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51章  佛口蛇心

第51章  佛口蛇心

    “傅大夫,这件事并非小事,我要召其他大夫来核实,若你所说的有半句谎言——”严凤雅疾言厉色,可隐隐发抖的声音还是让傅朝宣看出他的色厉内荏。

    “大人尽管找人验证,此事我绝不敢有半句妄论!”傅朝宣毫不退让。

    严凤雅即刻吩咐人将整个院子封锁起来,然后请傅朝宣去别处坐着,另外请了一位大夫来看诊。傅朝宣压根不怕他拆穿,好整以暇地坐在客厅里喝茶。直到半个时辰之后,严凤雅一脸严寒地踏进了门,见到傅朝宣,面色变得更难看,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病该怎么治?”

    傅朝宣心头冷笑,麻风病最大的特点便是脸部有蚂蚁爬行的感觉,这也是寻常大夫区分麻风和普通病症的首要判断,他既然敢这样说,就是笃定没人能够做出相反的论断,毕竟麻风病非同小可,纵然只是有一点疑似,都要被立刻隔离,更不用提现在相似度如此之高。大夫又怎么会冒险说这可能只是寻常酒疹?

    “现在大人信任我了吗?”傅朝宣冷冷道。

    严凤雅脸色都铁青了,还是按捺着性子,慢慢道:“现在乃是非常时期,绝对不能让大人患病的消息传扬出去,还请大夫与我同心协力,共渡难关。”

    京兆尹是一城长官,说他得了麻风病实在是非同小可,严凤雅请来的大夫支支吾吾、无法断定,只说与麻风病很相似……相似,什么叫相似!他是官员,不是寻常愚民,这种话有多少可信度?治中出现麻风病人,按照常规他本可以向上汇报,但问题是梁庆就是他的上级,他能去向谁汇报?万一以后发现只是空穴来风,梁庆岂能轻易饶了他?再者,此等病情在没有确诊的情况下,一旦传扬出去定然是人心惶惶,梁庆个人生死是小事,他严凤雅也要跟着遭殃。但一直不说等同于隐瞒不报,罪名可大了……怎么想,他都面临着一个极难处理的局面。

    傅朝宣叹了一口气,神色从容地道:“前期是用阿魏雷丸散方,发展到中后期用天真百畏丸,外用的有大白膏方、大黑膏方……”

    他说得毫不费力,字字镇定,严凤雅却是极为不耐,立刻打断道:“这些就不必说了,你且说有多大可能治愈?”

    “治愈?”傅朝宣笑了,笑容中带着一丝隐隐的不屑,“大人真是会说笑,我大周开国这许多年,只怕还没有一个能治愈的麻风病人,傅某纵然是医仙在世,也是无力回天啊。”

    “那……传染是不是很厉害?”严凤雅心头一跳,面上出现三分畏惧之色。

    “这个么……”傅朝宣沉吟片刻,才道,“里里外外可用雄黄、朱砂等消毒药品来消毒,但效果有多大就未必了,所以大家都必须回避才好,就连我这个大夫……都要千万小心谨慎。”

    听他这样一说,严凤雅不由汗如雨浆,后背湿了一大片。

    此刻,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严凤雅赫然一惊,勉强镇定下来,才道:“进来吧。”

    一名婢女进来回禀:“严大人,梁大人要见您。”

    严凤雅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定了定神,道:“我即刻便去。”看着婢女敛气屏息地退出去,严凤雅沉吟道,“傅大夫,今天的事情希望你保守秘密,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我需要时间来考虑到底该如何处置此事,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搬到府衙来住。”

    傅朝宣无可无不可地道:“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严凤雅不想恐惧,但他不能不恐惧,这种恐惧是人的本性发出的对于恶疾的畏惧,而非他自己能够轻易控制。等他到了屋子里,只敢站在门边,根本不敢再近一步。

    梁庆半倚在床头,眉头紧锁,目光冷峻,摆明了心情不太好。

    “凤雅,我这两日身体不适,所有的事务恐怕暂不能处理,请你代我例行公务,烦劳了。”

    严凤雅立刻躬身,谦卑地道:“大人言重,属下本就该为您分忧解劳,只是我才疏学浅,恐怕辜负您的信任!”

