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52章  地狱之火

第52章  地狱之火

    “小楼,你这样做,到底要干什么?”傅朝宣满面不解,又道,“你是想要挑唆他们狗咬狗吗?你就不怕他想明白了先对付你?”

    “对付我?”江小楼唇畔带着笑意。

    傅朝宣上前一步,语气严肃道:“我知道你要除掉梁庆,但这件事咱们要谨慎,若是处置不慎,极有可能引火烧身,把地狱之火引到自己身上!”

    傅朝宣的个性,江小楼已经看得很清楚,他秉性正直,笃信善恶有报,可照他这么等,恐怕她等到牙齿摇了、头发白了也等不来。所以她只是微笑道:“你说的当然不错,但不引火上身,又如何达到目的?严凤雅不是傻瓜,很难轻易上钩,一着不慎便会满盘皆输。正因为如此,我更要让他信任。”

    她神色从容,谈笑之间不掩蚀骨寒意:“畏首畏尾,难成大事。”

    傅朝宣并不赞同,立刻反驳道:“贸贸然去劝说他背叛梁庆,万一适得其反,咱们反倒是会引起怀疑,到时候什么都做不成了!”

    江小楼却摇了摇头,道:“身为属下,必须把全部功劳让给上峰,罪过留给自己,不丢失警惕之心,不显露智慧能力,只有心甘情愿做到这样,才能得到上峰的宠幸,也才不会轻易丢了性命,但严凤雅并不是这样的人。梁庆个性阴狠,手段毒辣,从不信任别人,严凤雅作为他的属下,一直殚精竭虑、生怕受到苛责,日子实在难过得很。他比我更清楚,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祸福常在片刻之间,这是形势的必然,我不过是在恰当的时机推了他一把而已。如果他真正聪明,就应该知道要如何选择。”

    傅朝宣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在三言两语之间就定下乾坤,此刻内心震撼加上不解,几乎说不出话来。

    江小楼笑了,用言语来杀人,这是刑罚中最高明的。她不会无缘无故劝服严凤雅,总要那嫌隙已生,积怨多年才可以,火候到了,只要轻轻一推,便是水到渠成。

    傅朝宣满面疑惑,却听见江小楼神色平静地问道:“大夫,我的病最近有所好转,药量也可以减轻了吧。”

    他一怔,下意识地向外看了一眼,却见到一个人影轻轻闪过,顿时一惊:“有人偷听?”

    江小楼眼神略一扫过,却是并不在意:“严凤雅怀疑你将麻风病一事透露给我知道,自然是要派人盯着的,不必过于紧张。”

    不紧张?怎么可能不紧张,这事情非同小可,有半点差错都要万劫不复。

    傅朝宣看着江小楼,越发不安:“接下来该怎么办?”

    江小楼望着他,目光温柔:“傅大夫,接下来就不用我们多做什么了,严凤雅会将一切办妥。”

    傅朝宣难以置信地盯着对方,一时有些不敢相信。

    江小楼的脸上却露出了自信的微笑,这种笑容使得她苍白的面孔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眸子也熠熠闪光。

    房间里,梁庆正向着一个婢女大发脾气:“你躲那么远干什么,倒杯茶都办不好,要你这废物有什么用!”

    他原本让婢女倒一杯茶给他,谁知这丫头离开他三丈远,送茶过来的时候一副惊恐的模样,他一时生气,大声斥骂两句,这丫头竟然失手就打翻了茶杯。

    真是反了天了!

    梁庆怒声道:“不用你伺候,快去告诉其他人,收拾行李,我要回府里去养病,再看见你们这些不中用的东西,真是要活活气死我!”

    婢女听了此言,顿时抬起头来,如蒙大赦地退了出去。

    梁庆气得眼皮直翻,呼哧呼哧喘着气,好半天才缓过来,突然听见门发出一声响,却是严凤雅走了进来,他一时暴怒,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怒气冲冲地道:“你是怎么办事的,挑来伺候我的不是聋子就是哑巴,连人话都听不懂!快,吩咐下去,让他们准备一下,我马上就要回府去!”

