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50章  佛陀杀人

第50章  佛陀杀人

    江小楼得到这一本佛经之后,便一直默默诵读,连睡觉的时候都放在枕边。胥卒一再嘲笑她,因为她的身体状况没有因为信佛而好转,相反,她病得更严重了。高烧不退,甚至开始剧烈的咳嗽。这种咳嗽破坏了她的喉咙,连说话的时候嗓音都十分沙哑。送来的食物她都不能碰,只能喝一点清水和少量的稀粥,严凤雅怕她真的死去,又邀请傅朝宣来监狱看诊。可是这一次,他以事情太多而拒绝了。

    直到傍晚,江小楼也没有得到预先应该来看望她的傅大夫。

    胥卒冷嘲道:“看,你的花容月貌这回也不管用了,傅大夫看到你都想吐!”

    江小楼只是平静地躺在床上,唇角微微翘起。傅朝宣不来,若非真的有事,就是在故意躲避。他害怕她,畏惧她,担心靠近她会改变原先的看法。或者说,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第四天就这样过去,距离死亡之约,只剩下六天。如果六天后她无法成功,就一定会命丧此地。

    蜘蛛的网被一只大飞虫撞破,有了一个很大的洞,它紧锣密鼓地爬来爬去,忙着修补旧网。

    第五天,她终于看到傅朝宣走了进来,然而这位年轻的大夫面色苍白,眼睛里似乎有点迷茫。他照着往常一样替她搭脉,然后仿佛不经意地道:“听说你姓江,江承天是你什么人?”

    “那是我过世的父亲。”江小楼声音温和地说,“你知道他么?”

    她的声音柔和,却十分沙哑,叫他心头一跳,不自觉地低下了头:“是的,我知道他,他这一生做了很多好事,修桥、铺路、造福百姓,他是个大善人,在不少寺庙里都有他的长生牌位。”

    江小楼向他投注的目光意味深长:“这么说,你去打听了。”

    傅朝宣没办法否认,他迫切地想要知道江小楼到底是什么样的背景,京兆尹隐瞒的很严实,消息没有传递出去,监狱里的人也大多议论纷纷,却没人真正知道江小楼的真正来历。他是个极为聪明的人,故作不觉地从严凤雅那里套话,了解江小楼的身世,随后他出去四处打听,才得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江承天是一个善良的商人,做了许多好事,他的女儿原本是秦家未来的儿媳,秦思却琵琶别抱,可以想见江小楼的愤怒,那么她意图杀人的事情就有了理由。

    “不管如何,你不该玷污你父亲的英名。”他这样责备,声音却非常温柔,脸上的厌恶不知不觉消失了。

    江小楼轻轻一笑,眼前这个人已经不知不觉向她迈出了一步,她要做的是让他走一步、再一步。所以,她诚恳地道:“我没有杀人。”

    她的眼神、言语、举动,都是那样的真诚,她扮演的是一个对佛祖有着虔诚信仰的女子,只可惜——当初那个信仰佛祖的江小楼已经死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些浅薄的话吗?若是你真的无辜,梁大人又为何要冤枉你,难道他试图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好处,还是有人在威逼利用?”他十分不解,这样的不解一直困扰着他,令他坐立难安。

    江小楼神色平静,唇边带着文雅的笑:“你真的不知道梁庆要做什么吗?”

    “我不知道,他只是让我来替你治病。”

    “可是,你也替他治病,深得他的信任。”

    “我没必要骗你,信佛的人不会说谎,这是要下地狱的。”傅朝宣皱眉。

    “那就是梁庆隐瞒的太好,他希望得到我江家的财富,所以设计陷害,希望我死在这里。”

    “这不是事实!”他反驳道,“你现在还活着,并且他们千方百计让你活下去。”

    江小楼叹息着:“是的,因为他们还没有从我口中得到江家财产的下落,所以我自然不会死。”

    傅朝宣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我不相信梁大人会做这种事!”

