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娼门女侯 > 第10章  天下绝色

第10章  天下绝色

    谁都知道国色天香楼的老板娘金玉手段超群,亲自调教出来的人不仅个个相貌身材一流,而且诗词歌舞样样精通,等闲人不要说请来饮茶,想要见一面都不容易。再加上金玉在朝中有显贵支持,国色天香楼自然坐稳了京城风月的第一把交椅。往日一等的姑娘若是表演都是座无虚席,更别提今天这一场要演出的还是如今风头正劲的桃夭姑娘。

    很快台上便出现一位白衫美人,手里一把古琴,她身形纤细如柳,头发乌黑油亮,众人瞩目之下便面上泛红,眼帘低垂,不经意间透出点点风情,叫人大为爱怜。众人以为她就是桃夭,正在欣赏之间却又有一名红袍美人上场,她的头发全部高高束在头顶,腰间系了五色彩丝,眼瞳晶亮,艳光四射,偏是大大方方地看向众人,一副英姿飒爽的男装打扮。

    这两人模样身材一般无二,赫然是一对双生子。二人一人奏琴,一人舞剑,白衣女子琴音婉转流畅,有种超乎凡俗的清幽,红衣女子身姿卓绝,腰间彩丝随着她的动作如雀屏般散开。随着琴音忽而扬起,红衣女子的剑招越发凌厉潇洒,窈窕身形刚劲如同游龙,耀眼的剑光令人眼花缭乱。二人配合天衣无缝,众人看得目不暇接,叫好连连。

    随着“铮”的一声琴音结束,红衣女子陡然收剑,剑光猛地顿住,就像平静的江海凝住了波光。

    这双胞胎一文一武,一静一动,一文雅一洒脱,一羞涩一大方,端的是各有所长,真是占尽了风光,满堂宾客大为称奇。四下彩声雷动,人人喊好,更有韦伯侯家的公子沈长安大声赞道:“好!好一对绝丽佳人,国色天香楼果真不同凡响!”

    骠骑将军府少将军王鹤和户部尚书府公子吴子都也来凑趣,巴掌拍的震天响。

    这些公子哥本都是风流场中的常客,能博得他们满堂彩自然不同凡响。

    卫公公眼见如此,也不禁啧啧两声,问作陪女子道:“的确颇有意思,下头哪一个是桃夭?”

    女子掩唇一笑:“先生心急了,我们桃夭姑娘岂是这等凡俗女子及得上的,您且莫要着急,细细看下去就是!”

    谢连城却只是低头品茶,对一切视而不见。

    开场便已经达到如此高度,桃夭如何表演都很难更胜一筹,此乃大忌。按照道理说,经验丰富的金玉当不会犯下这个错误,还是她当真对桃夭如此自信?

    不光谢连城如此想,在场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能够压得过这一对双胞胎,不知桃夭姑娘是何等风情,现场的气氛因而一下子更加热情高涨。

    就在此时,舞台右侧漆木美人屏风后侧缓缓步出一个金色华裳的女子,她面上罩着一层轻纱,手中持着一只琵琶。就在众人疑惑顿起之时,轻妙的琵琶声响起,节奏不疾不徐,她举足旋身,裙裾如游龙惊凤,缓缓摆动。

    她的腰肢十分柔软,时而弹动琵琶,时而将琵琶作为道具旋转,项饰臂钏随着她的动作叮当作响,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媚字,体态像弱柳般娇柔无力,别具清韵。

    原来是琵琶舞,众人恍然大悟。

    节奏开始由慢变快,由弱变强。刹那间,这女子一举足一顿地,一个旋身竟然将琵琶悬于背后。只听见那琵琶陡然发出一连串音量极强、极洪亮并富有金石音色的高亢奏鸣,震得谢连城的耳鼓都一阵微痒。他不由自主举目望去,台上的女子手中琵琶明明悬于身后,却依旧在她的纤纤玉指下迸发出激烈仙音,她一边弹奏一边舞动,身形却越发见出轻盈婉转,旋即如风。

    “她这是——”台下的沈长安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向大厅里的每一个人提问。

    “是反弹琵琶!反弹琵琶!”吴子都抢先抚掌大叹,“妙,实在是妙极了!”

    在座众人皆知,琅琊寺中有一幅长达十米的千年壁画,画中描绘着历史上的四大美人。第一幅便是美人飞天伴随着仙乐翩翩起舞,举足旋身的反弹琵琶图。曾有舞姬妄图模仿画中场景,奈何要跳此舞不光要舞蹈高妙,更要擅奏琵琶。不是没有人跳出来,却无一不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只有形似没有神似。偏偏这桃夭姑娘竟然能模拟出飞天在反弹琵琶绝技时刹那间的灵动舞势,实在叫人拍案叫绝。

    当化名桃夭的江小楼使出了反弹琵琶的绝技--于是,整个国色天香楼为之惊羡不已,时间仿佛也不再流逝,众人张大了嘴巴望着台上舞姬,完全忘记了语言。

    江小楼不曾关注台下的震动,她的舞姿越来越快,有时折腰转身,有时脚步轻移,琵琶声声,舞姿绚烂,像是一朵妖娆的牡丹,疯魔般的艳丽沸腾着观者浑身的血液,所有的漫不经心都在她的这一出舞蹈中粉身碎骨,她如同烟霞一般灿烂,光彩照人,万众瞩目。

    舞到众人都目瞪口呆之时,江小楼突然掷出琵琶,王鹤一把接住,抱住琵琶呆呆望她,几乎痴了。

    她手臂轻甩将臂上金环褪去,原本折好的水袖陡然散开,她的舞姿疾徐变化,由高亢变得柔缓,由凌厉变得飘逸,赫然是美人图上第二幅的长歌水袖。顷刻之间,她已经淋漓尽致地展现出壁画上描绘的翠鸟临水、游龙惊梦、垂莲照影、凌雪纷飞四种场景,舞姿之变幻、节奏之平缓,简直是轻盈之极、娟秀之极、典雅之极。

    沈长安眼睛都看直了:“瞧她神态舞姿,简直是壁画上的长歌再生!”

