有一件事,我得提前让你知道。”

    王宝珍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声音。她停住脚步,听了一会儿,不由面色微变,紧接着又似乎听到谢康河在说:“……小楼人生磨难重重,屡屡遭遇不幸,我十分同情她,也理所当然代替她的父亲好好照顾,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想,她会一直留在这个家里……”

    “……她就等于是我的女儿……再说了,她如此聪明懂事……”

    “……连城个性不可捉摸,老二老三都未定性,尚且指望不上,如果小楼要嫁出去,我就分出一半家财带给她做陪嫁。”

    关于这一点,谢夫人只是听,不作评价,显然她并不在意谢家财产。若无当初江承天的帮助,今日谢康河什么也不是,拿出一半家产,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王宝珍蹙眉,这位江小姐居然在老爷心中占据这样大的分量。

    婢女上了茶,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王宝珍咳嗽一声,走进去,面上带着端庄的笑:“老爷,夫人。”

    谢夫人道:“坐下吧……”

    王宝珍在谢夫人面前是一贯的很恭敬,听到这句话,她便坐了下来,却只偏着半边身体,微微含笑,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谢康河沉吟片刻,道:“如今小楼住在府上,夫人平日里是不管事的,一切就托给宝珍你来照料……我是男人,很多事情照顾的不周到,总要你来盘算,如果小楼有什么需要,竭尽所能的满足她,明白了吗?”

    他平素对外宅的生意很上心,对内宅的事情从来不过问的。几位小姐也都是交给王宝珍来照料,却如此关照江小楼,可见当年他和江家的交情的确不浅。

    王宝珍微微一笑,道:“这种事情何消老爷吩咐,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绝对不叫小楼受任何委屈。”

    谢康河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样我就放心了。”

    王宝珍回到自己的院子,大小姐谢月和三小姐谢香早已在屋子里坐着了。谢月见她进来,连忙起身迎上来:“娘。”

    大小姐谢月是王宝珍的亲生女儿,只不过在人前都按照规矩管她叫姨娘。因为王宝珍坚持自己只是个妾,而不是妻。

    谢香也赶紧上来赔笑,王宝珍眼眸微闪,道:“三小姐也来了,快请坐。”谢香的亲生母亲是王宝珍身边的婢女高氏,素来和谢月走的极近,对王宝珍也非常恭敬。

    “姨娘,父亲说了些什么?那丫头到底什么来路。”谢香沉不住气地问道。

    谢月笑道:“三妹妹,你别着急,让娘慢慢说。”

    王宝珍坐下来,喝了一口水,才慢慢道:“你父亲只说让我们好好照料,其他一概不提。”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怎么会,他连你都没有说吗?”谢月刚才还叫人别着急,现在自己的一双凤眼却也睁大了,十分惊讶,“从前父亲有什么事情,可都不会瞒着您啊!”

    王宝珍把盖碗拿起来轻轻用盖儿拂着茶叶,茶香悠悠飘了出来,她脸上的笑容不疾不徐:“傻丫头,你父亲是男人,男人的心思怎么会全都告诉女人家。他是一家之主,他怎么决定、怎么说,我一切照办也就是了。”

    谢月娇艳的面孔浮上一层疑虑,叹了口气道:“娘啊娘,家里好端端来了个陌生人,你不说查问清楚就罢了,怎么能听由父亲怎么说就怎么做。”

    王宝珍皱了皱眉头,道:“月儿,你父亲说了,江小楼是他的恩人之女,若是没有江家,他至今还是一文不名的穷小子。得人恩果千年记——”

    “姨娘,您别听父亲那样说,都是陈腔滥调了,什么江家的恩德,谢家有今天的基业,可都是姨娘您帮着父亲一起奋斗来的,跟别人又有什么关系?都这是父亲太古板了——”谢香忍不住埋怨道。

    “三小姐,你可别这样说。”王宝珍不赞同地道,“你父亲若是知道你说出这样忘恩负义的话来,还不立刻变了脸?听说当年老爷能够发财,第一笔钱就是从江家帮助而来,若真是如此,老爷要善待他家的女儿,倒也是可以理解的。”

    谢香压根不怕,轻轻哼了一声,道:“姨娘,您又不是没有见到,父亲从前对我们可没这么亲热,好像只有江小楼才是他亲生的——”

    “三妹妹,怎么说话呢!父亲肯定没有这样的意思。”谢月越听越觉得不像话,不由出言制止。

    谢香明摆着不敢违逆大姐,只是嘀嘀咕咕道:“大姐,我说的可是实话,你瞧父亲今天的一举一动,处处都以她为先,就连原本说好要给你的院子都送给了她。她毕竟只是个寄居的,怎么能比咱们这些正牌小姐还要高一头呢?”

