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36章  暗夜阴影

第36章  暗夜阴影

    她们回到国色天香楼,刚进门便见到李香兰扶着翡翠,婷婷袅袅地走了过来:“哟,这不是桃夭姑娘吗?”

    姚珊瑚笑容满面,清湛眼波流转:“香兰姐姐怎么来了?”

    李香兰看也不看她,只盯着江小楼道:“国色天香楼什么时候也收容这等丑八怪了?”

    姚珊瑚掩住眸子里一丝嘲讽,李香兰越跋扈,越显得愚蠢,口中却温言道:“金玉姐已经答应了——”

    “哟,这是拿金玉来压我么?”李香兰斜睨着她,一副慵懒模样,“这里一颗米都是要钱买的,珊瑚妹妹好大方,尽是养着闲人。”

    “香兰姐——”

    “姚珊瑚,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免得将来被疯狗咬一口。”李香兰冷笑道。

    从始至终,江小楼唇畔挑着若有若无的笑,眸子低垂,一言不发。

    “说什么蒙尘明珠,分明是丑怪的女人!”李香兰鼻子里哼出好大一口气,“我倒要看看她还能不能恢复那张漂亮的脸!”

    姚珊瑚怯生生地陪着笑脸,拉着江小楼离去。

    李香兰犹觉不足,心中愤然,向身边翡翠低声吩咐道:“去找个人……”

    江小楼如今依旧在挽月楼,只是住在婢女的房间。百合经常偷懒不做事,将活计安排给江小楼,她也从不推拒。姚珊瑚要用夜宵,江小楼走入花园,经过花丛的时候,一个阴影迅速将她拖进黑暗,力道十足——

    她整个人被扑倒在地,死死压住,一股陌生丑恶的气息扑面而来,男人涎笑着:“原来国色天香楼的第一美人在这儿——”

    江小楼一惊之后迅速冷静下来:“你不知道我的容貌比鬼还丑么?!”

    来人狞笑着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我的小乖乖,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不明白呢,若非有人花钱请我消灾,我哪里肯碰一个丑鬼?”

    犹如当头一瓢凉水,头脑清晰无比,江小楼脸容藏匿在阴影里:“……放开我。”

    对方更嚣张:“你还以为自己还值钱?!别犯傻了,这种德性谁也不会多看你一眼!还是老实点——”一边说着已上来扯她衣裳,连嘴巴都不捂,压根毫无顾忌。

    江小楼袖中的一道冷光倏地落下,这副身体没有攻击力,匕首自然是她最好的傍身之物。

    机会稍纵即逝,她必须把握好动手的时机!

    就在利刃快要插入他腰侧的瞬间,那人突然嗷叫一声,脑后就被重物猛地一砸,他勉强起身要搜寻偷袭者,头又被猛击数下,顿时涌出数道血流糊住了双眼,只能抱着头在地上打滚。趁着这空挡,江小楼已经被一双冰凉的手拉着飞奔离去。她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男人兀自捂着血流不止的头哀嚎不已,那一片地上更是触目惊心的红。

    来人一直拉着她跑到僻静处才停下,随即便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她的声音像是破败的风箱,呼啦呼啦,下一刻就要断气一般。江小楼瞬间认出了眼前的人——郦雪凝。

    “是你——”

    郦雪凝终于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那些人不是好惹的,你自己要小心。”

    “你说李香兰?”

    “不光是她,我想真正要防备谁,你比我更清楚。”郦雪凝认真地说,久病的眼下有深褐色的阴影。

    江小楼却笑了:“从前我得意的时候你从来不肯锦上添花,如今我这么惨你却来雪中送炭,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郦雪凝轻轻摇了摇头,她实在不懂江小楼为什么这样镇定,待看到小楼收起袖子里的匕首,她才缓缓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我多事了。”

    江小楼点头:“对,你是多事了,如果让李香兰知道是你救了我,你会因此而遭受到更多的不幸。”

    郦雪凝抿了抿嘴唇:“如果因为害怕就不去做自己该做的事,那我活着就连一点意义都没了。”

