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57章  生死相托

第57章  生死相托

    既然已经答应了江小楼,太无先生说到做到,主动替郦雪凝搭脉。等他看诊完毕,却是摇了摇头道:“病太久了,早个半年来或许还有救治的希望,现在这种情况,最多维持个一年半载,还得悉心调养。”

    他说话直接,并不避讳,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这样说。

    郦雪凝面色倒没有什么变化,显然早已猜到的结局。

    江小楼追问道:“那依您看,要怎样治疗呢?”

    太无先生叹了口气:“开些补气养身的方子,好好将养,不要轻易劳心劳神,才能维持的久一些。”

    郦雪凝站起身,郑重地谢过大夫,她的身形瘦弱,看起来一阵风就要吹倒,神色却十分安静沉稳,叫人看了便心生怜悯,众人纷纷流露出同情之态。

    这样年轻,却已经是命不久矣的人了。

    傅朝宣连忙把江小楼拉过来:“师傅,请您帮她诊治看看,外伤方面弟子自然会想方设法料理,可她的身子骨太弱,五脏六腑都受损严重,弟子不敢轻易下重药,实在无能为力。”

    太无先生瞪了自家徒弟一眼,这样明显的特殊对待,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吗?身为大夫,对自己的病人发生异乎寻常的情感,这可是极为不智的。大周自古就有病不治己,旁观者清的说法,太无先生非常赞同这种观点。大夫在给自家人看病时,避免不了一种情绪上的影响,因为他们完全是靠观察病人的气色、脉象来诊断,给自家人看病,难免感到紧张、焦虑,甚至怀疑,下药的时候必定会犹豫,家人尚且如此,心上人岂非更严重?

    所以太无先生向傅朝宣挥了挥手,道:“站到一边去,我自有主张。”

    太无先生仔细地切了江小楼的脉,沉吟片刻,才回答道:“她的体内有瘀血痰积,当用化瘀之法。”然后他转过头,对着药童说:“你出去买几斤黄牡牛的牛肉,再买点儿猪肚,记得一定要新鲜的。”

    药童傻眼:“啊?”

    “快去,别多问!”傅朝宣素来了解太无先生的个性,连忙催促他。

    药童没听过这么奇特的药方,却也不敢多问,只好小跑着离去了。他动作倒是不慢,小半个时辰就买回来了。

    太无先生招手让她过来,仔细看了看,点头道:“好,立刻放到锅里熬,熬到烂得像粥一样的时候,让她慢慢地喝下去。”

    江小楼惊讶:“先生,这是给我的药方吗?”

    太无先生毫不犹豫地道:“对,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药馆,每天要喝下三碗肉羹,一顿都不可以少。”

    江小楼看着那鲜红的牛肉,不觉恶心。太无先生却如同对待孩子一样拍了拍她的头,道:“丫头,良药苦口利于病,你要好好服药。”

    江小楼因为身体不好,饮食向来很清淡,从前的大夫也都特意叮嘱她不要吃太多荤腥的东西,可是现在这位太无先生却反其道而行,江小楼不由怀疑,是否自己刚才言语太过,惹得先生生气了,故意找机会恶整她。

    傅朝宣柔声安慰江小楼:“师傅绝不会戏弄病人,你安心养病就是。”

    当天晚餐,江小楼看着眼前一碗热气腾腾的肉羹,几乎有当场呕吐的冲动,下意识的开口道:“太无先生大度宽容,绝对不会欺负一个病人。这肉羹,可不可以免了……”

    太无先生见她面色发青,只是微微一笑,气定神闲:“要吃十来天,你得好好忍耐。”

    江小楼就留在医馆,每天看太无先生和那些弟子们诊治,闲暇的时候还很有闲心地向那些弟子讨教一些草药的用法,看起来悠闲自在。傅朝宣每两日都会来看望一次,顺便观察江小楼的病情。

    如此过了十天,江小楼果然身体有了些恢复,太无先生开始变了要求:“朝宣,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准备桃核承气汤,每日服三贴。”