    “你是个大夫,不是官员,我不求你相信,因为你是否相信对这件事都没有任何帮助。或许你是他的同谋——意图从我身上套取什么情报。”她的神色闪动,变得不安,充满了怀疑。

    傅朝宣的脸立刻涨红了,目光迸火:“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如果跟他是同谋,压根不需要费尽心思替你看诊!”

    他说完这句话,突然愤怒起来,快速站起身就要往外走,然而胥卒此时走到了牢房门口,她充满怀疑地向内看了过来。

    江小楼的心就在此刻猛然一顿,这是一个赌注,极为危险,如果傅朝宣将她所说的一切都透露出去,她可能无法实施下一步的计划。但如果赌赢了,她就一定能顺利达到目的。

    于是,她用一双恳求的眼睛盯着他看。

    “我口渴了,倒一杯水来。”他最终颓然地对着胥卒这样说道。

    随后,江小楼听见胥卒脚步声渐渐远去了。傅朝宣不再和她说任何一句话,在喝了一杯水之后,沉默地离开了。

    在傅朝宣离开后一个时辰,梁庆到了。

    江小楼有一瞬间的紧张,她必须做好准备,防止傅朝宣说出了什么,那样她就得走另外一条路,费的心思也更多。然而梁庆只是微笑着道:“这份证供,如果到时候你不肯画押,有人会帮助你画押的。”

    江小楼看了一眼,是谋反的证供。

    她冷笑起来:“梁大人,你这是预备造假么?”

    “假亦真时真亦假,只要我愿意,这就是真的。江家人会成为谋逆,那些与你们家无关的族人也会跟着一起遭殃,九族……啧啧,这可不是一两百人。”

    江小楼笑了:“那大人可要记得,秦家曾经与我江家有儿女之约,千万别放过他们。”

    梁庆一瞬间沉下了脸:“江小楼,你真是死性不改。在监狱里呆了这么久都认不清自己的身份,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多少本事能熬下去!”

    他站起身,讥讽地冷笑了一声,走了出去。

    江小楼很清楚,她只剩下五天的时间。

    但她没有表现出焦躁的情绪,正相反,她无比镇静,默默等待,垂头诵经。

    胥卒的脚步从走廊尽头走来,停在她的监狱面前,随即嗤笑了一声,离去了。

    江小楼静静听着脚步声离去,她很清楚,年轻的胥卒暗中喜欢着俊美的大夫,她代替梁庆监视着自己,每次看到自己在念经,自然会告诉傅朝宣:那个女人又在做一些没用的事情,犯罪就该受到惩罚,念经又有什么用。可笑的是,这个姑娘没有发觉,她爱恋的人身上带着浓重的檀香味道,手腕上还挂着一串佛珠,他是个佛教徒,很虔诚。

    时间寥寥无几,而傅朝宣一直毫无动静,显得格外安静。

    第六天,傅朝宣依旧来了,只是面色比往常看起来更难看,他盯着江小楼一会儿,才道:“你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不能继续在这种地方待下去了,否则会死的。”

    他一直假装自己无动于衷,但这六天来,他一直紧密关注着江小楼的身体状况。她是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有着世上最动听的声音,最皎洁的面孔,可是她却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他只能看着这一朵花慢慢枯萎。他是一个大夫,也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这几日他不自觉地受到她的冲击,经受着良心的敲击。他一直在思考她所说的话,悄悄派人去打听江家的事,得到的不过只言片语,却让他开始摇摆不定。

    他不知道该相信谁,是梁庆,还是江小楼。他感到心慌意乱,矛盾的感情让他举棋不定,一边是梁庆不断告诫他的话,一边是江小楼温柔的倾诉,而后者显然更有魅力。

    江小楼看出了傅朝宣内心的复杂,察觉到对方强烈的矛盾挣扎,不错,他对她升起了怜悯之心,对梁庆起了疑心,但她并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向他证明一切。她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如果大夫愿意帮助我,我可以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傅朝宣浑身一震,猛然想起梁庆的警告;江小楼是一个妖女,她会利用人的弱点不惜一切达到目的,千万不要被她诱惑了。这样的话几天来他反复提醒自己,直到坚定了信念才敢来到这里,他是修心养性的佛教徒,没有道理见死不救,既然她是病人,他就必须治好她,其他的一切都不要管。可现在,在这双充满魅力的眼睛面前,他的信心动摇了。