    他这不是托词,京兆尹事务繁忙,代替他处理事务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件事处理不当都会引起显贵们的不满,他深知梁庆嫉贤妒能的个性,事情办不好当然是严厉斥责,事情办好了恐怕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梁庆皱了皱眉头,他这几天总是十分忐忑,日夜难安。按道理说,他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仕途上也很是得意,这小小病症早已是家常便饭,不日就会痊愈,本不该放在心上,可这一回他却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眼皮一直跳个不停。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猛然想起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江小楼那边,你可别忘记了,得盯紧!”

    “大人,您身体不适,这件事也可以暂时搁置起来,等您康复了也不迟——”严凤雅想要捂住口鼻却又不敢,只能低声道,表情显得无比恭敬。

    梁庆不以为然地道:“不妥,这丫头狡猾多端,迟则生变,你要速战速决!”

    速战速决,说起来容易,那紫衣侯说了要留人,江小楼又是个病秧子,水牢那点挫折已经让她皮开肉绽、命悬一线,他哪里还敢再刑讯逼供,严凤雅小心翼翼道:“那属下再试一试……”

    “好了,你下去办吧。”梁庆说这话只觉得面上瘙痒,不自觉地用手指抓了一把。

    严凤雅见状简直是心惊肉跳,却又不敢多说半个字,讷讷地退了出去。等他一出来,立刻吩咐人将整个院子封锁起来,除了每日里的三餐供应和大夫看诊,寻常仆从一律不许轻易进出。但梁庆积威已久,他不敢轻易违背,当天下午便去找江小楼。

    江小楼养病的地方,是一间条件简陋的厢房,守备森严,形同囚牢。除了看诊的大夫,她没办法与任何人接触。

    江小楼身上有伤,依旧那么美貌婉转,只是瘦了许多。见到严凤雅,她淡淡含笑,如第一次相见那般温柔和气,气质娴雅。

    “严大人,今日怎么会来看望我呢?”

    这口气听起来没有丝毫敌意,仿若旧日友人来访。严凤雅皱了皱眉头,不管身处何种环境,这女子都是眉目风流,眼眸明亮。

    明明身陷囹圄,体遭酷刑,却是语笑嫣然,毫无畏惧。

    人在富贵显达的时候养尊处优、气质高贵不难,难得是落了架的凤凰,还能保持当日的气度和心境。

    这个女子,无论如何都不是简单的人。

    “你倒是悠闲自在的很,看来病全好了?”严凤雅带着审视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江小楼声音温和,眼眸淡然:“不过苟延残喘罢了,怎么,梁大人没有亲自来审问?”

    她开口便直接问起梁庆,严凤雅面色微变,看她的眼神,多了一分冷凝。

    江小楼只是同样望着他,没有半点退缩之意。

    严凤雅眼眸不善,口吻严厉:“江小楼,你是我见过最胆大包天的犯人!别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你一日在我们手里,就一日没办法得见天日,生生死死都是我们说了算!”

    他的态度十分倨傲,眸子里深敛了残忍。

    江小楼却并未被这种疾言厉色的态度吓到,她只是和和气气地道:“严大人,我不过是问一句梁大人安好,你便如此生气,难道大人的病情加重了么?”

    严凤雅一时语塞,眼前的女子靠在椅子上坐着,表情毫无怯懦温顺,眼神闪闪发亮,更透出一种与生俱来的妩媚,当她向着他笑的时候,妩媚之中隐隐有冷冽渗透而出,直逼人心。

    梁庆曾经提醒过他,江小楼不是一个能够轻易对付的角色,让他不要掉以轻心。现在她三言两语之间便试图探他的话,严凤雅心头不由一凛。难道说傅朝宣透露了什么?不,不会,此事非同小可,傅朝宣绝对不敢到处乱说!再者自己刚和对方说完话,也没有泄露消息的时间。他这样一想,心头便很慌乱,只是这种情绪不能在江小楼面前泄露出来,他只是强自按捺了,故作镇定地冷冷道:“梁大人当然身体安康,你一个囚犯,哪里有资格过问大人的去处?我劝你不要闲操心,还不如想想你自己!”

    他越是掩饰,越说明心底发虚,看来傅朝宣已经成功引起了他的恐惧。

    这世界上还没有不怕麻风病的人,只不过对于梁庆残酷手段的忌惮使得他暂时不会发作,这种忌惮能维持多长效果,那可就未必了。

    江小楼心中念头快速地闪过,唇边的笑容却依旧风雅,她只是语气悠然地道:“大人,我早已经说过,没有罪让我怎么承认?你再问一百遍、一千遍,我依旧是无罪的,只怕你只能空等了。”

    严凤雅极为恼火,心口窒闷,从来没见过这等油盐不进的人,令他觉得烦躁又恼恨。原本为了梁庆的事情他就头大,现在还要从一块顽石嘴巴里套话,这日子简直痛苦至极。看人家这态度,到底他们俩谁才是囚徒?