    所谓桃核承气汤,是专为瘀血与邪热的蓄血证而设,每日三贴,量倍于常。

    江小楼终于可以不用再喝肉羹,但是这一回喝药却并不见得轻松多少。因为每次喝下药去,都会无法正常进食,呕吐不止,吐出来的都是些血块和一些粘腻的污浊之物。等三天后,估摸着差不多了,太无先生才吩咐傅朝宣把早已准备好的稀粥和煮烂的蔬菜慢慢的给她吃,算是恢复正常的饮食。按照道理来说,江小楼身体五脏都受到损伤,体内淤毒太多,这样的呕吐法子肯定元气大伤,然而情况恰恰相反,这些淤积之物吐出来之后,她开始觉得神清气爽,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

    太无先生并未就此放她离去,反而特意把她召到自己身边,道:“我有话要嘱托你。”

    江小楼心底对太无先生的医术十分敬佩,微笑道:“先生,你的医术救了我的性命,小楼会一辈子感激你。”

    太无先生摇了摇头:“我不用你的回报,我只是想把一个年轻的生命从黄泉路上拉回来而已。你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奈何心思太深,这对你的病情也多有不利。朝宣已经竭尽所能的救你,外伤都已经不碍事了,至于内伤……我用的方子足以把你体内的积毒清理干净,你的性命在数年内都不会有大妨碍。现在就剩下受损的五脏六腑……这不是一日两日可以调理清楚。如果从今以后你修身养性,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调理,再坚持服用我送给你的方子,活到七八十都没有问题。但如果你殚尽竭虑,劳心过甚,这可就说不好了。”

    江小楼很清楚,太无先生是有大智慧的人,他分明已经看出她有很重的心思,所以拐弯抹角来劝说她,想到这里,她若有所思道:“先生放心,小楼回去后一定好好保重身体,不会让您的心血白费。”

    太无先生听出了言外之意,她既然没有首肯,就意味着不会轻易放弃要去做的事。算了,人各有志,如果谁都能彻底放开,那这个世界也不会有许多人坐困愁城了。他想了想,才道:“朝宣是一个好孩子,我看着他学医、治病、救人,他秉性纯善,为人正直,就是个性太过古板了些,很多事情不知道变通,这样的人做个治病的大夫还没有什么关系,可如果牵扯到其他事情中去,那就未必了……”

    江小楼何等聪慧,她知道太无先生是在为他的得意弟子担心,面上笑容却清淡从容:“先生放心,小楼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打扰傅大夫的修习,更不会阻碍他成为世间最出众的大夫。”

    太无先生看着江小楼,心中叹息。这是一个多么美丽又多么聪慧的姑娘,凡事一点就透,几乎不用他多说什么。世人都有自私之心,他作为一个大夫也不例外。所有的弟子之中,傅朝宣是最有天赋的,也是他最终选定能够继承衣钵的人选。他年纪已经大了,在这条路上走不了多远,朝宣不一样,他将来一定会成为极为出色的大夫,断然不能在这时候分了心……江小楼是个聪明的姑娘,却不是一个能够安心辅佐丈夫求取事业的贤良女子,她的心太深、太大,不适合傅朝宣。他相信,自己的暗示江小楼一定听懂了。

    就在这时,傅朝宣举步进门,瞧见他们二人在交谈,面上露出笑意:“师傅,我这几日苦思冥想,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开方子了!”

    太无先生笑容一顿,道:“说说看!”

    傅朝宣道:“每天用肉羹给小楼吃,是在养她的胃气,胃气足则正气足,在正气足的情况下,师傅开始大胆攻邪,这才是真正的攻邪之道。如果您不先用肉羹养好她的胃气,一旦邪去而正气伤,小病必重,重病必死!”