    梁庆平日里为了表现敬业、勤勉,一直都是住在京兆尹衙门的后院,身边只留下几个仆人伺候,他在京都郊外另有家宅,只是一个月回去两三次而已。原本他以为自己不过寻常酒疹,休息一两天就会和往常一样痊愈,完全没想到这回拖了这么久,身上的红斑越来越严重,伴随着手脚无力而来的是头晕目眩……梁庆不是傻瓜,他隐约怀疑起自己到底有没有用对药,或者那些下人是否真的按方抓药了,这才急急忙忙想要离开这里回府去养病。

    严凤雅站在门口,一动不动,院子里还有三十几人敛息站着。

    梁庆一连问了三次,严凤雅都没有动弹,他又气又怒,气急败坏地上去,重重一巴掌捆在严凤雅的脸上。

    “听不见我的命令吗?你也聋了!“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他这里怒气冲天,严凤雅却面色沉静:“大人,你病得太重,已经糊涂了。”

    “你说什么!”梁庆目光一凝。

    见惯了他阴沉的表情,严凤雅心头一时畏惧,差一点想打退堂鼓,可是很快,他想起江小楼所说的话。机会只有一次,能否把握就要看他的了,梁庆为人冷酷无情,多疑阴冷,自己在他手底下办事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差池,却还经常被他责骂,压根就没有丝毫的地位,这样下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头?他绝不能就这样庸庸碌碌!思及此,他面若寒潭:“大人,我说你病得很重,该好好歇息,现在回府,恐怕不智!”

    梁庆听到这话,信手将旁边桌案上的茶杯向严凤雅的面上砸去,顿时鲜血四溅,严凤雅不避不让,额头硬生生被砸了个血窟窿。

    梁庆的声音里带着暴怒:“好啊,你翅膀硬了是不是,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

    “属下是为你着想!大人,你现在病情加重,神志不清,根本没办法分辨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我已经请了最好的大夫替你诊治,从无半点伺候不周到的地方。你现在离开京兆尹衙门,将会带来极大的害处。一则大夫说过你的病不能见风不能见光,对你康复不利。二则惊扰了夫人,恐怕吓坏了她。三则事情传扬出去,属下可就保不住你了!”严凤雅捂住额头的伤口,眼神阴冷地瞪着对方,面孔平静得叫人害怕,有一种风雨欲来之势。

    “满口胡言!”梁庆阴沉冷笑,“要在哪里养病都是我自己的事,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干涉我?”他是何等精明之人,虽然这两日头脑有些混混沌沌,却很快想到了关键之处,细一思索,不由面色大变:“严凤雅,你到底搞什么名堂,这是想要限制我的自由么?你这是以下犯上!”

    梁庆这四个字一出口,严凤雅原本摇摆不定的心立刻定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别想着给自己留下什么后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梁庆的性命现在已经捏在了自己的手心里,如果放过这个大好时机,只会被梁庆处理掉!他的瞳孔似已收缩,面上却全无表情,微笑道:“大人何必生气,我一切都是为你着想。”

    梁庆一把推开他,快速向外走去,却没想到刚跨出门槛,就看到了院子里三十余名腰上跨刀的衙役,顿时转过身来,眯起眼睛盯着严凤雅:“你真的要造反?”

    严凤雅的面上带着微笑,眼底却透出犀利的阴冷光芒,他看着对方,慢慢地道:“梁大人,我已经说过很多遍,在你的身体痊愈之前,哪里也不能去!”