    “我当然不会给大夫带来麻烦,我只是需要你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佛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要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的人死在这里吗?”她的声音非常平和,带着一种恳切的请求。

    美貌,温柔,善解人意,这些不过是江小楼的外衣,薄薄的一层皮相之下,隐藏的是暴戾和阴鸷的灵魂,然而谁能透过美丽的外表看到那个愤怒燃烧的灵魂,谁又抗拒这样美好的诱惑?

    “我……虽然很同情你,但你毕竟是个犯人,我不能肯定你的清白,也不能审判你的罪过,更不能背着梁大人帮助你。”他犹豫再三,还是摇头。

    “你自己有眼睛,”她叹息着道,“但你却装作自己看不见,如果我真的有罪,他们手上已经握有足够的证据,为什么不直接判罪?一切的罪名不过是莫须有的,我唯一的罪过就是不肯认罪,不肯交出江家的财产。其实梁庆的所作所为,你不会毫无察觉,为什么还是不敢承认,执着的要认为我有罪呢?”

    傅朝宣的牙关紧咬,额头上隐隐露出青筋。

    江小楼笑了,轻轻摸索着佛经的封面,动作轻柔:“大夫,你有忠于内心活着吗?”

    傅朝宣见她不再对刚才的话题穷追不舍,似乎松了一口气:“忠于内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太困难了。”

    “难吗?”江小楼清亮的眼睛望着他,带着质询。

    傅朝宣叹息:“如果所有人都随心所欲,这个世界的秩序会变得很混乱,所以京城需要梁庆这样的人,我知道很多人在背后说他冷酷无情,执法严苛,但如果没有他,只会更糟糕。”

    江小楼轻轻摇了摇头,笑容中含着一丝难以隐藏的轻蔑。他蹙起眉心,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笑?”

    “我笑你可笑,你觉得梁庆的残忍是在维持这个世界的秩序,我却觉得他是一个滥杀无辜的刽子手。陛下依赖梁庆这样的人是为了维护皇权,而你呢?作为一个救死扶伤的大夫,一个信奉佛祖的人,为何也要被梁庆的假面具所欺骗?为何明知道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百姓的摧残,是对良善的践踏,为什么还要为他辩解?”她明明是在责备,可神色却依旧带着温柔和妩媚。

    他的心口瞬间好似被沸水烫过,一时之间满面通红,十分难受。他口口声声说不相信江小楼,事实上由不得他不信。她经历的痛苦,梁庆的风闻,甚至是这监狱里可怖的刑罚,都说明了梁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不过,从前因为梁庆的好言安慰,再加上他从未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发生,蛛丝马迹就这样被他忽视了……如今被江小楼这样当面指责,他心中愧悔交加。

    “你是一个修佛的人,可佛是什么,念佛的目的又是什么,为了自我的修行,还是为了普度众人?”她这样问道,眼眸闪闪发亮。

    他一愣,随即讷讷地道:“修佛是为了脱离自我的境界,救渡众生脱离苦海,从医也是这样,通过我的医术,我可以救更多的人。”

    “从医你治好的只是病人的身体,可你无法治疗病人的心灵。你知道地藏菩萨所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真实意义是什么吗?”江小楼目光在他身上停留很久,声音婉转,循循善诱,“菩萨知道,地狱永远不会空,因为人的欲念不会消失,地狱里的恶鬼不会消失,造业的业力更不会消失。菩萨誓不成佛,是以自我的牺牲去普度众生,他是用自身微弱的力量试图去改变这个世界。换句话说,如果你医治善良的人,他会去帮助更多的人,制造善念。可如果你帮助恶人,他会不断伤害人命、制造恶念,大夫,我这样说,您明白了吗?”

