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48章 酷吏难缠

    小说:娼门女侯|作者:秦简|【报告章节错误】

    听到这句充满威胁的话,江小楼却笑了,她毫不掩饰眸子里的惋惜:“大人,我曾经受到各种各样的重刑,全身上下骨头都断了,五脏六腑都受过重创,冬天怕冷夏天畏热,就连多走两步路都要气喘吁吁,大夫说我也没几年的活头,等同于半个废人,你说的那些刑罚自然可以试一试,就怕还没等你要到口供我就没命在了。”

    主审官的脸色从未有过如此的糟糕,他在这监狱呆了这么久,手段何其毒辣,哪个囚犯进来不是哭天喊地的求饶,江小楼这样娇滴滴的女子不消半个时辰就能让她老老实实的——但他太明白了,紫衣侯如果要杀一个人早已经直接杀了,将这丫头送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她臣服,如果真的死在这里可不好办,更重要的是,她和紫衣侯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还没办法摸清楚。

    主审官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江小楼,佳人似莲,雅致清丽,给整个黯淡的囚室增添了一抹亮色。

    优雅,安静,镇定,这样的女子显得那样与众不同。

    这是什么地方,她这样不畏!

    还是她真的如此愚笨,竟意识不到自己身处何处?

    主审官眉头打结。

    “要打就打,最好往死里打,千万别给我留着一口气,顺便告诉萧冠雪,人畜不同道,不成就是不成,我宁死也不会向他屈服!”江小楼故意将话说得语焉不详,叫人疑窦丛生。

    主审官思来想去越发不对,这年轻女子如此美貌,个性又嚣张,莫非她和紫衣侯有特殊的关系?还有她口口声声不成,难道侯爷是要逼着她就犯?可侯爷何等身份,想要多少女人都使得,怎么会独对她另眼看待。再者,侯府自有地牢囚室,侯爷为什么要把人送到这里来?她说什么刑罚都受过,莫非紫衣侯就是没办法了才把这个烫手山芋塞过来叫他收拾?想起那护卫曾经关照过,绝不许把人弄死,他想的脑袋打结,身上燥热,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

    于是他只能恶狠狠地瞪了江小楼一眼,吩咐身边衙差几句,随后那人便快步出去了。

    不多时,江小楼听到门后的铁门咔嚓一下,发出轻轻的脆响,她意识到,外面有人来了。衙差果然进来,向主审官耳语几句,主审面色大变,眉头抖动了一下,才冷冷地向着江小楼道:“你父亲和大哥犯下的是谋逆罪,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免得受皮肉之苦!”

    父亲和大哥犯了谋逆罪?江小楼现在明白什么叫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了,父兄一样都只对赚钱经商感兴趣,从来不会参与到政治中去,可现在这些人竟然随随便便给他们栽赃了一个罪名。谋逆?何其可笑!

    “大人,江家不过普通商户,哪里来胆量谋反?我父亲和大哥都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从无半点谋逆之举,您若是有证据,大可以把我一起抄斩,但若是没有证据,就别妄想从我嘴巴里套什么证据,因为这个罪名根本是子虚乌有!”

    “当然有证据!你大哥就是交代了谋反之事,我们才会将他处死。至于你……既然是谋逆犯的家人,当然也是知情的,你老老实实把你父兄谋反的过程详细说出来,我会看在你是弱质女流的份上让你少吃点苦头!”主审官疾言厉色。

    “我已经说过,江家上上下下都是普通的生意人,我不会交代根本不存在的事情。”江小楼冷冷地道。

    “你还没有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我的耐心很有限,恐怕等不了多久!”主审官的神色变得狰狞,一字一句地喝问。

    “大人,即便江家真的有人谋反,也要有人证物证,没有的话,哪怕你关我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也伪造不出证据来!”江小楼神色难以抑制的出现一丝嘲讽。

    “在这个监狱庾毙者,每年不下一二千人,你的身体别说熬上十年,恐怕十天都熬不下去。你可好好想清楚了,若是愿意交代清楚,我可以让人将你移到现监中去,纵然是死,也死得快活点!”

