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32章  毁容风波

第32章  毁容风波

    天空从早上开始便是绵绵细雨,李香兰站在走廊上,裙角被打湿了半边,脸色不善:“为什么不见?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金玉姐说!”

    吕妈妈赔笑:“香兰姑娘,主子正在见客,这时候不方便见你!”

    “什么见客,我刚才分明看见姚珊瑚进去了,你躲开!”李香兰一把挥开吕妈妈,快步上前推开那道雕花大门,吕妈妈连忙去追,李香兰的倩影已经隐入门中。

    吕妈妈一脸惶恐:“主子,香兰姑娘她……”

    金玉脸上并无愠色,只是挥了挥手。吕妈妈不满地看了李香兰一眼,终究不敢造次,悄悄退了下去。

    “你可不要过河拆桥……”李香兰满脸愤怒,“桃夭不是傻瓜,如果我去她面前透个风,你这一出戏算是白演了……”

    “瞧这话说的,咱们不都是帮着金玉姐办事,何必分什么你我这样生疏。”对面坐着的那人一双清纯的眼睛,楚楚可怜的尖下巴,分明是姚珊瑚。

    “你当然高兴,如今可算把王公子弄到手了,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得到了什么?”李香兰声音尖锐无比,难掩妒忌。

    里面瞬间静了一静。

    金玉一双眼睛向李香兰扫过去,阴冷而刺目。

    “金玉姐,”李香兰终究察觉到自己的无礼,有些软下来,“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沉不住气,只是怕我忘记了你的好处。”金玉冷哼一声。

    姚珊瑚静静坐着,眼神依旧是轻灵的,笑容纯洁温和。

    李香兰还想说什么,触及金玉的眼光,终究没敢吭声。

    姚珊瑚见气氛如此僵冷,主动起身将李香兰在一旁绣凳上按下,眼中艳波流转:“我刚才还想去找你,可巧在这里碰上了,明日吴公子本要邀请我去唱堂会,我身子不适,香兰姐姐替我去吧。”

    李香兰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姚珊瑚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笑容却更温婉。

    被豪门贵族邀请去唱堂会,当然收获颇丰,还有机会进一步攀附,这等机会可遇不可求,姚珊瑚居然让给了她?李香兰原本的怒火瞬间消了三分,脸上要笑不笑的,原本的冷脸也有点僵硬。

    金玉眯起眼睛看着姚珊瑚,心中暗忖:虽然年轻了些,手段总是不错的。知道什么时候要进,什么时候要退,还懂得利益均沾。李香兰愚蠢冒进,若是真让她去江小楼面前嚷嚷了什么,那才真是一拍两瞪眼。想到这里,她换上一副面孔嗔道:“看见了吧香兰,珊瑚可是替你着想,你们都是楼里的红人,互相提携才能红得更久。”

    李香兰心知自己不如姚珊瑚长了一张会骗人的脸,却也不得不佩服对方能将桃夭都收服,只好道:“那就多谢妹妹了。”

    金玉笑道:“这才对嘛!”她说话的时候,不小心抽动了嘴角的伤口,不由疼得龇牙,对面两人看在眼底都觉得异常可笑,却都不敢笑出声来,只是低头垂目。

    “桃夭那里,你怎么看?”金玉缓了一口气,才问姚珊瑚。

    姚珊瑚道:“她很信任我,甚至连吃药都不避讳……”想到江小楼毫不吝惜地将王鹤送给她,全然是知心姐妹的模样,她呵呵笑了起来,神色微微正经一分,“我已经照着金玉姐的吩咐将御米花的汁液想方设法下在药碗里面,药量一点点加大,估摸着再吃一两个月也就差不多了,到时若突然停了供应,只怕她会难受的抓耳挠腮,到时候金玉姐想要让她接客,她只怕还要感恩戴德。”

    哪怕说这等害人的话,她也依旧是嗓音清凌凌的,极为好听。李香兰自认手段已经颇为毒辣,却不料这看起来清纯可爱的女孩子比自己毒辣三分,竟然给金玉出了这样的计策。让江小楼染上毒瘾,到时候她要继续得到那东西,只能不停地接客,乖乖给金玉赚钱。

    金玉点了点头,道:“上一回她联合王鹤给我下套的事情,我总要找她算账的。”但这也得在金玉榨取了江小楼身上最后一分价值为止。

    姚珊瑚笑笑,不错,这主意是她给金玉出的。御米花这种毒药,一旦开始上瘾就要不断服用,否则就会痛不欲生,但金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果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长年服用,不消两年就会变得形销骨立、丑态毕露,甚至四肢无力、形同废人,到时候这位风华绝代的一位名妓便会逐渐湮灭在风尘中。想到昨夜里王鹤明明抱着她却叫着桃夭,姚珊瑚的眸色逐渐变深,这是那人夺走她心上人的代价!

