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39章  权阉之怒

第39章  权阉之怒

    王大夫有些不解:“她若是杀了你,今后再想要找人代笔怎么办?”

    江小楼冷笑一声:“很多事情可一不可二,若是一直找我代笔,怎么可能始终不泄密?大不了事后说自己的手伤了再也不能作画,得到权督公的青睐,她再也不用怕别人了。”看到王大夫担忧的面孔,她放缓了语气:“您不必担心,我自有主张。对了,小蝶的卖身契……”

    王大夫点头道:“小蝶只是个丫头,姿色不出众,最近又胖成这样,身价不过五两银子,我已经将她赎了出来,只说喜欢这丫头要收房小妾,金玉倒也没有怀疑。可怜我真是晚节不保啊……”

    老大夫在那里长吁短叹,江小楼却是柔声道:“小楼感激不尽。”

    世间总有一些愿意不计报酬帮助你的人,比如这位老大夫,若说小蝶还是因为切身利益,王大夫却是不曾向她索取分文,真正值得人尊敬。

    王大夫刚走,姚珊瑚亲自到访,一脸惴惴不安的神情:“桃夭姐姐,你说到底是什么人对香兰下了这样的毒手?”

    眼睛里流露试探。

    江小楼挑了唇角笑,姚珊瑚被她笑得有点心虚:“姐姐缘何这样看着我?”

    “妹妹今天来找我,是要再送我一条红梅带,还是准备在茶水里下毒?”江小楼轻描淡写地问道。

    姚珊瑚脸色一瞬间煞白,嘴巴动了动,后背有冷汗冒出,眸子楚楚可怜:“姐姐这是何意,难道怀疑是我……”

    那么温柔可爱的脸孔,却有一副恶毒的心肠。

    江小楼已经说得这样明白,她却还是死不承认,果真人至贱无敌。

    “珊瑚,你不必在我跟前浪费感情,已经用不着了。”江小楼神色温柔,眼眸深凛。

    “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姚珊瑚再也坐不下去,她甚至没办法掩饰自己眼角眉梢的狰狞之色。

    江小楼神色从容,并不回答。

    姚珊瑚猛地站了起来,眸子严苛:“若非我的庇护,你早就被人赶出去了!我从来不知道你这样恩将仇报,简直是毫无廉耻!”

    江小楼的眼神太嘲讽,让她觉得这场戏没办法再演下去。

    门砰的一声,百合突然闯了进来,一脸慌慌张张。姚珊瑚勃然大怒,斥责道:“没规矩的东西,还不快出去!”

    百合跌倒在地,满面涕泪:“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佩剑的将领已经率军冲了进来,他的目光在美貌的珊瑚和丑陋的江小楼面上轮番掠过,最终指着姚珊瑚,笔直地道:“捉住她!”

    姚珊瑚惊骇地盯着对方:“出了什么事!”

    对方压根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身着闪亮盔甲的士兵已经将她押了起来。他们身上的盔甲和腰刀铿然作响,让姚珊瑚恐惧得几乎膝盖发软。

    两名士兵拽住姚珊瑚的胳膊,不顾她的挣扎求饶将她扯出门去,百合战战兢兢地跟着追出去,追到楼梯之时却不小心翻滚了下去,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此时,她听见楼梯上响起咯吱咯吱的声响,一双绣鞋落在了她的面前,随后裙摆直接从她面上跨过,百合下意识地一把抓住:“桃夭姑娘,救救我们小姐吧!”

    江小楼停住,低下眼睛瞧她,那一张遍布红斑的面孔此刻看起来格外静谧:“来不及了。”

    说完,她轻轻抽出自己的裙摆,转身离去。

    整个国色天香楼已经乱成一团,姑娘们面面相觑地看着眼前吓人的一幕。先是老板娘金玉被揪着头发绑出来,接着轮到姚珊瑚。

    大厅里的客人们都震住了,一时戛然无声。

    “到底怎么回事?金老板和姚姑娘是犯了什么罪?”