    谢香的话虽然过分了些,却也是这个道理,更何况江小楼的确来路不明,谢月也不免心存疑惑:“其实,她倒是和颜悦色,脾气温柔,一举一动都很有教养,应当说受过良好的教育,只是毕竟来历不明,父亲又不肯说明这江家到底是哪一户。姓江的……辽州何止千百,就连京城,江这个姓氏也十分普遍,女儿家都是养在深闺,怕也查不出什么来。”

    “专心要打听,也不是什么都打听不出来。”谢香思来想去,主动提醒。

    “三小姐,老爷已经说过,谁都不许瞎打听,免得惹江姑娘不高兴!你可记住这句话,老爷若是发怒了,我也保不住你。”王宝珍眸子里微荡着不悦,这样说道。

    “姨娘,你看她一个不知身份的人,才来没有多久你们就都向着她,我还不是为了咱们好!从前父亲就弄了个青楼歌妓的女儿住在家里,还非要咱们当她是嫡亲的小姐,惹得下人们议论纷纷,没来由乱了风气,现在这个更好,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身份呢——”谢香声音微顿,满是不屑地撇了撇嘴。

    谢香极不喜欢谢瑜,尤其讨厌她冷艳妖娆的模样,每次在言谈之中,总是流露出些许的不屑。在她看来,谢瑜这种出身,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住在府上。

    王宝珍叹了口气,道:“横竖是你父亲的意思,我们就当不知道吧。”

    谢月见王宝珍神色复杂,心头起了疑惑。

    谢香又垂头想了一会儿,娇嫩的唇笑起来:“姨娘,不管江小楼是什么身份,她住进谢家,还是冲着钱来的,那就好办了。这样,我以后经常与她来往,侧面观察一下她的言行,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

    听了她的话,谢月用询问的眼神望望王宝珍,王宝珍微微点了点头。

    谢香离去后,谢月亲自捧着茶壶,替王宝珍将茶水斟满。她黑亮的长发垂下了一丝,修长细白的手指捧着茶壶,动作温柔、高贵,此刻的她,怎么看都觉得是个温婉贤淑的富家闺秀。她柔声道:“母亲,这件事情,您真的要按兵不动吗?”

    王宝珍笑了笑,慢吞吞地道:“我向你父亲旁敲侧击了许久,他都不肯透露分毫。刚才去夫人那里,又无意中听见他在和夫人说,要把江小楼许配给你大哥。”

    “许配给大哥?”谢月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大哥是何等眼光的人,平素父亲不知道为他张罗了多少人家,从来没有见他点头的。哪怕父亲这么有权威,也难以勉强他。江小楼初来乍到,大家还不了解她的秉性,父亲居然这样容易就被她欺骗了,还要让她成为谢家的长媳,这难道是疯了不成?”

    王宝珍蹙了蹙眉头,她思来想去半天,只能承认一向只会做生意的丈夫这回犯了糊涂。谢家虽然不是豪门贵族,却也是巨富之家,寻常人家是攀附不起的,江小楼一无雄厚家世,二无丰厚嫁妆,三无父母在上,真正是个孤女,这样的女子若当成小猫小狗养在家里也就算了,横竖只是多一口饭吃,等到了年纪就像谢瑜一样赶紧嫁出去,给一份不多不少的嫁妆,还能博个好名声,谢家根本不差这点银钱。可把一个孤女娶回家做儿媳,还是长媳……她不得不怀疑,谢康河真是吃错药了。