    “她虽然喜欢装高贵,但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谈吐又是风流别致,连杨阁老都经常跟她清谈……”李香兰冷笑,面上闪过一丝得意,“等她真上瘾的时候,还不是任由金玉姐揉搓。只不过——”她转头看向姚珊瑚,杏目微睐:“还望妹妹多加小心,千万别露出什么破绽来,我费了那么大力气给你当垫脚石,你要成功才不枉费我的辛苦。”

    李香兰刚开始行动是孤身一人,并未告知金玉,但她很快发现江小楼的身材毫无变化,反而是对方身边的小蝶一个劲儿的发胖,这时候姚珊瑚主动找上了门……刚开始她不明白姚珊瑚为何会来找她,后来才知道是金玉的授意,至于对方面前……自己早就已经暴露了却还不自知。于是,她的毒辣索性顺水推舟变成一个跳板,让姚珊瑚攀上江小楼的跳板。

    姚珊瑚勾起唇角笑,声音却故作委屈:“姐姐总是怀疑我,真当我是傻瓜么……桃夭聪明冷漠,我就是她唯一贴心的姐妹;桃夭记人恩典,我就是她最该还恩的对象……横竖,她逃不出金玉姐的手心。”说完这话,她眉眼依旧含笑,眸子清澈得可以倒映出影子。

    金玉很满意,面上只是淡淡笑了笑,她在风月场上打滚多少年了,怎么会不知道这丫头的小把戏。横竖做皮肉生意,只需要江小楼狠赚个一两年,等她没办法赚钱再慢慢收拾掉。

    姚珊瑚聪明、美丽、精明,是最好的棋子,而江小楼风头太盛,得罪太多人了,金玉不会为了她一个人犯众怒,更别提对方还反过来算计她,一个身有反骨的丫头,最终留不得!

    正在说话间,吕妈妈突然敛气屏息地进来:“主子,后头出大事了!”

    金玉带着吕妈妈先赶到了挽月楼,江小楼一张脸消瘦苍白,秋水滢眸闪动着不安,见到金玉进门连忙掩住自己的面孔,金玉却已经吃惊地大叫起来:“哎呀,你脸上是怎么回事?”

    江小楼不得已放下袖子,只见到那张美丽面孔依旧,只是两颊不知为何开始脱皮,一层一层分外明显,金玉连忙上去仔细一瞧,顿时呼吸一窒:“到底怎么了?”

    小蝶哭丧着脸:“老板娘,奴婢今天准备给小姐梳妆,却突然发现她脸上有脱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金玉气急败坏地道:“叫大夫来看了没?”

    小蝶脸色更不安:“看了,王大夫说是因为开的药方里头加了穿心莲,可能是小姐身子吃不消……”

    换句话说,穿心莲虽然是药,可也保不齐有人会对这东西过敏。

    金玉满面焦心:“快,快去再请大夫,要城中最好的!”手下力气大得快要把江小楼的指骨捏碎。

    江小楼一把推开她的手,快步走到铜镜前仔细看自己的面孔,瞬间脸色变得越发苍白,活似欲化的冰。

    金玉一共请来三位大夫,每个人的说法都和王大夫一样,桃夭姑娘是对穿心莲过敏了。

    金玉耐心等了半个月,江小楼的脸上脱皮现象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加严重。整张脸都在掉皮,皮掉了之后就是红色的疹子,弥漫性的潮红,除了一张脸,手臂、腿上、背上更惨,甚至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过敏症状。大夫们都说,虽然停了药,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康复,可能一年半载,也可能一辈子就这样。

    金玉怀疑是姚珊瑚作了手脚,反复查问,逼问得姚珊瑚指天发誓自己绝没有擅自动手,金玉左思右想,越发纳闷,桃夭莫名其妙毁了容,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只是意外?

    ------题外话------

    感谢所有为小秦组团打赏的妹纸,特别鸣谢女侯群的小尾巴的妈妈和猴子妹妹们的热情响应,咳咳,以及各群很辛苦的管理员大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