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14章  风流纨绔

第14章  风流纨绔

    江小楼楚楚可怜地看了对方一眼,声音婉柔:“我原本只想要好生过一辈子,你却教唆着秦思将我送入紫衣侯府,你的心肠怎么这样狠。”

    “这笔账你也不能全记在我头上,我以为送你去侯府享福,哪里想到后来那些,是不是?”刘耀下意识地问道。

    江小楼望着他不语,眼光复杂,神态楚楚。

    刘耀被勾得心痒痒的,站起身就要来握她的手,正预备搂着人好生安慰一番,谁知江小楼突然站起身来后退一步,格外疏离:“外面还有很多客人在等我,刘公子,慢走不送。”说完竟然决绝转头离去。

    等到那一抹裙角消失在门边,刘耀心里头如同一盆滚油走过后又是一盆冰水,翻来覆去颠来倒去的后悔自己动作不够快,错失了大好机会。

    经过头天晚上那件事,金玉原本以为刘耀不会再来,但她没有想到江小楼敬酒一杯后,刘耀就像是被勾走了魂魄,三天两头都要来国色天香楼。

    可惜他再没能再单独见到人,因为想要见这位桃夭姑娘的人太多太多了,尤其是韦伯侯府的公子沈长安、骠骑将军府少将军王鹤和户部尚书府公子吴子都,三人一直盯得很紧,千金捧来只奢望能博美人一笑,他们都没机会一亲芳泽,哪里肯让其他人靠近。

    这日午后,刘耀带着随从到了国色天香楼,一听说桃夭姑娘不在顿时变了脸,压不住心里头憋了几天的火气,一时大声叫嚷起来:“江小楼你再不出来,我就掀翻了这国色天香楼!”

    婢女连忙上去阻拦,刘耀一把甩开她,竟是蹬蹬瞪大步上楼,想也不想一脚踹开了一间雅室的门。见里头一个正搂着美人轻怜密爱的中年文士吓了一大跳,他冷哼一声扭头就走,二话不说又去踹下一间的门。跟在后头的婢女来不及阻拦,面色不觉大变,慌忙追上前去阻拦。

    “刘公子!”

    赶在刘耀一脚踹翻第三间雅室之前,一旁窜出来的国色天香楼护院动作敏捷,一把将人从后架住了,及时赶到的金玉大声道:“刘公子,这是国色天香楼,不是你御史府!”

    刘耀扬眉看着金玉:“那又怎样!”

    金玉冷冷望着他:“不怎么样,我这里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地方,不是你闹事的地方!”

    想到国色天香楼背后势力错综复杂,刘耀勉强压住气:“我只要见到桃夭姑娘!你叫她出来见我,这里弄坏的东西我照价赔偿!”

    金玉缓缓舒了一口气:“桃夭被沈公子邀去赏花了,这会儿可不在楼里头,您要闹要跳,我也变不出一个桃夭来!”

    刘耀脑海里总是回想起江小楼那似嗔非嗔的话,尤其那一双眼睛总在他的梦里头转,使得他抓耳挠腮非要把人弄到手不可,此刻闻言不由一愣:“赏花,哪里赏花?”

    金玉眼珠子转了转,笑道:“琅琊寺后山的花园,刘公……”还不待她说完,就瞧见刘耀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金玉身边最得力的吕妈妈凑上来,试探着道:“主子,您是不是太纵着那个丫头了,万一她惹出祸来……”

    金玉冷冷地看她一眼:“只要她乖乖地给我赚钱,其他的我就当瞧不着,横竖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也办不成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你让小蝶盯紧了,不许出半点纰漏!”

    吕妈妈眼底划过一丝阴狠,面上却笑嘻嘻地:“是,奴婢一定照办!”

