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27章  阴毒心思

第27章  阴毒心思

    江小楼伸出手试图从她手中接过孩子。下一瞬间郦雪凝猛地推开了她,见此情景小蝶和百合连忙上去按住雪凝,却不料原本十分安静的人此刻变得像个疯子,不停地用手推,用嘴咬,用指甲撕扯,拼命想要挣脱她们的控制。

    如此美丽的女子竟然被逼得疯狂,就像是一匹艳丽到极致的锦缎在江小楼面前生生撕裂,发出裂帛的沉痛呻吟,分明是一幕残忍到极致的画面。在百合强行掠走她怀里的襁褓之后,一直无声的她突然哭喊起来:“放开我,我要孩子,我只要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不要抢走他,我只要孩子——”

    那声音距离这样近,这样尖锐,嘶哑而痛楚,哪怕江小楼的心坚如铁石,在这一瞬间也被揉成一团。

    郦雪凝像疯了一样扑上去嘶咬百合的手,百合痛得大叫一声松了手。她终于如愿以偿地夺回了襁褓,美丽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心满意足的神情,然而过度的激动使得她猛烈咳嗽起来,空气在她的肺部不停地鼓动着,几乎不能遏止。

    在这样的情况下,姚珊瑚已经吓得退到了门边,她没想到会看到如此惨烈可怕的场景,几乎忘记了言语。

    江小楼却再一次靠近,用再认真不过的语气一字字地道:“你的孩子已经死了,雪凝,你仔细看看,他死了,不管你怎么哭怎么闹都不会回来!”

    郦雪凝用了全部的心力期待着自己的孩子,江小楼却异常清醒地将她最后的希望击碎了。她突然停止了咳嗽,盯着江小楼。

    整个屋子里陷入了死寂。

    姚珊瑚见对方安静下来,壮着胆子上前一步:“雪凝,桃夭姑娘你还记得么,你从前——”

    雪凝直直地瞅着江小楼,姚珊瑚心里一阵哆嗦,声音就这么戛然而止。

    江小楼轻声道:“人死就要入土为安,就像你当初帮助我一样。”说完她吩咐小蝶去取干净的水来。小蝶忐忑地去了,再回来手上已经端了一盆清水。江小楼接过帕子沾了水,竟然掀开了郦雪凝怀里的襁褓,仔细地给那个没了呼吸的孩子擦身体。郦雪凝就这么静静看着她,身体一动不动,仿佛刚才的疯狂从未存在过。

    两人用这样奇特的方式相处,实在是太诡异了,连大夫都看得愣住。

    江小楼一丝不苟地替孩子清理好,道:“我会吩咐人做一套小衣裳,并且请人来超度,希望他将来投个好胎,不会再受苦。”

    她这样自说自话,郦雪凝自始至终都只在一旁看着,可那只手却是松了……

    姚珊瑚和百合对视一眼,不由面面相觑。

    半途夭折的孩子出生就是来人世历劫的,可江小楼却说到做到,果真吩咐替他准备了棺木和新衣裳,甚至在寺庙里请了牌位来供奉超度,旁人都认为她是在向雪凝报恩,可江小楼却知道不只是如此。

    她只觉得,那孩子的死亡像是在提醒她,这世道有多么的残酷。

    她要感谢这个孩子,感谢郦雪凝,他们让她想起了有一个该下地狱的人,现在还活得十分鲜润。

    江小楼再一次来看郦雪凝的时候,王大夫正好来复诊,他将小楼拉到一边,悄悄地告诉她:“这姑娘的病很严重,心脉又受损,我也没有把握,只能用好药吊着,能多活个一年半载就是老天爷的恩赐了。”

    江小楼闻言略一停顿:“不论如何,请王大夫尽力而为。”

    王大夫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却一眼瞧见小蝶,脸上立刻起了点疑惑:“姑娘,把你的手伸出来,我替你看看。”

    小蝶诧异地看了江小楼一眼,对方轻轻颔首,她才乖乖伸出了手。王大夫替她诊脉,半天后才放下,好心提醒道:“小姑娘,才五六天你又长了一圈出来,我劝你不要吃太多大补的东西,再这样下去怕你以后连路都走不动了!”

    小蝶原先是个身段窈窕的少女,现在下巴都生了双的。若是身体因此变得壮实也就罢了,可江小楼却注意到她走两步路都在喘,倒像是生病。思及此,她立刻道:“大夫,小蝶平日饮食和以前并无不同,怎会突然不明原因发胖呢?”