    “若是你执意不说,”他脸色越拉越长,越发威严,转身对旁边衙差道,“送她回牢中!”

    他这个模样,分明就是气急败坏。

    江小楼很清楚,她这般挑衅,对方若不快,将她再次丢进水牢也未必不可能。

    可越是聪明的人,越是懂得隐忍。这么容易就被人挑起怒气,这个人的聪明也是很有限的。

    江小楼闻言,轻轻一笑,径直站起了身,脚步很慢地走到了严凤雅的身边,眼眸平静无波:“大人,世人做事无非一个利字,你逼我入罪,对你本人没有任何好处啊!”

    严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凤雅身体一震,瞧着江小楼的眼神微微一动,他止住衙差上前的动作,冷冷道:“你们先退下!”

    两名衙差不声不响地退了出去。

    严凤雅打量了江小楼半响,不由勾起冷笑:“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小楼分明瞧见此人眼中戾气毕现,却只是轻言细语:“大人,我的意思不是很好理解吗?你们逼我认罪,不过是为了江家财产,可事实上对于大人你而言,财产是属于梁大人的,他可会分给你一分一文?”

    梁庆是一个极为小气的人“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纵然让他得到了江家财产,也绝对不会收缴国库,更加不可能分给别人,江小楼这话一说出来,严凤雅立刻道:“你是想要挑拨离间?”

    江小楼叹了口气:“是挑拨离间,还是直言不讳,谁能比大人你心里更清楚?”

    “哼,有些人天性卑贱,一家人都死绝了,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简直是可笑之极!”严凤雅满面都是嘲讽。

    江小楼唇挑浅笑:“大人说得不错,江氏不过区区商户,本就卑贱得紧,家人也全都没了,所以我更是无所顾忌,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大人聪明果断,能说会道,很得梁庆的赏识,也算是他身边极为信任重视的人了,为什么不能多听我说几句呢?”

    严凤雅没想到江小楼突然转了话头,看她的眼神带着一点捉摸不透。

    江小楼只是望着他,神色从容:“大人你跟着梁庆五年,一年前刚刚升上京兆少尹,当真是可喜可贺,这正说明在梁庆的心目中,严大人是他的亲信。”

    严凤雅下巴微抬,更显得倨傲:“那又如何?”

    “三个月前梁庆夫人康氏宴请她的族人,大人你正巧上梁府,康家乃是名门望族,梁夫人认为你身份不高,上不得台面,所以吩咐人将你拦在门外——”她话说了一半,却是破有深意。

    事实上,梁庆十分善于逢迎献媚,凡是皇帝看不顺眼的臣子,他都要罗织罪名诬陷。为了达到目的,他在全国各地招一帮人,皇帝想要除掉谁,他就让这帮人一起罗列罪名诬告,最后将这个臣子置于死地,替皇帝找到光明正大除掉眼中钉的理由。严凤雅就是他豢养的这帮人之一,因为聪明伶俐,能说会道,一向很得梁庆的赏识。梁庆性情多疑,很少信任人,明明有两个京兆少尹,他却只任命了一个。手底下那些功曹参军、司录参军、司户参军等人,因为有些是前任京兆尹留下,又与京城各方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他并不信任。

    严凤雅祖上不过出了一个穷秀才,到了父亲一代早是个破落户,却因为梁庆的赏识从此进入了朝堂,成为出身草根的新兴官僚。但他在别人面前可以洋洋得意,在梁夫人的面前就什么也不是了。康氏虽不是京城显贵,却是冀州百年大族,哪里瞧得起他这样的出身?当然会将他拒之门外。

