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20章  鸿门之宴

第20章  鸿门之宴

    李香兰好好将养了一阵子,如今面上的烫伤基本痊愈,只剩下指甲盖儿大小的红印,不细看已经看不出来了,只她是靠脸面吃饭的,一点儿的瑕疵都容不下,非得在镜子前将细粉擦得厚厚的才肯出来见人。

    翡翠也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满脸泪痕道:“桃夭小姐,我家小姐自从那一日之后日日做噩梦不得安宁,成天想着要来请罪,全怪奴婢不好,当初会错了小姐的意思,犯了大错,您大人大量……”

    江小楼如今是国色天香楼里最红的人,达官贵人要见也得排期或者等到她当众表演的日子,更何况她年纪轻,得意的日子还长着,李香兰若是长久与她为敌,将来断没有好日子过,所以她才急着要来请罪。

    看到李香兰惶恐的满眼是泪,江小楼示意小蝶去把人扶起来,声音和缓道:“我已经说过了,当初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李香兰松了一口气,脸上才重新堆上了笑容,道,“那咱们以后……”

    江小楼认真地望着她:“若是香兰姐姐真心能改,从今往后咱们会如其他人一般相处,绝不会有什么嫌隙。只是,如果姐姐害人心思不止,迟早还会有祸事。”

    李香兰一愣,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面容倒影在江小楼的眼睛里,那双美丽的眼中荡漾着一层滟滟的波影,叫人不知不觉深陷其中。片刻后她突然醒悟过来,忙不迭地点头道,“不会不会,以后我再也不敢痴心妄想,以妹妹你如今的势头,我是万万不敢与你争风,以后也不求别的,只要趁着年纪还不大多攒几个银子,将来找个好人托付终身也就罢了。只是……妹妹如今在楼里说一不二,我还要请你照拂一二。”

    李香兰说得情真意切、入情入理,神色看不出一丝作伪的迹象,小蝶看到这里,心里也不免松了许多。李香兰毕竟是楼里的红人,论起人脉比江小楼要强得多,两人一味交恶怕不是好事,如今能够握手言和自然是好的。

    出门的时候,李香兰再三拉着江小楼的手道歉,江小楼微笑着道:“言重了,姐姐请回。”

    李香兰擦着眼泪去了,面上是说不尽的愧疚悔恨。小蝶看着对方背影,才喜悦道:“小姐,这一回可好了。”

    江小楼只是轻轻一笑,坐回凳子上,只顾垂下头去抚摸着心爱的琵琶。

    她的脖子十分纤细,肌肤宛如美玉,然而眼底却是沉沉黑影,心思复杂,小蝶一时有些纳闷。

    晚上,江小楼在房间里用膳,翡翠却奉命提着食盒过来,一脸小心翼翼:“我家小姐亲自做了点心,想要送来给您却又怕您怪罪……”满脸带着笑容,生怕被人拒绝。

    小蝶瞧着江小楼神色不像是发怒,便斗胆将食盒接过来,从里头取出了一只描金雕花小碗,里面盛着雪色的银耳,色泽清润,散发出甜甜的香气,让人看了便很有食欲。

    “小姐说了,若是您不放心,可以随便试,她绝对不会有二话的,这只是她的一片抱歉的心意。”翡翠道。

    李香兰不是开玩笑,她是认真来赔罪,并且做好了一切准备。

    翡翠的三言两语就是在告诉江小楼,如果她不信李香兰的诚心,大可以验毒。

    江小楼笑了笑,眼睛从那温润的色泽上移开:“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你们小姐,我说了不怪她便是不怪,不必如此多礼。”

    见江小楼收下了,翡翠这才松了一口气,悄悄退了出去。

    江小楼继续用餐,却没有碰那银耳汤一下。小蝶见情况便自以为明白了对方心思,悄悄取了银针探入,不一会儿抽出来,银针尖端还是雪亮的,没有丝毫的异样。

    江小楼连眼皮子都没抬,小蝶有些疑惑:“小姐,这银耳汤没有问题。”