    这监狱之中,所有的犯人便溺、饮食、睡觉全在里面。冬天寒冷刺骨,夏天炎热潮湿,很少有不生病的,而且监狱夜里又不开锁,常常有人半夜死了,活人还得继续闻着死气睡觉,根本不能回避,因此受瘟疫传染的人很多。如果身体强壮、精力旺盛,或者还能活得长点,像江小楼这样的身体状况,只怕死得更快。刚才主审所说的现监,生活条件会稍微好一些。按旧典,这是用来关押犯事官员、轻罪犯人及涉案证人的,如果能住在那里,死亡的几率稍微小一些。寻常人如果听到这样的优待,只怕争着抢着要答应,但江小楼却只是神色漠然地道:“多谢大人好意,可我不会捏造事实!”

    主审官脸色僵冷,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门的方向。

    江小楼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她并未回头观望。她隐约可以猜到,这场审判是有人监听的。似乎有人处心积虑要逼迫她承认江家谋反,可江家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对方非要定这样的罪名又是什么缘故。用牛刀杀鸡?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主审官眉头皱紧,神色冷冷地道:“你以为什么都不说就有用么,江家过去的仆人已经提供了充分的证据,其中包括江家父子勾结地方豪强、意图谋逆的书信,我现在只是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如果你说晚了,到时候我也未必乐意听了!”

    他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江小楼的反应,试图从心理上给对方施加压力,然而江小楼只是面无表情,神情十分平淡,对他的言语毫无反应。

    “江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绝对不止江乘风给的陪嫁,你自己也清楚,除了那些店铺、京郊和周围数个州县拥有大量良田以外,还有许多农庄,听说你喜欢琴棋书画,他便连隐居深山的琵琶名家都给你请来了,银两流水一样的花出去,当别人都瞧不见吗?”

    “那又如何?江家也是数代人积累出的富贵,就算他们有很多钱,和谋反又有什么关系?”江小楼反诘。

    “哼,你以为光是富贵吗?你父兄就是利用这批钱财招兵买马,收买人心,意图不轨!”主审官蛮横地道。

    江小楼盯着对方:“招兵买马?收买人心?这又从何说起。”

    “他们两人一年倒有大半时间不在京城,四处以做生意为名联络地方豪强,这还不是证据吗?”

    压根是在胡说八道!做生意的人当然会到处跑,至于跟所谓的地方豪强联系,作为大商人,最重要的就是打点好各方关系,各地豪强望族正是最重要的主顾,人人都是如此,难道带了货物不能卖给豪门大户吗?等等,对方明知道这一点,又为什么要千方百计逼着她承认父兄是反贼,难道京兆尹收下秦家什么好处,非要逼着她承认江家谋反?不,不会,她已经是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秦家不会浪费这种心思。那又是为了什么?

    江小楼头脑飞速地转动着,面上却是一派平静地道:“大人,若是承认了谋反又如何,江家除了我之外已经没人可以满门抄斩了吧!”

    主审官心里一喜,刚要说话却硬生生顿住:“那就等你认罪了再说!”

    “大人慢慢等吧,恐怕这辈子你都很难等到这一天!”江小楼同样观察着对方的神情,在她说完这句话后,主审官越发恼怒,几乎难以抑制。

    “先将她押下去,改日再审!”最终,他怒气冲冲地指着她,厉声道。

    主审严凤雅心神不宁地进了门,立刻向屋内的人行礼:“梁大人。”

    梁庆正靠坐在椅子上,眼皮子都不抬。

    他年近不惑,却依旧是眼若寒星,鼻若悬胆,外表看来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书生,再加上身材颀长,举止文雅,若是别人瞧见决计难以相信他手上染了不知多少鲜血。

    严凤雅瞧出梁庆今天像有心事,自忖说话小心着点儿,便收敛了神色,端正地站着。

    梁庆端起茶杯,吹了吹,一股茶香徐徐上升,朦胧了他文雅的面容。

    “梁大人,审问已经结束了。”

    梁庆似是才注意到他,淡淡一笑:“来了,坐吧。”

    严凤雅哪里敢真的坐下,当即一副愧疚的模样道:“梁大人,属下不才,什么都没能问出来。愿领罚,扣俸饷、挨板子都行!若大人以为如此处罚太轻,即可把我革职,我也绝无怨言!”

