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26章 放饵钓鱼

    江小楼的面孔平日里美丽温和,此刻眸子里却突现怒气,姚珊瑚看着不免心头一紧,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江小楼的脑海飞速运转着,原来自己没有曝尸荒野是因为别人的好意。不由自主地,她的声音变得温和:“不必着急,你带我去看看。”

    姚珊瑚这才慌忙点头:“好!”

    院子里混乱的一塌糊涂,两个身材高大健壮的妈妈拖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女子死死护着怀里的某物,这似更加激怒了两人,打骂之声不绝于耳。

    “你们还不放手!”姚珊瑚难得满面怒色。

    “珊瑚小姐,老板娘亲口吩咐把这个丧门星丢出去,奴婢劝您可别插手!”崔妈妈是个满面横肉的壮硕妇人,语气虽然客气却暗含威胁。

    “你……你……”姚珊瑚似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江小楼的目光落在了那个面色煞白、披发掩面的年轻女子身上,她垂着头,似乎没有力气负荷那纤细的脖子,但却一直紧紧抱着怀里的东西。

    崔妈妈刚说完,常妈妈却变了脸色,连忙捅了崔妈妈一下:“还不住口,当着桃夭小姐说什么呢!”

    桃夭是国色天香楼的大红人,达官贵人都要千方百计讨好,她们这些不过是下等仆役,又怎么能在对方面前失礼,万一桃夭不高兴,一状告到金玉那里去,她们这等身份如何抗衡。常妈妈是个聪明人,立刻笑容满面地上来,卑躬屈膝:“桃夭小姐,这等肮脏地方,小心弄脏了您的裙子。”她一边说着,一边谄媚地作势想要去抬江小楼的衣裙。小蝶挡在了她的跟前,横眉冷对:“你是什么东西,敢来碰我家小姐!”

    常妈妈连忙道:“不敢,不敢!不知道小姐到这儿来有什么吩咐?”

    江小楼目光依旧停留在那年轻女子的身上,道:“我是来看朋友。”

    常妈妈心里头打了个突:“小姐说笑了,这院子里只住着郦雪凝一个……”

    江小楼神色平静却坚定:“雪凝姑娘就是我的朋友。”

    常妈妈面色一变,崔妈妈不禁怒形于色:“什么朋友,那贱人是要被赶出楼里去的人!”

    江小楼眼中隐现冷芒:“我和什么人交朋友,需要向你们汇报么?”

    崔妈妈还要多说什么,常妈妈将她扯了个趔趄,一边往门外退一边连连弯腰:“是,您说的是!奴婢们这就走了,这就走了!”

    走到江小楼瞧不见的地方,崔妈妈一手甩开常妈妈的手:“你怕什么,差事没办完咱们怎么交代!”

    常妈妈阴阳怪气道:“没长眼睛吗?桃夭现在正当红,愿意横着走都可以,你我算是什么东西,要是不怕死就当面顶撞去,我可要向老板娘回话去了!”说着,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便快步离去。

    “哎!等我,你等等我啊!”崔妈妈满脸不甘心地看了那破落的屋子一眼,终究一跺脚,赶忙追人去了。

    院子里,小蝶立刻把人扶进了屋子。这院子破旧而阴森,墙壁污秽黑暗,门都已经褪了色。进屋以后就更糟糕,只有一张污黑的床和两把椅子。刚刚被扶起来的年轻女子一身的脏污,面孔泛出死灰色,一阵咳嗽竟然整个人都蜷缩成虾子的形状,可见病得极重。

    姚珊瑚流露出同情的模样,瞧见江小楼正默默注视着自己,忙道:“多亏有你在才能赶走那两个仆妇,谢谢你了!”

    江小楼并未回答,只是轻声吩咐小蝶立刻去请大夫。等小蝶走了,江小楼才发现年轻女子怀里抱着的是一个襁褓,她的眼睛里顿时泛起一丝惊异。

    她抱着的不是什么珍宝,却是一个孩子?

    面对江小楼质疑的目光,姚珊瑚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吐露实情:“之前雪凝怀孕,金玉大发雷霆,吩咐人给她堕胎,谁料她性子倔强,不顾一切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装作喝了药背过身全抠掉了,平日里只拼命遮掩着,不久前快要临产,肚子实在瞒不住,还是被金玉发现,她就吩咐人强行……”

    青楼女子一旦怀上身孕,会被视为不吉祥的事,必须按照规矩强制堕胎。鸨母会想方设法让她吃各种药物,不论她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但也有很多时候吃药无效,鸨母就会吩咐人用桌子、椅子压在女子的腹部,让力气大的人用力在上面踩踏直至流产为止。哪怕将人折磨致死,也绝不容许青楼有婴儿啼哭之声,这就是规矩。江小楼曾经亲眼见过这样的惨状,所以她很清楚这个叫雪凝的女子当初受了怎样的折磨。于是,她沉默了。

    半个时辰后大夫进门。王大夫年逾七十,背着药箱快步走来却脸不红气不喘,而小蝶上气不接下气,喘得非常厉害,江小楼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小蝶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她实在是太胖了,走两步路都喘得厉害,刚才一路过来那老大夫一直狐疑地盯着她看,她几乎恨不能把脸遮起来才好,哪里有人家丫头胖成这样,上回的事情吕妈妈到处找她的不是,回头又该说她懒惰了!

    王大夫走到雪凝面前,雪凝只是低头抱着襁褓,长长的头发垂下挡住了面容,叫人根本看不清她的模样。王大夫替她把脉,慢慢的眉头紧皱:“身体耗损太厉害,我尽力而为,看她造化吧。”

    王大夫要去开药,一直闷不吭声的雪凝却突然拉住了他的袖子,希冀地望着他:“救救我的孩子。”

    王大夫这才注意到她一直埋在怀里的襁褓,顿时面色惊骇地倒退了两步。襁褓里是一个婴儿,面孔发青呼吸冰冷,明明已经死去,她却一直死死抓住不放。

    “我的孩子还能治得好吗?”雪凝这样问道。

    江小楼这才看清了郦雪凝的容貌,她微微仰着面,恳求地看着大夫,尽管面容消瘦,却挡不住桃花尖脸,秋水杏眸,还有眼下一颗泪痣带来的艳色,此刻她眼底那份凄怆绝望足以叫人心头震动。

    大夫被她状若发狂的举动又吓退了几步,求助地看着江小楼。

    郦雪凝一直没沾过净水,更没梳洗过,浑身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异味,然而江小楼却毫无嫌弃地走了上去,蹲在郦雪凝的面前,轻声地道:“雪凝,孩子已经死了。”

    郦雪凝的眼珠子动了动,终于第一次落在江小楼的身上。

    此刻,吕妈妈悄无声息地站在后窗,将屋中一切尽收眼底,心头冷冷一笑,不过一个十七八岁的毛丫头,哪里斗得过金玉,这么容易就中了圈套,自作孽!

    ------题外话------

    小秦:为啥大家都觉得小蝶怀孕了,OMG

    编辑:想象力太贫乏,贫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