    “你父亲这个人你是知道的,做生意的时候倒还是精明,但总是大手大脚撒钱出去,说是老天爷让他发达,不能忘本,每年捐给辽州渔村修路的钱就不知凡几,怎么劝说都没有用。那边穷坑太深,他都照填不误,更何况领回来一个女孩子养着?只不过,我没想到他居然能异想天开到这个地步,说句不好听的,外面人若是知道了,还不定会怎么议论这件事,说不准以为咱们家有什么把柄在这丫头手里挟持着,才非得答应不可……”

    王宝珍越说,神情越是凝重,接着她想到了更糟糕的事:“不止如此,我还听你父亲说,要把一半的家产分给她——”

    谢月突然噗嗤一声笑起来,眉毛都笑弯了:“娘,你是不是听错了,父亲脑袋好好的,怎么尽说胡话?”

    “我倒是希望自己听错了,”王宝珍嗔她一眼,打断她的话说:“我是那等胡言乱语的人么?站在门口,听得真真的,绝没有半点差错。”

    “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丫头,平白无故分一半家产,父亲不是疯了就是傻了。”谢月不笑了,脸色沉沉,低声道。

    “月儿!”王宝珍轻叱一声,“不能这样说你父亲。”

    “娘,月儿说的都是实话。”谢月挑高了眉头,“我觉得这一定是娘你听错了,或者是父亲戏言,千辛万苦打下来的基业怎么能无缘无故送给一个外姓人,我绝对不信!”

    王宝珍并不预备向她解释,她担心今天听到的一切都是认真的。谢康河这个人她很了解,不是这种随随便便说话的人。既然他开了口,就一定是下了决心。别看他平常有事情总是喜欢来问问她的意见,可事实上哪次不是她顺着他说话,若是真的违逆了他的意思……反倒不美。

    王宝珍想了想,道:“刚才谢香说的话也没错,女孩子都喜欢珠宝首饰,漂亮衣服什么的,明天开始你经常去陪着她说话聊天,一来可以投石问路,二来……”

    “二来也可以盯着她,不让她玩什么花样。”

    谢月立刻笑道:“娘你放心,女儿知道怎么做。”

    王宝珍看着女儿,觉得她越发沉稳,不由点头。想想,又给她补充一句:“再怎么心里不满意,表面上都不要露出分毫,尤其不能给人留下把柄。夫人虽然不管事,家里人却都在看着我,若是你对江小楼不好,没准就有人去老爷那里嚼舌根。咱们没道理平白无故在人前坏了名声,表面上的功夫总要做足的。”

    “是。”

    谢月和谢香两姐妹,第二天下午便来邀请江小楼和郦雪凝,亲亲热热地带着她们四处参观。她们走过花园,在整个谢家绕了半天,每一处基本都介绍到了,最后到了大门前。

    谢月笑容满面:“这院子在刚刚修建的时候,父亲就按照辽州商户人家开了五道门,一字儿朝向大街排开。这五道门各有各的用途,到了特定需要时才打开。久而久之,四周亲戚朋友只要看我家开了哪座门,就大致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这一道是财门,每年各铺子掌柜上门拜年的时候,财门就会打开。第二道是寿门,逢家里有人过生日、做寿,来访的亲友和客人就会从这道门走。”谢月一边说,一边看着江小楼的神情。谢家如此气派,若是她流露出艳羡的神色,便可知她是个贪财的女子,到时候自然可以想个法子,让她露出马脚来。

    江小楼似听非听,脸上带着笑容。

    “这是禄门。”谢月说了一半,却不往下说了。

    “家里的二哥三哥都在读书,将来若是金榜题名,加官晋级,也就到开禄门的时候了。”谢香笑嘻嘻地接下去。

    江小楼听到这里,淡淡哦了一声。

    接下来一道是喜门,所谓喜门,不管是红事白事,家家都有。总少不了热闹热闹,这时候便会打开这道门。

    “我们昨天进来的那道门,就是福门吧。”谢康河希望福气每天都伴随着谢家人,所以福门作为日常出入的门,恰好可以用来祈福纳福,郦雪凝猜测道。

    “你说的不错,我们就是从福门进来的。”江小楼话音刚落,谢香已经惊呼起来:“呀,是大哥回来了!”