    梁庆叹了口气,道:“人是紫衣侯送来的,叮嘱了必须得留着气儿,你的难处我怎么会不知道。”

    严凤雅松了一口气,拭拭鼻尖上泌出的汗珠:“多谢梁大人体恤属下,只是——这人一直关着,话问不出来,又该怎么办?”

    他其实心里很不明白,梁大人为什么要逼着江小楼承认谋逆之罪,江家如今只剩下她一人而已,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这个罪名又有何意义?

    “人是交给你了,要怎么问可是你的事。”梁庆不紧不慢地说道。

    严凤雅一下子急了,脸先是发白,跟着又青又黄,他怎么越发搞不懂这位大人心里在想什么,交给他,他又能怎么办?好一会儿他才僵着声音道:“大人,这人若是能打能骂,属下保管把话都给掏出来,可她弱不禁风,怕是吹口气都要倒,手下那帮人您是知道的,手段太辣,我真一点刑都不敢动,若是不小心逼死了,侯爷那儿咱们不好交代——”

    “能打能骂,那不过是对付寻常囚犯,江家人都是硬骨头,便是你往死里折腾也是一样没效果,就没有别的法子吗?在这里呆了十来年,好好想一想,别急着回答我!”梁庆品了口茶,神色悠然地道。

    “这——”不能打不能骂,那还能有什么法子?总不能叫他求着人认罪吧。

    在梁庆手下混事不容易,一件事办得不妥,一句话说错了,都有可能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要逼一个人认罪,严凤雅自然有千百种方法,可眼下分明没有一个用得上。问不出,梁庆饶不了他,逼死了,侯爷那关过不去。梁庆固然厉害,可紫衣侯也是个得罪不起的主,此事干系很大,严凤雅陷入了两难:“属下愚钝,请大人明示。”

    梁庆不耐烦地放下了茶杯,用手指关节轻轻地叩着桌子,缓缓开腔道:“看来我是太高看你了,跟了我这么久,没半点长进!”

    严凤雅一下子呆住,连连告罪,左思右想后定了主意,才回答道:“现在属下把江小楼作为要犯囚于监牢,着精干之人昼夜看守,但久押终不是个法子。以属下愚见,对其处置不外乎三个办法。”

    “哪三个办法?”

    “第一个法子是强行押着她画押。”严凤雅试探着。

    “蠢材,强逼认罪又如何,我要问的话还不一样问不出!”梁庆冷哼一声。

    严凤雅心里一凛:“第二个法子是严刑逼供,大不了弄死了人只对侯爷说是病死的。这牢狱是大人的天下,属下手下这些人,绝对不敢泄露。侯爷虽然势大,却也不能强人所难吧。”

    “你当紫衣侯是傻子么?”梁庆笑容越发冰冷。

    严凤雅咬咬牙:“最后一个法子,把江小楼关于水牢,不放太多水,只以让人憋屈难受为目的,这法子既不会死人又不会留伤,直教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毕竟是个女流之辈,哪怕长了一张铁嘴也是要开口的。大人,这是最折中的法子了,总不能叫人家以为咱们京兆狱是个纸老虎——”

    梁庆站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动了两步,摇曳不定的烛光把他的身影投在墙壁,显得恐怖而神秘,就像一个幽灵在缓缓移动,随后他猛然转过身来看着严凤雅,神色坚定:“好,就依你所言!”