    为了医术上的进步,他竟然如此开怀。江小楼看着满面兴奋的傅朝宣,不由微笑了一下。他是一个善良正直的男人,但他并不适合自己。只可惜现在的他,还认识不到这一点。

    从大厅里出来,傅朝宣邀请小楼去凉亭里坐坐,她欣然应允。

    坐在凉亭中,看着远处花团锦簇,绿叶清新。他特地煮了一壶清茶,闲坐谈心。

    傅朝宣温和地道:“明天可以一起去集市吗?听说晚上有灯会,一定会很热闹。”

    “明天不行,因为我就要收拾行李回农庄去了。”

    “那……明天下午我来送你回去好吗?我可以休息一天,最近医馆没有什么病人。”傅朝宣锲而不舍地问道。

    江小楼凝眸望着他,道:“傅大夫,你不该为我浪费太多时间。”

    傅朝宣端着茶杯的手倏然一紧,默默打量了她一阵之后才问:“是不是我师傅跟你说了什么?”

    “太无先生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他是不会多说什么的,请你不要误解他。”江小楼依旧神色不起波澜。她的脑海中,浮现起郦雪凝昨晚与她谈话的一幕。

    当时,郦雪凝踌躇再三,还是开口问道:“傅大夫,他娶亲了吗?”

    江小楼很诧异地看着对方:“没有。”

    “那……他有定亲或者心上人?”郦雪凝难得问的忐忑。

    江小楼失笑:“应该没有。”

    “你认识他很久了?”

    “不算很久,其实……他帮过我的一个忙。”

    “他是一个很正直的大夫,他好像……很喜欢你吧?”郦雪凝踌躇再三,终于切入正题。

    江小楼略感到惊讶:“怎么这样问?”

    “小楼,我没有别的意思。身为大夫关心病人是应该的,可他对你却不是一般的关怀,每天亲自过问你的饮食、替你把脉。瞧他不是轻浮的人,若非真心喜欢的姑娘,不会有这样亲近的举动……”

    郦雪凝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又或者是傅朝宣太过固执,连掩饰都十分不屑。

    江小楼只是笑笑:“不用这样快下定论,他曾经帮助过我,并且深刻的同情我,世人都有同情心的是不是?更何况,我只把他看作是个善良的朋友。”

    善良的朋友——这就是说江小楼对傅朝宣毫无想法。

    “小楼,你和我不同,你拥有美貌和智慧,是人人想要得到的姑娘,如果现在放弃追求自己的幸福,实在是太可惜了。作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心爱的人,并且得到他的照顾。”郦雪凝惋惜良久,最终只能直白地说。

    可惜……江小楼只能辜负这一位好朋友的期待了,傅朝宣品貌端正,个性正直,而她却和对方完全相反。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即便勉强走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

    她不是来受罪的,更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的前进道路找一个阻挠者。

    傅朝宣见她若有所思,心底不由一阵紧张,薄薄的面皮涌上来一阵红晕。他并不擅长向女子表白,更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如何表达心意才不至于遭致误解。所以他只是犹犹豫豫地看着江小楼,认真道:“小楼,希望你给我机会……陪伴在你的身边。假如,能够让我来照顾你,我会很高兴的。”

    他在说话的时候,竭力控制住颤抖的语气,装作一副很平静的模样。然而他的话中含义十分明显,他是在告诉江小楼,他愿意照顾她、保护她,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是一个正直善良的男子,他在竭尽全力地用自己的方式向她表明心意。尽管这种方式,十分含蓄。

    如果是作为朋友,她会很喜欢这样温文儒雅、个性正直的人。只可惜,她从来不曾将他作为恋人或者丈夫来看待。

    他见她良久没有回答,心情染上一丝焦虑,面颊也变得绯红:“小楼,我知道你的过去,我也全然都不在意。是不是因为我刚才的话太过仓促,所以让你没有思想准备,没关系,我可以等。不管你希望我等多久,我都可以——”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江小楼点漆眸子溶在阳光里,并无一丝紧张或者羞涩,有的仅仅是沁人心脾的温暖和感动。