    梁庆突然哈哈大笑,那笑声仿若夜枭,让人心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生寒意。

    “好!严凤雅,你果然是好本事!倘若不是我把你从渣滓堆里头拎出来,你现在也就是一坨烂泥!现在学了点本事,就敢调转枪头对付我!我对其他人都不信任,唯独相信了你这个狗东西,这才阴沟里翻船!好!”梁庆声音里透出一种阴森。

    严凤雅心头一颤,迅速下定了决心。原本他还想要暂且留着梁庆,看事情发展再作决定,可看现在的局面,如果自己不斩草除根,只怕会招来杀身之祸。

    受害常常是因为对人没有仔细的察验,遭受祸患则是由于对人心慈手软,这些都是梁庆教导他的,现在已经到了学以致用的时候了!他一挥手,扬声道:“来人,梁大人病得神志不清要逃出去,还不快把他抓住!”

    不由分说,原本等在院子里的数名衙役都冲了上来,他们一把抓住梁庆,三下五除二就将他绑得严严实实。他拼命挣扎,被衙役按住了。

    梁庆咬牙切齿,呸地一口唾沫啐到严凤雅脸上:“你竟然敢教唆着他们一起反我,好,看我将来怎么收拾你们!”

    原本绑着梁庆的衙役一时有些害怕,却听见严凤雅高声道:“梁大人的病传染性极强,大家一定要谨慎小心,千万不要放了他出去,若是祸害了别人,陛下怪罪下来,到时候咱们大家都得一起死!”

    传染病?

    什么传染病?!

    梁庆面色变得铁青,扭头一看,这才发现那些人的面上都蒙着白布,看自己的眼神,恐惧中带着嫌恶。他被激得火冒三丈,对着严凤雅破口大骂:“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什么传染病,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狠毒小人!可叹我一世精明,竟然看不透你的狼子野心!当年你一无所有,若非我有爱才之心收容了你,替你谋取官职,你现在算个屁!不错,我是经常呵斥你,但没有我你怎么会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居然这样对待自己的恩人,简直是卑劣至极,无耻之尤!诬陷我有传染病,什么病?我只是酒疹,什么病也没有!”

    梁庆这里说得大汗淋漓、声嘶力竭,面上的红斑更加骇人,旁边人连忙低下头,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这些年来压抑的愤恨和憎恶一起涌上心头,严凤雅险些回骂,可是转念一想,立刻变了主意,只是迅速道:“你们看,大人脚上有溃烂,手上无毛,呼喊时声音嘶哑,跟大夫所说的症状一模一样。傅大夫可是名医,品德出众,他是不会诊错的,还不把大人送去疠迁所!”

    疠迁所也称疠所,是大周专门隔离麻风病患者的地方,说是隔离,事实上就是等死。疠所缺医少药,甚至没有照顾病患的人,送去的人绝活不过半个月。按照道理说,京城所有的麻风病疑似患者都要经过京兆尹府衙的鉴定,可是京兆尹本人有了这种病症,事情就大条了。如今严凤雅代行京兆尹职责,一切都是他说了算,梁庆的病症又和麻风病如此相似,由不得人不怀疑。

    梁庆连忙大声道:“你们不要听他胡说,他是想要谋夺我的官职!”一边说,一边扭曲着脸孔,愤怒的向着严凤雅,“你以为除掉我就行了吗?告诉你,陛下不会答应让你取代我的,他一定不会答应的!”

    严凤雅心中冷笑,他已经以梁庆的名义向皇帝上了密折,自请进入疠所治病,如今这折子恐怕已经送进宫中了。这得多亏了梁庆的信任,他才能够拿到印章。于是,他不紧不慢地道:“大人,不要胡思乱想了,去了那边好好养病,我会认真替代你处理各项事务,放心去吧!”

    梁庆挣扎无果,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那些人的手如同铁钳一般束着他,他只能瞪着发狂的眼睛喊叫起来:“我没病,我没病,我真的没病!”

    他的表情,与那些被他冤枉的人没有两样。

    此时此刻,他第一次体会到那些人心头的愤懑和几乎要吐血的恨意。

    面对着这样的梁庆,严凤雅叹了一口气,道:“你们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行动?!”