    严凤雅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听说梁府设宴还准备整理衣冠进去,没成想却被下了逐客令,这可太伤自尊了。他千忍万忍,终究没有忍住,一时向身边人抱怨了两句,这话传到梁庆的耳朵里,私下里命人将他捆绑起来痛打一顿。他一下子醒悟过来,自己的一切都是梁庆给的,万万不能撕破脸,于是毫无廉耻地跪下求饶,梁庆教训了他几句就让他走人。严凤雅害怕对方心中仍旧存有怨恨,特地搜罗了大批名贵的礼物去向梁夫人行贿,还悄悄送了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给梁庆。梁庆有了珠宝和美人,很快将此事给忘了,可严凤雅却是寝食难安。他一直帮着梁庆办事,自然知道对方心狠手辣,虽然一时原谅他了,回过头来仔细一想,难保哪天不翻旧账,到时候他可真是死路一条——但这个隐忧他一直藏在心坎里,从不肯对任何人说起,一下子被江小楼道破,不由面色忽青忽白,难看至极。他快速走到门口,厉声吩咐所有衙役都退出院落,这才重新返回。

    “这种事,你到底从何得知!”他粗声粗气地逼视着对方。

    江小楼只是平淡道:“国色天香楼是什么地方,梁大人又是何等身份,很多消息不用打听就会自动传到我的耳朵里。严大人有空想这个消息从何流出,不如好好想想若是将来梁庆向你翻旧账,你该怎么办才好。”

    严凤雅脸色刷地一下白了,而这时候江小楼面上的笑容缓缓退去,露出丝丝嘲讽。

    这个丫头,一举手一投足风情潋滟,看起来温柔婉约,特别容易让男人沉溺,实际上却是步步紧逼,犹如荷塘里的水草,不经意之间便会缠死你的脖子。

    佛口蛇心的女人他见得多了,却极少见过这种风姿卓绝的。

    那一双美丽的眸子,让你无论如何恨不起来。

    那些沉积的怒火,一点点被强压下去。他终于看出江小楼是在故意激怒他,或者说她早已预料到了他的反应,正在试图引他入圈套。越是愤怒的时候越是要忍住,他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可那又如何,以为仅凭这一点就能挑拨我和大人之间的关系吗?痴心妄想!”他毫不留情地说道,用的是十足轻蔑的语气。

    江小楼的面容柔美温顺,黝黑眸子看似清澈,实则深不见底:“我只是在提醒你,好好想清楚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

    傅朝宣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好听到严凤雅在愤怒地咆哮:“你这个狡猾的女人,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要命人勒断你的脖子!”

    他脸色一沉,悄悄借着虚掩的门向内望去。

    严凤雅面上满是难堪,却没了刚才的鼎盛之气,不过颓废地坐在椅子上,神情不振。

    江小楼道:“严大人,是一辈子做一条狗,还是爬上去做人上人,全在你一念之间。”

    严凤雅顿时暴怒,猛地扭头瞪着她。

    这一刻,傅朝宣绝对不怀疑,若是有可能他一定会扑上来掐住江小楼的脖子。可最终,严凤雅不过只是瞪着,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他轻轻吁了一口气,想要悄悄向江小楼使个眼色,示意她不要操之过急,严凤雅逼迫不得。

    江小楼却并没有看他的方向,只是毫无退缩之意地望着严凤雅:“我听人说,大人原本叫严昌盛,这也是个好名字,为何要改名呢?”

    严凤雅不吭声,只是冷冷地盯着江小楼。

    屋子里的空气一瞬间凝滞,傅朝宣一直试图引起江小楼的注意,她却置若罔闻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

    整个房间里,只听到她婉约柔和的嗓音:“凤凰乃是百鸟之王,一飞冲天之物,而雅这个字,当然更是意境深远。雅操是指乐曲高雅精妙;雅篇是优美的篇章;雅量高致是说人气度不凡,情趣高尚;雅人深致是说风雅的人自然有深远的意趣……你瞧,不管是用在哪里,都是高尚言辞,这不正是贴合了大人的心境么?”

    明明有名字,却偏偏要和凤凰、雅扯上关系,这一方面说明严昌盛对于高贵地位的向往;另一方面则从反面向江小楼展现出他深刻的自卑。若非对于低下的出身耿耿于怀,他何至于连名字都改了,又何至于说起江小楼出身商户的时候那般愤愤。在他看来,大抵是觉得江家这样的富豪比他还要更卑贱一些的……

    可笑的想法,可笑的人,但用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却十分有效。

    严凤雅充满狐疑地盯着对方,面色阴晴不定。

    “大人不妨扪心自问,梁庆如此喜怒无常,又能对你有多少信任,将来若有一日他想起旧账,只怕大人会沦落到比我还惨的地步。”

