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21章  端午佳期

第21章  端午佳期

    在房内人说话之间,吕妈妈早已悄悄退了出去。小蝶正要端着茶水进门,被吕妈妈截在了门口。

    小蝶心里一颤:“吕妈妈。”

    吕妈妈面上笑成了一朵花,声音却压低了:“让你盯着她,你可做好了?”

    小蝶悄声道:“妈妈,小姐疑心很重,从不肯跟我交心的。”

    吕妈妈哼了一声:“那丫头心机颇多,所以我才叫你当心,她屋子里已经屯了不少好东西吧。”

    金玉控制银子控制得极好,但凡楼里面的姑娘见客收来的钱都不肯放过,但江小楼却不同,她往来的都是名门公子、达官贵客,个个出手大方,进门银子给了金玉不错,可那些价值连城的礼物却直接送给了江小楼。吕妈妈耳闻,便吩咐小蝶找准机会,等江小楼出去的时候悄悄潜入她的房间翻箱倒柜,想要把那些宝物弄到手。谁知任凭吕妈妈怎么搜,却什么都找不到,不由既是诧异又是恼恨。后来她几次三番建议金玉就如从前那样直接逼迫着姑娘交出来,但江小楼如今名声极大,相交的都是豪客,她的性子又叫人摸不准,金玉等闲不敢触她的霉头,只好强忍着旁敲侧击罢了。

    小蝶堆上笑容:“吕妈妈,小姐来往的都是贵公子,保不齐她请谁存着,奴婢以后一定会留心的!”

    吕妈妈狐疑地盯着小蝶,直到她额头冷汗都快流下来了才冷笑一声:“那是最好,若是叫我发现你有什么小心思,可别怪我将你发卖出去!”

    小蝶连声道不敢,过了一会儿便见到金玉出来,吕妈妈连忙跟着走了。

    等小蝶捧着茶盏进去,江小楼却招呼她过来,将一个香囊递给她。

    小蝶捧在手上只觉得沉甸甸的,估摸着最少有十两,不由心中震愕不已,她的月钱不过两百文,对方却一出手就如此大方。她勉强笑着道:“小姐,您这是……”

    江小楼又取出两匹绸缎,一股宝钗,一对凤头玉簪,容色温柔地道:“这些都是给你的。”

    小蝶眼睛珠子几乎从眼眶里脱出来:“小姐,这……这千万使不得,都是贵重的东西……”

    江小楼脸上的笑容并非怀疑、试探的那般冷笑,反而极为温和:“既然给你,就收下吧。”

    小蝶眉头微拧,有些困惑。她知道有了这笔钱能解决家中难题,虽然金玉当初买了她的死契,可她一直将银钱拿回去资助自己贫病交加的父母,但……

    江小楼淡淡地道:“你放心,我不会要求你为我做什么事的,你大哥昨日不是悄悄来找过你吗,这是给你爹治病的钱。”

    小蝶一时泪盈眼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江小楼看着小蝶,这个少女不是恶人,虽然她奉命在自己身边监视,但她试探过几次,这丫头一直在暗地里替她隐瞒遮掩,可见她的心肠不是太坏,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出钱帮助她。

    小蝶死死攥着银子,悄悄擦了眼泪,才道:“小姐,奴婢以后一定尽心服侍您。”

    江小楼点点头,才道:“明日我要和金玉一起去江水阁,你准备一下吧。”

    小蝶错愕,亦觉得不可思议,似乎有话要说却是欲言又止的模样,江小楼见她如此,似看不见一般道:“我累了,下去吧。”

    小蝶小心翼翼地收了东西往外走,可是走到门口脚步又收住,下意识地回头看着江小楼,嘴巴动了动却又生生咬住,终究是出去了。

    江小楼看着小蝶的背影,摇头笑了笑。此时无声胜有声,有时候不说话就很能反应问题了。

    第二天一早,江小楼正在梳妆,却突然听见外面小蝶道:“香兰小姐来了!”

    通报后,李香兰一脚迈进了门,后面还跟着垂头敛息的翡翠。

    “妹妹,好端端的节日便一大早来打扰你,实在是因为今日我有一位重要的客人突然来了,想问你借那套红宝石的头面。”李香兰笑嘻嘻地坐下。

    “哦?”江小楼看了李香兰一眼,见她穿着一件银白色织锦梅花衫子,下着同色裙,便笑笑问:“能让姐姐如此隆重,想必这客人也很重要了。”

    李香兰难得腼腆地一笑,道:“只是旧识,万万比不得妹妹来往的那些贵人,上回看妹妹表演的时候戴着那套头面实在好看,我心里十分喜欢,只是借来戴一天,回来就还给你,绝不会损伤一点儿。”

    她一边说着,一边盯着江小楼身上华美的云锦衣裳,掩住了眼底的一丝复杂情绪。

    江小楼秋波般敛滟的美眸毫无异样:“一套头面算得什么,姐姐既然喜欢,便送给你吧。小蝶,去取出来。”

    李香兰连忙推辞,见江小楼坚持便也不再多言,只是笑笑:“送来的汤水,妹妹可喜欢么?”