    “我了解傅大夫的为人,你是一个善良并且正直的人,将来会很有前途,很多姑娘会因为得到你的青睐而感到无比的高兴。你能喜欢我,我觉得很荣幸,很欢喜,也要谢谢你。但……我对着父兄的坟前起过誓,如果不能为他们伸张正义、报仇雪恨,我将终身不嫁,永远保持着江家女儿的身份。”

    傅朝宣一震,江小楼的肌肤在阳光下若初雪般白皙,盈盈眸子妩媚动人,然而态度十分坚决。

    她的拒绝十分坦率,却很好的顾全了他的颜面。准确的说,她很懂得拒绝人,在怎样不伤害人自尊的前提下……但她还是明明白白的拒绝了,这样的理由让他没办法多说半个字,比起直接说不喜欢他,已经好上许多。

    傅朝宣看着她美好的面庞,好一会儿说不出话。很久之后,他才默然微笑:“我虽然没有你这样聪明,可我懂你的意思。你比我坚强,智慧,我相信世上没有能阻挡你的人。”他轻轻地笑了笑,就站起了身。

    不是不伤心的,只是江小楼已经最大程度保全了他的自尊心和脸面,他又怎么能自己揭下来?自尊不是用来践踏的,被拒绝了,也要保持很好的风度,这是他多年所受的教育。

    江小楼站在凉亭里,目送着傅朝宣离去。

    傅朝宣走下台阶,下意识地回眸,她正望着他笑得从容。那美丽的面孔,笑容飞扬,幽致烈艳。

    一瞬间,他心口闷闷的,仿佛失去了什么。有片刻的时间,他几乎想要扭头再哀求她几句,可是最后他的自尊心阻止了这样的举动。他只是报之一笑,像是没有受到打击一样,挺直着脊背,快步离去了。

    江小楼的确没有说谎,她感到很高兴,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有男子表白爱意都是一件令人心情愉快的事。但她还没有回转,就听见一声悠长的叹息:“你啊——”

    江小楼回过神来,就瞧见郦雪凝满面的惋惜,是发自真心的惋惜。

    “傅大夫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你却错过了,真不知道说你聪明还是愚笨好。”

    江小楼笑了笑,声音依旧平缓,却轻快了几分:“那你就认为是我愚钝好了——”

    郦雪凝无奈地勾起嘴角:“真是傻瓜啊。”

    江小楼斜睨她一眼,笑而不语。就在这时候,她瞧见一个药童带了一位男子走入大堂。

    那是个中年男人,白皙的皮肤,个子很高,削瘦的身板挺得笔直。他的脸轮廓很深,一双浅灰色的眼珠,充满着宽和的光芒。到了他这个年龄,单用英俊二字形容太贬低他了,应当说他别有一番脱俗的气质,那种可以让你轻易从千百人之中分辨出他来。他跟着药童向大堂的方向走,明显是去拜会太无先生。

    药童对待他的态度十分熟稔而自然,看起来就是先生的常客或者朋友。当他走过凉亭的时候,不经意地看了江小楼一眼,眼神十分周正宽和,并未因为凉亭里有两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便多加侧目。这很不寻常,因为每天来这里看病的人和家属,总会情不自禁多看江小楼几眼。因为这个姑娘容貌美丽,气质高贵,就像是一株香昙,总是吸引着每个人的眼光。

    “他是太无先生的客人吗?”郦雪凝远远看着,难得对此人有一丝好奇。

    江小楼的目光尾随着那个中年男子,面容浮现起一丝清澈的微笑:“不,他叫谢康河,是一个富豪。”

    郦雪凝觉得江小楼的神情语调都有些特别,不由转过头来看着她的侧脸,问道:“你认识他?”

