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13章  美人有毒

第13章  美人有毒

    刘耀坐在雅室内,倨傲地看着江小楼。不可否认,他聪明好学,头脑灵活,但从小生长在绮罗丛中,目空一切,很少听人劝告,唯一畏惧的便是他那一位嫁入秦家的长姐。

    刘耀上上下下打量着江小楼,神情带着一丝不可掩饰的欣赏:“从前在府中就知道你是个美人,却不想竟然有这等风情。听说你进了紫衣侯府却不得宠爱被赐给裴将军,谁能料到那裴宣竟然是个榆木疙蛋,竟舍得将你送到这种地方来,啧啧!”

    早在他们初次见面,刘耀就讶异地发现他那位俊美儒雅的姐夫竟然还有一位这样美貌脱俗的未婚妻。

    的确,江小楼美貌,温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惜江家不过区区商户,她又无依无靠,如何敌得过出身御史府的刘嫣。在高贵典雅的刘嫣嫁入秦府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处理这位前未婚妻。纵然江小楼几次求去,刘嫣都不放心,需知道放江小楼出府容易,彻底断绝了丈夫想要左拥右抱的心思太难。后来刘嫣找上了有几分小聪明的弟弟刘耀,让他去了结这件事。刘耀微微一笑,拍着胸脯向刘嫣保证,不出三个月就让秦思心甘情愿将此女送出府去,而且,绝无后患。

    他的确有办法,而且十分了解秦思,不过一句“如斯美貌,怎不好攀附一棵大树”就让秦思转换了想法,所以才有江小楼入侯府。

    此刻,他的语气轻佻、鄙薄,却难掩眼底的惊艳与垂涎。

    江小楼对他微微一笑,声音婉转:“刘公子谬赞,桃夭兜兜转转了一圈,才发现此处倒也是个安身之所。”

    此时金玉上来,笑盈盈地推了一杯酒过来:“既然两位都是旧识,看在我金玉的份上,就此和好吧!”

    江小楼并不推辞,纤纤玉手果真接了那杯酒。

    刘耀盯着对方,细细品味着桃夭二字,突然笑了起来,只是那高挑的眉梢满满都是得意。他举起酒杯:“金玉,可否让我们故人单独相处?”

    金玉看了小楼一眼,似有踌躇:“这——”

    江小楼神色如常,语气轻柔:“金玉姐,我和刘公子只是叙叙旧罢了,很快就会出去接着表演。”

    金玉放了心,笑嘻嘻地走了出去。

    刘耀很感兴趣的看着她,不知道在府中素来对自己不假辞色的江小楼如今笑颜以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他的长姐刘嫣夺她姻缘,害她沦落至此,她岂会不怨恨?

    再次见面,他以为会是剑拔弩张,却不料她神色平静,甚至还听从金玉的话来敬酒。

    这只有一个可能,她在寻找机会报复。可惜——她终究找错了人,他可不是那等被女人一哄就不知东南西北的傻子……刘耀大刀阔斧地坐在那里,等着看江小楼示好。

    不料江小楼静悄悄地坐着,半晌,毫无动静。

    既不剑拔弩张地喊着要报仇,也不处心积虑的接近施展美人计,就这么像是木头一般坐着,怎能打动他?

    刘耀困惑地看着对方,但很快,他的困惑被惊讶所取代。那一双秋水般的眼睛里竟然有泪水在打晃,一圈两圈却一直不肯垂下来。

    他以为她会假意亲近借机报仇,却不料竟然是如此楚楚可怜的模样。

    江小楼也不瞧他,只是垂头,幽幽地道:“直到今日,我对你姐姐刘嫣的怨恨也从未消过。”

