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25章  别有居心

第25章  别有居心

    铜镜前,小蝶轻轻为江小楼摘下钗环,一双眼睛紧紧垂下,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觉得我很可怕吗?”江小楼突然开了口。

    声音又柔又轻,但刹那响在这样的寂静里,着实让小蝶吓了一跳,她猛地抬起头,一下子撞进了铜镜里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不,小姐,奴婢没有……”

    江小楼的目光像是落在光滑的铜镜上,又像是穿过铜镜落在了小蝶的身上,那如影随形的目光令她无比紧张。这座国色天香楼不知迎来多少位美丽多情的佳人,但这位小姐却是不同的,当她翩翩起舞的时候,仿佛壁画上的绝色美人被吹了口仙气复活,那样精致绝伦的美丽,谁能匹敌,谁舍得伤害?

    只是当小蝶逐渐走近真正的江小楼,又仿佛窥见了某些了不得的秘密。

    江小楼总是不知不觉中迷惑了你的心智,将人引入万劫不复。这场景,仿佛庙中廊柱上的美丽蜘蛛,平时恭听佛音,共享香火,转身却布好丝丝绕绕的陷阱,眼也不眨地将猎物吞噬殆尽。

    “你是觉得我做法太残忍,从刘耀到金玉都是那么不留情面,不是吗?”江小楼平静地叙述着。

    小蝶手下一惊,不小心扯断了一根青丝,不等小楼说什么,小蝶已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道:“小姐,是奴婢的不是,都是奴婢的错!”

    江小楼轻轻笑了:“小蝶,世上的一百个人中,真正的好人只有一个,真正的恶人也只有一个,我们大多数都只是普通人。如果他们没有对我作恶,我可能一辈子就那么懵懂的活着,告诉自己善良是对的,忍耐是对的,一直不放弃、不抛弃地祈求老天爷保佑是对的,毫无怨言地原谅他人是对的,可后来我才明白,就是这样的我,一直在纵容那些人作恶。我的软弱可欺成全了他们的恶毒自私,一味忍让成全了他们的毫无悔意!他们会得到报应吗?谁会为我惩罚他们,老天爷吗?笑话!老天爷不会的,他只是高高在上的看着,一直看着世人痛苦挣扎!”

    小蝶下意识地抬起头看着江小楼,对方的面孔皎白晶莹,神情却极度陌生。

    “小蝶,你的父母是最诚实的庄稼人,他们一年当中拼命地劳作,到头来因为一场天灾赤贫如洗,不得不将你送到这种地方来。你的父母不是好人吗,他们不够忍耐、不善良吗,可最终得到了什么?只有无尽的压榨,数不清的痛苦,甚至是毫不留情的践踏以及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债务。世道如此,天道如此,当别人把你当成羊羔践踏,你必须告诉自己,你不是羊,你是狼!没有人能伤害,没有人能践踏,懂了么!”江小楼盯着小蝶,一字字地道。

    小蝶读书不多,却听懂了江小楼那些违背常理的观念巨浪,这巨浪猛然袭来,一时让她顿生困惑。

    “他们亲手造就了一个这样的我,一个这样可怕的我,现在轮到他们承受这恶果的时候了!”江小楼看着小蝶,认真地、蛊惑地说着,“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但该保持沉默的时候你必须懂得闭上嘴巴。作为回报,我会给你足够的财富,彻底改变你的命运,明白了吗?”

    江小楼的提议极具诱惑,如果认命她还是要做一辈子的婢女,但答应了对方却有可能咸鱼翻身,论情、论理、论利都无从拒绝,小蝶全身竟哆嗦了一下,思虑片刻,她只能轻轻俯身下去,认真而恭敬地道:“是。”

    等小蝶起身的时候,突然觉得一阵心慌气促,看江小楼瞧过来,她连忙笑道:“小姐,是奴婢蹲的麻了,不碍事。”

    江小楼仔细看了看小蝶,笑道:“这些日子倒是丰腴了些。”

    小蝶刚刚和江小楼达成了协议,此刻心情松快了许多,面上泛起三分笑:“小姐,奴婢也不知怎么回事,最近突然就圆了起来,这件小姐给我的衣裳还特地放了两边腰身呢!”

    江小楼发现小蝶的面颊的确丰腴,纤瘦的身体圆滚滚的,就连原本扁平的胸部都变得鼓鼓囊囊,腰身更是有原来两个粗。

    变得丰腴不是不好,只是她发胖的速度也太快了,简直就像是一下子被吹足了气,小楼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这样也好看,原先实在是太瘦了。”

    小蝶也跟着笑起来,她家里是长庄稼的农户,当然比不得那些讲究纤瘦飘逸的小姐们,越壮实才越好,自然没把发胖的事情放在心上。但与此同时,她也有胃口大增、变得嗜睡的奇怪现象。如今她一进屋子就想睡觉,还经常有头晕、乏力、胸闷气喘的情形,但她以为这不过是夏日人倦怠,不知不觉就忽略过去了。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突然起了一阵喧哗。小蝶连忙出去查看,却不想外头突然闯进来一个满面惊惶的白衣女子,小蝶立刻拦住她:“珊瑚小姐,您这是干什么?!”

    在国色天香楼的美人之中,姚珊瑚年纪只有十六岁,白皙的面孔上生着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极有灵气,在一众美貌绝伦的女人之中,她总显得那么与众不同。从前江小楼与她见过两回,与旁人的拈酸吃醋不同,她总是腼腆的笑着,神色楚楚,所以给江小楼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现在姚珊瑚一脸的惊慌,不顾小蝶阻拦径直冲到江小楼跟前:“桃夭姑娘,你救救雪凝吧!”

    她一张素白的面孔挂着晶莹泪珠,似断了线的珠子坠落,许是过于惊慌的缘故,说话又急又快,江小楼几乎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便立刻将她搀扶起来:“珊瑚,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姚珊瑚却是十分固执,满面泪水:“你若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算是我求你帮忙……”

    “你先别哭了……”江小楼用力将她托起来,极为冷静地道,“不管是什么事,你总得说清楚,不然这样稀里糊涂的我怎么能明白呢?”

    “是……是我的一个好友,病了大半年了,金玉姐一直逼着她接客,她也倔强,死忍着,病得越来越重!昨儿晚上不小心惹恼了客人,金玉姐要赶她出去!”姚珊瑚咬着唇,忍住焦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江小楼蹙起眉头。

    姚珊瑚让她去救人?

    “你刚才说雪凝?”

    “是,郦雪凝,以前也红过,但得病后就不行了,我……我求了金玉姐,她怎么都不肯听我的,你不同,肯说一句话比我说十句都管用!”姚珊瑚又急起来,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郦雪凝,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可她如何都想不起。

    姚珊瑚看江小楼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慌了一般:“你忘了吗,那时候你被赶出去……是雪凝好心出钱找人把你葬了……那时候她已经病得很厉害了,自己都没什么钱的……”

    对方说得磕磕巴巴,但江小楼却倏然变色,眸子里的寒意渐渐扩散。金玉无缘无故找茬挑事,选择的还是郦雪凝,又想耍什么花样!

    ------题外话------

    小秦:你看,我给你的客串戏份很多。

    编辑:我一直在盯着你。

    小秦:盯着我做啥?

    编辑:默默吐槽,培养仇恨值,争取成为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