    傅朝宣完完全全的僵住了,几乎已经丧失了语言的力量。江小楼的语气十分温和,神态更是温柔,但这种温柔中带着一种魅惑人心的力量,让他不由自主跟着她的思路继续下去。

    “梁庆杀死了我的兄长,为了得到江家的财产,把我关进囚牢,使用种种刑罚,还要用一盆盆的脏水泼在我的身上。他使得一个无辜女子的名誉受损,尊严扫地,傅大夫,倘若您的母亲,您的姐妹也沦落到我的处境,您会如何,袖手旁观吗?”江小楼的神色渐渐变得冷淡。

    让一个人放下屠刀不是难事,但想要让他调转枪头,可就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但她很有信心,足可以应付一切的难题。从第一天开始,她便知道他是一个严于律己、刻板正直的人,甚至对年轻美貌的女子有着莫名的警惕心,或许这就是梁庆允许他来看诊的缘故。梁庆遇事多虑,且又心存猜忌,选中傅朝宣,是因为他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原则和态度,更不会轻易地被她所迷惑。一个年轻女子的美貌和眼泪会有很大的杀伤力,但对眼前这个厌恶女性媚态的男人只会起到反作用。当然,他并非铁石心肠,他信奉佛祖,身上总是带着浓重的檀香味道。这是唯一的突破口,江小楼利用这一点来打破他看似无坚不摧的城墙。用平和虔诚的心态让他相信她与他是同样信奉佛祖的人,找到他内心的弱点,一天、两天、三天……一点点去影响他、感染他、动摇他,直至最后控制他的思想。

    她宛如一只灵巧的蜘蛛,用她连绵不绝的丝,将傅朝宣卷进她的网中。

    身为女人,和男人并无不同,她应当比狮子更勇敢,比狐狸更狡猾,对背叛自己的人比蛇蝎更狠毒。可以慈悲向善,诚实温和,但如果有需要,她也必须懂得抛弃一切优良品质改弦更张。总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傅朝宣竭力克制自己,但依然感到额头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他诊治的是一个刽子手,一个屠杀无辜者的杀人凶手,这种想象让他觉得浑身发麻。

    江小楼观察着他的神情,眼眸依旧清湛如水:“人是不可能救赎自我的,你知道梁庆成为京兆尹之后的现状么?他的监狱里,陷害、杀人一天都没有停止过,这里的监狱每天都要死四五十个无辜的人。屠杀百姓,在他看来是家常便饭。那些试图弹劾他的人,从来没有成功过。知道为什么?因为陛下信任他,同时也需要他。只要他活着一天,就会有无数的人受到冤屈,堕入地狱。”

    傅朝宣只觉得脑袋里一团乱麻,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你……你……”

    “如果您愿意的话,请看看事实的真相。”她动作迅疾地解开裙袍,背过身去,将后背上的累累伤痕给他看。一道道可怖的疤痕已经裂开,张牙舞爪的留存于洁白如玉的皮肤上,蜿蜒遍布,终身不灭。

    这样的场景,并无半丝旖旎之态,反而带来一种恐怖的美感。

    “这是——”他脸色发青,整个人如遭雷击。

    “就是梁庆的同盟者,我的仇人所为。”江小楼重新披起衣衫,神色冷凝转过脸来,重新面对着他,“那些人不顾我的求饶,无视我的痛苦,强行抓住我,将通红的烙铁、尖锐的铁钳、细密的针尖一一落在我的身上,使得我遍体鳞伤。那时候我哭得透不过气来,几乎失去了知觉,我拼命乞求佛祖,但佛祖无法救我。由于疼痛和耻辱,我有千百次想要就这样死去。可我还活着,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的生命并不是属于我所有,这具血肉之躯,最初是由父母生养,我有义务使自己活得更幸福、更有意义,没有权力毁灭自己的生命。我憎恨梁庆,并非为我自己的仇怨,而是为了更多无辜的人,如今我能坚定地活下来,是为了替百姓除害。”

