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43章  绿毛乌龟

第43章  绿毛乌龟

    蒋泽宇拼命想要呼救,想要让外头院子里的护卫发现自己。然而江小楼却笑道:“不必白费心思,那些护卫……现在早已被美人们灌倒了。”

    她说话的时候带着笑容,然而鞭子却毫不留情,直打得蒋泽宇皮开肉绽,白骨森然。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里还带着难受的麻痒,他身上的每一块皮肤和血肉都在哀嚎不已,真正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江小楼打人的姿态很优雅,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却没半点留情。

    蒋泽宇奄奄一息,却始终用恨毒的眼神盯着她,他在赌,赌对方不敢杀他,等他被救出去,非刺穿这丫头琵琶骨不可!

    江小楼像是看透了他在想什么,只是笑着丢了鞭子,打量了一下浑身血污的蒋泽宇:“好像依旧不服气?是不是?”

    当然不服气!蒋泽宇这辈子没有受过这种屈辱。

    他一定不服气。

    江小楼笑容慢慢沉下来:“我不过是打了你几下,你就这么不服气,那你羞辱我的时候,我就不难过吗?你痛苦,我就不痛?你是人,我就不是?你可以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我就不能把你踩在脚下?这一切,不过是报你当日之恩罢了。”

    蒋泽宇瞪大了眼睛。

    江小楼面容素淡如初荷,轻声叹息道:“公子猜的不错,我的确不会杀你,但并非因为我害怕承担后果,而是我觉得,让一个人痛苦地活着,要比让他痛快的死去强得多。”

    听了这一句话,蒋泽宇只觉得连骨头都开始发毛。

    “你这辈子欺辱糟蹋过多少无辜的少女,一个,两个,三个……我想起来了,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啧啧,真是个庞大的数目。”她的声音那般柔和宁静,可是隐隐带着危险。

    那又如何,那些女人都是出身低贱!他的眼神这样说。

    江小楼点点头:“是啊,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她们都是出身卑贱,所以只能任人践踏。”她一边说,一边已经走到蒋泽宇的身边,一只手托起他那张年轻俊俏的脸:“蒋公子,我必须告诉你,出身是不容人选择的,但这并不代表你有权力去践踏别人的人生。当然,作为你总是对我念念不忘的馈赠,我要送你一件厚礼。”

    蒋泽宇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江小楼一只纤纤玉手已经伸了过来。

    哗啦——衣服和皮肉撕开,他本该惨叫,然而却只能闷哼一声,眼皮子一翻,痛得昏了过去。

    等他第二次醒过来,是被那种剧痛弄醒的,这一回,他上半身已经被扒了个精光,整个人依旧如粽子一般被捆得严严实实,显得狼狈至极。

    “刚才我很小心,正好留下地方可以作画。”江小楼轻轻说着,认真地在他的胸前位置画着什么,又低头微微想了一下,才道:“这幅画很配公子,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蒋泽宇的脖子被绳索勾在红木柜的一角上,根本没办法低头,只感受到那湿漉漉的毛笔在胸前游走,两人靠的很近,这场景本来应该让他觉得很香艳,无奈浑身被鞭打过的地方又痒又痛,生不如死,实在没有办法注意到别的。他竭力想要动一动,才发现身体比刚才更加没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不要白费力气,刚才那些酒菜是没有毒的,有毒的是我的手指,不经意间碰了碰牙签,染上樱桃汁,所以你不知不觉就没了力气。”江下楼继续认真地作画。

    蒋泽宇恨得发狂,面色不由更加狰狞。

    在画完一幅满意的画之后,江小楼微微一笑,取出一根长长的针,在蒋泽宇面前晃了晃:“先说好,千万别乱动。”

    蒋泽宇的身体一瞬间僵住,绷直了。

    江小楼如同绣花一样,一针针下去,针随着节奏在皮肤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那种痛感一直深入骨肉,蒋泽宇浑身冷汗涔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每刺一笔,细细的针划开皮肤,江小楼便用颜料及时涂上,灌入色彩,线条加粗、深浅填色,蒋泽宇一旦痛得昏死过去,很快又会痛得醒过来,这样死去活来几十次,若非嘴巴里还有个抹布,简直恨不能就咬舌自尽了才好。

    他总算知道痛苦是什么滋味,连一开始的愤怒、怨恨、屈辱全都忘光了,就剩下一定要报复回来的心态在苦苦支撑。等一个时辰之后,他连报复的事也给忘记了,只恨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要招惹这个女疯子。

    终于,她停了针,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才满意地点点头。

    “你真要感谢我天资聪颖,看人家师傅刺了一会儿就学会了。呀,我忘记要消毒了,真是抱歉。不过,想必蒋公子也不会在意的,是不是?”

    江小楼言笑晏晏,随手丢了针和颜料,一刀割断了他脖子上的绳子。

    蒋泽宇一低头,一只绿毛乌龟正在他胸前,张牙舞爪地冲着他笑。

    瞬间火冲头顶,江小楼这个贱人,居然敢在他胸前画绿毛乌龟,而且还覆盖了胸口大片皮肤,乌龟的尾巴抵达肚脐上半寸为止。

    下一刻,尖锐的刀锋抵住了他的脖子,她贴近了,弯起的唇角有丝略带嘲讽的天真:“蒋公子,千万记得,下次不要轻易得罪女人。”

    蒋泽宇气得目眦欲裂,浑身剧痛,终于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惊怒交集的折磨,彻底昏死过去。

    江小楼冷冷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

    窗外的天色已经变得蒙蒙亮,江小楼却不立刻逃跑,而是对着铜镜细细梳理长长的青丝,精挑细选了一支镶嵌着猫眼石的金簪配上,手腕上也戴了价值不菲的雕花赤金手镯,脚腕叮叮当当挂着金铃,又挑了一条色泽红艳的花笼裙穿上,这种裙子轻软细薄,是用半透明的单丝罗织绣而成,上面用各种颜色的丝线绣出花鸟等图案,看起来光彩夺目。

    她穿上以后,透过铜镜看向自己。

    浓郁黑发,雪色肌肤,明晃晃的耳坠,艳丽夺目的裙子,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美不胜收。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终于天亮了。她看着昏迷的人,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题外话------

    从今天开始,我要去参加为期五天的培训,基本不在线,无法准时回复留言的话,大家见谅。那啥,总是联想到SM的……自己去面壁!你们太不纯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