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37章  绝世名画

第37章  绝世名画

    姚珊瑚抢先道:“原来是这样的事,金玉姐难得表情这么郑重,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

    金玉脸色微沉,低声呵斥道:“你懂什么!那是谁也得罪不起的贵人!”

    江小楼很清楚这位权督公何许人也。

    他原名权海,当今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就跟随着,两次豁出性命保护太子。陛下登基后,他最受信任,掌管着负责皇城秘密监察的部队天策军。权海得势后并不得意忘形,相反,他不吝金银,仗义疏财,后宫妃嫔、太监、宫女、能够接近皇室的道士、天子近臣等等,时不时可以从他那儿得到不少好处。因此,皇帝耳边经常可以听到关于他的好话,称得上好评如潮。更重要的是,他极为精明能干,每每能够事先预知皇帝的意图,大得陛下欢心。

    世人皆知,这位权督公极爱附庸风雅,见到名画名作必在上面题字,京城藏画难寻未被他提识的。一个人若爱附庸风雅,必定广求名画名作,曾经便有清高文人不肯献出诗作,结果被权海罗列罪名残酷杀害的。对敢于反抗他的人,权海固然是极端残酷,但那些依附逢迎的,他也是不吝金钱。这样一个人不知从何处听闻国色天香楼有一个名妓画技倾城,一手兰花出神入化,竟然上门讨画来了,金玉自然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对。

    江小楼还没有说话,姚珊瑚已经醒悟过来:“刚才那个卫公公他……”

    “他就是权督公麾下的爱将,”金玉道,“所以桃夭,这一次你可得好好画,督公吩咐了,要比给杨阁老画的更好!若是让督公高兴了,你要什么有什么!若是画得不满意,那国色天香楼都要跟着遭殃,听见了没有?!”

    江小楼面上淡淡的:“金玉姐,我最擅长的就是画画,难道还会出错么?”

    金玉仔细地盯了她一会儿,才吩咐吕妈妈道:“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她,什么时候画好了,什么时候放她出来!”

    这是要盯着江小楼防止她背地里耍花样。江小楼哂笑:“这也事关我的生死,难道我会不要命么,金玉姐你也想得太多了!”

    的确,若江小楼暗中使花招,第一个要死的就是她本人。

    姚珊瑚已经把整件事听得明明白白,她向金玉使了个眼色,声音柔柔地道:“金玉姐,我有点事想私下去和你说,不知道……”

    金玉点头:“那你跟我来吧。”

    江小楼刚要迈步,姚珊瑚连忙道:“姐姐这几日辛苦了,还是换了百合那丫头来伺候。”说罢,便丢了江小楼,往走廊尽头走去。

    江小楼看着对方轻快的脚步,唇角微翘。

    到了房间里,姚珊瑚一脸喜色:“金玉姐,这可是大好的机会。”

    金玉端了茶,用盖子轻轻撩拨茶叶,只是漫不经心地挑眉道:“什么机会?”

    姚珊瑚笑容恬柔宁静,像单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若得到权督公的赏识,当是天下独一无二的荣耀。”

    金玉盯着她,只是不说话。

    姚珊瑚干脆点破:“桃夭的手因为做粗活受伤了,根本没办法作画,但我的兰花图画的比她更好!”

    金玉倒有三分意外:“李代桃僵?果真打得好算盘!”

    姚珊瑚微笑:“金玉姐,一块最赚钱的招牌倒下去了,当然要重新树一块起来!”

    金玉心头掠过千万个念头,最终轻轻点头:“你可有把握?”

    姚珊瑚脸上浮起难以掩饰的惊喜,忙道:“金玉姐大可放心,我定会做得天衣无缝,只是权督公那儿……”

    金玉微笑,又道:“督公是何等身份,他只要画,其他一概不管,你只管放心大胆去做吧。”

    那样的大人物,根本不会打听画画的真人是谁。

    姚珊瑚连忙说明,她只要名,赏赐分文不取,全部都属金玉。

    如此,也算将彼此利益都说定了,双方都很满意。

    两人密谈了半个时辰,姚珊瑚才回到挽月楼。

    姚珊瑚回来后,只是坐着垂泪,百合怎么问她都不肯说话,直到江小楼来,她一下子扑进小楼怀中,哽咽道:“姐姐……”

    江小楼表现得有些惊讶:“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

    姚珊瑚眼睛微红,说话有些急:“我……我是……”

    江小楼心里明白对方开始做戏,面上却不动声色,安抚道:“别哭别哭,到底怎么一回事?”