    傅朝宣隐隐预料到了什么,目光中逐渐露出一丝惊恐:“佛祖的教义是戒杀的,你真是疯了——”

    “不,大夫你行医救人,救下的到底有限,这不过是小善,而如果有人成功杀死梁庆,等于救了无数人的性命。那不光是救赎他们的身体,更挽回了他们的灵魂和尊严,这才是真正的大善。”她眼中暗暗流转的光泽,带着慑人的力量。

    傅朝宣难以遏制地后退了数步,瞳孔骤然收缩,脸色血色一瞬间全部褪去,四肢变得僵硬。

    江小楼分明瞧见,有豆大汗珠从他的脸颊滑落。

    江小楼望着他,神色十分平静。她很清楚,作为一个救人性命的大夫,他被她的这种想法吓坏了,杀人等于救人,她传达的是这样惊世骇俗的理念。而他分明是信了,却又无法阻止自己产生强烈的罪恶感。所以,她微笑道:“这是我的想法,我预备要这样去实施。大夫,你又是怎么看的呢?”

    他看着她,神情好似大半夜撞鬼一般惊骇无比:“我……我不可以违背戒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平日里看到的都是自己想看的,听到的都是自己想听的。可即便是眼睛真切看到,也会不由自主加上自己的判断,自己的思考。佛祖讲修功德,是要求找到自己的本心,并且让行为顺从本心。作为一个人,痛苦的时候就应该哭泣,快乐的时候就应该欢笑,愤怒的时候就应该宣泄,这才是人性,也是真正的本心。什么秩序,什么别人,都和本心无关。修行不拘一式,不困一境,这只是过程而已。人只要坦诚面对自己的内心就行了,这才是真正的修行。”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他的眼底出现了一丝碎裂。

    他的信仰,一点点地发生坍塌,尽管他不承认,可是在江小楼的目光前,哪怕是钢铁也要慢慢地碎裂。这样的美人,如此的言语,带着可怕的诱惑力和覆没一切的力量。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底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有一种同样的情绪被她挑起,这种感觉早已在他的心底埋藏很久,他一直靠着教义将它压抑下去,层层冰封。但是江小楼的话,一点点逼迫着那种感觉苏醒过来。

    可他怎么能?读了那么多年的佛经,为什么所有的压制力和克制力在她的面前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傅大夫,梁庆欺骗了你的信任,你对他同样充满怨恨和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愤怒——”

    “够了,别再说胡话!”他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急速地打断了。

    “你既然深深憎恨着他的欺骗,为什么露出这样的表情,为什么不肯承认自己的本心?因为你修佛没有到家,因为你害怕面对自己的愤怒。”她声音与平常的清雅无异,却一步步地将他逼入死胡同。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但你应该是这样想的啊。佛祖创造的世界应该是干净的,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真可怜啊,你一直很痛苦吧,竟然眼睁睁看着无数人受苦,还要继续过着欺骗本心、欺骗自我的生活。”

    他死死盯着她那张脸,一个劲摇头,最终身子发软,跌坐在地上:“我不会被你说服的……”

    “所谓的秩序只是权贵的场面话,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不是你是否能被社会容纳,而是你到底能否顺从自己心意活下去,仅此而已。如果能除掉那些垃圾,这个世界会变得干净。禁忌只存在于这个皇权的世界,你看看动物的世界,它们是怎样生活的?如果我是你,我会不遗余力地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傅朝宣被这种骇人听闻的话击垮了,同时被她的循循善诱给诱惑了。没错,他的本心也是这样想的,梁庆欺骗了他,伤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可他却身居高位、尸位素餐,自己还必须替这样的人诊治疾病……他是间接的凶手啊。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一点察觉,我可以想方设法阻止他!”他下意识地,喃喃地说道。