    琅琊寺后山有一条百年溪水,沿岸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加上临波照影的小山,重峦叠翠,叫人不由心旷神怡起来。草地上十几个穿着各色便服的年轻贵公子席地而坐,树下铺着大大的毯子,数名年轻美貌的歌姬正在逗趣,当中一人合着琵琶的曲调唱得悠长:“春日游,杏花插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好一派风流富贵景象。

    刘耀一眼望去,座中穿一身鲜亮鹅黄、十分骚包的是韦伯侯家的公子沈长安,执着扇子的白衣公子笑得和蔼亲切,是户部尚书府吴子都,还有一个紧紧坐在江小楼身畔,英俊面上带着笑容,却是骠骑将军府少将军王鹤。

    刘耀心头不悦,快步走上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桃夭姑娘,我可是三番四次上门找你,缘何都闭门不见?”

    江小楼忍不住翘了翘嘴角,微微冲他颔首,那般漫不经心:“真是抱歉,许是刘公子来的不太凑巧。”

    之前楚楚可怜,转眼不冷不热,这女人分明故意吊他胃口!刘耀压抑了几天的怒火一下子腾地燃起,冷哼一声就要上前掳人,谁知沈长安一把将他的手隔开,面上尽是盛气:“小爷邀了桃夭姑娘半个月才能得她赏光,你又是从哪里滚出来的,跑到这里来煞风景!”

    眼看那手指就要伸到自己鼻子上来,刘耀勃然大怒:“我和桃夭可是旧识!”

    “有什么旧识新识,难道桃夭姑娘还会对你另眼相看!”吴子都面目姣好如同俊俏少女,此刻不阴不阳地打断了刘耀的言语。

    “跟这个小子多什么嘴,敢对桃夭姑娘无礼,以为老子是御史就了不起啊!”浓眉大眼、体格健壮的王鹤素来脾气暴躁,一身锦绣衣裳也绷不住教武场练出来的肌肉,此刻横眉竖目的模样冲上来就要挥拳头。

    这三个人刺啦一下子围过来,刘耀看了他们一眼,紧跟着喉头微动,使劲咽了一口唾沫,他哪里不知道这三个人都是纨绔子弟,一个他倒是不怕,三个一起来怕是御史府也难以摆得平。思忖着这些,他却只是冷哼一声,讽刺道:“王公子忘记上回你父亲用马鞭绑着你游街的事儿了,预备着因为争风吃醋再来一回吗?”

    王鹤上回因为喝酒闹事,被骠骑将军王充揍个半死,此事素来是他软肋,听人一下子当着桃夭的面上捅出来,顿时眼睛变得血红,刚要一拳头勾上来,却被吴子都一把架住。吴子都挡在王鹤跟前,阴沉着脸,盯着刘耀:“好小子,胆儿肥了!”

    刘耀不看虎视眈眈的三人,只转头盯着江小楼,眼光里阴晴不定。

    江小楼冷然抬眸,扬脸勾起潋谲笑容,惊心动魄的美丽,只是笑笑:“刘公子,今天沈公子邀请我来是赏宝的,不妨坐下一起欣赏?”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只因带了一分笑,那眉眼立刻褪去了冷淡,露出一些清雅的妩媚来,直叫众人看直了眼。

    王鹤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整个人如踩在云里雾里,身子轻飘,眼前只余下她的笑容,心头万朵鲜花盛放,开心得无法形容。他咧嘴一笑,笑得很无赖,眼神却很犀利:“好!好!那刘公子坐下和咱们一块儿欣赏吧!”

    他这样说着,立刻一巴掌拍在刘耀肩膀上,硬生生将刘耀拍得趔趄两步跌坐在地。

    王鹤哈哈大笑,沈长安顺手将旁边一位歌姬推到刘耀跟前:“去,陪陪刘公子!”语气十分亲热,只是笑容颇具威胁,气势咄咄!

    旁人望去,只觉他们之间气氛诡异,大为不妙,一时警惕望过来。

    只有江小楼,唇角微微翘起,便是不言不语,也是笑笑的样子。

    ------题外话------

    编辑:我觉得我的性命保住了

    小秦:是的,因为刘渣渣的出现,你能多活两三天

    编辑:(‵′)

    吕妈妈,表着急,后头你有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