    她能够猜到对方想要做什么,语气恰到好处。

    姚珊瑚抽抽噎噎:“金玉姐说我处处不如你,我无意中顶了两句,你瞧我的脸……”

    那一张雪白无暇的脸上有一道鲜红的巴掌印,看来让人怜惜。

    江小楼眸子一闪,似有些恼意:“她居然下这样的手?”

    姚珊瑚泪珠子簌簌滚落,梨花带雨的模样,哭道:“我的确是不如姐姐,画不精,舞也不好,不能代替姐姐给国色天香楼挣面子!”

    江小楼摇头道:“金玉也是过于苛刻了,你自然有你的好处,何必处处要比别人?”

    姚珊瑚更加委屈:“我何尝敢与姐姐比,都是被逼得没办法,就像这一次,若是我能画出漂亮的兰花图,也不至于被金玉姐骂没用了!”

    一边说,泪珠一边不间断的滚落下来。

    百合拿了沾湿的帕子,小心地替她擦拭红肿的面颊:“这有何难,不如请桃夭姑娘代小姐您……”

    姚珊瑚脸色微白:“不许胡说,我怎么能做这种没脸没皮的事!”

    她不安地望着江小楼:“姐姐,你不要听这丫头胡说,我绝没有这种意思!”

    空气里倏然变得窒闷。

    百合蹙眉,眼睛一个劲儿往江小楼身上瞟:“桃夭姑娘,当初若非我家小姐求情,您现在还不知在哪里呢!”话音刚落,面上立刻挨了一记耳光。

    姚珊瑚大怒:“若还口无遮拦,我就立刻赶了你出去!”

    百合吓得哭了:“小姐,奴婢知错了,千万别赶了奴婢出去!”

    江小楼心头轻叹,唱念俱佳,果真是个妙人。

    像姚珊瑚这样聪慧的女子,怎么会约束不好身边的丫头?

    而且,再仔细回味姚珊瑚的话,本就是字字句句都在暗示让江小楼主动提出来,好狡猾啊。

    “姐姐不必想那么多,”姚珊瑚恬柔道:“不管金玉姐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上……”

    江小楼思虑片刻,才缓慢开口:“百合说得对,承蒙你的照顾,我才能留在国色天香楼,受人恩德千年记,我总该有所回报的。”

    “姐姐,你怎么也这样?”姚珊瑚震惊般睁大了双眸,作出一副吓到了的模样。

    江小楼声音淡淡的:“我是实话实说,你若是得到权督公的赞赏,将来必成国色天香楼第一人。”

    姚珊瑚结结巴巴,一张小脸绷得通红:“可……可……我怎么好意思夺走你的名声……”

    江小楼笑起来:“我如今样貌全毁,这才女的名声对我有什么用?”

    姚珊瑚心里欢喜,表面上又推诿了好久,最后推不过才接受了。

    江小楼果真将自己关在房中整整三日,三日后,她请了金玉和姚珊瑚来欣赏。

    这是一幅巨大的兰花谱,用巧妙的构图将生长在风、晴、雨、露、崖、盆等不同环境的兰花一一展现出来。笔法挥洒自如,所到之处形到神到,意境深邃,体现出兰花清幽空灵的气韵。仿佛画由心生,幽静深远,引人入胜。

    最重要的是,当她们徐徐展开画幅,一股馥郁的兰花香气扑面而来,令人迷醉。

    整个作画的过程,吕妈妈都亲自在门外盯着,不允许江小楼和外人接触,三餐送进去都要接受严密检查,这是金玉的聪明之处,她怕江小楼挟怨报复在画上做手脚。此刻见这幅画比想象的更加精美绝伦,金玉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金玉对外宣称桃夭的手因为意外受伤,兰花图乃是珊瑚学成后所画,人人都特地赶来欣赏,皆对这画赞不绝口,并且对这种说法深信不疑。

    的确,这幅兰花图的笔法、技巧和意境都比送给杨阁老那幅更高一筹,有青出于蓝之势。

    画很快被送到了督公府上,权海对这幅画十分满意,将之挂在自己的书房日夜欣赏。不止如此,他还按照惯例邀请京城权贵和文人雅士来自己的府邸,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赏兰大会。当这个消息传到国色天香楼,姚珊瑚不禁喜上眉梢,她知道自己时来运转了。从今天开始,整个京城都会知道她姚珊瑚的芳名,她会比桃夭红上百倍、千倍!

    人必自绝,然后天绝之,欣喜若狂的姚珊瑚绝对想不到一场弥天大祸将会降临在她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