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34章  挟怨报复

第34章  挟怨报复

    次日吃了早饭,姚珊瑚与江小楼一同出门。

    姚珊瑚端坐于马车上,腼腆地冲江小楼笑,真诚道:“姐姐病了这许久都不见好转,我心中十分难过,听说念慈庵的菩萨很灵,希望菩萨保佑姐姐早日康复!”

    纯真的眼睛,温柔似水。

    王鹤如今已是姚珊瑚的座上客,从前用到江小楼身上的心思全都转了回来,越发衬得小楼形单影只、孤苦可怜。她本人倒不觉什么,偏偏姚珊瑚一副替她伤感的模样,引来许多人冷嘲热讽,可怜是可怜,却也可笑。

    到了念慈庵,进入大殿,姚珊瑚焚起一炉好香,方欲拜倒,突然听见外面一阵喧哗,一回头听见有人大声叫嚷:“桃夭,滚出来!”

    姚珊瑚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扯着江小楼的手:“姐姐,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台阶上,庵堂的主持连忙去拦着,谁知对方不管不顾一鞭子抽过来,一把将主持面上抽出血痕,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旋即带着一众嚣张跋扈的护卫直接冲到大殿门口,一脚踢开殿门。

    来人一身华服,满面戾气,原本春花秋月般美好的容貌显得杀气腾腾,盯着江小楼的眼神格外恼怒:“来人,给我绑了!”

    两个护卫不由分说上来便拖江小楼,姚珊瑚似乎想要阻拦,却被一把掀到旁边,百合连忙扶住。

    庵堂里的尼姑们见势不妙早已躲起来,国色天香楼的护卫更是没法进入庵堂,就算他们在,谁会出来保护失势的桃夭呢?

    那帮如狼似虎的护卫捆住江小楼,一路飞奔出去,江小楼倒也奇怪,一路踉跄跟着走,却是不声不吭。一直到了湖边,蒋泽宇才命人丢下她,扬眉冷笑道:“哟,大伙儿瞧瞧这个美人儿是谁?”

    江小楼连鞋子都掉了,露出莹白如玉的双脚,脚底下血迹斑斑,她却只是抬起眸子望他,神色无一丝惊惶。

    “不记得我了吗?我可是被你耍弄了一通,你害我啃了一口老甘蔗不说,还让我姐骂了半天!”

    听完这话,江小楼便肯定眼前这位锦衣公子的真正身份了。

    太子妃教训弟弟向来严苛,于是蒋泽宇趁着这个机会上门找茬来了,她冷冷道:“我不知道公子在说什么!”

    “别装蒜了,那日你跟金玉两个合起伙来坑我,你以为瞒得了!”他上上下下打量她:“不过你这鬼样子,现在白送我也不想要了,但这笔账还得算清!胆敢欺骗我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哼,桃夭,别怪我没给你机会……”说着,蒋泽宇取过一旁护卫手中弓箭,又命人将一只苹果放在江小楼头上,嘻嘻一笑,“这样吧,如果我射中苹果,你就可以安然无恙离开。”

    换句话说,如果射不中,那江小楼必死无疑。

    “这是京城,天子脚下,你竟公然恐吓无辜女子,蒋公子真是好大的派头,真的不怕御史弹劾的折子堆成山么?”江小楼目光冷峻,声如珠玉。

    护卫首领一愣,旋即小声提醒:“少爷,太子妃已经吩咐过,若是再出什么岔子……属下们怕是性命不保!”

    “你少拿她来压我!”蒋泽宇窝了一肚子火,立刻搭箭射出,长风嗖嗖而过,这一箭径直穿过江小楼的耳畔,嗖的一声钉在树上,箭羽震动了几下,抖落许多树叶。

    蒋泽宇哈哈大笑起来。

    江小楼眯起眼睛,伸手将那只苹果猛然掷在地上。她光着脚,一步一步走向对方,斩钉截铁道:“蒋公子,我就站在这里,你大可以一箭射向我的心脏!记住,心的位置在这里,偏一分都死不了!”