    江小楼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个年轻男子一身风尘仆仆地从马车上下来。乌黑的头发上束着碧绿的玉冠,面孔如羊脂玉一般莹润洁白。他的额头饱满,眉毛浓密,眼睛长长的,鼻梁高挺,下巴方正却偏偏有一道美人弧,看起来极为熟悉。

    谢连城!江小楼立刻反应了过来。

    谢连城正上台阶,突然闻见一声惊呼,下意识地抬头望去,恰好撞进江小楼的眼睛里,他顿时一震。

    江小楼微微一笑,向他眨了眨眼睛。

    谢月十分殷勤:“大哥,你回来了!”说着已经迎了上来,笑容十分欣喜。

    谢连城走过来,他的身姿挺拔,有一种雍容气质,既显得风流,却没有丝毫的轻浮之气,显示了极好的教养。他不动声色地看了江小楼一眼,身边的怀安显然认出了江小楼,可是少爷无动于衷,他一个激灵,硬是忍住了脱口而出的惊呼。

    “大哥,你还没见过江小姐吧,她昨天刚刚来到咱们家。”谢月看了一眼谢连城,这样笑着介绍道。

    江小楼望着谢连城,眼底含笑,可表面上的神情却完全像是一个陌生人。

    谢连城一瞬间就看的明白,自然也站着不动,微微一笑:“江小姐。”客气,彬彬有礼,却十分疏远,恍若第一次相识。

    江小楼笑容温柔,道了一声大公子,礼数周全,神色腼腆。

    怀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表情。他是很清楚江小楼是谁的,他甚至曾经见过她最狼狈的模样,趴在地上,满身血污,就剩下一口气。再次见面,她是国色天香楼最当红的花魁,形容清冷,一舞倾城,裙下之臣无数。第三次见面,她孤身一人,却敢于直面蒋泽宇,气势逼人,神情嚣张,绝不像是寻常女子。今天算是第四次见面了……见到的却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人。

    温柔、和气、高贵、典雅,略带一点点恰到好处的腼腆。

    这女人,难道是会变脸不成!怀安不由暗地里咋舌,悄悄打量着江小楼。她的眼眸深而明亮,此刻正微微含笑。

    谢连城只是略一点头,唇角笑意微挑,道:“我刚回来,还要去见父亲,告辞了。”说完,他已经带着怀安离去。

    众人之中,只有郦雪凝看出江小楼神情中的一丝不同寻常,她微微一笑,察觉出这两个人之间并非第一次见面。

    看着谢连城离去,谢月神色若有所思地在江小楼面上扫了一眼,等江小楼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她便立刻挪开了。

    谢香则解释道:“我大哥就是这样冷淡的脾性,你不要介意。他是很欢迎你的,只是不怎么喜欢和女孩子亲近,除了家里的几个姐妹——”

    她这样说着,一来点明谢连城的个性,二来表示江小楼是外人,说话夹枪带棒不说,让人无端心生不悦。

    江小楼毫不在意,只是默然一笑,仿若有淡淡光华周身闪耀。

    谢家书房里面只有父子二人。

    谢连城坐在书房里,谢康河手中举着茶杯一直没有喝下去一口,不时抬起眼睛看他一眼。

    谢连城抬起眼睛看了父亲一眼,他似乎十分紧张。

    谢康河犹豫再三,终于开了口:“连城,今天父亲把你从铺子里叫出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谢连城望着谢康河,神色平静:“父亲,请说吧。”

    谢康河在别人面前都是说一不二,不知为何却总是有些敬畏眼前的长子,声音不由自主带了一丝紧张:“刚刚在门口,见到小楼了吧。”

    父亲一开口就提到江小楼,可见事情与她有关。谢连城自然点头,道:“见到了。”

    谢康河原本等着谢连城继续往下问,可他不过是静静等着自己往下说,不由头皮发麻:“我是想说,小楼的父亲是我多年没有来往的挚友,我一直愧对于他,所以他的女儿——我特意接回来照顾。小楼容貌出众,性情温柔,人也非常聪明,只可惜命途多舛,遭遇了许多不幸,但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不会接受他人施舍同情。父亲希望你能将她留下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谢康河的话中暗示很明显,他要谢连城娶江小楼,偿还他亏欠江承天的恩情。在这一点上,他虽然答应了谢夫人的要求,却一直不以为然。大丈夫立身处世,应当立足根本,无愧于心,父债子偿是应该的,谢连城如果能够娶了江小楼,他才算是对老朋友有了交代。