    “你没看见吗,连天策军都出动了,分明是得罪了那一位!”

    那一位,说的自然是天策军的都统权大督公。

    金玉脸色发白,金钗散落在地,头发十分蓬乱,她死死扯住士兵的盔甲,指尖发白:“军爷,我们到底哪里犯了罪,总得让我心里明明白白!”

    吕妈妈忙不迭点头:“到底怎么回事,也得说个清楚啊!”

    姚珊瑚也是泪如雨下。

    楼梯的拐角,郦雪凝正疑惑地看着大厅里喧闹的一幕,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吓了一跳,回过头来:“是你——”

    “嘘……”江小楼食指轻轻靠近唇,眼眸静谧无痕。

    姚珊瑚眼尖,正好瞧见几位华服公子大步流星地进了楼,顿时眼前一亮:“王公子,救救我,快救救我吧!”

    王鹤看到满面泪痕、衣衫散乱的姚珊瑚,登时勃然大怒:“你们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到这里来拿人?!”

    他的话音刚落,却被吴子都一把抓住,吴子都压低声音道:“你看清楚再说话,这是天策军在拿人!”

    天策军地位非凡,直接隶属于权海,权海又为皇帝效命,权责比禁军都要大三分。

    姚珊瑚瞬间红了眼睛,她莫名其妙被天策军抓住,压根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罪,现在只有王鹤这一线希望,她怎能轻易放弃?她用力挣开士兵,一下子扑倒在王鹤脚下,白净脸颊惨白一片,妩媚眸子泪水滚滚:“王公子,我真的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王鹤极度气愤,而其他人看到面无人色的姚珊瑚含泪娇滴滴的模样,心中不免也十分同情。王鹤上前一步,向那领头的佩剑军人道:“不知她们二人犯了什么过错?”

    那军人眼神阴鸷,面容瘦长,语气带了三分戾气:“天策军办事,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姚珊瑚脸色从原先的苍白,到如今的一片死灰。眸子惊恐地睁大,浑身抖动的如同筛糠,豆大汗珠从脸颊滑落。

    而向来冷静的金玉脑子正在急速转动着,她突然大声喊道:“一定是桃夭,是桃夭那个贱人,肯定是她做了手脚,得罪了督公!”她大声喊着,然而所有人都是茫然不解的眼神,她快速转向领头的军人,瞳孔骤然收缩,极度气愤:“一切都跟我们无关啊!”

    郦雪凝吃惊地望着江小楼,然而她神色平静,毫无动容之色。

    那么平静的眼神,像是早已预料到一切的发生。

    军人冷冷道:“我们只奉督公的命令,捉拿国色天香楼老板娘金玉和姚珊瑚。”

    金玉猛地爬起身就要往楼上跑:“我带你们去找桃夭,是她害人,一定是她啊!”

    两柄雪亮的长剑,一下子抵住了她的去路。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郦雪凝莫名惊骇。

    “没有人会相信她们的话。”江小楼乌黑眼眸似有锋刃劈过,冷芒四溢。

    金玉和姚珊瑚都是聪明人,但她们的聪明没有用在正道上。金玉仗着国色天香楼有不少后台便自以为是,而姚珊瑚凭借一张楚楚可怜的脸就想操纵一切。只要江小楼蓄势待发,猛力一击,她们就会输得一塌糊涂,再无翻身之机。

    姚珊瑚用手捂住脸,嚎啕大哭,刚刚她落泪时,依旧是那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此刻那种陷入绝境的恐惧已经逼得她完全失去理智,声音撕心裂肺,眼眸一片死灰!

    为什么,明明那幅画从上到下、里里外外她们全都检查过,绝无半点机会给人动手脚,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题外话------

    女候丸子童鞋已经升上探花了,恭喜!

    一直趴在小饭桌上码字,今天出去跑了一天买电脑桌没有买到,最后拖回来一张青少年版学习专用桌,看来小秦还很年轻么,叉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