    京兆狱的水牢建筑在最靠近监狱中心的地底下,四周都是坚厚的石壁,分为上下两层,上面是一个小型蓄水池,只要开了开关,下层的水面就会不断上升,直到彻底将牢房淹没,整个设计十分独特。江小楼借着微弱的烛光隐约窥见整个水牢的轮廓,地下的水泛着黄光,如同水下隐藏着巨大的怪物,但那不过是烛火映射在水中的倒影,水面传来一阵阵令人作呕的腐味。

    胥卒以施舍的口吻高声喊道:“大人说了,只要你认罪,就放了你出去!”

    江小楼只是平静地回答她:“没有罪,怎么认?”

    她的话似乎彻底激怒了胥卒,那女人将她一把推了下去。真正到了底下,江小楼才发现这空间里至多容纳一人蹲着,站站不得,坐也坐不得,只能勉强蹲在里面,水并不深,只是没到小腿而已。江小楼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水牢里面恶臭难忍,她尽量把身体蜷缩成一团,头靠着膝盖闭上双眼。只过了一会儿,她已经感觉到腿脚发软、身体发酸,可整个环境异常狭小,不要说站直了舒展身体,就连想要换个姿势都不可能。她只能尽量在可能的情况下,不断捏揉着膝盖和手指,防止关节僵硬。

    按照道理来说,只要上面的人打开机关,这狭小的水牢就会被淹没,到时候她必死无疑。但她可以肯定,若对方想要她的性命,压根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把人关押进来,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逼她认罪而已。当然,认罪并不仅仅是终极目标,一定还有更严重的后果在等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这个黑暗狭小的空间里,墙壁仿佛从四面八方压坍下来,给人造成一种极为可怖的心理恐惧,以至于她根本没有办法揣测到底过了多久。时间越来越久,水将冰凉的感觉传递到四肢百骸,手、腿上的各处关节开始僵硬,尤其是脚趾和小腿因为全部泡在水面以下而失去了感觉。气力在一点点的衰竭,想伸直腿脚却绝不可能,要忽视目前这种可怕的局面实在很难,因为周围实在是过于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水里面似乎有可怕的动物在窃窃游动。

    或许是水老鼠,又或者是漂浮的不明虫子。

    每过一段时间,胥卒便会在头顶上重复那个问题,刚开始追问的时候还保有耐心,可在接连三次得到相同的回答后,她们彻底失望了,追问的时间间隔也越来越长。她犹如身处一个狭小的棺材里,没法动弹没法呼吸,小腿向下的部位是冰冷的,身上却隐隐发烫,唯一能动的只有头脑。江小楼很清楚,对方是利用这样特殊的环境,将她丢进一个手足无措的可怕困境,这就是不用刑罚也能让人投降的方法。

    此时,头顶第四次传来说话的声音:“你还是不肯认罪吗?”

    江小楼不说话。

    胥卒从未见过这样倔强的女孩子,在她看来认罪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于是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用一种自以为和气的口吻:“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若你还这样倔强,就得在这里关上整整一夜,当然你不会死,可难保会真的成为一个废人。”

    江小楼依旧不回答。

    “听说你很会跳舞,如果在这里关上一整夜,你的脚就被泡烂了。”

    “还没有进了水牢都不肯认罪的犯人,这里头不知有多少蛇虫鼠蚁,你真的不怕被它们吞吃了,就继续这么呆着吧!”