    至于家中的另外两个少爷,长子并未娶亲,怎么轮得到他们。

    在谢康河看来,江小楼的不幸遭遇完全都是他疏忽所致,如果他能早一点找到她,可能她就不会受这么多苦。

    谢连城看着自己的父亲,面上掠过一丝少有的惊讶。父亲虽然也要求他尽快娶妻生子,却从未开口要求,这一回竟然这样说了,就是立定了主意。

    “这件事,父亲对江小姐说了吗?”谢连城斜长的眸子犹如流水潺潺,这样问道。

    谢康河一愣,随即道:“还没有,总得你首肯了,我才好去向人家提。”

    谢连城神情微沉,语气十分坚决:“既然如此,父亲不必说了。”

    “你不答应?即便父亲请求你,你也不答应吗?你是嫌弃小楼无父无母,还是觉得她哪里配不上你——”

    “不,不是这个意思。父亲,我不会迎娶江小楼。第一,在父亲的心中,我是一个足以匹配她的优秀男子,可是既然您说了她秉性高傲,又是否一定会接受我作她的丈夫呢。第二,父亲留下她,是为了让她今后开心的过生活,如果你向她提亲,别人会觉得江家挟恩求报,污她声名。第三,我和她都是健全的人,完全可以自己拿主张,父亲责令我们成婚,是对我的不信任,也是对她的不尊重。第四,不管她是否嫁给我,我都会终生把她当成妹妹,好好爱护。”

    谢康河一急:“说到底,你就是不愿意顺从我的心意!”

    谢连城望向父亲,声音严肃又庄重:“不,我是尊重她的个人意愿。江小楼只是寄居在我家,不是父亲的木偶,更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摆弄的人。如果父亲觉得亏欠江伯父,完全可以好好照顾她,将来给她寻找一个合适的男人成婚。当然前提是,她要发自内心首肯。”

    “够了!”谢康河忽然打断他的话,整个人覆了厚厚冰霜,“既然把小楼领回来,她就等于是我的亲生女儿。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难道要自己出去挑选丈夫吗?连城,你知不知道,小楼吃了多少苦?既然已经进了谢家,以后的一切当然我都会安排好。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娶她,我会把一半家产分给她带走,到时候你不要后悔!”

    父亲少有如此斩钉截铁的时候,可见是真的动怒了。

    但不管他如何说,谢连城坚持自己的看法。谢康河可能认为,江小楼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所以极为脆弱,可他却不这样看。江小楼是一个有个性,有想法的女子,她不会随随便便听人摆布。父亲固然是好意,可是这种建立在深刻不理解情况下的好意,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他可以肯定,如果父亲向江小楼提起这个荒谬的建议,她会嗤之以鼻。到时候,说不定她反而对谢家生出反感,转身就走,岂非真正辜负了父亲的一片美意?

    “我不会后悔,父亲如果愿意,可以把全部的财产都给她。”谢连城并非开玩笑,他的神情十分平静,却是比谢康河的语气更加认真。

    “你!”谢康河神情激动起来,不由转回老路:“你是不是嫌弃小楼什么?她从前也是千金小姐,又生得那么漂亮,哪里值得你嫌弃?”

    谢连城听了这话,声音不疾不徐,依旧温醇好听:“父亲,我从来没有嫌弃过她,更没有资格这样做。她很美丽,而且聪明,足以匹配任何一个男人。我只是觉得,你不应当提起这样的事,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困扰。”

    江小楼不但美丽,而且坚强。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实在太多,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都很难活下来。谢连城这一生都无法忘记当时她满身浴血的样子,转眼间她却变得高贵端方,内敛里有藏匿不住温柔,不知不觉令人沉迷。但他不是蠢人,甚至可以说,他比谢康河要更了解江小楼,并且发自内心的尊重她。