    既然是李香兰亲手做的,便是示好的诚意,如果江小楼碰都不碰,很容易再次破坏彼此的关系,所以小蝶才这样积极。

    江小楼察觉小蝶的异样目光,温婉冲她笑:“我不喜欢太过甜腻的食物,待会儿拿去倒了吧。”

    小蝶有些为难。

    江小楼却很坚持:“照我说的去做。”

    小蝶犹犹豫豫地站着不动,江小楼凝视着她,眸色深敛。

    最后,她只是冲小蝶颔首:“去吧……”

    小蝶端着那一碗散发着热气的银耳汤,依依不舍地走了。

    但这仅仅是刚开始,李香兰的诚心的确很令人感动,总是锲而不舍地送汤水来,而且绝对不吝惜银子。先是送一些甜汤,知道江小楼不爱喝甜的之后便立刻改换了人参炖乌鸡汤,炖好了同时分送给楼里的姑娘们,不免人人欢天喜地。可惜这些汤江小楼碰都没有碰一下,全都吩咐小蝶拿出去倒了。小蝶在诧异的同时不免觉得江小楼心肠硬,人家千百般示好都不动容……

    国色天香楼里的桃夭姑娘如今是整个京城最娇艳的花,金玉前后脸色判若两人,几乎娇宠的任由桃夭要什么给什么,甚至几度要另拨几个人过来伺候,都被江小楼婉言谢绝了。莫说寻常达官贵人想要见桃夭一面,就算是那些清贫的书生才子们也经常故意从国色天香楼面前经过,只是为了能找到机会惊艳一瞥。

    这一日江小楼早起头痛,闭门谢客,金玉特意来看她,一进门便是嘘寒问暖,说不尽的关怀:“这两日便不要表演了,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才是。”

    江小楼唇畔带了三分笑意:“多谢金玉姐关怀。”

    金玉越发殷勤道:“我已经吩咐浴房改了药汤,这汤水可是有讲究的,过去天气冷的时候用木瓜汤洗,活血暖膝,四体温和,全身柔暖如春。如今天气逐渐热起来了,就得改用杭菊花煮沸后晾温了洗,才能清心明目,全身凉爽,保证不中暑气,你身上伤还未全好,杭菊花用着才舒服。”

    金玉满面贴心的笑,语气又非常温柔,说的更是关切之言,若换了其他人早感激不已,偏江小楼神色淡淡的,对她依旧不冷不热:“您想的果然妥帖。”却是再没有半句话了。

    金玉也非寻常人,看情形没有半点恼怒,笑笑转身斜着坐在凳子上,佯不经意道:“回头我去请个有名的大夫,让他替你好好调理一二,趁着天热补一补,天气寒了身子才不会发憷。”

    江小楼只笑不语,但她的面孔是那样的美丽,眼神仿佛秋水般盈盈动人,让你无论如何都发不出火来。

    金玉终于不着痕迹地说到了正题:“明日便是端午佳期,惯常是要闭门谢客的,我在江水阁要了一间雅室,咱们到时候喝酒取乐,一起看龙舟才开心呢!旁人我都不想请,只请了你一个,只是不知你是否有空闲……”

    每到节庆的时候,能够陪伴金玉上江水阁饮宴的都是最红的姑娘,这也是身份的象征,江小楼微讶,看金玉满面真诚,一副热心的样子,便道:“既然金玉姐盛情相邀,桃夭恭敬不如从命。”

    等金玉笑嘻嘻地出去,江小楼面上便收了笑容,眸子里的幽深渐渐退却,有了一丝犀利光泽。

    她不会忘记,国色天香楼的老板金玉,是个厉害角色。

    这一场饮宴,背后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李香兰和金玉轮番示好,一桩桩一件件,怎么就这样巧?

    ------题外话------

    小秦:公布读者群号,五毒教247422819;女侯吧286552647;毒步天下217129447;庶女有毒172292381,满了拒加就请加另外一个,管理员大人很凶猛,慎入。

    编辑:看看这些群名字,怎么不叫盘丝洞、黑风洞、无底洞、琵琶洞、狮驼洞……

    小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