    严凤雅含怒的眸子一下子有些畏惧。

    “大丈夫为建功立业,虽至亲亦忍绝,纵为恶亦不让,可以置伦常于不顾,也可以置良心于不顾。只要有利于自己的地位,又有什么不可以干的?大人你才华高绝,聪敏果敢,论手段论魄力又有哪里不如梁庆?不过是机遇罢了,全是因为大人没有碰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江小楼声音平淡轻缓。

    严凤雅望着她,似乎呆住了,眸子里渐渐燃起一丝莫名的火焰。

    “大人这样尽心尽力的辅佐梁庆,可在他眼中,大人连狗都不如,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简直是直接把你的一片热忱放在地上践踏,我真是替大人您不值!”江小楼惋惜地叹了口气。

    傅朝宣看着江小楼,不由也跟着愣住了。

    若论起罗织罪名、角谋斗智、构人以罪、兼且整人治人,梁庆绝对是个中高手,但他绝对想不到,就在他养病的时候,已经有人如法炮制,甚至更高一筹!

    严凤雅的神色变幻不定,显然正陷入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当然知道江小楼说这番话是不怀好意,但他更清楚对方说得没错,梁庆是一个小人,今后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想起自己曾经的不敬,到时候真是有嘴没处说。再者,自己跟着他这么多年,好容易才爬上一个少尹的位置,但今后想要晋升,除非梁庆先上去……可眼下看来,这种机会实在是凤毛麟角,自己少有升迁可能。

    一辈子这样仰人鼻息,不是太痛苦,而是生不如死。

    他拼了命往上爬,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彻底摆脱低贱的出身,如果能够当上京兆尹,取梁庆而代之,他改变的就不仅仅是个人的仕途,而是整个家族的命运。

    有了这样的诱惑,哪怕明知道江小楼给他挖了一个陷阱,他也会跳得义无反顾。

    这两日代行京兆尹职权,他早已尝到了甜头,若是能长久占据这个位置,那他真会达到人生最高峰!越想越是兴奋,几乎一时几乎压过了心头对梁庆长年积累的害怕。

    江小楼一直在轻巧地观察着对方的神情,他的眉头慢慢舒展开,眼神也变得野心勃勃——

    “人生在世,就要敢于向上攀登,若是大人畏首畏尾,战战兢兢,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建树。”她加了一把柴,语气似春风般轻柔,“当然,如果是过去,梁庆一手牢牢把握权力,大人贸然行动只怕得不偿失,毕竟在京城中他的人脉更广,支持他的人也更多。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听说梁大人卧病在床,他可是个极为顽强的人,通常情况下他绝对不会将权力交给别人的……所以我想,他一定是得了很重的病,大人若是有心,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这样温柔的语气,却如一把利剑,一下子刺中了严凤雅的心脏。

    他浑身一阵颤抖,想要站起来,却是双腿打软,浑身无力。

    最好的机会,最好的机会,这一辈子他可能就只有一次机会。

    梁庆得了麻风病,这件事一旦传扬出去,他立刻就要卸任,那就是自己最好的机会!

    这是老天爷知道他日日夜夜都在期盼着向上攀爬,给他的恩赐!

    他心头一阵哆嗦,然而看到江小楼清亮的眼神,猛然惊醒过来,厉声道:“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江小楼笑了,神色是那样理所当然:“大人,你可别忘了,梁庆不但杀了我大哥,还将我抓入牢中百般折磨,我当然不会站在他那一边。”

    她不会站在梁庆一边,也未必会站在严凤雅一边,只是这一点,当时的严凤雅压根没有察觉到。

    敏锐、狡猾、温柔可爱的江小楼,不动声色之间就说动了梁庆身边的头号帮手,这种本事太令人惊奇了,傅朝宣眼睛都转不开。只不过,他早已被江小楼的神采飞扬迷惑,压根想不到她背后还有深意。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严凤雅不是傻子,他冷静下来以后,故作漠然地问。

    江小楼面上笑意清淡:“大人,你我非亲非故,你不需要相信我,只要知道我比你更憎恨梁庆,日日夜夜都在等着他的下场就好。他若死,我开心,你开心,大家都开心,又有什么不好?”

    “哼,你说得倒容易,他可是京兆尹,不是小猫小狗,说死就死!”严凤雅当然知道江小楼对梁庆的愤恨犹在自己之上,此刻不禁下意识地道。说完了这一句,他立刻意识到自己错了,对梁庆之死表现的这样在意,分明就是承认了自己的心思。

    他不想被江小楼捏住把柄,这太危险!