    “你太固执,我全是为你们着想——”谢康河觉得有点颓唐。为什么妻子和儿子都是这样,一个冷冰冰的像是一尊菩萨,一个轻描淡写把他驳倒。

    他此刻的心情十分不好,说话有气无力,仿佛轻飘飘的一张纸:“是啊,你是什么都不肯听我的,总是那么有主见,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到底像谁,为何这样固执。”

    “父亲,我说的全都是肺腑之言,既然你执意不听,连城也没有办法。我还要去见母亲,先退下了。”他不卑不亢,神色寻常。

    眼前的长子,就像是一潭柔水,看似寻常平静,实则深不可测,早已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了。

    谢康河叹了一口气,向他挥了挥手:“走吧。”

    谢连城走出了书房,刚刚走到院子口,却看见月牙门下站着一个女子,海棠红的裙子,发间簪了一朵白海棠,手中端着茶盘。见他出来,那女子连忙要躲开,他却已经看清了她的容貌——“四妹!”

    见对方认出自己,谢瑜转过头来,气质冷艳脱俗,艳光将院子照亮。

    她的眼前瞬间轻轻地迷蒙起一层薄雾,眼角有一颗冰凉而潮湿的东西滚落下来,如同珠子一般,连忙眨了眨眼睛,堆上满脸的笑,端着茶盘过去:“大哥。”

    她的笑容仿佛柔软的蚕,看起来很温顺,却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悸动。只不过此刻虽然经过精心装扮,却不知为何眸子黯淡,看起来比往常还要憔悴三分。

    谢连城笑了笑:“来给父亲送茶吗?”

    谢瑜看着谢连城,悄悄掩住了眸子里的渴慕,张了张嘴,嘴唇微微抖动,好不容易才勉强道:“是。”

    谢连城并未在意,只是向她略一点头,便从她身边离去了。

    谢瑜的神情极为不安,只觉得刚才谢连城的眼睛如两汪无法见底的深潭,把她的心事完全地映照了进去。她转过身,看着他的背影,不由自主眼眶一酸,眼泪又堪堪要落下来。从头到尾,他没有多看她一眼。

    书房伺候的婢女染儿连忙道:“四小姐,奴婢来吧——”说着,便要接过她手上的托盘。谁知原本沉静的谢瑜这时突然尖了嗓子,愤怒地道:“滚到一边去!”

    那张素来美丽得像是一幅山水画,说话声音比诗文还要娇美的四小姐,竟然发出这样可怕的怒意,染儿被吓了一跳:“四小姐,您……”

    谢瑜一下子醒悟过来,她咬住贝齿,将托盘放回染儿手上:“你自己送进去吧。”说完,她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染儿好生奇怪,刚才老爷和大少在书房里说话,把他们全都赶得远远的,谁知四小姐偏巧来了,要给他们送茶进去,可按照时辰算,这茶怎么到现在还捧在小姐手上,热气都没了……

    谢瑜一路越走越快,她的婢女陌儿追得气喘吁吁,冷汗都流下来了。就在这时候,谢瑜猛然刹住了脚步,目光笔直地看向不远处凉亭里的人。

    陌儿惊讶地向那边望去,只见到凉亭里,大小姐、三小姐还有府里新来的江小楼、郦雪凝都在,似乎在谈论什么有趣的话题,大小姐满脸是笑。

    这——有什么好看的呢?陌儿转头看向自家小姐,却发现她的神情非常奇怪。

    四小姐的容貌算是极其美丽的,然而此刻她的眼睛却剪出一丝凌凌的光,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凉亭。原本总是带着浅淡笑意的脸上,此刻格外萧瑟苍凉。那宽大华丽的衣裳如同盛放的牡丹,将她整个人娇小的骨架完完全全的淹没了。

    “小姐……”陌儿刚要开口,却瞧见谢瑜脚步飞快地向凉亭方向去了……

    ------题外话------

    编辑:擦,我看粗来了,谢小四稀罕谢大少!说不准就是培养来给他做童养媳的!

    小秦:看你多没文化,收养至交子女是善举,谢小四是谢家小姐,哪怕没有血缘,也不能乱伦!

    编辑:擦,这还不都是你写的!老纸原本是淑女,现在越来越变态了!看完庶女,老纸就从汉尼拔学院毕业!看完这一本,老纸直接就是黑玫瑰了!

    小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