    蒋泽宇骤然变色,眸子里噙了薄怒。眼前这个面上生了红斑的女子,只是一个出身下贱的人,怎么敢这样和他说话!

    护卫上前掏出长剑,一下子架在江小楼脖子上。

    江小楼无动于衷,又向前走了一步。

    护卫的长剑已经抵住了她的咽喉,声音透出怒意:“退后!”

    那长剑锋利、闪亮,代表着嚣张霸道,代表着恃强凌弱!

    江小楼不退反进,白皙的脖子上多了一道鲜血淋漓的血口子。

    若是换了旁的女人,只怕早已脸色紫青,双腿打颤,跪下来求饶,偏偏江小楼根本没有退缩之意:“拿着弓箭便可以当街射杀无辜平民女子,而丝毫不畏惧国家法度、天理昭昭!既然如此,我就在这里,请你立刻杀了我吧!”

    此刻,二十几个高大健壮的护卫,手里持着长剑,把江小楼团团围住。远处,无数百姓人头攒动,垫脚张望,议论纷纷。

    “你真是不怕死!”蒋泽宇目光阴刻。

    江小楼笑了,神色冷傲:“众目睽睽之下你从念慈庵将我掠走,我若是死了,御史们的奏章中会大写特写你蒋大少无故杀人,蒋家清白门庭从此要跟一个出身青楼的卑贱女子扯上关系,这个消息肯定轰动全城,想必到时候太子妃也会以你为荣!”

    蒋泽宇望着她平静的面容,立刻想起太子妃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心中恨得很,怒声道:“杀了她,立刻杀了她!”

    但是护卫们没有动,谁都没有动。

    江小楼说的不错,如果让大少爷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御史一定会闹得喧嚣尘上,到时候大少爷或许没事,但他们这些人一定会被推出来做替死鬼。

    “你们聋了吗?!”蒋泽宇气得头发昏。

    江小楼眸子转厉,定定瞧着蒋泽宇:“蒋公子,蒋家是百年大族,门第高贵,家风清白。太子妃千金之体,八岁诰命封身,十岁就被陛下钦封十全贵女,十五岁成为储君正妃,可若是今天你在这里杀了我,明天太子妃就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你贵为储君内弟,将来前程无可限量,为何要跟我这样一个出身卑微的女子过不去?精美的瓷器和瓦砾碰在一起,谁会先碎?劝你好好想清楚,如今我这条贱命就在这里,想要随时拿去!关键在于,你愿不愿意因此付出足够的代价!”

    听了这一番话,蒋泽宇脸上满是暴怒,眼底带着狠戾,这个贱人居然敢威胁他。

    全场气氛僵冷,所有的护卫进退不得。

    太子妃让他们跟着蒋少爷,只是保护,不是帮他杀人。

    蒋家一门清贵,老太傅视名声如命,若是今天蒋泽宇在这里杀了人,太傅能当场气死。

    他们的确可以杀了这个女人,可后果呢,谁来承担?

    太子妃吩咐他们跟着,可是说了不许蒋泽宇做一件荒唐事。

    当街杀人,要杀的是一个青楼女子,不免流出许多桃色绯闻,增添全城笑柄,还不够荒唐吗?

    四下里寂静无声,所有人的呼吸都屏住了。

    蒋泽宇一时间语滞,气得脸色煞白。

    骄阳掠过的瞬间,在地上投下斑驳光圈,江小楼一张美丽的面孔上布满可怖的红斑,乌发在阳光下镀上一层金光。她好似一尊完美雕塑,静静立在那里,平静地等待死亡。

    她将决定的权力送给蒋泽宇,却根本没有给他第二条路走。

    要报仇,可以,她的命就在这里,不怕身败名裂就来拿!

    ------题外话------

    最近很忙,留言不能每条都回,见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