    梁庆拼命挣扎着,尖声嘶叫着,然而旁边的衙役狠狠给了他后颈一下,这沉重的致命一击,把他完全打垮了,他整个人弯了下去,瘫软在地。

    严凤雅眼底带着满意的微笑,面上却是无比惋惜,挥手做了个手势:“送走吧!”

    严凤雅送走了梁庆,心头越发不安,在包扎了头上伤口之后,不知不觉便转到了厢房门口。他挥开了门口的衙役,吩咐他们远远退下去,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江小楼正在喝药,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眸晶亮亮的,如水一般温润。

    “江小姐身体可好些了?”严凤雅笑着问道。

    江小楼闲闲地将药碗放在桌子上:“不过苟延残喘罢了,拖一天是一天。”

    “哎,话不能这样说,紫衣侯可是真心喜欢小姐你,将来说不准有大造化。”严凤雅微笑着,带了三分试探。

    江小楼笑而不语,并不接茬。

    严凤雅终究没能忍住,看着她道:“梁大人已经去养病了。”

    只是这一句话,没有旁的,江小楼这样的聪明人一定会懂。

    果然,江小楼淡淡笑了,话音不带丝毫情绪:“梁大人殚精竭虑,辛劳多年,好好养病也是应该的。”

    居然没有喜悦之色?严凤雅微微顿了下,才道:“从今往后,这京兆尹府衙就会由我暂代大人的职务。”

    换言之,江小楼是继续回到监狱,还是在这里软禁治病,一切都由他来决定。

    江小楼笑意渐浓,严凤雅试图通过她的一举一动,揣摩她的心思。

    心狠手辣,言行谨慎,狡诈过人,严凤雅不愧是梁庆的学生。

    人的心总是无底洞,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江小楼不过三言两语,严凤雅就动了心,起了意。

    从少尹到真正的京兆尹,常人要花费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如今大好机会在手,什么提拔之恩、同僚之情,全都抛诸脑后。

    想到这里,她十分温柔地道:“我之前便和锦绣钱庄说好,只要有人可以凭我亲笔书信前去,便可以提取五千两银票。”

    这些钱,事实上属于她自己,是将国色天香楼的所有礼物变卖折现所得。

    在关键时刻这笔钱财就是鱼饵,极为有效。

    现在是五千两,很快全部的资产就到手了!严凤雅顿时大喜:“我立刻吩咐人给你送纸笔来。”片刻后察觉到自己的急切,轻轻咳嗽一声,沉下脸来,道:“既然江小姐肯交出江家谋逆之资,我自然不会牵累你,这罪名,我会尽可能替你开释。”

    钱是给你了,可有没有命花就难说了。江小楼心头冷笑不已,面上却温柔可人:“那就多谢大人了。”

    严凤雅达到目的,转身便要离去,却突然听见身后江小楼声音婉转地道:“大人,小楼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严凤雅刚刚得遂心愿,心情大好,听到这话不由转过头来,摆出一张端正的脸:“小姐如果想要让我立刻放了你,恐怕不行,紫衣侯已经关照过,十日之期不到,不可放人。”

    十日之期?现在已经是第九日,还差一日,就是她和紫衣侯约定好的日子。

    十日一过,她还无法脱身,他会取走她的性命。

    江小楼轻轻一笑,道:“大人志得意满,春风得意,小楼本不该泼这盆凉水,只不过,梁大人秉公办事,严刑峻法,这些年真是得罪了不少人,大人不该就这样放他离去,一路去疠所的路,真是太远、太远了。”

    严凤雅唇边的笑容一顿,仔仔细细地盯着江小楼,像是她的脸上开出了鲜花来。

    江小楼神色从容,满面温柔:“大人,应该多派人前去保护梁大人才是,万一路上发生了意外,可是大人你的过错。”

    疠所位于京城郊外的深山,来去不过一天的功夫,算不得太远,江小楼为什么要这样说?