    心念急转,他早已起了杀心,眼眸似野兽暴怒时的凶残:“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

    江小楼笑意倏然敛去,眸子里面顿现锋利,身上也多出一丝凛然之气,冷酷漫天盖地,扑面而来:“大人若是杀了我,再无成功可能,严氏一门,永无出头之日!”

    不知是被这股突然的杀伐之气笼罩,还是一时无法接受眼前这个与刚才判若两人的江小楼,严凤雅一下子镇住。

    江小楼的声音亦如寒铁:“大人,梁庆为官多年,实力雄厚,绝非你一个人光靠着野心可以扳倒。今日我在此断言,若无我,事必败!”

    严凤雅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牙齿有些隐隐发抖。

    这些年来落在他手中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狠毒有之、狡诈有之、凶残有之,但那些女人加在一起都比不上江小楼,她不光聪明,而且善断,竟然瞬间看穿了他的心思。是,他太想要爬上那个位置,有一丝可能的助力都不会轻易放过。更何况,不管江小楼有什么目的,人都还在他的手上,他不会有半点吃亏。相反,如果现在杀死这个女子,紫衣侯那里交待不了不说,若她真的有方法帮他呢?

    虽然心头隐隐有了一个如何成事的方法,但现在并不成熟,他还需要更多的主意。

    一个共同的敌人,足可以让他对江小楼另眼看待。

    想了半天,他暴怒之色退去,慢慢被犹豫所取代:“你真的有信心,不会中途出什么岔子?”

    江小楼看出他的色厉内荏,却并不当面戳穿,褪去刚才的冷凝,和颜悦色地道:“大人,万事万物只要你肯下苦功,没有什么得不到的。你若是求不得,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的愿望不够强烈。不管他再强悍都好,总有弱点可循,只要抓住有利时机,给予那弱点猛烈一击,自然水到渠成。当然,机遇是可遇而不可求,真的到了,你就得好好把握!”

    严凤雅站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子,一会儿看看江小楼,一会儿又满脸踌躇不安。

    他觉得江小楼一定在打什么主意,但那又如何,只要能打倒梁庆,他极有可能取而代之,管江小楼动什么心思,与他毫无相干!

    傅朝宣感觉到严凤雅内心的激烈斗争,但此刻的临门一脚必须成功——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严凤雅陡然停住步子,回过头来阴冷地盯着江小楼:“不行,太冒险了!”

    傅朝宣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

    完了!

    江小楼却不急不缓:“大人听说过赌石么?”

    翡翠在开采出来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方能知道究竟。赌石如赌命,赌石人凭着自己的经验,依据皮壳上的表现,反复进行猜测和判断,估算出价格。买回来一刀剖开,里边如果色好水足,顿时价值连城成为巨富,也有可能里边无色无水,瞬间变得一文不值,这就是赌石的风险。

    “一刀涨,一刀跌,一块石头可能使人暴富,也可能使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赌赢了,十倍百倍的赚,一夜之间成为富翁;赌输了,一切都输尽赔光,一无所有。这是最疯狂、最刺激、最残酷的勇敢者游戏!”

    解石刀一闪而逝,切开的不只是石头,还有人心。

    “严大人,身为赌石的人,一要有挑战精神,二要胆色过人,第三是要有丰富的经验和实力——并非人人都能做到。”

    傅朝宣看着严凤雅的脸一点点涨红,眼睛里强光暴起,显然被江小楼说得心动神摇。

    江小楼却是不动声色,甜美一笑道:“一旦开出玉,价钱就会千倍百倍的疯涨。人生也是这样,无常却又有常可循!只有真正懂得把握机会,有实力、有魄力的人才能取得成功。老天给了你这样的机会,却因为畏惧而放过了,只能接受十赌九输的结局!”

    江小楼的身上有一种非凡的力量,坚强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并且她会用超人的毅力和果敢把它们坚持到底。

    而严凤雅刚开始气势汹汹,开声夺人,最后变得溃不成军,一败涂地。

    这一幕,如同两军短兵相接,刀枪相击,委实太过精彩,以至于傅朝宣都屏住了呼吸。

    江小楼不骄不躁神态自若,清湛眼眸目光灼灼:“你觉得,这一块石头开出来,会是玉,还是石?”

    啪地一声,傅朝宣分明听见严凤雅神经断裂的声音。

    严凤雅眼眸通红,已然下了决心:“好,说得好!”