    始终听不到回答,胥卒明显气得不轻。头顶上脚步声渐渐远去了,江小楼始终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承认江家谋逆之罪?不,这不可能,她的家人虽然已经不在了,可父亲在辽州还有不少同宗,谋逆是要抄斩九族,她一旦认了罪,那些人只有死路一条。

    长时间滴水未进,又一直蜷缩着,江小楼身体无力,只是靠在石壁上,几乎虚脱昏厥,但却至始至终保持着头脑的清醒。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上一夜,她的确可能成为废人,但这不过是一个惩罚而已,从这样的做法中江小楼可以敏锐地分析出一个道理:梁庆并非无所顾忌,他害怕、畏惧着萧冠雪。萧冠雪一天等着她诚服,梁庆一天不敢让她死。世间的刑罚有很多,可她身体太弱,一样也受不住,对方只能用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方法来对付她。如果她一直保持沉默,他们压根无可奈何,到了最后必须放她。然而这种等待十分漫长,绝非常人可以忍受。

    如果父亲在,他一定会告诉她应该怎么办。在江小楼的心中,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信赖、最让她依赖的人。

    他经常说,不管是做人还是做生意,一定要做到三个字,笑、勤、忍。

    不管对待什么人,都要笑脸以待。大哥年少轻狂,性情暴躁,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发脾气。父亲却完全不同,小楼从未见过他脸上有一丝怒容。每次遇到大哥和人发生争执,父亲总是把一切错误归咎到自己身上。很多人来求他帮忙,他总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尽可能帮助别人。江家在父亲的手上更加发达富贵,他却全然不以为意,对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大哥经常说父亲是菩萨心肠,这样做生意很容易吃亏,他却总是一笑了之。

    从她有印象开始,父亲总是一个人默默坐在书房里,处理杂务。有一次早上天还没亮,她跑去找父亲却发现他在书房里,以为他是早起,后来才知道他为了誊写来往商户的清单一夜都没睡。正是因为这样,江家商铺永远开得最早,关得最晚,备受好评。

    至于忍耐……

    江小楼拼命回忆,却只能想起父亲对她说过,忍耐是为人处事顶顶重要的,什么都可以不会,但一定要学会忍。忍耐,忍耐,再忍耐,忍到心头滴血,忍到海水填平。

    不,父亲,忍耐的目的不是为了苟延残喘,忍耐是因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报仇的希望。

    忍字头上一把刀,只要忍到这把刀磨利、磨狠,便是真正下手的时机。

    她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忍耐,磨刀,直把牙关咬紧,手心攥出血来。

    时间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慢,几乎停止了流动。

    除了心跳声,她听不见任何声音,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是一遍遍地重复着忍耐两个字。她在等,等到对方先屈服,等到对方先认输。老天既然要她到这里来受苦,她就一定会要了梁庆的性命!

    在此之前,她不会死,不能死,更不舍得死。

    终于,头顶再一次传来脚步声,胥卒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把她拉上来!”

    那一道声音响起后,头顶上的门瞬间打开,一个人扯着铁链将她拉了上去,在这个过程中,整个关节像是一寸寸都要断掉,简直没办法形容这种非人的痛苦。然而呼吸到外面新鲜空气的一瞬间,她蓦地睁开了眼睛。

    “我想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真是从来没看过你这种女人,简直是个疯子!”胥卒恼火地说。

    “这是在鸡蛋碰石头,绝对没有你好果子吃!”另外一人这样说道。

    江小楼毫无反应,像是根本听不见她们所说的话,那两个人越发恼怒,却半点法子也没有,其中一人重重推了江小楼一把:“还不走,等着人背你回去吗?”

    这一把推下去,江小楼一个踉跄,头重脚轻差点晕倒,但她还是竭尽全力地迈动了步子。因为腿脚在水里泡了太久时间,每走一步都仿佛有人用尖利的刀子在刺她的脚底,麻痒、痛楚,一阵阵钻心的痛,几乎让人站立不稳,以至于一名胥卒不得不伸出手推着她往前走。

    一路回到自己原先的囚室,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惊奇的眼神盯着她。

    进入囚室的时候,她整个人依旧是僵冷的状态。尽管只是初秋的天气,可牢房里温度要低很多,再加上刚才在凉水里浸泡了几乎一夜,她的身体已经全部冻僵了。脚每次触地,即刻就发软,因为痛得像火烧一样,但她知道自己必须在囚室里活动活动,否则这两条腿都会残废。所以她不断在牢房内走来走去,加速身体的血液循环。脚上有镣铐,她便尽量走得慢一点,可依旧每走一步都感到有一种火烫似的灼烧感。对方的目的是为了从她嘴巴里逼问出话来,所以他们不会直接逼死她,但他们的方式极端残忍,也许她的身体状况没办法支撑下去。