    江小楼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不过——很快就会认识了。”

    这句话说得十分奇怪,什么叫不认识,什么叫很快就会认识,难道江小楼会上去毛遂自荐吗?郦雪凝正在惊讶,却听见小楼说道:“雪凝,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郦雪凝并不犹豫,道:“你说。”

    江小楼随手摘下锦囊送给她,认真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十分重要,你千万不要忘记。”

    郦雪凝难得见她神色如此郑重,便点了点头,道:“你放心。”

    她没有问为什么,甚至没有问要怎么做,立刻就答应了。真正的朋友不是如此吗?江小楼放了心,在她耳边低语数句,郦雪凝听得连连点头。

    谢康河是太无先生的好友,太无先生一见到他,立刻高兴地站起来:“来来来,赶紧把那盘棋端出来,今天你一定得下完棋才能走!”

    谢康河无奈地笑道:“我是来给夫人讨药方的,每次都被你扣在这里,你让我怎么办才好?”

    太无先生满脸的理所当然,道:“怎么这么畏妻如虎,真是没用!早告诉你不要娶妻,像我一样快活自在多好!”他一边说着一边扯了人坐下,棋盘已经急忙摆好,生怕谢康河后悔。

    谢康河苦笑,却也没有拒绝。两人当真坐下来开始认真对弈,只可惜太无先生医术高明,棋品太臭,三不五时便要举棋反悔,谢康河倒是还好,旁边的弟子早已经是满脸冷汗了。

    难怪没人肯陪师傅下棋,本当举起无悔“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棋品实在是太臭了。

    就在他们下棋的功夫,一名弟子进来禀报:“师傅,郦姑娘有头晕呕吐的症状,不知道可否现在面诊?”

    太无先生正举着棋,听了这话立刻放下,道:“请她进来!”

    郦雪凝举步而入,她身着青色丝质罗裙,肤色白皙,气质清雅。太无先生看到她,连忙说:“把手伸出来。”

    郦雪凝脸上带着惭愧,盈盈拜倒:“太无先生,为了见到您,我说了谎,请您原谅。”

    太无先生极为奇怪,道:“为了见我,什么事?”

    郦雪凝看向身边面带疑惑的谢康河,声音里隐隐带着一丝激动:“因为我刚才在凉亭里见到了一位恩人,所以特意来拜会。就是这一位——”

    恩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谢康河与太无先生对视一眼,不由面面相觑。谢康河惊讶地道:“这位姑娘,你我素不相识,为何称呼我为恩人。”

    郦雪凝眼角余光察觉到背后一道视线正在观察着他们,她想起江小楼的叮嘱,便声音悲切地道:“谢老爷可能已经忘记了,可我永远记得,十一岁那年,是你把我从血泊中救下来,并且将我平安送回城中。”

    谢康河满面惊讶,郦雪凝所说的话,他根本不记得。

    雪凝毕竟在青楼里呆过,虚情假意也并不难办。此刻她泪珠如肆意飞扬的春雨,语带哽咽着说:“我家中住在京城杭家巷,母亲早逝,父亲是普通商人,因为家中无人照料,他便带着我四处经商。有一次走到临州城外,我们遇到一群马贼,他们抢走财物,还杀了我的父亲。我不得已躲在父亲的尸体下,后来是你路过发现了我,把我从尸体下面抱出来……”

    “你送我回到京城,却是坚决不肯留下姓名。父亲死后,叔伯就把我家的房子占去。我年纪幼小,没人替我讨公道,只能带着父亲多年积累下来的财富南下去投奔了舅父。直到三个月前才回到京城,我第一次瞧见你,就立刻认出你来了。您是我的恩人,请受我一拜……”郦雪凝满面的感激,声音婉转,让人不由自主的动容。

    谢康河呆在那里,而太无先生却连声道:“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巧合的事,老朋友,你这些年帮助的人太多了,恐怕你自己都想不起这位姑娘了吧。”

    谢康河摇了摇头,满面疑惑:“不,我完全没有印象。”

    郦雪凝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道:“这次我入京城,也是为了寻找恩人你,希望能够回报你当年的恩德。这些银两,权作为我一片感恩之心,希望您能够收下。我刚才已经知道您是生意人,我会向京兆尹大人禀明,请他给您表彰——”