    江小楼从他的眼中看到的是隐藏的怨愤,本不该属于一个大夫,不该属于一个佛教徒的怨愤。

    诱他杀人,这是要堕入地狱的罪过,但江小楼并不后悔,因为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而不仅仅是为了诱导眼前的年轻男子。她怎么想,就怎么说,这就是她桀骜不驯的地方,因为她不甘心受难,她要复仇。

    “来吧,与我站在一起,把污染世界的人打倒,这并不难的。我也将与你在一起,打倒我们的敌人。”她带着些微的温柔,一字字道。

    他全身瘫软,然而精神却非常振奋,眼睛里隐隐跳动着一种异样的光彩:“对,我是他的大夫,这是佛祖赐于我的机会,最好的机会!”

    江小楼轻轻地笑了起来,这笑容里没有丝毫的得意,只有温柔可亲,柔顺体贴:“不,你首先要做的是安排好自己的退路,而不是急于求成。世上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只有保护好自己和家人,才能做到至善至美。”她的确是一个卑劣恶毒的女人,用一副善解人意的面孔去诱导他,可她不会送一个无辜的人入死地,她要的只是梁庆的性命。

    傅朝宣的神情已经被一种兴奋的情绪取代,他盯着她,极为认真地道:“对,留有用的身躯,不能轻易损坏,这才是佛家的教义。我必须先想到合适的方法,让你成功离开这里。”

    第七天,江小楼的病情加重了,她身上的伤口虽然开始结痂,但身体的热度更高,整个人开始出现昏迷的症状,梁庆开始不安,他反复催促傅朝宣加大药量,不管如何一定要保住江小楼的性命。傅朝宣似乎尽了最大的努力,可还是没办法改变病情恶化的趋势,最后他不得不好心建议梁庆把人从监狱里暂时移到监狱后面的官衙厢房。梁庆刚开始十分犹豫,可想到把一个死人交给紫衣侯的下场,他不得不同意这个建议。对于病人来说,布置简陋的厢房肯定比环境极端恶劣的监狱要好得多。

    江小楼并非是故意装病,她的病情是真的,一直觉得身体忽冷忽热,发着高烧。傅朝宣吩咐人抱来厚厚的被褥,让江小楼躺下休息。在接下来的三个时辰内,她一直昏迷不醒,大部分时间陷入一种难以摆脱的梦境,昏昏沉沉。她苏醒的时候,发现傅朝宣正坐在她的身边,垂头替她针灸。发现她已清醒了,他收了针,微笑道:“你的高烧已经退了,一切都会好的。”

    说完,他递过来一碗黑漆漆的药汁,江小楼皱了皱眉头,依旧端起来一饮而尽。因为舌头发苦,所以她根本没有办法分辨出药汁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

    喝完药,额头有些汗津津的,可是身体却没有原先那样痛苦,足可以证明傅朝宣的医术很好。

    “原先你所说的,信奉佛祖的事情是假的吧。”他突然这样问道,眉眼中带了一丝试探。

    江小楼停顿片刻,此刻她完全可以用同样的手段来蒙蔽对方,她有这样的能力和手段,可她不过道:“不,曾经是真的。”

    她说的是曾经两个字,这意味着她已经背弃了佛祖,不再信奉任何人了。傅朝宣一震,整个人似乎呆住,良久,他眼睛里涌现出一丝恼怒:“所以,你之前都是在欺骗我吗?”

    江小楼冷冷地道:“我七岁跟着父亲去庙中布施,叩遍了所有佛像;八岁京城饥荒,父亲开仓放粮救济流民;十岁父亲出资白银千两,为百姓修筑石桥。这些年我们江家行善好施,救济许多穷人,做生意公平公正,尽量多结下善缘。为何佛祖要降下灾祸,让我家破人亡?梁庆杀人无数,血债累累,为什么佛祖不惩罚他?”

    傅朝宣咬牙道:“人在地上做事,佛在天上监察,世人如何犯罪,他都记在账上。如同堤外洪水,慢慢往上升涨,大堤还未崩溃,世人以为平安。直到决堤之日,就是审判之时。”

    他用佛言来回答她,是希望她忍耐,江小楼却望着他,目光坚定:“不,佛祖不能判,我来。你若不敢,我也要一个人做到底!”