    早上,胥卒给了少许梳洗的水,只是江小楼接过的时候双手抑制不住颤抖得厉害,差不多一半水都给泼在身上,引来对方大声斥骂。这并非是她故意为之,只是她的全身各处关节本来就有病,经过一夜冷水的浸泡带来的损伤是难以想象的。尽管她一直在努力地活动身体关节,但这种举动明显无法带来多大用处。她的皮肤感觉不到温度,想要弯曲膝盖却没办法,指甲盖隐隐发青,双腿、手肘的的骨节都肿得很大。最可怕的是她身上有些已经结疤的伤口裂开了,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发炎、感染、流脓。水刑只是进行了一夜,她已经皮开肉绽、伤筋动骨,如果他们准备加重惩罚,她是没办法活着走出这个地方的。

    就算是这样,她也绝对不可能承认莫须有的罪名,不过,一直困扰着她的问题是,对方为什么要强加谋反的罪名在江家人的身上?这对梁庆又有什么好处,是否出自紫衣侯的授意?一连串的问题让她难以安宁下来。

    房间内,桌子上摆放着一壶茶,两碟点心,梁庆微笑着道:“江乘风当年资巨万万,田产遍于天下,是真正的富豪之家,后来他从辽州迁至京城,家产也跟着转移到这里,生意做得很大,单是嫁出去一个女儿就给了十万两嫁妆。”

    严凤雅一愣:“可江家已经败落了——”

    “不要那么死脑筋,江乘风把绝大多数的资产传给了自己的儿子,除了明面上咱们收走的田庄、铺子,难道就没有小金库么?这个咱们还没有找到——”

    严凤雅心领神会:“明白了,属下会让她说出来。”

    梁庆眉头一挑:“哦?”

    严凤雅道:“属下会叫她明白不肯交代那些房屋地契的下场,她自然该知道怎么办。”

    梁庆冷笑一声:“你别小看了这女子,年纪小小脑袋不坏,还知道咱们不可能让她死,这把柄压在她手上,一切都不好办。”

    严凤雅连忙道:“大人放心,属下保证一切都会无声无息的,绝不会惊动别人。”

    梁庆终于笑了。

    监狱里,门突然响动了一下,有一个年轻的女犯人被推了进来。

    “瞧瞧,现在你有个伴儿了!”胥卒冷冰冰地说道。

    年轻的女犯人被推得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江小楼抬起头看了那人一眼,胥卒就把门关上了。

    大部分的囚室都关押着三到四个人甚至更多,这间囚室也不会例外,这一次被关进来的女子年纪只有二十出头,浓眉大眼,生有三分姿色,只是颧骨突出,头发疏少,衣衫褴褛。

    按照道理来说,被单独关押的人都有一个通病,害怕寂寞。尤其是那种被关押在一个房间里很久的人,渴望与人交谈、与人说话,可江小楼只不过看了她一眼,立刻就垂下眼睛,继续活动自己的手脚关节,专心致志,毫不在意她的存在。

    秋荷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将胥卒丢进来的被褥放到旁边,一边悄悄用眼睛打量着江小楼。

    过了一会儿,她自己主动坐了过来:“她们说你刚从水牢里出来,是真的吗?那地方听说很可怕……”

    江小楼认真地活动着自己的关节,并未回答。

    那一双眼睛里,带了试探的情绪,随后她向外张望了一眼,悄悄将一断发黑的山芋塞给江小楼:“吃吧,这是我昨天晚上省下来的,你饿了一个晚上,肯定饿坏了。”

    这样明显的善意,换了谁都会十分感激,可江小楼像是压根没有听见。

    秋荷有些不满:“你真的不要?真不要我自己吃掉了——”

    江小楼头都不抬。

    秋荷满腹疑团,却还是将那份山芋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吃完了还不忘舔自己的手指头,尽管那手指头黑乎乎的。

    似乎看出了江小楼的冷淡,秋荷不再试图和她说话,只是转过身去开始做自己的事。

    过了两个时辰,江小楼依旧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秋荷实在忍不住了:“你又不是哑巴,为什么总不说话?”