    严凤雅正充满疑惑,却又听见她叹息道:“大人这一路繁花似锦的前程,可全都是梁大人给的,但从今往后没了梁庆,大人要擅自珍重。”

    严凤雅面皮一紧,醒悟过来,他知道江小楼是在警告他。

    梁庆不除,永留后患。

    这个女人,明明恨透了梁庆,从头到尾却没有一句落井下石的话。

    温温柔柔,笑容和气,有礼有节,洞察人心,实在是太精明了!

    这样的人活着,难保将来会把一切都泄露出去。关于背叛,落井下石——

    梁凤雅眼皮微沉,目光阴了些许,心头杀机顿起。

    紫衣侯固然可怕,但与自己的锦绣前程比起来,谁也比不上!不,现在还不是时候,必须等一等,梁庆才是第一要务。

    “是,江小姐说得对,我一定会派人好好保护梁大人,务必让他平安抵达,绝对不会在路上发生任何意外。”梁庆面皮终于松了开来,半晌才皮肉笑了笑,话音听起来比刚刚轻松不少。

    江小楼却察觉到了他眼底一闪而逝的狰狞。

    然而,她只是无声笑着,目送梁凤雅离去。

    碎金阳光隐藏了江小楼的秀美面容,点点光芒之中,她似战场上的将军,谈笑自如、运筹帷幄!

    这边的梁庆被人塞进轿子,硬是一路准备送出城。城中正是集市,热闹得很,刚开始众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顶青色轿子。可不知怎么回事,一个轿夫的脚突然崴了一下,整个人向前栽倒,其他人重心不稳,轿子一下子侧翻在地上。看热闹的人吓得纷纷散开,梁庆一下子从轿子里头滚了出来。嘴巴里的布也跟着掉了,他不由心头狂喜,大声喊起来:“快救我,我没病啊!”

    负责看守的衙役汗水涔涔,面色发白地大喊道:“还不快把他塞进轿子,麻风病会传染啊!”

    这三个字像晴天霹雳,猛然落在人群上空,热闹的市集猛的一静,跟着就爆发了潮水般的躁动,喧嚣尘上。

    “快、快,快把人送走!送走!”衙役们七手八脚来抓梁庆,他却拼命挣扎,想要向周围的人群求救。然而他根本想不到,此刻他满脸疹子,鼻子塌陷,脚刚才也摔伤了,一瘸一拐的,像足了传说中的麻风病人。

    嘈杂的喧闹中,蓦地挤出一声惊慌的尖叫,人群中顿时掀起大乱,很快就扩展成可怕的拥挤和混乱。大多数人都没有亲眼见过麻风病,但人人都是闻之色变,畏之如虎。眼看着这麻风病人拼命挣扎,试图逃出人群,大家一下子醒悟过来,心急火燎,大吼大叫。

    “快,抓住他!”

    “麻风病传染啊!赶紧抓住他!”

    “对,不能让他乱跑!”

    梁庆猛跳起来,直眉瞪眼地嚷道:“住口,我是京兆府尹!”

    没有人听他的话,人们惊恐地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怪物,更有无数人用了扁担、石块向他投掷,衙役们原本要上去捉他,见到这种状况,不得不悄然无声地撤退了,只躲在人群里偷偷窥伺。

    “怎么回事,麻风病没人管了?”

    “麻风病怎么能到处乱跑啊……”

    “要火烧,一定要烧死!”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爆发出这样的喊叫声。

    人们被提醒,对,麻风病是要烧死的!

    两个早已埋伏在人群里的大汉特意掩住口鼻,这才扑上去将梁庆绑了起来,旁边的人都议论纷纷。人群簇拥着那两个大汉离去,衙役们惊骇的面无人色,一边有人回去报信,一边有人悄悄尾随人群而去。

    这时候的京兆尹衙门内,严凤雅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这样做很有些冒险,但为了官位,为了往上爬,一切都是值得的。

    梁庆活着,总有一日会泄露出去,他必须永除后患。

    衙役快步进来,满面紧迫,报告道:“大人,梁大人的轿子被人劫走了!”

