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47章  刑讯逼供

第47章  刑讯逼供

    这个季节临近初秋,外面还有阳光,可监牢里面却冷得刺骨。江小楼打量了一下这一间狭小的囚室,屋子中间放着一张床,说是床,其实根本是几块粗糙的木板拼凑起来的,灰尘积得很厚,上面能看到斑斑污迹。整个墙壁裂缝累累,顶上有一扇很小的窗户,但高度是人绝对没办法攀爬的。空气中充斥着古怪的味道,是血的味道,或者是老鼠的尸体开始腐烂的味道。

    江小楼知道,萧冠雪在等她求饶,如果她肯抱住他的脚痛哭流涕地恳求,他就会觉得有趣、快乐。这种人的开心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可他这一次明显找错人了,她不会求饶。

    像是看不到那灰尘能呛死人,江小楼径直躺下,闭上眼睛,呼吸着周围那股可怕的味道,旁边牢房不断有人发出尖锐的喊叫,明显有人被日复一日的监狱生活给逼疯了。不过那一切都与她没有关系,她眼前浮现出的是江家的花园,微笑的父亲,喜欢胡说八道却能为她打架拼命的大哥,这样的想象让她觉得心情愉快,并且重新振作起来。没有人能常胜,萧冠雪的势力过于庞大,心思也十分狡猾,她会引起他的注意并不奇怪。这不是失败,只是一次考验。

    当然,如果她在考验中就此失败,等待着她的唯有死亡一途。

    晚饭是一碗稀粥,当然如果灰扑扑的水里面漂浮着两三颗米粒也能算是稀粥的话。江小楼没有拒绝,她深深知道这段时间自己必须忍受这种待遇。胥卒将碗收走,她便坐在床板上,考虑现在已经是什么时间。唯一可以判断时间的便是从窗口照射进来的微弱光线,那光线将栏杆的影子投影在地上,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影子越来越短,越来越暗,最终消失。等到月光照进来的时候,江小楼突然听见了脚步声,一步步如同踩踏在人的心口,带来沉重的压迫感。

    钥匙插进钥孔,发出咔哒一声,牢门又被打开了:“大人要见你,快出来!”

    梁庆?江小楼目光一凝。

    膀大腰圆的女胥卒并非立刻带着江小楼去提讯,相反,她带着她走了很远的一段路,让她观看了整个监狱处罚犯人的刑房。刑房内摆满了刑具,看起来十分可怕。

    “犯什么都可以就是别犯错,犯了错也别犯到咱们京兆尹大人手里头,你瞧瞧,这里面的刑具可都是他发明的!第一样就是穿胸,咱们用尖锐的铁棍从侧面穿透进胸口,挂在木杆上示众,生不能死不能,啧啧,那滋味可叫一个痛。第二样——”胥卒指着一把横挂在墙上的尖刀,笑眯眯地道,“犯人若是要自杀,大人就会把人剥光放在木板上,用这尖刀从锁骨的地方挖下去,一直把两根锁骨都用一把刀穿起来,技术高的人来做那可是不带血的。”

    江小楼眼眸微动,淡淡道:“哦,是么。”

    胥卒认定她是故作镇定,继续道:“那是铜烙,凡是不肯招供的女犯人,许多都是绑在这炉子上烤热,有的连肉都熟了自己还不知道呢!旁边的叫铁滚,重达千斤,只要吊在你的腰上,甭管你是什么做的都得勒成两截!”她的眼中带着一种可怕的笑意,诡秘地等待着江小楼恐惧得瑟瑟发抖。

    江小楼柔软笑了笑,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么大的铁箱子是做什么用的,也能烤热吗?”

    胥卒有些吃惊,把脸一沉:“人锁在里面只把脑袋伸出来,一个大锤子砸下去,你说会怎么样?”

    “一定会脑浆迸裂……梁大人颇有天赋啊。”江小楼脸上依旧是那般恬柔幽静。

    胥卒恼恨地咬了咬牙,却又很快若无其事地道:“对于某些死不悔改的犯人,有时候会用挖胸或者万箭穿身。”

    挖胸自然很容易理解,对于女犯人来说十分恶毒。但万箭穿身,江小楼知道一定不是表面听上去那么简单。

    “说来也不难,只要把犯人绑在一块木板上,召集十余名弓箭手站在旁边,行刑官下令射哪里就射在哪里……”胥卒说到这里,小眼睛里迸发出一丝邪恶的光,像是嘲笑像是等待。

    指到哪里射哪里,当然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前面一间刑房传来惨叫声,胥卒特意推了江小楼一把,要她自己去看。狭小的刑房内有一个年轻的女子被迫赤身裸体地在铁板上滚来滚去,铁板上有很多尖锐的小突起,细如牛毛,十分锋利,她不肯滚动,便有两个人拉着她在铁板上来回拖曳,后果自然是鲜血淋漓,惨叫连连……不远处,另外一个行刑官正在把一串红木棍套在女犯手指缝间,绳子一收紧,受刑者便发出阵阵惨叫,行刑官大叫:“收紧!收紧!”

    “啊——”一声刺耳的高叫之后,声音戛然而止,犯人活活痛晕过去。

    用这点手段就想吓唬她?江小楼唇角的笑意嘲讽,梁庆也太小看她了!

    胥卒一直仔细地看着江小楼的表情,通常女人看到这种场景不是又哭又闹就是吓得傻了,可对方眼神和表情都显得兴致勃勃,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害怕,这让胥卒十分纳闷和不悦。

    江小楼到了提审室,这是一间阴森森的房间,除了两名衙差之外只有一名主审,四面墙壁已经脏污得看不出原先的颜色,地上呈出黑污污的一摊血迹。主审不是梁庆,这让江小楼有些惊讶。

    “跪下!”主审官冷冷地呵斥。

    江小楼声音轻盈:“大人,我的膝盖受过伤,跪是可以跪,就怕再也站不起来。”

    语气里全是认真,毫无半分畏惧。

    主审官一愣,正要发怒,旁边的衙差连忙在他耳边嘀咕几句,他面色一变,上上下下打量着江小楼,似乎在评估她的身份,半响才咳嗽一声:“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京兆狱,关押犯人的所在。”江小楼笑容依旧优雅。

    “知道就好,这里的犯人都是犯下重罪的,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主审官面目阴沉地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大人就不该把我关进来,因为我什么罪都没有。”

    依旧那般温柔语气,却是字字镇定。

    闻到这提审室的血腥气息,寻常女人早已溃不成军,她倒是稀奇!主审官发出一声嗤笑:“没罪?进来的人都是有罪的!”

    “那就请大人拿出我有罪的证据来!”江小楼扬眉。

    “你当然有罪,我们也有证据!”主审官声音里带着狠戾,“只要好好拷打一番,你就什么都会老老实实地说了,进来的时候没瞧见审问房么,你想要一一尝试,我当然成全你!”

    ------题外话------

    ⊙▂⊙昨天看电视看到了红岩,立刻就毫不犹豫的将女主投入了监狱……大家不要误会……小楼不会试图越狱的,因为小秦没有看越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