    先是赠银后是表彰,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太无先生笑呵呵地道:“老朋友,这一回你可要谢谢我,居然来下个棋还能遇到从前帮助过的人。”

    江小楼一直在暗处观察谢康河的神情,观察着他的每一丝表情,分析着他的个性。正常人遇到突如其来的好事,都会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真正的性情。或贪婪或警惕,或是……

    郦雪凝一片盛情,满面欣喜,完全是恰如其分。

    谢康河却仔细回想了一番,然后对她道:“过去我的确经常往来临州做生意,帮助过的人也的确很多,但是不论我怎样回忆,都记不起你说的这一桩事情。”

    郦雪凝满面惊讶:“谢老爷是觉得我在说谎?”

    众人吃惊,郦雪凝这是送钱送名来,有什么必要说谎?

    谢康河神色郑重地道:“我也相信你说的一切的确发生过,可你说的这些事,真的不是我所为!你的救命恩人另有其人。”

    江小楼轻轻吐出一口气,面上浮现起一丝微笑。

    郦雪凝知道这戏还没有演到底,当着众人惊愕的神情,她难以置信地望着对方:“谢老爷,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可能你早就忘记了也不一定——”

    “不,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谢康河的神情十分认真,“如果我真的救过你,我应当留有印象,可你说起这件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所以我想,你应该是认错人了。”

    郦雪凝的表情不自觉流露出失望。

    谢康河却继续道:“这位姑娘,那位救下你的人究竟是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活下来,我想一个不愿意留下姓名的人,是绝对不指望你回报他的。这些银钱,你留着好好过日子吧。”

    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

    江小楼笑了,第一反应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贪婪,哪怕身家巨富,他也不会拒绝送上门的银子。更何况这是郦雪凝主动给他,并非他故意骗取。事情早已过去这么多年,当事人杳无踪迹,只要雪凝认定了,他又为何要回绝这种好事。如果他好名,能够得到京兆尹的牌匾,对于他任侠好义的名声也会大有助益。所以,他极有可能会在下意识的情况下默认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好事。

    江小楼眼眸深敛,似乎陷入了沉思。

    郦雪凝悄悄看了门外的江小楼一眼,江小楼向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多言。

    太无先生对事态的发展大出意外,不由摸着胡子笑道:“郦姑娘,看来你是认错人了,这也是常有的事啊。”

    郦雪凝笑了笑,大方得体:“是,既然谢老爷说完全没有印象,想必是雪凝认错人了,毕竟人有相似,我当初又只有十一岁——”

    她一边说,一边继续打量谢康河。

    谢康河笑了笑,转过身去继续和太无先生下棋。郦雪凝也不走开,只是在一旁静静观望。另外两人当她还在纠结于认错人的问题,也不再追问,痛痛快快地忙着对弈。

    下到一半,却听见太无先生道:“对了,上回你说的那块地,真的要全部买走吗?把全部农户迁走并且安顿好,可不是小数目。”

    谢康河笑了:“我不会让他们吃太多亏的,所有的费用我会自己承担,只是烦劳先生帮我做个说项,免得他们不肯搬。”

    “你出那么高的价格,又给了更肥沃的土地,谁会不肯搬。只不过那块地虽然依山傍水,却十分偏僻,既不能建铺子也不适合开荒,你要来做什么?”

    “这——”谢康河下了一子,才回道,“那是一块坟茔风水吉地,我有一个朋友,他家的坟地经常有人来来去去,干扰了他的宁静,我想把他迁移到没人打扰的地方来。”

    穷不改门,富不迁坟,通常人不会随随便便迁移自家的坟墓。再者说,纵然要迁坟,也不会由一个朋友出面,除非有特殊的理由……谢康河的行为让太无先生十分不解,他是个直性子的人,便径直问出了口:“他的子女——”

    “我的朋友只有一双子女,可惜他的儿子英年早逝,女儿也是不在人间了,我这些年都在临州和沧州一带经营生意,一月前回到京城才突然听闻这个噩耗,如果我能早一点回来,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一个家族的坟地若是无人管理,很快会变得荒芜,听他的意思,应当是有人不放过这家人,至今还在骚扰死者,太无先生皱起眉头:“到底是什么人家会这样惨烈——”