    江小楼看她一眼,这才慢悠悠地开口道:“有什么好说的?”

    秋荷啊了一声,却是答非所问:“你不但人长得特别好看,连声音都很好听,怎么也被关到这里来了呢?”

    江小楼苍白的脸庞上,额头及双颊溅满了泥浆,但不可否认她的五官极为精致,眼睛闪闪动人。的确,美丽的江小楼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她不像是个穷凶极恶的犯人,倒像是一位出身高贵的小姐,秋荷似乎很困惑,但江小楼对回答她的问题没有丝毫兴趣。

    “我家是开丝绸庄的,因为一点小事得罪了梁庆,他们痛打了我爹一顿,他没两天就死了,剩下我一个人不甘心,到处告状,还跑到京兆尹门前要上吊,他们就把我关进来了。”秋荷自说自话。

    “我恨死这个梁庆了,这种狗官不得好死!”她一边说,一边咬牙切齿地诅咒着。

    江小楼听到这里,才对这个人有了点兴趣,她抬起眼睛,漆黑的眸子望向对方。

    “你也是被他关进来的吗,你犯了什么罪?”秋荷发觉江小楼的关注,一时有些兴奋。

    江小楼淡淡一笑:“我没有罪。”

    秋荷一愣,随即像是很有共鸣一样:“对,他们总是无缘无故冤枉人,这种狗东西,真该千刀万剐!”

    江小楼似乎并未听见这句话,只是恍若无心地问道:“华锦到了吗?今年想必售价很高。”

    华锦凉滑细软,轻薄如朝霞,每年一到便会风靡京城,因产量不多,物以稀为贵,更是千金难求。

    秋荷声音一顿,迅速接口道:“是啊,贵得很!不是权贵人家的女眷前去,我家都不会拿出来。”

    说话的语气十分老练,仿佛真是丝绸庄出来的。

    江小楼心头冷笑,今年华州棉花产量极好,供应充足,华锦难得送来许多,一时价格比往年降了不少,这个连国色天香楼里的姑娘们都一清二楚。既然是开丝绸庄的,怎么会连这种行情都不知道。再看对方面黄肌瘦,脸色苍白,瘦骨嶙峋,一看便是在阴暗潮湿的环境里生活了很久,根本不像是刚刚被关押进来的人,又怎么会知道今年的丝绸行情?偏她还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分明是在撒谎。

    那么,她必定是被人安排进来,背负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秋荷压根没察觉江小楼早已怀疑上了自己,还一门心思地想着要从她嘴巴里套话:“看你细皮嫩肉的,家里一定很有钱,你被关押进来,家里会拿钱来赎你吧?”

    江小楼淡淡地道:“我家人都死绝了,没有人来赎我。”

    “这不可能!”秋荷断然道,“哪怕没有人,只要你交钱,应该也是可以的。”

    她这句话说完,发现江小楼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立刻警醒过来:“我是说,那狗官就认识钱,只要你有足够的银子,管你犯了什么罪都能出去。”

    她说起钱的时候,隐隐带着一种期期艾艾的口气,带着试探、揣测。

    江小楼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剪剪秋水的明眸闪动了一下:“这倒是不错,江家原先是很有钱。可惜我父亲和大哥相继过世,仆人们卷走了家财,现在只怕剩不下什么了。”

    秋荷忙不迭地道:“怎么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江家当年有万贯家财,怎么会全都没了——”

    江小楼并不说话,眼眸像冰。

    秋荷心头一凛,讷讷笑道:“我也是听别人瞎说,你别见怪!”