    “饮食一样?”王大夫惊讶了,寻常人发胖总归是饮食过剩和缺少运动这两样,可小蝶一个婢女,整日里忙忙碌碌,饮食也没有变化,为什么身形会在短短数日膨胀到这个模样,简直像是被气吹圆了一样。

    小蝶猛然一惊,脸色变得煞白。江小楼敏锐地发现了她的变化,道:“究竟怎么回事?”

    小蝶扑通一声跪下,脸上满是不安:“奴婢……奴婢偷吃了香兰小姐送来给您的汤水……小姐,奴婢错了,奴婢不是有心违背您的意思,只是……只是舍不得……”

    小蝶自小家境贫寒,自然不舍得浪费粮食,所以她吃了那些东西江小楼并不奇怪,但李香兰送来的都是寻常甜点汤水,绝不至于让小蝶在短短几日胖成这样。江小楼越想越是不对,神色也变得郑重:“每天她送来的东西你都喝掉了吗?”

    小蝶怯生生地点头,想了想道:“最近奴婢实在太胖,就不敢再多吃,前天送来的雪梨银耳还在,奴婢这就去端来!”

    昨天李香兰来过挽月楼一次,见到小蝶,不知为何就急匆匆就回去了,也没有再送汤水来。江小楼轻轻点头,吩咐道:“小心点,不要让别人瞧见!”

    “是!”小蝶满腹疑团地去了。等到片刻后她回转,手里多了一罐雪梨银耳。

    王大夫接过来仔仔细细地看了半天,又特意用银针试了试,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若是用毒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李香兰不会那么傻的。”

    江小楼听见这声音猛然回头,就见到郦雪凝和姚珊瑚站在门口。

    郦雪凝走过来,一阵风吹过她的衣衫,她的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竟然就重重咳嗽了两声,却像是怕吓着他们一样很快强忍住了。

    “雪凝姐姐,你身子还没好,这里的事情就不要多管了。”姚珊瑚追过来试图挽住郦雪凝的胳膊,雪凝却轻轻挣脱了,向后退了一步:“我这病难保传染,珊瑚妹妹还是离我远一些。”

    姚珊瑚面上闪过一丝悲伤,站在原地没有动。

    江小楼看着她们二人:“刚才的话,你们都听见了?”

    郦雪凝没有回答,反倒是姚珊瑚主动从王大夫手上接过那小盅,用小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巴里,舌尖上细细品味着,过了半响,才轻声地道:“这汤里下了东西。”

    “不可能,我什么都没闻出来啊!”王大夫诧异,他精通医术,若是有人在汤里下了药,他怎么会查不出来?

    姚珊瑚面上闪过一丝不忍,本是不愿意说人是非,却终究轻轻叹息一声:“这不是毒药,只是一种猪饲料。在乡下的时候,那些贫苦的百姓总是用猪草来喂猪,再好些的也不过是豆饼和馊水,没什么出奇的。可凉州一带猪养得特别好,因为当地有一种从山上采摘下来的草。这草叫见风长,只要生长的地方必定是一大片一大片,若是采来喂猪,原本一年才长成的猪只需半年便长得十分肥硕,于是便有越来越多的人采了草来磨碎成粉末,混在猪食里面,纯粹是为了……让猪长膘用的。”

    这汤里面用的不是毒药,而是猪饲料。

    江小楼不是舞艺倾城么,李香兰便要她胖成一头猪,这辈子都没办法跳舞。

    王大夫顿时摇头:“恐怕不止是发胖,会带来好些病症。”

    看着依旧懵懂的小蝶,姚珊瑚的面上显出一丝怜悯:“是的,如果长期服用下去会胖到走不动,最后直到瘫痪在床为止。”

    疾言厉色的害人性命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笑着给你一刀。江小楼已经提防李香兰,却不料对方盘算着这样的主意。

    不光是要她的命,更要毁了她的花容月貌,残了她的窈窕身段,坏了她的绝妙舞姿,叫她一辈子瘫软在床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等机心,何其阴毒!

    ------题外话------

    是猪饲料,有孩纸猜中了吧,如果在现代的话,那就是化学饲料,因为在古代所以是见风长。拿肉肉同学送了521朵鲜花,这是表示我爱你的意思吧,哈哈哈哈哈哈

    推荐清风逐月的作品《名门嫡秀—九重莲》,属于温馨系宅斗\(^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