    严凤雅心头大喜,面上不动声色:“这帮天杀的愚民,竟然连大人的轿子都敢劫持!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筹备人手,赶紧救下大人!”

    衙役心底一凛,立刻道:“是!”

    这次任务特别,严凤雅将绝大多数的衙役都派遣而去,作出一副积极营救麻风病人梁庆的模样。

    书房里,严凤雅看着门外忙忙碌碌在集合的衙役,心头冷笑。不错,他安排了人故意将梁庆暴露在众人面前,又买通了几个渣滓在人群中挑唆闹事,叫嚣着烧死梁庆也都是他安排的,利用人们的恐慌心理,让梁庆光明正大的消失。

    自古以来,在那些百姓的心中,麻风病人都是要被烧死的,他这样做,不过是提前送梁庆上路罢了。京兆尹有麻风病,已经引起轩然大波,倘若将来有人拿这个借口发作严凤雅,他也是尽心尽力,殚精竭虑,其他一概不知。

    只有死人才不会走漏风声,这个当口,哪怕是留下破绽,他也非得除掉梁庆不可!

    他走到院子里,正要吩咐众人出发,没想到外头突然有人惊慌禀报:“严大人,不得了了,梁夫人带着好多护院冲进衙门里来了!”

    严凤雅面色一变,勃然大怒道:“这是干什么?”

    “她说……说您无故软禁上峰,要立刻见到梁大人!”衙役满面惊惶。

    严凤雅冷笑:“荒唐,一个妇人竟然也敢闯进来!”他的脑海中迅速浮起当初梁氏夫妻如何羞辱自己的一幕,不由恨上心头,只是强忍着,跨出门去迎接。等看到满面怒色的梁夫人和身后的三四十名护院,他勉强笑道:“夫人,这可是官府重地,任何人私自闯入都是要受罚的,您这样——”

    梁夫人上前,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冷地道:“不用理他,搜,现在就去把大人搜出来!”

    “大人不在这里,已经去养病了!”严凤雅连忙上去阻拦,却被一个护院推了个趔趄。他顿时也怒起来,大声道:“夫人,你这是擅闯,我要告你个扰乱公堂的罪过!”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你也配!”梁夫人怒火滔天。

    严凤雅再也不跟对方客气,吩咐衙役上前捉人,可梁夫人也不是什么善与之辈,她带来的都是梁庆在府上豢养的爪牙,一时之间两帮人马纠缠在一起,大打出手,整个场面混乱成一团。

    严凤雅这边焦头烂额,调集所有衙役前去营救梁庆,只留下二三衙役在江小楼的院子里守着。等到听说严大人被梁夫人打了,这边院子里的人再也呆不住,便用一把大锁锁住了门,转头冲了出去。

    江小楼所住的院子离骚动的中心不远,她甚至远远听见女人的尖叫和厮打声。

    梁夫人出身名门不错,可这个名门却是地方上有名的豪强,性子骄纵跋扈,又跟着梁庆多年,养成了一副撒起泼来不管不顾的气魄。严凤雅身为朝廷命官,自然不会容忍一个妇道人家放肆无理。这样一来,两方人马碰上,不打个头破血流是不可能的。

    就在此时,窗子突然发出三声敲击。她轻轻起身,打开了窗户,窗户外面早已被木条封死,此刻缝隙之中露出的正是傅朝宣的脸,他手上举着一把钥匙,轻声道:“别出声,我去给你开门,马上放你出去!”

