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16章  马吊之术

第16章  马吊之术

    等到刘耀从高塔上下来,指着王鹤笑道:“王公子,我的礼物比你的如何?”

    王鹤的脸色已是十分难看,沈长安刚要开口,却被旁边的吴子都拉住。

    刘耀眼看着将王鹤被挤兑的无地自容,正在得意洋洋,却突然看见江小楼站起了身,明显是要走了,他连忙上前两步:“桃夭——”

    王鹤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面色涨红了,明显因为斗输了失去颜面。谁知江小楼轻飘飘地道:“王公子,时候还早,回到国色天香楼内对弈一局如何?”

    桃夭邀请王鹤对弈?!她居然主动邀请人对弈?所有人都呆住,甚至连王鹤自己都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动静,等弄明白人家不是在开玩笑,他登时欣喜若狂地跳了起来,连声道:“好,好,好!”

    不光是王鹤,其他人也都跟着站起身来簇拥着他们离去,从始至终江小楼没有多看刘耀一眼。

    刘耀站在那里,身侧数名歌姬还在疯抢着金箔,那是他花费了五千两换来的金箔,却换不回美人一顾,刚才的痛快一瞬间烟消云散,只剩下一片勃发的怒气。

    三日后,国色天香楼

    刘耀上了台阶,迎客的婢女瞧见是他脸色立刻变了,连忙进去通报。金玉笑嘻嘻地迎了上来:“原来是刘公子上门来了,快请进来坐!”

    明明是怕他闹事,却做出一副欢喜模样,刘耀嗤之以鼻,盛气凌人地问道:“桃夭呢?”

    金玉笑道:“刘公子,里头正开了局,桃夭在陪着——”

    开局是行话,不过就是打马吊罢了。

    刘耀冷笑一声:“既然如此,我也去看看!”说完一把推开金玉,蹬蹬蹬上了楼。

    屋子里,国色天香楼最当红的姑娘全都在座,有今年刚评出来的花魁梁安雅,有出生前朝皇室没落沦尘的姚珊瑚,有一把梅腔红遍京城的焦琉璃,有被誉为倾国之貌,色艺双绝的林晚晚,真正可谓是繁华迷人,芳香四溢。刘耀第一眼就从或妖娆或妩媚的女子中找到江小楼,眼睛下意识地黏在了对方的身上,目不转睛。

    江小楼正坐在王鹤身侧,一身藕荷色的衫子。刘耀曾见过她的舞蹈,只觉得台上台下判若两人:跳舞时,绝顶风流;下了台,却又极为娴静。所有人都在猜测桃夭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尽管他们猜不透她的心思也不明白该如何讨她的欢心,却人人都被她的眼睛迷住了。她的那双眼睛,仿佛最美丽的牡丹花瓣上的清露,清新得叫人心动,又静谧得叫人遐思。

    在座的数名公子都是出身豪门,一掷千金,沈长安瞧见刘耀,立刻笑了起来:“刘公子也来玩一局么?”

    刘耀上一回为了出气,花掉了整整五千两白银,这一大笔钱不是他的,若是被那凶悍的大姐知道,只怕……他下意识地想要退出去,可吴子都却轻笑道:“刘公子,你可别上他的当!今天他的牌很邪门,一直赢,我劝你可别跟他赌!”

    稀里哗啦牌声又响,马吊牌列的整整齐齐,王鹤哈哈大笑起来:“是啊,再输我就得把裤子脱给他了!”

    他们三人本是好友,此刻一搭一唱分明在挤兑刘耀。刘耀立刻走过来,斜睨着吴子都:“那就请你让个位置!”

    吴子都笑着起身坐到沈长安身旁去,只把一双眼睛在江小楼的身上转了转。

    小蝶立刻恭敬地捧了一盒筹码,走到刘耀面前,嫣然一笑:“刘公子是要……”

    刘耀冷眼瞧去,江小楼只侧身和王鹤说话,并未注意到这里,一时不由恼怒:“五百两!”

    江小楼笑而不语。

    两粒小红骰子被置于马吊牌中的空地。

    出人意料的是,刘耀竟然是一个马吊高手,坐下后大杀四方,第一把就赢了,通吃,他面上难掩得意之色。第二把,他又赢了,脸上更是笑得张狂,笑着笑着,不由自主盯着江小楼。

    沈长安输了钱脸色不好看,江小楼却笑道:“看来财神爷换了地方坐,不如我替沈公子玩两把。”

    沈长安闻言,顿时笑了:“好,赢了算你的,输了我来负责!”

    刘耀冷笑,沈长安不过是借机会找台阶下!江小楼坐下后,接着第三把刘耀又赢了,顿时心头大为开心。然而从第四局开始,他打到一半,刚吃了个杠子,却没能胡牌。第五局、第六局、第七局,刘耀连输三把,不多不少,输了一千两。

    眼瞧着情形不对,刘耀身后长随脸色不太好看,低低的道,“少爷,咱……咱回去吧!”

    刘耀输了钱,脸色极端冰寒:“滚开!”

    江小楼看了刘耀一眼,却是笑了笑。

    下来一局,刘耀似乎慢慢转运了,也赢了几把小胡,赢回来五十两,他的心里刚略略安定了些。就像老天爷在跟他开玩笑,接着一局,他又开始走下坡路,没两下,就把钱全输了个精光!

    江小楼洗牌,却是举重若轻,手段行云流水,看不出一点破绽痕迹。这马吊她从三岁开始坐在父亲怀里学,素来是打得极好,只要从她手上过的牌,可以说是心想事成。刘耀当然打得也不差,但刘御史很是厌恶这等奇巧之术,他的技术怎样都无法与她一较高低的。

    刘耀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却被沈长安一把按住:“哎,怎么能说走就走!打,一定要打!”

    刘耀知道若是今天临阵脱逃,他这辈子就别想在京城抬得起头,但继续打下去……他的鼻尖开始沁出了汗珠,勉强做下来,一张牌却始终在手里停止不前,总要惦量个七八遍才敢放下。他分明已经骑虎难下,那些钱全都不是他的,若是不能赢回去,那他这辈子就别想回去见他大姐!

    江小楼静静望着刘耀的表情,掩住了眸子里的冷嘲。身后的人盯着她的牌啧啧称奇,她微微一笑,将手里起到的一张牌扔了出去。

    东风!

    这一下,满屋子鸦雀无声。

    刘耀头上的汗越冒越多,连前襟后背都湿透了,手也开始哆嗦,他猛然站起来,满面怒容:“江小楼,你敢出千!”

    ------题外话------

    感谢各位渣妹的钻石和鲜花,小秦很感动。珊瑚妹纸,安雅妹纸,客串了开心么……我会尽量让你们好好活着的……嗯,编辑大人替我作证。

    大家发现没,跟未央不同,小楼是个很温柔的人哦,很温柔很温柔哦……看我亮闪闪的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