    锦上添花无济于事,雪中送炭才是真的回报。她苍白的脸上那一抹隐隐的微笑,让江小楼心头微暖。

    两人相视一笑,彼此倒有了一丝欣赏之意。

    “你应该尽快想法子离开国色天香楼。”郦雪凝不放心地提醒。

    “不,我不会走的。”江小楼轻松地笑起来,声音轻柔里透出一种坚定。千载难逢的机会马上就要到来,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离开。

    月光下,她的眉眼飞扬,纵然那脸上红斑遍布,也挡不住眼底的神采,这张清丽的面孔一笑起来就仿佛盛开的花海,风流恣意,妩媚至极,不动声色间勾了人的心魂。

    郦雪凝不禁愣住,别人都说她面容尽毁,毫无魅力,实在是太浅薄了!

    这个女子,一言一行,无一不透出骨子里的清艳……

    雅室内架了紫檀木镂空雕花屏风,檀香在室内袅袅盘旋。王鹤与姚珊瑚正在下棋,王鹤一路奏响凯歌,姚珊瑚眉头拧紧了,露出苦恼的神情:“王公子,为何不肯让让我呢?”

    王鹤哈哈大笑起来:“从前桃夭可没这么要求过,都是她让着我啊!”

    姚珊瑚手中的帕子不易察觉的捏紧,面上笑容却无半分变化:“桃夭姐姐是下棋的高手,连王公子都要甘拜下风么。”

    王鹤面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姚珊瑚笑了,眼神轻轻一飘,语气里带了点娇柔:“如果今天王公子输了,想要点什么?”

    王鹤心头顿时一动,轻松地笑:“如果我赢了,珊瑚今晚就陪我——”

    姚珊瑚抬起眸子,似乎很认真地听。

    王鹤笑着继续说下去:“陪我说一晚上的话吧。”

    姚珊瑚笑得温柔,眼底却有娇羞:“那我今天晚上要任凭王公子发落了。”

    王鹤瞧见那小模样,心里早就被撩了起来。

    姚珊瑚微笑,站起身借口要换衣裳出了门,对着站在门边如同婢女一般的江小楼,惊讶道:“姐姐怎么在这里?又是百合这丫头偷懒,真是没规矩!”

    江小楼轻轻笑了笑,若非你这位主子的示意,她怎么敢,不过是想要让所有人看看如今桃夭便是你的仆人罢了。

    两人刚下楼梯,迎面撞见金玉笑盈盈地和人说话:“权督公要的东西,怎可不尽心尽力,卫公公请放心,绝不会有差错的。”

    “公公最爱兰花图,金老板这趟差事若是办得好,那一定有不少赏赐。”淡青色长衫包裹着中等身量的中年男子,衣着分外朴素,可一身居高临下的气息绝不容人错认。

    “一定办的妥妥帖帖。”金玉连忙躬身说道,语气里有从未有过的恭敬。

    姚珊瑚一愣,公公?难道是宫里头的太监?!

    这卫公公笑容和煦,眉眼和善,竟然是从宫里头出来的。

    江小楼落后一步,她可以清晰的看见卫公公微笑时下巴微抬,略带倨傲。在听清他们所说的话后,她轻轻地笑了起来。

    金玉亲自送了卫公公离去,回过神来发现姚珊瑚正站在走廊上看着,向她微一点头,目光落在了江小楼的身上,语气十分郑重:“桃夭,你容貌虽然毁了,但我也还留着你在楼里吃饭,让你不至于无处可去,现在到你回报我的时候了!”

    江小楼看着金玉,目光款款:“不知金玉姐需要我做什么?”

    金玉神色从未有过的肃穆:“权督公要一幅兰花图。”

    江小楼缓缓舒了一口气,在国色天香楼耗了这么久,终于让她等到了。

    ------题外话------

    大家都是没耐心的,不死人就不开心的,我很伤感,真的,以前你们都是一群多么活泼可爱又纯真的姑娘,都长着一双双善良的大眼,怎么都变成这渣渣的模样了呢……

    陌上花开ら亲,你这么积极打赏……一定是要客串了吧……一定是吧……(⊙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