    傅朝宣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在这里的时间里主动替人看病,和衙差们关系很好,趁着一个看守酒醉的时候套了他的钥匙,刻在了瓜瓤上,悄悄借着购买药材为理由让自己身边的药童带出去配了钥匙。

    江小楼从门内,看见了傅朝宣的身影。

    他屏着呼吸,气喘吁吁,每次听到身后有一声响动,他就满头大汗,连钥匙都拿不稳。

    终于,门开了。

    整个京兆尹衙门像是糟了一场劫难,到处都被砸得一塌糊涂。严凤雅本人尤为倒霉,整张脸上被人抓了个稀巴烂,全是血口子,再加头上的伤口,更是十分狼狈。他一边满脸阴沉地吩咐人将梁夫人和那些被捉住的护院全都扣起来,一边气哼哼地吩咐人收拾残局。正在这光景,他脑海中突然涌起一个不好念头,不对,梁夫人怎么会知道他软禁了梁庆,从前他在府衙养病也是常有的事儿啊!

    越想越是不对,他立刻急匆匆丢下骂骂咧咧的梁夫人,快速奔向了江小楼的院子。等到了院子里,却是不见衙役,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他猛地一跺脚,怒骂道:“这个狡猾的女人!”

    此时的大街上,两个大汉已经将梁庆压到了官府用来处斩犯人的菜市场,无数人将大大小小的鞋子,篮子筐子,石块砖瓦,甚至是烂柿子烂苹果,一股脑儿地砸在了梁庆的脸上。大多数人生怕被传染,远远地看着,不敢靠近,而不少大胆的人一边帮着那两个大汉压住梁庆,一边堆起无数柴火。

    菜市场两旁人山人海,聚集了上千名看热闹的人,他们一会儿互相大声传告:“要动手了,要动手了!”一边骚动着大声喝道:“快一点!”

    许多人只远远站着,伸长脖子向里头张望,耐着性子等候。

    梁庆见到这么多人,一时愤怒起来,大声道:“我是京兆尹梁庆!你们这些无法无天的混帐东西,谁给你们的胆子,居然敢这样对待朝廷命官!”

    百姓们听说他是京兆尹,却是一阵哄笑。

    京兆尹大人得了麻风病,马上就要被人烧死,谁信啊?!

    有人哈哈大笑,一把烂菜叶哄然砸在梁庆的脑门上:“看这个疯子,病得自己是谁都认不出了!”

    “这疯子,快点烧死他!”

    “对、对,烧死他!”

    正午的阳光晒得热烘烘的,围观的人们个个挺着腰、直着脖子,表情兴奋地看着前面的人在堆积柴火。人群中你拥我挤,指手画脚,乱嚷乱叫,不时有人不停地叫嚣着立刻烧死梁庆。

    梁庆整个人被绑在架子上,阳光把他晒得满头是汗,脸上全是油光,原本那风度翩翩的儒生模样早已认不出来了,他口中不停地叫骂着,越骂越是疯狂,若是现在给他衙役,恐怕他会毫不犹豫地吩咐把眼前这些刁民全都绑起来处死。

    人群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位身穿白衣的年轻女子,她面容平静,淡淡看着眼前这一幕。

    傅朝宣同样在一边看着,目瞪口呆:“你——当真要烧死他?”

    “不,不是我,是严大人。”江小楼微笑着,眼波犹如潋滟的湖水。

    傅朝宣转过头,恰好看见她唇角弯起的优雅弧度:“可是烧死京兆尹,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他只是无法相信,向来说一不二、无法无天的酷吏梁庆会有这种囚困的时候。恐怕连梁庆自己都想不通,怎么会无缘无故变成了麻风病,又为什么会被下属背叛,甚至被绑在这个火刑架上。

    “万一有人认出他来怎么办?”这个计划实在是太冒险了!

    江小楼抬起眸子望向他,神色温柔:“你以为这里的人认不出他来么?”