    江小楼道:“姐姐一片盛情,我自然是十分感激。”

    李香兰点了点头,似是十分欢喜,又柔声问道:“妹妹今天打扮这样漂亮,可是要出去?”

    江小楼并不隐瞒,只是道:“金玉姐邀请我今天去看龙舟,香兰姐姐可要同去?”

    李香兰的脸色变了变,她盯着江小楼,心念急转之间竟流露出欣羡的神色:“妹妹可真是好福气,金玉姐可从未如此高看过旁人呢!”话刚说完,她便急急地站起身道:“既然这样,我就不在这里耽搁你了。”说着就要往外走。

    江小楼突然叫住了她:“香兰姐姐忘记了取头面,这就要走么?”

    李香兰回过头来,讪讪地笑道:“哎呀,看我这记性,是,我是来借头面的。”

    小蝶捧着红宝石头面过来,李香兰吩咐翡翠捧着,又勉强敷衍了几句这才急匆匆地走了。

    江小楼盯着李香兰的背影,突然冷冷地一笑。

    连李香兰都看出不对劲的地方,可见今天这一场真的是鸿门宴了!

    眼看着江小楼要出门,小蝶终于忍不住:“小姐,您最近身子不好,不如奴婢去跟老板娘说您不舒服,今儿个不去了……”

    江小楼回头望着小蝶,对方一副忐忑模样,她心里轻轻一动,口中却道:“万一让她知道是你在背后劝说我,可能会因此而惩罚你,不怕吗?”

    小蝶咬咬牙,道:“小姐对奴婢这样好,奴婢当然要为小姐考虑。”

    金玉既然处心积虑,又怎么会轻易放弃,江小楼微微一笑,只望着她道:“我交代的事情都通知到了吗?”

    小蝶一愣,连忙道:“是,小姐吩咐的事情,奴婢已经照办了。”

    江小楼笑容变得更深:“那就放松心情,权当散心吧。”说完,她就已经走了出去。小蝶阻挡不及,脸上不由泛起焦虑。

    一路坐着马车,江小楼主动掀起窗帘向外望去,只见到店铺外面都高高挂着艾草,孩子们脖颈和手腕上系着五色丝带,少女们腰间佩上绣着各色鲜花的香包,一派热闹的景象。小蝶当着金玉的面不敢多说旁的,只是指着不远处道:“小姐,您看前面湖上在划龙舟呢!”

    江小楼吩咐马车停在湖边,这里已经挤满了围观的人群,不远处的湖畔有十二条龙舟在湖中蓄势待发,每条长十多米,统一狭长、细窄,船头饰龙头,船尾饰龙尾,以木雕成,加以彩绘,每只舟上足足坐了三四十个船手。只听到鼓声响了三下,棹影斡波如同飞出湖面的剑影,人人欢呼雀跃,掌声雷动。

    “小姐你看,那些人划龙舟的法子都不同呢!真好看!”小蝶惊呼起来,心里实在是想要拖延时间。

    江小楼循声望去,一人正好用桨叶插入水中,水花飞溅,船头船尾的人则有节奏地顿足压船,使龙舟起伏如游龙戏水;另外一条船的人不甘示弱,立刻把龙尾踩低,使龙头高翘,船头的急浪便从龙嘴中喷吐出来,如龙在吞云吐雨。一条条龙船宛如真龙在水面飞掠,鞭炮声、船歌声、锣鼓声、观众鼓劲助威的呐喊声,激浪荡波,场面极为壮观。

    江小楼看得入迷,似乎要长久耽搁下去。金玉见状连忙道:“我席面都订好了,咱们快走吧。”

    江小楼似笑非笑地看了金玉一眼,道:“金玉姐好像特别着急,江水阁有什么人在等着吗?”

    金玉一愣,阳光下江小楼的肤色近乎透明,眼神清澈得仿佛能够洞察人心,她心头一紧,面上笑容却更加甜蜜:“哪儿的话,江水阁地势高,咱们坐在楼上看不是更好吗?”

    江小楼笑了,她看着金玉,吐气如兰道:“如此,就请您带路了。”

    ------题外话------

    小秦:送来的甜汤,好喝么?

    编辑:你不会是放了老鼠屎吧……

    小秦: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东西,我会放么(⊙o⊙)…

    glx786513722亲,你送这么多钻石,我无以为报,让你客串的时候SHI的唯美一点吧。yuanyuanxue亲,你也想要陪客串的亲们一起唯美是不是,你们这样踊跃,我太感动了,眼泪哗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