    吴子都连连点头:“是诗又是舞,世所罕见啊。”

    须臾之间,江小楼微微一笑,仰头撕了水袖,众目睽睽之下再次变换了舞步。她的身体随着脚步的动作摇摆扭动,似空中浮云,又似晴蜒点水,更像是浪花不断拍打着海岸,仿佛龙宫中的仙女在波涛上飘来舞去,硬是将一出舞跳得流畅痛快,极富“踏歌来、凌波舞”的气韵。

    “是第三幅云棠的凌波舞!”包厢里的卫公公眯起眼睛。

    当众人看得如痴如醉之时,伴奏的悠扬琴声忽然换成了幽冷的箫声,变得苍郁而萧索,江小楼翩然转身,突然褪去一身金色华服,露出内里柔若白云的白衣,瞬间舞姿也变得仿佛一片秋风中的落叶,美得那么凄凉,美得令人心碎。

    她如今一身白衣,与刚才锦衣华服,对比十分强烈。

    烛火通明的台上,她临风而立,衣袂翩翩。张开的手指如同莲花,纤细的手臂如同莲蔓,不断牵引着,却又不断分离。

    这一场哀伤缠绵的独舞,用曼妙的身体语言表现着澄澈如水的心灵陷入绝望后的悲伤,像是暖日下的春雪,像是花瓣上的清露,在短暂的时光里,折射出生命最后的美丽。

    众人看到眼前的活色生香,摇曳翩翩,仿佛见到最美的锦缎剪裂了,清艳的莲花被揉碎了,黑暗缓缓吞噬着最后的美好……她的舞蹈无声无息,偏偏像是死去的花之精魂此起彼伏。

    这一出舞蹈是歌唱,是哀号,是痛苦,是叹息。散出莲花的香气,流泻了千年来缭绕在壁画上的芬芳,集了三千宠爱的骄傲,更藏着饱受人生不幸灾难的苦恨。

    大家在这美丽的绝望和绮丽的馥郁中臣服到底,每一个人都把眼睁圆了。

    莲衣的故事不是传说,她降临了,在这个台上,是真正的莲衣!

    众人看着看着,竟有人被这一出舞勾出了莫名心事,眼中忽然有了泪光。

    只有谢连城怔怔望着,似乎望进了江小楼的心中。

    她这样灿烂的美丽着,谢连城却分明看到那灿烂的美中缭绕着深入骨髓的忧伤。

    绝望,凄然,悲愤,仿佛想要挣脱一切却被死死束缚。满身伤痕却依旧孑然傲行,阴柔绝望中深藏凛然怨愤。

    在众人浑然忘我之时,箫声突兀地断了,江小楼的身躯流云般飘落。她整个人缓缓匍匐在地,就好像一只失去爱侣的鸳鸯独自死去。

    那样安详和谐静谧,那样与世隔绝的疏离。

    江小楼长长的睫毛垂下,掩住了眸子里的情怀。

    谢连城目光微动,喃喃自语:“是莲衣之死。”

    飞天、长歌、云裳、莲衣皆是琅琊寺壁画中的四大美人,飞天叛逆绚烂,反弹琵琶;长歌轻盈典雅,水袖倾城;云裳飘逸洒脱,凌波微步;再加上最后一出风姿卓绝却凄艳至极的莲衣之死,讲述的是四位绝代佳人的独门舞蹈,也是她们光辉灿烂却又各具特色的一生。

    江小楼长短肥瘦,随时变更,风情态度,极为逼真,须臾之间让众人尽观四位早已随风而逝的绝色美女,满足男人的全部幻想,何等风流,何等惬意!

    不知瞧过多少美人的卫公公,在看到过江小楼一舞后,居然变得什么话都说不出了。过了很久很久之后,他才叹息着说道:“我没有话说。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能汇聚天下之美,能拥天下之妖。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精彩的表演,如此女子,岂可沦落风尘?”

    谢连城盯着江小楼,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还痴痴抱着琵琶的王鹤喃喃自语:“拥有这一美人,岂非天下绝色尽在怀中!”

    众人这才猛然惊醒,赫然发现自己忘记鼓掌,一时热烈的掌声几乎将屋顶都掀翻了。

    恰在此时,二楼漆画着富贵海棠的包厢门突然打开,一紫衣男子漫步而出。此人玉面朱唇,风流可人,一双眼睛似笑非笑,似嗔非嗔。

    那蛊惑的眼,薄薄的唇,勾人的笑,一轻瞥一浅笑,绝色得让人窒息,偏生华丽阴鸷的气质天下之间独一无二。

    他身上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人情不自禁被吸引、被迷惑。那是芬芳的罂粟,那是淬毒的刀锋,那是销魂的靡靡之乐,不动声色之间夺人心魄。

    他只消一登场,便华丽耀目得让周围顿时惨淡失色。

    刹那之间,满堂赞叹戛然而止,寂静无比。

    江小楼抬起头来,只看了一眼,心头掀起滔天巨浪。哪怕天地崩裂,哪怕海水倒流,她也不会忘记此人。

    紫衣侯,萧冠雪。

    ------题外话------

    编辑:我终于看透了你的本质,你就是个玛丽苏。

    小秦:我当然是玛丽苏,我还是金手指,尼玛我最喜欢一堆人为了女主要死要活的。

    编辑:是女主逼得别人要死要活吧→_→