    梁庆一直对江小楼的身份讳莫如深,眼前这女子倒像是一清二楚。江小楼已经全都明白了,但她并没有揭破对方前后矛盾的说辞,只是语气淡漠:“就算有,我人在监狱里,万贯家财又怎能救命?”

    “钱能消灾,钱能通神!”秋荷刚以为自己不小心泄露了秘密,此刻听到这里立刻笑逐颜开,“有钱,再找一条好路子,保准你能平安出去!”

    “大周律例,贿赂官员者要流放的。”江小楼提醒她。

    秋荷面上露出一种诡谲的神情:“神不知鬼不觉,谁会知道?”

    江小楼叹了一口气:“这就难说了,世上有很多人比鬼还要可怕得多。”

    秋荷心头窃喜,听不出来小楼话中的嘲讽之意,继续劝说道:“钱财是身外之物,如果拿出来就能免灾,总比你抱着银子一起死要好得多!我家里已经派了人来赎,很快就要出去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江小楼神情似笑非笑,梁庆千方百计要逼迫她认下谋逆罪,然后欺骗她用钱财来赎,真正的谋逆是罪无可赦,到时候对方根本不会实践放她的诺言。正相反,他们会拿着她的供词将她置诸死地,她会失去全部的银子,也不会得到自由。这么多年来,已经有很多拿钱赎罪的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他们本身犯了贿赂罪,说出去只会罪加一等。可他们还是得抓住这一线生机,谁都不想死,更不想囚困终身。

    现在,对方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梁庆分明怀疑江家藏有大量财产。事实上,父亲坚持把她当成世家小姐培养,请了最严格的嬷嬷来教导她规矩,对于她喜欢的琴棋书画也是悉心培养、聘请名师,并早早为她储蓄衣衾、妆奁。但在经商方面,父亲从不让她插手。因为他认为女孩子就是用来疼宠的,经商和继承家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女孩子无法承担这样的重任。

    父亲希望她能一直保持优渥富贵的生活,千万般娇宠的过日子,所以给她的嫁妆单子里就包括五百亩土地、三十间商铺,还有十万两银子。他之所以置办如此嫁妆,是为了让小楼将来嫁去秦家少受委屈。根据大周法律,嫁妆是女子唯一可靠的纯私人财产,公婆、丈夫以及丈夫的族人,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动用。换句话说,这些钱财全都是给小楼备下的,不止如此,父亲还在江家所有商铺里都给小楼留下份子,每年定期有红利,收入极丰。可惜她太愚笨,居然为了帮助秦家度过危机,悄悄瞒着大哥拿出了十万两银子,又一再卖掉土地和商铺来折现,现在想来那些分明都是秦家人的圈套,他们已经不知不觉骗走了她全部财产。这些情况,梁庆不可能不知道,他如此咄咄逼人为的不是秦家侵吞的那部分嫁妆,而是江晚风继承的江家财产。

    可是大哥死后,江家这一支算是彻底断了血脉,原本家中的宅子、古董、大周各地的铺子和田地,全部由官府收走入库。按照大周的法律,官府本应给未嫁女儿留下一半资产,江小楼从前只是寄居未婚夫家中,并未真的出嫁,但那时候她被困在侯府,自然无法为自己申诉。梁庆以江氏女下落不明为由,没有给江小楼留下分文。照这样说来,他应该知道在她手中诈不出钱来,为何还要演这场戏?

    除非——他怀疑大哥早在死前暗中藏匿了巨额财产……

    先是将她逼入绝境,再让人来循循善诱,果真是个老道的酷吏,妙绝!

    ------题外话------

    培训期间得到入V通知,如同晴天霹雳吖

    肉探花,秋荷就是你的化身,开森不,看我雪亮的牙齿`(*∩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