    谢康河不太愿意透露,却是叹息一声,道:“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

    他是防止隔墙有耳——这家人死得太蹊跷!太无先生脑海中不由自主这样想。却听见一个年轻的女子声音响起:“谢伯父,侄女晚来一步,请您原谅。”

    当听到谢伯父三个字的时候,谢康河下意识地向外望去,只见到一个蓝衣女子站在光影处,面容如玉,眼眸深邃,神态举止无一不美,笑容更是无比柔和,她快步走进来,当着众人的面向他行礼:“伯父,小楼是子虚的女儿,您忘了吗?”

    谢康河听到子虚二字,猛然一下子丢了棋子,站了起来,充满震惊地看着江小楼。

    工子虚,是那个老朋友在二十年前的化名,谁知今天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她莫非是——他的面色变了数变,立刻回过神来:“你——你是小楼!”脸上难以掩饰地流露出惊喜的神情。

    太无先生敏锐地察觉到他们神情的变化,立刻向弟子们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没了外人,谢康河实在掩饰不了惊喜,脸色变得极为激动:“你真的是小楼?”

    江小楼再次向他拜倒:“小楼刚才试探伯父,罪该万死,请您谅解。”

    谢康河一愣,转头看了看旁边满面歉意的郦雪凝,不由惊呆,然而他很快就明白过来——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小姑娘的试探。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亲自上前把她搀扶起来:“你叫我一声伯父,我又怎么能不理解你的处境,何以谈得上怪罪。”

    他言谈风度都十分大度宽和,江小楼笑容满面,神情也多了三分敬意:“是小楼草木皆兵了。”

    “不,非常时期,还是小心为上。上次我去江家墓园,发现有不少人鬼鬼祟祟,就怀疑有人想要动你父亲的坟墓,所以才会冒昧的准备悄悄把他们迁移出来。”谢康河在向她解释。

    江小楼早已知晓,梁庆和严凤雅怀疑江家父子藏有家产,这两个人也真是无耻之徒,居然连坟墓都不肯放过。她再次向谢康河表达谢意:“伯父一片苦心,小楼多谢。”

    太无先生在旁边看了很久,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谢康河所说的坟墓,便是江小楼的父亲,他不由叹息起来:“这才是缘分,居然能让你们在这里相遇。”

    世上绝对没有无缘无故的缘分,一切都是人为可以设计。江小楼隐没心中的话,来这里之前,她打听过太无先生,也打听过谢康河,无意之中发现他们两人竟然是故友。她思虑再三,贸贸然找上他太突兀,在这里相遇反倒更为巧妙。不要怪她多疑,即便是父亲曾经提过可以信任的人,她也不会轻易托付。

    郦雪凝微笑看着他们,没有再开口。

    太无先生好奇地问道:“我和你相交这么久,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这位朋友?”

    谢康河笑了,他的笑容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苦涩。

    江小楼也望着他,的确,父亲从来没有提起过认识谢康河,尽管他们都是出名的大商人,都是巨富,却从无来往,甚至她在江家从未见过他。如果他们真的是好朋友,为何父亲直到临死之前才向她说,若是有困难,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可以来找这位谢伯伯。

    能让父亲生死相托的朋友,绝对不是普通人。但这一对老朋友,却是多年未曾来往。

    谢康河看所有人都面带疑惑,不由开了口:“从前在辽州的时候,子虚兄颇有家财,是个真正的富家公子。而我,当年只是一个一字不识、一文不名的渔民的儿子。那时候我父母亲还在世,我还有一个小妹妹,一家四口靠打鱼为生,但仅仅吃饱而已,既不能吃好也不能穿暖。有一次,我独自出去,却遇到子虚兄无意落水,所以我救下了他。他给我五十两银子作为酬谢,我很高兴地捧着银子回家,却被父亲胖揍一顿,他说救人是本分,让我不要收意外之财,我没办法,只能拿着钱去还给他。”