    她的话看似平常,含义却异常锋利,刺得傅朝宣浑身一震,惊讶地向四周扫去。

    周围已经人山人海,原本负责押送梁庆的衙役被鼎沸人声吓得惊慌失措,压根没办法靠近,最终被声潮淹没。

    梁庆衣衫残破,头发散乱,被人狼狈地绑在架子上。

    柴火越堆越高,在阳光下闪着可怖的光芒。

    汹涌的杀意,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江小楼刚刚已经换了一袭白色罗裙,红唇衬着雪色肌肤,清丽逼人。

    她的目光淡淡,后背笔挺,只是落在不远处的梁庆身上,

    眼睛被长长的睫毛盖着,压根看不清情绪,可是她刚才所说的话却分明告诉他,人群中早已经有人认出了梁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有人认出了他,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救他。

    因为梁庆喜欢告黑状,到处陷害人,横行倒施,得罪了太多人了,尤其是普通的百姓,平日里对他的行为多有不满,今天一下子全都激发出来。

    傅朝宣这才发现,从前自己错的有多离谱,怎么会因为对方温文儒雅的外表就相信他呢?

    说到底,他只知道行医救人,根本不懂得体察人的心思,连梁庆这种人都当成是一个好人。

    他太天真了!

    江小楼眼睛望着不远处的梁庆,始终保持着优雅的笑容。

    梁庆突然看见了人群中的一个丽人,眼睛瞬间瞪大。

    是她!他大了嘴:这是江小楼!她应该被关押在京兆尹府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江小楼形容美丽,笑容恬淡,像是看着一个老朋友一样望着他。

    梁庆连喊带骂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你这个贱人,是你,一定是你,我到阎王那儿也要告你一状,死也不饶你!”

    一个大汉防止他说出什么来,一把揪住他,狠狠打他耳光,动作迅速地把木块塞入他的嘴中,他再也出声不得。只能带着满腔愤恨,横眉倒竖,死死盯着江小楼。熊熊烈火燃烧起来了,火舌从他的裤脚一直爬上来,吞噬着他身上的皮肤、血肉、骨头。他拼命挣扎,被火舌吞没的瞬间,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人。

    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如潮水汹涌,整个菜市场人声喧闹。

    傅朝宣痴痴望着江小楼,耳边人潮的声音褪去,只剩下烈焰焚烧,火柴噼啪。

    那柔媚的面孔上,红唇微微抿着,透露出的是一种彻骨的寒意。洁白的下巴微微抬起,露出叱咤风云的傲气。

    这不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她的心无比强势,仅仅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是靠着一己之力,三寸之舌,一点点蚕食了所有人。

    一次次被她震慑,傅朝宣这才恍然觉悟,素色衣衫包裹下的柔弱身躯,随时会零落成泥,可是那一颗刚强的心,坚如顽石。

    那柴火的劈啪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让所有人都升起了恐惧之感。有女人惊叫一声,晕死过去,更多人胃里翻江倒海一般将头低下。

    江小楼看着眼前的烈焰,始终面带微笑。

    梁庆,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可你却把我当成鱼肉,当成泥土,肆意践踏。

    你残忍好杀,嚣张跋扈,毫无人性。

    杀我兄长,囚我入牢,毁我家园。

    今日,终于也轮到你体会这一种任人鱼肉、哭救无门的痛苦。

    生命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值得尊重的。

    既然你记不住这一点,便应该切身体验。当你的身体被熊熊烈火焚烧的时候,那种痛不欲生的苦难足以叫人疯狂。

    世界这样美好,许多人那么善良,可你却恣意践踏他们,羞辱他们。她绝不伤害任何一个无辜的人,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有罪的人。

    烧吧,烧吧,猛烈的燃烧起来,把一切污秽燃烧殆尽。

    一把烈火,在眼前吞噬着梁庆的衣衫、皮肉,头颅,火舌一点点卷走了他的一切,那撕心裂肺的可怖画面在众人眼前留下惨烈的景象。

    一把烈火,在江小楼的心中默默燃烧,她静静望着,眼神似雪刃般锋利,始终面带微笑。

    大哥,你看到了吗?

    小楼手刃凶手,以命抵命!

    ------题外话------

    很悲桑,梁大人死翘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