    傅朝宣面色阴晴不定,眼波急剧不安,看着她,内心变幻不定,半响都说不出话来。在监狱里一时冲动的答应,现在他开始怀疑,开始动摇。

    “我不强求你帮助我,但我会为这件事尽到全力。”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一个人怎么能做成这件事!”他神情一凛,目光锋利扫过来,声音也严厉几分,却难掩其中的关怀,“好,我答应帮忙,但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无辜受害的百姓。现在你预备怎么做,外面有多少人负责守卫着,你知道吗?那些人一个个手持长剑,若是你有半点异动,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江小楼闻声,面上并无欣喜之色,只是平静问道:“那么,大夫你能够按照我所说的一切去做吗?”

    傅朝宣目光微顿,落在她脸上。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神情极为认真。

    他只是郑重地点头:“我可以向佛祖起誓,一切都按照你所说的去做。那么,第一步我应该怎么做?”

    江小楼须臾才缓缓一笑:“秋高气爽,酒宴频繁,想必梁大人身上的疹子又犯了吧……”

    傅朝宣眸子一紧:“你怎么会知道他得了什么病?”

    江小楼秋水明媚的眼睛眨了眨:“监狱的日子过得很慢,不管是犯人还是狱卒,都要为自己寻找一点消遣。人人都在说,梁大人前些日子恐怕感染了风寒,又加上饮酒过量,脸上出了不少疹子,不能见风,所以不少案子都给搁置下来了,监狱里的犯人们怨声载道。”

    “的确不假,梁庆身体其实不适饮酒,但官场上应酬很多,他经常会因为喝酒过度而浑身起疹子,我在这方面独有心得,所以他会特地请我来治病。只是这一次他浑身疹子都很严重,甚至蔓延到了脸上,实在是有碍观瞻,只能暂时告假养病。”傅朝宣实话实说。

    “傅大夫,这世上的疹子有太多种了,你能肯定他是因为饮酒过敏而造成的吗?”江小楼眼底碎芒莹莹。

    傅朝宣微诧:“不是这个原因又是什么?”

    江小楼神色平淡如水:“慢慢想,你就应该知道会是什么。”

    傅朝宣越发不解,待见她笑容中颇有深意,才突地心头一凛。她轻轻凑近,在他耳畔低语几句。他回神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出。

    轻风缕缕,他站起身走到门边,向外面守卫森严的衙役看了一眼,随即迅速折回,轻声道:“此事——一定要谨慎行事。”

    江小楼轻轻一笑,妖娆娇媚:“大夫放心,只要你照我说的去做,一切都会很顺利。”

    梁庆因为性情阴鸷,体内火气淤积,每次饮酒后就会出现大规模的红疹,但只要傅朝宣一剂药喝下去,这红疹一天就会全消了,可这一次情况却完全不同,他一连喝了两天药,脸上的红疹却越发严重,甚至变成较大的红色斑块,严凤雅急得团团转,又请了傅朝宣来看,他照着往日里的方子加重了药量,然而梁庆原本的疹子并无转好的迹象。

    暂代一切事务的严凤雅来看望梁庆,特意拉住傅朝宣:“傅大夫,我家大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病情没有好转,反倒病得更厉害啊!”

    傅朝宣见到是他,面露难色:“的确,从前只要一剂药喝下去立刻便有好转,这一回反倒加重了病情。”他若有似无地向帐子里面正卧床休息的梁庆看了一眼,低声道,“严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

    严凤雅从对方凝重的神情看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连忙将他引出了屋子:“大夫有话请直言。”

    傅朝宣眉色凝重:“梁大人如今脸上的红疹已经变成较大的红色斑块,斑块表面十分粗糙,身上无法出汗……最要命的是,他刚刚告诉我,脸上有一种蚂蚁在爬行的感觉……”

    严凤雅一时不作他想,只是疑惑道:“你的意思是——”

    “我怀疑——他感染上了麻风病。”傅朝宣的眼眸氤氲出焦灼之态。

    严凤雅震愕,半晌才勃然大怒:“胡说,大人只是身上有点疹子,怎么会是麻风病!”