    事实上,有些话谢康河没有说,父亲拒绝那五十两的时候,他的小妹妹已经在饥寒交迫的生活中变得营养不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尽管如此,老实巴交的父亲也坚决不肯收下这笔钱。三天后,他的妹妹在母亲的哭喊声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永远闭上了稚嫩的双眼。当时的谢康河还很年轻,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他只能跑到河堤上去大哭,然后他遇到了化名为工子虚的江乘天。江乘天听说了这样的消息,十分感动,特意跑到他家去看望。从那之后,他们就变成了朋友,一对压根完全不对等的朋友。一个是富家公子,一个是贫民小子。

    这友谊十分奇特,也引来许多人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的非议。但不管别人怎么想,江乘天都我行我素,照样来往谢家,甚至对谢家父母像是亲生父母一样尊敬。

    “后来,子虚兄经常跟着我一起到河上去玩。有一次,我们在河里发现上游飘来一卷芦苇席,一时好奇,我用桨勾住席子……打开一看,赫然发现里面裹着一具女尸。我很害怕,担心别人会以为这女人的死和我们有关系,立刻便想要把这席子丢掉。可是子虚却说,人到了这种绝境实在可怜,还要在河里做水鬼,不如将她埋掉,以后也能投个好胎……我刚开始有点犹豫,后来还是听了他的话。我们两人一起把她弄到岸上,谁知就在把尸体搬到河边的时候,我一不小心被席子的尾部绊倒,她就从席子里滚了出来,我们同时呆住。她的肚子上……有一个洞口,无数的鳗鱼苗正从里面溢出来,少说也有近百尾。”

    “鳗鱼苗!”太无先生惊叹,“真的是鳗鱼苗吗?”

    “是,的确是鳗鱼苗。”谢康河毫不隐瞒。

    鳗鱼产卵于海,生长于江河,似蛇,但无鳞,因为像片柳树叶子一般,又称“柳叶鱼”。味道很是鲜美,权贵们极为喜爱,常常出高价购买。可惜鳗鱼苗不能用人工繁殖来培育,每年到了固定的时候,渔民们都会在河口附近用手叉网来捕捞正要溯河而上的鳗鱼,可是哪怕等待一个月,捕到的也是凤毛麟角。越是这样,越是稀奇,一条的收购价比黄金还要贵。

    “我们很惊讶,我刚开始认不出这种东西……子虚却让我一直守着,等到没有鳗鱼苗游出来,我们才将她包起埋葬,两个人还很虔诚地对那坟作了揖。”谢康河这样说完,似乎陷入了沉思。

    众人听得十分入神,几乎都忘记了追问。

    “卖掉鳗鱼苗,挣了整整三百两。得到这样的横财,我特别欢喜,可是我的好朋友却从此消失了。”

    江小楼心中一顿,不免好奇追问:“消失了,是什么意思?”

    谢康河看着她,神色十分温和,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我最好的朋友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再也没有出现在渔村。因为他怕结交不到真心的朋友,一直没有留下真名,所以我花了很久时间都找不到工子虚这个人,不得已请秀才画了他的样子,才一路寻到江家去。我在门口等了三天,可是所有人都告诉我,江家已经搬走了。我并不相信,可是不管我再去多少回,都找不到任何一个江家人。”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为什么发达之后,江乘风反而会避不见面呢?

    江小楼轻轻弯唇,露出一个轻不可见的微笑:“我知道真正的原因。”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猜测,江小楼却是一念闪过,便已经洞悉。

    她的机敏,太无先生都自愧不如。

    见到谢康河面露急切之色,江小楼深深知道,她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题外话------

    小秦:娼门还是长门,真是无比纠结。

    编辑:娼门是我起的,这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

    小秦:都是你惹的祸,我晚上要去爬你电脑!

    编辑:我会默默关机,把电脑屏幕调一面,对准窗外……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