    傅朝宣刚刚松了一口气,严凤雅却立刻又道:“不过,光是这个还不够,并不能让我相信你的诚意,我要江家的财产!”

    傅朝宣一愣,立刻涌起满腔愤怒,严凤雅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官僚,这就是官僚的丑恶嘴脸!

    明明除掉梁庆他获利最大,可现在却装作吃亏的模样向江小楼讨要好处,简直是匪夷所思!

    “大人,江家的确有财产。”江小楼轻言细语,恍若不觉对方的狼子野心,“原本我想过,若是我死了,情愿将这些财产的藏身之处永埋地下,也绝对不会告知梁庆,可我与大人之间却不同,我们没有血海深仇,钱与其被梁庆夺走,不如交给大人更好。”

    “此言当真?!”严凤雅眼眸一亮,这些年收拾了不少人,但大多数钱财都被梁庆搜刮去了,他可没有捞到半点好处,只能从死人身上剥皮,那又能有多少?江家不是一般的富豪,他这回定然可以积累下大笔财富,将来仕途上也可以用来打点,不过——“你可是出自真心?”

    江小楼太过狡猾,他不能不预先防备。

    江小楼微笑道:“当然是真的,我人还在大人手中,又怎么敢与你耍花样呢?”

    她笑容温顺,形容优雅,妖娆动人,如朵夜下怒放的香昙,叫人不知不觉心头微动,严凤雅眼神有瞬间的迷离,但很快恢复平静,等京兆尹到手,要多少美人都可以,眼前这一个……也未必到不了手!只不过如今一切都是未知数,他必须按捺住:“你可记住自己说的话,若是想要糊弄过去,也别怪我无情!”

    若说刚刚的一席话已经勾起了严凤雅的野心,那么江小楼的许诺,便是让他野性狂炽的最后一把火。

    连骨子里的畏惧和犹豫,都被这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江小楼道:“城中锦绣钱庄,存有一万两银票,单据就在——”

    严凤雅那双眸子终于变得彻底通红。

    江小楼止住话,慢慢道:“现在告诉大人,您还会放我出去吗?怕是——不妥吧。”

    一盆冷水浇下去,严凤雅忍不住咬牙切齿:“那你什么时候才会告诉我!”

    江小楼语气神秘:“当然是你我共同的敌人倒下之时,不过到时候,你也得答应放我离开。”

    严凤雅沉思良久终于答应,最后心满意足地离去了。傅朝宣避到了廊后,看着他走出空空的院落。

    等严凤雅离开,傅朝宣才走入房间,

    “你太冒险了,简直是与虎谋皮!”他的神色充满担忧。

    严凤雅是什么心思,江小楼并不在意,他与梁庆的恩怨,她亦不会在乎。

    如今是对方的机会,何尝不是她的?只要利用得当,她很快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傅大夫,人在做,天在看,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她的口气淡淡的,带着一种云淡风轻的漠然。

    “可你怎么能许诺将财产交给他,他比梁庆又好得了多少?”傅朝宣心中着急,汗湿鬓角,“跟这种人打交道、做交易,你有几个脑袋?最重要的是,你怎么能用和梁庆一样的卑劣手段!”

    江小楼目不转睛地瞧着他,却是笑了。

    在她看来,做事要从征服人心着手,让人自觉自愿的为他自己的欲望付出。江小楼首先为严凤雅描绘一幅美好的蓝图,并逐层深入地劝服他相信一切都会成真,直到他心悦诚服。其实,这已经不是高明的谋略,只是从人性的贪婪出发,预先谋算对方的心思。

    “傅大夫,梁庆害人无数,一方面源于他的心狠手辣、无耻之极;另一方面,他的心机和手段其实也不乏高明之处。你如此正直善良,却过于小看了他,所以才会吃亏上当、遭其蒙骗。揭穿梁庆的害人把戏并不重要,洞悉其奸、勿受其害也仅仅是稍有进步,只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才能还世界一片清明。”她微笑着,这样说道。

    只有学会利用邪恶,才能真正战胜邪恶。

    ------题外话------

    “大丈夫为建功立业,虽至亲亦忍绝,纵为恶亦不让,可以置伦常于不顾,也可以置良心于不顾”是化用,原句出自唐朝酷吏来俊臣的《罗织经》。

    因为大家的齐心协力,小秦爬上了钻石榜和鲜花榜,感激所有的渣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