    傅朝宣面带急切:“严大人,我虽然年纪不大,可医术却是祖传的,若无七分把握,我是绝对不会在这里胡说八道的!”

    严凤雅怒气上涌,面孔发青:“大夫,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麻风病可不是普通病症,你这样的胡言乱语若被人传出去……京城舆论素来极度可怕,到时候一定会人心惶惶!你自作聪明,想过后果吗?!”

    傅朝宣也怒,上前一步,毫不退缩:“《金匮要略》中说过,麻风病人刚开始会觉得皮肤淫淫苦痒如虫行,或眼前见物如垂丝,或汗不流泄,或手足酸疼,针灸不痛,眼目流肿,内外生疮,小便赤黄,尿有余沥,面无颜色,恍惚多忘……这些症状,梁大人已经有大半,绝不可能是普通酒疹,你若是不信我,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去,严凤雅顿时急了,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大夫莫走,有话慢慢说!”

    严凤雅不是故意质疑,而是麻风病在大周一朝实在是人人谈虎色变,他原本以为梁庆不过是酒疹,万万想不到他竟然会有麻风病的症状。他见傅朝宣说的斩钉截铁,不由道:“大夫……麻风病不常见,大人怎会无缘无故染上,你说的可有十足把握?”

    傅朝宣面色平静,心中却是暗暗焦急,他原本准备直接向众人宣布梁庆的病情,然而江小楼却告诉他要先做两件事。第一,在梁庆的药方子里面加上数种海鲜干磨成的粉末。傅朝宣听到这样的主意吓得够呛,梁庆原本就浑身起红疹,加了海鲜伤口当然会溃烂红肿,发痒难耐,将来就算检查药渣子都查不出东西,海鲜粉早已经融化在药汤里面被吞下了肚子,谁会猜到其中竟然有这样的关节。第二,她要求他在严凤雅的面前特意透露梁庆的病情,而非众人跟前。

    见对方还是不信,傅朝宣哼了一声:“麻风病起之由,皆因冷热交替,流入五脏,通彻骨髓,用力过度,饮食相违……大人肝脏受损,本来就不能饮酒,却偏偏应酬极多,身体毒素越积越多,才会到了这个地步。严大人,这种病从感染到发作有一段时间,他极有可能很早就感染上了,只是一直没有发作。这事情非同小可,一定要尽早隔离,不要传染给其他人。”

    “隔离……现在?不……这不行!”严凤雅一下子慌乱起来,神色变得极为不稳。

    “如果现在不隔离,将来会传染给别人,严大人要如何交代?”傅朝宣神色严峻地提醒。

    严凤雅深知此事严重,大周律令规定,凡是京城的传染病人都要送往疠迁所进行隔离,为保护皇帝及朝廷官员,甚至规定官员家中发生传染病,如有三个以上的亲属被传染,即便官员自己没有被传染,也不得入宫,为期一百日。而麻风并非普通传染病,并不仅仅隔离了事……

    傅朝宣一边说,一边端详着对方神色。事实上他心中十分困惑,为什么江小楼只告诉严凤雅,隔离了梁庆又如何,想要他的性命还是绝无可能。

    这样想着,面前突然浮现起江小楼的面孔,眸子晶莹,笑靥如花。可是,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题外话------

    教义原文并非出自佛教,原文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将到。人在地上做事,神在天上监察。世人如何犯罪,他都记在账上。如同堤外洪水,慢慢往上升涨。大堤还未崩溃,世人以为平安,直到决堤之日,就是审判之时。”

    麻风病的记载出自《金匮要略》和《神农本草经》。

    顺便恭喜陌上花开同学也荣升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