    刘耀望着她,一时有点醒不过神,却听她继续说道:“秦思本就是无情无义之辈,全然忘记我江家对他的诸般好处,一心想着飞黄腾达抛弃青梅,这等人我绝不留恋,他与你姐姐成亲后我多次想要离去,你姐姐却命人将我看管着。当年秦家落难的时候,我拿出父亲留给我的十万两嫁妆倾囊相助,因为我的帮助,秦家人才能生活在华丽舒适的宅子里。可一转眼,我却被你姐姐从干净温暖的绣楼赶到狭窄寒冷的小院,她知道我能歌善舞,便逼着我赤足走进琴室,替她擦洗古琴,调试琴音,甚至在她和秦思吃饱喝足的时候逼我如同低贱的歌女一般献艺。到了晚上,她甚至逼着我去杂役房,担水、劈柴、跑腿,像用牲口一样催个不停,只要我失误半点,便会挨打受骂。”

    刘耀惊奇极了,这个楚楚可人的江小楼,娓娓述说的江小楼,对他来说,既陌生,又动人。

    她的情绪并不如何愤怒,但眼底那份哀戚,语气里那份悲凉,不动声色之间已经将人心击溃。

    平心而论,刘耀并不为过去所做的一切后悔,有些人天生就是要给人践踏的,谁让她出身比不上刘嫣呢?但或许是江小楼太过美貌,声音太过温柔,语气又太过哀戚,竟然令得他一时生出怜惜之心。

    江小楼眉梢眼角全然都是风情,却是一副茫然不知的模样,暗地里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悄无声息地审视着对方。若要让刘耀相信她全无恨意那是不可能的,他不但不蠢,相反还很有几分聪明,所以她的行为必须拿捏好分寸。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江小楼顿了顿,叹口气:“他们如何对待我并不要紧,为何连我的乳娘都不肯放过?我从小就没有母亲,是乳娘将我带大,在我心中便和亲生母亲一般无二。她年纪大了,却被打发到洗衣房,寒冬腊月竟然要浆洗你姐姐的贴身衣物。你可知道,每当我望见乳娘花白的鬓角、伛偻的腰背、红肿的手指,内心有多痛?你那高贵的姐姐每天换下的各色衣饰数不胜数,丝绸、锦缎、罗裳、绣襦、披肩、裘衣、大髦……整个院子里都晾晒着这些令人目驰神迷的衣衫,可谁会怜惜我乳娘身体虚弱,年纪老迈?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只是帮着我逃跑而已,你的姐姐姐夫就将她活生生杖毙,全然不顾我哭出了血泪,难道人心真就如此狠么?”

    刘耀目瞪口呆,这些事情他的确耳闻目睹,却从未放在心上,姐姐要如何对待情敌都是理所当然,更何况当年他也曾觊觎小楼美貌,百般示好却都被她严词拒绝,如今这美人儿却像是变了个人,一举手一投足几乎能把人的灵魂都勾走。

    那些个警惕,那些个防备,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了。

    江小楼抬眼看他,轻声地说:“我的生活就被秦家和你那个善妒的姐姐给毁了,你说我怎能不怨怼呢?”

    刘耀看着她,实在非常心动,有些后悔。

    “我姐姐也太好妒了些,你毕竟曾经是姐夫的未婚妻,又多次请求离去,从不曾有破坏他们之心,她却无论如何都容不下你,唉,我也该多劝劝她的。”

    刘耀鬼使神差一般地说着,天晓得江小楼这个木头美人想通了之后竟然有这等风情,早知如此他何至于劝说秦思将她送入侯府,早已想方设法占为己有了。

    他虽然是个颇有心计的纨绔,但到底不够定力,江小楼如此温柔婉转的怨怼,如同流水般无孔不入,竟然将他自以为无坚不摧的心肠给打动了。

    他根本听不清她说了什么,只瞧见那一双盈盈眼波在脑海里头晃动。

    ------题外话------

    小秦:昨天晚上看了一眼,惊觉自己上强推了,那四个字的文名甚为碍眼!

    编辑:你没发现在一堆名字里,这四个字是多么的超凡脱俗吗!

    小秦:(⊙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